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奇人可遇不可求            

    公孫求劍直送阮偉與公孫蘭找到『白蹄島』後才止步不送。

    這一別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見老父之面,公孫蘭與公孫求劍話別甚久,才依依不捨的上
馬。

    阮偉不知說什麼話來道別,臨別時僅道:「老前輩,晚輩終生不忘在此之日。」

    公孫求劍殷切的關照道:「你要好好??顧蘭兒。」

    阮偉點點頭,騎在馬後,公孫蘭忍住離別的眼淚,策馬離去,『白蹄島』在山中數日休
息,更見威風,奔馳起來,又快又穩。

    公孫求劍目送二人遠去,才返回山中,他心中十分安慰,以為他倆縱然此去白跑一趟,
朝夕相處,當使他們情愛更為忠堅。

    此時,冬雖已殘,藏北一帶仍無人跡,公孫蘭與阮偉行了半月,只見荒漠一片,而且越
走氣候越是寒冷。

    來到崑崙山脈,抬頭看去,山峰插雲,連綿千里,山頂在日光照耀下,全是銀白色,想
見是那萬年不化的冰雪。

    此處無人可問,也不知庫庫什裡山在那裡,若要一處處細細尋找,真是窮一生之力也不
一定能找到天竺僧人,血花更不要談了,還不知這裡有沒有呢?

