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丐幫五老石頭陣            

    開封是我國歷史上的古都之一,戰國時多建都大梁,以後五代,北宋都建都在這裡。尤
其是宋朝在這兒建都最久,所以遺留下來的古跡也最多。而最最有名的古跡,要算鐵塔了。

    這日天氣晴朗,阮偉和溫義來到鐵塔,見那鐵塔有八,一共十三層,高約十多丈,巍然
矗立,高聳雲霄。

    阮偉讚歎道:「不知古人如何建成此塔?實令人費難猜?」

    溫義笑道:「大哥就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別想破了腦子,上塔玩吧?」

    阮偉被他逗得一笑,當下攜手進入塔內。

    走進塔裡,阮偉昂首仰望,只見一排一排的佛像盤足而坐,由大而小而模糊而消失,原
來塔內磚上都模印著一尊精緻的佛像。

    阮偉不由發生一種肅穆之感,內心似有某種感觸,彷彿這個處所與自己的脾性,十分投
合。

    要知阮偉練的天龍十三劍是融合佛理至深的技藝,倘若對佛法不透徹,劍法的勁力頂多
施出四五成,不能登峰造極。

    這塔是代表佛教的建,阮偉雖未習佛,因練天龍十三劍,根性已深,見佛就彷彿見著遺
忘已久的熟人一般,他看著,看著,整個心神已入另一境界,渾然忘了世上一切。

    溫義見他癡狂的模樣,暗笑道:「大哥真是小△坋臐A竟看的入迷了。」連忙推搖道:
「大哥!大哥!」

    阮偉猛然驚醒,溫義笑道:「你看你……」

    阮偉悵然若失道:「我好像以前來過這裡?」

    溫義道:「你不是說沒來過河南嗎?」

    阮偉應道:「是呀!」

    溫義笑道:「你真的又亂想了,天下只有一個開封鐵塔,你何曾見過?」

    阮偉笑道:「我也不知怎的看的呆了,實叫賢弟見笑。」

    溫義道:「別說了,我們上去玩罷。」

    這塔盤旋而上,可以直達頂尖,但因塔身太高,同時年久失修,不是身強力壯,富有膽
量的人不敢輕易嘗試,普通的遊客上到五,六層的時候,已經知難而退了。

    到了第七層,遊客已無,阮偉以為溫義是個文弱書生,笑道:「賢弟,我們下去吧?」

    溫義察言觀色,已知阮偉的心意,故意氣道:「大哥可是瞧不起小弟!」

    阮偉急道:「我沒有瞧不起賢弟……」

    溫義笑道:「那我們就上去瞧瞧吧!」

    阮偉想通溫義的意思,笑道:「真是小性子,害大哥急了一場,等會上去叫怕,我可不
管。」

    溫義微微一笑,內心卻甚為感激他的關切。

    塔的最上層很狹小,但也可以容納十餘人,塔的每層都有窗孔,可供遊客眺望,到達十
三層,阮偉回顧溫義,見他氣不喘神不亂,暗讚他身體不錯。

    走到窗孔,兩人極目外眺,但見波濤洶湧的黃河,在這裡看來像是一條寬大無盡的黃色
帶子,曲折的平在萬頃白沙上。

    看的久了,溫義忽然驚呼一聲,原來這黃河的水面不但遠遠的超過地平面,而且還高出
於開封的城牆。

    整個開封城好像在釜底一樣,給人看來,萬這黃色帶子旁邊的堤防被沖毀了,整個的開
封城,就要變成了澤國。

    阮偉見到這種偉大的景像,內心也如洶湧的黃河,激湯翻騰,生似自己的一劍也能像堤
防一樣,阻止黃河的氾濫。

    他心中不由就連想起天龍十三劍的神威,轉身凝目沉思。

    這鐵塔每個窗孔對面的牆壁上,都嵌有三尺多高的黃色琉璃佛一尊,這是明洪武二十九
年周藩修造的,一共是四十八尊,上有題字「敬德監工重修」。

    在思潮如湧下,阮偉猛然看到莊嚴,肅穆的神像,心思立即進入忘我的.境界。

