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天龍一劍俠士顏            

    話說劍先生突然出現。

    只見他白衫飄飄,面如冠玉,但卻十分莊嚴,與三年前阮偉在九華山所見,仍然無絲毫
的改變。

    凌琳牽著鍾潔迎上前,笑道「潔兒快拜見劍師祖。」

    看到鍾潔,劍先生臉上綻出笑容,一別十餘年,竟想不到當年天真爛漫的琳兒,已經有
了這麼大的女兒。

    鍾潔平日練功,想是常聽母親談到劍先生,此時當真見到心目中神奇不可測的異人,慌
忙屈身跪倒,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

    劍先生受了三個響頭,扶起了鍾潔,笑瞇瞇的道「祖師爺不白受你三個響頭,明兒起祖
師爺教你幾手小玩意。」凌琳喜道「師父一時不走.」

    劍先生微微點了點頭,孫敏緩緩走上前,檢衽一禮,含笑道「上次一別,匆匆十餘年,
真未想到今日能再見到……」說到後來,不由細聲一歎。

    那歎聲不知是歎歲月的易逝?抑或是感傷心中的幽情?

    劍先生眉骨一挑,眼光從孫敏臉上掠過,道:「靜賢侄在嗎?」

    孫敏臉色一變,急道:「靜兒三年前不是和你在一起的嗎?」

    劍先生轉眼望著孫敏道:「誰說的?」

    凌琳張口欲語,阮偉突道:「是在下說的。」他因聾啞虎僧的關係,所以對劍先並不過
份謙卑。

    劍先生銳利的眼光盯在阮偉臉上打量了一下,道:「這位好生面熟?」

    凌琳道:「師父,他說你在九華山上被人打傷,簡直胡說八道。」

    劍先生冷聲道:「不錯,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受傷。」

    凌琳不由垂下頭,孫敏問道:「是靜兒把你背下山的?」

    劍先生點頭道:「若不是靜賢侄,今日可能來不到這裡,早已埋骨九華山上!」

    孫敏吶吶道:「那……那……」

    劍先生像是想起一件事,間阮偉道:「這位貴姓?」

    阮偉昂然道:「在下姓阮,但是……」他本想說出自己姓呂,念頭一轉,住壁不語。

    劍先生冷笑道:「明明年紀輕輕,為何改裝成個大人?」

    阮偉雖是暗驚劍先生的眼力,但卻傲然道:「這是在下私事,不勞先生費心。」

    凌琳輕呼道:「師父,那他原來幾歲?」

    劍先生道:「三年前,我與先父仇敵的弟子,在九華山上印證武功,結果兩敗俱傷,靜
賢侄背我下山療傷,當我傷勢稍好後,我因要至滇西一行,靜賢侄放心不下家中之事,匆匆
趕回……」

    凌琳突然失聲驚呼,孫敏也不禁輕聲一歎,劍先生不明所以望了她們兩人一眼,接道:
「那時在九華山上拚鬥的第三日,來了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彷彿與靜賢侄是素識,天下只
有他們兩人知道我與天竺聾啞虎僧決鬥受傷之經過,如今……」

    頓時劍先生目光如炬,望著阮偉道:「眼前這位既知我受傷之事,面貌又酷似當年那位
少年,但不知為何易裝改容?」

    不知何時,孫敏已在低聲飲泣,鍾潔搖著外婆的手,喊道:「外婆!外婆……」

    劍先生走至孫敏身前,聲音低低道:「你……你……為什麼哭?」

    孫敏啜泣道:「三年來……靜兒……並未回……」

    劍先生不禁臉色一變,驚道:「什麼?靜賢侄一直未曾回來過!」轉頭帶著詢問的眼
光,向凌琳望去。

    凌琳突然垂下粉頰,劍先生心中一動,暗忖:「她為何不關心靜賢侄的存亡?若是關
心,怎會毫無憂戚之色?」

    孫敏輕撫著鍾潔的玉手,悲慼道:「靜兒一生孤苦,如今不知生死,教我們如何是
好!」

    劍先生道:「難道三年來,你們都未發現他一點蹤跡?」

    孫敏搖首道:「三年以前,靜兒聞說你曾在皖南一帶出現,心感你十三年前,恢復他功
力之德,到皖南去找你,他說當年若不是你,迄今還是死了一半的廢人,此生無論如何要再
見你一面,報你深恩大德於萬一……」

    劍先生歎道:「靜賢侄此番心願終於得償,莫非天道無私,冥冥中神使鬼差,令靜賢侄
來皖南救我一命?」

    孫敏續又接道:「事後,將近二月未見靜兒歸來,我與琳兒每日憂心切切,想我母女兩
個婦道人家,到何處打探尋訪!最後還是我忍受不住,將這件事情告訴已十年未見的正義幫
主……」

