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不死不休            

    七海漁子韋傲物皺著雙眉,凝視多手真人以及燕山三劍等人的身形,逐漸消失在蒼莽的
山林深處,此刻亦為妙手許白的這一聲暴喝所驚,回過頭來,目光四掃,突地大步走了過
來,鐵面孤行客冷哼一聲,冰冷的目光,筆直地瞪在他的面上,他卻毫不在意地向萬天萍一
揖雙手,朗聲說道:

    「敝教與閣下原來素無仇怨,於今雖因教主夫人之故,以致生出許多事端,但此刻敝教
中又生出非常之變,在下等只有暫且告辭,日後是友是敵,也只有任憑閣下自擇了。」

    他一面說著話,一面已悄悄移至錢翊身側,話聲一了,突地伸頭過去,在錢翊耳邊低語
兩句,那知錢翊的一雙眼睛,卻仍瞬也不瞬地望在妙手許白的身上,生像是根本沒有聽見他
的話似的。

    此刻在場眾人,各有恩怨纏結,情況之複雜微妙,絕非局外人能夠瞭解,但其中卻只有
伊風與「天爭教」仇怨最深,此刻他冷眼看著「七海漁子」的舉動,再轉向萬天萍冷峻的面
容,一時之間,卻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突地

    妙手許白又是一聲暴喝,腳步微錯間,身形展動如虎豹,左指箕張如鷹爪,左手一順,
手掌一反,停留在錢翊右側的空間,右手卻「呼」地一掌,擊向錢翊左胸的「期門」大穴。

    這一招看來平平無奇,卻正是「妙手」許白與鐵面孤行客萬天萍在無量山巔十載較技,
苦心研創的一記絕招。

    錢翊方才與妙手許白的硬對兩掌,外表看來,雖無變化,其實體內的真氣,卻已稍有潰
散之象,此刻許白一招攻來,他來不及運用思忖,方待甩左肩,曲右膝,劈開這一掌。

    那知萬天萍卻突地冷笑一聲,喝道:

    「左掌赤手擒龍,右掌鳳凰展翅,進右足,踏中宮。」

    他話聲說得極快,幾乎有如珠落玉盤,錢翊心念動處,口中吐氣開聲,左掌一曲一伸,
曲伸之間,果然擊出一招「赤手擒龍」,但右掌卻未有舉動,原來萬天萍所說的話,他只聽
清楚了前面一句。

    萬天萍雙眉微皺,低叱道:

    「蠢才!」

    七海漁子韋傲物後退三步,見到錢翊果然施出一招「赤手擒龍」,心中大驚,要知道以
武學常規而言,對抗「妙手」許白這一招,只要甩左肩,曲左膝,然後右掌進擊才是正理,
他不禁暗怪錢翊,怎地聽從起自己敵手的朋友的話來。

    這其中只有伊風知道「妙手」許白與「鐵面孤行客」萬天萍之間的仇怨,也知道他們在
無量山巔苦鬥十年的經過。

    是以他也知道萬天萍口中說出的招式,必定是專破「妙手」許白施出的這一招妙著。

    只見「妙手」許白悶哼一聲,果然收掌旋身,撤回進擊之勢,這時錢翊如果完全依照萬
天萍所說的招式,「進右足,踏中宮」,便必定能在這一場爭鬥中搶得先機。

    「七海漁子」大感驚異地側顧萬天萍一眼,只見這冷峻瘦削的老人又冷冷說道:

    「左手「鳳凰展翅」,右手「赤手擒龍」,進左足,踏中宮。」

    錢翊暗中一咬牙,左掌斜揮,右掌曲伸,果然是左手擒龍,右掌展翅,妙手許白濃眉怒
軒,目光精光暴射,大喝一聲,猛旋身軀,彪偉的身形,突地撲向萬天萍。

    這陡然發生之變,使得韋傲物,錢翊齊地一愕,卻見許白已自厲喝道:

    「姓萬的,還我的血來!」

    喝聲淒厲尖銳,世間幾乎沒有任何一種語言文字能夠形容這種聲音,也沒有任何一種聲
音,可與這種聲音比擬。

    只聽得伊風,錢翊,韋傲物,卻不由自主地機伶伶打了個寒噤,一時之間,伊風腦海之
中,似又泛起無量山巔,那「天星秘窟」中淒慘陰森的景象,一個滿身血跡,面目猙獰的枯
瘦老人,正伏在另一個滿身血跡的老人身上狂吮鮮血!

