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群豪齊集尋鏢仇            

    阮偉雇了一艘快舟,與凌起新在長江兩岸找了一天,也找不到紅衣女子的身,但他仍不
死心,冀求萬一。

    他出高價請到的兩位舟子也勸他道,在這長江中要想找一位投江的女子,實在不可能。

    第二日,阮偉另雇了四川最佳的舟子兩位,欲再去長江搜索,凌起新勸道:

    「偉弟,今天你不要去了,大哥一人去找好了。」

    阮偉堅欲自己去找,歎道:

    「若找不到她,誓不離此!」

    凌起新是番好意,暗道:縱然今天找到,泡在江中一天一夜,定然死了,若然教他見到
身,那不知他要多麼悲傷!

    凌起新勸不過,只好陪他來到江岸,大江岸邊雇好的舟子已在等待,見他兩位來到,一
位舟子上前道

    「今天風大,江流處處仃漩,客官!今天不能出江呀!」

    阮偉變臉道:

    「怎麼?昨天晚上拿銀子時不是滿口答應沒有問題嗎?」

    舟子苦著臉道:

    「誰知今天氣候變了,格老子這個天氣誰敢下江,下江就了王八!」

    「今天下江,加一百兩銀子!」

    一百銀子是個大數字,那舟子了口水,遲疑不泱,另一位舟子提著一個布包走來,大聲
道:

    「老王,你要玩命,我不陪你。」

    他將布包遞給阮偉道:

    「剛剛客官來以前有一位紅衣女子叫我將布包交給客官,叫客官賞小的五十兩銀子。」

    阮偉大喜伸手接去,舟子一縮手道:

    「賞銀呢?」

    阮偉向凌起新道:

    「給他五十兩銀子。」

    接過市包打開一看,果是意料中的木匣,暗中揭開,凌起新輕聲道:「正是那二十萬珠
寶!」

    阮偉急急問道:

    「那紅衣女子到何處去了!」

    舟子伸手道:「五十兩銀子!」

    凌起新大怒,憤憤道:

    「你又要五十兩做什麼?」

    舟子笑道:「那紅衣女子去時說,若有人問她的去處,要五十兩一定成,沒有銀子我便
不說。」

    阮偉微笑道:「再給他五十兩!」

    舟子接過銀子才道:

    「紅衣女子說,誰也別想找到她,她想見誰她就見誰,若是找急了,她要翻臉成
仇……」

    阮偉急道:「她可說到什麼地方!」

    舟子道:「沒說!」

    說完收好銀子,向先前那位舟子道:

    「老王,走吧!」

    兩人輕舟也不管了,匆匆而去,凌起新歎道:

    「為了一點定銀,連船也不要了!」

    阮偉想不通她為何刁難自己,不知在何處得罪了她,致使她不願再見自己?左想右想也
不知其故何在,暗中決定要在川內找到她,問個明白!

    他倆將二十萬珠寶,送到酆都城業主處,取得回條,阮偉將回條交給凌起新道:

    「大哥把這回條送回鏢主吧!」

    凌起新道:「偉弟你呢?」

    阮偉歎道:「我一定要在這裡找到那位紅衣女子!」

    凌起新心知阮偉對那紅衣女子的感情十分深厚,也不相勸,黯然道:

    「何時再見偉弟?」

    阮偉道:「找到她,說明一切後,一定會回到南北鏢局,大哥代向鏢主說明,我有不得
已的苦衷!」

    凌起新點點頭,祝福一段話後,便與他告別,策馬奔回洛陽,免得丁大爺等的心焦!

