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且施妙計            

    伊風屢獲奇緣,竟得到數十年來武林中盛傳的奇人——劍先生以先天之真氣,為他打通
了內家最難貫通的「督」,「任」兩脈,而且還得到滇中無量山的藏寶之圖。

    是以晝夜兼程,由川人滇,期望能得到百十年前一位武林前輩異人在臨死之際,藏人無
量深山中的秘笈,靈丹和解藥,來解救終南山裡數百個奄奄一息的終南弟子。

    那知天違人願,他一時大意,竟中了「天媚教」下稚鳳麥慧的極妙迷藥,昏迷中被擄人
天媚教主萬妙仙娘的艷窟

    此刻情況危殆已極。伊風知道,自己縱然能傷得這奇醜的天媚教主,但自家也難免被點
中穴道。

    那麼一來,自家身處虎穴,穴道若被點,後果豈非不堪設想!

    說來雖長,然而當時的情況,卻快如閃電。

    就在這一剎那,他必需立刻作個明確的決定,而他自身的性命,便懸於他的決定之上。

    他心念一轉,手中的力道猛撿。

    就在他買力回收之際,他的身形也藉勢後縮二寸,同時張開嘴巴。

    這麼使成了那天媚教主如果不也立刻撤招,那麼她的一指,便恰好點在伊風的嘴裡,甚
至可能被他咬上一口。

    萬妙仙娘裂嘴一笑,身形倏然滑開兩尺,口中卻說道:

    「小孩子功夫不錯嘛。」

    左手輕飄飄的一揚,似乎有一股迷濛煙氳,自她那輕紗的闊袖中逸出。

    伊風趕緊屏住呼吸。

    此刻他已深知人家迷藥的厲害,知道自家只要聞著一點,那麼又是四肢無力,得聽憑人
家的擺佈。

    他畢竟久走江湖,非一般初出道的嫩手可比,在這種情況下,還能保持住自己心神的鎮
定。

    閉目四望.這綺麗的房間中,竟沒有窗子。

    這使他原先打算先從窗口逃出的想法,頓時落空。

    他知道門外必然有那四個女子守候,他若奪門而出,那四個女子怎會放他走!只要稍一
耽誤,自己就可能走不了啦!

    他心思百轉,然而並沒有費去多少時候,那迷濛煙氳,也兀自未散。

    此刻那天媚教主卻也靜立未動,心中也在打算著。她已知道這年輕人功力絕高,而年輕
人有著如此功力的,必定大有來頭。

    原來這萬妙仙娘一向居於苗疆,涉足中原武林,還沒有多久,人醜雖陋,貪淫,然而心
思卻極縝密,武功也極高。

    此刻她倒不是畏懼伊風的武功,而是恐怕他和有關自己的其他教派有所關連,自己若為
了這種事而得罪一條線上的朋友,卻又何必.?

    而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此次能在中原武林創立教派,關係著一個極大的計畫,是以她之行
事,也格外來得小心。

    於是這兩人的形況,就變得極為奇特,一個睜著雙眼躺在床上,另一個卻怔怔地站在床
邊。兩人之間,有一股迷濛的白色煙氳,久久未散;卻給這種不調和的形況,揉合了些調和
的味道。兩人心中,各有所懼,久久沒有舉動。

    尤其是伊風,他更摸不清這天媚教主的深淺,思慮百結之下,心念也突地一動:

    「除了天爭教之外,終南弟子受的是「天毒教」之毒,而此刻又多了一個「天媚教」,
難道這三者之間,有所關連嗎?」

    伊風本是聰明絕頂之人,心中轉念之後,就緊緊抓著這一點端倪而追尋下去,以求尋得
自己的生機。

    他暗暗忖道:

    「此刻敵強我弱,何況我有著那麼重要的事要做,可不能和這些無恥的女子多纏

    「但是以我的力量,又絕不能除去她們,唯一的辦法——」

    那天媚教主見這年輕人睜著大眼睛動也不動,也沒有絲毫被迷的跡象,越發地莫名其玄
虛。

    伊風雙肘一支,上身側側坐了起來。口中卻朗聲說道:「小鄙奉了天爭教主之命,有事
人滇。不知之中,冒犯了真教,還望閣下,高抬貴手,放過小鄙,日後敝教教主,必有補
報。」

