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義薄雲天相跟隨            

    阮偉一時無言以對,呆呆站在那裡。

    卻見溫義不太著急,笑道:「假若大哥能設法出去,小弟一人自可破陣而去。」

    阮偉聽不懂他話中的意思,溫義又道:「丐幫總不能困住對他們有恩的人呀!」

    霍然一道光線射進,陣的西邊打開,景色可見。

    阮偉急道:「義弟快衝出去!」

    溫義微笑道:「那有那麼簡單,大哥看!」阮偉向外看去,只見丐幫五老圍在缺口外,
若然冒險衝出,定然要遭五人毒手。

    阮偉疑道:「地們打開一面陣腳做什麼?」

    溫義笑道:「要放大哥出去呀!」

    果聽一老沈聲道:「阮少俠,請出陣!」

    阮偉道:「丐幫五老,俠名天下,何必為難小輩們,晚輩要先讓拜弟出陣!」

    五老尖叫道:「胡說!老大見你救了本幫三袋弟子曹腳灰,才網開一面,那能放了溫家
小賊。」

    四老跟道:「放了溫家小賊,老六就是白死了嗎?」

    原來丐幫本有六老,十餘年前老么失蹤不見,江湖上不知失蹤的原因,想不到竟是死在
溫義的父親手裡。

    三老接道:「想當年我們六位兄弟,遨遊江湖,何等自在,那知在??西,兄弟六位正在
遊山玩水時,卻被那溫老賊用陣法困死六弟,今天丐幫就要用陣法困死溫家之人。」

    溫義冷笑道:「這陣豈能困住家父?就是小生舉手也可破陣而出。」

    二老笑道:「好啊!那就讓你破破看。」

    一老沈聲道:「請阮少俠出來吧!」

    阮偉道:「敬請高抬貴手,就連晚輩義弟也一起放過,晚輩當圖後報。」

    五老叫道:「怎麼那樣嚕囌!假若再不出來,我們要封陣了!」

    阮偉歎了一口氣道:「也好,就請封陣吧!」

    溫義急道:「大哥快出去,小弟自能出得去的。」

    阮偉道:「留義弟一人在陣內,為兄怎能放心?」

    溫義無比感動的道:「大哥不用管小弟,這個陣在小弟看來,還不算難,你快出去,遲
則有變。」

    只聽轟隆一聲,暮色四合,陣外景物頓失,五老怪叫道:「看你們有何本領,出得陣
來?」聲音微弱難辨,顯然陣已被封。

    阮偉微笑道:「生死有命,現在你不用再逼我出陣了吧!」

    溫義滑凝的面頰上,流下兩摘晶瑩般的清淚,輕呼道:「大哥……」

    阮偉應聲道:「嗯……」

    溫義道:「你為什麼要捨命陪我?」

    阮偉慨然道:「既然義結兄弟,自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為兄怎能撇下義弟而獨自逃
生?」

    溫義歎道:「此陣暗含五行生剋,看來簡易,那知丐幫五老竭盡十餘年的才智,予以添
改,全然不合陣法原理,破陣時卻要全憑臨機應變了。」

    阮偉大加讚賞道:「難怪我看不出絲毫端倪,原來此陣已不合一般陣的規矩。」

    溫義柔聲道:「家父行陣土木之學譽滿江湖,丐幫五老心知普通陣理無法難倒家父,便
拚命鑽研,另走別徑,那知天下事物,萬變不離其宗,此陣雖然佈置得十分離奇,小弟深信
仍可破出,但破陣時小弟便無法顧及大哥……」

