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風塵僕僕            

    下終南山,至午口,渡子午河,至城固,過漢中,經天險之巴谷關,沿米倉道,而至巴
中府。伊風風塵僕僕,晝夜奔馳,希望早一天能趕到無量山。

    他在一天之中,連受當代兩大高手的調治,尤其劍先生以先天真氣,為他打通「督」
「任」兩脈,這些武學的精粹之處,就有那麼神奇的功用,身受重傷的伊風,第二天居然就
能趕路了。

    而且,他自己知道,自家的功力,在「督」「任」兩脈,一通之後,不知增進了若干。
他這幾天晝夜兼程,除了白天雇些車馬之外,晚上都是以輕功趕路,但是卻一絲也不覺得
累。就拿這件事來說,功力之堆進,可知一斑。

    四川省四面環山,到了巴中後,地勢才較平坦。伊風惦記著自己身上所擔負的任務,在
巴中只草草打了個尖,便雇了輛車往前趕路,他卻伏在車廂裡打盹,養精神,到了晚上好再
趕路。

    最奇妙的是:往往兩,三天中,他只要略為靜坐調息,真氣運行一下,便又精神煥發。
他知道了自己內功的進境,簡直快得不可思議!

    這麼才過了四天多,他竟能奇跡般地越過四川,來到川滇交界旁的敘州。到這時候,他
才覺得自己真的要休息一下了。

    他為了避人耳目,穿的是最不引人注目的服裝。因為是冬天,他可以將氈帽帶得很低,
甚至嘴上都留了些鬍鬚。

    到了敘州,他投在城外的一家小店裡,自然也是避開天爭教的眼線。別的還好,時間卻
是一刻也耽誤不得。

    那知一入店門,他就發覺事情有異,心中不禁暗暗叫起苦來。

    原來,這店棧雖在城外,規模卻不小,一進店門是一面櫃台,櫃台前面,卻散放著十餘
張椅子,想是借人歇腳用的。

    此刻這些椅子上,卻都坐滿了黑衣勁裝的大漢,一個個直眼瞪目。伊風暗叫「不妙」!
他暗忖!「這些人看來,都是天爭教下。」不禁暗怪自己,怎地選來選去,卻選中這個地
方?

    但是,他卻勢必不能退出,只得硬著頭皮走上去,希望這店裡沒有認得自己本來面目的
人,更希望店小二說沒有房間了。

    但是店小二卻道:「你老運氣好,只剩下幾間房了。」帶著他走到西面跨院的一間房
子,裡面倒的確是比城裡客棧寬敞,幽靜得多。這也是許多人寧願在城外投宿的原因。店小
二走進去收拾,他站在院子裡,盤算著路途。突然背後有腳步聲,他也沒有回頭去望,那知
肩上卻被人重重拍了一下。

    他一驚,回顧卻見一個黑衣漢子,站在他背後,粗聲道:

    「朋友?你是那裡來的?」

    伊風更驚,暗忖道:「難道這裡真有人認得我?不然,怎地這天爭教徒會跑來問我?」
口中卻道:「從北邊來的。」

    那黑衣漢子「嗯」了一聲,從頭到腳打量著他,似乎在微微點頭。

    伊風又微驚,他倒不是怕這個粗漢,而是怕生出爭端,誤了行程。

    那知那黑衣漢子卻笑道:

    「朋友,你走運啦!」

    伊風一怔。他又道:

    「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兄弟,大塊吃肉,大碗喝酒。我看你買賣也不見得得意,踉著我
們弟兄在一起,保管有你的好處。」

    這黑衣漢子沒頭沒腦說出一番話,倒買的將伊風怔住了。眼珠一轉,正想答話,這黑衣
漢子沒頭沒腦說出一番話,倒真的將伊風怔住了。眼珠一轉,正想答話,那漢子卻已不耐煩
的催促著。

    伊風沉吟半晌,道:

    「老哥的盛情,小弟心領了,但是……」

    他話還未說完,那黑衣壯漢已怒道:

    「小子不要不識抬舉,老子看上了你,你怎麼樣?老子……」

    他一口一個老子,伊風不知道這是蜀人的口語,涵養再好,也不禁大怒起來,喝道:

    「住壁!膘給我滾開!」

    那黑衣漢子還真想不到他會喝出來,他怔了一怔,但隨即大怒,左手一領伊風的眼神,
右拳兜底而出,一拳「沖天炮」,打向伊風的下顎。

    伊風是何等武功,怎會被這種莊稼把式打中,但他腦中念頭極快地一閃,竟未出手,伸
著頭讓那大漢打了一拳。

    那大漢又一怔,忽然捧著手走了,大約他也知道自己碰著了高手。.