    阮偉恍然大悟,暗道:「難怪正義幫主在此出現,引起天爭教眾的窺探,卻是為了幫助
她母女兩人,尋找鍾大叔;但不知動員武林第一大幫,怎會仍舊找不到鍾大叔的行蹤,難道
鍾大叔果真已不在人世……」

    劍先生眉頭一聳,道:「呂南人,聽說他十餘年來主持正義幫,確為武林積下不少功
德,聲勢大振。」

    孫敏幽幽歎息道:「那知呂南人費了兩年多的時間,搜遍江湖各地,仍是發現不到靜兒
的蹤跡……」

    劍先生驚道:「若是如此,難道靜賢侄果真遭到不測!……」

    孫敏輕聲歎道:「看來也就是如此,否則正義幫那會找不出一點端倪!」

    劍先生沉聲道:「在滇西由先父的遺笈中,發現一套左手刀法,我來此地,就想把那套
左手刀法傳給靜緊侄,也好讓他行道江湖,那知……唉!」

    劍先生說到此處,忽又慍然道:「一個人無故喬裝,已令人十分懷疑,恰恰喬裝之人乃
是與靜賢侄次蹤前最後見面之人,那人又遲不來早不來,卻在今日找到此地,實不知他心中
懷著什麼鬼胎!」

    阮偉亢聲道:「若說鍾大叔的失蹤,關係到與他最後見面之人,則那最後之人卻非區區
在下ㄝ但不知那真正與鍾大叔最後見面之人,又有什麼解說!」

    他這番話,顯然是針對劍先生而發。

    劍先生世外高人,內在修養至深,但聞此話,也不禁神色微變。

    凌琳忽道:「你到底姓什麼?」

    阮偉早已將凌琳認為是個不守婦道的女子,天下那有不顧丈夫存亡的婦人,是以他對她
甚是不滿,轉頭他望,不理她的問話。

    孫敏柔聲道:「你今日來到寒舍,到底有何事見教?」

    阮偉心中尊敬孫敏,遂恭謙應道:「晚輩有幸得識鍾大叔,九華山別後,晚輩因在九華
山上照顧另外一位因拚鬥而受傷的高人,事後那高人托我找到鍾大叔時,當面轉告一件要
事,所以在下今日來到此地,並非偶然。」

    他最後這句話,自是對劍先生而言。

    停了一下,阮偉又低聲對孫敏道:「那高人說五年後在君山,再與劍先生決戰高下,晚
輩不敏,遲到今日才來找鍾大叔,所幸算來離決鬥日期尚有一年半以上,總算未負那高人所
托。」

    劍先生:「聾啞虎僧雄心不死,屆時定當至君山一行!」轉頭若有深意的注視著阮偉
道:

    「你可是受了虎僧的好處?」

    阮偉點頭道:「虎前輩確是給了在下不少好處。」話至此處,略一沉吟,又道:「以在
下看,兩虎相爭必有一敗,劍先生不如不去君山應約,這樣兩位豈不就可免去一場生死之搏
了。」

    劍先生笑道:「你倒很聰明,要老夫自甘認輸,不去應約,想來虎僧真給你不少好
處。」

    阮偉道:「那次在九華山一戰結果如何!俗語說:得饒人處且饒人,容忍一次,不於雙
方皆有利嗎?」

    劍先生道:「虎僧的約會,你若不說,我沒去,不就能如你所願了麼?」

    阮偉正色凝重道:「為人做事應忠人所托,在下豈能做那失信不誠之事。」

    劍先生笑意盎然道:「倘若你今日,沒有遇到老夫,你當如何?」

    阮偉因見他年紀不過五十,卻口口聲稱老夫,心中大為不悅,當下朗聲道:「如若遇不
到你,在下天涯海角亦將找到鍾大叔,將約戰君山之事告之,如若再找不著鍾大叔,屆時在
下當親至君山,向虎前輩謝罪。」

