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破例傳掌解困厄            

    『迷魂粉』乃是天媚教中,最具威力的迷藥之一,聞名江湖,此之一般迷藥,更不知厲
害了多少倍。

    但阮偉習得天下至異的瑜珈神功,『迷魂粉』雖是厲害,一經他運功拒解,軟弱無力的
感覺全消。

    當下他站起身來,離開軟榻,衝出房外,只見一間一間的房屋,櫛比鱗次,一路排下
去,那溫義的呼叫聲,顯是從最後一間傳出。

    溫義醒來,覺得全身軟弱無力,動彈不得,忽聞一陣香風飄來,走進來四位輕紗女子,
四位女子格格嘻笑中,就來動手脫她的衣服。

    溫義是處女之身,怎容得旁人脫她的衣服,但她未曾學過瑜珈神功,迷魂粉已使她喪失
功力,無能反抗,只有嚇得大聲呼救。

    四位女子知道她不能動彈,不管她怎樣叫罵,七手八腳的動手亂扯,不一會見,長衫,
短衣全被她們脫去,露出女子的褻衣褲。

    四位女子一見她穿的女子內衣,不由大大的一怔,就在此際,陡聞一聲暴喝:「住
手!」

    阮偉眼中露懾人的光芒低沉道:「你們快滾出去!」

    四位女子看清來人竟是阮偉,八隻秀目,一齊盯注在他身上,臉上泛現出迷茫之色。

    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輕笑道:「小砟l,叫我們出去做什麼啊?」

    阮偉氣憤道:「你們把我義弟怎麼了?」

    那女子指著身後的軟榻,笑道:「你的義弟不是在那好好的睡著麼?」

    阮偉急問道:「賢弟,你怎麼樣了?」

    柔軟垂地的重重紗帳內,不見回話,忽傳出一陣低低的啜泣之聲。

    阮偉以為溫義受辱,大驚之下,雙掌連環劈出,四女子自知難敵,都迅即飄身讓開。

    阮偉就要衝過去看個究竟,只聽那高挑女子笑道:「你若這等冒失的衝過去,你那義弟
就要哭得更厲害啦!」

    忽聞溫義低弱道:「大哥,打她們每人一個耳括子。」

    阮偉身形一閃,飄飛之下,『啪!啪!啪!啪!』四聲輕響,四位女子各已挨了一記耳
括子。

    阮偉心腸較軟,不忍施下辣手,但也打得四女臉上紅起一塊。

    四位女子跟隨萬妙仙女至芮城府,已被芮家絕世的武功打得心驚內跳,十八位姊妹只剩
下五位,這時見阮偉露出一手絕頂輕功,以為他也是芮家中人,那敢回手,嚇得轉身退出房
外。

