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萬劍之尊            

    孫敏立刻忖道「這人的脾氣,怎地如此之怪?」

    卻見那人一抬腿,已跨到「小王頭」身側,冷然道:

    「你罪雖不致死,但也差不多了。我若不除了你,只怕又有別的婦女要壞在你的手
上。」

    他聲音冰冷,聲調既無高低,語氣也絕無變化,在他說兩種絕對性質不同的話的時候,
卻絕對是同樣的音調。

    那就是說——他語氣之間,絕對沒有絲毫情感存在,像是一個學童在背誦著書上的對話
似的。

    可是,小王頭聽了,卻嚇得魂不附體,哀聲道「大爺饒……」

    他的「命」尚未說出,那人衣袖輕輕一拂,小王頭的身體就軟癱了下來。

    那邊宋老刀大叫一聲,爬起來就跑。

    那人連頭都未回,腳下像是有人托著似的,倏然已擋到門口,剛好就擋在「宋老刀」身
前,冷然道:「你要到那裡去?」

    宋老刀冷汗涔涔而落,張口結舌,卻說不出話來。

    那人又道:「你的夥伴死了,你一個人逃走,也沒有什麼意思吧?」

    「我還有……」

    「你還有什麼?」那人冷笑道。

    宋老刀凶性一發,猛地自懷中拔出一把匕首,沒頭沒腦地向那人的胸前刺去。

    那人動也不動,不知怎地,宋老刀的匕首,卻刺了個空,那人已憑空後退一尺,袍袖再
一拂,宋老刀「哎呀」二字,尚未出口,已倒了下去。

    坐在椅上的孫敏,看得冷汗直流。她雖是大俠之妻,但她有生以來,卻從未看過這種驚
世駭俗的武功,也沒有看過像這人這麼冷硬的心腸!別人的生死,他看起來都像是絲毫不足
輕重的,而他就像佛祖似的,可以主宰著別人的生死。

    那人身形一晃,又到她的面前。

    孫敏心中大動:「有了此人之助,我們不能解決的問題,不是都可以完全迎刃而解了
嗎?」

    那人冷冷道:「以後睡覺時要小心些!別的地方可沒有這麼湊巧,再會碰到一個像我這
樣的人,也住在你同一家客棧裡。」

    孫敏怕他又以那種驚人的身法掠走,連忙站了起來。

    卻見門口忽然火光一亮,一人掌著燈跑了過來,看到躺在門口的宋老刀,哎呀一聲,驚
喚了出來,手中的燈也掉了下去。

    可是,就在那盞燈從他手中落在地上的那一剎那間,孫敏只覺得眼前一花,那盞燈竟沒
有掉到地上,而平平穩穩地拿在那武功絕高的奇人手裡,她不禁被這人這種輕功,驚得說不
出話來。

    掌著燈走進來的店掌櫃,此時宛如泥塑般站在門口,原來就在這同一剎那,他也被那奇
人點中了身上的穴道。

    孫敏目瞪口呆,那人卻緩緩走了過來,將燈放在桌上,燈光中孫敏只見他臉孔雪也似的
蒼白,眉骨高聳,雙目深陷,鼻字高而挺秀,一眼望去,只覺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這人並不能說漂亮,然而卻令人見了一面,就永遠無法忘去,而且那種成熟的男性之
美,更令人感動!

    他年紀也像是個謎,因為他可能是從二十五歲到四十五歲之間,任何一個年齡。

    孫敏出神地望著他,竟忘記了一個女子是不應該這麼看著一個男子的,尤其是她才第一
次和這男子見面。

    那人一轉臉,目光停留在孫敏的臉上,臉上的肌肉,似乎稍為動了一下。

    就在孫敏第二次想說話的時候,那人身形一晃,已自失去蹤影。

    就像是神龍一般,他給孫敏帶來了很久的思索。

    然後她走到床前,俯身去看那兩個受傷的人,眉頭不禁緊緊皺到一處。

    原來伊風和凌琳,竟仍是昏迷不醒,傷勢倒底如何?孫敏也不知道。她即使急得心碎,
卻也無法可想。

    她摸了摸兩人的嘴唇,都已幹得發燥了,她回轉身想去拿些水來,潤潤他們的嘴唇。

    但她一回身,卻又是一驚!

    原來先前那位奇人,此刻又冷然站在她身後,就像是一個鬼魅似的!他第二次又神不
知,鬼不覺地出現了,像是一道輕煙。無論來的時候,抑或是去的時候,都絕對沒有一絲聲
息。

    孫敏忍住了將要發出來的驚呼之聲:「前輩……」這是她在見到這人之後,第一次能夠
說出話來,但僅僅說了這兩字,就被那人目光中所發出的一種光芒止住了,無法再說下去。

    她望著他的眼睛,像是要窒息似的,連手指都無法動彈一下。

    有些人可以絕對地影響到凡是看到他的人,而此人便是屬於這一種人。

    「我是來救你的,不是來替你找麻煩的……」

    他向宋老刀和小王頭的屍身一指,說道:

    「但是這兩具屍體,卻一定會替你找來麻煩。」

    他仍然是那種冷冰冰的語氣。但是孫敏卻似乎從他這種冷冰冰的語調裡,尋找到一份溫
暖。

    於是她笑了笑,說道:「謝謝前輩!」

    等她說完了話,她才恍然發覺在最近幾年來,這還是她第一次笑出來哩!

