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江海無情人不見            

    張,王兩位縹客是是結拜兄弟,在眾鏢客中性格最粗暴,拜兄是「橫眉大胖」張熊輝:
拜弟是「豎眉二肥」王道。阮偉外和內剛,見這兩位凶霸霸的樣子,氣道:

    「怎樣道歉法?」

    張熊輝惡聲道:

    「小子不會道歉,大爺教給你,先跪在地上磕三個響頭。」

    王道大笑接道:

    「再從這裡爬出去!」

    阮偉道:「怎麼爬法,請閣下爬給在下看看!」

    王道一愣,張熊輝喝聲道:「小子無禮!」

    王道挽起衣袖,罵道:

    「他娘,看老子揍不死你!」

    阮偉眉頭一皺,跨前一步,道:

    「閣下為何出口傷人?」

    張熊輝鼓動滿臉肥肉,大笑道:

    「罵了你這免崽子,又怎麼樣?」

    阮偉霍然大怒,但見那垂眉卷髯管事丁子光突道:

    「口舌逞能,非我輩之能事,各位閃開!」

    頃刻演武廳中讓出一塊空間,足夠數人械鬥,丁子光豪然道:「若求那方是非曲直,不
妨拳腳上見個高低!」

    說罷,退到一側,他倒有意要見見阮偉如何應付!

    王道躍至空間中央,大剌剌道:

    「小子上來吧!二爺讓你三招。」

    阮偉眉頭輕皺,站在那裡動也不動。

    張熊輝赫赫笑道:

    「諒他沒種敢向我二弟桃戰。」

    丁子光低聲道:

    「阮兄若不願此試,賠個禮算了!」

    阮偉眉頭皺的更厲害了,無可奈何道:

    「好罷!」

    眾鏢客聞聲,齊皆暗笑,以為阮偉伯事,要賠禮道歉,在這情況下,輸一口氣,實是莫
大的恥辱。

    阮偉緩步走至中央,昂聲道:

    「閣下何人?」

    王道見他氣昂昂的神態,不是來賠禮的樣子,連忙站穩馬步,怕他神力擊來,自己抵擋
不住,馬步站穩,才道:「二爺「豎眉二肥」王道。」

    阮偉回身面對張熊輝道:

    「閣下何人?」

    張熊輝大笑道:

    「小子聽清楚了!大爺「橫眉大胖」張熊輝!」

    阮偉神態更是軒昂道:

    「在下不打無名之輩,二位既報姓名,一齊上吧!」

    眾鏢客齊皆一驚,看不出阮偉文縐縐的樣子,說出話來,竟此張,王兩位鏢客,還要狂
上三分。

    張熊輝胖臉擠成一堆,好半晌才笑出聲音道:

    「一齊上……哈哈……一齊上……」

    他笑得前合後仰,連眼淚都笑了出來。

    廳中眾鏢客卻不覺好笑,也無一應聲附合,阮偉更是靜的神色不變,直等張熊輝聲音越
笑越小。

    笑到後來,張熊輝自覺情形不對,才尷尬的停下笑聲,他見阮偉從容的樣子!心中微微
一凜。

    王道突喊道:「大哥……」

    他這一喊,顯是心中膽怯,阮偉暗笑他剛才還不可一世,原來是銀樣蠟槍頭,當下微微
一笑,緩步上前。

    王道連退數步,不敢迎敵,張熊輝見狀,不得不躍至王道身旁,罵道:「站住,沒出
息!」

    阮偉笑道:「好!癒I一齊上吧!」

    張熊輝氣得臉發紫,喝道:

    「小子找死……」

    喝聲未畢,雙拳左右開弓,閃電飛出,王道也不省事,飛起一腳,朝阮偉腹下踢去。

    阮偉身突然一旋,眾人皆未看清他施出何種手法,卻見張熊輝雙拳作下擊狀,王道作飛
狀,呆在那裡,動也不動。

    廳中眾人皆是武術行家,知道張,王兩人是被制住穴道,因見阮偉奇特迅快的手法,眾
人自忖皆非敵手,是故無一人敢上前去替他兩人解開穴道。

    廳中寂靜無聲,阮偉回眸四顧,忽見丁子光笑道:

    「阮兄,請看在兄弟「醉八仙」臉上,放了他兩人寵!」

    阮偉微微一笑,在他兩人胸前一推,兩人咳出一口濃痰,才能轉動身體,張熊輝尤不死
心,大喝一聲拳飛快擊向阮偉。

    「醉八仙」丁子光身體一搖,掠至張熊輝身前,出手飛快捏住他手腕,喝聲道:「住
手!」

    張熊輝肥臉掙得通紅道:「你……你……」

    丁子光霍然放手,張熊輝站不住腳,向後衝了數步,才拿住椿,丁子光沉聲道:

    「我怎麼樣!自今以後閣下與你拜弟不再是南北鏢局的人!」

    張熊輝苦著臉道:「丁大爺……」

    丁子光寒臉道:「不要多說,到櫃台支了錢,趕緊走!」

    王道知道自己兄弟倆人丟了臉,已無法再在南北鏢局立足,歎聲道:「大哥,我們走
吧!」

    張熊輝兇惡的瞪了阮偉一眼,轉身走去。

    丁子光大聲道:「記住!爾後你兩人在江湖上行事,不得再打著南北鏢局的招牌否則你
兩人自知厲害!」

    張熊輝回道:「這個曉得,不勞丁避事費心……」

    他兩人去後,眾鏢客恢復談笑,彷彿剛才「醉八仙」丁子光斷然處決的事,並不引起他
們的反感。

    阮偉於心不安道:

    「丁兄,兄弟害得貴鏢局失去兩位鏢客,這……這不太好吧!」

    丁子光合笑道:「他倆自討苦吃,咎由自取,壞了南北鏢局的名氣,今日若不逐出,他
日必為禍患。」

    阮偉道:「兄弟托身貴鏢局,以後尚請丁兄多照應,兄弟這就去領職……」

    丁子光道:「等一下!」他張開雙手,大聲道:

    「各位注意!」

    頓時,廳中安靜下來,丁子光接道:

    「南北鏢局的第一信條是什麼?」

    眾鏢客齊聲道:

    「不能公然壞了南北鏢局的名氣!」

    丁子光道:「今日之事,為爾後之誡,沒有本領便不要妄自尊大,否則損了南北鏢局的
名頭,永不錄用!」

    眾鏢客諾諾應聲,阮偉暗道:這南北鏢局,紀律倒是不錯,想來行事的效率一定十分卓
著。

    丁子光昂聲又道:

    「去年副總鏢頭因故去職後,此位子一直未有適當人選巴任,本人推薦阮偉阮兄弟就任
該職,各位意下如何?」

    這「醉八仙」丁避事雖名為管事,卻非普通的管事,除鏢主「無影劍」歐陽治賢外,局
內任何事都可由他決定,鏢主很少過問,他提議由阮偉就任副總鏢職位,自無人反對,大家
齊聲附合。

    阮偉慌忙道:

    「兄弟德鮮能薄,豈可當此大任,千萬不可!千萬不可!」

    丁子光笑道:「阮兄不要客氣,今天兄弟眼拙,差點錯失一位高人,以阮兄之才能,足
夠當此大任多矣!」

    阮偉搖手道:「不行!不行!我毫無經驗……」

    丁子光道:「經驗是磨練出來的,過一段時日後,沒有經驗也變成有經驗,阮兄不要推
辭,再推辭就見外了!」

    阮偉吶吶道:「那……那……」

    丁子光一笑,大聲宣佈道:

    「阮兄答應當此大任,各位鼓掌歡迎!」

    頓時掌聲響起,但是仔細一聽並不熱烈,顯是以阮偉的年紀及聲望,並不足以服眾,使
眾鏢客心悅誠服。

    眾鏢客中忽有一人高聲道:

    「請咱們副總鏢頭露一手,給大家過過眼界!」

    丁子光低聲笑道:

    「阮兄,大家有意見見他們副頭兒的真功夫呢?」

    阮偉年少志高,當下不再推辭,大聲道:

    「兄弟忝任此職,以後尚望各位兄弟協助……」

    丁子光聽他答應接受副總鏢頭職位,心中暗暗高興,慶幸得為鏢主導到一位有力的助
手。

    阮偉停了一會,走到五把石鎖旁,赧顏笑道:

    「兄弟隨便玩點功夫,不好之處,請各位多加指點……」

    他伸手握住那把最大的石鎖,未見如何用力,輕易舉起,眾人驚呼一聲,暗歎他的神力
驚人。

    阮偉另只手跟著拿起第四把石鎖,雙用力一拋,石鎖飛起,在這頃刻間,他將另三隻石
鎖也迅快拋起。

    眼看最大兩把石鎖就要落下,突見阮偉一記怪招,兩把石鎖突又飛起,另三把石鎖又要
落下時,但見他又是一記怪招,三把石鎖也同時飛起。

    如此五把石鎖分成兩批交替落下,阮偉每打出一招,便將要落下的石鎖擊起,他每施出
一招無不聲勢驚人。

    凡人要舉起一把石鎖已不可能,他卻視若無物的打出一套拳腳,那一套拳腳其威力可想
而知。

    眾鏢客見狀驚的目瞪口呆,起先他們尚怕阮偉接不住石鎖,只要失手一把,誰也無法承
擔,是故大家躲得遠遠的,其後見阮偉掌法的穩定,決無失手的可能,再想接近去看個究竟
時,竟被那四周激起的掌風止住,接近不了。

    丁子光也看得力加讚佩,暗道此人神功已達絕頂的地步,尚未注意到阮偉那套掌法,其
實更為驚人!

