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疑竇重重一劍知            

    春去夏來,驕陽高照,烈日如。

    阮偉不顧灼熱太陽的曬照,天天練功,蕭三爺在一旁更是諄諄督導,一個學的專心,一
個教的熱心,一個月後,阮偉已把蕭三爺十八年來研練的輕功.暗器,學的涓滴無遺。

    一日清晨,蕭三爺見著阮偉,劈頭就道:「外公的輕功暗器全給你學完了,從今起我們
來研究易容術及奇門方陣之術。」

    阮偉自幼讀過陣法之書,蕭三爺十八年來研究得到的心得,不過數天,阮偉就全部領
會。

    至於易容術,天賦更為重要,譬如說扮一個老頭,化裝倒容易,但若摹仿出老年人的動
態及語聲,若無天才就莫想辦到,否則只能學到化裝,行家人一眼就看出,那是一點也沒有
用。

    蕭三爺易容術天下無雙,他有這份奇特的才賦,那知阮偉對於這方面的才賦,竟不下於
他。

    舉凡旁門小玩意,阮偉自幼雜書讀的多,訓練得精靈古怪,只要一學,無不學得維妙維
肖。

    不到半月,這兩方面,蕭三爺又沒有得教的了。

    這一天,蕭三爺興沖沖的走到後園,向阮偉道:「找到了!找到了!」

    阮偉道:「外公,什麼東西找到了?」

    蕭三爺道:「我派幾個店裡的人,每天在金陵挨戶尋問,竟問到鍾靜其人。」

    阮偉道:「真的!」

    蕭三爺道:「大概不會錯,那鍾靜也是斷了一臂。」

    阮偉緊問道:「在金陵什麼地方?」

    蕭三爺道:「在聚寶門外雨花台畔……」忽然他露出惑色道:「奇怪得很,據打聽,左
鄰右捨說,鍾靜已有三年未回去過。」

    阮偉急道:「什麼?那那……」

    蕭三爺道:「據你說來,他非常愛他的妻子,他救走劍先生後,無論怎樣耽擱,三年內
一定應該回去才對,沒有理由不回去,除非……」

    阮偉道:「除非什麼?」

    蕭三爺歎道:「除非他遭到意外,已無法回去,否則他決不會棄愛妻而不顧。」

    蕭三爺因聽阮偉詳述三年學藝的經過,已知鍾靜其人,他以己心度人心,認為天下夫妻
相愛之情,是任何阻礙無法分割的。

    阮偉壯色道:「外公,偉兒想親自去打聽,只要鍾大叔未死,聾啞虎僧的約會,偉兒一
定要告知他。」

    蕭三爺點點頭,讚道:「男兒應該忠人所托,聾啞虎僧約劍先生的時間還有一年多,一
定可以達成的。」

    阮偉吶吶道:「那……那……」

    蕭三爺慈笑道:「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外公很放心你去江湖歷練,外公居此已十八年,
最近身體雖不好,你卻不必擔心。」

    阮偉道:「那偉兒明天……」

    蕭三爺道:「不用再等明天,我的功夫,你都已練成了,還是即日就去,至於外公的仇
恨,等你再行道江湖一些時日,有了對敵的經驗再去,不必急在一時,外公已忍仇十八年,
就是再忍受數年,也無關係。」

