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情是何物偏惹恨            

    第二天,阮偉起的很晚,外面微微可聽見人聲的喧嘩,如在舉行盛大的節會,喜氣洋
洋。

    阮偉剛出房門便遇見克力??,克力??歡愉道:「大叔,不去看烏克倫的勇士大會嗎?」

    阮偉聽不懂克力??說的藏話,傻呆的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克力??天真活潑,上前牽起阮偉的手,嚷道:「去嘛!去嘛!大叔一去,蘭阿姨才會
去,蘭阿姨去了,鳥克倫的勇士都會感到光榮無比。」

    阮偉見他咕嚕一大陣,還是聽不憧一句,不知是搖頭好!W是點頭好!當下窘得訥訥
道:「你……你……說什麼?」

    克力??也聽不懂阮偉的話,以為他在推辭,便誠摯的求道:「大叔勸蘭阿姨明天再上看
龍山,只要蘭阿姨今天不上看龍山,一定會參加勇士大會,往年蘭阿姨沒有一次不參加。」

    阮偉雖聽不懂,卻看得出克力??誠懇的神色,心想只有那位西藏姑娘憧漢語,便道:
「你去叫阿美娜來。」

    克力??聽出阿美娜三字,搖頭道:「阿美娜不舒服,爬不起來,還是大叔去對阿美娜
說,阿美娜一定聽大叔的話。」

    阿美娜正在轉角處,姍姍走出,用藏語道:「克力??不要麻煩他,他不會懂你的話。」

    克力??訝然道:「他?他是誰呀?」

    阿美娜臉色一紅,輕聲道:「你先去看勇士大會,等會我一定勸蘭阿姨來。」

    克力??不解道:「姐姐,你早上不是爬不起來嗎?」

    阿美娜昨晚受寒,但她想著阮偉,抱病來到這裡,精神十分軟弱,她低頭道:「不要嚕
蘇,你快去玩吧!」

    克力??自幼怕姐姐,伸了一下舌頭,飛快跑去,跑到那頭,回身喊道:「大叔一定要帶
蘭阿姨來參加勇士大曾!」

    阮偉笑道:「他說什麼?我一句也沒聽懂。」

    阿美娜情意綿綿道:「你……你……今天就要走了嗎?」

    阮偉道:「我不知道。」

    阿美娜笑道:「那好,你趕緊去向蘭阿姨說,過幾天再上看龍山,蘭阿姨便不會帶
你……離開……離開……我了……。」

    阮偉道:「到看龍山做什麼?我不去,我要看你笑。」

    阿美娜嬌格格笑道:「我不笑了,你一天到晚都叫我笑,豈不要笑死我了。」

    她這時的笑態更是迷人,阮偉腦筋一受刺激,雙手急忙摟住她的香肩,低頭就要吻她的
臉頰。

    阿美娜嬌笑連連道:「我不要你吻,你昨天吻我,好像發瘋了,叫我氣都喘不過
來……」

    阮偉根本聽不見阿美娜在說什麼,他現在只想吻那令他寢寐難忘的笑。

    阿美娜怕他吻,因那吻太熱情了,熱情得可以熔化她,她輕輕一掙,閃入阮偉的房內。

    阮偉失去理智,跟著進去。

    阿美娜昨夜受了風涼,身子不好,這時劇烈的一動,精神過於興奮,陡覺眩眩欲暈,站
立不住。

    阿美娜一笑,阮偉神智便恢復了,他伸手扶住阿美娜要倒的身體,急問道:「你怎麼
啦?你臉色怎麼這樣蒼白?」

    阿美娜皺眉道:「我頭好痛,你……扶我躺在炕上……」

    北方人叫床為炕,阿美娜學的是北京話,便管藏人的軟床也稱為炕,其實炕是用磚砌成
的。

    阮偉扶著阿美娜躺在用獸皮製成的軟床上,慢慢的把她外層的厚皮衣脫下。

    阿美娜心裡誤以為阮偉……

    她一把握住阮偉的雙手,放在胸前,不給他再脫衣服,阮偉輕輕掙脫,立時阿美娜心跳
如鼓……

    但阮偉並不如阿美娜所想,他把雙手放在阿美娜的腹部,然後緩慢的推揉。