    半晌,他喃喃自語道:「真是佛法無邊……」

    這片刻,他對天龍十三劍的威力,產生絕大的信心。

    溫義見阮偉又癡呆了,暗道:「這塔有點邪門,不能讓大哥再呆下去,否則他真要失神
無主了。」

    他大聲喊道:「大哥,我們下去吧。」

    阮偉定神笑道:「賢弟可是怕了?」

    溫義連連點頭,他此時只望快快離開這個鐵塔,莫讓阮偉再癡呆了。

    阮偉心有所得,笑容不止的道:「那我們下去。」

    到了第五層,從窗孔望出,只見塔前圍著數人,遊客遠遠離開站著,圈內有兩人在比劃
武功,不時發出叱喝之聲。

    阮偉好奇的看去,只見場中兩人各持兵刃在拚死搏鬥,其中手持鋼刀者是個身背三個麻
袋的乞丐,阮偉暗道:「原來是丐幫的人在和天爭教爭鬥。」

    另一人手持判官筆,身著紫衣,正是天爭教紫衣壇的教徒,四周圍站著六個藍衣壇的天
爭教健在觀望把風。

    丐幫卻只有那三袋乞丐一人。那時丐幫的聲勢遠在正義幫及天爭教之下,但在江湖上提
起丐幫,莫不豎起大拇指,贊個「好!」字,其正義行俠的作風,直可和正義幫並駕齊驅。

    那三袋乞丐武功不如天爭紫衣教徒,只見他本已破爛的衣服,被判官筆劃得支離破碎,
鮮血隱隱透出。

    眼看那三袋乞丐要死在判官筆下,遊客都知天爭教的兇惡,圍在遠遠的觀望,卻無一人
敢於出頭。

    但那三袋乞丐絲毫不露退卻逃走的意念,掌舞著鋼刀,竭力抵擋。

    紫衣漢子露出一個破綻,誘三袋乞丐攻來,然後一記絕招,閃到三袋乞丐身後,判官筆
如疾風刺向他背心上。

    三袋乞丐攻敵心切,敵人施下那致命一招,他卻渾然無知。

    阮偉早已聽外公蕭三爺稱讚丐幫,豪俠可風,此時見丐幫弟子有難,忍不住飛身從窗孔
急速躍下。

    他一掠下,雙指如鉤,挖向紫衣漢子的眼睛,紫衣漢子陡見天上降下飛神般的人物,不
及攻敵,先求自保,急忙掠身後退。

    阮偉輕功高他太多,輕輕一招,已搶到紫衣漢子身後,舉腳朝他屁股用力一。

    紫衣漢子萬萬想不到,對方輕功如此高強,被得一個狗扒,栽倒地上。

    他狼狽爬起,心知不是人家敵手,輕呼一聲,帶著六個藍衣漢子飛快逃走。

    三袋乞丐死裡逃生,抱拳謝道:「多謝相公搭救,感恩不盡。」

    這時溫義已走到阮偉身邊,讚道:「大哥好威風呀!」

    阮偉雙手抱拳回禮道:「那裡!那裡!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小弟不過適逢其會而
已。」

    三袋乞丐道:「大恩不言謝,小丐曹腳灰,後會有期。」

    又一抱拳仃禮,就要離去,溫義突道:「等一下!」

    他從懷中摸出一錠銀子塞到三袋乞丐的手上道:「你傷勢很重,拿去治傷罷。」

    三袋乞丐問道:「施主可是姓溫?」

    溫義奇道:「是呀!你怎麼知道?」

    三袋乞丐曹腳灰把銀子一摔,氣憤道:「小丐就是傷重至死,也不要姓溫的銀子去治
傷。」

    說罷,轉身怒氣而去。

    阮偉見辱及拜弟,就要上前找他理論,溫義勸道:「算了,也許他認錯了人,把小弟當
作仇人,讓他去吧!」

    阮偉笑道:「賢弟的脾氣真好!」

    溫義笑道:「大哥少說我小性子就好了,不用誇獎。」

    阮偉笑道:「你看你這不就是使小性子了嗎?」

    溫義莞爾一笑,當下兩人攜手離去。

    開封有兩個有名的巨湖,聯起來稱為潘楊湖,分開來說,一個叫潘湖,一叫楊湖,平時
兩湖的水是一樣的,但每當換水的時候就現出區別;楊湖的水仍然保持澄清,潘湖的水卻變
的混濁。

