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故人重逢解情怨            

    簡則民等得不耐道

    「兄不承認這臭小子是女婿的話,快快說出,莫耽誤了時光,天下英雄在等著溫兄說話
呢?」

    溫天智幾經思索,判定阮偉不會是女兒的晚輩才敢出頭,他雖打得自己重傷,若能今日
拾回自己的面子,就是將女兒許配給他,亦無不可,當下凝重答道:

    「不錯,他正是溫某最近才招得的女婿!」

    阮偉沒想到溫天智竟然會將女兒許配給自己,在這天下英雄面前答應是斷斷不會改變
的,不由感激的向溫天智望去。

    溫天智點頭笑道:

    「你去向北堡之子簡世兄討教?」

    簡少舞大笑道:

    「什麼人要向少爺討教吧?」

    阮偉昂然道:

    「在下阮偉!」

    他現在明知自己姓呂,但仍不願改姓。

    簡少舞輕藐阮偉那身落魄的樣子,狂笑道:

    「是你嗎?你也配與少爺動手!」

    阮偉見他蔑視自己,神色不動道:

    「阮某在十二招內摔倒閣下十二次!」

    簡少舞一聽此話,似乎不信自己的耳朵,暗道縱然你學會了掌法,也萬難摔咱一跤,莫
說連摔十二跤了!

    簡則民突道:

    「你若不能摔倒犬子,又如何呢?」

    阮偉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在下摔不倒簡兄,拍手就走!」

    簡則民見阮偉頗有自信,暗道他不是瘋子,定有所能,暗暗起了戒心,吩咐簡少舞道:

    「你可要小心點,只要維持十二招不敗,便算勝了!」

    簡少舞大笑道:

    「咱叫他第一招便敗在手下!」

    說著一記絕妙怪招向阮偉攻去,阮偉早已有備,見他攻來,即刻展出從未施展的十二佛
掌!

    這十二佛掌一招三式,招招精絕,式式奧妙,此之龍形八掌威力猶勝三分,可說天下無
敵掌法。

    簡少舞的掌法是北堡家傳絕學飛蛇掌,其威力非同小鄙,但碰到十二佛掌卻半點威力也
發揮不出,只見阮偉第一招施到第三式,左掌帶起一股掌風,劈到簡少舞的肥股上。

    簡少舞萬料不到那掌突然劈到,頓失重心,一個踉蹌,俯倒地上,幸虧他內功不弱,一
個「鷂子翻身」挺身而起。

    台下群豪見他雖然迅快站起身來,但是算來已是敗了,眾人皆未見過阮偉,看他襤褻不
堪的樣子定是個無名小子,以一個無名小子打倒天下聞名北堡之子是何等駭人之事,而且僅
在一招之內,頓時驚呼讀歎聲四下迭起!

    簡少舞羞憤得臉色通紅,第二招竭力攻去,阮偉第一招見功,胸有成竹,當下將十二佛
掌第二招施出。

    這一招三式一串而出,到得第三式,簡少舞依樣葫蘆被阮偉劈倒地上,少舞被劈得心火
上冒,瘋狂攻去,只見兩人的招式如浮扁掠影般你來我往。

    群豪見到這等絕學,雖見簡少舞被連連劈倒地上,亦無人發出驚呼聲了,因為他們的神
智皆迷醉在阮偉那正大光明.招式宏偉的十二佛掌中。

    阮偉三十六式一一施出,到得最後一式用出六成真力把簡少舞劈飛三丈外,摔倒地上,
一時動彈不得。

    這時恰瞻Q二招,台下人有的算得清楚,大聲道:

    「十二跤!十二跤!丙然摔了十二跤……」

    簡則民鐵青著臉走上台扶起簡少舞,走近溫天智身邊道:「你招得好女婿,北堡從此江
湖除名,可惜那小子的武功並非你所授,勝了亦算不得光彩!」

    溫天智笑道:

    「兄弟的武功有限,那能教出這等武功的女婿,不怕丟人,兄免尚曾敗在他的手下!」

    簡則民驚道:

    「你曾被你的女婿打敗過!」

    溫天智冷靜道:

    「不但敗了而且受了重傷!」

    簡則民大歎道:

