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各懷機心            

    他朗聲道:

    「前輩既然如此相逼,晚輩自然不得不說出。」

    他劍眉一揚,正氣凜然!接著又說道

    「只是晚輩卻不是為了愛惜自己的時光,甚或生命,而是為著另外數百條人命,不得不
將此事說出。」

    妙手許白微一皺眉,似乎覺得不耐煩,也似乎對伊風的話,頗不相信。因為在他想法,
世上簡直不可能有伊風口中所說之事。

    伊風朗朗說下去道

    「小鄙此來滇中無量山,是關係著武林中一個絕大的秘密,那就是百十年前,武林異人
武曲星君所遺留下來的秘藏——」

    說到此處,那一直垂目而坐的鐵面孤行客,也不禁睜開眼睛來。

    妙手許白更是露出急切的神色。

    伊風目光一掃,看到他們的神情,暗歎一聲。覺得這兩人武功雖高,人品卻極為低下!

    暗暗擔心那本「天星秘笈」若落在他們手上,那自己豈不是變成了為虎作倀.,

    但是若非如此,又怎能救得終南山裡的數百條人命?

    他長歎一聲,接著說下去道:

    「武曲星君死前,曾將他生平武學之精華「天星秘笈」和一粒「毒龍丸」,埋藏在這無
量山裡,也就是兩位的身側……」

    妙手許白和鐵面孤行客,都不禁聳然動容!

    因為他們知道,自己若得了這本昔年縱橫天下的武林異人所遺留下的武學秘笈,再加上
自身的數十年修為,那麼自己瞬息就可變成天下第一高手。於是他們眼中,都發出了貪婪的
光彩,更是屏息傾聽下去,生怕這年輕人不肯說出藏寶之地。

    妙手許白,更不住大聲催促著!

    「快講下去!」

    伊風卻故意停頓了半晌,使得他二人急之不勝,才接口說道:

    「這兩樣東西,雖是天下武林人士所渴求之物,但情勢如此,晚輩卻情願放棄這兩樣東
西,而轉送與兩位前輩。但是……」

    他又故意一頓,再緩緩說道:

    「但是,晚輩卻定要得到武曲星君所遺留的另外一物。」

    妙手許白和鐵面孤行客幾乎同時問道:

    「那是什麼?」

    伊風更為清楚地瞭解了這兩人的貪婪,一笑說道:

    「那就是天下至毒之藥「蝕骨聖水」的唯一解藥。我之所以渴求此物,就是為了解救終
南山中了此毒的數百人命。」

    他覺得在這兩人面前,已無須自稱晚輩。而這兩人也不會注意稱呼上的改變。

    這兩人只是覺得這年輕人,放棄了武林秘寶,而巴巴地要那與已無關的解藥,有些奇
怪。他們甚至想到這其中有什麼詭計,但他們自恃自家的能力,卻也未將任何詭計,放在心
上。

    伊風又道:

    「兩位若放了我,我就將兩位帶到那藏寶之地,只要得到解藥,我便立即回去。至於那
兩件異寶的分配,全憑兩位作主了。」

    妙手許白和鐵面孤行客萬天萍,心中各各一轉,又同時道:

    「這個行得!」

    妙手許白目光一望窗外,道:

    「現在天光已漸白,正好行事。」

    轉頭一望萬天萍,又道:

    「你我之事,等到此事過後,再作了斷好了。」

    他心中其實已另有計較。但鐵面孤行客又何嘗不是如此,當然也毫無異議的答應了。

    妙手許白大笑道:

    「走吧!」

    身形一動,龐大的身軀倏然之間,已鑽出了窗子。

    伊風暗歎一聲,心想:這千里追風神行無影的輕功,果然名不虛傳!只是其藝愈高,其
行卻愈卑,令人惋惜。

    他思忖之間,眼前又一花,那鐵面孤行客也掠了出去。他也一掠而出。

    天光雖未大亮,但東方已泛出魚肚般的白色,山坳之中,也明亮得足夠他尋找藏寶之地
了。

    仰望天色,他忽望想到自己如此做,是否對得起昔年嫉惡如仇的武曲星君!

    但事已至此,又怎有其他之路可走!

