第七十五章 瓜熟蒂落            

    此刻伊風也已掠了過來,腳步頓處,凝神一聽這雜樹叢中的呻吟之聲,面色突地大變!
嗖地一個箭步,竄到樹叢旁邊,似乎突又想起什麼,倏然止住,倒退兩步,目光轉向「勞山
三劍」身上,勞山三劍兄弟三人對望一眼,向伊風微一頷首,大家心裡便俱都有數,但卻仍
都沒有說出口來。

    突地——

    林梢樹木嘩地一聲,木葉紛飛處,落下一條人影,萬天萍側目一看,冷笑道:

    「你放心,我不會溜的。」

    這人亦自冷笑一聲,道:

    「你溜也溜不掉!」

    原來這人便是「妙手」許白,方纔他起步較遲,是以身形落後,到了林中,萬天萍,伊
風兩人俱已不知去向,他聽到這呻吟聲,便也追來,但林中樹木甚密,他心中不耐,是以便
躍到林梢,施展他獨步天下的輕功絕技,自林梢掠來。

    過了一會,呻吟之聲突止,但大家卻更都似緊張的透不出氣來。

    妙手許白轉目四望,見到這些人的神色,亦是大感驚奇,口中低罵一句,道:

    「這是幹什麼?也不進去看看?」說完,竟大步向林中走去,「多手真人」,「七海漁
子」,「燕山三劍」一齊橫身擋在他面前,妙手許白又大罵一聲,狠狠瞪了他們幾眼方待再
次喝問,卻見伊風身形一飄,掠到他身側,在他耳伴低語兩句。

    「妙手」許白也呆了一呆,突地大笑道:

    「原來有人在裡面生孩子。」低聲向伊風問道:

    「就是你那娘兒們嗎?」

    伊風此刻心中正是羞慚,惱怒,交相紛至,聞言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多手真人」謝
雨仙重重哼了一聲道:

    「要是有人對我們教主夫人不敬,那他不管是誰?都要倒霉了。」

    妙手許白橫百一望,卻聽萬天萍冷冷道:

    「自己的事還未了,卻又管起人家的閒事來了,真是混帳。」

    許白雙拳一握,緩緩走到萬天萍身前,兩人目光相對,又是劍拔弩張起來,「七海漁
子」冷笑一聲,道:

    「在婦人生產之地瞪眼發威,哼,我真不知道這算是那門子好漢!」

    語聲未了,樹林中呻吟之聲又起,眾人心中雖是大為焦急,但誰也不便往裡再走一步,
「妙手」許白胸膛起伏兩下,似乎在強忍著心胸中的怒火,然後對萬天萍冷哼一點,道:

    「你我之間,帳還未清,你站在這裡幹什麼?出去再幹一場。」

    「七海漁子」冷笑道:

    「正是,正是,此地根本不關各位的事,各位還是出去的好。」

    這幾人說話之聲,都極為低沉,因為誰也不願驚動裡面的產婦。

    那知——

    樹林深處,突地傳來一陣陣「咯咯」的笑聲,以及一陣陣嬌脆的喝罵聲。

    接著,一條婀娜的人影,極快地由林外掠來,見著這麼多人,似乎為之一驚,停下腳
步,望了兩眼,但隨即自顧調弄懷中所抱的一個嬰兒,再也不望眾人一眼,一面不住的嬌笑
著。

    但眾人一見這人影之面,卻都不禁暗中一驚,只見這人身形婀娜,體態曼妙,但卻髮髻
松亂,身上穿著的衣服,更是破爛不堪,朝她臉上一望,眾人更不禁俱都自心中倒吸一口涼
氣,這些人一生之中,所見所聞雖都極廣,但卻誰也沒有見過如此難看的面孔。

    「鐵面孤行客」見了此人,面容亦不禁一變,後退兩步。

    「七海漁子」韋傲物微一定神,沉聲道:

    「姑娘是誰?抱著敝派教主的孩子幹什麼?」

    那知這女子卻似根本沒有聽到他的話,伊風一見這女子之面,週身有如被雷電所擊,幾
乎再也動彈不得,直到此刻方自定過神來,一個箭步竄過去,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惶聲道:

    「南蘋,你怎的了?」

    原來這髮髻松蓬,衣衫凌亂,面上傷痕纍纍,顯得極其醜怪的女子,便是昔日光可鑒
人,衣衫修潔,美俏麗,高傲但卻多情的「蕭湘妃子」蕭南蘋。

    此刻她呆呆望了伊風兩眼,目光中似乎閃過一絲混合著喜悅與悲哀的光采,但瞬即又變
的茫然一片,冷冷道:

    「你是誰?」左手抱緊嬰兒,右掌一揮,將伊風揮到老遠。

    伊風呆了一呆,心中既是傷心,又覺慚愧,林外突又掠入一條女子人影,一面嬌喝道:

    「你這醜丫頭,搶我的孩子幹什麼?」

    萬天萍目光一動,冷哼一聲,突地身形掠起如風,掠到後來這女子身側,一把抓住她的
手腕,這女子驚呼一聲道:

    「爹爹!」

    萬天萍怒喝道:

    「你這丫頭,難道你也瘋了嗎?」拉著萬虹的手腕掠了出去。

    妙手許白亦自大喝一聲:

    「往那裡去!」隨步搶出。

    伊風呆呆地愕了半晌,突地長歎一聲道:

    「南蘋,你好好將息將息,手中的孩兒,還是讓我抱著吧!」

    蕭南蘋失魂落魄似地轉過目光,突地「噗哧」一笑,大聲道:

    「你要我的孩子,我才不給你呢?」

    「多手真人」謝雨仙,「七海漁子」韋傲物,「燕山三劍」,「勞山三劍」,「南宮雙
李」九對眼睛,一齊望向伊風,一會兒望向這有如瘋子一般的醜婦,心中亦各自大奇,那知
就在這剎那之間,雜樹叢中,突地傳出一陣洪亮的嬰兒啼聲。

    眾人面色齊都一變,蕭南蘋卻又展顏一笑,歡喜地叫道:

    「還有一個孩子。」身形一晃,倏然掠入雜樹叢中,她身遭巨變,精神上受了莫大的刺
激,是以精神變的有些恍惚。

    日前她將那面「菱花銅鏡」往山石上一摔,便跑到深山裡,終日放聲痛哭,哭過了,便
在深山中遊蕩,也不知要做什麼,面對著空山流水,她想到自己的似水年華,於是她瘋的更
厲害了。

    她終日隨意而行,這日突然遇著萬虹手裡抱著一個嬰兒狂奔,她精神雖然恍惚,卻還認
得萬虹,當下便攔住萬虹的去路,萬虹大驚之下,微一疏神,手中的嬰兒便被她搶去。

    要知道一個精神上受到極大刺激的人,他必定要尋找一個慰藉,而此刻蕭南蘋卻感到嬰
兒是她最大的慰藉,是以她一聽到雜樹叢中的嬰兒哭聲,便立刻掠了進去,「七海漁子」眾
人齊地大喝一聲,想阻住她的去路,卻已來不及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