    「這等說來,連老夫也不是他的對手了!」

    當下他抱起簡少舞,當走過阮偉身邊時望也不望一眼,對天呼道:「江山代有新人
出……」

    他下面話沒有說出,便已飛身下台,走失人群中。

    直到此時溫義再也顧不得女兒的矜持了,緩身上前,歡喜得欲淚道:「大哥!大哥,你
可不要再離開我了……」

    阮偉握住她的纖手,激動道:

    「大哥因身世不明,誤會令尊,將溫伯父打成重傷,你還怪我嗎?」

    溫義搖頭嬌嗔道:

    「不!不!大哥怎麼還叫爹爹做伯父呢?」

    阮偉一時傻住,不解道:

    「那……那……叫什麼呢?……」

    溫義緊搖著阮偉握住的手道:

    「大哥裝傻!大哥裝傻!……」

    他倆彼此相愛甚深,數月未見,日日刻骨相思,今日相見誤會冰釋,頓時忘了身在廣庭
大眾之間,只道在深閨秘室中,相愛之情,橫溢於語言形態中!

    溫天智看他倆人如此相愛,憶起自己孤苦一人雖有妻女,但得不著相愛之情,想到傷心
處,轉身他望。

    群豪皆是三山五嶽的人物,這等兒女私情他們可體會不出,見熱鬧已完,紛紛離去。

    當群豪將要完全散時,忽聽一聲柔嫩的語言道:

    「好不羞呀!瞻ㄡ菃r!大庭廣眾之間如此肉麻,真是傷風敗俗……」

    這聲音不大,但人人聽到,而且像在耳邊細說一般,聞者莫不吃驚,以為身邊有個女子
在說話,可是回身望去,身旁那有女子!

    群豪中武功高的便知這是一門絕頂的氣功,當今江湖上功力能臻至此者,怕再找不出一
個了。

    只見台上突然現身出兩位女子,一位身著黑裝年在二九,另一位身著道袍,是個三十上
下的女道士。

    阮偉看到黑裝少女,心中一驚,暗呼道:

    「好丫頭!骯然不放過我,找到這裡來了!」

    那女道士板著面孔道:

    「小子,你就是阮偉嗎?」

    這聲音柔嫩細膩,群豪一聽就知是剛才如在耳邊說話的聲音,眾看女道士如此年紀竟懷
有如此絕頂氣功,莫不大驚!

    阮偉兒女道士容貌絕美,雖是板著面孔亦有一種能夠懾人心魄的魅力,當下即刻判斷出
她是武林四美之一崑崙玉女崔佩了!

    他不敢僭禮道:

    「晚輩正是阮偉,前輩來上,不知有何吩忖!」

    崑崙玉女崔佩冷笑道:

    「誰敢吩咐你,你連我女兒都敢欺負,我還敢吩咐你嗎?」

    阮偉笑道:

    「晚輩何曾欺負了令嬡……」

    只見崔佩白玉般的纖掌突然揚起,啪的一聲打在阮偉的臉上,怒道:

    「你敢強辯!」

    阮偉摸著被打的左頰,一面暗驚凌起新說的不錯,鏢主夫人果有非凡的武功,那一掌擊
來,自己一個大意竟無法避開,一回心中氣道,虧你是個出家人,怎麼動手就打人,那有出
家人的氣質,但礙於她是前輩,忍住胸中怒氣,一言不發。

    黑衣女子歐陽芝驚叫道:

    「娘!你打他做什麼?」

    崔佩見阮偉沒有還手,來時的怒氣稍消一點,回首笑道:

    「這種人不教訓他一下,眼中還有別人的天下!」

    阮偉不作一聲,轉身牽起溫義的手,向溫天智道:

    「岳父,我們走吧!」

    溫義本來很氣憤女道士打了阮偉一個耳括子,這時聽他喊爹爹一聲岳父,心下一甜,乖
乖的跟著阮偉向台下走去。

    歐陽芝急道:

    「娘……他……他走了!」

    崔佩將手中拂麈一圈,如疾箭般纏向阮偉牽著溫義的手,阮偉陡覺手背上如有針刺,心
下大驚,不敢大意,左掌突出,劈開拂塵,右手迅快將溫義牽到身後。

    溫義大罵道:

    「不要臉的道姑,臭道姑……」

    崔佩大怒,拂塵沒有收回,右臂內氣一運,拂塵伸張如箭,射向溫義的腦門。

    溫義那曾防到崔佩拂塵不收,便能再次擊人,只見眼前銀芒閃閃,暗道完了,這下腦袋
一定要被她擊碎。

    阮偉急切之下,不及救人,他一咬鋼牙,左臂一拳打出,攔在溫義的面門前,拂塵一擊
之方便全部落在他的手臂上。

    但聽到「劃刺」一聲,阮偉的左袖被擊成粉碎,在血肉橫飛中緩緩飄下!