    阮偉笑道:「賢弟家學淵源,小兄留此,反而累及於你,你且獨自闖出陣去,我與丐幫
五老無怨無仇,想他們不會留難於我。」

    溫義道:「大哥義薄雲天,小弟怎甘落後,今日要出則同出,休再提一入出陣之事。」

    阮偉豪邁的笑道:「好!癒A今日要出則同出,大哥好生高興,能交到賢弟這等生死不
愉的好友。」

    溫義含淚笑道:「小弟有幸得識大哥,此生亦可無憾!」

    當下溫義在前,阮偉隨後,由生門出陣,一入陣,只見陣內煙霧瀰漫怪石嶙峋,寸步難
行,恍似進入一座山石嵯峨的谷壑。

    阮偉雖然熟讀陣法兵書,深切瞭解行陣原理,本身卻未經歷過,所謂『百聞不如一
見』,此時一見,縱勝百聞,卻也弄得不知所措。

    要知無論武功文學及其他雜學,懂得再多,若不一一體驗,到了用時,便發揮不出。

    阮偉絲毫不敢大意,緊隨溫義身後,步步移動,但見溫義果然十分熟悉,明明前無通
路,經他左轉右拐,便過一關,溫義生怕阮偉迷失,時時回首招呼。

    二人又行幾步,霍然一座奇石阻前,溫義喊道:「大哥,小心了!」頓時咫尺之內竟是
峰回九轉,一轉身便失去了溫義蹤跡。

    阮偉大駭,回目四顧,不知如何移動才好,暗道:倘若隨便移動,深陷陣中,溫義要找
也找不到,等半晌亦不見溫義回轉,立時丹田運氣呼道:「義弟!義弟……」

    微聞溫義應道:「大哥退回去……」阮偉出陣時已默記陣路,退回去倒不難,回到陣
中,片刻後,溫義也跟著退回。

    溫義臉色蒼白道:「好厲害,這丐幫五老石頭陣真是厲害?」

    阮偉道:「我怎會片刻間使失去你的蹤跡!」

    溫義歎道:「曾聞家父說,最高深的陣法能在最窄的範圍內怖下最繁雜的陣路,今日此
陣竟能數尺內,連變干,坤,震。巽,坎。離,艮,覺八個方位,尚且配合五行生剋。」停
了一頓,又道:「小弟轉身一見此種情況,迅速應變,竟停不得片刻,走完後,回頭不見大
哥跟來,要想走回原地,竟無通路,只好另尋陣路,走回此地。」

    阮偉奇道:「運用輕功,不能一躍離開嗎?」

    溫義搖頭道:「有一年,那時小弟才六歲,見家父在一丈內布下一陣,困住一位老丐,
那老丐輕功甚高,但在陣內連躍數十次,竟躍不出陣來。」

    阮偉道:「那老丐可是丐幫六丐!」

    溫義道:「現在想來當年家父困住的老丐,可能就是丐幫六老中老六,自從那次後,便
未見到那位老丐,也許他已死在家父手中。」

    阮偉輕歎道:「這樣說來,丐幫五老與令尊結下不可解的仇恨……」

    溫義強笑道:「咱們且不談這個,大哥要走出那數尺範圍的奇陣,先要習會『九宮連環
步』否則大哥輕功再高,一入陣內迷失方位,是再也縱躍不出。」

    一日過後,阮偉把那路專破奇陣的『九宮連環步』練得已很熟悉。

    又過一日,阮偉在陣內隨同溫義行走,對於陣法的應變,瞭然於胸,再融會心中所學,
實是進益不淺。

    第三口清晨,阮偉便隨溫義輕易走出陣外,他倆雖然??渴了兩天,出得陣來,仍然神采
煥發。

    舉目看去,陣外空曠無人,丐幫五老已不知去向?

    阮偉見百陣外巨石數塊,阻礙行人通路,便一一推落兩側湖中,頃刻陣毀石亡。

    溫義奇道:「丐幫五老怎會不見了呢?」

    阮偉笑道:「他們以為此陣定因死我倆,所以才離開他去,不在正好,否則見賢弟闖
出,又要糾纏阻攔。」

    溫義搖頭道:「丐幫五老造成此陣,主要是試驗能否困住溫家之人,他們不見我死在陣
內,是決不會放心離開,一定有其他原因。」

    阮偉想到:「丐幫五老石頭陣,專困溫家不義人」這句話,正欲探問溫義家世,以解心
中之疑,忽聞半里外,龍亭那裡傳來叱喝之聲。溫義道:「我們去看看!」

    倆人展開身形,急步掠去,一路溫義緊跟在阮偉身銜,輕功絲毫不弱,這時阮偉雖知溫
義身懷武功,卻不知高到何種程度,、心想他文質彬彬,身體纖弱瘦小,想來也高不到那
裡。

    這龍亭在午朝門內,原是宋故宮的大門,但因年久失修,宮殿早已破舊殘頹,遊人罕
到。

    來到龍亭前,只見龍亭下面是一方石台,高六丈左右,正中是一片傾斜石坡,寬有數
丈,雕刻著蟠龍,堂皇壯麗,石坡的兩旁差不多有百級的石階,叱喝打鬥聲從石台上殘垣斷
壁的宮殿內傳出。