    據傳說:潘湖是宋時潘美的故宅,楊湖是楊業的故宅,因後世挖掘古物,漸漸變成了巨
澤。

    楊業是當時有名的武將,他的子孫們稱為楊家軍或楊家將,忠心的保衛宋朝,雖然後來
糧盡援絕,楊業自盡了,但仍然不肯投降異族,所以死後這片湖水永遠保持澄清,象徵著楊
家的清白。

    潘美是當時有名的奸臣,素與楊業不和,屢次陷害楊家將,致使大宋國勢日趨衰落,所
以死後這片湖水變成混濁,象徵著潘美的齷齪。

    阮偉與溫義要至龍亭遊玩,經過一條長似堤堰的道路,路的兩旁便是潘楊兩湖。

    他倆邊走邊說,談起這兩湖的往事,不禁感慨萬千。

    走到湖的中央,霍然看到路上站著五位白髮銀鬚的老乞丐,每個老乞丐身後背著六個麻
袋。

    阮偉驚道:「是丐幫的五老!」

    溫義奇道:「他們站在路當中等誰?」

    樹後突然閃出全身白布包紮,一位三袋乞丐。

    溫義呼道:「大哥看,那位早上受傷的乞丐也在那裡!」

    阮偉道:「真是早上那位曹腳灰。」

    他倆走到丐幫五老身前,身材最高的老丐道:「你倆那一位姓溫!」

    身材最矮的老丐道:「還用問,那年齡較小的不是,是誰!」

    阮偉恭顏道:「五老問晚輩拜弟有何見教?」

    最高的老丐指手道:「這四位是老丐的義弟,我們姓名早已忘了,江湖上只稱一老.二
老,三老,四老,五老。」

    當下他一一介紹給阮偉,阮偉一看便容易記住,原來那五老,恰繞項菾疙G次序排下,
一點不亂。

    丐幫一老顯是對阮偉十分客氣,說了半天。

    丐幫四老不耐道:「你那位兄弟當真姓溫嗎?」

    溫義搶道:「不錯!我就姓溫,有什麼當真不當真!」

    丐幫老五脾氣最為暴躁,叫道:「那好!」說著,搬了一塊石頭放在路旁。

    丐幫三老突道:「你父親還在世嗎?」說著,也搬一塊石頭擋在路中。

    溫義氣道:「我父親當然在世,是否你們年紀大了,該入土了!」

    丐幫二老笑道:「真該入土了,但要入土前,還要拖一個老鬼跟我們一起。」說笑中,
搬了一塊石頭放在阮偉身後。

    溫義問道:「是誰!」

    丐幫老五叫道:「你說是誰!」說罷,匆快的搬一塊石頭,放在旁邊。

    阮偉暗道:「他們在做什麼?」

    溫義笑道:「總不會是我和大哥吧!」

    丐幫一老,也搬一塊石頭放在前面,歎道:「令尊近來還好嗎?」

    溫義道:「不勞記惦,家父安健得很,他老人家常說,老朋友不死光,他不會先死。」

    另四老也不閒著,各搬石頭圍在阮偉與溫義的四周。

    一老道:「人生自古誰無死,其實早死也好,令尊又何必獨自一人要晚死呢?」

    阮偉已看出他們在擺石陣,暗道:自己的陣法常識,不知如何?等會來破破看!

    溫義道:「死了反而好,那你們為什麼還不死?活在世上做乞丐多可憐!」

    頃刻,五老在阮偉與溫義四周已擺滿了石頭。

    丐幫老五大叫道:「別和那小子再嚕囌了,叫他替溫老鬼先納命吧!」

    丐幫二老笑道:「你父親擅長陣法,你來破破看?」

    溫義道:「那是什麼陣法?」

    丐幫五老同時齊口道:「丐幫五老石頭陣。」

    五老立即四下飛動,頃刻擺下十餘塊大石。

    阮偉本來可看到陣外五老,但十餘塊大石一放下後,陣外景色頓時不見。

    阮偉大驚道:「這是什麼陣?」

    此時五老在外齊聲大叫,內裡也只能微微聽到,道:「丐幫五老石頭陣,專困溫家不義
人!」

    溫義問道:「大哥識出這陣法嗎?」阮偉道:「為兄雖然自幼綜覽各種陣法書籍,卻絲
毫看不出這陣是什麼來路!」溫義急道:「那怎麼辦?」

    「請看續卷2」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