    阮偉慨得知紅衣女子並未在江中淹死,心中大大安定,便騎著「白蹄烏」隨意走去,欲
在廣大的川內找到她。

    蜀中山水,雄偉秀麗兼而有之,阮偉盡揀那山水找去,暗想只有在這些地方可能找到,
鬧市內是決定不會有的。

    這天走到樂山城。說到樂山城在唐時屢為洪水淹沒,原因是四川之一的氓江自成都曲折
東流,到樂山與大渡河相合,在這兩水彙集之處,由於一山聳立,每當川江在春泛期間,水
量大增,尤其是合流處,更是波浪滾滾,不獨行舟危險,而且常漫為水患。

    處在這氓江與大渡河合流的樂山城,便屢遭淹沒,成為一片澤國,如此一來,民不聊
生,哀鴻遍野。

    到唐朝開元初年,有沙門海通禪師,在樂山對面雙江台流處的高山,依勢開望,利用整
座山崖雕成一座巨大的釋跡牟尼坐像,這座大佛高三十六丈,頂圍十丈,目廣兩丈。在大佛
的頭頂上,可以擺上兩桌酒席,算是世上最大的坐佛雕像了,大佛共經過九十多年才完成。

    這大佛的奇妙作用能夠緩衝水勢,當春泛時期,江水洶湧而來,衝入大佛座下之凹處,
再回流而出,這樣就大大減輕了洪水的衝擊,不但有利舟楫,而且解除了洪水對樂山城的威
脅。

    樂山城的居民感於海通禪師的恩典,家家供著他的雕像,日日祭拜,傳說下來,已將海
通禪師描繪成仙佛一類的人物了。

    這時已是晌午時分,阮偉覺到腹中餓,便走到一家酒樓,欲走飽餐一頓,但見這家酒樓
名叫「望仙樓」,門面廣闊,酒客眾多,生意興隆。

    阮偉走入酒樓,無人前來招呼,敢情樓下賓客已滿,夥計無法分身前來招呼了。

    好半晌,才看見一個夥計匆匆上前道:

    「客官是宋太爺的朋友嗎,請上樓!」

    他不等阮偉回答,便帶阮偉上樓,阮偉腹中十分餓,管不得夥計把自己當作是誰,找著
位子,先吃飽再說。

    登上樓一看,樓上靜悄悄的,空自擺著十三桌餐具,竟是一位食客也無,阮偉大感奇
怪,正要問話,夥計已匆匆下樓,去照顧別的食客了。

    阮偉就在梯口一個位子坐下,那知等了半天,也不見夥計送來吃食,正要叫喚,「膨」
「膨」……走上三位同一服色的大漢,其中一位大喊道:

    「怎麼?都沒來嗎?」

    另一位大漢道:

    「老三,我們到那邊去等著!」

    三人在窗口找到位子,落座後便淘淘大談,阮偉一聽,他們談的都是鏢局的事,暗道:
這三人不知是那家鏢局的師父?

    不一會,「彰」「彩」「彩」又走上五位同一服色的中年漢子,眉目英挺,顯是會家
子,那五人上樓後,略一張顧,圍著一桌坐下,低聲輕談。

    不過二刻時間,先後來了十一批勁裝漢子,頓時把十三桌酒席坐滿了十一桌,阮偉自己
一人坐一桌,結果只剩下一桌無人坐用,空在那裡。

    十一桌中或三或五,最多只坐十一人,唯有阮偉那一桌只坐他一人,整個看來,十分刺
眼,於是別桌頻頻向他注目,看的阮偉好不自在。

    一刻,哈哈大笑走上兩人,左邊是位身高威猛滿面鬍髭的大漢,右邊卻是位瘦骨麟峋,
如同竹竿的白面文土。

    那大笑的鬍髭大漢,回目一顧,大聲道:

    「十二路群豪都來齊了嗎?在下四英鏢局鏢主張萬一,這位是樂山城大豪「排骨仙」宋
名斤。」

    群豪齊皆站起,阮偉莫名其妙的跟著站起,但聽他們道:「多謝宋太爺招待!」

    阮偉暗道:「原來這樓上被宋太爺包下,宴請各方豪傑,看樣子都是保鏢人物,不知何
故,齊集此地!」

    大家入坐後,頃刻送上酒菜,阮偉餓已極,舉筷大吃起來,張萬一看的眉頭一皺,不知
他是何方英豪,阮偉卻未注意到別桌皆未動筷,他望了一下,不以為然繼續吃下去,暗道:
「我吃完後,付帳便走,也不白吃你們的!」

    「排骨仙」宋名斤捧酒起立道:

    「宋某敬大家一杯。」

    頓時杯觥交錯,宋名斤幹完後,又道:

    「請用!請用!」

    群豪這才大吃起來,阮偉自認並非被宴請之一位,也不是來白吃,只盡自蒙頭大吃,吃
完後好結帳而去,卻把一側旁觀的張萬一看的怒火高昇,但又不好發作。

    只見群豪中,一人站起道:

    「兄弟龍門鏢局黃文開,被「無敵三拳」張萬一張縹主邀請至此,現在也用不著掩飾
了,大家談談失鏢的事吧!」

    這黃文開長的孩面胖身,外貌矮小,不足驚小,那知卻是金陵首屈一指龍門大鏢局的鏢
主「斷門絕戶刀」黃文開。

    張萬一起立抱拳道:

    「在下邀請各位至此,乃是探知各位均在川邊失縹,敝局不幸亦於上月失去三十萬重
鏢;劫鏢者幾經探查,發覺隱居此地……

    立時問話聲突起,各桌七嘴八舌,均道:

    「那劫鏢者是何等模樣?」

    「那劫鏢者是誰?」

    張萬一道:「各位可是失鏢在一位紅衣蒙面女手中!」

    各桌齊聲應道:「正是……」

    張萬一道:「那就不會錯了,大家盡情飽餐一頓,待會便至樂山大佛處,尋找那位丫
頭!」

    黃文開道:「張鏢主當真探實那位紅衣女子隱居在樂山大佛寺嗎?」

    張萬一摸摸滿面鬍髭道:「這丫頭敢在蜀中做案已是不該,不想竟敢劫起敝局的鏢銀,
這樣一來,豈非砸了敝局的飯碗,叫敝局無法再出重鏢……」

    原來這四英鏢局是川內第一鏢局,鏢主武功不怎樣高,卻不知從那裡學來三拳,橫行無
敵,未曾敗過。

    張萬一歎了一口氣,又道:「敝局這月生意也不做了,傾出全力,乃在月中探到這位丫
頭落腳在樂山城大佛寺,這一定不會錯的。」

    黃文開道:「果真如此,大家可要好好商量下對敵之策!」

    未曾參加意見的主人「排骨仙」宋名斤突道:

    「以宋某看,這件事不大妥當……」

    眾人異口同聲道:「怎麼不妥當?」

    宋名斤道:「各位可知樂山城的忌諱嗎?」

    張萬一道:「什麼忌諱?」

    宋名斤道:「張鏢主蜀中人氏,難道不如樂山佛寺從未有人上去過嗎?」

    黃文開道:「沒有人上去又怎的,憑我們各人的身手,還怕登不上那座大寺?」

    「排骨仙」宋名斤笑道:「宋某不是這個意思……」繼又嚴肅道:

    「當年沙門海通禪師建佛九十餘年,居在樂山頂上,無一人上去看望過,直到大佛寺建
成,海通禪師不知所終,有人道:他死在那裡,又有人道:他得道成佛,升天而去……

    「傳說紛雲,莫衷一是,但大家敬畏海通禪師的驚人成就,沒有一個人敢到樂出去證
實,傳到今天,已成習俗,若有人敢登那山,便是瀆犯神,樂山城居民必不容他……」

    黃文開冷笑道:「宋太爺可是樂山城人氏嗎?」

    宋名斤訕訕道:「宋某自幼生長此地……」

    黃文開道:「這樣說來,宋太爺也不容我們哩!」

    一位大漢站起吼聲道:「宋太爺可是有意把我們集到此地,來個一網打盡……」

    旁邊一位大漢道:「老三,不要胡說!」

    那位大漢不服氣道:「怎麼胡說,這姓宋的探知我們要到樂山去找那紅衣女子,才假意
招待,他們樂山城既不容許登山之人,說不定這酒中就叫他下了迷藥……」

    此語一出,眾人齊皆大驚,暗暗運氣,真怕酒中會有迷藥,阮偉向那說話魯直的大漢看
去,見是第一批登樓臨窗而坐的三人中的一位。

    「無敵三拳」張萬一道:

    「「花槍」王四嫁王兄弟過慮了,在下保證宋太爺不是那種人……」

    宋名斤搶道:「宋某怎敢謀害各位,宋某得知各路英豪齊集敝處,招待都還來不及,那
有得罪之理,再說宋某有謀害各位之意,張鏢主會不曉得嗎?」

    「花槍」王四嫁是個莽撞大漢,見排骨仙說得誠懇,抱拳道:「那就得罪了!」一屁股
撲咚坐下,傻笑了笑。

    這「花槍」王四嫁與他兩位拜兄「金槍」路亭花,「銀槍」任紅水共同主持皖北蓮甫鏢
局,三人槍法各有獨到的功夫。

    宋名斤又道:「宋某顧慮的一點,就是數十人全去樂山的話,行蹤太過明顯,若教樂山
城居民得知,麻煩是少不了的……」

    張萬一道:「那好辦,待會各鏢局留下不必要的兄弟,在這裡等著,各鏢局盡量只派出
主持者,人數越少越好!」

    這樣一來,大家紛紛議定,除皖北蓮甫鏢局三兄弟外,別家皆是一人,加上宋名斤帶路
共十五人,唯有阮偉那桌,只他一人低頭吃喝,沒有參加意見。

    張萬一皺著濃眉,走上前道:「這位兄弟是那家鏢局的?」

    阮偉既得知他們集在此地,為要對付紅衣女子溫義!心下那得不驚,暗思應付之策,如
何助義弟一臂之力。

    黃文開譏笑道:「這位兄弟好像是特為趕來吃的……」

    阮偉抬頭正要答話,樓口走上一人道:「啊!啊!兄弟來遲了!抱歉!抱歉!」

    眾人回頭看去,只見樓梯口站著位瘦小乾枯的猴臉漢子,張萬一立即認出,大笑道:

    「曹大哥!來!來!在下給各位介紹,這位是直隸通達鏢局總鏢頭「瘦劍」曹勝仇曹大
哥!」

    這「瘦劍」兩字名震江湖,眾鏢局豪客一一上前寒暄,各人告坐後,張萬一站在中央,
大笑一聲道:「我們南北各鏢局齊集此地商量大事,想不到卻來位白食客,打秋風什麼地方
不好去,來到這裡,真是有眼無珠了!」

    他轉向阮偉道:「不要再裝蒜了,起來吧!讓讓正主曹大哥坐!」

    阮偉微微一笑,拿起酒杯,仰頭喝乾。

    張萬一怒道:「閣下沒有耳朵嗎?」

    阮偉笑道:「什麼人才可坐這位子?」

    張萬一道:「這桌是預備給通達鏢局的位子,任你是誰!也不能坐這位子!」

    阮偉笑容不變,放下酒杯,左手按在桌面,右手持壺倒滿一杯,大聲道:「真不能坐這
位子嗎?」

    但見那酒杯突然跳起,阮偉順勢就唇飲乾,右手輕描淡寫的放下酒壺,才接住捌杯,這
幾下動作看來清晰緩慢,其實迅快已極,一氣呵成。

    曹勝仇見阮偉在說話中,只用單掌內力逼起酒杯,這掌上功夫聞所未聞,暗中一想,大
驚道:「閣下可是南北鏢局的……」

    眾人一聽南北鏢局四字,齊皆聳然動容,要知南北鏢局的聲望,誰人不曉,要以自個鏢
局的勢力與南北鏢局比起來,那真不知差了多遠!

    阮偉道:「在下姓阮!」

    曹勝仇慌忙抱拳道:「原來是南北鏢局副總鏢頭阮偉阮兄!」

    阮偉微微起立還禮,曹勝仇卻不以為忤,大笑道:

    「兄弟給大家介紹,這位阮兄是南北鏢局新進副坐……」

    阮偉就任南北鏢局副總鏢頭一事,江湖上並未傳開,但直隸靠近河南,這件消息很快就
讓通達鏢局知道,曹勝仇由傳說已知阮偉這人在南北鏢局方顯神功之事,所以由阮偉露出一
手掌功,便猜測到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