    爬上石階,台上一目瞭然,失蹤不見的丐幫五老被七位金衣人團團圍住,丐幫五老顯是
不敵,各持兵刃竭力抵擋。

    七位金衣人武功甚高,正是天爭教的金衣香主。

    跟著丐幫五老就要有人喪生在他們七人圍攻之下,阮偉痛惡天爭教的暴虐,大喝一聲,
抖開市包,拔劍出鞘。

    溫義急道:「大哥要做什麼?」

    阮偉大聲道:「丐幫雖與我們為敵,卻是正義凜然的人,我不能見他們被奸徒所害。」
他這一番話,四下皆聞,丐幫五老在危急中,亦不禁聽得眉頭軒動。

    溫義道:「你……你……不是他的敵手呀……」

    在與胖公子簡少舞交手時,溫義便已看出阮偉武功並不高明,此時情急,不禁脫口呼
出。

    阮偉不顧溫義勸告,但憑一股浩然正氣,急掠上前,持劍圈身一轉,閃出朵朵劍花,向
正面三位金衣香主攻去,這正是天龍十三劍第四招『金童拜佛』。

    被攻三位金衣香主乃劍術行家,一辨劍風便知閃躲不了,急忙回身,舉劍封招。

    『金童拜佛』是一記專門削斷敵人手腕的絕招,他們變招雖快,仍聽到『當』。

    『當』,『當』三響,三把寶劍齊柄削斷,再差一分,便要斷腕削指。

    三位金衣香主駭然後退,另外四位金衣香主也驚得停下手來,丐幫五老一對一便打不過
金衣香主,此時已拚力拚鬥了一夜,已然勞累不堪,對方一住手,便『砰』,『砰』……坐
下,運氣養息。

    那三位斷劍的金衣香主是劍術精絕的燕山三劍,老大『重劍』陳棕泉,老二『長劍』胡
中銳,老三『輕劍』鍾容輝,陳棕泉手持一柄比普通寶劍要重五倍的重劍,胡中銳是一柄比
普通劍要長一半的長劍,鍾容輝是一柄要比常劍輕得很多的輕劍。

    三劍聯合,並世無儔,卻想不到一招之下,便被一位名不見傳的後生削斷兵刃,實是驚
震江湖,駭人聽聞之事。

    『重劍』陳棕泉忽然大叫道:「飛龍劍!」

    『長劍』胡中銳喝道:「小子!飛龍劍客是你什麼人?」

    阮偉不答問話,凜然道:「你們可是要尋在下,開封鐵塔打敗貴教弟子的便是在下,不
用找丐幫五老??慣。」

    一老丐突道:「阮少俠,天爭教一向與丐幫為難,你不要一人招攬此事,丐幫五老一口
氣在,還要和他們拚個死活。」

    一位矮胖老者,手持奇異兵刃——魚網,緩步走上前道:「這位小兄,真是姓阮嗎?」

    阮偉道:「在下阮偉,有何見教?」他一看便知,此人是外公說過的七海漁子韋傲物。

    韋傲物笑道:「在金陵削斷本教兩位香主手腕的青年劍客便是你了!」

    阮偉大聲道:「一人做事一人當,那青年劍客便是在下化裝,各位要報仇,請一齊向在
下招呼,不必牽連無辜之人。」

    丐幫五老聞言大驚,就連溫義也想不到,阮偉竟是一劍結怨天爭,正義兩大幫會的阮姓
劍客。

    韋傲物胖臉陰笑道:「聽說閣下暗器功夫十分了得,老夫想領教一番,若然閣下勝了,
老夫自不會再尋丐幫五老生事。」

    『輕劍』鍾容輝搶道:「兄弟們也不怕醜,二十年前兄弟們曾敗在『飛龍劍客』公孫求
劍的手下。呶!兄弟手上這個疤便是被他所腸。」

    說著捲起衣袖,右手臂上果然有塊碗大的劍疤。

    『重劍』陳棕泉,『長劍』胡中銳不聲不響的各自捲起衣袖,赫然手臂上也有一塊碗大
劍疤,而且位置恰穢M鍾容輝那劍疤一模一樣。

    可見飛龍劍客的劍術,已至入神的地步,竟能一劍在三人臂上留下同樣的劍疤,其功力
之精巧,更駭人聽聞。

    『輕劍』鍾容輝又道:「燕山三劍受此奇恥,二十年來精研劍術,一心想和飛龍劍客再
決雄雌,那知飛龍劍客隱跡不見,莫非知道兄弟要尋他報仇,竟躲藏起來!」

    阮偉雖不是公孫求劍的弟子,聽外公所說,飛龍劍客是一位剛直的大俠客,手持其劍,
不能壞了他的名氣,當下怒聲回道:「飛龍劍客豈是那種畏生怕死的人,在下不才,倒要會
會那口出狂言的狂徒!」