    劍先生頷首道:「虎僧給你好處沒有白給,這樣好啦,你勸虎僧撤消君山約鬥之事,老
夫把生平絕技全部傳授給你。」

    凌琳勸道:「快快應允家師的條件,要知天下聞名的正義幫主,其武功也是出自家師一
脈。」

    阮偉大怒道:「你們將我阮偉當作什麼人!縱然你給我練成天下第一的功夫,我也不會
做出這種背義的小人行為!」

    說罷,掉頭大步邁出。

    劍先生突然怒喝道:「站住!你敢對老夫如此無禮。」

    阮偉正要踏出廳門,聞聲轉身,不卑不亢道:「我話已說完,已無留此必要,當然要
走。」

    劍先生冷哼一聲道:「憑老夫在武林中的聲望,叫你不能走,便不能走。」

    孫敏眉頭轉顰,暗忖:「他怎麼今天變了,說出這種話來?」

    鍾潔一旁嬌喚道:「祖師爺,讓阮大哥走吧!」

    凌琳道:「潔兒別插嘴!」

    阮偉倔強道:「在下要走,誰也阻止不了。」頓時他大有鼎鑊在前,也是不懼之慨。

    霍然,院中傳來蒼勁的聲音道:「屋裡的人,都給我滾出來!」

    那話的狂傲,使得屋裡各人都不禁聳然動容。

    孫敏以主人的身份,匆匆走至門前望去,倏地她的身體如觸電般,「蹬」「蹬」連退數
步,臉色蒼白道:「兇手!兇手!……」

    凌琳急步上前,一眼看去,剎時柳眉倒豎,滿臉殺氣。

    劍先生道:「琳兒,是什麼人來了?」

    凌琳咬牙切齒道:「兩個殺父仇人!」

    孫敏啜泣道:「亡夫就死在眼前之人的手下……」

    鍾潔抽出背上寶劍,跑前道:「外婆別哭,看小潔給外公復仇。」

    凌琳喊道:「憑你一個小﹞l家,怎是人家敵手。」

    鍾潔停身站住嘟著小嘴,手中的小寶劍氣得不停的揮動。

    院中聲音又道:「怎麼沒有一個人敢出來嗎?」

    另一聲音尖銳道:「大哥,別管他們出不出來,先放一把火,燒個淨光再說。」

    孫敏強作鎮定,自屋內拿出兩柄寶劍,拋給凌琳一柄,滿面寒霜道:「小潔好好在屋
裡!」轉向凌琳道:「凌琳,我們去會會來人吧!」

    她母女倆走到門前,劍先生仍無動於衷,生似這場尋仇械鬥,於自己漠不相關。

    凌琳暗道:「師父怎麼啦!徒弟的仇恨怎麼一點也不關係呢?」

    這情形卻把一旁的阮偉氣得無名火三丈升,心道:「怎可讓兩位婦道人家,去敵斗武林
一流高手——天爭教下金衣香主!」當下搶步上前,攔著孫敏母女兩人,躬身道:「讓晚輩
出去鬥他們一陣,晚輩不行,兩位再去,好讓晚輩稍盡微薄之力。」孫敏看見眼前這位熱血
少年,這等仗義行為,不由感動得泫然欲泣,感激道:「不……不……」

