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漫天花市            

    蕭南蘋這癡情的少女,已完全失落在情感的迷霧裡了。

    她是那麼淒楚而傷心,因為她發現她自己所深愛著的那人,對自己的情感,遠不如自己
對他的千萬分之一。

    她並不後悔自己對他付出那麼濃厚的情感。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付出的情感,然而,
她卻不得不傷心他對自己的無情。

    在經過一陣瘋狂的奔馳之後,此刻她覺得自己心胸間,有一種要嘔吐的感覺;因為方才
那陣奔馳,已超越她自身功力所能達到的限度之外。這當然是她想藉此來忘卻心靈的痛苦。

    然而,她此刻卻失望了。

    因為這種其深入骨的痛苦與自憐,並沒有因為這肉體的折磨,而有所減輕,甚至更加重
了一些。

    她只得放緩了腳步,迷惘而無助地,躑躅在無人的荒徑裡。

    她,不但已迷失了自己;而且,也已迷失了道路的方向了。

    「該到那裡去呢?」她茫然環顧四周,四周是已淪於夜色之中的林野和山麓。

    她的心,也正如四周般地黝黑而寂寞。

    寂寞的四周,對於一個傷心的人來說,不是倍覺淒涼嗎!

    她不是一個軟弱的女子,也不慣於向別人乞求情感。這從她以往的事情上,就可以很顯
然地看出來。

    她曾經折磨過無數深愛著她的男人的心;而此刻,當她也正深愛著一個男人的時候,她
的心,卻被這男人折磨了。

    她並不懷恨伊風,只是為自己傷心。傷心之中,又有些後悔,後悔她以前為什麼要那樣
對付那些深愛著自己的人們!

    夜色蒼茫。

    蒼茫的夜色裡,她聽到有一連串低沉的人語聲,像是在為某一件事爭執著。於是她立刻
將自己的身形,停了下來。

    人語之聲,越來越大,那是從她身側的一個荒林裡傳出的

    「謝香主!不是小弟不信任你,但是教主明明已去滇中,臨行之際,還告訴過小弟,說
是據聞昔年的「南偷北盜」,並沒有歸隱或是死去,而是在滇中無量山裡,爭奪著一件稀世
的珍寶。教主此去,也就是為著這件事的。」

    另一人哼了一聲,道:

    「韋香主!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謝雨仙還不想當終南掌教?難道我還會故意捏造
這些事來騙你?教主在玄妙觀裡現身,胡香主他們都是親眼目睹的,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看
到。」

    這些對話,斷斷續續傳入蕭南蘋耳裡,她心裡雖然迷亂,可也不由驀地一驚。知道在這
樹林裡講話,正是先前在終南山上,爭奪終南掌教的多手真人謝雨仙;另外一人,想必也是
天爭教下的香主。

    她吃驚的倒不是這些,而是從他們所說的話中,可以聽出伊風易容之後,面貌竟然是和
天爭教主蕭無相同。

    這件事的巧合之奇,連她自己都不能相信。但此刻言證確鑿,似乎已是千真萬確的了。

    她心中極快地轉了幾下,不知道自己此刻究竟該將採取什麼步驟!

    樹林裡的兩人,像是話不投機,此刻已不再說話了。

    她黛眉微皺,纖腰一扭,想先避開此地,免得生些麻煩。

    那知她方一展動身形,樹林裡已驀然傳出兩聲暴喝:

    「是誰.?」

    兩條人影,也隨著這暴喝之聲,電射而出。

    蕭南蘋方才奔馳過度,此刻真力仍未回復!眼角瞬處,望見那兩人的身法,輕靈急快,
輕功在武林中,已是一流高手。

    何況她此刻心中動念,自己和天爭教素無仇怨,也犯不上去逃避人家。利害的權衡之
下,她方想停住自己的身形。

    那知身後又已喝道:

    「是什麼人?再不停住身形,我謝真人,就真要教訓教訓你了。」

    蕭南蘋冷笑一聲。

    瀟湘妃子在武林中有名的心高氣傲,此刻心情本壞,在這種厲叱之下,不禁氣往上衝。

    她雙臂微張,在空中微扭轉腰,硬生生將自己的身形,轉變了一個方向。

    可是,就在她這微一轉折之間,已有幾縷尖風,向她襲來。

    在黑暗之中,這幾縷尖風閃著烏光,風聲凌厲,來勢極速,而且發暗器的部位,極為刁
鑽霸道,兩襲前胸,一擊面門,卻又有兩點寒光,是打向她身側兩邊的空間。這一來,蕭南
蘋無論上拔,斜掠,可都在他的暗器控制之下。

    一這種發暗器的手法顯見得是極為高明。而且這暗器發著烏光,無疑地上面已有極厲害
的毒藥。那發暗器的人,在動手之先,竟沒有先喝聲「打」,可見他心狠手辣,對一個未分
敵友的人,就施出這種辣手來,連江湖規矩,全不放在心上。