    『長劍』胡中銳哈哈笑道:「今日先宰小的,那怕老的不出頭,來呀!拿劍。」

    溫義暗忖:「他們的劍,明明被大哥削斷,那裡還有劍!」

    只見,殘壁後走出三位藍衣漢子,各自雙手捧著一把奇劍。

    陳棕泉飛身上前,接過一把,藍衣漢子捧得行步艱巨的重劍,胡中銳接過一把長劍鍾容
輝則是一把又薄又狹窄的輕劍。

    『長劍』胡中銳狂笑道:「剛才不小心被小子削斷寶刀,這下再看你有何本領削斷
它!」

    陳棕泉不聲不響,舉起重劍當劈山斧,朝阮偉頭上砍下,只覺來勢凌厲,勁風撲面,阮
偉不敢硬接,輕輕一閃,向右躲開。

    右邊胡中銳抓住熒|,一劍攔腰削去,那劍甚長,比在阮偉的腰身上,還多出一大截,
整個右邊被他長劍封死。

    胡中銳出招甚快,劍又長,一般說來絕難躲過,那知阮偉向上一躍,已輕飄的落向左
邊。

    『七海漁子』韋傲物,識得這招輕功,驚呼道:「百變鬼影!」

    左邊鍾容輝剎時已前右左三個方位刺出十餘劍,出劍之快,猶如十餘個劍手同時出手一
般,阮偉大驚,腳一沾地即時拔身掠起,欲向後縱落。

    燕山三劍各以奇特的怪劍,配合一個天衣無縫的劍陣,阮偉才躍起身,胡中銳與鍾容輝
已在後方等待,阮偉如要落下,勢非落在他倆上刺的劍上不可。

    阮偉吸氣上提,身形稍稍一頓,飛龍劍即時出手。

    只見滿天劍影,銀光閃閃,燕山三劍再也想不到,阮偉在極端不可能的情況下,竟施出
一招生平未見的劍招。

    那一招正是專門臨空下擊的絕招,『天龍十三劍』第二招『飛龍在天』。

    但聽『當』,『當』,『當』三響,燕山三劍的三把劍,從劍身腰中削斷,燕山三劍大
駭躍開。

    此時燕山三劍的神情已不像第一次被削斷時,那等不在乎的樣子,因第一次阮偉是偷
襲,燕三劍急忙變招封擋,未能防備;這次卻是正面對敵,而且三人布下劍陣,長劍仍被削
斷,燕山三劍怎能不驚!

    胡中銳鐵青著臉,叫道:「拿劍!」立刻從殘壁後又奔出三位手捧奇劍的藍衣漢子。

    燕山三劍深怕阮偉乘勝追擊,飛快掠身,接下寶劍,同頭看去,阮偉卻在他們身後,垂
劍靜待。

    溫義恍然大悟,暗笑道:「難怪他們備下寶劍,敢情早已知道飛龍劍客的兵刃是削鐵如
泥的寶刃了。」

    他這猜測正是對了,當年燕山三劍敗在公孫求劍的手下,雖未硬接斷劍,事後精研劍
術,得知對手有一把削鐵如泥的飛龍劍,自認劍術已可敵對公孫求劍,數年來尋找他時,便
隨時各自備下五把寶劍,以便劍斷後,即時換用。

