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天媚之教            

    他醒來的時候,四肢百骸,仍然沒有絲毫力氣,那雖然近似被人點中穴道,卻又和被人
點中穴道的滋味,完全不同。

    而且,他腦海中也仍然有些昏暈之意,他不禁大駭:「是什麼迷藥.有著這等效力.」須
知他自「督」「任」兩脈一通之後,功力比起以前,何止增進十倍,就算以前,普通的迷藥
也萬萬迷不倒他。最怪的是,那小紙片看來,絲毫沒有一些異狀,誰又想得到那其中竟附有
如此厲害之迷藥!

    他睜眼打量四周,人目俱都是粉紅色。房間雖殊不大,但是卻裝潢得綺麗堂皇已極,竟
像是什麼富家千金的閨房似的。

    他心中立刻明白了這是甚麼回事,心中不禁厭惡地一唾。立刻試著以內功逼出體中尚殘
存的迷藥,那知眼前突然一暗——

    等到光線重明之時,他立刻又發覺一幕奇境,房中竟多了四個身披輕紗的少女,而那稚
鳳麥慧,赫然亦是其中之一。

    這四個輕紗少女,姿容俱都絕美,體態之中,隱含著一種消魂蝕骨之意,婀娜地走到伊
風的床前,竟都坐到他的床側。

    伊風此刻真氣方凝,那知這四個少女明眸帶媚,微微一笑,八隻纖纖玉手,竟都搭到伊
風身上,玉指輕動。伊風心中,竟猛地一蕩,他不禁大駭!

    但此刻他四肢軟得一絲力氣也沒有,也無法反抗。那四個少女笑聲愈媚,玉指連撫,伊
風心中,竟漸漸像是有些把持不住的樣子。

    但是他功力之深,迥異常人,理智尚未完全消失,心念突地一動,他強自收攝神色,將
方才凝集的一絲真氣,完全逼到臉上。

    那四個少女眼中,只覺他面龐火赤,俊目迷糊,如醉如癡。

    其中一個,身材微矮,體態較豐,眉目之間,蕩意特別濃厚,笑道:

    「行了!」她向稚鳳麥慧和另一個少女道:

    「三妹!四妹!你們去招呼教主來吧!這小子也不見得濟事,還害得我們四個,親自出
馬。」

    稚鳳麥慧望了伊風一眼,笑道:

    「他將干七雙腕震傷的手法,確實高明得很!我以為他一定蠻有功夫哩!那知道——」
她俏哼了一聲,又笑道:「也不中用!」

    說著,她拉了那身材最高,膚色潔白如玉的少女,悄然走了出去。

    伊風心中,根快地閃過幾個念頭,他暗暗忖道:「這天媚教看來果然有些門道,我若不
強自把持,今日恐難免遭此劫難!」一面閉上眼睛,卻在暗中調息著。

    另外還留在室中的兩個少女,卻似極為淫蕩,言語手腳之間,舂意盎然。

    但伊風一經調息,心境立即空靈,三花聚頂,五氣朝元,他舌尖微抵上顎,外表雖似癡
醉,但其實卻不然。

    過了一會,室外笑語之聲傳來,聽得稚鳳麥慧輕脆的口音道:

    「教主來了!」

    伊風成竹在胸,倒想見識這「天媚教主」,倒底是怎麼樣個人物!門簾一掀,稚鳳麥
慧,和另一少女,扶著一人進來。伊風目光閃處,心中不禁泛起了一種又好氣,又好笑,卻
也又有些失望的味道來。

    伊風先前忖測,這「天媚教主」,說不定是怎麼樣個絕世美人:那知入目之下,卻險些
將日前所吃之飯,都嘔了出來!

    那「天媚教主」,在一個擁腫不堪的軀體上,穿著打扮和那四個少女同樣的透明輕紗,
在這上面,是一張其醜無比,上面卻塗滿了脂粉的面孔!見了伊風,就張開她那非常大的
嘴,笑道:

    「哎喲!想不到在這種地方,還有這麼漂亮的角色!慧兒!你真乖!」

    伊風恨不得趕緊掩上耳朵,一個沙啞粗俗卻又矯揉造作的聲音,其難聽的程度,可想而
見!

    他暗暗奇怪,這種奇醜之人,怎會是「天媚」教主!他卻不知道,這天媚教主,萬妙仙
娘,卻生具一副媚骨,與之交台,鮮有不欲仙欲死者!只是,她自己也未嘗不知道自己的尊
容,是以才會讓四個姿色絕美的女弟子,先惑人之心智,然後才——

    伊風索性不動,看看還有什麼花樣。天媚教主一揮手,那四個少女便抿著嘴,退了出
去。伊風暗暗皺眉,準備隨時出手一擊。

    萬妙仙娘彷彿迫不及待似的,款款地走到床前,往床邊一坐,便伸出蒲扇般的手掌,竟
要去摸伊風的臉頰。

    伊風暗中試一運氣,自覺真氣已無滯阻,方纔的那種昏慵,迷蕩的神智,此刻已不復再
有。就在萬妙仙娘的手,快要接觸伊風的面頰時,他頭微側,雙手倏然如電伸出,分點那天
媚教主的脅下「玉機」和前胸「將台」,兩處大穴。

    他這一招出手如風,何況是在對方萬萬不會防備之時擊出,竟用了九成真力,立刻將這
淫蕩醜怪之人,斃於掌下。

    萬妙仙娘果然大驚,她再也想不到這年輕小伙子在受了她的「迷魂粉」和「蛇女指」兩
種迷魂之術後,仍能出手禦敵。

    但是,她也有令伊風想不到的地方,竟在這電光一閃般的一剎那間,伸出去摸伊風面頰
的手,竟也倏然劃了個半圈,雙指如劍,直點伊風鼻下的「聞香」穴。指風凌厲,顯然功力
深厚,亦臻絕頂!

    這麼一來,伊風縱然能點中她的兩處大穴,自己可也免不了受上一指。以萬妙仙娘的這
種指力而言,他焉能還有命在!

    何況他此刻身在敵窟,只要自己穴道被掃上一點,真力微一受阻,門外那四個少女,顯
見亦是高手,他也是凶多吉少!

    他此時功力,雖增進數倍,但臨敵之時,所用的還是以前的招術,對付普通一般江湖高
手,雖已綽綽有餘;但眼前這奇醜婦人的功力,卻絕非普通一般江湖高手,可以比擬的哩!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