    阮偉緩緩走近軟榻,問道:「你沒事嗎?」

    溫義急道:「你別過來!」

    阮偉微一停頓,望著數層彩色繽紛的軟紗帳,道:「你可站得起來!」

    溫義輕道:「小弟全身不能動彈。」

    阮偉輕歎道:「我若不過來,怎能救你逃出此地!」

    等了半晌,溫義才低泣道:「大哥過來吧。」

    阮偉掀開軟帳,頓見肌膚冰清如羊脂般的玉體,裸裎在眼前,溫義雖未全裸,但給阮偉
看到自己女兒面目,忍不羞的哭更厲害。

    阮偉驚慌道:「義……義……弟」溫義哭個沒停,阮偉定下神,道:「你傷到那裡
嗎?」

    溫義抽泣道:「我……我……全身無力。」

    阮偉道:「你別傷心了,大哥定將為你今日所受之辱,出口氧!」

    溫義停住泣聲,羞赧道:「你快幫我把衣服穿起來。」

    阮偉抑住心跳,顫抖的觸摸在溫義滑膩,瑩淨的肌膚上,慌得半天也穿不好一件短衣。

    溫義被他觸弄得全身發熱,羞澀道:「大……大……哥……怎麼啦……」

    阮偉被他一說更是慌亂,但見她豐滿的胸部,用條淺紅輕綢護胸,勒得緊緊的。

    阮偉一時看得竟愣住了,暗道:「義弟真是女子啊!」

    溫義雖被他看得羞的無地自容,但無絲毫怒意,反自心底泛起一絲甜蜜的感覺。

    阮偉好不容易才替她穿著妥當,溫義行動不得,阮偉攬手把她抱起。

    抱在懷中,溫義動人的眉目清晰可見,星眸如似含煙,尚掛著兩滴晶瑩的羞淚,粉臉玉
頰上猶有淺淺淚痕。

    他倆面面相對,靈犀暗通,阮偉緩緩抱她走出紗帳,抬頭看去,萬妙仙女冷笑的站在門
前,擋住去路。

    阮偉朗聲道:「在下與貴教無冤無仇,你為何暗施鬼技,用此下流手段,迷我二人?」

    萬妙仙女媚笑道:「你二人與本教有緣,才能至此,否則,想來此地的人還來不了
呢?」

    阮偉氣道:「來這裡做什麼,你快滾開,讓我們出去。」

    萬妙仙女款擺纖腰,笑道:「好處可多呢,你留下數日就知,何苦定要離開!」

    阮偉怒道:「你若再不讓開,莫怪在下無禮了。」

    溫義也呸了一聲道:「好不要臉,女孩子家穿的這樣,還敢站在男人面前。」那萬妙仙
女僅著褻衣,外披有等於無的輕紗,妖艷已極。

    萬妙仙女一笑道:「你是男子嗎?」

    溫義臉色一紅,阮偉怒道:「你到底讓不讓!」

    萬妙仙女笑道:「你有本領,就抱那假相公闖出去。」

    阮偉一個箭步,想從左側掠去,萬妙仙女蛇腰一扭,雙掌疾快拍出,阮偉左腳一點,避
開掌風,輕巧的閃到右側。

    萬妙仙女輕喝道:「好輕功!」掌法一變,兩手成爪向他抓去。

    其變招之快,十分驚人,阮偉不敢大意,身法急變,展出『百變鬼影』,突見他雙腳不
動,直條條的掠起,要從萬妙仙女頭頂闖出。

    萬妙仙女大驚,來不及阻擋,急的雙手連揮,彈出數縷疾風,挾著『迷魂粉』,朝阮偉
頭面罩去。

    阮偉急忙運功屏氣,但已遲了一步,仍吸到一點,只聽『噗咚』一聲,抱著溫義昏倒地
上。

    萬妙仙女輕掌一拍,走來先前四位女子,把阮偉,溫義抬到軟榻之上。

    萬妙仙女對那高挑女子道:「介花去把『破魂陰陽和合散』拿來。」

    介花驚道:「非要用那藥才行嗎?」

    這『破魂陰陽和合散』是天媚教中最媚人的藥物,只要吃了這種藥物,若不陰陽交合,
必然乾渴而死。

    萬妙仙女道:「這兩人武功不凡,若不用『破魂陰陽和台散』不能就範,快去拿來。」

    不一會,介花捧來一隻精巧的檀木小洁A萬妙仙女拿出一小包紅綢裡著的藥物,遞給另
兩位女子,說道『給他兩人??下。』

    介花顯是甚得萬妙仙女的寵愛,插口道:「那位較矮的相公,是個女子,少教主給服下
『破魂陰陽和台散』有什麼用?」

    萬妙仙女道:「那女子剛才對我無禮,我要出口氣。」

    拿藥的兩位女子各倒了一林白水,拿著『破魂陰陽和台散』,走近軟榻,就欲給阮偉,
溫義服下。

    介花暗歎一聲,她不為阮偉歎惜,卻為溫義悲傷,因阮偉服下後,少教主好淫成性,自
會和他交合,解了藥性,但溫義吃下此藥必將??渴三天死去。

    就在此時,門外走進一位輕紗女子,稟告道:「少教主,外面姓芮的老頭子在等著,好
像有什麼急事。」

    萬妙仙女眉頭輕皺,道:「把他迎到隔室等我。」

    輕紗女子去後,萬妙仙女向介花道:「你看著這兩個娃子,我去妝扮一下。」

    此時阮偉又悠然醒來,他在受迷前業已運功屏氣,暫時昏倒後,內氣不息,不用多時,
便把毒氣排出體外,要知這瑜珈神功有無比的神功,縱是睡眠中,遇到外侵,亦能自然行
動。

