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奇情慘景費猜疑            

    離開正義幫,阮偉直馳出百里以外,才緩下馬來,「白蹄島」載著他倆人快跑了這麼長
的路程,毫無疲憊之態,端是一匹神駒。

    緩馳之間,溫義忽道:

    「大哥,我想回家一趙。」

    阮偉驚道:「什麼,你要離開我?」

    溫義笑道:「誰說要離開你啦!」

    阮偉歎道:「你要回家豈不是要離開我?」

    溫義格格笑道:

    「真是個傻大哥,你難道不能到我家去玩一趟,我倆就不會分開了嗎?」

    阮偉道:「你父母親會歡迎我去嗎?」

    溫義遲疑一陣,歎道

    「我也不知父母親會不會歡迎大哥,他們連我這個親生女兒都不愛護,誰知會待你好不
好呢?」

    阮偉吶吶道:

    「那……那……我不用去了……」

    溫義嘟起小嘴,故作生氣道:

    「大哥不去,我也不回去了!」

    阮偉連連搖手道:

    「那怎麼成!那怎麼成!你離家一年有餘,再不回去未免有失人子之道,你一定要回去
一趟。」

    溫義輕笑道:「那你得答應隨我回去!」

    阮偉知道溫義的性倩十分執拗,不答應她果真會不願回去了,再者直不願與她分離,只
得應道:

    「好,大哥陪你去。」

    溫義大喜,連連雀躍,狀同年幼的孩童,差點摔下馬去,阮偉笑罵道:

    「這麼大了,還像小﹞@般,羞也不羞!」

    溫義笑道:

    「我在大哥身邊,願意永遠做一個不憧事的小﹛K…」

    她這句情意深長,阮偉不覺伸手抱住溫義,真把她當作一個躺在懷中,要人愛憐的孩童
了……

    一月的時間,他倆來到廣西。

    阮偉早已嚮往廣西的奇山異景,這時路上一一得能見著,心中十分愉悅,但有時想到外
公蕭三爺的遭遇,不覺黯然。

    這天來到柳州,柳州的奇景為康西之最,阮偉身伴意中人,游此大自然風光,有說不出
的幸福之感。

    他們到柳州城中投宿,安寢時溫義道:

    「等明天我再帶你至一所奇異的景致地方,到了那裡,我看大哥非要咋舌大讚不
可……」

    說完,溫柔的一笑,款擺而去。

    阮偉滿懷幸福的躺在床上,望著房頂,霍然他想到一句話,臉色大變,陡然躍身坐起。

    只見他喃喃自語道:

    「樂極生悲!樂極生悲,難道我阮偉……」

    想到外公的遭遇,無論地方,情況完全吻合,他不禁毛髮悚然,神色頓然呆癡起來。

    第二天,阮偉整個人好像變了,溫義也未看出,笑道:「大哥,我們走罷!」

    他倆人仍是合乘一騎,馳出柳州城,走了十餘里,眼前呈現出怪異的山景,那山景如同
一朵青蓮,蓮瓣上薄雲朵朵覆蓋,好像仙境一般。

    溫義指著那山景道:

    「這座山人稱青蓮山,大哥進去便知這座山的怪異,天下難有敢與其抗衡者!」

    阮偉想到外公蕭三爺的仇人就住在這山內,聲音微微發顫道:「你……你……家就住在
裡面嗎?」

    他真希望溫義答聲不是,那知溫義笑道:

    「大哥怎麼猜到的?」

    頓時阮偉臉色大變,溫義看的大驚道:

    「大哥!大哥!你怎麼啦……」

    說著用溫柔的手覆蓋在阮偉的額上,接道:

    「是不是病了?」

    阮偉竭力忍住心中的悲痛,暗道要想替外公復仇,千萬衝動不得,否則沒有溫義的指
引,不易進入那老賊的谷中。

    當下勉強笑道:

    「沒有……沒有什麼……只是略略感到不舒服。」

    溫義笑道:

    「那沒關係,待會到了家裡,我給你吃一顆父親制的丸藥,保險你立刻痊癒。」

    於是她滔滔不絕說出她父親的才幹,要知南谷溫天智是天下奇才,無所不能,也難怪溫
義這麼自誇了!

    阮偉慘然的望著溫義,心中大大歎道:

    「你為什麼會是外公仇人的女兒,你為什麼會是外公仇人的女兒……」

    想到待會就要與溫義反臉成仇,眼角不由泊泊流出傷心的淚來,溫義只顧說話,那知她
親愛的大哥這時的悲痛呢?

