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武林四美            

    他心思一分,那漢子立刻又著著搶攻,口中卻又喝道:

    「老子今天不打死你這王八,老子就不叫伏虎金剛!」

    伊風呀了一聲,「原來這漢子就是伏虎金剛。」

    他暗暗忖道「那麼,他卻又怎會這樣像個瘋子似的呢?」

    須知伏虎金剛阮大成,在蜀中頗有盛名,是條沒奢遮的漢子,平日也頗得人望,是以伊
風一聽到他的名字,就更為奇怪。

    因為他知道這阮大成絕對不是瘋子,但他不是瘋子,卻又怎會如此呢?

    持劍的那人,始終端坐在那裡,望著伊風不斷嘻嘻地笑著,看著這兩人莫名其妙地打在
一處,竟像是覺得非常開心的樣子。

    轉瞬之間,兩人又拆了數招,伊風心中更不耐。須知他此刻的功力,遠在阮大成之上。
只是他和阮大成素無仇怨,而且他的本意又是為了救人而來,當然不願以內家功力傷人。

    伏虎金剛阮大成右足朝前一踏,右拳筆直地擊出。伊風身隨意動,捐棄以往的招式不
用,雙掌微一交錯,各劃了個半圈,閃電般地上下交擊而出,擊向伏虎金剛的喉間,胸下。

    伏虎金剛眼前一花,趕緊往下塌腰,剛剛極力避開此招。

    那知伊風身形一扭,雙掌原式拍出,砰然兩聲,這兩掌竟都著著實實擊在阮大成身上。
他雖未使全力,但已將阮大成擊在地上。

    他這兩招輕靈曼妙,卻正是他和鐵面孤行客動手時偷學來的。這兩招看來輕描淡寫,但
轉招之間,卻此別人快了一倍。

    是以阮大成尚未變招,就被擊中,噗地,一跤跌在地上。兩眼發怔地看著伊風,心中奇
怪,這兩招中有什麼古怪?

    那持劍之人卻彈劍笑道:

    「好極了!好極了!果然高明得很!小弟佩服之至。」

    伊風的眼睛,卻在這兩人身上打著轉,不明白這兩人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難道這
兩人是一主一奴?」但是他立刻自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伏虎金剛,那有做人家奴才的道
理?」

    阮大成氣吼吼地爬起來,雖然被打,卻仍然是極為不服氣的樣子,大有再和伊風一拚之
意。

    那持劍之人卻笑道:

    「阮老大!算了吧!你再打也不是人家的對手,何況你今天只為我犧牲了兩隻耳朵,又
算得了什麼!以後有機會,你還是可以再試一試的,反正我……反正你也知道我的。」

    本來一頭霧水的伊風,在聽了這話之後,越發地莫名其妙了。

    他又有些好笑,弄到現在,這持劍之人,倒成了勸架的了。自己不明不白地打了這場冤
枉架,卻又是為著什麼!

    他心中好生不自在,心中一大堆悶氣,不知該出在誰身上好。

    那持劍之人緩緩站起身來,朝著伊風微微一笑,朗聲道:

    「朋友高姓大名!深宵相逢,總是有緣。如果朋友不棄,不妨留此和小弟作一清談。」

    他舉起茶壺,倒了杯茶,又笑道:

    「寒夜客來,只得以茶作酒了。」

    伊風兩眼發怔,他雖是機變百出,也猜不出這持劍之人是何來路。而且這人對自己忽而
譏諷,忽而又謙恭有禮起來;伊風也不知道自己此刻該對他如何態度,是相應不理呢?還是
不顧而去?加或就客客氣氣地坐下來,和這奇人做個朋友。

    他心中正自猶疑不決:那伏虎金剛卻氣吼吼地衝過來,大聲說道:

    「你別看他臉子白,他心可沒有我阮大成好。我阮大成為你吃盡了苦:現在又被你削下
兩隻耳朵,難道你一點也不可憐我嗎?」

    伊風聞言又大愕,不知道這阮大成是否變成了瘋子,這種捻酸吃醋的話,怎會用在此時
此刻?他是實在有些迷惘了!

