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相憐同病            

    伊風以盡鄙能的速度,趕出了這個洞窟。外面日色滿天,已是晌午時分了。

    他遊目四顧,山坳裡景色依然,那古拙的石屋,也仍然無恙地蹲踞在那裡。

    但是這石屋的主人呢?

    他不禁長歎著。

    自己也覺得自己的心情,像是從墳墓中復活一樣!

    他的心情,此刻是蕭索而落寞的,下意識地移動身形,向山坳外走去。

    沿著山澗,他極決地往山下縱去。直到已近山麓之處,他才想起在那山坳中還有一堆價
值無可比擬的珍寶,他憑著那堆珍寶,可以在這世上任意做許多只要自家願意做的事。

    他還想起,在「南偷北盜」的身上,還有著一個價值比那堆珍寶更高的寶物璇光儀。

    他的心不禁動了一下,幾乎想立刻折回去,取得那些東西。

    但是,在他心底深處,卻有一種更強大的力量,禁止他如此做!

    妙手許白和鐵面孤行客的慘死,終南弟子的呻吟……這些,也都真實而深刻的,在他腦
海中掠過。

    於是,他毫不考慮地,加速了身形,掠向山下。

    因為他知道:唯有這樣,他的心才能平靜。

    縱然你擁有天下所有的珍寶,但心若不安,你也算是不快樂的人,是嗎?——至少,一
部份人是如此。

    繚繞的白雲,本來是在他腳下的,此刻已變為在他頭上。

    前面山路一轉,他知道要再越過兩處山峰,才能回到入山之處。

    於是他身形更快,恨不得插翅飛回終南。

    轉過一處山峰,忽然有一聲長歎之聲,從山腰旁的林木中傳出,聲音中,充滿了幽怨,
憤慨,和不平。

    在靜寂的群山中,顯得分外清晰。

    在晚冬寒風中,飄出去老遠,老遠——

    伊風身形不禁略為停頓了一下,暗忖:

    「這世上的傷心人,何其如此之多!」

    思路未終,那林木中又傳來一個悲憤的聲音,似乎是喃喃自語著:

    伊風並不能聽得十分真確,但他自幼練功,耳目自然要比常人靈敏得多,隱約中他仍可
聽出語聲中似乎有:「罷了……再見……」這樣的詞句。

    他心中一驚,暗自思忖著:

    「莫非有人要在這深山荒林中自盡?」

    一念至此,他腦中再無考慮,身形一轉,向那歎息聲的來處掠了過去。

    方進樹林,伊風目光瞬處,果然發現在林中一株枯木上,懸著一人。

    他的猜測果然不錯,這荒林之中,果然有人自盡。

    他的身形,立刻飛掠了過去,速度之快,幾乎是在他目光所及的那同一剎那。

    他右掌朝懸在樹枝上的繩索一揮,手指般粗細的繩索,應手而斷,懸在繩索上的軀幹,
自然也掉了下來。

    伊風左手一攬,緩住了那人下落的勢道,隨著自己身形的下落,輕輕將那人放到地上。
他探手一摸那人的鼻息,尚未氣絕。

    於是他在那個人的三十六處大穴上,略為推拿一下。那人悠悠長歎一聲,便自醒轉,目
光無助地落在伊風身上。

    伊風微微一笑,朗聲道:

    「好死不如歹活。朋友!你正值盛年,又何必自尋死路哩?」

    那人穿著破舊的衫褲,面目也十分憔悴。

    但是從他憔悴之色中,仍可以發現他是一個極為清秀的人,年齡也不過才二十多歲。

    這使得伊風對他起了好感。

    那人目光呆滯地轉了幾轉,似乎在試著證明自己雖已無意留戀人世,但卻仍然活在人世
上。

    聽了伊風的話,長歎一聲道:

    「你又何必管找?我心已死,縱然人活在世上,又有什麼生趣?」

    他微一停頓,又道:

    「你非傷心人,當然不知傷心人的悲哀。」

    他說的是川黔口音,詞句之間,竟非常從容得體。

    那和他的外表,極為不相稱,顯見是落魄之人。

    伊風自憐地一笑,忖道:

    「你又怎知我不是傷心人呢?」

    口中說道:

    「朋友!有何傷心之事,不妨說來聽聽,或許在下能效微勞,也未可知?」

    他的語氣非常謙和,絕未因對方的落魄,而稍有輕視。

    那人又長歎一聲,自訴了身世——

    原來他是川邊屏山鎮上的一個書香子弟,姓溫名華,雖非天資絕頂之人,但讀書倒也非
常通順。只是命運不佳,一直蹉跎潦倒,成了個百無一用的無用書生。

    他家業一光,維生便無力。於是只得攜帶著嬌妻,由川人滇,在這無量山裡採樵為生。
文人無命,就是世上最可憐的人了!

    但是他的妻子,卻耐不住這山中寂寞,竟和另外一個偶然結識的商人私奔了。

    溫華簡略地說出了自己悲慘的身世。

    真正是人海中許多值得悲哀的小人物,所通常能發生的故事。然而伊風聽了,卻感觸甚
深。

    他怔了半晌,心中翻湧著百般滋味。這溫華的身世,不也有幾分和自己相同嗎!「相憐
最是同病人?」他也陷入悲哀了!

    溫華又歎道:

    「你我萍水相逢,承閣下好意救了我。但是閣下只能救我之身,又怎能救我之心呢!」

    「唉!金錢萬惡,卻也是萬能的!」

    伊風心念一動,突然想到在山顛處石室中那一堆珠寶。

    於是他微笑問溫華道:

    「你我既然相逢,就是有緣。我在此山中存有些許錢財,於我雖無用,對你卻或有幫
助……」

    他看見溫華張口欲言,又道:

    「你萬勿推辭!若你得到那些錢財後,還想自盡,我也不再攔阻你。唉!其實天下盡多
女子,你妻子既然無情,你又何必……」

    說到這裡,他卻不禁自己頓住話。他在這樣勸著人家,而他自己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