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溫柔之鄉            

    伊風正深陷於他「去」「留」之間的矛盾中,辣手西施瞟了蕭南蘋一眼,轉向他「噗
哧」笑道:

    「要麼你就痛痛快快地留在這裡,要麼你就痛痛快快地說走,一個男子漢大丈夫做事怎
麼婆婆媽媽的?」

    火神爺姚清宇也朗聲一笑,道:

    「老弟!你我一見如故,咱們這兩天,可要好好盤桓盤桓,要是你老弟再推辭的話,可
就顯得瞧不起我了。」

    他笑聲爽朗:

    「過幾天,你我一起去終南山。哈哈!大約又是場熱鬧,聽說有許多人都要藉著這機會
去露露面哩!」

    須知一門一派的掌門人,大多是承繼的,這種推舉掌門人大會,定是有著特別緣故,在
武林中並不多見,而這種龍蛇混集的場合,也並不只是選選掌門人那麼單純,定有許多事故
發生。

    是以火神爺笑道:「定有熱鬧好看。」

    伊風卻沈吟半晌,歎道:

    「小弟原想在會期之前,趕到終南,因為………」

    他又長歎一聲:

    「小弟曾誓言,如不雪恥,再也不以「呂南人」之身份出現……」

    谷曉靜卻又「哦」了一聲,接口道:

    「你是怕人家認出你的真面目,奇怪你這死了的人怎麼又突然復活,是不是?」

    她嬌笑一下,又道:

    「那你這真是多慮了,這還不好辦——」

    她指了指始終凝視伊風的蕭南蘋,又道:

    「現成地放著這位蕭三爺的千金在這裡,只要她在你臉上動動手,我怕連你自己都不見
得認得自己了。」

    又是一連串的嬌笑。

    火神爺一拍大腿,笑道:

    「還是你想得出來。」言下頗為激賞。

    伊風在這種情形下,可也不能再說推辭的話,遂道:

    「如此只是麻煩蕭姑娘了。」

    目光一轉,正和蕭南蘋的眼睛一觸,只覺她明如秋水的雙瞳裡,情意脈脈,心頭不禁一
熱。但萬千思潮,瞬即翻湧而起,竟忘了將目光移開了。

    蕭南蘋粉頰上似乎微微一紅,低下頭去,輕輕說道:

    「這不算什麼。」

    火神爺放聲一笑,原來蕭南蘋此刻仍是男裝,做出這種小兒女羞答答的樣子來,實在有
些滑稽。

    谷曉靜也嬌笑著站起來,道:

    「這才像男子漢,你折騰了半夜,我去替你們整治些吃食去。」

    舂蔥般的纖指一指姚清宇,佯嗔著說道:

    「你坐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快跟著我去幫忙。」

    姚清宇先是一愕,但隨著他嬌妻的眼睛,朝蕭南蘋身上一轉,遂也瞬即瞭解了他嬌妻的
用意,哦哦連聲地站了起來,一面搖頭作苦笑狀道:

    「你總是放不過我。」

    轉首向著伊風:

    「老弟稍坐,我馬上來。」

    伊風望著這一對夫妻的背影出神,思潮又不能自禁地回到江南,他自己那在蘇州城裡,
曾經和這個家一樣安適,恬靜的家,想起了那一段,和這對夫婦一樣溫暖而愉快的生活。

    於是他長歎了口氣。

    目光轉到窗外,窗外是個並不太大的院子,院子裡一座花台,中間植著些芍葯,兩旁是
天竺臘梅,和一些海棠,草花,因耐不著嚴冬而凋零得只剩枯枝的枝幹。

    但是那天竺子,頂上仍有XX的結實,顏色那麼紅,配著翠色的葉子,更顯得那麼鮮
艷,在這鮮花凋零已盡的季節裡,只有這天竺子仍傲然於西風裡,一枝獨盛。

    人永遠無法脫離他舊時的回憶的,即使他能完全斬斷過去,但「過去」仍會像影子似地
依附在他後面,一有機會,就侵向他的心。

    伊風落寞地回過頭,他幾乎已忘記了這室中除了他之外,還另一人存在,但他終究回到
現實中來,終究看到了她。

    那是一張滿含著同情與瞭解的美麗的臉,在這一瞬間,伊風突然發覺自己非常需要這份
瞭解與同情,心中不禁又一動。

    只是他久經憂患,心中的翻湧,並未在他的臉容上表露出來。

    靜寂,便得風吹過的聲音,都可以聽得出來。

    風中,有院中臘梅的清香氣息,伊風微微一笑,道:

    「蕭姑娘可喜歡梅花?」

    蕭南蘋卻又展顏一笑,垂下頸去。此時的無聲,已勝卻千言萬語!

    人們在寂寞的時候,最容易接受別人的情感,而伊風此刻正是寂寞的。

    突然,又有一連串銀玲般的嬌笑,打破了這靜寂。谷曉靜手中托著個大大的紅木盤子走
了過來,一面笑著說道:

    「你們倆人別在這裡發呆了,快吃些熱粥擋擋寒氣。」

    眼波一瞬,卻又「唷」了一聲,道:

    「我們這位女魔頭,怎麼臉都紅了,是他欺負了你是不是!」

    蕭南蘋站起來一頓腳,不依道:

    「你再說,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臉卻越發紅了,目光竟不敢去看伊風。

    然而眼角卻又在有意無意間,瞟他一眼。

    伊風只覺得有迷惘,心裡又有些甜甜的,在此刻,他幾乎已全然忘記了過去。

    他似乎已將生命切成兩段,像蚯蚓一樣,祗保留著一段在生活著,在追逐著一世一可以
治癒自己創口的事物。

    於是他就在這恬適的家庭中耽了下去。

    享受著他已久久未曾享受過的恬靜。

    也領略著他久久未曾領略了的少女的眼波。

    又過了兩天,火神爺家裡突然熱鬧起來。

    蕭南蘋便從囊中取出一個面具來,薄薄的竟是人皮所製。這種「人皮面具」在江湖傳聞
已久,但伊風可從來未看兒過,此刻一看,毛骨不禁悚然。

    那面具上有幾個小洞,想必是留下耳,鼻,目,口等幾個氣孔的地方,伊風雖然必須戴
上這種人皮所製成的東西,心中難免有些噁心。

    但蕭南蘋為他戴上後,又花了些工夫,在他面頰和面具之間,加了些東西,他自己對鏡
一照,果然不認得自己了。

    於是他就坦然走出大廳,去和那些到「火神爺」家中來拜訪的武林豪士見面,那其中自
然也有伊風的素識,但誰也認不出他來。

    經過這麼多天的相處,伊風和蕭南蘋之間,自然親密了許多。

    這些武林豪士都在奇怪,這素來冷若冰霜的瀟湘妃子,怎地此刻卻會對一個在武林中無
藉藉之名的人如此青睞?

    這些武林豪士絡繹不絕,一天總有十餘個到這「火神爺」家裡來,原來都是經過此間,
往終南山去參加那推選終南掌門的盛會。

    有幾個和姚清宇友情較深的,就留了下來,準備和姚清宇一齊上路。

    但來的人雖然多,卻都是些草莽豪士,武林中九大宗派門下的弟子,卻一個也未見。

    伊風微覺奇怪,但也並未在意。

    此刻,他竟不再急著上終南山去,但會期日近,火神爺卻已在檢點行裝,準備動身了。

    於是伊風也只得收拾精神,離開這溫柔之鄉。

    但是蕭南蘋的倩倩人影,也隨著這段時日的逝去,在伊風心中留下一抹淺痕,痕跡雖
淺,卻是永難磨滅的哩!

    這一段時日的逗留,雖然是溫馨的,但伊風卻須為此付出代價;只是他應得報償的日
子,此刻還未曾到來就是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