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開天闢地十八斧            

    群豪不由自主全部起立,抱拳道:

    「阮兄?」

    阮偉這才站起身,抱拳回禮,轉面望著張萬一,笑道:

    「在下可以坐這位子嗎?」

    張萬一尷尬道:

    「坐得!坐得!」

    阮偉恨他剛才無禮,卻不就座,故意道:

    「在下怎敢坐張鏢主預備給曹大哥的位子,還是站著罷!」

    說著走出位子,曹勝仇慌忙道:

    「阮兄千萬留個面子!請坐!請坐?」

    張萬一惹不起南北鏢局,暗道若要惹翻了天下聞名的南北鏢局,連保鏢這碗飯也別想吃
了,當下只得忍住氣,賠禮道:

    「張某有眼無珠,不識尊駕,萬請恕罪!」

    阮偉不知南北鏢局有這等聲望,張萬一竟能厚著臉在群豪面前給自己賠禮,心下反感不
安,笑道:

    「也怪自己沒有聲明身份,何罪之有,大家請坐!」

    群豪見阮偉坐下,才一一就座,張萬一暗中舒口氣,曹勝仇與阮偉同桌,坐定後先道:

    「各位關於失鏢之事,談的如何?」

    張萬一道出剛才的議定,曹勝仇道:

    「待會算上兄上弟一份!」

    阮偉心想先跟他們上得樂山再說,於是笑道:

    「也算上阮某一份!」

    群豪聞言大喜,他們並不知南北鏢局也曾失鏢,以為南北鏢局插手此事,追回失鏢之
事,大有希望!

    飯畢後,十四家鏢局同宋名斤共十七人,向對山出發。

    「排骨仙」宋名斤備好兩艘快艇,分開向樂山劃去,航行迂迴,給別人看來,以為是普
通行舟,不會疑心到是要上大佛寺。

    劃到背山隱密處,兩艇會合,群豪只見山壁上青苔遍生,滑不溜手,毫無攀登著力之
處,顯是無人登上過。

    宋名斤在舟上早已預備兩大盤爪繩,船上各人功力皆是不錯,隨便兩人,便將爪繩拋上
三十餘丈,抓住大樹,其後各人借力,一一登上。

    登到山腹,但見處處雜草叢生,林木處處,不良於行,群豪聚在一起,慢慢爬起一段,
「花槍」王四嫁爬的不耐煩,罵道:

    「這個鬼地方,走路都不好走,一個女娃子怎會躲居在這裡!」

    這句話道出各人的懷疑,因這山雖然高不及百丈,但上下一般粗,爬上去十分艱難,若
教一位女子住在上面,武功雖高,上下也不方便。

    「斷門絕戶刀」黃文開道:

    「人家居在上面,自有方便之道,只怕不會有人住在上面!」

    「無敵三拳」張萬一苦笑道:

    「在下敢擔保那丫頭住在上面!」

    阮偉聽他又叫溫義丫頭,心下大怒,一拳擊在他的腰上,裝著心中煩躁道:

    「快走!膘走!別囉囌了!」

    阮偉那一拳雖未運功,也把張萬一打的一陣酸麻,他不敢回手,急忙爬上三丈,倒真聽
話。

    爬到三分之二,群豪有的衣服被樹枝刮破,有的受了輕傷,有的頭髮散亂,除阮偉完好
如初外,大家都是狼狽不堪,輕喘連連。

    抬頭看去,頂上密密麻麻,樹枝交叉互生,要想爬到頂峰,可還要大費一番手腳呢?
「金槍」路亭花疑道:「莫非真沒有人住在上面吧?」「花槍」王四嫁大聲道:「鬼才住在
上面!」「無敵三拳」張萬一噓聲道:「小聲點!莫叫那丫頭聽到了!」阮偉一拳打在他腰
上,怒道:「叫你走快點,怎麼又慢了!」「無敵三拳」張萬一囁嚅道:「阮兄,爬……
爬……不快呀!」阮偉氣道:「爬不快,就不要說話!」

    張萬一閉住嘴,果真不敢說話了!

    「瘦劍」曹勝仇歎道:

    「這附近一定有暗道,否則那女子不會住在上面!」

    「排骨仙」宋名斤身體最弱,功力較差,一面擦汗,一面喘氣道:

    「有是會有的,只是不知在那裡?」

    「花槍」王四嫁罵道:

    「廢話!你要知道暗道在那裡,還會跟著我們窮爬!」

    「銀槍」任紅冰暗暗一笑,他覺到三弟這句話說得很聰明,不由大加讚賞,把宋名斤氣
得臉上陣陣發紅。

    再攀登半個時辰,總算被他們登上峰頂,個個互相一看,暗暗慚愧,因為衣服都刮破
了,唯有阮偉沒事似的,好像沒登山一樣,由此一見,大家便覺自愧弗如。

    四下一看,這峰頂十分廣大,俯身向下望去,大佛頂距山頂數十丈,向外突出,大家皆
不知,當年海通禪師如何能建成此佛!