    那人目光一轉,似乎在避開她眼中的那份溫暖的笑意。

    「受了傷!」他簡短地問道。孫敏點了點頭。

    他走到床前,掀開伊風的被,掃目一望,略為探了探脈息,兩道長而濃的劍眉,微微皺
了皺。

    孫敏關切地問道:「還有救嗎?」

    他沉吟了一會,並不很快地回答,卻道:「他武功不弱,但是傷的也很重。」

    目光一轉,瞪在孫敏臉上,道:「你們是什麼人!」

    孫敏又在心中轉了幾轉,「我該不該將我真實來歷告訴他呢!」抬頭再望了他那冷然的
目光一望,堅定地說道:

    「先夫凌北修……」

    她將自己的身份和她們所經歷的事,完全在這她連姓名都不知道的陌生人面前,說了出
來。

    於是她的眼睛又已經潮濕了。

    在這人的面前,她突然感覺到自己只是一個軟弱的女子,她需要一雙強而有力的手,再
來保護她,就像以前凌北修保護她一樣,這種感覺的由來,連她自己都茫然。

    那人聽她說著,沒有發出任何一點聲音打斷她的話,而上仍是毫無表情,然而他那堅定
的目光,卻也起了波動。

    「天爭教!」他哼了一聲,道:「怎地我近來總是聽到這個名字?」

    突然語鋒一轉,指著昏迷不醒的伊風說道:「那麼這個人叫做什麼名字,你也不知道
嗎?」

    孫敏點了黜頭。

    那人輕輕說道:「這人倒也難得的很!」略一停頓,又道:「碰到我,這也算他運氣,
他身受兩處重傷,又經過這麼些日子的奔波,受傷的確很重。」

    「請前輩無論如何救救他們!」孫敏淒楚地說道:「我……」

    她以一種類似痛哭的聲音,結束了她的話。

    那人又沉吟半晌,突然道:「你以後不要叫我前輩。」他又停頓一下,像是考慮著該不
該說出他自己的身份。

    在這停頓的一段時間裡,孫敏熱切希望他能說出他的名字來,因為此刻,不如怎的,她
對這人竟有說不出的關切。

    前人都叫我劍先生,你——你不妨也叫我這個名字吧!」

    他輕描淡寫的說道,像是任何一個普通人,在說什麼的名字時的神態。

    然而「劍先生」這三個字,卻使得孫敏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驚異地望著她面前的
這個奇人,心中卻有如一個頑童無意中確定了被他遇到的一人,竟是他所看過的童話中的英
雄一樣。

    因為「劍先生」這三字,二十年來在武林所的代表的意思,就是神秘,神奇和神聖的混
合!而這麼多年來,人們只聽到他所做過的奇事,和他的俠義行為,卻從來沒有人能和他面
對面地說話。

    那麼,孫敏此時的心情,就很容易瞭解了。

    因為她也和大多數人一樣,早就聽到過「劍先生」這個名字,她再也想不到自己能碰到
他!也更想不到面前這看來極為年輕的人,竟是二十多年來,被武林中人視為劍仙一流人物
的「萬劍之尊」劍先生!

    斗室中倏然靜寂起來,然而窗外卻已有雄雞的啼聲!

    劍先生眼中泛起一絲難以覺察的笑意,然而臉上卻仍然是那種無動於衷的神色,彷彿是
世間沒有任何人或任何事,可以感動他似的。

    「他一定受過很深的刺激。」孫敏直覺地想到。眼光自他臉上溜下,發覺他在這麼冷的
天氣裡,穿著的不過是件裌衣。

    「此地已不能久留。」劍先生道:「我也是四處飄遊,沒有一個固定的住所,不過我可
以將你們帶到我的一個至友之處。」

    孫敏暗忖:「原來他也是有朋友的。」

    卻聽得劍先生又道:

    「那所在離此並不甚遠,我們先到那裡,治好這兩人的傷再說。」他說得極快。

    然而在他心中,卻閃過一點他已經多年來沒有的感覺。「我怎會又惹來了這些麻
煩..」他暗自怪著自己。

    正如孫敏所料,這武林中的奇人「劍先生」,確是受過很深的刺激,是以多年來他絕沒
有和任何一人,說過這麼多的話。

    此刻他自己也在奇怪著,為什麼會對這個女子這麼關切?他外表看來年紀雖不大,然而
那不過是因為他其深如海的內功所致。

    是以他認為自己已經到了忘卻「男女之情」的年齡。

    然而世事卻如此奇怪:在你認為已經絕不可能的事情,卻往往是最可能的!

    他朝窗外望了一眼,那小窗的窗紙,竟已現出魚白色了,甚至還有些光線射進來。

    他再看了那兩具屍身和那被他點中穴道的店掌櫃一眼,說道:「你會套車嗎?」

    孫敏點了點頭,心想這人真是奇怪,既然幫了人家的忙,卻叫人家女子去套車。

    「我將這兩具屍身丟掉,你快去套車!還有這廝雖被我點中穴道,耳朵卻仍聽得到,也
萬萬留他不得!」他平靜地說道。

    孫敏知道在他這平靜的幾句話中,又決定了一人的生死之間時,她也恍然瞭解了他為什
麼要自己套車的原因。

    於是她轉身外走。

    那知剛走出房門,又不禁發出一聲驚呼,蹬,蹬,蹬,倒退三步,眼中帶著恐懼之色,
望著門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