    伊風素來膽氣甚豪,但此刻一捏掌心,滿掌俱是冷汗。

    錢翎,韋傲物雖然對此事的真相絲毫不知,但聽了許白的這種厲喝之聲,亦不禁感到一
陣寒意,自背脊升起。

    只見妙手許白此刻身形有如瘋虎,揮手抬足間,俱是立可制人死命的絕招,這兩人動手
之激烈,和方才與錢翊動主時又不知要濃烈多少,伊風深知他二人之間的不可化解的怨仇,
知道若想將這兩人化解開來,真是難如登天。

    韋傲物轉身望去,只見錢翊仍呆呆地望著這兩人的身形,心中暗歎一聲,又自伸頭過
去,在他耳畔低語兩句。

    此次錢翊面容方自為之一變,目光轉動半晌,突地朗聲道:

    「三年之後,錢翊再在此地恭候閣下的大駕。」

    正自動著手的妙手許白大笑幾聲,道:

    「好,好,三年之後……」一旋身軀,倏然擊出四掌,這四掌攻去,不但有如雷轟電
擊,聲威絕倫,而且出招部位,更是大大出乎常規之外,錢翊暗歎一聲,忖道:

    「此人的武功,怎地如此奇妙:」眼一垂,回過頭去,向韋傲物沈聲道:

    「那邊的事,你們自去料理,我……我……」長歎一聲,倏然住壁,猛一長身,拂袖而
去。

    「七海漁子」面容一變,愕然道:

    「錢大俠,你——」但他話聲尚未說出,錢翊頎長的身軀,已掠出數丈開外,霎眼之
間,便已消失在山路深處。

    他呆立了半晌,突地一旋身形,向方才謝雨仙掠去的山林奔去。

    伊風心中一動,方待跟去,但轉目望處,許白,萬天萍兩人,此刻相搏之烈,竟比方才
更形險惡,他知道自己若也一走,這兩人此番之鬥,便是不死不休,此刻誰也不知道是誰會
傷在誰的掌下,甚至他二人會一齊死在此地亦未可知。

    他與這兩人之間,雖無恩義可言,但他生具至性,卻也不忍就此一走。

    此刻他心胸中,思潮衝擊,雖然明知以自己的武功根基,若對這兩人對手的招式加以琢
磨,必定獲益非淺,但他卻連看也未看一眼,俯首沈思半晌,突地大喝一聲:

    「萬虹,你怎麼樣了!」躍起身形,閃電般向那邊山林掠去。

    「鐵面孤行客」雖然一生冷酷,但一聽「萬虹」兩字,心中亦不禁大動,一掌揮去「妙
手」許白的掌式,大喝道:

    「虹兒,你怎的了?」身形後掠五尺,再也不理許白,跟蹤伊風而去。

    世人一生之中,縱然無何動心,卻總有一件足以令他動心之事,伊風知道若想這兩人此
刻之鬥暫時解開,便只有以一事以打動他兩人其中任何一人之心,但這兩人卻又都是性情大
異常人的武林異人,要想出一件足以令他們動心之事,實是大為困難,但想來想去,除了父
女之情或可有用之外,簡直別無他法。

    是以他雖未看到萬虹,卻那般大喝一聲,此刻回目望去,見到萬天萍果已隨後跟來!心
中暗喜,腳步卻更加快了。

    妙手許白微微一怔,暗哼一聲,冷笑低語道:

    「你走到天邊,我也不會放過你!」

    當下他亦自展動身形,隨後掠去。

    這二人俱有著一身足以驚世駭俗的武功,剎那之間,便都已掠入山林,林中樹葉微顫,
鳥語啁啾,似是安靜已極。

    但是——

    葉動鳥語之聲中,突地隱隱傳出一陣陣痛苦的呻吟之聲。

    伊風心中一動,轉而向這呻吟聲傳出的方向掠去,萬天萍聽了這呻吟之聲,心中大為惶
急,脫口喊道:

    「虹兒,是你麼,你怎麼了?」嗖然二個起落,穿過濃密的樹幹,掠至伊風身側,又
道:

    「那裡是虹兒麼,你怎的了?」

    伊風微一搖頭,腳下不停,掠了過去,此處山林生密,地勢卻愈走愈低,前行十餘丈,
林木掩映處,突地有人影晃動,定睛一看,卻原來是方才突然走了的「燕山三劍」等人。

    「鐵面孤行客」此刻心亂如麻,提氣縱身,閃電般掠去,只見「燕山三劍」,勞山三
劍」,「南宮雙李」,以及謝雨仙,韋傲物等人,都呆立在一叢雜樹之前,而不斷的呻吟
聲,便也是從那雜樹叢中傳出!

    這些人見了萬天萍入林,卻只回頭望了一眼,隨即目注樹叢,滿面俱是焦急,惶亂之
色,誰也沒有說話,萬天萍沈聲道:

    「裡面是誰?」

    此刻他已聽出這呻吟聲不是他女兒的聲音,是以心中一定,卻見這些人各各對望一眼,
還是沒有說話。

    叢樹中的呻吟聲更見激烈,謝雨仙,韋傲物等人面上俱都現出緊張之色,各人面面相
覷,誰都沒有向那樹叢中看上一眼,「鐵面孤行客」雖然久走江湖,江湖閱歷甚豐,但卻也
從未見過這等大出常情之事,心中大感驚異:

    「在這裡面呻吟的人是誰呢?看來與這班天爭教徒都大有關係,但他們怎地都不進去幫
助於她?難道這裡面有什能足以令他們畏懼的武林高手,在對這女子施以酷刑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