    凌琳冷笑道:「少年人不可不知好歹,難道你自量是七靈飛虹,萬毒童子的敵手嗎?」

    原來院中兩位金衣香主,正是在天爭教金衣壇中,盛名甚卓的萬毒童子唐更及七靈飛虹
印寶林。

    阮偉大聲道:「在下只要知道對方不是好人,他就是有天大的本領,在下也要鬥他一
鬥。」

    凌琳輕哼道:「不自量力,枉你父母自養你一場,還不退下!」

    孫敏含淚笑道:「你一番好意,我們感激一世,先夫北修死在那兩位惡人手下,這仇恨
非親刃此賊不可。」

    阮偉道:「晚輩實是不自量力,但晚輩與鍾大叔是好友,無論如何請讓晚輩先去抵擋一
陣,滅滅他們的威風。」

    忽聽院中響起火把燒起的「畢剝」之聲,阮偉回頭一看,疾如閃電從暗囊中摸出一把
「五茫珠」反手拋出,手法之快速精絕,令人目眩。

    登時只聽院中響起五聲慘呼,那五位手拿火把要燒屋子的天爭教徒,盡被擊中。

    阮偉「五茫珠」出手,立即轉身奔出,孫敏張手欲攔,劍先生忽然低沉道:「讓他
去。」

    也未看到劍先生舉步,已來到孫敏身旁,聲音低得不能再低道:「好個熱血英武的少
年,莫非就是呂南人的兒子。」

    他這番判斷,卻是本著阮偉的面貌及性格而慨然道出。

    凌琳問道:「剛才他那路暗器手法,可是蕭三爺的真傳!」

    劍先生點頭道:「「盲目飛珠」只有蕭老三才能創出這招精妙手法。」

    凌琳驚呼道:「那他一定是南哥的親生兒子!」

    且說阮偉來到院中,地下躺著五立黑衣漢子,瞪著大眼動彈不得,前面站著兩位十分礙
眼的奇形人物。

    一位身材瘦高,高得嚇人的瘦黑漢子,另一位身材矮小,矮得可憐的紅面老者。

    阮偉暗道:「那位紅面老者,大概就是江湖上聞名喪膽,善於使用毒器的萬毒童子,另
一個定是七靈飛虹了。」

    萬毒童子蒼勁的笑道:「閣下的暗器手法,倒是名家所傳。」

    七靈飛虹尖銳道:「但憑這點身手,出來應戰,乘早挾著尾巴滾回去。」

    阮偉絲毫不懼道:「欠債還錢,殺人償命,兩位既殺了人,又來此騷擾,可知公道難逃
嗎?」

    萬毒童子有如嬰兒般的紅面,彷彿永遠掛著笑容道:「閣下的話真令老夫莫名其妙。」

    阮偉道:「你們兩位來此何事?」

    七靈飛虹陰陰道:「殺人!天爭教殺人從不談什麼公道不公道。」

    阮偉道:「要殺何人?」

    萬毒童子笑道:「凡是在這屋內的人都要殺光,雞犬不留。」他道出這般殘酷的話,笑
意仍是不減。

    阮偉道:「可知屋內現在住著什麼人嗎?」

    七靈飛虹「嘿嘿」笑道:「管他什麼人,只要認識正義幫主,皆是可殺之人。」

    阮偉道:「那麼在下呢?」

    七靈飛虹狠聲道:「你還打算活麼?」

    阮偉輕蔑笑道:「憑閣下就敢這等張狂?」

    七靈飛虹大喝道:「好小子,你是找死!」抖手扯出一條長達兩丈的烏黑絲帶,從頂端
每隔二尺縛著一隻金光閃閃的銅鈴,共有七枚的奇門兵刃。

    阮偉疾步掠退,翻手拔出寒光耀眼的飛龍劍。

    七靈飛虹絲帶一卷,頓時鈴聲當當,就要攻去。

    就在此時,四周牆頭上同時喝聲道:「且慢!」頃刻躍下三位白色勁裝的武士。

    其中一位是阮偉在金陸聚寶門見過的陶大哥,另二位是四花武士。

    要知正義幫的四花武土,武功及地位就等於天爭教中的金衣香主。

    三花武士陶大哥道:「唐香主,印香主,可知道這屋子內的主人與我正義幫相識嗎?」

    萬毒童子唐更滿臉堆笑道:「貴我之間,十餘年來,從未規定雙方相識者不殺的道理
吧!」

    陶大哥道:「確是沒規定過,但從今天起這屋內的三個女人,已在本幫的庇護之下,閣
下要侵犯這屋子的主人,就等於打正義幫的臉。」

    萬毒童子笑道:「這點小事竟勞動你大駕親自出面,莫非屋內有呂幫主的外室住
著……」

    原來這陶大哥武功雖僅三花武士一流,卻是呂南人的好友,而且精明能幹,執掌正義幫
內的事務大權,頭號重要人物。

    陶楚聞言怒道:「唐香主,你休要口齒輕薄,話已說在前頭,現在兩位的意下如何?」

    七靈飛虹印寶林在四花武士面前,不敢再目中無人,口出狂言,望著唐更,似是一切以
他馬首是瞻。萬毒童子笑意微收,正色道:「今日看在陶大哥的份上,我們也不為己甚,暫
且退下,這筆賬改在他日再算了。」