    伊風微微笑了笑,心中熱血倏然而湧。這種天性的人,是不會永遠甘於寂寞的,尤其是
他自知功力已猛進,但卻未能一試的時候。他心中暗忖:「就算出了什麼事,我辦完之後一
走,就憑我的腳程,他們還會趕得上我!」

    他走到業已收拾好的房間裡。店小二陪著笑過來說道:

    「你老真是大人大量,不跟那般人一樣見識,這才叫不吃眼前虧的大丈夫!你老看:連
韓信以前都從人家的褲襠下,鑽過去過哩!」

    伊風微微一笑,揮手叫他走了。關好門,略為結束一下。他想在這川滇邊境的小店裡,
煞一煞天爭教日漸囂張的凶威。

    過了半晌,果然又有人叩門。伊風冷笑忖道:「那話兒果然來了。」倏然拉開房門,眼
前一亮,門外竟站著個絕美的少女。

    那少女穿著翠綠長衫,微微露出散花褲腳,上面宮鬢高挽,有幾絲亂髮,披在耳畔一雙
明如秋水的眼睛,望了伊風一眼之後,目光中原來含著的怒火,變成了另外一種似笑非笑的
神色。

    這少女年紀不大,但風致卻成熟得很。眼中的笑意,使人見了,不免想入非非。嘴角掛
著七分風情,櫻口微張,說道:

    「我聽我們那幾個不成材的奴才說,有個高人,用內勁震了他的手。我就說!這小店裡
怎麼來了個高人呀!趕緊走過來看看。那知道……」

    她以一聲蕩人心魄的笑,結束了她尚未說完的話,一口清脆的京片子,使她輕快的語
調,更為動聽。

    伊風奇怪!「這少女是誰,難道也是天爭教下的高手嗎?」但無論如何,本來他留在口
邊的傷人之語,此刻卻說不出來了。

    那翠裝少女卻又嬌笑道:

    「我說您哪!高姓大名呀?就憑您那麼俊的內功,一定是武林中成名露面的大英雄!」

    說著,她竟不等伊風招呼,走了進來。

    伊風極為不悅地一皺眉。暗忖:「這少女好生輕佻!但人家話說得那麼客氣,自己在沒
有摸清人家來歷之前,也不便作何表示。但她的話,卻又如此難以答覆。」

    他微一沉吟,說道:

    「小鄙只略通兩手粗把式,那裡是什麼高人,更談不上成名露臉了。方才一時失手,傷
了貴——貴管家,還望姑娘恕罪!」

    那少女的目光,在伊風臉上不停打轉,笑容如百合怒放,嬌聲道:.

    「您不肯說,我也沒辦法。那蠢才受了傷,是他有眼不識泰山,自己活該倒霉!不過」

    她輕一笑,又道:

    「您肯不肯和我做個朋友哩?」

    伊風又微一皺眉,他更發覺了這翠裝少女的輕佻。但他昔年行走江湖時,這種事也曾遇
到過,是以也並不覺得吃驚。

    地冷然一笑,道:

    「承姑娘抬愛,小鄙實感有幸。但小鄙此刻尚有要事在身,稍息片刻便得離去,日後如
有機緣,再……」

    那翠服少女明眸一轉,又甜甜地笑了一笑,截住他的話道:

    「那你是不是肯交我這個朋友呢?」

    語聲之嬌脆清嫩,更宛如出谷之鶯,使人有一種不忍拒絕她任何要求的感覺。

    伊風又在沉吟了,不知該如何答覆!

    但他卻並非被這少女所惑,只是不忍給少女過於難堪;因為無論如何,人家總是對他一
番好意,人們常常無法拒絕人家的好意,至於這種好意正或不正,那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何況這少女明眸善睞,雖然顯得輕佻些,卻絕非淫蕩之態。

    那少女俏生生立在他面前,突然柳腰一轉,向外走去,一邊嬌笑道:

    「您既然有急事,我可也不能多打擾您,可是下次見面的時候,您可不能再不理我
了!」

    伊風目送她的倩影,走到門口,那時她卻又突地回轉身來,自懷中取出一物,放到桌
上,又嬌笑著道:

    「這——這是我的名字。」

    說完,柳腰微折,輕風似地走了出去。

    伊風怔了半晌,目光一轉,看到她竟在桌上留下一張粉紅色的小紙片,他忍不住拿起一
看,卻見上面寫著:

    「天媚教下,稚鳳麥慧。」

    「天媚教」三字一人目,伊風心頭一凜!但那小紙片上所散發出的輕淡香氣,卻使他神
思一陣昏慵。等他發覺之時,已來不及了!

    於是,他軟軟地倒到地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