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重逢如夢            

    伊風脈門被扣,腰畔又被鐵面孤行客的內家重手,點中穴道,毫無反抗地被推入了山
隙,耳畔只聽得轟然連響,山的出口,就被巨石堵死。

    本就只有一線天光射入的山隙,此刻自然也就變得墳墓般的黝黯,甚至連自已的手指,
都無法分辨。

    他雖然穴道被點,但只是全身無法動彈,氣血也無法流暢而已,知覺卻未完全失去,心
中的思潮,反而亂得更厲害了。

    黑暗之中,他只覺蕭南蘋的面容,從四面八力地朝他壓了過來,其中有的巧笑倩然,艷
麗如花;有的卻是滿面血跡,慘不忍睹。

    然而這些面容裡,卻有一點棺同的地方,那就是她那一雙明如秋水的雙瞳,卻是始終溫
柔而幽怨地望著自己。

    他甚至連自己也不能分析自己對蕭南蘋究竟是那一種情感,但是他卻能非常清楚地了
解,蕭南蘋對他是那一種情感。

    近年來,他的心情,雖有如枯木般的枯寒,但這份情感,卻帶給他一分溫暖,只是此刻
這種情感,卻已成了一種過重的負擔,就像一付重擔似的,壓在他心上,使得他的心,都快
要爆炸了。

    蕭南蘋臨去前含淚的狂笑,此刻還不可遏止地在他耳旁激湯著:

    「南蘋!你跑到那裡去了呢?」這問題像毒蛇般在啃嚙著他。

    至於他自己的命運,此刻他看來卻甚淡然,因為他自知已落人一個悲慘而無助的境況
中。

    最嚴重的,是他自己此刻連動彈都無法動彈一下,躺在這暗黑而陰森的山窟裡,潮濕而
寒冷的泥地上,說不一定什麼時候,黑暗中會有毒蛇竄出來,在自己身上咬上一口——

    何況他縱使能躲過蛇蟲的毒吻,也無法逃出這暗黑的山窟。

    他甚至已開始幻想,在自己已被餓困苦,折磨得不成人形的時,那鐵面孤行客就會帶著
獰笑走進來,站在自己面前,叫自己答應他一切命令,而他也深知自己寧可死去,也不會接
受的。

    當人們已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時候,那麼他對自己的命運,不是就會看得極為淡然
嗎?

    於是,他索性閉上眼睛,靜靜聽著自己心跳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山窟裡,一聲接一聲地
跳動著。

    「這聲音什麼時候會突然停止呢?」

    他暗中自嘲地微笑一下。

    突地想起一個兒時聽到的故事,那大意是說;一個家財萬真的鉅富,帶著他所有的財
產,旅行到沙漠中去,準備以他所有金錢的力量,建造一個自己理想的地方。

    他在人類中間,本是一個強者,因為他有著比別人多上無數倍的錢財,而他自己也常以
強者自居。

    但是,終有一天,金錢變得無用了,沙漠中既無食水,更無食糧,於是這個自以為金錢
萬能的強者,便在沙漠裡,伴著無數錢財,因渴而死去。

    伊風不知道自己在這種情況下,怎會突然想到這個故事來的。

    那彷彿還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個滿月的夏夜裡,自己坐在一張青竹製成的小椅子上,
聽一個吸著旱煙的老者,對自己說的。

    這故事直到此刻,他已忘去了很多,但他卻覺得自己的情況,此刻竟有一些和這故事相
像。

    他自幼好武,自以為只要武功超人,天下間所有不平的事,就不但不會落在自己身上,
自己反可使著一身武功任意將它除去。

    但來,他卻知道世界上有許多事,絕不是憑著武功可以解決得了的,也正如並非金錢能
夠解決一樣。

    此刻自己被困在這山窟裡,身上就懷有武林中夢寐以求的至寶「天星秘笈」,但自己卻
連看上一眼,都不能夠。

    「天星秘笈」上縱有解穴道的方法,但此刻對自己卻半點用都沒有。

    他越想越多,心中思潮也就越亂。

    忽然又覺得這故事和自己的情況,一點都不像,忽然又想到另一個故事。

    但忽然又覺得面前就是蕭南蘋的影子,忽然又看到萬天萍獰笑的面孔……

    世間最難控制的事,恐怕就是人們心中的思潮了。世間之所以有如此多的煩惱,那也就
是人們常常會想到自己不該想的事。

    伊風也正是如此,他越想將思潮平靜下來,心裡想的事卻反而更多。

    那知他正自心神紊亂之際,山窟深處,也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他全身躺在地上,是
以聽得分外真切。

    只聽這腳步聲來勢雖緩,但聲音卻越來越顯著,顯見得已來到近前。

    伊風心中紊亂的思潮,此時不禁一掃而空,卻換上釋重的疑惑:

    「這山窟中怎會有腳步聲,莫非是裡面潛伏著什麼猛獸,聞到生人氣味——唉!想必是
那萬天萍早就知道,是以把我關在這裡,又點上穴道,好教猛獸吃了,他自己手上卻不沾血
腥,也免得讓他女兒看到他親身殺我,心裡難受。」

