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南偷北盜            

    那虯鬚大漢仰天而笑了一陣,跑到後面取了一塊已經幹得像石頭一樣的滷牛肉,又坐到
他原先的那塊蒲團上,吃了起來。

    伊風此刻心中已模糊地有了個概念,心中暗暗猜測著

    「這兩人必定是在較量著武功.」

    但是疑問又隨即而來

    「他兩人較量武功,為何選了這種所在?而且照這種清況看來,他兩人在此已不止一
年,難道他們一直在這裡較技嗎?」

    他心裡正在動念,卻見那虯鬚大漢又跳了起來,哈哈大笑道:

    「想不到荒山之中,也有客來。窗外的朋友,快請進來!」

    笑聲穿金裂石,語聲更是作金石鳴,震得四山都彷彿起了回聲。

    伊風這一驚,更是非同小鄙!不禁更驚異於這虯鬚大漢的功力。

    他暗忖:「我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來,他怎會知道有人哩?」

    他卻不知道自己緊張過度,竟發出沉重的呼吸聲來了,起先人家正在沉思,所以沒有聽
到;此刻說出解招,注意力才及至此處。

    那虯鬚大漢又道:

    「窗外的客人,再不進來,主人就要親自出窗去請了。」

    他語聲已變得頗為嚴厲。

    伊風看過人家的身手,知道逃是逃不掉:而且自己也沒有逃的必要。何況男子漢大丈
夫,就是能逃,也不可逃的。

    他膽氣一壯,索性大方的朗聲說道:

    「主人相邀,敢不從命。」

    目光四射,卻發現這石室竟有窗無門。

    那虯鬚大漢又笑道:

    「老夫當年蓋這房子的時候,忘記蓋門,朋友就從窗中進來吧!」

    伊風聽他自稱「老夫」,但是聲若洪鐘,身強體健,舉手投足間,矯捷.靈活,無可比
擬,又何嘗有一星半點老態?

    伊風在黑暗中一聳肩膀,無可奈何的苦笑一聲,雙手搭上窗口,頭往裡一鑽,身軀就像
蛇一樣的,從窗口滑了進去。

    一進房,他就雙手抱拳。

    須知伊風弱冠遊俠,即名揚四海,也正是條沒奢遮的好漢,真遇上事,態度反而更為從
容。

    再加上他長身玉立,面目英俊,動作之間,自然流露出一種瀟灑,飄逸之態。

    雙手抱拳一拱,口中朗聲說道:

    「小鄙無知,斗膽闖入前輩居處,遠望前輩恕罪則個!」

    那虯鬚大漢上下打量了他幾眼,突又連聲哈哈大笑道:

    「荒山來客,已是異數,而來客卻又是這等俊品人物,真教老夫喜不自勝了!」

    他轉頭又向那始終動也不動的瘦老者道:

    「孤老頭!你先別動腦筋,看看我們這位漂亮的客人!」

    伊風目光一轉,見那枯瘦老人,倏地睜開眼來,竟似電光一閃,禁不住悄悄移開目光,
不敢和人家那利刃般的目光接觸。

    那枯瘦老人面目毫無表情,也打量了他幾眼,冷冷說道:

    「小孩子!跑到這裡來幹什麼!」

    隨即又閉上眼睛,老僧人定般地坐著,彷彿對世間的一切事,都漠不關心似的。

    伊風微微有些不悅,暗忖:

    「這老頭子怎的如此沒有人性?」

    於是暗中對這虯鬚大漢起了好感,又朝那大漢抱拳一掛,道:

    「小鄙驚擾兩位老前輩的清修,深感不安!只是小鄙………」

    那虯鬚大漢一擺手,打斷了他的話,又哈哈笑著說道:

    「不必客氣!不必客氣!老夫和這老頭子在這裡打了將近十年的架,天天看著這老頭子
的面目,心裡惹得起膩。如今你這漂亮小伙子來了,正好陪老夫我談談,老夫實在高興得
很!」

    伊風倒吸一口涼氣,「這兩人已在此較技十年了。」他驚異地暗忖著。不知道這兩人是
什麼東西支持著他們如此的?

    他望著這大漢的鶉衣污面,心中想到這深山中的十年歲月,會是如何的寂寞?他更不知
道,這兩人如何忍受了過來?