    阮偉隨著溫義輕易走進溫天智費盡才智佈置的怪石陣,不會兒就走到谷內,谷中果有一
棟如同外公所述的石屋,恰礎@有三間。

    尚未接近石屋,石屋內走出一位道袍老者,那老者見著溫義雖然故作鎮靜,卻抑不住眉
宇間的關切。

    溫義見父親一年多未見,消瘦多了,頓時忘了父親待自己的兇惡,撲頭擁進他的懷內,
嬌喚道:

    「爹!爹!女兒回來了……」

    溫天智伸手愛憐的撫著溫義,慈聲道:

    「起來!起來,這麼大了別被你的朋友笑話……」

    溫義聽父親的話聲,絲毫沒有責怪自己帶阮偉擅自進谷的意思,欣喜的站起,笑容滿面
道:

    「爹,我給您介紹,他是……」

    阮偉忽然冷冷道:

    「不用介紹了,我知道他是溫天智!」

    溫義吃驚道:

    「大……大哥……你怎可對我父親如此無禮……」

    阮偉厲聲道:

    「我今天不但要對他無禮,而且要殺了他!」

    溫義氣的清淚直流,花容失色道:

    「你……你……你敢!」

    溫天智突然大笑道:

    「這個年頭真是變了,溫某沒有怪你擅自進谷,你這小子倒要找起老夫的麻頃,莫非生
了三頭六臂!」

    阮偉嚴陣以待道:

    「我就是個文弱書生,如今也非要你的命不可!」

    溫天智疑道:

    「老夫與你有何仇恨?」

    阮偉突然一掌劈去,大聲道:

    「有不共戴天之仇!」

    溫天智閃身讓開,大驚道:

    「你是誰?」

    阮偉如同發狂一般,雙掌飛快拍去,不再說一句話。

    溫義急的哭喊道:

    「大哥住手!大哥住手……」

    她的呼喚那能止住阮偉的攻勢,溫天智被攻得心火上冒,見阮偉掌法凌厲,不再顧及他
是愛女的朋友,一腳踏去,虛幻莫測,左腳跟著飛起踢去,暗道自己這一腳他一定閃躲不
了。

    那知阮偉學過溫天智的九宮連環步,他那一腳雖然天下無二,阮偉卻能輕易的閃開。

    溫天智大大吃驚道:

    「小子那裡學來老夫的步法。」

    阮偉慘然大笑道:「是跟你女兒學的。」

    溫天智暗付,女兒連九宮連環步也傳給他,關係定然不淺,可不要大意傷他,可是阮偉
的掌法奇奧無比,卻不由得溫天智不全力以對!

    頃刻來往十數招,九宮連環步在溫天智使來,高出溫義,阮偉甚多,阮偉掌法雖然厲
害,卻無法奈何得了他。

    阮偉久戰不下,思起蕭三爺的武功,暗道要以外公的武功殺他,才算替外公報了大仇,
一念至此,雙手握滿五茫珠,用漫天花雨手法射去。

    這暗器手法果然非同凡響,溫天智一個大意,手臂上中了一顆,頓時鮮血直流,要知五
茫珠的威力在阮偉使來,就是練有罡氣,亦難抵擋,若不是溫天智懷有無上氣功,整條手臂
就要被打斷。

    溫天智識得五茫珠,大驚道:

    「你是蕭三爺的什麼人?」

    阮偉淒厲慘笑道:「蕭三爺是我外公,今天來替外婆報仇,快快納命來吧!」

    說罷又握起兩把五茫珠,要再用最厲害的暗器手法「漫天花雨」射去。

    溫天智大笑道:「真是笑話,你外婆好久死了!」

    阮偉根本不信他的話,撒手射去,立時溫天智胸上又中一顆鮮血滾滾而出,填刻染滿衣
衫,十分怕人。

    要知這漫天花雨手法是蕭三爺苦研十八年成就的最高最深的手法,莫說是溫天智就是劍
先生也難逃過。

    阮偉兩度得手,信心大增,頃刻又握滿兩把,暗道這下射去,一定要取得溫天智的性
命。溫義這時已哭喊得昏眩過去,溫天智無法一舉擊敗阮偉,只有眼睜睜見他再度出手。

    阮偉正擬出手替外婆報仇忽聽一聲莊嚴無比的嬌喚道:「你且停下手來。」

    阮偉被這聲音一震,抬頭望去,見石屋內姍姍走出一位衣著素的婦人,阮偉看到這位婦
人,暗暗驚道:

    「這位婦人面好熟!」

    那中年婦人走到溫義昏倒的地方停下,拿起手中的濕巾撲在她的額上,輕喚道:「儀兒
醒來!儀兒醒來!」

    溫義幽幽醒來,見到母親,雖知母親不大喜愛自己,但在這傷心的時候,不由撲頭擁進
婦人的懷裡,哭道:

    「娘!娘!他要殺爹……」

    阮偉突然想起這婦人長的和自己母親一般模樣,無論臉形,身材都酷肖三分,只有年紀
大過十多歲,顯得蒼老一點。

    溫天智胸中所受一顆五茫珠,傷的甚重,他見自己的妻子只顧女兒,正眼也不瞧自己一
下,顯是一點也不關心自己是死是活,想起十多年來用情如忖流水,一點收效也沒有,不由
老淚縱橫。

    阮偉知道溫天智已無力再戰,逃不過自己手下,便不再理會,緩緩走到婦人身前道:

    「請問夫人可認識我娘蕭南蘋嗎?」婦人抬起頭來,喃喃呼道:

    「南蘋!南蘋!南蘋……」

    只見她喊到南蘋時滿面溢出無限的摯愛,阮偉冥冥覺得其中一定不尋常,激動的問道:

    「夫人真認識我娘嗎?」

    那位年近半百的婦人突然輕泣道:

    「南蘋是我的女兒我怎麼不認識……我怎麼不認識……」

    阮偉驚駭的臉色大變,他看到婦人額上有塊疤痕,定是當年她撞在岩石上沒有死去所留
下的,而外公以為她死去,其實卻未死去,反而嫁給溫天智生下溫義。

    想到這裡,阮偉滿身冷汗涔涔滲出,暗道:「好險!我幸虧與溫義未及於亂,否則真是
犯了莫大的亂倫之罪!」

    如今既知道外婆沒有死去,那能再殺溫天智,阮偉心中不願再待片刻,面向那位婦人,
吶吶道:

    「外……外……」

    婦人慈聲道:

    「我是你的外婆,你怎麼不叫我!」

    阮偉念及孤苦的外公,認定外婆是不貞的人,霍然生怒道:「我不叫你!我不叫
你……」

    婦人珠淚瑩然道:

    「你為什麼不叫我!」

    溫義抬頭來,楚楚可憐道:

    「大哥,你還要氣我娘嗎?」

    阮偉一聲慘笑,大喊道:

    「大哥!大哥!我那是你的大哥,你倒是我的阿姨,我的長輩……哈……哈……哈……
我的長輩!」

    阮偉心中痛得一刻也不能再停留了,向溫義一揖,苦笑道:「溫姨再見了……」

    說罷飛身掠去,溫義挺身而起,大叫道:

    「大哥!大哥!大哥!」

    她正要追去,婦人一把抓住她的手,低聲道:

    「你不要再去追他了,你是他的長輩!」

    溫義那裡捨得情愛深摯的阮偉,大哭道:

    「我不要做他的長輩,我不要做他的長輩……」

    可是誰又敢衝破這倫常的束呢?

    且說阮偉離開南谷後,騎著白蹄鳥獨自而行,想到昨天還是雙雙倆人,如今孤苦零丁,
事情的變化真太令人難以想像了。

    他無目的地的流落江湖,月餘後又恢復那時離開西藏找溫義芳蹤的落魄形態了,他不注
重自己的身體,更不注意自己的儀容了!

    無時無刻他不在盡力設法忘記溫義,但卻偏偏忘記不掉,他發覺自己和溫義之間已到不
可分離的地步,可是他那又能夠和溫義結合呢?

    轉瞬臘月將屆,阮偉憶起虎僧與劍先生之約,便向君山進發。

    詩聖李太白有詩道:

    「淺掃明湖開玉鏡,丹青古出是君山。」

    這君山在岳州洞庭湖之中,阮偉趕到君山因路程遙遠,已是薄暮時分,他不知虎老前輩
決鬥過沒有,內心忐忑不安向君山之頂走去。

    但見一盤火輪掛在山邊,漸漸低垂,然而君山之頂仍是十分明亮,斜照的紅光射在高台
上,照出兩個獨坐的人影。

    阮偉見到兩條人影,以為決鬥尚未完畢,才放下不安之心,慢慢向高台走去。

    這高台的台邊有三個大字:「軒轅台」,相傳黃帝在此鑄鼎,鼎成後騎龍升天。

    在這高台上決鬥,倒是個好地方,就怕有閒雜人來到,尚好現在是臘月冷天,誰也不會
冒著嚴寒來這遊玩。

    阮偉漸漸走近高台,看清人影,心下奇怪,他們在做什麼?

    起先以為他們靜坐是在對掌,較量功力,但這一走近看見他們雙掌並未相對,他們既不
對掌,呆坐在那裡做什麼,難道是比禪功嗎?

    武家那有比禪功之理,阮偉飛身上台,仔細看去,這一看驚的他大呼一聲。

    只見虎僧與劍先生背後各印著一隻烏黑的手掌印,早已死去多時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