    兩位持藥女子,正欲給阮偉及溫義服下『破魂陰陽和台散』,介花道:「不忙??他倆,
等少教主回來,再??不遲。」

    她這一慈悲心,倒救了阮偉和溫義,阮偉雖然醒來,還不能用力,當下他不敢輕動,暗
運瑜珈神功,恢復體力。

    來訪的芮姓老頭子是芮城府的主裁鏡愚,他被迎進阮偉所在的隔壁房間,焦急的等著。

    萬妙仙女換上一襲粉紅色,薄如蟬翼的輕紗,滿身散發著誘人綺思的濃香,雲鬢高堆如
螺,樣子更是妖媚惑人,她輕飄飄走進,一見鏡愚就嬌嗔道:「龍形八掌秘本帶來了麼?」

    鏡愚望著萬妙仙女誘人的軀體,??下一口唾液,歎道:「你壞了我的大事,你壞了我的
大事!」

    萬妙仙女媚眼輕拋道:「壞了什麼大事?你若今日再不交出龍形八掌秘本,我可不饒
你!」

    鏡愚忍不住眼前美色的誘惑,伸手抱去,萬妙仙女輕笑躲過,道:「你怎麼這樣猴急,
先把秘本拿出來……」

    鏡愚一把沒抱住,肥臉苦笑道:「你也不是不知龍形八掌是芮家唯一的絕傳,怎可輕易
求得。」

    萬妙仙女臉色頓變,滿面寒霜道:「怎麼啦!要容易到手,天媚教會求你嗎?」

    鏡愚陪笑道:「你別生氣,我只是說難得,並未說不替貴教設法取得。」停了一頓,歎
道:「這龍形八掌在芮家一脈單傳,而鏡字輩傳給大房獨子鏡元兄,欲取得龍形八掌只有在
他身上設法。」

    萬妙仙女笑道:「你要想在龍掌神乞身上打主意,可不是容易之事,我看你還是另想別
法吧。」

    鏡愚歎道:「龍形八掌,芮家只有鏡元兄會,除他之外,再無一人會此掌法。」

    萬妙仙女驚訝道:「那怎成啊!倘若龍掌神乞這老傢伙一死,這套驚世絕學,豈非要絕
傳了?」

    鏡愚道:「這套絕學,祖宗傳下來,怕後代子弟仗此絕學,胡作非為,規定芮家只能一
人在當世會此絕學,不傳第二人。」

    萬紗仙女奇異道:「那這套絕學,怎會在芮家傳下數百年!」

    鏡愚歎道:「祖宗規定,長輩死後,晚輩才能學,也就是說鏡元兄死後,下一輩歌字
輩,才有一人,幸蓮得傳。」

    萬妙仙女不信道:「天下只有龍掌神乞會龍形八掌,他若死後,絕學失傳,你們下一輩
怎能再學,別騙人哪!你是否??過天媚教的甜頭,便想推三阻四毀棄諾言!」

    鏡愚苦著臉道:「你還不知道我的心嗎?自結識你之後,我已成芮家的罪人,你說我還
會不替你賣力嗎?」

    萬妙仙女淫笑道:「這是你自己找上門的,怪不得姑娘。」說罷,笑聲不斷,彷彿甚是
得意。

    鏡愚苦笑了一聲!

    萬妙仙女又媚笑道:「你快說,還有什麼法子能得到龍形八掌!泵娘理當論功行
賞……。」

    鏡愚精神一振,指手劃腳道:「鏡元兄死後,絕學倒不會失傳,因龍形八掌古傳秘本,
珍藏在芮家城『靈隱寺』中,由芮家佛爺保管……」

    萬妙仙女笑道:「我明白哪!龍掌神乞死後,你家佛爺在歌字輩中選一人,傳授此
掌。」

    鏡愚道:「那倒不是,就連芮家佛爺也沒人會龍形八掌,更不敢偷學,鏡元兄死後,佛
爺們共同保管的秘本,傳給芮家被選的人,在監視下,由他自己揣摹三月,然後收回,至於
能學多少,就看那被選的弟子天賦如何了!」

    萬妙仙女道:「你乾脆到『靈隱寺』把那秘本偷來,不就成了!」

    鏡愚連忙搖手道:「行不通!行不通!芮家佛爺個個都有神鬼莫測之能,莫說是我,就
是齊集天下好手,到靈隱寺也偷不出來。」

    萬妙仙女在芮城府曾見過佛爺,知他所說不假,當下話音一變,笑道:「你倒是有什麼
法子!能從龍掌神乞那裡偷學到龍形八掌!」

    鏡愚歎道:「我所以說,你們壞了我的大事!」

    萬妙仙女眉頭輕皺道:「壞了什麼大事?你說說看。」

    鏡愚道:「芮家祖規中,曾說到,若然一輩中會龍形八掌者,違犯祖規,貶低輩份,廢
除武功,便要將那套掌法,傳給同輩份的兄弟,原因是下一輩受龍形八掌者,是由他遺書中
提選存在靈隱寺中,但他違規後,那遺書便不能成立,於是佛爺們只好將絕學傳給當世中輩
份最高的一人。」