    阮偉不等他們圍攻,一劍向地削去,頓時閃出三朵劍花纏向燕山三劍的右足。

    這招專門削足的『龍戰於野』,正是天龍十三劍第五招。

    三人不得已舉劍擋去,只聽『當』,『當』,『當』三響,三把寶劍又被削斷。

    胡中銳猶不死心,大叫:「拿劍!」

    藍衣漢子捧劍一出,三人知道阮偉不會乘機施襲,緩緩上前,握住劍後,霍然回身,飛
身刺出。

    阮偉靜立不動,直等劍到胸前,吸胸後挺,這瑜珈神功怪異無比,但見他胸坎突然內陷
一尺,左手劍已飛快地擋在胸前,左右回勁一湯。

    這時天龍十三劍中守勢最穩的第六招『一劍擎天』,這招本可防禦四周,阮偉只使出半
招,已是十分駭然。

    但聽又是三響,燕山三劍的寶劍又被削斷。

    陳棕泉大喝道:「劍來!」這時胡中銳垂頭喪氣,連叫拿劍的勇氣都沒有了。

    三劍送到後,燕山三劍好半天才接下,等了好半天三人竟久久不敢出劍。

    三人只是持劍瞪眼看見阮偉,突然阮偉坐下,燕山三劍以為阮偉輕視自己,厲喝一聲,
三劍匯成一點向阮偉頭部刺去。

    三劍輕重有別,匯成的劍風,猶如急水中的漩渦,直向阮偉落去。

    在旁之人都不禁為阮偉捏了一把冷汗。

    他們那知阮偉正想要坐下,才能把天龍十三劍的起手式『笑佛指天』,施出十成威力。

    劍招一出,三劍匯成的劍風,化於無形,於是眾人尚未看清,三劍又已斷去。

    燕山三劍到此時,只有瞪著傻眼愣在那裡,好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

    『輕劍』鍾容輝似是雄心不死,怪叫道:「來劍呀!」

    牆外一人匆匆奔進,顫聲道:「稟告香主,沒劍了。」

    鍾容輝驚道:「什麼?沒劍了!」情急匆快之下,三人竟不知備好的五柄劍,已全部削
斷。

    胡中銳臉色死灰,大歎道:「罷!罷!多少年來想報此仇,今日卻連飛龍劍客的弟子也
鬥不過。」

    陳棕泉冷冷道:「今日又受一辱,不殺公孫老賊,誓不為人!」

    阮偉立身,義正詞嚴道:「在下並非飛龍劍客弟子,與他更無一點瓜葛,各位要記仇,
記在阮偉帳下,切莫連累公孫老前輩。」

    胡中銳苦笑道:「好!癒I癒I青山不改,咱們這筆帳,自有結算的一天。」當下三人
拋落斷劍,急步後退,靜立一旁。

    韋傲物笑得很勉強道:「閣下果然好劍法,不知暗器可否讓老朽一長見聞。」他這時說
話不像剛才狂傲,語氣卻客氣多了。

    要知韋傲物手中魚網,是用金狒毛揉合細鋼絲編成,專破天下各種暗器,比暗器便先立
於不敗之地,自認一手絕毒的暗器,一定能折服阮偉,也好替天爭教爭回一點面子。

    阮偉道:「若然在下僥倖得勝,你們當真不再惹丐幫五老?」

    韋傲物拍胸道:「這個老朽可以擔保,閣下在暗器上如能勝得老朽一分,我們立時放下
丐幫五老爭鬥這檔子事。」

    阮偉笑道:「其實在下與丐幫五老也有點小梁子,丐幫五老也不見得怕了你們,只是你
們此來主要為了欲替唐,印兩位香主報仇,在下卻不能眼看丐幫五老代在下受過,其實以丐
幫的聲勢,你們七位也是討不了好的。」

    丐幫五老坐在地上養息,聽了一段話,對阮偉替丐幫保存顏面,個個心中暗暗感激。

    韋傲物笑道:「既是如此,你就請賜教罷!」

    阮偉把劍包好,拋給溫義,道:「賢弟的暗器功夫如何?」

    溫義接過寶劍,笑道:「幼時家父曾說,現在江湖上惡狗甚多,打狗的方法,最好用暗
器,所以自幼就學了一點。」

    阮偉道:「賢弟家學淵源,想是十分精於此道了。」

    溫義笑道:「小弟懶散的很,自幼不好好學,有一次聞家父歎道:你不好好學,將來碰
到矮胖的狗,張牙舞爪起來,你便無法打地了。」

    韋傲物見他們說起家常,又拐彎抹角的罵著自己,不由大怒道:「要比就快比,何必再
嚕囌。」

    溫義笑道:「注意惡狗的網子。」他明著指點阮偉。

    阮偉點點頭走上前問道:「怎麼個比法?」

    韋傲物道:「並非性命相拚,不妨來個文比。」

    阮偉道:「什麼文比!」

    溫義笑道:「文比就是叫你站著,讓他盡力向你發射暗器,你不能還手,且不可跑開,
只有盡力躲讓。」

    韋傲物冷冷道:「那位快口的後生,倒是說對了。」鑒於阮偉驚人的劍術,他竟不敢回
罵溫義。

    阮偉道:「誰先動手?」

    韋傲物故示大方道:「你既已將寶劍放下,無兵刃可擋,就讓你先向老朽??兩下吧!」

    溫義插口道:「好主意,先讓別人打完暗器,你反正有辦法擋過,然後再慢慢回敬,要
是我,也願意先讓別人打。」

    韋傲物氣的瞪了溫義一眼。

    阮偉旨在為丐幫五老解圍,立時從囊中摸出了一把『五茫珠』,招呼道:「請注意!」

    說著五粒『五茫珠』前二後三,疾快射向韋傲物胸前。

    韋傲物不及說話,舉手撒網罩去,那五茫珠後面三粒突然追上前面二粒,韋傲物不知阮
偉還有這種手勁的變化,雖將五茫珠罩下,卻不免有點慌了手腳。

    網才落下,阮偉雙手連揚,右左手同時發出五粒前二後三的五茫珠,韋傲物以為勁力著
重在後三粒,網子罩上時,手法運用便與第一次不同,那知阮偉左手勁力著重在後三粒,右
手勁力卻著重在前二粒,這次韋傲物雖然接下,弄得比第一次更狼狽。

    溫義笑道:「好個陰陽手,惡狗差點打中。」別人亦看出韋傲物接的狼狽,但卻看不出
變化,因五茫珠在罩進韋傲物網內時,才產生手勁不同的變化,這時一聽是陰陽手,眾皆大
驚。

    在這片刻阮偉雙手各又摸出一把五茫珠,同時並成三排發出,第一排三粒,第二排二
粒,第三排五粒,這前後十粒,去勢平穩,韋傲物不敢用平常手法去接,盯目注視,突見右
手十粒,前三粒微停,中二粒稍慢,後五粒加快追上,韋傲一見,立時判斷,力道在五粒,
其次中二粒,當下手法急速一轉罩網接去。