    萬毒童子老奸巨滑,他見正義幫陶楚出現,心知不易對忖,招呼一聲七靈飛虹,急欲退
走。

    陶楚道:「康香主,地上這五位想是貴教的徒眾吧?」

    萬毒童子邊走邊道:「丟了本教的臉,就算不得本教的人,殺剮任便。」

    說著他倆來到牆角,就要縱身掠出。

    阮偉突然喝聲道:「兩位站住!」

    萬毒童子轉身笑道:「閣下是對兄弟們說話嗎?」

    阮偉道:「正是。」

    七靈飛虹滿臉不屑道:「可是見著有人撐腰,就想顯顯威威?」

    阮偉回頭望望白裝武士,大聲道:「閣下兩方我都不識。」

    七靈飛虹道:「那敢情好,小砟l從屋裡出來,快納命吧!」

    唐更笑道:「你要留住兄弟們做什麼?」

    阮偉從容不迫道:「留下爾命!」

    這四字一出,震驚院內各人,陶楚心道:「好狂的人,莫非吃了虎心豹膽,竟敢對萬毒
童子說出這種大話!」

    要知陶楚懼怕萬毒童子,身旁雖有兩位四花武士,但怕實力不及,才用話將他擠走,現
見阮偉將他兩位留下,怕他惹出事來,不好收拾,心中大大不悅。

    唐更笑意更盛:「本香主十分賞識閣下的膽力。」

    阮偉道:「很好,那麼就請兩位留下性命。」

    七靈飛虹氣憤道:「性命可以隨便留下的嗎?」

    阮偉道:「殺人償命,今天兩位來的正是時候。」

    陶楚忍不住聲道:「閣下可是瘋了!」

    阮偉左手持劍垂地,腳下不丁不八,用劍的劍姿,奇特中瀟灑無比。

    他冷冷回道:「在下一點不瘋。」

    陶楚道:「閣下不瘋,請離開此地之後再尋生事,以免連累此處主人!」

    阮偉冷笑道:「在下縱然離開,主人也不會讓那兩人生離,在下不過替主人略效微勞而
已。」

    陶楚道:「你是說屋內主人與萬毒童子,七靈飛虹,有著深仇大恨!」

    阮偉道:「不錯。」

    萬毒童子笑道:「殺人償命,本香主不知殺了何人?你不妨說說看。」

    阮偉道:「凌北修!」

    七靈飛虹譏道道:「原來是三湘大俠凌北修的未亡人,哈哈!掌底遊魂,若非本教教主
的關照,十餘年來,還能留得命在?」

    萬毒童子解下背上黑黝黝的鐵葫蘆,神色凝重道:「閣下一定要替凌北修的遺孀出
頭?」

    阮偉見他拿出武器,心知一場蚌戰就將開始,當下全神凝注,盯著對方的身形。陶楚暗
道:「這位青年到底是何人?竟令萬毒童子如臨大敵。」

    七靈飛虹揮出奇門兵刃「奪魂素」銳喝道:「本香主不殺無名之輩,小子!道出字號
來。」

    阮偉眼睛瞬也不瞬道:「在下阮偉。」

    萬毒童子道:「好個阮偉,好個阮偉,今日一戰,閣下勝了,當大大名震江湖,印兄弟
我們要注意哪!」

    萬毒童子心計慎密,他見阮偉那招暗器手法十分玄妙,便不敢大意,所以他話中提醒七
靈飛虹,要他聯手而上,將阮偉制於死地,免留後患。

    阮偉持劍垂地,一直不動,七靈飛虹等的不耐,七鈴「奪魂素」叮噹直響,一招攻去。

    驀然,一道銀光飛出,架主奪魂索,陶楚手握銀槍,喝道:「且慢!」

    萬毒童子笑道:「怎麼?正義幫又要架這個梁子!」

    陶楚道:「本幫不是為阮兄架這個梁子,乃是替這裡主人報仇。」

    七靈飛虹罵道:「別他媽的裝蒜,要上一齊上,本大爺不在乎人多。」

    那邊兩位四花武士也已抽出兵刃,他們彷彿懶得說話,武功雖在陶楚之上,卻好像聽從
陶楚的命令,

    萬毒童子心裡暗驚道:「王氏兄弟,武功已不輸自己,他們若然合鬥,當真要吃大
虧。」

    原來那兩位沈默寡言的四花武士是兄弟兩人,兄名王樹元,弟名王樹田,二人身材高
大,以一套兩儀劍法,名震江湖。

    霍然阮偉一劍刺去,同時喝道:「等在下不行時,各位武上再上!」

    頓時萬毒童子,七靈飛虹與阮偉鏖戰一起。

    陶楚不便加入助戰,與王氏兄弟分站四周觀戰。

    只見阮偉在鐵葫蘆及奪魂索交揮下,東閃西躍,偶而刺出一劍,雖然凌厲精絕,卻是不
成一套劍法。

    要知阮偉只會一套天龍十三劍,他此時劍法不展,僅以蕭三爺所授輕功,在兩大高手合
攻下,閃躲自如。

    數十招後,阮偉不露敗象,把陶楚及王氏兄弟看的目瞪口張。

    這時,孫敏已偕同凌琳來到院中觀戰,只要阮偉一失手,便趕緊救助,再也不能讓呂南
人的唯一愛子傷在自己的仇人手下。

    百招一過,七靈飛虹印寶林索法一變,他本來舞索時響出的鈴聲,吵雜無章,雖亂人耳
目,尚不至影響到別人的心魄。

    此時索法一變,鈴聲如奏,叮叮噹噹如同一曲樂章,樂聲靡靡,他每出一招,都配合著
一陣樂曲,恍如樂聲在指揮著他的招法。

    王氏兄弟暗忖:「風聞七靈飛虹有一套「七鈴飛索」敗人無數,看來就是這路索法
了。」

    那邊萬毒童子手中葫蘆變轉方向,以葫蘆口對準阮偉。

    王氏兄弟突然齊口道:「小心毒器!」

    阮偉一聽到王氏兄弟的招呼,就注意到萬毒童子的葫蘆口,心中大駭,暗道:「他若於
搏鬥中施放毒器,真令人防不勝防。」

    數招後,阮偉便處於劣境,他因要分心注意萬毒童子的毒器,又要運功,抵禦印寶林舞
出的迷人樂聲,身手大見遲緩。

    印寶林奪魂索舞的急,樂聲大作下,業已整個封住阮偉的退路。

    萬毒童子縱然不施毒器,凌厲驚人的葫蘆,時如鐵盾時如巨斧,威勢更勝過印寶林的飛
索。

    他兩人這一施展出各自的絕學,阮偉就是想使出天龍十三劍解危,也無法施展得出,當
下他以寶劍專削對方的武器,只要削斷他們的武器,緩衝一下攻勢,便可展出天龍十三劍。

    那知唐更與印寶林十分奸刁,已知阮偉手中是一柄削鐵如泥的寶劍,只要阮偉一劍削
來,立即躲過,並隨即凌厲攻去,封住阮偉的手腕,使他無法再靈活運用手中寶劍。

    眼看阮偉就快要不支,孫敏與凌琳就欲下場相助!但見唐更的鐵葫蘆「喀嚓」一響,黑
洞洞的葫蘆口飛出五支連環小毒箭,在這近身搏鬥中,又由機括射出的毒箭,在場臂戰的
人,都不禁悚然一驚,以為阮偉難逃此劫。,那知阮偉身形有如魅影,掠出唐更與印寶林的
合圍,五隻小毒箭盡皆被他躲過。

    一時場中各人,都驚訝失聲,恁誰也看不出剛才阮偉掠出的身法,是何路數?

