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瓢香劍雨結全書            

    阮偉見好即收,不是一個趕盡殺絕的人,他輕易從戰圈中飄退一丈,望到上台的那位短
衫大漢,大喜道

    「公輸老前輩,是你!」

    大漢正是與阮偉在九華山上相遇的五奇之一公輸羊。

    崔佩險些被阮偉殺敗,心中感激那位上台解圍的人,瞟目看去,驚叫道

    「原來是羊伯伯!」

    公輸羊大笑道

    「不錯吧,你們一個喊我老前輩,一個喊我羊伯伯,不正是一家人嗎?一家人打什麼」

    阮偉感清很深,十分觀切的道

    「老前輩有五年多沒有相見了!」

    公輸羊上前緊握著阮偉的手道

    「老弟,九華山一別,老兄無時無刻不在回憶著你我在九華山相聚的時日,那一段日子
是我公輸羊感到最快樂的時光……」

    崔佩眼見羊伯伯與阮偉的情感,知道今天再待下去一定討不了好,不一定阮偉的斧法可
能是公輸羊授給他的,自己打不過他,女兒的心事只好罷了,當下笑道:

    「羊伯伯我們走了!」

    公輸羊回身笑道:

    「崔姑娘好久不見,長的這麼大了!」

    崔佩年已四十餘,聽公輸羊說出這種話,臉色一紅,指著歐陽芝道:

    「羊伯伯,這是小女。」

    公輸羊哈哈大笑道:

    「哦!哦!膘三十年沒見了,連你的女兒都比你當年大了!」

    原來崔佩還他二十七年前到東海找屠龍仙子的女徒孫時遇見的,當年崔佩才十六歲,如
今二十七年後陡然相見,她身著道裝,還以為她是當年的崔姑娘。.

    歐陽芝檢衽行禮後,幽怨的向阮偉瞥了一眼,但見阮偉轉頭他望,絲毫沒有一點情意,
只得無可奈何的跟著她的娘離去。

    公輸羊見她娘兒倆遠去後,搖頭歎道:

    「這個小丫頭,還是做了女道士!」

    言下似是在崔佩幼時便知她將來要做女道士,台下群豪這時見已無熱鬧可看,已紛紛散
去。

    阮偉問道:「老前輩怎麼認識崔前輩的?」

    公輸羊道:「她是凌波仙子的記名弟子,當年我到東海時,被凌波仙子囚禁島上二十年
就見到她,到了我離開島出外建佛時,凌波仙子說她氣質太差,雖有一身武功不會行善,叫
我在江湖上注意她的行為,若有一絲不對,便要強令她出家,想來我離開島後,凌波仙子便
已聞她行為不善而強令她出家了!」

    阮偉暗道難怪她的武功劍法出眾,原來是東海屠龍仙子傳人的記名弟子,如今她雖是出
家了,還是沒有一點出家人的風度,敢情果是凌波仙子強迫她出家的。

    霍然阮偉想到公輸老前輩不是還要建九尊佛像!怎麼能這樣快就建好了!當下問道:

    「老前輩的佛像全刻好了!」

    公輸羊哈哈大笑道:

    「那年與你分別,我道要十八年才能刻完九尊佛像,誰知再刻一尊佛後,給我悟解到一
套高妙的斧法,結果其餘八尊不到兩年便全給我用那套斧法刻完了。」

    阮偉十分嚮往道:

    「那是一套什麼樣的斧法呀?」

    公輸羊正要講出,想到一事,連連搖頭道:

    「不成!不成!我那套自創的斧法雖然厲害,還不及適才我看你用斷劍使的幾斧呢,那
是什麼斧法呀!連凌波仙子教的徒弟都不成!」

    阮偉將得斧法經過說出,公輸羊聽後,大驚道:

    「乖乖!耙稱開天闢地!膘使給我看!膘使給我看!」

    阮偉道聲好,也不管台下有人在看,將那開天闢地十八斧一一使出,剛剛使完,公輸羊
喝道:「接著!」

    阮偉挽手接住鮑輸羊拋來的巨斧,巨斧在手,他的精神百倍,拋下斷劍,一斧一斧重新
砍出,砍到最後一招,公輸羊大讚道:

    「好斧法!穢簹k!當得「開天闢地」四字。」

    阮偉停手將巨斧遞給公輸羊,公輸羊道:

    「這斧用寒鐵鑄成為東海之寶,送給你吧!」

    阮偉正要拒絕,公輸羊接道:

    「不要推辭,否則我要惱火了,快將你身後的朋友給我介紹!」

    阮偉只得厚顏收下巨斧,笑道:

    「這是晚輩的岳父南谷溫天智,這是岳父之女溫義……」

    溫義笑道:「我不叫溫義,我叫溫儀!」

    溫天智向公輸羊抱拳道:「久仰公輸兄大名。」公輸羊回禮道:

    「溫兄之名早已如雷貫耳。」

    阮偉向溫天智深深一揖道:「小婿前有得罪,望岳父諒宥!」

    溫天智歎道:「北堡那老兒說的不錯,江山代有新入出,我們這一輩老了,不中用,我
不怪你傷我,儀兒希望你好好照顧,從今後溫某真的歸隱了!」

    說罷就要望去,溫儀急叫道:「爹爹,你不去找娘了嗎?」

    溫天智搖頭歎道:「我再也找不到她了!」

    溫儀驚道:「為什麼?」

    溫天智苦笑道:「儀兒,爹終生做了兩件大錯事,一是將丐幫六老的老么廢去全身武功
不知所去,一個就是對不起你娘……」

    阮偉暗道果然丐幫第六老沒有死去,想是他被廢了武功後,不願再見他兄弟面,爾後有
機會倒要向丐幫五老說明。

    溫儀低泣道:「爹那有對不起娘呀!」

    溫天智搖頭道:

    「怪就怪在我輸不了一口氣,二十年前我與北堡約定各養一子代父決個勝負,那時我未
成婚何來有子,恰礎蒂~你娘的丈夫與她誤闖入我的谷中,我見她美貌便不顧一切傷了她的
丈夫將她搶下為妻,十餘年來我對她用情似海般深,她雖然與我生下了你,對我仍是不理不
踩,只想念她的丈夫蕭三爺,這次我帶她出谷,她便永遠走了,再也不會回來!……」

    溫儀心道難怪爹娘都冷冰冰的,不疼愛自己,原來她們之間有這般的怨恨,怎會再有心
思來照顧自己呢?

    她想娘去了,是再也不會和爹相好了,爹一人要寂寞,當下毅然道:

    「爹,娘走了,讓女兒永遠陪著您!」

    溫天智堅決道:

    「爹見著你,想到你娘,反而惹我傷心,你跟阮偉去吧……」

    只他話聲一斷,袍袖一揮,疾展輕功,如飛而去,頃失蹤影。

    溫儀忽然痛聲大哭,阮偉上前嫵著她的肩道:

    「不要哭!不要哭!大哥永遠照顧你的……」

    溫儀轉身撲進阮偉的懷裡,泣道:

    「大哥,爹娘都走了,天下之間,儀兒只剩下你一個親人了……」

    在這光天化日之下,阮偉怕別人看不慣,扶起溫儀向公輸羊道:

    「老前輩,我們走吧!」

    公輸羊笑道:「不成!我不能跟你們去,我要趕緊去幫呂南人打架!」

    阮偉大驚道:「呂……呂前輩怎麼了?」

    公輸羊道:「我在岳州碰到一個矮胖的金衫老人在店中糾合一班人馬,說什麼三教聯
合,盡膘掃平正義幫。得快快趕去幫忙,否則正義幫幫主定非是那矮胖金衫老人的對手!」

    阮偉急道:「那老的武功如何!」

    公輸羊道:「我試驗過,恐怕還在我的上頭!」

    阮偉到底是關心親生父親,聞言慌忙道:「那我們快去幫忙!」

    說著帶起溫儀,飛也掠上白蹄鳥,如疾箭駛去!

    公輸羊搖頭道:「年輕人真是急性子!」

    驀然想到正義幫完了,天下必然大亂,大叫道:

    「得快!」

    他不管一切,在眾目睽睽下疾展輕功,想來他的性子此任何人還要急呢?

