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抽絲剝繭            

    伊風怔怔地望著許白,心中暗忖:

    「這妙手許白,身材高大,聲如洪鐘,心裡有什麼事,大半都顯露在面上。那萬天萍卻
是瘦小陛干,不但面上永遠不動聲色,說話也是尖聲尖氣。這兩人一陰一陽,一正一反,像
是天生出來,就是對頭,倒不知將來是何了局。」

    他心中正自思忖,卻聽許白又道:

    「是以哪時我連大氣也不敢喘!心裡正在想:「洞門打不開最好,反正我既活不成,你
也死定了。那知洞外卻突地響起一個說話的聲音,我雖聽不清楚,卻見那老猴子聽了,高興
得上下亂跳——哈!你沒有看到,那才真像只活猴子哩!」

    「他跳了半晌後,就用嘴吧貼著石壁,對外面大聲呼喊,告訴那人開啟洞門的方法,只
是他此刻中氣已經不足,叫了兩三遍,那人才聽清楚,過了一會,只聽「呀」地一聲,那石
門果然開了。」

    他微微一頓,透了口氣,接著道:

    「門外立刻有天光射進來,也有風吹進來,風吹到我身上,我真是高興極了,這時候洞
外掠入一個人來,身材也就和你這麼高大,穿著一襲極華貴的袍子,看起來倒是風度翩翩的
樣子。」

    伊風劍眉一軒,脫口道:

    「這想必就是蕭無了。」

    妙手許白雙目一張,驚訝地問道:

    「你怎地知道?」

    伊風哼了一聲,目光轉過薛若璧身上,又冷哼一聲,道:

    「我前幾天已見過姓萬的了。」

    妙手許白「哦」了一聲,接著道:

    「此人果然自稱姓蕭名無,當時我還以為他只是個無名小卒,後來我才知道,他竟是近
年名震江湖的「天爭教」教主。」

    伊風鼻孔裡又輕哼一聲,卻聽他又道:

    「當時我伏在暗處,見這蕭無與那老猴子說了幾句話,目光似有意似無意地,朝我這邊
望了兩眼,我也未曾在意。只見那老猴子跟著他走出了洞,我卻不敢出去,坐在當風之處,
吸了兩口氣,又怕那老猴子突然轉回來,只得又爬回角落裡。

    「那知過了一會,那蕭無卻又轉了回來,筆直地走向我藏身的地方,朝我當頭一揖,
道:「老前輩可就是千里追風,神行無影,許大俠!」我嚇了一跳,心裡不禁暗暗佩服,這
個蕭無年紀雖輕,倒的確是個角。就憑這份心思,就不是普通人能夠企及的。」

    伊風再次「哼」了一聲,目光轉到別的地方。

    妙手許白哈哈一笑,又道:

    「我知道瞞他不過,就將事情源源本本告訴了他。他一聽那「璇光寶儀」可能就在萬天
萍身上,面上不禁露出惋惜的神色來。我心裡暗想:「只怕你老早知道了,一定要乘那老猴
子力弱的時候,搶了過來。」於是我就知道,這也不是好東西。」

    伊風「哈」地一笑,拍了拍大腿,道:

    「老前輩的見識,果然超人一等!」

    妙手許白抓了把火腿,放入口中,又自哈哈大笑著道:

    「老夫闖湯江湖數十年,那雖然精靈,卻又怎精靈得過我!但當時我也不動聲色,反而
連連誇獎著他,他也盡對我說些仰慕的話,又扶著我走下山,在路上設法找著只活鹿,打死
了,我趁熱將鹿血都喝了下去,精神才覺得略為好些。

    「不過我有些奇怪:這姓蕭的怎會如此對我?」

    「後來他又告訴我,和姓萬的那隻老猴子,約在這西梁山上見面,說了半天,言下之
意,卻是叫我幫他一齊弄死萬天萍。我心裡一寒,暗暗想道:「這個傢伙心腸真毒,心裡想
弄死萬天萍,自己又不願下手,卻叫老夫來替他頂缸。」當時我這樣想,已經是往最壞的地
方想了,那知這小子卻還要壞上十倍!」

    「原來他知道我和那老猴子,一個強盜,一個小偷,這麼多年來,一定弄了不少錢,他
也想分點賊贓。後來聽我說起「璇光寶儀」的好處,他又動了心,所以才這麼做,一面讓江
湖中人都知道他是個大仁大義的君子,「南偷北盜」都是從他手上救出來的;一面讓我和那
猴子拚個你死我活,他卻在旁邊撿現成的。就算事情不如理想,我和那老猴子總會感激他一
輩子,將來他遇著什麼事,我們知道了也不會不管。」

    伊風暗歎一聲,覺得人世之間的機詐,有許多真不是自己能夠瞭解的。

    又暗暗忖道:

    「那蕭無的確不愧為梟雄之才,行事之陰森狡詐,確非常人所能夠忖量得出的。唉!—
—此人城府如此之深,將來要除去他,只怕不容易哩!」

    許白一搖虯鬚,大笑又道:

    「只是這想得雖妙,老夫卻也不是呆子。老夫和他分了手後,就找了個地方,弄了個補
血補氣的東西來,大吃大喝十幾天。等到氣力恢復了,就跑到這西梁山來.卻看到萬天萍那
老猴子,呆呆地坐在這個山洞的前面,他旁邊還有個女孩子,不住地央求他將堵在洞口的大
石搬開。

    「我一見這老猴子之面,就覺得氣住上撞,本來想等到那姓蕭的小子也來了,弄得他們
先打一架的計劃,也拋到九霄雲外了。」

    他鬚髮張,一瞬之間,但覺他豪氣遄飛。

    伊風暗忖:

    「這妙手許白雖然也狡詐得很,但卻是個性情中人,言詞舉止,仍不失為熱血漢子,倒
要比那些「偽君子」要強得多了。」

    須知人世之間,「真小人」若多於「偽君子」的話,那麼世間就要太平多了。

    那知妙手許白突地長歎一聲,豪氣頓,長歎著又道:

    「老夫一生行事,就是吃盡這「不能忍」的虧,小娃娃!你年紀尚輕,正是如日方中,
定要在這「忍」字上,多下些功夫,方能成得大器,這不是老夫以老賣老,卻是由衷之
言。」

    伊風唯唯受教,心下不覺對這豪邁的老人,起了好感。

    卻見這妙手許白「吧」地一拍石桌,震得石桌上的書冊雞骨,都直跳起來。

    他順手又接過一塊雞脯,接著又道:

    「老夫盛怒之下,就跳了出去,指著萬天萍欲大罵,那知那老猴子一見我的面,嚇得臉
都白了,一言不發,掉頭就跑。

    「本來站在他旁邊的女子,吃了一驚,連聲叫著「爹爹」,也跟著掠去。

    「我心裡轉了幾轉,見那老猴子施展輕功之間,功力彷彿又比以前精進了些,縱然我能
追上他,也未必是他的敵手,何況我又在奇怪,他為什麼要守在洞口,是以我就設法弄開了
堵在門口的大石塊……」

    他微頓一下,又道:

    「那可真費了我不少功夫,還找到根鐵棍才把它弄開,也真難為那老猴子,怎麼把他搬
來的,這種臂力,可真驚人得很!」

    這妙手許白娓娓言來,將伊風心中一些未解之謎,都如抽絲剝繭般,說了出來。

    那薛若璧更是聽得心中激動不已,緊緊握著她孩子的小手,卻連動彈都沒有動彈一下。

    壁間燈火的光影,突地一搖,這盞銅燈儲油雖多,但點了這麼些天,卻已將近油竭燈枯
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