    要知人的眼力有限,只能注意一點,那知阮偉左手十粒稍一慢,其變化卻與右手完全不
同。

    那變化竟是中二粒追上前三粒,後五粒不變,力道和右手截然不同,但見韋傲物罩下的
網子,好像套進一隻大貓,網子突??跳騰,弄得七海漁子,十分狼狽。

    溫義開心笑道:「好個十錦三鮮陰陽手!」

    暗器中只有最奇妙的手法陰陽手,卻無十錦三鮮陰陽手的名詞,溫義看得高興,不由隨
口編出。

    金衣香主還不怎樣,丐幫五老聽得,心中暗罵道:「這小子嘴巴比他的老子還缺德。」
但因阮偉是幫著自己,聽得也暗暗稱快。

    說時遲那時快,阮偉大喝一聲,雙手拋出四排三粒一排,共二十四粒五茫珠。

    韋傲物眼不可辨,只好罩上時憑觸覺分辨力道,運轉接網手法,但二十四粒五茫珠,一
入網即刻產生八種力道變化,韋傲物再強,也無法即時分辨出,只見網子一陣糾纏,突有二
粒脫網飛出,擊向韋傲物胸前。

    這五茫珠雖是暗器中最光明正人之一種,其威力卻是最強,韋傲物知道五茫珠厲害,不
得已撒手放下魚網,急忙後躍閃過。

    數十年來,韋傲物行道江湖還是第一次棄網逃命,想不到五茫珠竟有人練成八種變化,
當年暗器聖手蕭三爺也只能施出三道六種變化,誰知阮偉學過瑜珈神功,竟把蕭三爺久練不
成的四道八種變化練成了。

    韋傲物棄網等於敗下陣來,此時欲圖敗中取勝,陡然雙手連揚,飛出數十枚細如牛毛的
毒針,布成漫天雨花狀,向阮偉頭部罩下!

    這絕毒牛毛針若中了一根,即要喪命,眼見數十枚牛毛針如飛蝗般襲來,旁觀眾人,無
不看的心驚膽跳。

    溫義情急喊道:「用掌風劈落!」這在一般來說,唯有用強勁的掌風,才能解此危急。

    突見阮偉雙手向空四面亂抓,轉眼之間阮偉雙手各握二十餘枚牛毛毒針,溫義大喜呼
道:「好個千手觀音收高寶呀!」

    韋傲物臉色泛白道:「蕭三爺的鬼功夫都給你學全了!」

    阮偉道:「閣下可是認識我外公?」

    韋傲物道:「連自己父親是誰,都不知道,還亂叫人家外公,真是個雜種。」

    阮偉喝聲道:「你說什麼?」

    原來當年,瀟湘妃子發瘋,從呂南人前妻銷魂夫人薛若璧分娩時,搶下才生下的女嬰即
是阮萱,及從呂南人現在妻子萬虹手中搶去呂南人與銷魂夫人在婚變前生下,已甫三歲多的
阮偉,這件事韋傲物是當場親目所睹,知道得清清楚楚。

    本來韋傲物看阮偉面貌酷似呂南人,已甚懷疑阮偉並不姓阮,後看他暗器全是出自蕭三
爺所授,又呼蕭三爺為外公,確定蕭三爺未死,才斷定他是瘋女蕭南蘋帶去的呂南人兒子而
認成是自己的兒子,才會得到蕭三爺的真傳。

    韋傲物傲然不理道:「輸就輸了,你管我說什麼?」

    阮偉生父不明,最忌別人喊自己是雜種,當下大怒,輕身躍前,一掌拍去。

    韋傲物大敗之下,那防到阮偉『百變鬼影』身法,只聽『啪』的一響,結結實實打了一
個耳括子。

    韋傲物此時一敗塗地,再也顧不得什麼面子,挨了這一掌也不在乎,他摸了摸嘴巴,退
到一旁。

    阮偉心中仍恨在那句『雜種』的話上,雙目盯著韋傲物的身影,愣在那裡,好像呆了。

    另三位金衣香主是親兄弟,精擅掌法,大哥『黑砂掌』李椿鱗,老二『分碑手』李椿
井,老三『靂霹手』李椿奇,三人緩步上前,走向阮偉。

    『黑砂掌』抱拳道:「兄弟們不自量力,想領教閣下幾手掌法。」

    阮偉道:「剛才在下不是和那使網子的胖子說好,倘若在下勝了,你們便不再惹丐幫五
老,在下已然得勝,你們還嚕囌什麼?」

    李椿鱗道:「韋香主韋大哥答應的話,我們自當遵守,丐幫五老隨時要離開我們都不阻
攔,只是對閣下這掌法,兄弟們斗膽想請教一番。」

    阮偉見識不廣,心道:「我但憑外公『百變鬼影』身法,令他們打不到我,再乘隙打他
們幾個耳括子,叫他們知難而退也就是了。」當下慨然答道:「好吧!你們兄弟三個一齊上
吧!」

