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如此人生            

    火摺上的火焰,雖然不亮,但已足夠使得他們看清彼此的面容。

    瑩瑩的火光,照到山壁上,使得長滿苔蘚的山壁,發出一種碧綠而陰森顏色,這卻也正
如伊風此刻的面色一樣。

    他眼睛瞬也不瞬地,瞪在這曾經令他幾乎失去了生存勇氣的女子身上,緊握著的雙手,
也開始顫抖了起來。

    抱在薛若璧手上的嬰兒,滾動著大眼睛,看到他的樣子,「哇」地一聲哭了。

    伊風雙目火赤,從薛若璧臉上,緩緩滑了下去,只見她昔年無比婀娜的身軀,此刻竟臃
腫不堪,凝目一望,原來是已懷有身孕。

    這使得伊風心中,絞痛得似已滴出血來,那知薛若璧幽幽一笑,卻道:

    「南人!你想不到是我吧!別這付樣子看,好不好	——」

    伊風大喝一聲,蹂腳竄了過去,厲叱道:

    「你竟還有臉來見我?」

    心情的過度痛苦和激動,使得他失去了理智的控制,在這種情況下,又有什麼人能控制
得住自己哩!

    薛若璧左手環抱著嬰兒,右手學著火摺子,微一折腰,身形翩然滑了開去,口中卻道:

    「南人!你脾氣怎地變得這麼火暴,你看!把你的兒子都嚇哭了!」

    這句話,像支箭似的,直射入伊風心裡,一瞬間,他全身的血液,不禁都立刻為為凝
結,緩緩側過身來,厲聲問道:

    「你說什麼?」

    薛若璧左手搖動著懷裡的嬰兒,溫柔地說著:

    「小南!別哭,這是你的爹爹。來!笑一個,笑給你爹爹看!」

    伊風大喝:

    「你說什麼?」

    腳步動處,一步一步地走到薛若璧面前。

    薛君璧卻輕輕一笑,抬起頭來,緩緩說道:

    「這個就是你的兒子,今年已經三歲了,卻還沒有見過爸爸哩!」

    左手一抬,竟將手上的嬰兒,送到伊風面前。這嬰兒小手一張,竟不哭了,張著手撲到
伊風身上。

    已經全然愕住了的伊風,但覺自己心裡空空洞洞地,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好,下意識,地
伸手接過這孩子,卻聽薛若璧又自笑道:

    「你看!小南多乖!他還認得爸爸哩。」

    左手輕輕一攏鬢髮,回過身子,緩步朝洞窟深處走了過去,一面又道:

    「這裡黑得很,快跟我一齊進去,別讓小南嚇著了。」

    伊風怔怔地抱著手中的嬰兒,但見這孩子竟帶著一臉無邪的笑容,在望著自己,一雙小
手,不住地在自己眼前晃動著,竟真的像是認識自己似的,他不禁心中大動,搶步跟了上
去,一面喝道:

    「若——薛若璧,你這是不是又在騙我!」

    薛若璧頭也不回,極快地在前面走著,鼻孔哼了一聲,道:

    「你算算看,我離開你是什麼時候,這孩子有多大了。」

    伊風緊了緊手中的孩子,他幾乎沒有勇氣接受這個事實。

    然而,一種父子由生俱來,無法磨滅的天性,卻使他此刻將任何事都忘了。腳下加勁,
望前搶出幾步,卻見薛若璧身形一轉,已轉入一個數丈方圓的洞窟裡。

    人生的際遇,又是多麼奇妙,這洞窟昨夜曾改變了蕭南蘋一生的命運,如今卻又來捉弄
伊風了。

    他怔怔地望著自己手中的孩子,這孩子是他的肉中之肉,骨中之骨。

    然而這孩子卻又是從一個被自己深痛惡絕的淫賤女子肚中生出來的,而這女子此刻懷著
的另一身孕,卻是自己深仇大恨的骨血。

    這種微妙而複雜的關係,又有什麼人能夠整理得出頭緒來呢?

    又有什麼人能告訴伊風,他此刻究竟應該如何做呢?

    在這種情況下的伊風,自然是混亂而迷失的,他呆呆地站在這洞窟的中央,看到薛若璧
點起架在山壁上的一盞銅燈,卷滅了手中的火摺子,緩緩走到床邊,和身倒臥了去,一面笑
道:

    「現在你總該相信這孩子是你的了吧?不過——喂!這也真有點奇怪,你怎麼會跑到這
裡來的?又被人點中穴道,而且還被人從洞口外面堵死了?剛才我一看見倒在地上的是你,
可真把我嚇了一跳。」

    伊風切齒暗罵,自己當年真是瞎了眼睛,千挑萬選,卻選中了如此一個女子做妻子,如
今他雖已得到了教訓,知道一個人內心的美麗,遠比外表的美麗重要得多,但是這教訓卻是
多麼殘酷!

