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去而復返            

    突地,一聲輕輕的咳嗽,驚破了蕭南蘋的柔情蜜意,和伊風的層層思慮。新任的終南掌
門——玄化道人,站在伊風面前,恭身道:

    「貧道謹為終南門下全體弟子,向閣下叩謝大恩。」

    說著,這終南劍派的掌門人,一撩道袍,竟端端正正地跪了下來。

    伊風驀然驚覺,抬眼一看,大殿中的幾百對眼睛,此刻正都注視著自己,而那已成為掌
門人的玄化道人,正跪在自己面前。

    他又一驚,連忙也跪了下去。玄化道人又伸過手去攙他,口中道:

    「恩人若不肯受貧道一拜,那麼貧道心中越發不安了。」

    伊風自然跪在地上不肯起來,卻也不知該說什麼。口中吶吶地,正想找幾句話來說,突
聽大殿正門那裡又是一陣騷動。

    伊風不禁瞬眼去望,但他跪在地上,卻也看不到什麼。卻聽蕭南蘋道:

    「咦!那「飛虹七劍」怎地也來了?」

    伊風連忙回手去攙扶玄化,口中連連道:

    「道長切莫如此,折煞小鄙了!」

    又道:

    「小鄙亦受了貴派之恩。」

    又道:

    「道長趕快起來。」

    他心中本已紊亂,聽到「飛虹七劍」去而復返,心中更是大動,說話竟都有些語無倫次
了。

    此刻「飛虹七劍」中的毛文奇,華品奇,想是因為看見了跪在大殿正前方,極為觸目的
伊風來,排開群豪,也擠到殿中,對著伊風遠遠喝道:

    「朋友!你且過來,我弟兄還有話要問問你?」

    原來這些長白劍手,在華品奇以一招長白劍派中的絕學「顛倒乾坤」,試出伊風果然不
是長白門下,轉身離去後,此次又重新折了回頭,正是為了尋找這和「飛虹七劍」中的鍾英
奇面貌完全相同的人。此刻見了伊風,就喝了出來。

    他們久居關東,性沒遮奢,竟沒有想到這種地方,豈容得他們大肆吆喝?妙法道人臉自
一沉,那妙通道人卻已嗔道:

    「施主們那裡來?要找什麼人?神殿之中,施主們也該安靜些!」

    華品奇臉也一沉。伊風卻已搶步過來,攔在妙通前面,朝華品奇微一抱拳,朗聲道:

    「前輩去而復返,不知有何見教?」

    妙通道人見這些魯莽漢子,是自己全門恩人的相識,便也無可如何。

    那知華品奇冷笑一聲,厲喝道:

    「我要你的命。」

    伊風方自一愕,卻見漫天光華亂閃。原來華品奇已在這厲喝聲中,拔出長劍,竟以方才
完全相同的一招,「顛倒乾坤」,刺向伊風。

    伊風驚愕之下,眼光瞬處,又瞥見那劍光中的空隙之處,這時他本已紊亂不堪之腦海,
已渾然忘卻了方才自己所受到的教訓,幾乎是出乎本能的,又往那劍光的空隙處一閃。

    當然,像上一次一樣,漫天光華又轉變為青光一縷,向他閃避的方向刺去。但和上次不
同的,在華品奇手中的長劍剁向伊風時,側面突然寒光暴長,「拐一柄劍已刺向他腋下三寸
的「天池穴」。

    這「天池穴」屬手厥陰經,在腋下三寸,乳後一寸,著脅直腋,撅脅間,乃人身大穴之
一,這一招正是攻華品奇之必救。

    華品奇冷笑一聲,腳步微錯間,溜開三尺,卻根本不理會那拔劍刺向他的梅花劍杜長
卿,反卻向著毛文奇冷笑道:

    「二弟!果然不出你所料,果然不出你所料。」

    轉首向伊風道:

    「三弟!你也不必再瞞著我們,有什麼事盡鄙說出來,難道你我兄弟之間那麼多年相
處,竟連一點兒情份都沒有嗎?」

    伊風全然愕住了,他難以瞭解這「飛虹七劍」明明已在判別自己不是他們的師弟後離
去,此刻卻又折回來,又說這些話呢?

    他卻不知道華品奇等人飛馬馳去後,毛文奇就埋怨道:

    「大哥!你也太忠厚了!三弟若不肯認我們,他大可以裝做不憧這一招「顛倒乾坤」的
奧妙。因為他明知大哥你不會傷他的。」

    是以這「飛虹七劍」中的四人,又折了回來,而華品奇再以「顛倒乾坤」一招相試。此
刻伊風若心境澄平,在幾個時辰前才吃過此招的苦,此刻就算躲不過此招,至少也不會重蹈
覆轍,再像上一次那樣去躲。須知縱使笨到極點之人,也斷然沒有人會在一個極短的時間
裡,同上兩次絕對相同的當的道理。

    是以華品奇便推斷伊風是故意如此的,否則他怎會笨到如此田地!而因此,他們竟也主
觀地斷定伊風就是他們失蹤的師弟鍾英奇。

    此時大殿中的群豪,又愕住了。

    持劍而立的梅花劍杜長卿和終南弟子們,在聽到華品奇稱呼伊風「三弟」,而伊風竟像
也默認了的時候,更不知所措。

    他們對伊風的來歷,本就一無所知,此刻當然更為迷惘。

    大殿中的數百雙眼睛,此刻當然又都落在伊風身上。

    就連蕭南蘋,都也被今日所發生的一連串奇怪的事,弄得混沌一片了。

    伊風此刻,腦海中極快地閃過幾個念頭,他知道此事,此刻已不是三言兩語所能解釋,
心中方下了個決定,華品奇卻又道:

    「三弟!你我弟兄之事,大可不必當著這麼多外人來講,你還是跟著大哥我下山去吧!
唉——」

    他忍不住又長歎一聲,道:

    「為著些許小事,你又何苦如此呢?」

    蕭南蘋忍不住大聲道:

    「姓華的!你怎地這麼嚕囌!我告訴你……」

    那知伊風卻一拉他的袖子,阻止住了她的話,側身對她輕聲道:

    「我且隨這「飛虹七劍」一行,你不妨在姚清宇大哥處等我。」

    不等蕭南蘋答話,又轉身向那些驚詫的終南弟子拱手道:

    「小鄙俗務纏身,今日暫且別過,他日有緣,小鄙自當再來拜候。」

    妙法道人根本就全然不知道此事的究竟,此刻只得也合十道:

    「施主天際神龍,來去匆匆,貧道們雖良久聆教益之心,卻也知道無法留得住俠駕,只
是匆匆一會,閣下的大恩大德,足以使我終南派數百弟子,永銘不忘了!」

    華品奇臉上微露喜色,他以為自己的師弟已迷途知返。那知道伊風此舉,只是想從這
「飛虹七劍」身上,多得到一點蕭無的消息而已。

    因至此為止,他除了知道蕭無和自己此刻的面貌完全相同之外,其餘的,卻仍然是一無
所知的。

    最難受的,卻是蕭南蘋,她本想說些什麼,卻什麼也不能說。她本是聰明絕頂之人,但
此刻情感卻使她變得癡了!

    人們的第一次戀情,永遠是如此激烈的!武林群豪,有的在山腳曾經目睹此事的前一
半;有的根本沒有,但卻全不知道此事的究竟。直到很久以後,這件事在武林中的一部份人
口中,仍是一個不可解釋的謎哩!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