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許白更生            

    洞口突地響起一陣狂笑,一個有如洪鐘般的聲音,狂笑著道:

    「我正奇怪!萬天萍這隻老膜子,為什麼像呆子似的,坐在這山洞的洞口,洞口又堵著
大石頭;卻不知道原來是你這娃娃在洞裡面。」

    伊風大驚轉身,目光方自一轉,卻又駭得幾乎要失聲驚呼起來。

    壁間油燈光亮已弱,昏黃的燈光,照在洞口這人身上,只見此人身軀彪壯,光著頭頂,
蓬亂的頭髮,胡亂打成一個髮髻,盤在頭上。身上穿的一襲絕好湘緞製成的長衫,上襟的無
子卻完全敞開著,露出胸膛上茸茸的黑毛,和幾個黑色的傷疤。濃眉環眼,目光如電,頷下
虯鬚如鐵,根根見肉,卻正是那千里追風神行無影,妙手許白。

    伊風但覺自己掌心盡濕,全身不由自主地冒著冷汗。

    他在無量山巔,親眼見到這「南偷」和「北盜」兩人,互擊而死,但那「北盜」鐵面孤
行客萬天萍,卻先就復活。

    只是那時倒底隔時未久,尚且還有些道理可說,但此刻這千里追風妙手許白,竟突地出
現在自己眼前,這卻令人匪夷所思了。

    他腳下像是生了根似的,再也無法移動半步。

    那薛若璧見了這種情況,也不禁驚得呆了,甚至連那孩子,都止住了啼哭。

    卻見妙手許白哈哈狂笑著,大步走入洞窟,目光閃電般四下一掃,看到石桌上還未吃完
的羊腿風雞,和石桌邊不過僅僅剩下少許的紹興「女兒紅」,不禁又自笑道:

    「想不到,想不到,這山洞裡竟是恁地好去處,居然有酒有肉!」

    他一手抓起半隻風雞,一手提起那只酒,大口喝了口酒,嘿地一笑,連聲道:

    「好酒!好酒!」

    吃了口雞,又道:

    「好雞!好雞!」

    回過頭來,看到伊風的樣子,狂笑又道:

    「小娃娃!你害得我這孤魂野鬼好苦,上到南天門,連孫悟空都嫌我太醜,一棍子將我
打下來,跑到地獄,卻又被牛頭馬面擋了駕,我上天入地,才尋得這好地方,有酒有肉,一
高興,說不定不向你索命了,你愁眉苦臉的幹什麼?」

    伊風機伶伶打了個冷戰,他雖然從來不信人世之間,有鬼魂出現,但此刻這明明已死了
好久的妙手許白,卻是真真切切地站在自己面前,卻又有什麼其他的解釋呢!

    薛若璧伸出纖手,護住那已駭得直撇嘴,卻不敢哭出來的孩子身前,嬌聲喝道:

    「你是誰?」

    妙手許白「呸」地一聲,將雞骨吐在地上,目光在她面上一轉,又仰口喝了一口酒,呼
地呼出口長氣,大笑又道:

    「想不到你這小娃娃,倒娶了個這麼漂亮的太太。」

    大步走到伊風身側,伸出自抓著風雞的巨掌,「吧」地伊風肩上拍了一下,又自笑道:

    「小娃娃!不要怕。老實告訴你,老夫還未死。老夫要是死了,冤鬼也不會找到你身
上,你怕個什麼?」

    舉起酒,仰首待飲,但中的酒,卻已沒有了,他長歎一聲,道:

    「酒雖不錯,可惜太少了些!」

    隨手一揮,將酒拋在山壁上,發出「砰」地一聲巨響,躺在床上的孩子,再也忍不住,
放聲哭了起來。

    伊風愕了半晌,勉強在臉上擠出一點笑容,吶吶說道:

    「多日未見,許老前輩風采卻仍依舊。」

    他微微一頓,又道:

    「無量山巔一別,至此恐怕已有月餘了吧!許老前輩怎也有興上這西梁山來?」

    妙手許白哈哈一笑道:

    「你這小娃娃,不要繞著圈子說話,你在奇怪老夫怎地未死?是不是?」

    他大步走到桌旁,又拿起一隻鴨腿,坐到椅上,笑道:

    「小娃娃!你也坐下來。」

    他用鴨腿指了指石床!

    「跟你媳婦兒坐在一起,聽老夫慢慢告訴你——」

    一眼瞥見地上還有只酒杯,杯裡還有些剩酒,拿來一口喝了,又自笑道:

    「十年以前,我和萬天萍那老猴子上了無量山,原本以為最多十天半個月就能解決,那
知道這老猴子的確有一手,我們這一比劃,竟比劃了十年!」

    他將手中的雞腿,放到口裡咀嚼著,是以話聲也變得含糊不清,但他卻仍指手劃腳地說
道:

    「那十年裡——嘿,日子可真不好過。直到你這小娃娃來了,又說出天星秘笈的事,我
就知道我和那老猴子的比劃,又得不了了之啦。因為那些天星秘藏,可比我和那老猴子爭的
「璇光寶儀」,要貴重得多,我可也動了心了。