    持劍的那人,耳根卻像是紅了一下,突地將劍身一抖,又溜起了一道青藍色的光華,喝
道:

    「阮老大!你可得放清楚些!你一天到晚跟著我,我若不看你是條漢子,早就砍下你的
腦袋了,你還嚕嗦什麼?何況你耳朵被削,是你心甘情願,還哀求著我,我才動手的,難道
又怪得了誰?」

    伊風聽了這些話,越來越糊塗。

    那阮大成卻哭喪著臉,像是死了爸爸似的,站在那裡。臉的兩邊本來長著耳朵的地方,
不停地往下滴著血。伊風看著他這幅樣子,既像可笑,亦復可憐,可卻也有些奇怪。心中不
禁暗暗忖道:

    「這伏虎金剛在武林中也算得上是個人物,如今卻怎地變成了如此模樣?」

    他望了那持劍之人一眼,又接著忖道:

    「若此人是個女的,那阮大成還可說是單戀成疾。但此人從頭到腳,看來看去,也看不
出身上有一絲女人的樣子呀!」

    江湖上女扮男裝之人,比比皆是,伊風見得多了;無論是誰,扮成男裝後,總脫不了那
種女人氣息,伊風可算見得多了。

    此刻這持劍之人,雖然白靜文秀,但嘴上的短髭,根根見肉,這是任何女子也化裝不來
的。因為貼上去的假須,和從皮肉中生出的,外行人雖難以分辨,但像伊風這種江湖老手,
卻一望而知。

    一瞬之間,他又覺得對阮大成非常同情,也有些憐憫。

    因為阮大成仍然垂頭喪氣地坐在那裡,那麼個響噹噹的漢子,如今竟落到這種地步,這
幾乎是令人無法相信的事!

    那持劍之入微微一笑,又道:

    「閣下一言不發,難道是小弟高攀不上嗎?」

    語音落到「嗎」字上,已變得非常冷漠。

    伊風微怔了一下,連聲道:

    「那裡!那裡!」

    舉頭一望,已有日光斜斜從窗中照進來。

    他無意識地走到窗前,窗外是個非常精緻的園子。

    這時他才知道自己處身之所,是一家大戶人家後院中的兩間精舍。

    於是他對這持劍之人的身份,更起了極大的好奇心,轉身道:

    「小弟伊風,只是江湖上的一名小卒,承蒙閣下不恥下交,實在惶恐得很……」

    他本想問人家的姓名身份,又不便出口。

    那持劍之人又一笑,道:

    「以閣下的這種身手,若說是江湖上的一名小卒,那閣下未免太謙了吧?」

    他也緩緩踱到窗前。伊風才發覺他身材不高,只齊自己的鼻下,心中動了動,卻聽他又
笑著說道:

    「小弟蕭南,才是江湖上的無名小卒哩!」

    他露齒一笑:

    「今夜之事,閣下必定有些奇怪;但小弟一解釋,閣下就會明白了。」

    伊風留意傾聽著,但那自稱「蕭南」之人,話卻到此為止,再沒有下文,根本沒有解
釋,伊風也仍然一頭霧水。

    蕭南一回身,拍了拍阮大成的肩頭,換了另外一種口氣道:

    「阮老大!你還站在這裡幹什麼?天已經亮了呀!」

    伏虎金剛濃眉一豎,大聲道:

    「你不叫這姓伊的小子走,卻偏偏叫我走,幹什麼呀?」

    蕭南雙目一張,明亮的雙睛裡,立刻射出兩道利刀般的光芒。

    阮大成竟垂下頭。

    伊風暗歎一聲,自覺此行弄得灰頭土臉。這伏虎金剛詰雖說得不客氣,但伊風覺得他有
些可憐,也犯不上和他爭吵,僅僅微笑了一下。

    他目光動處,看到那「蕭南」手持之劍的劍尖上,仍挑著兩隻鮮血淋漓的耳朵。

    他感覺到一種說不出來噁心,對這「蕭南」的為人,也有著說不出來的厭惡。

    但人家一個願打,一個願捱,被削了耳朵的人心甘情願,那麼自己這局外人又能說些什
麼話呢?