    原來他方才心念動處,知道自家在這種情況下,只得且施詭計。

    是以他抬出天爭教的招牌來。

    他暗忖:若是這天媚教真的和天爭教有著關係,那自是最好;如若不然,對方也可能會
賣天爭教一個交情。他朗聲說罷,天媚教主果然一怔,心中卻在暗自得意:

    「這年輕人果然是同一線上之人,幸好我沒有如何,否則傳出去豈非笑話!」

    她對中原武林極為生疏,是以伊風誤打誤撞,才會撞個正著。否則天下那會有這麼簡單
的事.,

    伊風見了她的神色,心中暗喜,知道計已得逞。那知腦中又是一陣暈旋,伊風暗叫一聲
苦也!又昏迷地倒在床上了。

    原來他開口說話之時,自然就不能夠屏著呼吸,是以又吸進一些,那歷久不散的煙氳;
而這煙氳,正是萬妙仙娘的秘傳迷藥。

    他昏迷之中,忽覺鼻中嗅到一種極為辛辣的味道,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於是他就甦醒了。

    睜眼一望,一個奇醜的面孔,正望著他嘻嘻而笑,那正是屬於天媚教主的。

    這奇醜的笑容使得他心裡感到一陣噁心,閉起眼睛,不去看她。

    然而耳中卻聽到天媚教主,以一種和她那奇醜面容極為配合的難聽聲調,說道:

    「小孩子!不要怕,張開眼睛好了,本教主又不會吃了你。」

    萬妙仙娘在極幼年時,就居於苗疆,她雖然沒有將中原方言忘去,然而說出來,卻生硬
得很;再加上她那種如夜梟般刺耳的聲調,那種難聽,實在是非言語所能形容的。

    然而伊風卻不得不張開眼來。

    萬妙仙娘,又嘻開大嘴笑道:

    「本教主早就猜到你是天爭教下的徒弟,「三天」之外,若還有像你這樣的年輕好手,
那麼,我們那位老頭子又要氣死了。喂,我說……」

    她嘮嘮叨叨又說了些話,伊風卻沒有再往下面聽下去。

    他此刻又在沉思著:

    「這「天爭」「天毒」「天媚」三教,果然源出為一,所以這醜八怪才會有「三天」這
個說法。而且聽她的口氣,在三個教主之上,似乎還另有一個「老頭子」,高高在上,暗中
控制著這「三天教」的活動,只是這「老頭子」,又是何人呢?」

    他心中疑念叢生,口中卻在唯唯地答著那天媚教主的話。

    「這「老頭子」組此性質,方法,手腕都絕對不同的三個教派,必定有著極大的野心,
看樣子竟想將天下武林豪士一網打盡。」

    伊風不禁暗中一凜,想到自己和「天爭教」的深仇,復仇恐將更為渺茫,忍不住歎了口
氣。卻聽那天媚教主又道:

    「小兄弟,也是我跟你投緣,還捨不得放你走,我看你要是不急的話,還是在這裡多耽
幾天吧。」

    擠眉弄眼,醜態畢露。

    伊風連忙道:

    「教主寵召,小鄙何幸如之!只是小鄙實在有急事,一刻也耽誤不得。」

    他看到那天媚教主目光一凜,趕緊又道:

    「只是小鄙滇中之事一完,必定盡膘趕來向教主問安的。」

    萬妙仙娘上上下下看了他幾眼,才捨不得似的歎了口氣,道:

    「你要是真有急事,你就快去。可是你回來的時候,可不要忘了再來看我呀!不然,下
次再讓我撞著,不把你這小鬼撕成兩半才怪!」

    伊風此刻心急如焚,只要放他走,他就謝天謝地了。

    萬妙仙娘一擊掌,那四個少女立刻擁了進來,嘻嘻哈哈地笑個不住。

    稚鳳麥慧走在最前面,笑向伊風道:

    「恭喜你呀!」

    伊風臉上倏然一紅,另外三個少女又咯咯笑了起來,一面還向伊風拋著媚眼。伊風直覺
如芒刺在背,恨不得立刻就衝出此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