    阮偉與溫儀合騎來到嘉興郊外,來到正義幫的總舵時,只見那片蒼茫的林園已化為灰
燼,阮偉見狀大慟,翻身跌下馬,呆呆的愣住了。

    在途中溫儀已得知阮偉的身世,眼見目前的情況,只道正義幫已被三教夷為平地了,不
由也呆在馬上。

    好半晌,溫儀看到的青煙不停從灰燼中逸出,耳聞遠處似有喊喝聲!心下一動,掠到阮
偉身旁。

    他見阮偉清淚直流,似已傷心到極點,連耳目也失去了靈敏,勸道:

    「大哥不要傷心,正義幫並未全部被毀!」

    阮偉失魂落魄道:「你怎知道?」

    溫儀道:「隨我來!」當下媼儀帶著阮偉向有聲音處奔去,一邊說道:「那灰燼尚有青
煙,正義幫被攻不過一,二日,可能尚有餘眾在竭力抵抗!」

    奔了百十丈後,又轉了幾個彎,果見前面山腳佈滿不少人眾,有著白衣,有著黑衣,黑
衣多過白衣,人數略有數千左右。

    奔近見白衣人與黑衣人相互對陣,卻未動兵刃,只靜靜看著中央有兩人正在龍爭虎鬥!

    四周圍著不少老少男女,阮偉看去,一個矮胖的金衫人站的離決鬥場最近,另有正義幫
的三花,四花武士與天爭教的金衣香主,其中站著孫敏與凌琳、阮萱與阮芸,尚有一個青年
和尚怒目注視著場中,他竟是失蹤不見的鍾靜凌琳的丈夫。

    還有一個花衣窈窕少女,站在鍾靜的身旁,阮偉看到眼下的情景,便知場中兩人相鬥,
定然一個是正義幫主一個是天爭教主。

    他安靜的走近過去,花衣少女看到他,低聲道:

    「阮大哥,是你!」

    阮偉看出她是鍾靜的女兒鍾潔,兩年多不見長的好快,他點頭示意,恭聲向青年和尚
道:「鍾大叔好!」

    鍾靜怒目向他一視,冷哼一聲,理也不理,阮偉碰了一個軟釘子自覺沒趣,便也不再答
理別人,注目場中。

    其實所有人都關切到場中的變化,因這場鬥爭關係甚大,勝者便稱雄江湖,敗者便要身
首異處。

    只見場中兩人斗的甚慢,顯是斗了很久,兩人皆都消耗了不少體力,但仍可見呂南人占
了絕大的優勢,蕭無業已節節退守,而無還手之力!

    鍾靜眼看呂南人將要得勝稱江湖,自己的仇恨永無法報了,不由惡向膽邊生,手中暗扣
起幾枚毒鏢,一見呂南人背向自己時,抖手射出。

    他未防到阮偉站在身旁,豈容他得手,阮偉一招李廣射箭絕頂輕功趕上暗器,將那毒鏢
一一接到手中。

    鍾靜暗道要得手,眼看著被阮偉破壞,大怒道:

    「臭雜種!你為什麼不讓大叔殺掉那淫賊,你不是答應縱然他是你父親,也不會饒他搶
了大叔的妻子嗎?」

    阮偉在西藏喇嘛寺中確實答應過鍾靜,這時被質問無話可答。

    孫敏突道:「靜兒,你胡說什麼?誰搶了你的妻子?誰又是淫賊啦?」

    鍾靜最敬愛他的岳母孫敏,聞言道:

    「你老人家難道還不知道呂南人誘拐了我的妻子!」

    孫敏一皺眉,沈思一會後,決捻道:

    「靜兒,我告訴你,呂南人是天下最正直的人,我也不隱瞞了,琳兒不肖,雖然一直在
勾引呂南人,但是呂南人卻未亂於禮,你信嗎?」

    凌琳當著這麼多人面前,被自己母親揭穿心事,羞的無地自容,掩面奔去。

    鍾靜一想,霍然道:「我信!我信!只怪我疑心別人了!」

    說罷緊追凌琳而去,其結果甚難逆料!

