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終南山去            

    三心神君和劍先生,互以內家絕頂功夫「傳音入密」說話,倒並不是不願讓孫敏聽到,
而僅僅是他們生性如此,高興這麼做而已。他們所說的話,也不過是互道這數十年的經過罷
了。

    可是,孫敏卻不這麼想。

    「他們在說什麼話呢?為什麼不讓我聽到?」

    她暗寸著:此刻她若有三心神君的功力,也會一掌震散他們的聲波。

    她垂著頭,因為她不敢去接觸人家的目光。而她臉上所帶著的那種似喜似怨的淡淡憂鬱
之色,任何人見了,都不免生憐,

    劍先生微微一笑,只是他的笑容,卻很難被人家發現。

    「三心神君,雖具無上神通,但是他倆的傷,卻也不是在片刻之間,就可以醫愈的。」
他向孫敏說道,語氣已不如先前的冷漠生硬。

    然後他目光一掃,又道:

    「這裡我們也勢難久留。」

    他側目向三心神君道:

    「剛剛你沒有來的時候,我本來準備將他們送往終南山——」

    三心神君立刻打斷他的話,道:

    「終南山那老牛鼻子還沒有死呀?」

    這兩人彼此說話的時候,隨便已極,全然不遵守當時世人說話時那種彬彬有禮的規範,
只是任意說出而已。

    劍先生道:

    「玉機道人命可沒有你長,七年前已經羽化登仙了。可是他的首徒妙靈,卻已是終南派
的掌門人。」

    他一笑又道:

    「就是昔年你我在終南山上對奕時,那始終等候在我們旁邊,你以中押勝了我一局之
後,還傳給他一手「五禽身法」的那個稚齡道童,現在人家已是陝甘一帶武林中的名劍客
了!」

    三心神君嗯了一聲。

    孫敏卻忍不住問道:

    「可就是終南劍客玄門一鶴妙靈道人嗎?」

    劍先生微一頷首,又道:

    「老實說,這兩人受傷太重,我也束手無策,想到那妙靈道人,昔年從你處也學了不少
醫道,本來想到他那裡一試,可是卻沒有想到,徒弟還沒有見著,卻先見著師傅了。」

    三心神君哼了一聲,道:

    「想不到你也是人越老越滑,只要你肯拚耗一些真氣,為這兩人打通奇經八脈,這兩人
傷勢再重,還用得著別人出手嗎?現在我已將這事招攬了過來,可也容不得你太舒服,事完
之後,我也有件事,要麻煩麻煩你替我做做哩!」

    「這個你倒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你可知道我昔年練功時,棋差一步,雖將玄釋
兩門都視為秘技的先天之氣練成,但因初步功夫,求速太急,以致現在弄得真氣一發,便難
收拾,勢必傷人而後已,想以此療傷,不是做不到,只怕在緊要關頭,我所用之力過剛,不
但不能助人,反而害人,是以我就沒有輕易出手罷了。」

    三心神君目光一轉,臉上卻露出喜色,緩緩說道:

    「這一下先前我所說之事,不但不是我求你,卻是你要求我了。」

    他故意話聲一頓,果然望見劍先生臉上有些心動之色。

    「只是現在說出,為時還早,日後你只要幫我那事完成,我也可以將你這大成中的小缺
彌補。」三心神君道。

    劍先生神色果然又一動,張口想說話,把人家都忘了。

    他微指窗外。又道:

    「此刻天已大亮,我們在此間一日行程,大概就可以趕到終南。」他微微一笑,又道:

    「你我昔日終南一別,至此已有二十餘年,我記得在終南絕頂之上,你我還有一局殘棋
未竟呢。你那時被我圍去一角,推說有事,竟賴掉了,可是現在我卻容不得你再如此推諉
了。」

    三心神君哈哈笑道:

    「好,好,好!你可知道,這二十多年來,我除了養花採藥之外,天天都在想著那一局
殘棋的破法,這次你又輸定了。」

    孫敏聽著這兩人的對答,知道這兩人雖是奇行異癖,但卻都是性情中人,尤其這萬劍之
尊,他出道江湖後,從未示人姓名來歷。自己初見他時,亦覺得他性情冷漠,不通人情。但
此刻一看,他在那冰山般的外表下,也有著滿腔和常人一樣的熱血哩!只是他隱藏得較嚴
密,別人無法發現而已。

    他們所投宿的小店,是在方過臨潼,不到長安的一個小鎮上。

    孫敏套好車馬,便在天雖已明,但辰光仍早之際,離店而去。

    劍先生和三心神君遊戲風塵,隨意所之,都未曾騎馬。孫敏車雖套好,但她卻又勢必不
能坐在前座,權充馬伕。

    這一來是因為傷病之人,仍須她在車內照顧,再者她以一個女子,總不能在道上如此拋
頭露面呀!

    何況在旁虎視耽耽的還有密佈江湖的天爭教,她也不能不為之顧忌。因此,她為難地怔
住了。

    三心神君目光一掃,微微笑道:

    「此行雖非遙,但若帶著兩個重傷之人,卻非易事。我看就委屈我們這位萬劍之尊一
下,為姑娘權充車伕好了。」

    日光下,他眼角額上已可看出不少皺紋,他內功雖已參透造化,但歲月侵人,他仍無法
抗拒自然的威力,只是他率性而為,說起話來,卻仍像個未經世故的年輕人。

    只是,他那種說話的聲調,使人聽起來,仍有一份冷冰冰的感覺。

    孫敏感激地望他一眼,對這聲名傳遍宇內,奇行震撼武林的奇人,大有好感。

    目光動處,又落在傲骨凌雲的劍先生身上,她實在不敢想像這位武林巨人,會為自己充
當車伕。

    那知劍先生卻笑道:

    「你莫以為這難倒了我,當當車伕,也未嘗不可。可是我卻要你跨在車轅上,做一個牽
馬提磴的隨行小廝,你自詡……」

    三心神君接口笑道:

    「只要我高興,什麼事我都能做,做做小廝,又有何妨?」

    他轉臉向孫敏道:

    「只是姑娘的這車伕和小廝,走遍天下,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份哩!」

    他笑聲清悅,絲毫沒有不滿之意。

    這類奇人行事,常人實在無法揣測,坐在車裡的孫敏,心中不知如何想法。「劍尊車
夫」,「神君小X」,這令她簡直不相信會是事實!但俯目所見,日光卻已從車窗中依稀照
了進來。

    她望著被石光所照著的愛女凌琳,嬌美如花,但卻憔悴不堪的面靨,和那她尚不知道姓
名,人家就為她冒死卻敵少年的俊美臉孔,不禁升起一縷幸福之遐思!

    她突然覺得自己由一個平凡的婦人,而變得有皇后般尊貴。因為即使是皇后,也無法叫
這兩位奇人來充當自己的「車伕」和「小廝」。

    這份尊榮,是世間所有的一切,都無法換取的。

    「而我?」她思忖著:「卻得到了!」

    這突來的幸福,使得她迷惘了起來。這也許是她所受的苦難,已經夠多了吧!

    車聲轔轔——

    不知什麼時候,她已睡去。這麼多天來的勞頓,她本已倦極:此刻心神大定,自然睡得
極熟。

    目光隱沒,已交戌時,馬車越過長安,來到終南山腳。

    終南山位於長安之南,為道教名山之一。終南劍派,在中原七大宗派外,自成一家。昔
年終南派掌門人玉機道人,以掌中松紋劍,和終南鎮山之「七七四十九手回風劍法」,稱譽
武林。

    玉機道人雖然身懷絕技,但卻絕不輕易炫露,收徒又極嚴,是以終南弟子也大多是內外
兼修,清淨無為的玄門道者。這些年來,終南派雖因不常涉足武林,是以名聲輕微;但是武
功卻日漸精進,偶一出手,便是驚人之筆。不像武當,崆峒等其他玄門劍派,到後來竟變得
有如江湖幫會一樣。

    此時終南派的掌門人妙靈道人,接掌終南門戶,雖只七年,但已將終南派整頓得更是日
漸其昌。多年來他雖只出山一次,但終南劍客玄門一鶴的名聲,在武林中已是非同小鄙!