    萬妙仙女道:「難道你是芮家輩份最高的一人!」

    鏡愚道:「除出家的佛爺不算外,鏡字輩中,鏡元死後,便數我的輩份最高。」

    萬妙仙女道:「這樣說來,龍掌神乞違規後,則芮家龍形八掌,非你莫屬了!」

    鏡愚道:「是!他若違犯家規,存在靈隱寺中的遺書,所提的下一輩被選者,便屬無
效,這樣一來,只有我是合法的繼承者,那知……」

    萬妙仙女不安道:「我們真的壞了你的大事!」

    鏡愚歎道:「可不是嗎?昨晚一年一度的論規大曾,龍掌神乞帶來你擒去的兩位少年
人,他不知其中一位是女扮男裝,卻被我誤打誤撞指出,要知芮家最忌外姓女子進入本城,
我當場鄙指出他違犯家規第一條,事證俱在,教他百口難辯,立時定下罪狀,那知你帶著十
八位弟子猛然闖進……」

    萬妙仙女倔強道:「姑娘是番好意,聽說你昨晚做論規大會的主裁,想去見識,見識,
給你助興一番,那知你們芮家有那些臭規矩。」萬妙仙女本意是想在昨晚大鬧一番,因江湖
傳聞芮城府十分了得,外人不敢輕易擅入,她想在他們論規大會時,大鬧一番,便可立即揚
名江湖,誰知偷雞不著蝕把米,被擒去十三位弟子。

    鏡愚闇罵一聲,口中卻道:「你這一闖入,芮城府那曾見到這麼多非親非故的外姓女
子,頓時大亂,你們走後,會雖然照開,但那女扮男裝的俊少年被你擒去,如此一來,事無
對證,又是群情不安之時,佛爺即下定奪,恕暗元兄不知者不罪,要他立下兩件大功……」

    萬妙仙女道:「不知是兩件什麼事?」

    鏡愚冷笑道:「第一件要他一年內擒回那喬裝的少年,若然仍是處女,便要一定嫁給芮
城府中姓芮的子弟;第二件你們既非處女,便要每人處殘刑,以重振芮城府在武林中的聲
望,叫以後別的女子,不敢擅自進入!」

    萬妙仙女臉色蒼白道:「我那十三位被擒的弟子,結果如何?」

    鏡愚淡淡道:「你那十三位弟子,驗明皆非處女後,嫁不得芮家中人,便一一削去兩耳
放回,我看就會回來了。」

    萬妙仙女柳眉倒豎道:「姑娘不信龍掌神乞有何能耐,他若來此,便叫他????銷魂蝕骨
的味道。」

    鏡愚斜眼冷笑道:「你不用狠,如你若非處女,頭上雙耳一樣保不住。」

    萬妙仙女『啪』的一記耳光,打得鏡愚退了兩步,罵道:「你這老鬼倒消遣起姑娘,姑
娘只要把你在我這做的事,向芮城府一報,看你可活得長久。」

    鏡愚摸摸面頰,陪笑道:「何必生這麼大的氣,我說說玩兒的,龍掌神乞一人豈能奈何
得天媚教。」

    萬妙仙女暗道:「這老傢伙尚有利用的價值,何必開罪於他,結下仇恨。」當下臉色一
變,媚笑上前,兩手捏著鏡愚兩頰的肥肉,妖媚的笑道:「誰教你惹姑娘生氣,你若不惹我
生氣,我怎會打你!」

    說著,說著,身體貼了上去,鏡愚被她一逗,雙手在她身上亂抓起來。

    萬妙仙女格格淫笑,輕輕一閃,躲開過去。

    她心裡掛著阮偉,那願和這老傢伙相纏,笑道:「你別和我亂纏,等下我教龍掌神乞第
一件事便完不成,那被我擒來的喬扮少年,已被我??下『破魂陰陽和合散』,少時給你去享
受吧……」