    公孫蘭策馬徘徊在山上,不如向那裡走才好。

    阮偉歎道:「蘭姐,此去找人有如大海撈針,就讓我忘了往事算了,何必再勞累蘭姐費
心。」

    公孫蘭笑道:「你怎麼灰心了,你看姐都不灰心,怕什麼,我們上去一定可以找到天竺
僧人,也許一上山就發現一朵血花在等著我們呢?」

    女孩子家善於美麗的幻想,阮偉跟著笑道:「蘭姐,你不在乎我喊你姐姐!」

    公孫蘭輕笑道:「喊就喊了,不喊姐姐難道喊妹妹!」

    阮偉正經道:「我就喊你妹妹。」

    公孫蘭嬌笑道:「那不成,我明明比你大三歲啊!」

    阮偉抱緊她的纖腰,低聲道:「那你將來做我的妻子,喊什麼呢?」

    公孫蘭沒想到他會說出這句話來,嬌羞道:「我不知道。」

    阮偉笑道:「既然你不知道,我就喊你阿貓好了!」

    公孫蘭不依道:「你轉彎罵我,好!我不理你了。」

    她嘟起小嘴,裝出不高興的樣子。

    阮偉哈她胳肢窩道:「別生氣,我還是喊你蘭姐,不喊你阿貓。」

    公孫蘭被他一哈,逗得嬌笑不已。

    陡聽身後冷冷道:「那有妻子比丈夫大的道理,既做姐姐就不能做妻子!」

    公孫蘭聞聲,臉色忽變,飛身下馬,只見馬後一丈,立著一位矮小的怪人。

    那怪人身著白裘,緊緊包裡著臃腫的身體,頭頂上戴著皮風帽,綁在胖胖的臉頰上,勒
起的皺紋,把本已兇惡的臉更顯兇惡。

    他看到公孫蘭嬌美如花的臉蛋,咧開大嘴一笑,腳下一滑,接近數尺。

    公孫蘭嚇的慌忙後退。

    難怪那怪人來到馬後,不知不覺,原來他腳下一雙又大又長的皮革長靴,能在雪上無聲
滑行。

    公孫蘭大聲道:「你是什麼人?」

    怪人怪笑道:「別管我是什麼人,年齡足夠做你的丈夫,那小子不行,年齡太小,只能
做我倆的兒子。」

    公孫蘭見他辱及阮偉,拔出劍來,道:「你再不走開,莫怪姑娘要用劍趕你了。」

    怪人哈哈大笑道:「竟有人敢在『惜花郎君』李油罐面前使刀弄劍,真是班門弄斧
了。」

    想不到他這麼怪樣子會有一個這樣文雅的綽號,他那樣子十足和他名字一樣,像個油
罐,矮矮胖胖。

    公孫蘭聞到他的名聲,暗暗大吃一驚,她在中原時曾聽說五奇之中,有一位最為好色,
江湖譏諷為『惜花郎君』,那知天下這麼大,竟在此地遇到這位魔頭。

    李油罐好色成性,眼見絕色在前,毫不把公孫蘭看在眼下,一個大滑行,伸手摸了公孫
蘭臉蛋一把。

    他直嗅著肥手,大笑道:「好香呀!簫誧r!美人兒今晚就陪我一夜吧。」

    公孫蘭受此奇辱,那堪忍受,飛劍狠命砍去。

    阮偉飛掠下馬,托住鮑孫蘭的手腕,他見公孫蘭躲不開李油罐隨手一摸,這一劍砍去,
定要吃虧。

    李油罐大怒道:「臭小子,美人要砍我,菅你屁事,多手什麼?」

    說著一掌迅劈去,只要這一掌劈實,阮偉腦袋便要開花。

    阮偉心有防備,疾快舉手擋去,稍稍一觸,阮偉便知若要接實,手腕必斷,立即用起無
劍之道,輕輕滑開。

    李油罐怒聲道:「好小子,還真有一手!」

    公孫蘭心知五奇武功,與自己父親不相上下,阮偉恐非其敵,為求阮偉安全,忍辱問
道:「我們與你無冤無仇,各走各的路,為何要來相擾?」

    李油罐狂傲的道:「老夫興之所至,要怎樣就怎樣!」

    公孫蘭強忍委屈道:「就請你高抬貴手,放過我們吧!」

    李油罐狂笑道:「你走你們的,是你們自己下來找岔子,老李可沒有攔住你們。」

    公孫蘭暗道:「只要騎上『白啼烏』飛馳而去,就不怕那怪物再找麻煩,立時牽起阮偉
要飛身上馬。」

    忽見李油罐一把抓住鮑孫蘭的衣襟,猛力一扯,頓見公孫蘭如飛掠起,被他摔到身後,
與阮偉分開。

    阮偉大驚道:「你做什麼?」

    李油罐橫眉豎眼道:「小子,快滾!老李看在美人面上,放你一遭!」

    公孫蘭奔上前,喊道:「你為什麼要把我和他分開!」

    李油罐張手攔在中間,胖臉直笑道:「老李放他走,也放你走。」

    公孫蘭急急道:「你既放我們走,就請讓開吧!」

    李油罐色迷迷道:「放你們走可以,老李並不阻攔,但要分兩批走!」

    公孫蘭變色道:「什麼分兩批走?」

    李油罐大笑道:「就是那臭小子先走,你卻要明天才能走。」

    公孫蘭急怒道:「這是什麼道理!」

    李油罐仰頭長笑道:「老夫說的話不算數嗎?美人不陪『惜花郎君』睡一夜,就想走,
天下那有這等便宜的事!」

    阮偉再也忍不住這種羞辱,當下以手當劍,施展出天龍十三劍,一招一式凝重攻去。

    公孫蘭也知多說無用,持劍在旁,只要阮偉一露敗象,立刻加入戰陣。

    但見阮偉數招一攻,李油罐手忙腳亂,他從未見過以手使出這種怪異的劍招,一時根本
無法對敵。

    然而五奇在江湖上豈是浪得虛名之人,『惜花郎君』李油罐精擅密宗武功『大手印』,
他此時無法展出,僅以對敵經驗,慢慢抵禦。

    時間一長,他便看出阮偉手法不熟練,要知阮偉雖然精通無劍之道,卻從未有時間演練
過,學了等於未學,比之與元智對敵時,進步不多。

    元智武功比起李油罐差得太遠,只見李油罐一得空隙,立刻展出『大手印』,『大手
印』果然厲害,頓時壓住阮偉的氣勢,倒轉優劣的形勢。

    阮偉自知再以不純熟的手法,與李油罐對敵,必定落敗,當下拋棄天下第一劍法不用,
展出『龍形八掌』。

    阮偉才施出兩招,李油罐驚叫道:「小子竟是龍掌神乞的弟子。」

    江湖雖有五奇之名,卻未分出五奇的高下,數年前五奇曾在君山一會,五人印證武功七
日,公推龍掌神乞武功第一,這件事並未傳出江湖,故而江湖不知。

    但另四奇對龍掌神乞卻是甘拜下風。

    龍掌神乞嫉惡如仇,李油罐在江湖上為非作歹,最怕的就是他,這時見他龍形掌出現,
心中竟惴惴不安起來。

    李油罐越打越驚,他知龍形八掌一掌強過一掌,接到第五掌他已不想接,乾脆溜掉。

    忽覺阮偉第六掌並非龍形八掌第六招,而是第一招,心下奇怪他為何不施凌厲的第六
掌,而要打出最弱的第一掌?

    莫非是他只會五掌?