    旁邊可急壞了溫義,他可看出他們三人掌上功夫十分了得,尤其『黑砂掌』李椿鱗,雙
掌烏黑髮亮,『黑砂』已練到十分火候,阮偉拳腳不行,所以在酒樓上,才會被胖公子從樓
上摔下數次,這次阮偉要想與他三人比掌法,一定討不了好。

    溫義急道:「你們要不要臉,連敗了二場,還不退走,要想車輪戰嗎?」

    『分碑手』李椿井『轟隆』一掌,拍在一塊高有半人的大理石上,大理石頓時裂成數
塊,倒向四邊,嚷道:「你這小子亂說什麼,要不服氣,代他上來,看我李老二不把你揍成
齋粉?」

    『霹歷手』李椿奇聲音更大得嚇人道:「看你男不男,女不女,還不夠我李老三揍一
拳。」

    溫義氣得雙目欲淚,正欲上前給他們一點顏色,阮偉急步上前,攔在他身前道:「賢弟
不要氣,小兄拚命也要給你出氣。」

    溫義心生感激道:「你……你……」他本想說你不行呀,卻再也說不出口。

    忽聽一縷怪音道:「他娘的,吵了一夜還雞鴨鬼叫,看我老芮好欺負是不?」

    李椿奇洪聲道:「那個不要命的,隨便說話,有種出來見見。」

    怪音又道:「那敢情好!」突見玉皇大帝像下,高有五尺的蟠龍石柱後面懶洋洋的走出
一個六十餘歲的老乞丐。

    那乞丐生得方面大耳,一臉正氣,只是聲音又怪又大,笑道:「是誰要老花子出來
的?」

    李椿奇道:「是區區在下。」

    老乞丐哈哈道:「我道是誰?原來是個閻王殿裡的黑鬼,跑到人間來耍威風,陰氣好盛
呀!」

    原來那『霹靂手』李椿奇生得像個黑炭似的,卻最討厭人家說他黑,此時那忍得別人奚
落,但聽『呼』的一聲,掌風挾雷霆萬鈞之勢拍向老丐頭部。

    老丐直如不見,笑聲不絕,李椿奇那掌堪要打到他的鼻子上,霍然左掌一揮,已拿在李
椿奇的腕脈上。

    李椿井救弟心切,一記分碑手,向老丐攔腰擊去,老丐右掌如電伸出,又拿住李椿井腕
脈。

    李椿鱗大驚失色,雙掌當門直襲老丐,老丐雙手已拿住李老二,李老三,分手不得,立
時左足一圈,飛快??出,恰恰搶先踢在李椿鱗胯上,李椿鱗一個踉蹌,翻身跌倒。

    老丐雙手如兩條青龍出海般,向空揮去,李椿井。李椿奇頓時如兩粒彈丸飛去,落在數
丈外的湖中。

    李椿鱗乍然想起一人,失驚呼道:「龍掌神乞!龍掌神乞!」拔起腿來,朝外飛奔。

    老丐大笑道:「小表,你還想逃!」緊追在後,飛掠奔去。

    韋傲物及燕山三劍,怕李氏昆仲大失,急忙追去。

    這時丐幫五老精力恢復,一一站起身來,阮偉上前揖道:「丐幫人才濟濟,不知那位龍
掌神乞是貴幫何人?」

    一老慈顏道:「多謝少俠搭救,老朽兄弟感謝不盡。」

    阮偉搖手道:「那裡!那裡!倒是晚輩連累到前輩,十分過意不去。」

    二老歎道:「天爭教為害江湖,塗炭生靈,想我自命俠義為懷的丐幫,竟無法奈何!可
歎呀!鄙歎。」

    五老慨然道:「小兄弟,老五佩服你,剛才怪我瞎眼和你為難,在此謝罪,不是說丑
話,我丐幫能勝得過天爭教金衣香主的,唯有幫主一人,適才若非小兄弟前來,我們一定出
丑了。」