    幸虧阮偉身懷絕妙的瑜珈神功,運氣護住左臂,只擊傷了一塊皮肉,否則整條左臂都要
被拂塵擊成碎粉。

    縱然如此,阮偉的左臂也被擊得血肉模糊,看來十分怕人!

    崔佩未想到阮偉會如此搶救他的意中人,無冤無故打傷了他,女兒可要心痛,緩聲道:

    「誰叫你走了……」

    溫義合著淚水,急忙扯下衣襟包住阮偉的左臂。

    那邊歐陽芝同時也扯下衣襟要去包住阮偉的左臂,但見溫義已在包著,氣得滿面嫉容,
恨恨的將衣襟摔在地下,掩面低泣起來。

    崔佩愛憐的勸著歐陽芝道:

    「芝兒不要哭,一切有娘在這裡作主!」

    溫義包紮好了,氣急道:

    「大……大哥,都是我害你的……」

    阮偉搖頭道:

    「不要著急,沒關係!」

    崔佩冷笑道:

    「沒關係!你假若再擋我殺那賤婢,下次可沒那麼簡單了!」

    阮偉抱拳揖道:

    「阮某敬你是個前輩,殺人不過頭點地,你打了阮某一掌二塵,再大的怨恨也該消
了!」

    崔佩道:

    「誰要殺你,你走你的!」

    阮偉道聲謝了,牽起溫義的手就要下台,崔佩怒道:

    「放下那個賤婢!」

    阮偉凜然道:「前輩怎生說的?」

    崔佩笑道:「你還敢發怒,我叫你走,並沒叫那賤婢走!」

    阮偉怒氣不可再抑制,氣的大聲道:

    「她與你無冤無仇,你左一聲的賤婢右一聲的賤婢,罵也罵夠了,還要留她做什麼?」

    崔佩冷冷道:

    「誰叫你喜歡她,今天不但要留下她,尚且要取她的性命,除非……」

    阮偉怒道:「除非什麼?」

    崔佩笑道:「除非你跟我們走,萬事皆休!」

    阮偉大怒道:「說來說去,你們還是不放過我!」

    當下他指著歐陽芝罵道:

    「你這個任性的丫頭,阮某不過失了一次莫名其妙的約會,你便如此記恨,把你娘請出
來要趕盡殺絕,天下那有像你這樣惡毒的心!」

    歐陽芝氣苦道:

    「娘!娘!……」

    她自幼嬌生慣養,那會被人這樣當面罵過,越思越傷心,只聽她哭泣得越發厲害了!

    崔佩只有一女,是往日未做道士時生的,見她哭得這樣傷心,心中一恨,不但恨溫義和
女兒的意中人相好,就連阮偉也恨上了!

    當下她怒顏道:

    「小子,你劃下道來吧!」

    阮偉也激起傲氣,向溫天智道:

    「岳父,請您將義妹先帶走,阮某倒要會會昔日曾劍敗天爭教主,正義幫主的人物,憑
仗什麼不顧人情法理?」

    群豪本要散去,見又有鬥爭便紛紛聚攏,這時聽到阮偉的話,齊皆大嘩,他們未想到台
上這女道士竟會擊敗天下一幫一教之首。

    溫義突道:

    「大哥,我等你打敗了那惡女人再走!」

    阮偉心下大急,暗忖自己恐非敵手,倘若自己敗了,她們一定不會放過義妹,當下急切
道:

    「義妹,你快隨岳父走吧!」

    溫義曉得阮偉的心,不禁幽幽道:

    「大哥,你想我會拋下你,讓你一人和強敵拼生死嗎?」

    這幾句話說得很平靜,卻含蘊著無限的柔情與蜜意,阮偉知她心意再勸也勸不走了,目
前唯有奮力一戰,才能保住她不會被崔佩殺害!