    堪堪三十六招「十二佛掌」打完,阮偉一個收勢,五把石鎖先後落地,好像放下去一
般,輕的一點聲音也沒有,其用力之巧,手法之精,看的四周眾人,連喝采聲都忘記了。

    阮偉謙遜道:

    「現醜!現醜!」

    這時眾人才暴出驚訝讚歎聲,頓時廳中亂成一片,互相紛紛討論阮偉的表演,實乃生平
所罕見。

    忽聽一人喊道:

    「總鏢頭來了!」

    廳中靜下時,只見廳門走進一位風塵滿面,年精三十餘,中等身材,國字臉口的豪客。

    他經過眾鏢客身前時,眾鏢客恭聲招呼道:

    「總鏢頭好!」

    他雖然含笑點頭,卻掩不住眉頭現出的憂色,丁子光帶著阮偉迎上前,抱拳道:

    「鄭兄一路辛苦了,此趟鏢回來的真快!」

    這鏢頭掌上功夫十分了得,人稱「大力神鷹」鄭雪聖,做事謹慎,只要是重鏢,都是由
他親自押送,甚得鏢局中各人的愛戴。

    他回了一個禮,沒有說話,眼睛卻注視到阮偉,似在問丁避事,他是誰呀?

    丁子光立即會意,介紹道:

    「這是今日兄弟才請到的一位能人,榮幸聘為本局副總鏢頭,鄭兄以為如何?」

    鄭雪聖伸出青筋結的大手,要向阮偉握手,阮偉伸手迎接,眾人知道總鏢頭在試功夫
了,每次新人來時,他都要握手考究,但每次都是微微一握就放手,被握者但覺總鏢頭的功
力和自己不相上下,事後才知他適可而止,不為己甚。

    阮偉一接到他的大手,覺到一股大力逼來,還未想到抵抗,瑜珈神功立即自然運轉,手
掌頓時變的軟綿綿的。

    鄭雪聖心中一驚,知道再運起全身功力也無法奈何得了他,連忙放手道:「好!好!
癒H」

    眾人從未聽總鏢頭試過新人後,道聲贊評,今日卻聽他連道出三個「好」字,當下心中
對阮偉更是佩服!

    其實鄭雪聖只能道出個好字,好在那裡卻說不出,他每次都能試出新人功力的深淺,唯
有今日,但覺阮偉功力甚高,高到什麼程度,卻無法得知!

    丁子光大笑道:「鄭兄,兄弟的眼光如何?」

    鄭雪聖終算開口道:

    「丁避事好眼光!」

    他只說了這幾個字,便住壁不語,丁子光道:

    「鄭兄去休息吧!兄弟招呼好阮兄後,再與你談!」

    鄭雪聖道:「我們在鏢主那裡見。」

    阮偉道:「鄭總鏢頭好像不大喜歡說話!」

    丁子光頷首道:

    「老鄭是有名的沒口子葫蘆,難得聽他說幾句話,這趟重鏢至四川,情況不知如何?」

    他早已發覺鄭雪聖回來時的神情,隱隱覺得到情形有點不大對勁,礙於阮偉不便走開。

    阮偉玲瓏透頂聽他這句話,即道:

    「丁避事有事請自便,隨便派一個人招呼小弟就好,反正以後都是一家人了,不必再客
氣。」

    丁子光讚聲道:「好!」即刻喚來一位二十左右的青年。

    丁子光道:「起新,你好好照應副總鏢頭。」回身向阮偉道:「阮兄,有不憧之處問
他,兄弟到鏢主那裡去,容後再為你引見鏢主。」

    丁子光去後,青年笑道:

    「副座,小弟凌起新。」

    那青年長得英俊瀟,樣子十分討人歡喜,阮偉道:

    「小弟今年十九,不知兄台貴庚?」

    凌起新不安道:

    「小弟今年二十。」

    阮偉笑道:「那就不應該自稱小弟,應稱大哥。」

    凌起新搖手道:

    「那不行,副座位置在起新以上,起新豈敢以大哥自居!」

    阮偉道:「朋友相貴在知心,凌大哥若要以職位區分,莫非是不願交小弟這個朋友?」

    凌起新慌忙道:「非也!非也!……」

    阮偉笑道:「凌大哥!」

    凌起新無法,只得吶吶道:「兄弟……」

    由於凌起新熱心的安排,阮偉舒適的住進以前副鏢頭住的地方,這南北鏢局氣派很大,
只要無家室的鏢客,趟子手,皆可免費住在局內,供吃供住,專人照顧。

    這凌起新自幼就跟隨丁子光,武功也等於得自丁子光的指點,由於平時勤奮的關係,功
夫學的還不錯.他和阮偉一見投緣,無所不談,到了第二日,阮偉已全盤瞭解南北鏢局一切
情形。

    南北鏢局一大清早起,就忙碌起來,不像別的鏢局個把月才能保一趟鏢,這南北鏢局整
天都有生意,有時一天能接下十數宗鏢,局裡的鏢客很少閒著。

    第二日阮偉起來,到處看看,眾人見著他,恭聲道:「副座早!」阮偉不憧局內的行
情,只有走馬看花的看過去。

    走到演武廳前,碰到凌起新,凌起新笑道:

    「偉弟要進去練功嗎?」

    阮偉笑道:「我們進去看看!」

    廳內寥寥數人,四周佈滿各種兵刃武器,及練功用具,凌起新走到五把石鎖旁,歎道:

    「昨日偉弟的表演,令我驚歎不已,現在想來,我還不信世上真有人能夠將這五把石鎖
拋起。」

    阮偉道:「世上奇人異士比比皆是,我那點彫蟲小技,不堪言道。」

    凌起新搖頭道:

    「我不相信,你的神力據我所知,無人能及,就連鏢主「無影劍」恐怕也無此神
力……」

    陡聽一聲嬌叱道:「誰說?」

    凌起新大驚,循聲望去,見側姍姍走來一位二八姑娘,身著黑色勁裝,背著一柄長形寶
劍,阮偉問道:

    「她是誰?」

    凌起新皺眉低聲道:

    「糟糕,麻煩惹上身了!」

    二八姑娘怒聲道:

    「你說什麼?」

    凌起新慌忙道:

    「沒……沒……說什麼,小姐起的早。」

    二八姑娘道:「有什麼早!你還以為早,可見你平時是個懶骨頭!」

    凌起新不敢頂嘴,知道頂嘴麻煩更多了,唯有低聲諾諾,那姑娘望向阮偉,嘴角微翹
道:

    「你就是昨天新來的副總鏢頭嗎?」

    阮偉簡捷地道:「不錯。」

    凌起新吶吶道:「她……她……是鏢主的小姐!」

    阮偉點點頭,默默站在那裡,那姑娘見他不招呼自己,一派目中無人的樣子,嬌嗔道:

    「喂!你是不是啞巴?」

    阮偉搖搖頭,他想到自己的大妹阮萱,倒有點像眼前這位姑娘,對付這種姑娘,唯有給
她個不理。

    那姑娘氣道:

    「你不是啞巴,怎麼不說話?」

    凌起新道:「小姐,副座不喜歡說話!」

    那姑娘道:「要你多嘴!」她憩了一會,歎道:

    「真好笑,丁大叔選了一個總鏢頭,已是沒口子葫蘆,現在又來一個副的,趕明兒咱們
鏢局改為吃飯鏢局好了!」

    凌起新不解道:

    「小姐,這……是什麼意思!」

    姑娘道:「咱們鏢局裡的人生了一張嘴,只會吃飯張口,不會說話張口,不叫吃飯鏢局
叫什麼?」

    阮偉聽她說這話的口氣和阮萱一樣,不覺微微一笑。

    那姑娘哼聲道:「笑什麼?沒聽別人說過話嗎?」

    阮偉忍不住道:

    「歐陽姑娘,在下尚未謁見鏢主,失禮之處,請姑娘多多原諒!」

    他這句話,明顯說出自己尚不是南北鏢局的人,沒有正式認識她,故不便招呼。

    歐陽姑娘輕蔑道:

    「那敢情好,你既然沒見過家父,算不得自己人,姑娘正好領教,如此勝敗不傷和
氣。」

    阮偉謙遜道:

    「在下功夫淺薄得很,不是姑娘的對手。」

    歐陽姑娘冷笑道:

    「你放心好了,姑娘不會傷你!」

    阮偉眉頂一掀,但想到此刻的處境,終是忍了下去,默不作聲。

    歐陽姑娘不屑地道:

    「想不到男子漢大丈夫,皆是無膽之輩!」

    凌起新突然大聲道:

    「副座是客氣,才不與你比,豈是怕了你!」

    歐陽姑娘笑道:

    「你若是有膽之輩,不妨和姑娘比比看!」

    這歐陽姑娘是「無影劍」的獨生愛女,一身武藝得自真傳,她平時被父母寵愛慣了,十
分任性,常常要和局內的鰾客挑戰,想一試己身所學,但誰敢和她比呀,看在鏢主的面上,
誰也不敢惹她。

    凌起新已不知被她挑戰好幾次,都忍了下去,他想以阮偉的武功,連鏢主也非敵手,你
豈能勝得了,當下冷冷道:

    「小姐勝得了起新有什麼用?勝得了副座才是真本領!」

    歐陽姑娘道:「你叫他來和姑娘此,姑娘不信勝不了他!」

    凌起新豪聲道:「副座!傍她點顏色看看。」

    阮偉低聲道:

    「凌大哥,我們走吧!」

    說罷,移走從歐陽姑娘身邊走過,凌起新無法再說,只有跟著走過,他正走過歐陽姑娘
身前,突聽她冷冷道:「沒出息!」

    凌起新回身道:

    「小姐若能舉起那把最大的石鎖,才和副座比罷!」

    歐陽姑娘嬌喝道:

    「站住!」

    阮偉不由停下步子,但聽歐陽姑娘道:

    「空有神力有什麼用,牛的力氣不是很大嗎?」

    阮偉聽她把自己比做牛,不悅道:

    「在下並未得罪姑娘,姑娘為何如此說?」

    歐陽姑娘自顧自道:

    「要叫家父舉這五把石鎖,他還不願意舉呢,其實姑娘不舉也能將它搬動。」

    說著,陡然抽出身背長劍,一劍挑去,只見那把最大的石鎖被她一劍挑起,她跟著抽劍
在石鎖上一拍,那石鎖安穩落下,亦如放下一般。

    她驀然露出這一手高超的劍法,不但凌起新驚住了,就是阮偉也看的大吃一驚,頓生較
藝之心。

    要知劍手最怕自己的劍法沒有敵手,阮偉見到歐陽姑娘的劍法,其威力不下天龍十三
劍,心中一動,沉聲道:

    「凌大哥,請找一把劍給小弟。」

    凌起新迅快找來一把劍,阮偉接過,凝重地道:

    「姑娘請!」

    歐陽姑娘學了劍法從未和人敵對過,想不到阮偉敢和自己比,心中大喜,笑道:「好,
看劍!」

    這一劍刺來,隱隱含有無窮玄機,阮偉那敢大意,以天龍十三劍的首招「笑佛指天」迎
去。

    歐陽姑娘不等阮偉那一招用實,輕劍一收,「颯」「颯」攻去三招,阮偉用盡全力才擋
住那凌厲的攻勢。

    等阮偉第一招攻去,歐陽姑娘又「颯」「颯」一連攻來六招,但見一劍一劍快如閃電,
看的旁人眼花撩亂,若非阮偉的天龍劍法,二招之內便要敗下陣來。

    一旁凌起新看得心顫肉跳,那邊練功的鏢客全都圍過來看,他們只知歐陽姑娘常練劍,
卻不知她的劍法如此高明,暗中道:虧好平時沒敢和她比鬥,否則一招便要失手。

    阮偉越鬥精神越是抖擻,使到第六招時,他已不知歐陽姑娘攻了多少招,只覺她的劍勢
綿綿無盡,生似她的劍招沒有止境。

    當下,他第七招使出時,劍上帶起全身的功力,只見他的招慢了下來,一招一式清晰可
見。

    歐陽姑娘使的劍法共有三百六十招,一百招前尚可揮灑自如,一百招後,自己的劍好似
掉入泥沼中,揮動起來十分吃力。

    她不像阮偉學過瑜珈神功,功力和他比起來差得太遠,而她這套劍法利在快攻,使的不
順手,一慢下來,威力大減弱。

    阮偉使到第十一招,已可帶動歐陽姑娘的劍,第十一招用完時,他輕喝一聲,兩方停了
下來。

    但見阮偉的劍壓著歐陽姑娘的劍,他這時只要稍一用力便可使她撤劍。

    歐陽姑娘知道自己的功力太弱,無法抽出被阮偉真力黏住的劍,心中暗暗一歎,欲要放
手認輸。

    阮偉突然收劍後退,大聲道:

    「姑娘好劍術,下次再比吧!」

    如此一來,旁人看不出誰勝誰負,歐陽姑娘芳心感激,臉孔微微一紅,轉身快步而去。

    歐陽姑娘去後,眾人喝采頓起,今天他們才看出阮偉的武術非凡,昨天只道他神力驚
人,那知他的劍術,竟能敵住歐陽姑娘那種駭人的劍術!