    鏡愚曾用過『破魂陰陽和合散』,知道有極強烈的功效,眼下浮起溫義俊美的面容,大
是心癢,連忙道:「在那裡!在那裡!」

    萬妙仙女笑道:「急什麼?你先說說看,有什麼法子,再能有機會奪得龍形八掌的秘
傳!」

    鏡愚急急道:「當然有法子,你快帶我去!」

    萬妙仙女道:「倘若你無法為本教取得龍形八掌,就教你先吃下『破魂陰陽和合散』然
後禁閉地牢三日。」

    鏡愚變色道:「那豈非要了我的命?」

    萬妙仙女冷笑道:「到那時你還顧到性命,能求速死便不錯了。」說罷,走向裡面。

    鏡愚急道:「我拚了一死,也要替你取得龍形八掌,難道你不信嗎?」

    萬妙仙女回身媚笑道:「你若取得龍形八掌,姑娘絕不會虧待你,走吧!先讓你????好
處。」

    鏡愚大喜,真像個老色鬼,跟在萬妙仙女身後,向阮偉這邊走來。

    阮偉靜臥軟榻上,把鏡愚和萬妙仙女談的話聽得一清二楚,暗道:「好險!若非那高挑
女子阻止,這時義弟豈非要中那邪藥的迷亂!」

    轉頭看去,溫義還在沉睡,沒有三,四個時辰似乎醒不來,阮偉心下大急,此時自己功
力已全部恢復,便伸手搭在溫義腕脈上,用本身真力,助她醒來。

    片刻功夫,萬妙仙女帶著鏡愚來到這間房內,介花上前迎接,萬妙仙女道:「給他們服
下『破魂陰陽和合散』沒有?」

    介花遲遲道:「還……還……沒……有……」

    萬妙仙女也不介意,吩咐道:「去把『迷魂粉』解藥,和『破魂陰陽和台散』拿來給他
倆一齊服下。」

    介花匆匆走出,鏡愚猴急般的道:「那妞兒在那裡?」

    萬妙仙女指著軟榻道:「像死的一樣,躺在那裡,你現在就想麼……」

    鏡愚不知羞恥道:「那有什麼意思,等下服過藥後,才有意思,哈!炳……」

    阮偉聞言大怒,飛身躍起,『啪』的一掌,打在鏡愚老臉上,登時紅腫一塊,比萬妙仙
女打的那邊,高過寸許。

    萬妙仙女大驚,萬萬想不到阮偉竟會不到時辰,就醒轉過來,而且恢復功力,施展了一
手絕世的輕功。

    這鏡愚身肥高大,平時懶散慣了,武功比起鏡元真有天地之別。

    阮偉罵道:「你這老匹夫,怎的這樣不知羞恥!」

    鏡愚年齡比阮偉大三倍有餘,挨了耳光,實是莫大的恥辱,愣了一會後,揮起拳頭含怒
擊去。

    鏡愚在芮城府中雖然不肖,但拳法依然不弱。

    阮偉不會拳法,無法招架,只好施展輕功左閃右躲,應忖鏡愚的攻擊,還能閃躲自如。

    打了盞茶時間,鏡愚打不到阮偉一拳一腳,阮偉也無法得勝,打到後來,阮偉漸漸沉不
住氣浮亂起來。

    萬妙仙女暗笑笑道:「我還以為這小子有莫測之能,竟能不懼『迷魂粉』,原來武功稀
松平常,只是輕功高明罷了!」她那知阮偉若一劍在手,不要二招便可打敗鏡愚,可惜他那
柄劍放在龍掌神乞家中,並未帶出,無法施展出天下第一的劍術。

    眼看阮偉就要落敗,陡聽帳內,傳出一聲,道:「走巽位,打干位。」

    阮偉一聽就知這是溫義的聲音,心中大喜,不覺隨聲走巽位,右拳猛力向干位打出。

    要知阮偉習得瑜珈神功,再加自幼練過玄門正宗崑崙內功,功力已達極峰,這一拳雖無
章法,力道卻有數百斤。

    鏡愚慌忙身要一扭,向坤位落去。

    溫義又道:「走兌位,反背打坎位。」阮偉聞聲從巽位即時退到兌位,身法俐落無比。

    鏡愚一拳從坤位打出,打了一個空,身形跟縱打出,他這一跟縱,就要落到坎位後,才
能再打出一拳。

    那知阮偉反背一拳猛力打去,剛好迎向鏡愚,鏡愚大驚失色,兩招皆處在被動,不得不
變招躲讓。

    十招之後,阮偉在溫義指示下,打得鏡愚汗流夾背,毫無還手之力,只有逃命的份兒。

    萬妙仙女掌法甚精,已看出帳內溫義的拳法大大高出鏡愚,招招能算出鏡愚的拳路,鏡
愚只有挨打的份兒,再數招便要落敗,當下躍身上前,雙掌封住阮偉的攻擊,薄怒道:「你
不行,退下去!」