    十七人商議一會後,預備分開搜索,宋名斤道:

    「你們去吧!宋某在這裡等著!」

    群豪暗道:「他於這事無關,只是盡義務把自己帶到這裡,待會到不能把他牽連進
去!」

    「無敵三拳」張萬一道:

    「有勞宋兄了!」

    「斷門絕戶刀」黃文開陰陰道:

    「咱們開始分開搜索!」

    「花槍」王四嫁大叫道:

    「不要找了!那妞兒來啦!」

    眾人齊皆一驚,但見那邊姍姍走來一位紅衣女子,蒙著紅巾,正是那位屢劫鏢貨的獨行
女盜!

    阮偉心中一震,暗道:「她究竟是不是義弟?」

    一時他不敢冒然上前,站在那裡呆呆望著她!

    蒙面女子只露出黑如點漆的雙眸,瞟了阮偉一眼,壓低聲音道:「你們可是來找姑娘的
嗎?」

    阮偉疑道:「她為何不敢露出原來聲音,莫非真是義弟,而不願讓我知道?」

    群豪皆知紅衣女子武功非凡,自忖不是敵手,是故無一人敢先挑,免得吃了大虧,一時
大家呆站在那裡,瞪眼望著。蒙面女子笑道:「姑娘道是那方豪傑來到此山,原來是群啞
巴!」阮偉笑道:「姑娘有請!」當下躬身一揖,蒙面女子回了一禮道:「你是他們的頭兒
嗎?」阮偉輕鬆道:「非也!在下到此要找一人。」蒙面女子道:「此山僅姑娘一人,並無
別人!」阮偉道:「那麼在下找的就是姑娘。」素面女子笑道:「你可知姑娘是誰?」阮偉
被她一問,楞住了,蒙面女子冷冷道:「你既不知姑娘是誰,找姑娘作什麼?」阮偉暗道:
「莫非她並不是義弟!」

    這一想,他更不敢冒然認她,吶吶道:

    「請姑娘將劫得鏢銀歸還他們!」

    蒙面女子道:

    「誰能在姑娘十招之內不敗,姑娘便將鏢銀歸還,但是……」

    群豪暗道:「維持十招不敗,不見得不能!」頓時大家緊張的注視她,不知她「但是」
什麼?

    蒙面女子嬌聲一笑,道:

    「只准三人,三人一過,姑娘便不奉陪了!」

    但見三人迅快搶先齊聲道:

    「在下和姑娘比!」

    這三人是「瘦劍」曹勝仇,「斷門絕戶刀」黃文開,「無敵三拳」張萬一。

    蒙面女子道:

    「你們三人先出來,就准你們三人和姑娘比!」

    餘眾暗忖:「只有和她比,才有奪回失鏢的希望,她若一走,倒不易攔住她!」

    頓時大家鼓嗓道:

    「在下也和姑娘比!」「在下也和姑娘比!」

    阮偉暗歎道:

    「他們只為自己,來到這裡沒有同仇敵愾之心,看來誰也奪不回失鏢了!」

    張萬一大聲道:

    「你們不慌,待我們們三人比完後,再說!」

    「花槍」王四嫁怒聲道:

    「好不要臉,你們比完後,咱們跟誰比!」

    「斷門絕戶刀」黃文開冷冷道:

    「若有誰不服氣,先和黃某比比!」

    「花槍」王四嫁怒眉一掀,就待湧身而上,「金槍」路亭花見狀趕緊地一把抓住他,低
聲道:

    「三弟,不要魯莽!」

    他知三弟不是黃文開的敵手,只有靜待情況的發展,「花槍」王四嫁不敢違抗大哥的命
令,忍氣站住。

    別人也不是傻瓜,要知「斷門絕戶刀」黃文開在群雄中,除阮偉武功最高外,誰願先和
他比鬥?

    靜默了一會,蒙面女子笑道:「怎麼,沒人打?」

    「瘦劍」曹勝仇拔出細若指腸的細劍,上前道:

    「曹某先和姑娘比!」

    蒙面女子拍手道:

    「好!癒I泵娘用的也是劍。」

    話聲甫畢,她已拔劍在手,搶先攻去,曹勝仇大驚,飛身掠開,回攻一劍。

    曹勝仇劍細重刺,只見他東刺一劍,西刺一劍,帶起「颯」「颯」劍風,聲勢凌厲,蒙
面女子不躲不閃,舉劍擋了三招。

    三招過後,蒙面女子已知他的劍法虛招多於實招,第五招一起,根本不理曹勝仇的刺
劍,連攻五招,但見一招快過一招,一招狠過一招!