    崔佩等得不耐道:

    「快快動手吧!只要你勝得過我,我馬上帶著女兒就走,否則你就要殺死那個賤婢,終
生侍候我女兒!」

    阮偉怒喝道:「放屁!」雙掌一分,直襲崔佩門前。

    崔佩拂塵一拂,閃開阮偉的攻擊,笑道:

    「空手你不是我的對手,快拿兵刃出來吧!」

    阮偉一驚,暗忖要是沒有兵刃那是她的對手,但自己身上寸鐵皆無,那有兵刃,當下歎
道:

    「我沒有劍,空手一樣可打!」

    崔佩冷笑道:

    「你不用兵刃,我這拂塵卻要用的……」

    一旁溫天智突道:「那不公平!」

    只見他突然飛縱到人群中,一刻即回,本來空手,這時卻多了一把寒光閃閃的寶劍,遞
到阮偉的手上。

    台下一人大驚道:

    「那是我的劍!那是我的劍!」

    群豪暗驚溫天智的手法了得,片刻下台上台,人不知鬼不覺的奪得別人的寶劍,這份功
夫,端的匪夷所思!

    那失劍的豪客,被旁邊的人勸道:

    「你那把劍能得高手較藝,實是莫大的榮幸,還吼叫什麼?」

    阮偉一劍在手,精神大壯,立即凝神聚氣,默運玄功,緩緩將天龍劍法起劍式「笑佛指
天」施出!

    崔佩是劍道中的能手,一見阮偉的劍勢便知非同小鄙,當下就用拂塵當劍展出天羅地網
劍。

    頃刻只見台上崔佩的招式猶如疾風雷雨,而阮偉的招式卻是緩慢的很,一點也不著急,
隱健得有如泰山峙立一般!

    天龍劍法阮偉一一施完後,卻無法傷到崔佩,阮偉不由緊張起來,知道今天遇上了天下
第一的劍道高手,她的劍法雖是和歐陽芝在鏢局與自己對敵的劍法一樣,但同樣的劍法在她
手中施來,其威力豈能同日而言!

    阮偉反覆把天龍十三劍施了三遍後,仍不見有任何進展,反之每當手中之劍和對手拂塵
相擊時,發覺對方拂麈中含瘟無上的內力,幾使自己把持不住手中之劍,敢情崔佩練的內家
玄功竟然比瑜珈神功還要厲害!

    崔佩的天羅地網劍共三百六十招,這時已打了三百五十幾招了,暗道這小子那來這麼沉
穩厲害的劍法,連一幫一教的頭兒在自己手下亦逃不過三百招,假若不再運用全力,讓他再
使一趟十三劍,恐怕三百六十招施完了,也不管用!

    當下她最後幾招運起無上玄功,其威勢陡然增加一倍,阮偉擋了三招已然全身乏力,到
最後一招崔佩嬌喝一聲,整個拂塵纏在阮偉的劍身上。

    阮偉運勁一奪,奪之不下,再次運勁,亦然無效,到得第三次,他大喝一聲仍然沒有將
崔佩的拂塵扯動,卻聽啪的一聲,將寶劍拗斷了!

    阮偉用盡力氣只奪得半劍,喪氣萬分,暗忖這半劍那裡再是崔佩的對手,只有束手待斃
了!

    崔佩存心要將阮偉傷在手下,使他敗的口服心服,爾後再也不敢反抗自己,乖乖的做女
兒裙邊的不二之臣。

    只見她拂麈帶著強大的勁風向阮偉斷劍擊去,溫義急叫道:

    「不要臉的惡婦,我大哥的劍斷了,讓他換一把劍再戰,不然……」

    聲音滿含關切,看樣子要上前相助的意思。

    阮偉心知她上來毫無用處,只有陪著一死,在這緊要關頭,他突然想到開天闢地十八
斧!

    於是他用斷劍當斧,大喝一聲,劈砍出去。

    溫義本要上前相助,這時見阮偉斷劍的威勢,不下於剛才的劍法,心下一寬,仔細觀
望。

    只見阮偉砍了兩劍,崔佩就手忙腳亂起來,本來開天闢地十八斧是用巨斧做為兵器,這
時阮偉的內力大弱,用份量輕得甚多的斷劍做巨斧,使將起來十分稱手,威力毫不減弱,大
有雷動萬物的氣魄!

    等到阮偉砍到第五斧,崔佩已被奇妙的斧法劈退三步,劍法施展不出,彷彿那斧法竟將
整個劍法封住了,再也不能大開大闔的施展。

    崔佩正在焦急萬分的時候,突聽一聲巨喝道:

    「停手!」

    只見台上躍上一位身著短衫手持巨斧的鬍鬚大漢,他站定後,大笑道: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都是一家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