    鏡愚倒也有自知之明,不敢逞強,赧顏退下。

    萬妙仙女笑向阮偉道:「小砟l,你也不成,退到一旁看著罷!」

    阮偉看不慣萬妙仙女,只著褻衣怪狀,轉身走向一旁,不屑與她動手。

    萬妙仙女看阮偉怕羞走開,笑得直打仰,真是放蕩無恥,她忽然雙掌急拍,震飛紗帳,
露出溫義端坐在軟榻上的景象。

    溫義吸到『迷魂粉』本不會醒來,但經阮偉渡過神功,這瑜珈神功妙用無方,就把她催
醒過來。

    萬妙仙女向溫義走近數步,道:「姑娘好本事,天媚教少教主倒要領教一番。」

    溫義雖然醒來,功力尚未恢復,只能坐起,尚不能行動自如。

    溫義不甘示弱,譏笑道:「你要和我打,那不配。」

    萬妙仙女笑道:「怎麼才配?」

    溫義氣道:「你先穿好衣服,再來跟我說話。」

    萬妙仙女擺出一付妖相,笑道:「你管我穿不穿衣服,高興起來,我就脫光,你又奈
何!」

    溫義罵道:「無恥的賤人!」擺頭望向一旁,不再理會。

    萬妙仙女笑態一??,厲聲道:「姑娘再不出手,可不要怨我了。」

    溫義心裡十分氣忿,若是能動,早就跳下去打她一頓。

    相處半月,阮偉已瞭解溫義的個性,高傲不羈,有如幽蘭,他猜出溫義還不能動彈,故
而容忍不出手。

    阮偉躍身攔在溫義身前,大聲道:「我義弟武功高強,不屑與你動手,你有什麼本領只
管施出來好了。」

    萬妙仙女笑道:「你不會半路拳掌,怎是我的對手,乖乖退下去,姐姐待會給你好
處。」

    說罷腰身一挺,逼近阮偉一步,阮偉臉色通紅道:「我雖然打不過你,你也打不到
我。」

    萬妙仙女媚笑道:「姑娘倒是不信。」

    阮偉怒道:「你不信,試試看。」

    萬妙仙女笑道:「看仔細啦!」雙掌一轉一拍,如兩條毒蛇飛快伸出。

    雖是輕描淡寫的兩掌,卻含著無窮玄機,比之鏡愚的拳法,大是高明,阮偉身如疾箭,
剛剛閃過,萬妙仙女掌法突變,在阮偉四周掌影如山,甚難躲避。

    要知這『游蛇掌』是萬紗仙女的精心絕學,不遇強手,不肯輕易施出,只因阮偉輕功太
高,才不惜施出,預備一舉得勝。

    游了十餘圈後,萬妙仙女掌法一緊,就向阮偉要害擊去,這一擊無論是部位,掌勢都是
意在必中,那知阮偉腿不屈,身不動,倏地躍出萬妙仙女『游蛇掌』勢力範圍之外。

    萬妙仙女登時一愣,竟然未看出阮偉是如何跳出自己游掌的圈子。

    萬妙仙女行道江湖十餘年來,從未一人能逃過她『游蛇掌』圍擊之下,她還不信阮偉真
有這份能耐,掌法一變,又圍在阮偉四周遊動起來心阮偉站在當中,凝視不動,根本不理她
的虛招,任她在四周遊動,但見她一發實招,便施展『百變鬼影』輕功心法,一躍而出。

    如此再而三,萬妙仙女終是信了阮偉身懷絕世輕功,一時倒奈何不了他,但阮偉也無法
向萬妙仙女回攻一招,溫義雖在旁,瞪眼看著,也無法指點,因萬妙仙女掌法太過高明。

    二十招後,萬妙仙女暗道:若讓一個少年人和自己打個平手,實在太過丟人,銀牙一
咬,把從未施展的三大絕招打出。

    要知每個學武的人,都有他最後的幾下絕招,也可說是救命絕招,平時絕不施展出,以
免為敵所知,失了靈效,不到性命交關時,不願讓人看到。

    萬妙仙女蛇腰一扭,雙掌成落花般錯綜交互擊出,看來毫無章法,但阮偉卻不敢輕易動
彈,因為有章法他尚可施展『百變鬼影』躍開,這無規章的掌法,四面襲來,竟不知從那一
方躍出才好。

    這一招『水蛇斷腰』為游蛇掌三大絕招之一,正是叫敵人捉摸不定,無可逃遁。

    阮偉眼見一掌襲到,不由自主向空虛無防處躍去,這『水蛇斷腰』果真厲害,看來無章
卻處處有防,阮偉身形一動,那空虛處立時填滿掌影,阮偉撞去,一掌便被萬妙仙女擒住手
腕穴道,動彈不得。