    阿美娜頓覺腹部渡進兩股熱流,流入身內,舒暢無比,盞茶功夫後,阿美娜昨晚所受的
寒氣,全部被阮偉用內家真力逼了出來。

    阿美娜的頭不暈了,反覺無比的清靈,但她仍閉著眼睛,在享受那股暖烘烘的熱流,在
體內游來游去。

    她卻不知用內家真力療傷,耗損阮偉很多的真元,阮偉見她眼睛不睜開,以為還未治
好,當下加快推揉。

    再過盞茶時間,阿美娜被他揉得全身酥麻,春心蕩漾,她不由嬌笑道:「大哥不要揉
了……」

    這一聲大哥,這一臉笑容,侵入阮偉的腦海裡,渾忘了療傷的勞累。

    阿美娜睜眼看到阮偉滿面的汗珠,大驚失色,憐惜痛心道:「你……你……怎麼
了……」

    她掏出香噴噴的繡帕,無比憐愛的為阮偉抹去汗水。

    阮偉癡癡的道:「不要緊,不要緊,你再叫我一聲。」

    阿美娜嬌羞的用手蒙住臉,嬌聲道:「大哥……」

    這『大哥』兩字聽的阮偉好耳熟呀!彷彿記得以前常有一人,在自己身邊,不停的喚著
『大哥』。

    於是,他要捕捉那人的回憶,他撥開阿美娜的纖手,如夢般的輕道:「你笑給大哥
看……你笑給大哥看……」

    阿美娜臉紅的比胭脂還紅,她羞笑了,笑的那麼甜蜜,笑的那麼誘惑……

    這笑容又使阮偉瘋狂了,於是阮偉俯下身去,頓時如雨點般的熱吻著阿美娜的臉頰。

    阿美娜喘氣了,熱血沸騰了,但她不滿足,阮偉僅吻在那能發出笑容的臉頰上。

    她顫抖的把紅艷的嘴唇,慢慢湊過去……

    慢慢……慢慢……接近了……

    她的心好像要跳出口,她的血好像要衝出血脈……

    終於黏合了,如雨片膠唇牢牢的貼住了……

    阮偉沉浸在回憶的思潮裡,他閉著眼睛,並不知吻的是臉頰?還是鮮唇?

    但阿美娜卻被焚燒了,女人原始的熱力,全部被挑撥出來了,她雙手有如兩條軟蛇,纏
繞在阮偉的背上……

    她盡情的享受,享受她少女的第一次甜蜜的吻。

    他倆都進入忘我的境界,卻不知他們進來時,並未關閉房門。

    公孫蘭來叫阮偉上道,上看龍出讓父親給他療傷,她已來了很久了,一切她看得很清楚
了……

    到了此時,她那能再看下去,眼淚像如流水般的流了下去……

    她蹣跚退了出去,緩緩帶上房門,輕得似乎沒有聲音,沒有絲毫驚動他們。

    她一出房門,迎面看到克力??走來,但她忍不住內心的悲傷,掩面快步走回自己的房
內。

    克力??大叫道:「蘭阿姨!蘭阿姨!」

    他那知道蘭阿姨已無法停下來,和他說一句話。

    克力??因為等到勇士們已開始爭鬥比武,還不見蘭阿姨來到,這才回來要找姐姐問罪。

    當下,他大聲叫道:「姐姐……姐姐……」

    阿美娜聽到弟弟在呼喚,頓時驚醒,她不是淫蕩的女子,連忙推起阮偉。

    阮偉自失去記憶以來,嚴謹的禮教,已不能束縛他的心志,但求性之所發,任意而為。

    阿美娜推起阮偉,臉色仍是潮紅不退,她不敢再看阮偉一眼,眼睛看著自己的胸前,低
低的道:「弟弟在叫我,我出去一會。」

    阮偉沒有說什麼,阿美娜弄平縐褶的衣服,穿上皮服,姍步走出。

    克力??一面叫一面走,已走到阿美娜的房前,阿美娜追上前道:「叫我做什麼?」

    克力??本想興師問罪,但看到姐姐卻不敢發作,笑道:「姐姐,你的病簞捸I」

    阿美娜想到阮偉要給自己治病,自己卻以為他要……不覺自個兒羞笑起來。

    克力??那見過姐姐這種神情,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驚疑道:「姐姐快去躺躺,我看
你的病八成沒好。」