    可是,以暗器一道來講,昔年「蕭三爺」,可說得上是頂兒尖兒的高手。蕭南蘋家學淵
源,暗器一門功夫,也是早就聞名江湖的。

    此刻她雖然身形剛剛轉回來,可是光從這暗器的風聲,她已經知道了這些暗器襲來的部
位。

    當下她再一提氣,身形「刷」地,朝後面倒縱回去。等到這幾點暗器,已成強弩之末,
她再微錯腳步,雙掌反揮,襲向她身上的三道烏光,就全都被輕描淡寫的擊落了。另外兩點
暗器,本來就不是朝她身上招呼,她身子沒有左右掠動,此刻自然也全落了空。

    發暗器的人,不問可知,自然就是那多手真人謝雨仙了。

    此刻他冷笑一聲,厲喝道:「好朋友!有兩下子,再接這個!」

    雙手連揚,嗖,嗖,竟又是十幾道烏光,從他掌中揮了出去。

    謝雨仙掌中所發出去的暗器,正是江湖聞名而色變的「五蛇骨針」。

    這種暗器,全是以毒蛇的骨骼,再浸以極厲害的毒藥製成的,見血封喉,子不見午,午
不見子,只要被這暗器稍為劃破一點皮肉,不到一個對時,便得嗚呼,可謂霸道已極!

    而他發暗器的手法,竟是雙手「漫天花雨」。這種手法,在武林中可稱得上是一絕,不
然,謝雨仙怎會以「多手真人」名滿天下。

    可是,他卻想不到,自己此刻所遇著的,也是暗器中的大行家。

    蕭南蘋在稍一喘氣之後,掌中也已準備好了一掌「五茫珠」。

    暗器之中,「五茫珠」可算得上是極為光明正大的一種。

    可越是這種光明正大的暗器,在名家手中,威力也是越為驚人。

    此刻她纖掌微揚,七道銀光,.便帶著輕微的嘯聲,向謝雨仙所發出的十幾道烏光迎
去。而她的身形,也在這一揚手之間,倏然滑出六尺。

    「叮噹」幾聲微響,多手真人謝雨仙的烏光,便已被擊落了一半。可是那七道銀光,勢
子仍未減弱,仍然帶著嘯聲擊向謝雨仙。顯然可見,發出這七道銀光的力道,是極為驚人
的!

    筆下寫來自慢,然而這些事卻只不過是一瞬間的功夫。

    謝雨仙眉頭微皺,左右騰挪,避開這幾道銀光。鐵掌微抄,又將一粒「五茫珠」抄在手
裡,目光微閃,不禁厲喝道:

    「朋友且住手!亮個萬兒,若是「蕭三爺」什麼人,我姓謝的可得賣個交情。」

    蕭南蘋冷笑一聲,知道這謝雨仙已認出自己的爹爹昔年名震武林的暗器。兩道細長的柳
眉一展,冷笑著厲聲喝道:

    「誰要你賣交情?」

    雙手再揚,左右雙掌,竟也是使出暗器中的絕學「漫天花雨」,微嘯聲中,又是十餘道
銀光電射而出,朝多手真人襲去。

    那知就在這十餘粒「五茫珠」已將到達謝雨仙身前的時候,突地又有一聲輕喝,謝雨仙
身上,竟生是突然飛來一片金牆,迎著那十餘粒「五茫珠」一擋,只聽得又是「叮噹」幾聲
輕響。

    接著,那道金牆卻又反捲了回去,而那十幾粒「五茫珠」,卻也就無影無蹤了。

    蕭南蘋不禁微變臉色,目光瞬處,原來在那多手真人謝雨仙身側,站著一個矮胖的金衣
人,手裡垂著一片網狀的東西,而那十餘粒力道強勁的「五茫珠」,便是被這網袋的東西收
了去。

    蕭南蘋暗中不禁大吃一驚!她年紀雖輕,但卻是個老江湖了。此時她從那矮胖的金衣人
手裡拿著的那東西上,便已猜出此人的來歷。

    「此人莫非是韋傲物。」

    原來武林之中,凡是使暗器的人,莫不怕遇著「七海漁子韋傲物」。這因為此人所使的
兵器,怪道已極,竟是一面漁網。

    這面漁網,可不是普通的漁網,而是以一種奇異的金屬攙合著烏金打造的金絲編成的。
不但專破天下各門各派的暗器,而且招式自成一家。這七海漁子的「萬兒」,也因之在武林
中叫得極響。

    普天之下,使這種怪異的兵器,只有七海漁子韋傲物一人;而普天之下,使暗器的人,
也莫不知道有著這麼一位人物。

    蕭南蘋一見此人手中的金網,再加上人家方才破去自己暗器的手法,心裡再無疑間,這
個矮胖的金衣漢子,便是名震武林的人物之一——七海漁子韋傲物,心中吃驚之下,又不禁
奇怪!

    「這韋傲物一向獨往獨來,此刻怎的也入了天爭教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