    只有屋內的劍先生,臨窗觀看,心知是失傳已久的輕功至上心法「百變鬼影」。

    阮偉一離開敵手的攻擊範圍,即就左手持劍垂地,運起瑜珈神功,準備施展天龍十三
劍。

    唐更也想不到,阮偉能逃過自己的「毒腸箭」,印寶林更不相信能有人逃出自己的七鈴
飛索,但事實被阮偉神奇的躍走,令得他倆目瞪口張,奇異不已。

    印寶林不信邪,飛舞奪魂索施出最最厲害的索法,唐更同時雙手捧著鐵葫蘆,準備見機
施放毒器,一齊攻向阮偉。

    阮偉靜如泰山,神色不動,直到他倆來到身前,臉露笑容,左手一劍向天指去,這正是
天龍十三劍起劍式「笑佛指天」。

    印寶林見狀大喜,暗道:「敢情這小子不會用劍,向天刺去,刺個鬼!」

    唐更也與印寶林同一意念,向阮偉露出的中盤攻去。

    那知阮偉這手起劍式,正是誘人之招,招式才出,一運神功,頓時如天龍飛起。

    唐更與印寶林注意到阮偉的中盤,不想陡失敵蹤,覺到頭頂上劃來陣陣如浪的劍風。

    兩人大驚,急忙施出救命絕招,逃出天龍十三劍第二招「飛龍在天」。

    當他兩人防到上面,阮偉剎時像飛龍落地,劍光如電,已向兩人腰際刺到。

    唐更與印寶林再也想不到,世上有如此變招怪異的劍法,急忙各出絕招,狼狽的躲過天
龍十三劍第三招「現龍在田」。

    倏地,阮偉一聲龍吟長嘯,劍光圈身一轉,人隨劍起,但見四周劍光閃閃,已不見他的
人影。

    天龍十三劍第四招「金童拜佛」一經使出,唐更與印寶林兩聲慘呼,右手齊腕削斷,兵
器跌落塵埃。

    但「金童拜佛」餘勁猶如駭浪向四周各方削去。

    觀戰各人大驚失色,幸好兵刃在手,齊都盡力抵擋,只有王氏兄弟捧劍躲開安然無差,
孫敏與凌琳的長劍已被劍光削斷。

    陶楚武功最弱,銀槍不但削斷,旦傷了手腕,還是阮偉盡力收勁,否則在場諸人更是抵
御不住。

    阮偉第四招「金童拜佛」使完後,勢道竟不能收,第五招「龍戰於野」跟著使出半招。

    唐更與印寶林受傷不能再戰,這招「龍戰於野」削向他倆的足部。

    要知道「天龍十三劍」一招比一招厲害,這「龍戰於野」雖是半招,依然劍風如電,眼
看兩人四足皆要不保。

    就在此時,牆外突然掠進一條青影,一手抓在唐更後領,一手提著印寶林腰帶,此時劍
光已罩住唐,印兩人,青影闖進,亦被截斷退路。

    那知青影十分厲害,翻身從劍光中倒躍而出,雙足還不閒著,乘勢向阮偉頭部踢去。

    阮偉半招使完,硬是向後收劍停身,自然那青影的腳,便不到他。

    青影提著唐,印兩人放下後,身形一定,原來是一個三十餘歲的青年,冷酷的面容,雙
眼翻視上望,手中玩弄著腰際垂下的絲帶,一副驕傲的神態。

    他冷冷道:「閣下劍法好生厲害,錢翊改天再領教。」轉頭望了望唐,印兩人,冷笑
道:「走吧!」

    萬毒童子與七靈飛虹忍著劇痛,跟在錢翊的身後,急步奔走。

    孫敏與凌琳都知道錢翊是青海無名怪叟的徒弟,現任天爭教副教主,懾於他的聲威,也
不敢貿然追擊。

    阮偉施過天龍劍法,只覺內胸豪氣蓬生,忍不住望著錢翊的身影,大聲道:「阮某的劍
法,若然敗在閣下的手中,願將腦袋奉上!」

    突聽一聲冷語道:「好狂的小子。」

    阮偉猛然轉過身,見劍先生站在身後,不禁氣怒道:「前輩怎麼出口傷人?」