    他望著倒臥在石床上,這曾經被自己全心愛過的女子,心中切齒暗忖:

    「方纔她看到我,卻不敢見我,因為她知道我絕不會放過她,是以又把這孩子帶出來,
唉——我雖然恨她入骨,卻又怎能對付我親生骨肉的媽媽呢?

    「薛若璧!你外表雖然美麗如昔,內心卻比以前更為醜惡了!唉——天呀!為什麼又偏
偏讓我遇著這些事,這不是太不公平了嗎?」

    薛若璧在床上嬌慵的翻了個身,面上又泛起了桃花般的笑容,嬌笑著道:

    「喂!你怎地不說話,別忘了剛才是我把你救回來的呀!那時候只要我一伸手,你就完
了,何況就是我不伸手,你又捱得過多少時候呢!唉——你這人真沒良心,也不來謝謝
我。」

    伊風冷哼一聲,勉強壓著心裡的憤恨,沉聲說道:

    「你那蕭無呢?你不跟著他,卻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薛若璧手肘一用力,從床上翻身坐了起來,滿含笑容的面龐,此刻突地籠上了一層秋
霜,狠狠地望著伊風,恨聲道:

    「你問他做什麼?」

    「我不問他,誰問他?他雖然毀了我的家庭,奪去我的妻子,但我卻要謝謝他,因為他
讓我看到你那淫賤,卑鄙的心,若不是他,我就要和你這種人守一輩子。」

    壁間的燈光,照在薛若璧嬌美如花的臉上,只見她芙蓉為面,春山為眉,一雙剪水雙瞳
上覆蓋著長長的睫毛,紅如櫻桃的櫻唇上,是秀麗而挺直的鼻子,這銷魂夫人薛若璧,果然
美入骨髓,但是她目光流轉不歇,面色陰暗不定,卻顯見得是個難以捉摸的女子。

    此刻她竟幽幽長歎一聲,伸出那只欺霜賽雪的青蔥玉手,在眼眶旁邊輕輕抹了一下,緩
緩道:

    「南人!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也得原諒我,我只是一個柔弱的女子,雖然也會些武
功,但怎能抗拒得了蕭無,何況——你那時又不在家。南人!我們是那麼多年的夫妻了,有
什麼話不能說開的,你知不知道,我……我心裡……還是……」

    話聲未了,這狡黠而美貌的女子,竟「哇」地一聲,哭了起來,反身撲到床上,香肩不
住起伏著,像是哭得極為悲痛。

    伊風望著她起伏著的肩頭,心裡雖然有無比的厭惡,但卻又不禁發出一種難言的情感。

    抱在他手中的嬰兒,小手張了兩張,也「哇」地一聲,哭了起來。

    伊風縱然心腸如鐵,縱然他也知道伏在床上像是在痛哭著的女人,表面雖在痛哭著,心
裡卻不知又在轉著什麼念頭。

    但是這兩人的哭聲,卻使得他的心又開始亂了,亂得像暮春時節,江南河岸邊的春草,
仳不禁暗暗佩服「朱買臣」,有「馬前潑水」的決斷,人們拒絕一個曾經做過自己妻子的人
的要求,該是多麼困難,困難得幾乎不能做到的事呀!

    他心中暗歎一聲,伸出那只曾經挫敗過不知幾許武林高手的鐵掌,在他懷中那天真而無
邪的孩子身上,輕輕拍動著,張口想說話,卻又不知該怎麼說才好,緩緩地走到床前。

    那知薛若璧突地翻身坐了起來,伸出纖手,一抹淚痕,哽咽著道:

    「我不管你還要不要我,反正我們此刻被困在這裡,洞口那塊大石,重逾千斤,我們兩
人也推不開它,而且……老實告訴你,我也不想活了,可是我們現在總算又在一起,這也許
是老天可憐我,讓我能再見著你,我……我不要聽你那些難聽的話,你要是還恨我,你就一
刀把我殺了也好。」

    伊風望了手中的孩子一眼,不禁暗中長歎一聲。他一生之中,遇著的困境,雖有不少,
但取捨之間,卻從未有更困難於此刻的。

    他心中思潮如湧,俯首凝思了半晌,抱在他手上的孩子,又止住了哭聲,伸出小手,在
他已略為顯得有些憔悴,但仍不失英俊的面孔上,輕輕撫摸著。

    這隻小手,像是帶給他一種無比巨大的力量,使得他倏然恢復了生命的勇氣。於是他抬
起頭來,沉聲問道:

    「這裡可有食糧?」

    薛若璧點了點頭,面上卻又掠過一絲寒意,恨聲又道:

    「南人!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哼,這裡就是那蕭無淫樂的地方,他在外面弄到女
人,就帶到這裡來,他還以為我不知道。」

    她語聲一頓,伊風望著面前這外表的美貌,已掩不住內心的醜惡的女子,不禁升起一陣
噁心的感覺,卻聽她接著又道:

    「可是我卻想不到,昨天晚上他搭上的女子!」

    她恨惡地說著,一面從懷中掏出一方手帕來,揚了揚,接著道:

「居然是瀟湘妃子蕭南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