    阮偉遵從蕭三爺的吩咐,回房整好行裝,帶著飛龍寶劍走出來。

    蕭三爺指著飛龍寶劍道:「這飛龍劍是公孫大俠心愛的兵刃,當年公孫求劍曾仗此劍敗
過多少強敵,怎會傳到你的手上?」

    阮偉恭敬的道出在范仲平那裡得劍以及天毒教出現中毒的經過。

    蕭三爺含笑道:「這樣說來,公孫求劍的女兒對你很好,你切不可辜負人家一番心
意。」

    阮偉張口想說出,公孫蘭的假心假意,旨在求得自己的天龍劍譜。

    蕭三爺卻緊接道:「天毒教的力量碓是非同小鄙,你以後可要千萬小心。」

    蕭三爺想了一會,又道:「你年紀輕輕,隨身帶著這樣珍貴的寶劍,會令武林人物覬
覦,你雖然不怕,卻會招來麻煩,不如扮裝年齡大一點,一般武林人物便不敢輕惹了。」

    阮偉已是此道行家,不一會便扮成一個二十五歲左右的青年劍客。

    蕭三爺仔細端詳一番,得意笑道:「這樣一來,人家以為你是一個老江湖,便不敢輕易
冒犯,就是天毒教要暗算你,也認不出來了。」

    阮偉拜別蕭三爺,臨去時,蕭三爺叮嚀道:「你不可輕易到柳州,去為你外婆復仇,那
老賊真是一個神秘的人物,迄今外公還未探出他的身份,就連姓名也不知道,你若要去,一
定要在武技上十分精練,一舉成功,誅滅老賊,帶回你外婆的遺骨。」