    萬妙仙女手掌一放,妖笑連連道:「怎麼樣!打到你了罷!」

    阮偉糊里糊塗被擒,十分不服,大聲道:「你有本事再擒住我?」

    萬妙仙女心中喜愛阮偉的俊俏,笑道:「這有何難?但若再擒住你,你可要聽姐姐的話
才行!」

    阮偉怒道:「有本領就擒住,嚕嗦什麼?」一拳猛向萬妙仙女頭面擊去,萬妙仙女笑聲
不斷,如花枝亂顫,閃耀躲開。

    萬妙仙女又展開游蛇掌,阮偉只有逃讓,但他身形才起,便又被萬妙仙女用『水蛇斯
腰』招法擒住。

    妙仙女點住阮偉全身麻穴,挾在脅下,笑著走向溫義。

    阮偉心中羞急難堪,他這時頭部挾在萬妙仙女乳房上,陣陣肉香,薰人飲醉,阮偉無法
移動讓開,只有偷眼向溫義望去。

    只見溫義閉目坐在榻上,似在苦思,萬妙仙女笑道:「姑娘,你兄弟被我擒住,現在看
你的了?」

    溫義眉頭輕蹙,不視不理,萬妙仙女一氣之下,揮手點去,溫義應手而倒,倒令萬妙仙
女大吃一驚,想不到溫義竟無絲毫抗拒之力。

    萬妙仙女挾著阮偉向房門走去,笑向鏡愚道:「那妞兒讓你對付,藥在榻旁。」

    鏡愚諂笑道:「多謝!多謝!」肥身霍然撲到軟榻旁邊。

    阮偉內心沸然大怒,狠狠望著鏡愚,目皆欲裂,暗呼道:「鏡愚呀!暗愚呀!你敢碰她
一下,阮偉苦必要生啖汝肉!」

    萬妙仙女淫笑道:「愛惜點呀!別太魯莽,孩子們,我們出去吧!別擾了芮爺的興
致。」

    房內五位由芮城府逃回的輕紗女子,一向不離萬妙仙女身側,當下跟在她身後,欲退出
房外。

    就在此時,傳來幾聲哈哈大笑,聲如龍吟,繞樑不絕,笑聲中尚有叱喝呼罵聲,顯是一
人想闖進,被天媚教徒圍住。

    阮偉辨聲已知龍掌神乞來到,眼看溫義危急,不禁急忙大吼道:「芮老前輩!芮老前
輩……」

    阮偉內勁雄厚,傳聲遙遠,萬妙仙女雖即時點住他的啞穴,但聲音已被龍掌神乞聽到,
龍掌神乞立時大喝回道:「馬上來啦……」

    鏡愚曉得龍掌神乞厲害,萬妙仙女武功雖高,也非他的敵手,若然讓他知道,自己私自
潛出城外,回去報知,便是大罪一條,那再顧到眼前的美色,慌忙穿身躍出窗外,逃之夭
夭。