    阿芙娜笑道:「那有什麼病!謗本沒病!你快說,有什麼事?」

    克力??道:「草原上的勇士大會早開始啦!姐姐說蘭阿姨會去,怎麼還沒去,好多烏克
偷的牧人問我,我說馬上就來,但……」

    阿美娜病瞻F,對於參加一年一度的勇士大會,興致勃勃,忙道:「你快去,我現在就
去叫蘭阿姨。」

    克力??笑道:「我等你,我和姐姐一起去。」他怕阿美娜騙他,再回去倘若蘭阿姨還是
不去,那可是大大丟臉之事。

    阿美娜急急跑回阮偉的房內,見他仍坐在軟床上,跟她剛才離去時的姿勢一模一樣,好
像在呆想什麼。

    她輕聲一笑,上前道:「傻大哥,你在想誰?」

    阿美娜不能笑,她一笑阮偉就迷了,阿美娜低語道:「你在想我嗎?」

    阮偉直點頭!心裡在說:「是的,我在想你的笑,你能再對我笑嗎?」

    阿美娜嬌羞道:「弟弟在等我去看勇士大會,你去向蘭阿姨說,叫她也去,烏克倫的勇
士都要見見西藏的第一女勇士,我在那裡等你,你一定要帶蘭阿姨來呀!」

    阿美娜甜美的一笑,阮偉正要摟住她,她已急步而出,徒令阮偉迷惑在那心動的笑容
裡。

    好半晌,阮偉才恢復正常,走到中堂,老年藏婦慈笑的帶他至後房盥漱,服侍他用罷早
餐,阮偉用手勢問明公孫蘭的房間,便向那裡走去。

    公孫蘭的房間內,佈置和漢人小姐的閨房一樣,錦被,繡枕。流蘇垂帳,幽香陣陣。

    房角一側,堆放困紮好的旅行用具,及兩忖馬鞍,想是公孫蘭預備好,要在今日帶阮偉
上山。

    阮偉進房後,看不到公孫蘭,正要出去,忽見放下的紗帳內,俯睡著一位窈窕女子。

    他輕輕走到紗帳旁,低喚道:「蘭姐姐!蘭姐姐!」

    公孫蘭連忙擦去還在暗流的淚水,掀開紗帳,走下軟床,笑道:「什麼事?」

    阮偉抬手輕撫在公孫蘭細腫的眼泡上,驚疑道:「你哭了!」

    公孫蘭扶住他的手,笑道:「我……我……沒哭………」

    阮偉道:「你不要想騙我,你哭得很傷心,把眼泡都哭腫了,你……你……不要哭。」

    公孫蘭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悲傷,撲到阮偉的胸膛上,那曾擁抱她十數夜——熟悉的胸
膛,她甚至能辨別出阮偉身上發出的特有氣味,她臉頰貼在阮偉的頸上,珠眸含淚,不住的
道:「我不哭……我不哭……我不哭……」