    阮偉道:「丐幫人才,臥虎藏龍,五老謙遜,倒教晚輩汗顏。」

    一老歎道:「適才龍掌神乞並非丐幫中人,你可知道嗎?」

    阮偉驚道:「那位老前輩鶉衣百結,明是乞丐打扮,怎會不是丐幫中人?」

    一老道:「天下乞丐總歸我丐幫管納,這是天下皆知的事,但唯有芮家乞丐,卻與丐幫
毫無干係,天下甚少人知曉。」

    阮偉道:「那龍掌神乞就是姓芮嗎?」

    一老道:「正是姓芮,江湖武林中除天爭,正義兩大幫會聲勢赫赫外,近年又有五奇,
震動武林,其武功不下於天爭教主蕭無及正義幫主呂南人,那位龍掌神乞就是五奇之一。」

    阮偉本想問五奇是誰,及芮家怎會是乞丐之事!鶢ㄓ@老露出倦容,暗道五老們體力尚
未完全恢復,怎好打擾,當下抱拳道:「晚輩尚有要事待辦,就此告辭。」

    一老從懷中摸出塊紫竹牌,遞向阮偉道:「你於丐幫有莫大恩惠,這竹牌是丐幫最高信
物,就是丐幫幫主見著,也要聽命於它,希能善自珍視。」

    阮偉恭敬接下,謝道:「阮偉定當好好珍視,後曾有期。」說罷,牽起溫義,轉身欲
走。

    四老忽道:「請溫相公留下。」

    溫義回身道:「你們那陣也讓我破了,還要留我做什麼?」

    二老道:「丐幫五老十餘年來研究成的石頭陣,竟想不到三天之內便被你破了,五老慚
愧之至,這生想要用陣法困住溫天智,替六弟復仇,是再也休想了。」

    溫義笑道:「那當然啦!想家父智通於天,你們想困住他是再也無法的,據我猜想,六
老也許未死在家父手中,你們又怎麼肯定是家父害死了六老呢?」

    四老道:「你留在丐幫內,等你父親來後,說明六弟生死之事再放你,你既是阮小兄的
好友,我們也不會虧待你。」

    溫義道:「你們的意思,是想綁架我在丐幫內,然後再誘我父親落人你們布下的陷
阱。」

    二老道:「不敢說綁架,只是暫留溫相公大駕,否則令尊架子很大,我們是再也請不出
南谷的,只有委屈你了!」

    溫義蹙眉道:「假若我不願留下呢?」

    二老歎道:「丐幫五老只有厚顏強留了。」

    溫義氣道:「說來說去,你們這班老傢伙,還是放不過我,一老!你說你們好意思欺負
我一個人嗎?」他見一老最和氣,便大聲向他質詢。

    一老吶吶道:「這……這……只有委屈你了……」

    阮偉忽然邁步上前,把那塊紫竹牌遞到一老手中道:「丐幫聽令!」

    五老急道:「小兄可知這紫竹牌只能命令丐幫一事?」

    四老接道:「那件事命令下來,凡我丐幫中人,赴湯蹈火也要完成。」

    三老又道:「你有任何危難不解之事,丐幫數萬人力不怕不能幫你做到。」

    二老歎道:「你假若擅自用掉,要知這是丐幫五老五條性命換來的紫竹牌,天下唯一無
二,將來你有危急之事,需巨大人力幫助時,就要悔之莫及了。」

    一老慈藹道:「老朽不是和你說過,希你善自珍視嗎?要知此牌還給丐幫,我們遵令代
你辦成一事,你對我兄弟五人的恩情也就完全勾消,希你三思而行。」

    阮偉堅決道:「丐幫聽令!」

    五老同聲一歎,同時伏地,齊聲道:「丐幫五老謹代丐幫全體聽令。」

    阮偉凜然道:「溫天智與丐幫的仇恨,尚需詳查,其子溫義與此事無關,爾後丐幫不得
再煩擾溫義。」

    五老齊聲答道:「丐幫五老謹代丐幫全體受令,違令者殺無赦!」

    五老答後,翻身坐倒,垂目不語。

    阮偉不安道:「多有得罪之處,尚請諸位前輩原諒。」

    五老尖聲道:「去!去!去!W嚕嗦什麼。」

    一老歎道:「你去吧,老朽心中總記著你那一份恩情,希好自珍重。」

    阮偉心知丐幫五老忍痛犧牲了報仇的機會,心中對他們五人甚為不安。

    溫義挽住阮偉手臂,溫柔道:「大哥走吧!」

    阮偉歎道:「賢弟,六老若真未死,你勸勸伯父,放了他吧!」

    溫義溫柔笑道:「好!你說什麼話,我都聽你。」

    一老忽道:「那就有勞溫相公。」

    丐幫六老間,顯是兄弟之情甚篤,他們心知想要在溫天智手中救回六弟,難如登天,只
要能得回六弟性命,那再顧到面子問題,四老齊聲跟道:「倘若六弟真未死,丐幫與溫家的
仇恨,便一筆勾消!」

    乍聽遠處傳來龍掌神乞的大笑聲,雖只一面,阮偉已對他產生極大的印象,彷彿是自己
親人似的,當下極想和他再見一面,喝道:「快走!」

    說罷,牽起溫義,飛快掠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