    曹勝仇那曾見過這等毒辣的劍法,躲到第五招業已成了強弩之末,最後一招蒙面女子遞
出時,他已不知劍從那個方位刺來?

    蒙面女子圈劍一轉,輕而易舉的將曹勝仇的瘦劍擊落。

    曹勝仇惘然若失,呆在那裡愣了半天。

    「無敵三拳」張萬一看到蒙面女子毒狠的劍法,心中涼了半截,心想自己赤手空拳,怎
是她的敵手?

    蒙面女子笑道:

    「那個再上來,若不敢上來,姑娘要走了!」

    張萬一鼓起勇氣,大步上前,道:

    「張某領教姑娘的劍法!」

    蒙面女子揮劍入鞘道:

    「你既叫「無敵三拳」,姑娘就領教你的拳法!」

    張萬一大喜,那知他還沒預備,蒙面女子飛身而上,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頓時鼻血直
流。

    張萬一哇哇大叫攻去一拳,這一拳從正面攻去,看似平凡,卻教蒙面女子暗吃一驚,不
敢輕敵。

    張萬一蹬下身子,第二拳跟著擊去,這一拳攻的凌厲,守的更是嚴密,蒙面女子無法回
擊,仗著絕妙輕功,飛身從他頭頂掠過,欲向他後背攻去。

    那知張萬這第三拳正是背面一招,當年傳他三拳的那位異人對他說:

    「這三拳只要你能練得精通,天下無人可以傷你……」

    但他資質魯鈍,靠這三拳打倒過幾人,揚名江湖便很自滿,也不深研這三拳的道理,以
為天下已無人敵得過這三招!

    蒙面女子雖被他這突來的第三拳,打得手忙腳亂,總靠輕功閃躲過去。

    張萬一三拳一過便稍稍一停,他正奇怪這三拳怎麼沒將蒙面女子打倒,蒙面女子業已飛
掠而上,一腳將他了一個大馬扒!

    「斷門絕戶」黃文開橫刀注目道:

    「黃某領教刀法!」

    蒙面女子叫聲:「好!」但見她身體一閃,已從群豪中奪下一把單刀。

    黃文開聰明得很,不等蒙面女子攻來,先已攻去。

    斷門絕戶刀毒辣凶狠,眾人暗道:

    「這下蒙面女子,十招之內一定敗不了他!」

    那知黃文開鬥了三招,大叫道:

    「潑風刀!」

    他慌忙收招後退,蒙面女子卻不住手,一刀將他左手砍斷,黃文開抱住左臂,忍住稗
痛,顫聲道:

    「斷門絕戶刀絕不敢和潑風刀相鬥!」

    說罷,踉蹌下山,但他沒走十步,昏厥在地!

    阮偉眉頭一皺,不悅道:

    「姑娘為何砍斷他的手臂?」

    蒙面女子毫不在乎道:

    「誰叫他不抵擋,砍了活該!」

    阮偉聲音微怒道:

    「一個姑娘,那有這樣殘酷!」蒙面女子氣鼓鼓道:

    「殘酷又怎樣,要你管得著!」阮偉眉頭皺的更厲害,緩慢道:「你將鏢銀還給他
們!」

    蒙面女子道:「他們有本領能逃過十招,沒本領討什麼鏢,不還!」

    阮偉歎口氣道:「在下十招之內勝你,你信不信!」

    蒙面女子怪聲道:「我才不信!」

    阮偉道:「我就空手接你十招,十招若能敗你,請將鏢銀還給他們!」

    蒙面女子轉身奔走,叫道:「姑娘不願和你比!」

    阮偉大聲道:「不要走!」

    他跟著追下,但他起步已慢,只見蒙面女子飛快下蜂,原來就在附近便有粗造的樓梯,
盤回在山腰上。

    追到大佛頂,蒙面女子如只飛燕躍到十丈廣的頂圍上,那頂圍離棧梯十丈,難不倒阮
偉,但見他跟著躍下!

    大佛頭頂靠在山壁,那山壁平整如削,阮偉站在頂圍中央,看不見蒙面女子到何處去
了?

    突見山壁右側,在靠近大佛耳邊,有一人高的山洞,阮偉心中一動,蹤步躍進洞內。

    他高聲喊道:「姑娘出來!泵娘出來!」

    半晌不見應聲,阮偉一步一步邁進,越入內越是黑暗,走進十餘丈後,伸手不見五指。

    突聽身後轟隆一聲,阮偉大驚,飛快掠回洞口,見那山洞已被巨石封死,用盡全力也推
它不開。

    他心中一橫,暗道:「先進去看看再說!」

    走了二十餘丈,可見前面有了光亮,大喜向前快步而去,只見是個廣圍十餘丈的山窟。

    出窟四周掛著四盞巨大的長生燈,照在洞壁上,可見上面刻劃著十八個手持巨斧的赤身
大漢,洞首寫著七個大字道

    「開天闢地十八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