    他暗地又長歎一聲,忖道:

    「也許他老人家的在天之靈,能夠原諒我這不得已的做法吧!」

    山壁之上,滿生青苔,他沿著瀑布之側前行,目光仔細地搜索著,果然發現在那滿生青
苔的山壁上,有著七處痕跡。

    那是以內家金剛指一類的功力,在山壁上劃出的七個小三角,依北斗七星之位而排列。
若非極為留意,也無法看到。

    他低喚一聲:

    「在這裡了。」

    跟在他後面的妙手許白和萬天萍,也立刻緊張地停下了腳步。

    他找到七星中的主星方位,用手一推,山壁卻動也不動。

    他微微一愕,立刻真氣貫達四梢,吐氣聞聲,朝著那位置雙掌緩緩推去

    立刻起了一陣無法形容的聲響,而那一片渾如整體的山壁,右側卻緩緩應手向內移去,
左側卻向外面旋了出來。

    於是,山壁上立刻現出一處洞穴。

    他狂喜之下,暗自佩服那位前輩異人心意之靈巧。

    突地,身側「嗖」,「嗖」兩聲,原來妙手許白和萬天萍,已搶著涼了進去,他嗤之以
鼻地輕笑一聲,也跟著走進這藏寶之窟。

    有天光自入口之處射入,是以洞窟之中,並不十分黑暗;但洞的內端,卻是黑黝黝地,
彷彿深不可測。

    妙手許白朝伊風一揚手,伊風眼神微分!再定睛看去,自家身上的火摺子,已被這位神
偷妙手,在這一剎那裡,不知不覺地偷了去。

    他無可奈何地一笑,心想:自己總算嘗到了這位神偷妙手的滋味。

    妙手許白恍開火石,當先向內走去,萬天萍當然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面,伊風反而走在最
後,只是他也並不在意而已。

    前行數十丈,洞窟越來越窄,前面忽然有一張石桌擋住去路。

    三人目光動處,都看到了那石桌上放著一個鐵匣,妙手許白和鐵面孤行客身形疾動,幾
乎在同一剎那裡,都抓到了那鐵匣。他兩人對望一眼,心中各懷戒備。

    萬天萍伸手一扭,那匣上的鐵鎖便也應手而毀。

    伊風也掠了上來,目光注視著。

    鐵匣的匣薏,被兩人同時揭開,首先入目的,卻是一張杳黃紙柬。

    妙手許白和鐵面孤行客又對望了一眼,各自緩緩縮回手。

    藉著火摺子所發出的光線一看,只見那張杳黃紙柬上寫著:

    「入此門者,既屬已抱決死之心之人,啟此匣後,立服此丸,方具無窮神力,啟我後
洞,得我秘笈……」

    妙手許白和萬天萍看到這裡,同時倏然伸手,「拍」地一聲,兩人手掌相擊,各自後退
一步。

    伊風目光動處,卻接著念下去:

    「……得我秘笈,此丸「陰霄」,雖具無窮妙用,但卻內含劇毒。服此丸者,三年之
後,必噴血不治而死。此三年中,汝可享受人生,任意行事,因汝之神力,已可無敵於世
矣。」

    他朗聲念完,妙手許白和萬天萍都縮回手,愕愕地說不出話來。

    他們誰都不願意就只再活三年,當然不願服下此丸。伊風搶前一步,伸手向那匣中,說
道:

    「兩位既然都不願服,我就服了吧!」

    那知風聲嗖然,一隻手擒向他的脈門,另一隻手卻分毫不差地指向他肘間的穴。

    他只得連忙縮回手臂。

    卻聽得鐵面孤行客萬天萍冷冷說道:

    「你也服不得!」

    伊風一愕!須知他最最渴求之事,便是能夠雪恥復仇。此丸服下後,縱然只能再活三
年;但他若能藉著這神力完成心願,那死亦不惜。是以他才有服下此丸的決心。

    他愕了半晌,才體會出來。忖道:

    「這兩人不願短命,當然不願服下此丸。可是卻又怕我服下此丸後,有了「無敵於世」
的神力,而對他們不利,是以他們才也不願我服此丸。」

    冷笑一聲,也後退一步,束手而觀。

    妙手許白和萬天萍,果然是這種心思,他們腦海中極快地思索了片刻,仍然沒有解決的
方法。

    妙手許白緩緩說道:

    「我等先拿了此丸,再往前行,也許合你我三人之力,能夠開敞那武曲星君的後洞,也
未可知,那麼此丸便可棄去了。」

    萬天萍微微頷首,一聲不響地拿起那鐵匣。

    妙手許白望了他一眼,暗中忖道:

    「你一手拿著這鐵匣,等會便少了一隻手和我搶東西了。」

    心裡好生得意,面上卻一絲也不露出來。

    於是三人掠過石桌,又往前走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