    阮偉回房時,凌起新一路道:

    「副座好劍術!氨座好劍術……」

    同房後,阮偉道:

    「凌大哥,我的劍術沒有什麼了不起,歐陽姑娘的劍術才真的不凡!」

    凌起新道:

    「你不用騙我,小姐的脾氣,相處多年,我知道得很清楚,她是今天暗中已敗,才會無
言而去,若然沒有分出勝負,她決定不會離去的!」

    阮偉歎道:

    「我雖然勝她,怪她功力不夠,那套劍法若教一位功力與我相差無幾的人來使,不一定
能勝!」

    凌起新道:「真有那麼厲害嗎?」

    阮偉點頭道:「若教鏢主使那劍法,我可能就要敗了!」

    凌起新搖頭道:

    「以愚兄看,鏢主並不會使那套劍法!」

    阮偉道:「那她跟誰學得那套劍招繁複的劍法!」

    凌起新道:「我也不知,鏢主雖稱「無影劍」,以我看來,其出招之快,劍法之精妙,
還不如小姐的劍法!」

    阮偉疑道:「那倒奇怪了?」

    凌起新道:「確是奇怪,小姐使出這套劍法,我們還是第一次見到,誰也不知小姐的武
功如何,但知她常常練劍而已。」

    阮偉道:「不要說了,凌大哥待會帶小弟去見丁避事。」

    門外一聲輕咳,凌起新道:

    「丁大爺來了!」

    丁子光合笑入內,阮偉揖道:

    「丁兄,好!」

    凌起新奉上茶茗,丁子光呷了一口茶,問道:

    「剛才阮兄真的勝了小姐的劍術嗎?」

    阮偉道:「沒有,小弟與她平手而已。」

    丁子光道:「小姐親口向鏢主說,劍術輸在阮兄的手中,當時我與鏢主都不大相信,世
上會有人在劍術上勝過小姐。」

    阮偉誠懇道:

    「小姐的劍術確是不凡,若非小弟全力以攻,不定還要落敗。」

    丁子光道:「那你真的勝了小姐?」

    阮偉含笑點頭,丁子光道:

    「我帶阮兄去看歐陽大哥。」

    「無影劍」歐陽治賢就住在南北鏢局最後一棟平房內,平房前遍植花草異木,尚有一處
小型練功場。

    平房兩旁是廂房,中間是長形的廳房,廳房中正坐著「大力神鷹」鄭雪聖與一位白面無
須,鼻高額廣的中年文土。

    丁子光與阮偉一入廳,中年文士與「大力神鷹」迎上來,丁子光道:「大哥,阮兄來
啦!」

    阮偉抱拳行禮道:

    「鏢主,在下阮偉拜見!」

    中年文士英俊的面貌笑道:

    「南北鏢局有幸得聘小兄弟,請坐!」

    入座後,丁子光道:

    「阮兄才入鏢局內,便有一件重事相托!」

    阮偉道:「小弟既已入南北鏢局服務,有何事待辦,只要小弟能力所及,無不從命。」

    歐陽治賢道:「南北鏢局自敝夫婦成立以來,十多年了,競競業業,還好從未失鏢一
次。」

    沉默寡言的鄭雪聖,忽道:

    「慚愧得很,這一次兄弟無能……」

    說到這裡,他就不說了,彷彿多說一句,十分吃力似的。

    丁子光接道:

    「鄭兄自來南北鏢局,十年來不知接了多少重鏢,屢次都達成任務,皆未發生過意
外……」

    阮偉暗暗點頭,心想:目前江湖上幫教林立,正是最混亂的時候,一個鏢局能做一,兩
年便不錯了,南北鏢局竟能十多年不失鏢一次,確是不凡。

    丁子光停了一頓,歎道:

    「上次鄭兄保了二十萬珠費至四川一行,在川邊遇到一位單騎紅衣蒙面女客攔路打
劫……」

    阮偉揮口道:

    「那女客身高,體形如何?」

    鄭雪聖道:「高約五尺餘,體能窕窈,看來不像身懷武功的樣子,那知……」

    他搖了搖頭,沒有說下去,阮偉「哦」了一聲。

    阮偉道:「小弟有一位義妹,身懷絕世武功,已有一年沒見面,行蹤何在,小弟找了半
年,也不知在何處?」

    驀然想起一事,問鄭雪聖:

    「那女子操何口音?」

    鄭雪聖道:「完全是川境女子的口音。」

    阮偉歎道:「那就不是了!」

    丁子光道:「這二十萬珠寶裝在一木匣內,僅由鄭兄帶兩位趟子手走鏢,鄭兄的武功,
江湖上公認在天爭教金衣香主以上……」

    鄭雪聖道:「還是我自己來說吧……」

    他想了一會,理好頭緒,才道:

    「那天一路平安走到川邊,再一天的路程便可交鏢,十年來保鏢,偶而也遇到攔路打劫
強客,但一經打聽是南北鏢局保的,皆不敢輕易下手,除非是些不憧江湖掌故的新人……

    「川邊都是荒僻的山路,照十年來的經驗,我心中想再不會有意外了,那知忽見前面奔
來一騎。

    「我見那女騎士蒙著紅巾,暗想一定是初出道的娃兒,也不在意,直等她勒馬停在身
前,才暗暗留神。

    「我這一大意,致招今日之恥,那知那女騎士陡然左掌右劍凌厲攻來,根本不問一句
話。

    「我失了先著,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用盡全身的功夫也扳不回失去的先
機……」

    阮偉暗驚那女騎士有如此的能耐,她既能勝得「大力神鷹」,武功自在天爭教金衣香主
之上,江湖上有誰個女子有這身驚人的武功。

    鄭雪聖長歎一聲,又道:

    「她那把劍,劍法層出無窮,有時挾雜幾招奧妙的刀法,彷彿那女子所學甚雜,結果在
九十幾招時,我被她在胸前刺了一劍,搶去盛裝珠費的木匣,飛馳而去,一句話也沒留下!

    「所幸那一劍刺的並不深,三日後養好傷,我便快馬而回,稟告鏢主,願鏢主給雪聖嚴
厲的處責!」

    他說完話後,滿面慚愧,懊惱之色,又好似說了這些話,刺得心中生出無限的痛苦。

    「無影劍」歐陽治賢道:

    「事情過去了就算了,二十萬珠寶本局負責賠出,鄭兄不必再耿耿於懷,以後尚需鄭兄
多多效力。」

    他這一番話說出,「大力神鷹」雖未說出一句話,內心業已感激涕零,阮偉暗佩歐陽鏢
主的大量。

    「醉八仙」丁子光道:

    「二十萬珠寶賠出是小事,但這件事卻不能傳揚出去,否則江湖知道南北鏢局失鏢,爾
後影響甚大。」

    他這話就生意眼光來說,確是很重要的一件大事。

    丁子光續道:

    「據子光昨晚的調查,最近洛陽五家鏢局歇業,原來都是失了重鏢,賠償後已無力再經
營!」

    「再一打聽,他們皆在川邊附近失鏢,因鑒於對方高超的武功,不敢再去追鏢,目前我
們唯一的要事,最好能把失鏢追回,這樣才能保住南北鏢局的聲譽。」

    「但是考慮再三沒有適當人選去擔當這件任務……」

    歐陽治賢道:「丁賢弟的意見是想請阮小兄擔任這件艱巨的任務,鄭兄也力推小兄,認
定你能勝任。」

    鄭雪聖道:「鏢由我失,卻要阮兄頃勞,在下好慚愧,但是話說回來,我去了也是白跑
一趟,因我自認無法勝得那紅衣女騎士,唯有阮兄武技高強……」

    阮偉起立抱拳道:

    「鄭兄武勁高超,小弟何能,諸位太抬舉小弟了……」

    丁子光笑道:

    「阮兄不必客氣,我們歐陽大哥的小姐,別人不知,我可知她的劍術,目下江湖難有其
敵,阮兄能敗得她口服心服,自動向大哥說出,阮兄的劍術那真是駭人聽聞的第一劍法
了!」

    歐陽治賢道:

    「芝兒的劍法是跟她母親學的,連我也不會,內人的劍術遠在我之上,我這「無影劍」
三字,只有內人才受之無愧,芝兒秉承母學,十得七八,小兄能敗得了她,這份劍術確可無
敵於江湖,當得第一!」

    阮偉謙遜道:

    「那裡,那裡……」

    丁子光道:「這件事尚且不能讓局內人知曉,倘若鄭兄偕同得力鏢手去,勢必牽動局
內,暫且鄭兄不能遠出,按照慣例鄭兄出鏢回來,應休息一段時日……」

    他走向阮偉,抱拳道:

    「子光的武技遠不如鄭兄,歐陽大哥為局中之主,千思萬慮這件事唯有煩勞阮兄
了……」

    阮偉性格豪爽,慨然道:

    「小弟盡力而為!」

    歐陽治賢起身揖道:「治賢預祝小兄馬到成功!」

    丁子光道:「物主那邊,我們盡量拖延,事後給與賠償,但希阮兄能盡力趕回,挽救南
北鏢局的聲譽。」

    阮偉道:「這邊能拖延多少時日?」

    丁子光道:「三月內,可使物主無疑。」

    阮偉堅定道:「三月內,事情無論成功與否,阮偉定有所報!」

    歐陽治賢道:「你可需要幫手?」

    阮偉想了一想,道:「叫凌起新跟著我一行好了!」

    丁子光道:「何日起程?」

    阮偉道:「即日起程!」

    大家皆是豪邁漢子,阮偉辭別歐陽治賢,跟著丁子光說走就走,走到店前,卻見閃進一
位窈窕身影。

    定眼一看,是鏢主愛女歐陽芝,只見她身著長袖絹服,姍姍娜娜,一除早上凶傲之色。

    歐陽芝垂首道:「阮兄……」

    阮偉正色道:「姑娘有何見教?」

    歐陽芝低聲道:「三月回來,小再討教高招……」

    阮偉眉頭一掀,應道:「好!」

    「那真要回來……」歐陽芝聲音更低。

    阮偉沒有回答她這句話,跟著丁子光匆匆走出。

    晚上,阮偉便與凌起新出了黃河南岸,裝扮成鏢客樣子,兩騎上標明南北鏢局的招牌。

    凌起新背著一個長形木匣,偽裝紅貨,其實裡面只是些銀子,總共不過五百銀。

    一月後,來到川邊,一路果然無事,安安穩穩,客店夥計見著他倆,都是慇勤招應,與
別的旅客卓然不同。

    凌起新來過四川,路途甚熟,川邊山路崎嶇,不易行走,他在前帶路,阮偉隨後而行。

    長江,嘉陵江流經四川,兩江至此,因地勢的關係,水勢十分湍急,舟船少有行走,倆
人來到一山窪處,突見山的那頭,飛來一騎紅影,掠過凌起新身旁,凌起新但覺身後一輕,
伸手摸去,木匣不翼而飛。

    他大驚失色,呼喊道:「不好!劫客!」

    阮偉落在他身後十餘丈,「白蹄烏」走山如履平地,阮偉輕輕一帶,擋住謔褌M士的去
路。

    紅衣騎士勒馬,阮偉一見是紅衣紅巾蒙面女客,心知此人便是要尋之人,當下暗自警
覺,大聲道:

    「在下南北鏢局副總鏢頭阮偉,閣下一介女子,為何作此強梁行為?」

    那女客默默的看著他,沒有作聲。

    阮偉怒氣勃勃道:「請將鏢貸放下!」

    那女客真聽話,果將那長形木匣放在地上,仍是不作一聲。

    阮偉道:「閣下若能回善,大好前途仍在汝前,在下與你無親無故,卻願意勸你此後不
要再作此行為!」

    那女客沒有理他,策馬後轉。

    阮偉大聲道:「喂!上次閣下劫得本局二十萬珠寶,請歸還,免傷和氣!」他初次出道
江湖,說話便不十分老練。

    那女客停馬,壓低聲音道:「明日必定歸還!」

    阮偉一愣,心下大疑,急道:「你是誰?」

    那女客仍是壓低聲音道:「你管我是誰,我答應還你,難道不相信嗎?」

    阮偉道:「你為什麼要還我?」

    女客道:「奇怪?你難道不希望還?」

    阮偉急道:「不!不!」

    女客策馬前進,隨口道:「那就好了,明天鏢貨一定還你!」

    阮偉大聲道:「慢著,慢著……」女客馬蹄不停道:「還有什麼話說?」阮偉追掠而上
道:「你說話為什麼不露出本音?」女客加快馬道:「我不願意讓你知道我是誰?」阮偉急
道:「那你到底是誰?」女客道:「以後你自會知道。」她山路熟悉,阮偉馬雖快,卻落下
一段,阮偉大聲呼道:「你可是義弟?」女客沒有回答,頃刻間拉了更長一段距離。阮偉急
的用力一挾馬,「白蹄鳥」狂奔起來,邊奔他邊喊道:「義弟下馬!義弟下馬!你為什麼不
見我,你……」女客見阮偉馬快,策馬更急,但擺脫不了「白蹄烏」的狂奔,越來越是接
近。看看奔到一處山崖邊緣,阮偉追得只剩一馬之距……但見那女客陡然從馬上躍下……崖
下是滾滾江流,那女客身影漸小……終於落人湍急的江流之中……阮偉撲在崖邊,淒聲喊
道:「義弟……義弟……」他以為那女客一定是溫義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