    這次阮偉打到第五掌後又變回第一掌,李油罐證實了自己的想法,不由哈哈大笑道『小
子,你只會五掌嗎?』

    阮偉見他節節敗退,隨口道:「就五掌便叫你吃不消。」

    李油罐邊打邊笑道:「想龍掌神乞本入出八掌,一時半刻還勝不得老李,憑你只會五
掌,豈是老夫對手,小子!接招!」

    當下連環施出三招殺手。

    阮偉打到第五掌,功力正是青黃不接,前後不連貫之際,被他三招一攻,連退三步,形
勢十分危險。

    ,公孫蘭見機不對,仗劍加入。公孫蘭的劍法得自乃父真傳,立即遏阻李油罐的攻勢,
兩人一聯手,一時倒能與他戰個平手。

    李油罐久戰不下,狂嘯一聲,飛身掠起,脫下長靴,頓時身形靈活,把那大手印的功
夫,施展得更為出色。

    公孫蘭功力較弱,阮偉換掌之際,李油罐一掌照准公孫蘭劍身拍去,公孫蘭把持不住,
一劍從右側滑出。

    李油罐左手飛快抓出,公孫蘭驚變之下,不及防身,竟被李油罐攔腰抓住,他意在美
人,抓到就走。

    阮偉怎能捨敵不追,拚命展出全身能耐,一面追敵一面喝聲道:「放下蘭姐!放下蘭
姐!」

    李油罐此時已點住鮑孫蘭的穴道,使她動彈不得,自仗輕功了得,自以為阮偉無法追
上,狂笑道:「小子!貝在龍掌神乞的面子上,老夫饒你,還敢追來!」

    阮偉叫道:「你放下她,我不追你!」

    李油罐一聽聲音不對勁,回頭一看,阮偉竟已接近數丈,只離自己三丈不到,想不到他
輕功還高出自己。

    阮偉的輕功得自天輕功泰斗蕭三爺的真傳,李油罐武功雖高,輕功豈是阮偉的對手。

    李油罐色心衝動,不願再停身戀戰,當下回身拚命奔去,想回到那原先脫去長靴之處。

    他一拚命,阮偉一時接近不了,李油罐來到長靴處,慌忙套上。

    就這一停身工夫,阮偉追上,一掌猛力拍去。

    那知李油罐一套上長靴,輕輕一滑,溜走十丈。

    這樣一來,李油罐輕功等於加長一倍有餘,崑崙山脈下全是積雪,幾下一滑,阮偉已落
後數十丈。

    但見李油罐的身形越來越小。

    阮偉厲聲大喝道:「站住!站住!站住!……」

    喝聲,萬山回應,更覺淒厲。

    陡聞一聲長嘯,從阮偉身後颯然掠過一個身影。

    只見他幾個縱掠,已追過李油罐。

    李油罐滿以為天下無一人再能追上自己,此時忽見一條好似鬼影落在身前,心下猛然大
駭,驚叫道:「你是鬼!是人?」

    定身一看,那是什麼鬼神,卻是一位高大的老僧。

    那老僧威猛道:「貧僧非神非鬼,明明是人!」

    李油罐被他的輕功震懾住了,顫聲道:「既非神鬼,請莫擋老李的去路。」

    這就這片刻工夫,阮偉也追到,聲嘶力竭道:「莫要放他走掉!」

    高大老僧笑道:「他走不掉了!」

    李油罐畏懼連:「出家人慈悲為懷,何必與老李一個俗人過不去。」

    高大老僧威聲洪洪道:「你放下那女孩,我也不為難你!」

    李油罐色迷心竅,為難道:「這……這……」

    高大老僧霍然一指點出,李油罐頓覺身臂一麻,落下公孫蘭,他見老僧露出一手絕頂氣
功,抱頭逃命而去。

    高大老僧任他逃走也不追趕,阮偉關心公孫蘭,俯身為她解開穴道,滿面愛憐之色。

    公孫蘭雖經一劫,卻被阮偉的真誠,感動得熱淚盈眶,芳心大是安慰,縱然再遭一劫,
只要阮偉真心關懷自己,再受苦難又有什麼關係呢?

    阮偉歎道:「蘭姐,小弟無能,讓你受驚。」

    公孫蘭含笑道:「怪我自己無用,怎怪得你。」

    阮偉已是驚弓之鳥,淚痕未乾,聲音沙啞道:「你要真被那老色鬼捉去,我也無法活下
去了!」

    公孫蘭掏出手絹,柔情道:「男人不要流眼淚,快擦乾,蘭姐以後永遠不離開你!」

    高大老僧見他倆真摯的情愛,彷悌忘了身旁還有一人存在,不覺亦被感動得低宣了一聲
佛號。

    阮偉被佛號提醒,即道:「蘭姐,若不是這位老菩薩救你,你真的要被這老色鬼捉
去!」

    他也把那高大的老僧當作神仙人物,因那輕功實在駭人聽聞。

    公孫蘭抬頭看去,只見那僧人長的黝黑,像貌不似中原人士,心下一動,誠懇問道:
「老菩薩可是天竺人氏?」

    高大老僧笑道:「貧僧正是天竺龍僧!」

    『請看續卷3』

    出自:http://www.geocities.com/Yosemite/Gorge/4330/lin.htm一個網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