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因禍得福            

    丹房中,死一般地沉寂

    沒有一個人能出聲安慰那極為悲傷的劍先生,更沒有任何一人,在這種情況下,還能說
出逼著劍先生講明藏寶之處的話來。

    但是,雲床上突然響動一下,一個微弱的聲音「我有話說——」

    眾人不禁大為驚奇,目光轉到床上,孫敏更跑了過去,卻見她那年輕的恩人,正掙扎著
要爬起來。

    但是他重創初癒,雖然內服靈丹,又打通了奇經八脈,那麼陰毒的掌力,卻也不是一時
半刻之間,就可以恢復過來的。

    於是他放棄了掙扎,仰臥床上。

    三心神君心中卻一動,朗聲道:

    「你可是有什麼話要說出來.」

    伊風微弱地應了一聲。

    三心神君心中極快地轉了兩轉,忖道:「他重傷初癒,若再多言,必定又要費我一番手
腳。」轉念又忖道:「只是他在這種情況下想要說話,必定和此事有關係,莫非……」於是
他也走到床前,沉聲說道:

    「你有什麼話,盡說無妨,我們都聽得見的。」

    孫敏心中大奇:「他尚未復元,三心神君卻怎地讓他說話呢?」

    但也不能說出任何反對的話來,她想到三心神君此舉,必有深意。

    妙靈道人不禁緩緩移動腳步,走到床前。

    原來,伊風並未沉睡,方才室中諸人所說之話,他完全聽到了!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種強
烈的希望,使他能夠有氣力說出話來。

    只是他雖然聽清了這事的經過,卻仍不知道說話的人,竟是數十年前即已垂名武林的萬
劍之尊。

    他掙扎著微弱地說道:

    「方纔我聽了那位前輩所說之事,的確是慘絕人寰!但那位前輩所說:「世間無人的痛
苦更深於此者,」小鄙卻不以為然。」

    他此話一出,諸人都微露異容。就連劍先生,也不禁抬起頭來。

    他語聲頓了頓,又道:

    「痛苦的種類,各有不同,自然亦有深淺之分。但是,若有兩種性質完全不同的痛苦,
其深淺便無法可比。何況無論任何一種痛苦,若非親身經歷,誰也無法清楚地瞭解其中滋
味!

    「那位前輩的尊人,雖是痛苦絕倫,但若說世間無人之痛苦更甚於此者,卻是未必。那
位前輩遍歷天下,沒有看到有人之痛苦更深者,只是因為別人的痛苦,前輩未曾親身體會
過,又怎能用以和自身曾體會到的痛苦相比呢?」

    他聲音雖然微弱,但言中之意,卻是字字鏘然!三心神君不禁微微頷首。孫敏握著她愛
女的手,更是聽得出神。

    劍先生更是肅然動容,有生以來,還未曾有人在他面前說過類似的話。因為很少有人,
能將「痛苦」兩字,分析得如此精闢!

    伊風又道:

    「譬如說:一個普通人,他妻離子散,又受到各種惡勢力的欺凌,甚至可能人家當著地
面凌辱他的妻子,這種痛苦又如何!他之所以不同於那位前輩的尊人者,只是因為他不會武
功,當然不可能和那位前輩的尊人有同樣的經歷。但是無論如何,他心中痛苦的程度,卻絕
不會稍弱的!」

    劍先生目光凝注,仔細地體會著他話中的意思。目光之中,漸漸露出一種別人無法瞭解
的光芒,像是接受,又像是反對。

    伊風又道:

    「就以小鄙來說:小鄙的妻子,被天爭教主所誘脅,背叛了我,與人淫奔。小鄙本是極
為溫暖的家,也被天爭教下所毀。小鄙雖然心懷怨痛,但又怎能鬥得過在江湖上威勢絕倫的
天爭教?」

    三心神君雙眉一皺。伊風又接著道:

    「不但如此,天爭教主更非見小鄙之死才甘心。小鄙不得已,才偽裝死去,躲過天爭教
的追緝。拋去了一切應得之物,連復仇的希望都沒有!前輩看來,這種痛苦又如何呢?」

    說到後來,他微弱的語聲裡,已是滿懷悲怨!孫敏想不到這年輕人,竟也受過這麼深的
痛苦。妙靈道人走前一步,問道:

    「閣下可否就是武林中人稱「鐵戟溫侯」的呂大俠?」

    伊風微弱地歎了一口氣,說道:

    「不錯,小鄙以前就是呂南人,但呂南人現在已經死去,除非——除非他能雪清奪妻之
恥,逼命之仇!」

    三心神君卻怒道:「天爭教又是何物?怎地如此欺人?」孫敏心念一動,突然道:「天
爭教,天毒教,莫非這兩者之間,有什麼關連嗎?」劍先生始終俯首沉思,此刻突然站了起
來,在丹房中踱了兩轉,眉頭竟已深皺,像是在考慮著什麼重大的決定一樣。

    此時若有更鼓,該已過了三更。窗外竟下起雨來,像是蒼天在聽了這麼多悲傷的事後,
也不禁落淚。

    妙靈道人移目窗前,低聲道:

    「今夜不知又死去幾人?」

    劍先生突地一轉身,身形移到床前望著伊風,厲聲道:

    「此刻我願以先天之氣,助你打通「督」「任」兩脈,但是我先天之氣,易發難收,一
個不好,你便極為可能被我震傷內腑,無救而死。如果你「督」「任」兩脈打通,不但傷勢
立愈,功力也可增進幾倍,復仇亦可有望。你是否有以自己的性命,來搏取這些的勇氣!」

    伊風慘然笑道:

    「小鄙已是死去之人,性命根本不放在心上。不要說者前輩這等成功希望極大之事,就
是大海尋針,只要復仇有望,小鄙也要去一試的。前輩不必再問,只管動手就是。此舉若
成,小鄙來日肝腦塗地,必報深思!若不成,小鄙亦是心安理得地死去,決不會有任何怨言
的。」

    劍先生歎道:

    「看來世上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人,畢竟還有不少!」

    他轉過話題,向妙靈道:

    「藏藥之處,在無量山中,此人就算「督」「任」二脈可通,明日上路,但也決非三,
五日中,可以趕得回來的。而且先父藏寶之處,還有什麼險阻,我也不知。此人是否有此毅
力,達成心願,還在未可知之數哩!」

    他此言一出,無異已說明願以藏寶之處,告訴伊風。

    孫敏不禁代這年輕人歡喜。伊風自己,更是不相信種絕世奇緣,會這麼輕易地落在自己
身上。兩眼之中,淚光瑩然,但已非悲痛之淚了。妙靈道人卻突地朝劍先生,「噗」地,跪
了下去,沉聲道:

    「小侄無能,以至終南蒙此慘變!劍師伯如此,小侄已是感激不盡!至於能否成功,卻
是天命。小侄只有……」

    他哽咽著,竟再也說不下去。

    三心神君卻沉吟著道:

    「這「蝕骨聖水」之毒,我雖無法可解,但自信以我的「護心神方」,多保他們幾天活
命,還不成問題。只望蒼天慈悲,一切事都能順利就好了。」

    這率性而行的奇人,此刻居然也信起天命來了。

    劍先生身形突地一飄,毫未作勢,已端坐在雲床之上,道:

    「此刻我就為他打通「督」「任」兩脈。只是此舉太過危險,你們最好出去,免得我心
思一分,便是巨禍。」

    孫敏一言不發,走過去橫抱起愛女凌琳,凌琳突然秀目微張,竟輕輕叫了一聲「媽
媽!」原來她已經甦醒過來了。

    孫敏不禁狂喜!

    妙靈道人悄悄一招手,將他們引到這間丹房旁邊的一間斗室中去。三心神君掩好房門,
也跟著走了過去。

    斗室中燈光亮起,凌琳橫臥在小床上,孫敏輕輕撫著她的秀髮,心中卻不免有些緊張:
「萬一劍先生的先天真氣稍一過猛,那呂南人——」她閉上眼睛,不敢再往下想。

    但她也知道,這種奇緣,可說少之又少。因為武林中能練成先天之氣的人,已是絕無僅
有;肯耗去自身功力,為人家打通這「督」「任」二脈的,更是連聽都沒有聽過了。

    三心神君道:

    「那姓呂的小孩子,倒真的福緣非淺!連我老人家的「督」「任」兩脈,都是五十歲以
後才通的。這一下他如僥倖不死,武林中又多了一個好手了。這真的可說是因禍而得福
了!」

    時光漸漸過去,不久天已亮了,雨聲已住,只有簷前滴水之聲仍在輕微地響著。但緊閉
著的丹房中,仍沒有任何動靜。

    這其中最為焦急的該算妙靈道人了,因為呂南人伊風的生死,也關係著終南門下數百個
弟子的性命。

    孫敏和三心神君又何嘗不暗暗著急。可是又過了一個時辰,天光已完全亮了,斗室中燈
油早枯。劍先生和伊風,仍是毫無動靜。

    驀地,房門一推,劍先生面帶笑容,緩緩地走了出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