    矮胖的金衫老人見情勢不對,蕭無幾有立敗的危機,暗忖自己是三教首腦,人勢又多,
不再顧道義與諾言,沉聲道:「蕭無賢侄下來,看老夫收拾呂南人!」

    孫敏驚叫道:「三心神君你敢幫助天爭教,就不怕劍先生嗎?」

    矮胖金衫老人正是三心神君,他哈哈大笑道:

    「那老兒嗎?哈哈……那老兒一日不死,我三心神君一日不得操縱武林,如今三教聚
此,武林聲勢誰敢與敵,就是老兒在也不怕他,況且此時他早已被慕容某送到陰間享福去
了!」

    阮偉大喝道:「聾啞虎僧也是你殺的嗎?」

    三心神君冷笑道:「化外番人,殺了不足為惜!」

    阮偉怒髮衝冠,舉起巨斧一斧砍去,巨喝道:「殺人償命!」

    三心神君見那一斧聲勢驚人,那敢大意,小心迎去。

    三教夥眾見主腦三心神君動手了,那敢怠慢,齊聲吶喊,在天媚,天毒教主領導下,向
正義幫殺去。

    正義幫人勢大弱,武功高者不及敵方,接戰不久死傷甚多,此時突然聽見一聲大笑道:
「打了嗎?我公輸羊來了!」

    只見也不知從那又拿來一柄巨斧,衝進人群人如切瓜般將天爭,天媚,天毒教中高手一
一殺倒。

    頃刻強弱互轉,三教死去高手,便被正義幫殺的落花流水。

    阮偉的開天闢地十八斧果是絕世武功,把三心神君殺左支右絀,狼狽不堪,但是三心神
君神功非凡,竟將十八斧躲過去了。

    到阮偉重施斧法時,三心神君已胸有成竹,一一破解,反而屢有怪招攻去。

    阮偉功力不如三心神君,第二遍斧法勉強施到第十七招,已經氣喘喘,這第十八斧看也
要無用,驀然,他想到聾啞虎僧給他那本古經中一招絕學,於是第十八斧施到一半,霍然飛
斧仃出。

    這飛斧手法,奇奧深玄,是天龍寺至高絕學,三心神君那會見過,一個失神,橫腰被劈
斷斧下!

    只見他兩半身體,滾動甚久還不死去。

    鍾潔不忍看到這樣慘景,一劍殺掉他的腦袋,三心神君才正式畢命。

    那邊呂南人已打得蕭無跌倒地上,呂南人飛身掠上,一腳踏在胸前,擬要踩下。

    阮萱,阮芸姐妹兩人雙雙撲上,求道:「呂大俠,饒了我的爹爹吧!」

    阮偉念在與她倆兄妹一場,亦求道:「父親,饒了他吧!」

    呂南人驀聽兒子喊自己父親了,喜歡得淚水流下,放開蕭無,向阮偉走去,笑泣道:

    「好孩子!竄臚l……」

    突見公輸羊飛身上前,雙腳連踢蕭無三十六大穴,喝聲道:「死罪雖免,終生武功不能
再有!」

    阮萱,阮芸扶起蕭無苦笑道:「我爹爹殘廢了,自有女兒為他奉養終生!」

    她倆人肩起蕭無,疾奔而去。

    三教首腦人物全部死盡,已被正義幫完全制服。

    呂南人牽著阮偉的手,走到場中道:

    「這天下就是你的了,我老了,該讓你出世!……」

    鍾潔天真的笑道:「阮大哥,呂伯父要讓你做幫主呀!」

    孫敏亦笑道:「他不姓阮是姓呂!」

    鍾潔改口道:「那我錯了,該叫呂大哥!」

    呂南人另只手牽起鍾潔,笑道:「幫主之位讓與我兒,賢內助是不可少的!」

    孫敏笑道:「讓潔兒與偉兒在明年重陽,幫主轉讓大典中成親吧!」

    呂偉突然掙開呂南人的手,恭揖道:「父親,兒無才幹,不配統御正義幫,天下武林不
可亂,希望父親不要辭掉職位,再者……」

    他指著溫儀道:「兒已有妻子……」

    呂南人道:「他不是男人嗎?」

    呂偉掀開溫儀的頭巾,頓時絕美的姿容呈現在眾人眼前,鍾潔忽然泣道

    「大哥,你要她,不要我了嗎?」

    呂偉怕見女人的眼淚,抱起溫儀掠上白蹄烏,大聲道:「父親,兒去天涯飄蕩,後會有
期。」頃刻,白蹄烏絕塵而去。

    鍾潔哭倒塵埃中,呂南人苦笑道:「讓他去吧!讓他去吧……」

    「全文完」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