    目光一轉,被那些珠寶光芒映得耀目生花。心中對這兩人的來歷,更是大惑!

    那虯鬚大漢舉掌一切,他手中那塊乾硬如石的牛肉,竟像豆腐般地被一切為二。他將一
塊遞給伊風,又笑道:

    「小伙子,先吃些牛肉,歇息歇息,讓那老傢伙去動腦筋去。」

    伊風一笑,接過牛肉,卻從背後解下行囊,那裡面還有今天早上才買來的風雞肉脯,還
有一小瓶他備來御寒的燒酒。

    那虯鬚大漢一見了這些,又哈哈大笑了起來。伊風連忙將這些東西遞過去,那大漢也老
實不客氣的吃了起來,片刻之間,這些東西就被一掃而空;那一小瓶酒,也是涓滴不剩了。

    那枯瘦老者卻始終有如不聞不見,石像般地盤膝垂目坐著。

    伊風知道他正以自己數十年的修為功力,苦思方纔這虯鬚大漢所說那一招的破解之法。

    再看到這虯鬚大漢的放懷吃喝,心中忖道:

    「方纔這漢子說的那招,是為了破解這瘦老人上月所創的一招,那麼豈不是這大漢竟想
了一個月,才想出一招的破解之法………」

    他心中不禁又嚇然。

    他還不知道,這兩人有時會化更多的時間,去思索一招哩。

    因為他們所學到的招式,都已用盡,而此刻他們所用的招式,卻是他們以自身的功力和
腦力,再加上無數次的對敵經驗,經過苦思而自創出來的。

    那虯鬚大漢風捲殘雲般吃喝完了,才撫著肚子朗聲笑道:

    「小伙子,你巴巴地跑到這麼高的山上來,是為著什麼呀?」

    伊風立刻道:

    「小鄙生平最愛登山,是以才曾由江南而至滇中,為的就是久聞此間名山,想到此間來
一一登臨的哩。」

    他早就想到人家會有此問,是以早就想好說詞,此刻才能毫無猶疑地回答出來。

    只是他這番說詞,造的並不甚高明而已。

    那虯鬚大漢卻像已相信了,連連點頭道:

    「登山最好,登山最好,對於身體,是很有益處的。」

    說罷又連聲大笑。低頭尋找著地上掉下的雞屑肉碴,撿起來往嘴裡送。

    伊風看著他的饞相,暗暗覺得好笑,卻不敢笑出聲來。

    那虯鬚大漢突然抬頭笑道:

    「你是不是想問,我們這兩個老怪物,為什麼會在這山上打了十年的架?」

    伊風連忙道:

    「小鄙實有此想,只是不敢開口而已。」

    那虯鬚大漢又笑道:「告訴你也無妨,反正——」

    他卻又突然一頓,才接口道:

    「小伙子!你可曾聽到過三十年前,江湖上有兩個見錢眼開的角色!他兩人,一個偷,
一個搶,用的方法雖然不同,路道卻一樣。無論黑道,白道,他兩人都見錢就拿,六親不
認,只是X哈!武林中的那些飯桶,也奈何他們不得。」

    伊風心中一動,說道:

    「前輩所說的,可就是三十年前名聲震動江湖的「南偷北盜」,千里追風神行無影妙手
許白,和鐵面孤行客萬天萍,兩位前輩嗎!只是後來這兩位前輩,不知什麼原因,一齊失蹤
了。」

    那虯鬚大漢哈哈一笑,道:

    「對了!「南偷北盜」,就是我和這瘦老頭子。我們一個在南,一個在北,一個偷,一
個搶,本來可說是井水不犯河水,那知——」

    他說著自懷中取出一物,又接著說道:

    「卻為了這件東西,我們兩個卻碰到一起;不但碰到一起,還打了起來;不但打了起
來,這一打竟打了將近十年。」

    伊風定晴望去,卻見他手中所持的,只是一塊一尺見方的鐵塊,雖然這鐵塊裡有好些璇
光暗轉,但他卻也看不出什麼好處來。

    他不禁奇怪:

    「按理說!「南偷北盜」,成名多年,一生之中,見過的寶物,不知有多少,卻怎曾為
了這麼塊黑黝黝的鐵塊,鬧得如此地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