    阮偉任她倚在胸前,他已對公孫蘭產生微妙的感情,只是這種感情,在他下意識的腦海
裡,不敢接受,彷彿接受了這種感情,對不起什麼人似的。

    公孫蘭發??了內心的愁苦,心境恢復以前的愉悅,低聲道:「我們走吧!」

    阮偉道:「到那裡去!」

    公孫蘭離開他的胸膛,抹去頰上的淚痕,笑道:「我們繼續我們的行程,到看龍山
去。」

    阮偉道:「到看龍山去做什麼?」

    公孫蘭不願說出,去治他的腦傷,怕刺激他,笑道:「去看我的爹爹,爹爹一定喜歡見
你。」

    阮偉道:「過幾天再去好嗎?」

    公孫蘭內心不願再多停留一日,再說早一日治療,對阮偉的腦傷也比較好,但她不願違
背阮偉的意思,柔聲道:「好……好……」

    阮偉笑道:「我們去看勇士大會好嗎?」

    公孫蘭自幼每年都參加勇士大會,今年為了送阮偉上山才不去,既然阮偉不願馬上去,
心中十分想去看看,她還沒答出話來,阮偉已牽住她的手,高興道:「我帶你去!」

    他倆走出廣大的院子,來到大路上,但見大路附近寂靜無聲,一個人都沒有,顯是烏克
倫的居民都去參加勇士大會了。

    阮偉並不知在那裡舉行勇士大會,他遲疑在路旁,不曉得走那一條路才好。

    公孫蘭看他徘徊不前的窘相,笑道:「你帶我去呀!」

    阮偉訥訥道:「我……我……不知道在那裡!」

    公孫蘭笑道:「那麼還是我帶你去吧!」說著反牽起阮偉的手飛快奔走。

    勇士大會在烏克倫的意義,是在隆冬後舉行比武競技的大會,以驅逐入冬以來的懶散。

    每年的勇士大會都在域外一塊廣闊的草原上舉行,參加比武競賽的人自然都是年輕力壯
的牧人,但老年人心想回味當年的英勇,只要一到此日,全城的男女老幼很少不參加的。

    草原上歌聲,鼓聲,喊聲,遠遠聽來如地動的雷鳴,千頭鑽動,熙攘往來,一掃冬日衰
敗的景象。

    阮偉和公孫蘭來到,牧人們正要舉行一件最熱鬧,最令人注目的運動競賽。

    大家看到蘭菩薩來了,年輕的牧人們紛紛上前行禮問好,一切的行動都因她來而暫時停
頓。

    公孫蘭走至競賽的起點,那些參加競賽的勇士齊都俯身跪下,高聲喊道:「歡迎我們西
藏的第一女勇士,蘭菩薩。」

    要知公孫蘭的第一女勇上頭銜,是達賴法王頒賜的,全西藏的人莫不知曉,烏克倫的牧
人更引以為榮,他們常說:「你看呀!西藏的第一女勇士,就出在我們烏克倫阿!那還是去
年的事情,在拉薩達賴法王每年要選出一位最偉大的勇上,數十年來烏克倫從未被選到一
位,常被別的城部譏笑。公孫蘭自幼生長在烏克倫,等於是烏克倫地方的人,烏克倫人知道
她的能為,在去年便請公孫蘭裝扮烏克倫的牧人,代表烏克倫參加競賽。公孫蘭推卻不了鄉
老的情意,便去參加,那知在拉薩競技場上,四十八位各地來的勇士代表,都不是公孫蘭的
對手。當達賴法王頒賜最偉大勇士頭銜時,達賴竟發覺公孫蘭是女的,當下更加頒西藏第一
女勇士頭銜。第一女勇士頭銜更勝過最偉大的勇士,最偉大的勇士每年都有,但西藏的第一
女勇士卻只有一個。於是烏克倫在自詡,全西藏的人都在自詡,西藏出了一位第一女勇士。
於是西藏的男子喊她『蘭菩薩』,西藏的女子喊她『蘭姑娘』,因她是西藏女子的光輝,喊
蘭姑娘便親切多了。圍在競賽路線附近的女子,也高聲呼道:「歡迎我們的蘭姑娘,歡迎我
們的蘭姑娘………」

    阿美娜也雜在女子群中呼喊,她為蘭阿姨高興,也為蘭阿姨感到特別的榮耀。

    這時幾位孔武有力的青年牧人抬來一架大木籠,籠中裝著一匹純黑色,唯有四蹄雪白的
神駒,這馬,藏人叫做『白蹄烏』,每年烏克倫都要選一匹神異的馬,但這匹『白蹄烏』卻
是一位牧人在牧馬時無意捉到,獻到今年勇士大會上,增添了今年勇士大會最大的光彩。

    他們在『白蹄鳥』的頭上,綁著一頂純金造成的金冠,當『白蹄烏』放出後,若有人能
憑一己之力捉到地,馬是他的,金冠也是他的,然後他可以把金冠送給他最尊敬,最心愛的
女子,那女子一年內將受到任何男女藏人的尊敬與愛戴。

    十里範圍內,數百位老藏人騎著馬,互相用繩子牽連著,圍在廣大的四周,以免『白蹄
烏』跑出去。好讓參加競技的勇士能在這範圍內捉到地。

    勇士們騎上自己最心愛的馬,只要籠中『白蹄烏』一放出,他們便從起點開始緊追,並
力追上那匹能帶來無上榮耀的馬。

    勇士們都把馬馳到起點上了,一共十二騎,他們忽然互相交頭接耳,然後大家一齊高聲
喊道:「今年的金冠,無論誰得著,都獻給為烏克倫帶來最大榮耀的第一女勇士——蘭菩
薩。」