    萬妙仙女早聞龍掌神乞的厲害,不敢輕易與他對敵,腦子一轉,掠身上前,連點溫義全
身啞麻穴,挾在另邊脅下,雙手各個按在他倆胸前『期門』大穴上。

    不過片刻,外面寂然,龍掌神乞如旋風衝進,萬妙仙女急忙大叫道:「龍掌神乞站
住!」

    龍掌神乞定身一看,自己要救的兩個小朋友,在敵人脅下,大喝一聲,就要上前搶回。

    萬妙仙女厲聲叫道:「老乞兒再過來,我就按下去了!」

    龍掌神乞是大行家,一看便知他倆被制在『期門』大穴上,自己若輕易妄動,她若當真
按下去,焉有命在,心有顧忌,便不敢冒險,停身不動。

    萬妙仙女得意笑道:「老乞兒要救這兩位娃子,再也休想,快回去吧!」

    龍掌神乞忍住怒氣,道:「你放下那兩位小朋友,有話好談。」

    萬妙仙女大喜,倒想不到這兩娃子,能令狂傲不羈的龍掌神乞忍氣吞聲,這倒是一個大
好的利用機會。

    萬妙仙女狡黠異常,這天媚教自萬妙仙娘收了這位女徒後,由於她的狡黠,近年來已使
天媚教名噪江湖。

    萬妙仙女為了得到震驚江湖的『龍形八掌』,遠從貴州來到這裡,眼見前面站著天下唯
一會使『龍形八掌』的人,這機會那肯放過,突然一道靈光閃過腦際,登時計上心來。

    她狡猾的道:「老乞兒想這兩位娃子活著嗎?」

    龍掌神乞沉住氣道:「你若弄死他倆,也別想活命!」

    萬妙仙女笑道:「我怎捨得弄死這兩位金童玉女般的娃子,就叫我傷了他倆,也捨不
得!」

    龍掌神乞怒意全消,笑道:「那敢情好,快放了他倆,龍掌神乞感激不已!」

    萬妙仙女深喜計已得逞,笑意盈然道:「感激有什麼用,眼看我這一雙耳朵便要不
保!」

    龍掌神乞大驚道:「你怎知道老芮要割下你的耳朵!」

    萬妙仙女道:「天機不可??漏,我說呀,我若放了他兩人,老乞兒還要我的耳朵麼?」

    龍掌神乞不敢違背芮家佛爺所定下的兩大條件,吶吶道:「這個……這個……老
芮……」

    萬妙仙女笑道:「別這個那個了!泵娘向不強人所難,反正老乞兒一年後覆命,半年
後,若有本領便來取泵娘耳朵,半年內卻不能動。」

    龍掌神乞道:「這個簡單,半年後,你好好保護著耳朵罷!」

    萬妙仙女詭笑道:「老乞兒既然放不過姑娘的耳朵,卻要答應一個條件,我才能放他兩
人。」

    龍掌神乞道:「你說說看,只要老芮能答應,自然答應!」

    萬妙仙女道:「他兩人,那男娃子只要能在掌法上勝過我一分一毫,便可離開此地,否
則姑娘便不放。」

    龍掌神乞見過阮偉的神奇劍法,暗道:「此子身懷神功,掌法不會差到那。」當下大聲
應道:「好!那一日這阮姓少年掌法勝得過你,老芮才帶他兩位離開此地!」

    江湖上一諾千金,龍掌神乞更是最重信諾的人,萬妙仙女輕笑一聲,把阮偉,溫義拋給
龍掌神乞。

    龍掌神乞雙掌急拍,解開阮偉,溫義被點的穴道,溫義啞穴一解,便大聲叫道:「老芮
上當啦!阮偉根本不會掌法,怎能和她相此!」

    龍掌神乞那知阮偉劍法驚人,掌法卻半點也不會。

    萬妙仙女正是利用阮偉不會掌法,套上龍掌神乞,如若要想阮偉得勝,除非傳他龍形八
掌才成。

    阮偉學會龍形八掌,萬妙仙女便可在對敵時偷學,此計深謀遠慮,這計謀卻令龍掌神乞
再也想不到,她是要偷學龍形八掌。

    龍掌神乞以為萬妙仙女故意刁難,說來說去是在欺騙自己不知阮偉的武功底細,大怒之
下,身形一轉,只聽五聲慘叫,房中五位輕紗女子的耳朵,已被他一一活活扯下。

    萬妙仙女帶進芮城府十八位女弟子,除十三位被擒已削下耳朵,剩下五位,一個也未逃
掉。

    萬妙仙女大驚失色,她久聞龍掌神乞武功驚人,尚未親眼見過,今日一見,舉手之間,
便扯下五位已隨自己學藝數載的弟子雙耳,不由大為驚駭。

    龍掌神乞揮手一彈,十枚斷耳成一線擊向萬妙仙女,萬妙仙女雙手齊揮,才一一接下。

    龍掌神乞大喝道:「滾出去!賓出去!明天老芮便叫阮偉和你對掌。」

    萬妙仙女懾於他的神威,半聲不響,領著呻吟不絕的五位弟子,出房而去。

    溫義心腸軟弱,歎道:「老芮啊!你為什麼扯掉那五位女子的耳朵呀?」

    龍掌神乞何嘗是那種殘酷的人,慨歎道:「芮城府的規矩即是如此,老芮又有什麼辦
法!」

    阮偉想起芮家佛爺命龍掌神乞要做的第一件事,眼見龍掌神乞執法不苟,想到一年後,
他要強迫溫義做芮家新娘,心中不由大大的不安起來。

    龍掌神乞突向阮偉道:「你真不會掌法嗎?」

    阮偉誠懇地點點頭,龍掌神乞道:「來!我傳你一掌,你要認真學,明日之能與萬妙仙
女相抗。」

    當下,龍掌神乞就講解一掌的使法,及用勁應變之道。

    這一掌足足講了半個時辰,阮偉雖然聽懂,但到練時,竟感到十分困難,半天過去,才
勉強學會。

    到時萬妙仙女派人送來三人菜飯,她為要學龍形八掌,自然不敢虧待他們三人。

    到得晚上,更派人送來提神益氣的蓮子人參湯。

    倒弄得龍掌神乞糊塗了,莫名其妙,想了半天想不出所以然,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吃
了再說。

    晚上龍掌神乞讓阮偉稍一休息,便叫他練掌,到得第二日清晨,才把這一掌練得嫻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