    劍先生冷笑道:「你以為虎僧授你天龍劍法,便能天下無敵嗎?其實在我看來,這是小
﹞l玩的功夫!」

    劍先生不知阮偉的劍法是自己學會的,並非聾啞老僧傳授,阮偉聽來,見他辱及到心中
崇敬之虎前輩,不由怒道:「老僧傳授的功夫,決不會輸在你的手下。」劍先生道:「哼
哼!你那點劍法,老夫三招以內叫你撒劍!」

    阮偉道:「你說這話也不覺臉紅麼?」

    劍先生笑道:「不信就試試看?」

    阮偉慨然道:「試就試!阮某從不怕誰。」

    當下,阮偉即就全神貫注,左手持劍垂地,如臨大敵。

    劍先生背負雙手,一臉輕笑地站在阮偉身前。

    等了半晌,阮偉不耐道:「怎麼還不拔出劍來!」

    劍先生故作驚訝道:「還要老夫拔劍!不!不!否則一招便將你打敗,沒得意思!」停
了一會,轉身從後面樹上摘下一根樹枝,扯去樹葉,成了一隻長有五尺,粗有三寸的木劍。

    他手持木劍揮了揮,傲然道:「你要我拔劍,就用這把木劍吧!免得傷了你,給人笑話
以大欺小。」

    阮偉被嘲弄得滿肚子氣,但仍不失禮道:「請!」

    劍先生抬頭望天,理也不理。

    阮偉本著晚輩的規矩,表示不敢越禮,那知劍先生不受禮,氣憤之下,天龍十三劍起手
式,「笑佛指天」一劍刺去。

    要知任何劍法的起手式也可傷人,阮偉劍法稍低,那招「笑佛指天」便刺向劍先生的咽
喉。

    劍先的劍法業已通神,直到阮偉刺到咽喉,尚差一寸,木劍「啪」的一聲,貼在阮偉削
鐵如泥的飛龍劍上。

    阮偉再想刺下一寸,竟刺不動,急忙抽劍,那知也抽不動,暗驚道:「這那裡是比劍,
簡直是玩邪法。」

    但阮偉聰穎異常,心知對方的劍法已練到神化的地步,首招失利,不管劍是否再拉得
出,急忙展出第二招「飛龍在天」。

    立刻就見出「飛龍在天」的厲害,劍先生已貼不住,就要抽出劍來,那知劍先生突然跟
著阮偉的身形掠起,阮偉落下後,他也落下,只見那木劍仍貼在阮偉的劍上。

    第三招「現龍在田」施出,劍先生跟隨劍轉,木劍不離阮偉的寶劍,阮偉心道:「我變
到第四招,把你的頭轉昏,抽出劍來,把木劍削斷。」

    那知第四招才出,陡覺一股潛力襲進,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只感到非要放下飛龍劍不
可,當下果然不由自主,脫手撒劍。

    劍先生伸手接過飛龍劍,大笑道:「天龍劍法在你使來,比小℅暀ㄕp,快回去再學幾
年,再來尋老夫比試一番。」

    笑聲不絕中,飛劍拋給阮偉,阮偉面紅過耳,接著寶劍,恨不得地下有個洞鑽進去。

    他暗自傷心道:「自己實在太差了,天下第一的劍法,到了自己的手上,還敵不過人家
三招,再有什麼臉見人!」

    把寶劍收起,向劍先生揖道:「謝前輩賜還寶劍。」他心想劍是公孫蘭的,一定要還給
她。

    劍先生冷笑道:「去!去!去!劍學好了再見老夫。」

    阮偉再無臉待下,飛快掠上牆頭,孫敏道:「你到那裡去!你不是要找你的父親嗎?」

    阮偉悲慼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我父親是誰!到那裡去找!後會有期。」他也不
想,人家怎會突然問起自己這種話來,但覺心中悲傷欲泣,生怕讓人看到,疾如掠鳥,頓時
失了蹤跡。