    頓時無論男女老幼,齊都歡聲呼道:「把金冠獻給第一女勇士,把金冠獻給第一女勇
士……」

    阮偉聽不憧他們說什麼,卻知道是向公孫蘭歡呼,他也為公孫蘭高興,笑著道:
「你……你……真……了不起呢?」

    每年勇士大會,公孫蘭沒有一次不受歡呼,但今年的歡呼,因她得到第一女勇士的榮
耀,更勝往昔,她被他們的熱誠感動了,不覺緊緊握住阮偉的手。

    青年藏女都在竊竊低語,她們在說:「你看!你看!蘭姑娘有了愛郎。」

    這句話讓阿美娜聽到了,她心裡覺得酸酸的,淚水不覺流了出來,克力??站在一旁,忽
道:「姐姐,你為什麼流淚?」

    阿美娜勉強笑道:「我沒流淚,我在替蘭阿姨高興。」

    霍然掌聲如雷,『白蹄烏』放出了木籠,『白蹄烏』跑得好快,勇士們都加緊猛追,圍
觀的人也在為自己的親人呼喊。

    『白蹄鳥』真是神駿無比,蹄躍若飛,如不沾塵,沒有一匹馬能追得上它。

    若不是四周圍著,它早已跑得無影無蹤了,十二位勇士沒法追著,便採用圍困戰術。

    他們十二位明明圍著地,已令地無法逃走,但地東一竄,西一跳,又被地從空隙下逃
出,眼明手快的十二位勇士,竟無法迅快下手捉住地。

    十二競者追得汗流浹背,想盡辦法也無法捉到。

    『白蹄烏』向四面圍觀眾人奔來,附近的老藏人想不到地敢奔向人多的地方,不及用繩
圍住,竟被地飛快竄出。

    所有的藏人驚呼了,他們以為今年的金冠將永遠拿不到了,這是極不好的預兆,他們惶
恐了,沒有一人再妄想捉到地,因『白蹄烏』跑得太快了。

    就在這一剎那,阮偉見機立斷,展出最絕頂的輕功『百變鬼影』,飛掠追上。

    『百變鬼影』天下罕見,阮偉竭盡所能,連換三口真氣,但見他連點三下,再落下時,
恰怡坐到『白蹄烏』背上。

    草原如雷般震動了,大家嘶聲呼喊,為阮偉助威。

    『白蹄烏』縱跑得不像一匹馬,好像天上的龍,聲勢十分駭人。

    阮偉心愛『白蹄烏』,不肯用千斤墜制壓地,僅抱住地的長頸,默運神功,頓時身輕如
燕,任地如何跳躍,不受一點顛簸的影響。

    跑了將近有半個時辰,『白蹄烏』知道遇到了真主,它不跑了,站在那裡動也不動,一
口氣都不長嘶,彷彿沒有跑動過一般。

    藏人大聲叫道:「它服了!它服了!……」

    阮偉伸手取下了金冠,左手輕輕一帶鬃毛,『白蹄烏』便隨著阮偉的意志走了回來。

    藏人見他拿下金冠,大家歡呼道:「獻給我們西藏的第一女勇士,獻給我們西藏的第一
女勇士……」

    但是阮偉聽不憧他們在叫什麼,他策馬緩馳,慢慢走回,忽然看到了那令他難忘的笑
容……

    那令他腦弦震顫的笑容……

    是阿美娜站在一群藏女當中對他笑,是為他高興而又驕傲的笑……

    那笑容使阮偉停下了馬,他輕身下馬,於是藏女驚訝了,誰都不知道,他要將榮耀的金
冠獻給誰?

    阿美娜心跳了,腳在打抖,手握得緊緊的……

    終於,那金冠是戴在她頭上,她茫然了,她呆了,她流淚了……

    於是四周的藏女輕聲低唱:孤傲的血花呀!

    長在冰漠上。

    那一日地才能採下?

    那一日地才能採下?

    那邊的一群藏女,和聲唱道:美貌的阿美娜呀!

    如冰漠上的血花。

    到如今才被採下;到如今才有愛郎!

    當大家在無盡的讀美阿美娜時,誰也沒有注意到公孫蘭。

    等大家想到公孫蘭時,已看不到公孫蘭的影子,她早已掩面奔回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