    於是他向「蕭南」一拱手,道:

    「天已大亮,小弟本也該告辭了。」

    阮大成一瞪眼,道:

    「你走我也走,你要是不走,我可也要在這裡多耽一下。」

    他本來滿口四川土音,此刻竟學著「蕭南」說起官話來。

    伊風有些好笑,但看了他那種狼狽的樣子,卻又笑不出來。

    他剛一邁步,卻聽園中一個極為嬌嫩的口音笑聲:

    「哎喲!怎麼我才剛來,就聽到裡面有人說要走要走的,難道你們都不歡迎我來嗎?」

    語聲力落,門外已婷婷走進一人來,雲鬢高挽,艷光四照,一走進門,秋波就四下一
轉,給室中平添了幾分春色!

    她嬌聲一笑,向「蕭南」道:

    「還是你有辦法,頭天剛來,晚上就有兩位客人來找你。你姐姐我在這裡住了快三年
啦,也沒有半個人來找我。」蕭南也笑說:

    「誰吃了熊心豹膽敢來找你呀?不怕燒得渾身起窟窿。」

    這兩人言笑無忌,彷彿甚熟。

    阮大成目瞪口呆地站著。

    伊風的兩眼卻瞪在「蕭南」臉上。

    方纔那絕艷女子一進來,伊風就覺得有些眼熟,現在聽了「蕭南」的話,心中已猜出此
人是誰。再看見「蕭南」笑聲明朗,雙目中也滿含笑意,只是面上仍沒有一絲表情。想到那
阮大成所說滿含「醋意」的話,心下立時恍然大悟:

    「原來這「蕭南」卻是瀟湘妃子蕭南蘋,怪不得阮大成一幅神魂顛倒的樣子,也難怪她
易釵而弁,我竟然看不出來。若換是別人,當然奇怪;可是這蕭三爺的愛女化了裝,別說我
看不出來,恐怕誰也看不出來。」

    他眼睛一望那艷裝女子,忖道:

    「這個一定就是武林第一火器名家火神爺的愛妻「辣手西施」谷曉靜了,我和她倒見過
一面,不知她還認不認得出我來!奇怪的是:這景東一個小地方,怎會住著鼎鼎大名的「武
林四美」中的後兩位,又偏偏讓我碰著了。」

    他腦中一陣混亂,又想到他的妻子「銷魂夫人」。原來那蕭南,果然就是昔年以易容之
術,及獨門暗器揚名天下的蕭旭蕭三爺的愛女瀟湘妃子。而那艷裝女子也不出伊風所料,是
火神爺姚清宇的愛妻辣手西施谷曉靜。

    昔年「武林四美」名噪天下:這「武林四美」中的頭一位,就是伊風的妻子「銷魂夫
人」。

    再加上瀟湘妃子蕭南蘋,辣手西施谷曉靜和崑崙掌門的愛女——崑崙玉女崔佩,就是被
江湖中人艷稱的「武林四美」。

    後來銷魂夫人嫁給了鐵戟溫侯,隱居江南:辣手西施谷施谷曉靜嫁給了武林中使火器的
第一名家姚清宇;瀟湘妃子卻因為追求之人太多,而她卻冷若冰霜,將不少動她腦筋的江湖
豪客,傷在她下「回風舞柳」劍下,而引起武林中的不滿後,也漸銷聲滅跡;崑崙玉女崔
佩,卻也突然在武林中失去了蹤跡。

    於是赫赫一時的「武林四美」,就漸漸在武林中極少被人提起。

    那知伊風此番遠赴滇中,卻在這山城裡遇著了「武林四美」中的兩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