    「後來那些事你全知道,可是有件事你不知道,就是在猜枚選寶的時候,我弄了鬼,讓
那老猴子先拿得天星秘笈,等我吃了毒龍丸,功力深過他時,再把天星秘笈搶來,讓那老猴
子空歡喜一場。那知——唉!人算不如天算,我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伊風乾咳一下,心中暗忖:

    「原來如此,那時我還奇怪:這許白既以「妙手」馳譽天下,怎地不在「猜枚」時弄下
鬼,原來他另有算盤。」

    卻聽妙手許白大笑一聲,又道:

    「小娃娃!我知道你心裡在罵我不夠磊落,你卻不知道我妙手許白一生行事,只要我自
問說得過去就行了。那萬天萍有名的奸狡賊滑,我又何苦對他光明磊落——」

    伊風劍眉一軒,像是想說什麼話,卻又忍住了。

    許白伸出巨掌,從嘴裡掏出一根雞骨,又道:

    「可是我現在卻知道做人太精明了,也不是福氣。當時我一口吞下毒龍丸,先時還好,
到後來可就覺得不對了,只覺得腦子發漲,身子也發漲,迷迷糊糊地,也不知生出什麼事,
就完全沒有知覺了。」

    說到這裡,這昔年縱橫天下的角色,面上的肌肉,也不禁為之抽搐起來,像是對當時的
情況,思之猶有餘悸。

    他伸手一抹嘴上的油漬,接著道:

    「等到我稍為恢復一些知覺的時候,我只覺有個人伏在我身上,像是在吸著我的血,當
時我駭得心魂俱失,但可也沒有力氣反抗。」

    伊風不覺又打了個寒噤,倒退兩步,「噗」地坐在床上。側目一望薛若璧,只見她那嬌
美如花的面孔,此刻也變得像紙一樣地蒼白。

    只聽那妙手許白接著又道:

    「可是奇怪的是:他越吸我的血,我反而越覺得舒服,漸漸頭也不漲了,身子也不漲
了,只是全身虛飄飄地,整個人像是要飛起來。於是我迷迷糊糊地又睡覺了。」

    「等我再醒來的時候,也不知過了多久,睜開眼睛一看,那山窟裡空空地,連半個人影
都沒有,我卻是躺在那張石桌上——喂!小娃娃,是不是你把我放上去的?」

    伊風微一點頭,心中只覺跳動甚巨,以前他有些不明白的地方,現在雖然全都知道了,
但是這種血淋淋的故事,卻使他有些難受。

    妙手許白目光一凜,接著又道:

    「喝我血的,想必是萬天萍那老猴子了。」

    伊風吶吶地說不出話來,卻聽他又道:

    「當時我雖已醒轉,但是全身上下的骨頭,卻像是已經拆散了似的,又酸又痛,又沒有
一絲力量,幸好我自幼練功,還是童身,這點可是那老猴子比不上的。——」

    他得意地一笑,又道:

    「我暗中調息了許多,只聽得洞外不時有叮叮咚咚的聾音傳進來,有時停下,過一會又
敲打起來。

    「我心裡奇怪,掙扎著爬起來:只看見桌上地下,都是已經幹得發黑的血跡,我頭一
暈,又倒在地上,我知道我失血太多,此刻就是一個三歲的小孩子進來,一拳也能把我打
死。於是我又爬回石桌,動也不敢動,暗中慢慢調息著。」

    薛若璧緊緊抱著她的孩子。

    只見這妙手許白緩緩站起來,走到壁邊,將壁間的油燈,燈蕊拉長了一些,於是這洞窟
中便明亮許多。

    轉過身來,燈光照在他的臉上,只見他的面色,其青如鐵。

    薛若璧伸手握住她孩子的小手,但覺濕漉漉地,原來她掌心早已淌出冷汗。

    妙手許白目光流轉,接著又道:

    「我在桌上躺了許久,那叮叮咚咚的聲音,雖然斷斷續續,卻始終在敲打著。

    「我全身仍是軟綿綿地,一想這也不是辦法,於是我就又爬了起來,一路爬了出來,只
聽那叮叮咚咚的聲音,就是在洞口發出來,於是我更加小心,不敢弄出一點聲音來,躲在山
壁的摺縫裡往外一看——」

    他仰天大笑一聲,接著道:

    「原來萬天萍那老猴子也被困在裡面了,此刻正在山洞門口處,發狂地敲打著山洞,像
是想把山壁弄個洞,但是——」

    他又放聲一笑:

    「你想想看,這怎麼辦得到?」

    「我再仔細一看,原來他這猴子,也是不大菅用了,一舉一動,都透著有氣無力的樣
子,而且敲不了兩下,就得停下來歇一歇,粗著脖子直喘氣。

    「那時候我只要有原有功力的十分之一,就可以把他弄死,只可惜我那時卻比他更不管
用。」

    他語聲一頓,突然問道:

    「小娃娃!你走的時候,是不是先將洞門又關上了?」

    伊風透出一口長氣,搖了搖頭,將自己如何將萬天萍騙入山窟,關上石門的事,說了一
遍。

    妙手許白聽得眉飛色舞,撫掌笑道:

    「好!好!想不到這隻老狐狸,也有上人當的一天,真教老夫高興得很!」

仰天連聲大笑,顯見得心中高興已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