    想到這裡,他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寒意,貼在地上的背脊,也就更加冰冷。

    張開眼,卻見這本來黝黑無比的山窟,卻突地有了些亮光,而且隨著腳步聲的前近,而
越來越亮。

    於是他不禁又自嘲地暗笑一下,知道這腳步聲絕非猛獸發出的,因為野獸手裡,一定不
會帶著燈火。

    「但從這裡面出來的人,又會是誰呢?」

    他雖想回頭看看,但卻做不到,只得將眼睛盡量上翻,果然看到這條窄長的山窟裡面,
緩緩行來一條人影,手裡捧著一盞油燈,在這種黝黑無比的地方,便顯得分外明亮。

    他稍一閉眼睛,再張目而望,只見這條人影,已來至近前了。

    藉著油燈之光,他看出這人影竟是女子,蓮足纖纖,穿著一雙繡金的紫紅蠻靴,靴子上
是條淺紫的散腳長褲。再往上看,只是一隻春蔥般的玉手裡,捧著一盞青銅鑄成的油燈。

    伊風心中疑雲大起,希望這山窟中神秘的女子,再往前走一些,好看清楚她長得什麼樣
子。

    那知這女子邁步珊珊,娜行至此處,就停下腳步,不往前走了。

    伊風雖盡力翻著眼睛,卻也無法看清這女子的面容。

    卻聽那女子輕輕驚呼了一聲,蓮足微抬,像一陣風似掠過伊風,掠到洞口,伸手推了推
堵在洞口的巨石,像是也大出意外。

    伊風此刻雖然看到她的全身,但卻只是個背影,只見這女子頭上雲鬢高挽,包著一方紫
絹,身上也穿著一襲紫色袍子,但卻寬大已極,和她婀娜的身材,大不相稱。

    他心裡越來越奇怪,只見這女子輕輕歎了口氣,緩緩轉過身子,伊風心中一凜,不自覺
地閉上眼睛,他本來亟欲一窺這女子的面容,但此刻卻竟又不敢看,生怕這女子轉過臉來,
臉上只是一付骷髏。

    那知卻聽這女子突地一聲驚呼,接著「鐺」地一聲,像是她手中的油燈,也落到地上。
伊風大吃一驚,趕忙張開眼來,卻見洞中又是漆黑一片,連這女的身形都看不清了。

    伊風心中疑團百結,卻苦於連開口問問都不能夠,暗自忖道:

    「這女子想是看過洞中有人,因此吃了一驚,看她的身法,輕功已可算是高手,她若當
我是個歹徒,不分青紅皂白,先把我制死,唉——我在江湖闖湯,出生入死多次,如果此刻
不明不白,死在這女子手上,豈非冤枉。」

    須知伊風雖然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但真如瀕臨絕境,仍會不自禁地升起許多奇怪的想
法,這本是人類通有的弱點,他雖是達人,但終究也是人類,自然也不會例外。

    黑暗之中,只聽到這女子的呼吸之聲,極為粗重,顯見她心中正自激動無比,伊風不禁
又暗自奇怪,她為著什麼如此呢?

    那知耳畔,一陣風聲嗖然,衣袂飄飄,這女子竟又飛也似的掠入洞裡,衣袂飄風聲中,
似乎還隱隱聽到這女子的喘息之聲,比先前更加粗重,但瞬息之間,又全沒入洞窟深處。

    此舉倒是大出伊風意料之外,他再也想不到這女子會突然離去,既未對自己有所舉動,
甚至連話都沒有問一句。

    在這種情況下,這女子如此舉動,確是大出常理之外,伊風左想右想,卻也想不出一個
理由來。心中正自疑惑之際,那知洞窟深處,卻又傳出一陣細碎的腳步,只是比上次來得遠
為快速。

    伊風凝神而聽,忽地聽得這腳步聲中,還夾雜著伊呀兒語之聲,像是一個尚未學語的幼
童發出的。

    但他尚未來及思索之前,那腳步聲已來到耳畔,風聲響動處,他只覺那女子已來到身
側,一陣陣甜柔的香氣,散人鼻中。

    他側目而望,只見一團黑影,立在身側,手裡似乎還抱著一個稚齡幼童。

    那人影默默佇立了半晌,突地俯下身來,伸出一隻手,在伊風身上撫摸一遍,然後手腕
一翻,將伊風的身子反轉了過去,「拍,拍」幾聲,極快地在伊風背後腰畔,拍了五掌。

    伊風心中方自暗叫「不妙」,那知喉間一鬆,「咳」地吐出一口濃痰來,全身氣血,竟
立刻通行無阻。

    他微微一愕,緩了口氣,挺腰站了起來,只見那人影仍默默地站在對面。

    山窟裡寂然無聲,只有被抱在這神秘女子手中的嬰童,在「呀,呀」地學人語。

    突地——

    眼前一亮,這女子手中,已多了一隻煽著火的火摺子,伊風退後一步,目光電也似的望
向這女子的面上,霎眼之間,他只覺天旋地轉,腦中一片混沌,幾乎再也無法支持自己的身
軀,而搖搖欲倒了。

    因為,此刻站在他面前,手裡抱著一個肥胖的嬰兒的紫衫女子,竟是銷魂夫人薛若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