    終南山多年來,都是清寧安詳,極少有江湖中人,斗膽到這名山上生事。是以劍先生才
會選中這地方,作為孫敏母女等的養息之地。

    那知事情卻大出意外

    夕霞已退,夜幕深垂,遊戲人間,率性江湖的劍先生,端坐在馬車前座之上,手中馬鞭
倏然揚起,左手把繩微帶,輕輕呼嘯一聲,馬車便在終南山入山之口停下。

    三心神君也飄然下了車轅,笑道:

    「看不出你除了柄鐵劍上有些玩意之外,趕車的本事也不小。這一點,我又是萬萬不及
的!」

    劍先生笑道:

    「你這魔頭!少逞口舌之利,還是留點心思,在那局殘棋上多下點功夫吧!」

    回身輕叩車廂,示意孫敏地頭已到了。

    孫敏這才自迷惘,混亂,但卻帶著些甜意的夢中醒來。車廂中黑黝黝地,她知道天已黑
了。再探首窗外,眼前高山在望,一條雖然寬闊,但卻十分崎嶇的山路,蜿蜒入山而去。

    她趕緊跳下車,略略理了理鬢髮,嫣然一笑,輕輕說道:

    「這就是終南山嗎?」

    黛眉一皺,又道:

    「馬車既然不能上山,車子裡受傷的兩人怎麼辦呢?」

    劍先生沈吟一下,還未答言,三心神君卻又笑道:

    「這一回不要你做車伕,但卻要你做馬了!」

    他潛居深山二十餘年,每日除了聽風聽雨,以及鳥語蟲鳴之外,寂寞已極!而這種難堪
的寂寞,卻便他本來捉摸不定的性格,改變了一些。

    是以當他和幾乎是他世間唯一友人——劍先生巧遇之後,雖然知道自己潛修的內功,仍
然比不上人家,但是心情卻愉快已極!

    這並不是說他已將勝負之嗔看得淡了,而是故友重逢的那一份喜悅,遠勝於他對勝負之
間的嗔念。

    心情輕悅之下,是以他每一出口,多是帶著些詼諧調侃意味的話。而落落寡合,孤傲無
比的劍先生,深知其人,也不以為忤。

    他此話一出,孫敏還弄不清是什麼意思,劍先生已笑道:

    「佛說:芸芸眾生,皆可成佛,人亦是生,馬亦是生,枉你潛修多年,連這點禪機都參
不透!來,來!你也是馬,我也是馬,你我就將這輛馬車,拖上出去吧!」

    孫敏心中暗笑,想不到,冷漠如冰的劍先生,此刻也會說出這等話來。

    三心神君跨前一步,手掌輕輕一揮,那套著馬的兩條車轅,忽地一齊折斷,像是被極鋒
利的刀斧欣過一樣。

    他微笑著,將手掌往車廂上一貼,左手袍袖一拂,將那匹已經自由了的馬,驅得落荒而
去。口中卻朗聲說道:

    「劍先生說:「他就是馬,馬就是他。」此刻我放了馬,就如同放了他一樣!」

    轉頭向劍先生笑道:

    「喂,這等深恩,你該如何報法!」

    孫敏不禁笑出聲來。

    這一日來,她的心境無法形容的開朗,因為她許多懸心不下的事,都有了解決。

    劍先生也微微一笑,他雖然使得孫敏困難,迎刃而解,可是孫敏,卻也使得這孤僻的奇
人,沈鬱多年的心境,輕悅起來了哩。

    他在三心神君的另一側,也將手掌在車廂上一按,兩人同時微微一笑,好像掌上有著絕
大的吸力似的,竟將那輛沈重的大車吸了起來,夾在兩人的手掌之中,從容向山上走去。

    孫敏已知他兩人的功力,倒也並不驚異,跟著他們,上山而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