    孫敏高聲道:「你回來,你父親是呂南人……」

    阮偉再也聽不到,他已奔出里許以外。

    孫敏轉身走到劍先生的面前,道:「你今天怎會一反常態,做出一些不近情理的事呢?
你不是已知阮偉是呂南人的愛子了嗎?」

    劍先生頷首道:「就因我懷疑他是呂南人的兒子,才會百般試他,果然是一個有血
性.有志氣的孩子!」

    孫敏喃喃道:「那……那……你為什麼要把他氣走?不讓他和他父親相見?」

    劍先生道:「這孩子不但學會蕭三爺稱絕天下的輕功,暗器,易容術,且連天竺最厲害
的武術天龍十三劍及瑜珈神功也學會了,可惜功夫不深,天龍劍法尚不到三成火候,我把他
氣走,想他一定會去找聾啞虎僧告知我已答應決鬥之事,那時他當會好好請教虎僧,學會天
龍劍法的精髓!倘若這孩子把天龍劍法全部貫通,數年後不難成為天下第一大俠,否則天龍
劍法最遭武林高手覬覦,他若無真才實學,不能防身,遲早會把性命丟掉。」

    孫敏微笑道:「我倒錯怪了你,想不到你比我們還要關心他。」

    劍先生神情偷悅道:「最好以後不要讓他知道,他是武林第一大幫幫主的兒子,使他心
志受到更大砥礪,這點不知正義三位武士可否保密!」

    王氏兄弟及陶楚,見劍先生剛才露出一手,早已佩服得五體投地,連忙應道:「這個自
然。」

    鍾潔一直待在室內,此時突然跑出依在孫敏的身邊,孫敏撫著她的頭髮道:「小潔的父
親,不知何時才能找到?若然也像亡夫遭到不幸,可叫琳兒及小潔怎麼辦?」

    凌琳嬌嗔道:「媽!別說了。」她彷彿甚不願提到鍾靜似的。

    劍先生牽起鍾潔的玉手,感慨道:「我一生並未正式傳授過一個弟子,琳兒只學了幾手
不能算得弟子,眼看就將入土,要將此身武藝隨我同埋黃土,實在不忍,今後小潔跟著祖
師,數年後我要造成她全身武功,那時她外公的大仇,及她父親的行蹤,就指望她去辦
吧!」

    孫敏大喜道:「小潔,快快叩謝祖師。」

    鍾潔急忙跪倒,叩首道:「謝謝祖師爺。」

    凌琳也喜於色道:「潔兒,這下子可把媽的光都沾光了。」

    劍先生笑道:「只要你願意,我照樣可以教你,何必和女兒計較。」

    凌琳道:「老都老了,還學什麼武藝,只要潔兒爭氣,能學得師父全身功夫十分之一,
我就心滿意足了。」

    孫敏望著凌琳道:「你看,這孩子在劍先生面前說老,該打!懊打!」

    劍先生歎道:「歲月不留人,眼看年輕的一代又將出頭,當真覺得有點老了!」

    孫敏趕緊轉變話鋒道:「阮偉這孩子有出息,將來把小潔配給他,再好不過。」

    劍先生笑道:「不錯!瞼D意,他年小潔的武功不會比阮偉差到那裡,爾後連袂行道江
湖,當為武林一放異彩。」

    鍾潔年已十三歲,業已憧得世上有男女之情,聞言羞紅了臉,跑進屋內。

    凌琳忽然自語道:「我可不願將小潔嫁給阮偉……」她聲音很小,孫敏追問道:「琳兒
說什麼?」

    陶楚在一旁笑道:「據在下看,此處已不可留,最好遷到正義幫的範圍以內。」

    劍先生道:「這也對,我帶小潔走後,你母女無人照顧,天爭教無惡不作,到時防不勝
防,倒不如還是跟陶武士去吧!」

    孫敏聲音苦澀道:「你又要走了?」

    劍先生轉面不敢面對面的道:「小潔跟我到深山練藝,不難練成絕頂武功。」

    凌琳臉有喜色道:「媽,小潔走後,我們就住到正義幫那裡去吧!有呂大哥的照顧,我
們也不會寂寞。」

    孫敏言深意長道:「你難道不喜歡寂寞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