    阮偉與蕭三爺別後,一路向聚寶門走去,來到聚寶門,只見城外是一條寬約二十餘丈的
護城河,要知金陵是天下第一大城,其護城河之寬也是各城之冠。

    護城河上只有竹橋一座,因此門並非交通孔道,故未修大橋,來往甚不方便,竹橋有時
太小不敷用,就靠擺渡來往。

    阮偉見河上擺渡正忙,城門附近有幾間茶館,因來往行人甚多,生意倒也不錯,就信步
走進一間。

    茶館裡面很寬大,阮偉揀一處較僻靜的位置坐下,茶師傅沖上茶後,阮偉隨口呷茶,一
面悠閒的望著河上風光。

    忽聽身後傳來聲音道:「陶大哥,今天幫主會來嗎?」

    一陣洪亮聲音道:「不一定,幫主上一次回去時說,我們行蹤要隱密,免被對頭發現。
今天去,大家要注意點。」

    只聽應聲諾諾,顯見有數個人,受陶大哥指揮。

    接著又道:「據小弟看,天爭教的狗腿子早就跟蹤我們了,那一次不是我們幫主到那
裡,他們就跟到那裡,這一次一定免不了。」

    陶大哥道:「真是如此,我們更要隱密,反過來暗中注意對頭的行動,倘若一個大意,
讓幫主的朋友遭到傷害,那可有負幫主的矚托。」

    阮偉暗忖:「他們的對頭是天爭教,看來一定是正義幫的幫主在這裡出現!不知發生什
麼重要事?」

    沈默片刻,陶大哥忽然又道:「船空啦!我們走。」

    一陣桌椅聲,阮偉身後一間靜室走出數人。

    阮偉為要看清室內之人,假裝聽到驚動,轉過身來望去。

    只見先頭走出一位方臉長身壯漢,身著白色武士服,胸前繡著三朵小諈寣C

    阮偉與蕭三爺相處數月,已知不少江湖上的掌故,尤其近年來江湖上的動態,蕭三爺更
是詳細告知。

    方臉壯漢身後跟著四位白衣武士,每位胸前都繡著兩朵小諈寣A阮偉暗道:「果是正義
幫中的三花及二花武士,那三花武士一定就是陶大哥。」

    那五位白衣武士,霍然看到門前坐著一位陌生年輕劍客,臉色陡變,停下腳步。

    阮偉岸然不動,神色漠然的望著前方。

    要知道這間茶館十分寬大,凡是人進來,都是要等擺渡,坐在外首,那知外首有很多空
位,阮偉偏偏不坐,卻坐到內首靜室前一個僻座上,實令人看來生疑。

    一位二花武士,性格暴躁,衝口道:「朋友坐在這裡,偷聽兄弟們說話,是何用意?」

    阮偉自知難免敵人疑竇,只是微笑,不願爭辯。

    陶大哥立即擺手止住那位二花武士的衝動,笑道:「兄弟,我們走吧,人家性喜僻靜,
怎可怪得。」

    他向阮偉微一抱拳致歉,領前而去。

    阮偉笑意更甚,暗暗佩道:「果不愧正義幫,義理分明,並不仗勢凌人。」

    直至他們走得不見蹤影,阮偉見擺船又空,才緩步上船,渡過河去。

    金陵雨花台為一特殊名勝,台上遍地花紋斑石,晶瑩可愛。

    雨花台附近有幾個村莊,莊內家家務農,日出而作,日人而息,豐衣足食,無憂無慮。

    阮偉找到鍾靜居住的村莊,只見是一棟院落式的小樓,院內高聳樹木,左近並無鄰家,
最近的鄰居也相隔數十丈。

    阮偉忽見院前徘徊著幾個藍衣漢子,鬼鬼崇崇,一看便知對鍾靜家不懷好意。

    小樓院門緊閉,阮偉正在考慮如何措詞拜訪,院門突開,閃出一條花影,藍衣漢子未想
到會有人這樣出來,急欲躲避。

    那花影人疾如飛鳥掠到藍衣人前面,嬌喝道:「站住!」

    藍衣人共有四人,見只有一人,膽氣一壯,一齊停住腳步,傲然而立。

    那花影人是個十三歲左右的小泵娘,手持一把小寶劍,指手罵道:「我看你們不是好
人,一天到晚盯在人家門前,想偷東西嗎?」

    一位年紀較大的藍衣人,嘿嘿笑道:「小泵娘別亂罵人。」

    花衣姑姑嬌嗔道:「好人我不罵,壞人我就要罵。」

    一位藍衣人拔出一柄鉤形兵刃,大喝道:「小丫頭找死!」

    那堂堂一位大漢,竟不顧羞恥,一鉤向花衣姑娘頭上砍去。

    花衣姑娘毫不畏懼,眼看鉤子砍到眼前,身形一閃。

    藍衣人一鉤砍空,突見胸前一道寒光刺來,驚駭之下,仰身滾倒地上躲過。

    鉤法最忌用砍,藍衣人欺對方年紀小,吃了大虧,弄得滿身狼狽,大怒之下,翻身爬
起,就展開精厲的鉤法,向花衣姑娘攻去,要想在同伴面前爭回面子。

    花衣姑娘嬌笑連連,彷彿甚喜與別人械鬥,只見她持劍不用,輕巧靈妙的閃躍在藍衣人
鉤法的空隙中。

    數十招後,藍衣人不但未傷到花衣姑娘分毫,且有時被花衣姑娘,來一腳,劈來一掌,
嚇得趕忙招架。

    另外觀戰的三位藍衣人見狀大驚,料想不到花衣姑娘這般厲害,年紀較大的藍衣人一聲
低嘯,三人齊出兵刃,就要加入戰陣。

    霍然二聲鑼響,藍衣人一驚,匆忙收起兵刃,那使鉤的藍衣人身形一停,便被花衣姑娘
一腳倒,但他即刻爬起。

    只見前面竹林內紫影一閃,四位藍衣人跟著追去,片刻走的沒了蹤影。

    阮偉一側旁觀,本來距離較遠,且隱住自己的身體,後來見花衣姑娘與藍衣人打起來,
怕花衣姑娘有失,越走越近,此時離她不過三丈。當下他又向花衣姑娘走近。

    花衣姑娘見不到藍衣人,心中暗道:「他們為什麼一聽到鑼聲便退走了呢?」

    她邊想邊轉過身來,忽看到阮偉背劍而來,手中寶劍一晃,叫道:「怎麼?還不服
氣!」

    阮偉搖手道:「姑娘誤會了。」

    花衣姑娘聲如銀鈴道:「才不誤會呢?你們成天盯在人家門前,鬼鬼祟祟,一定不是好
人。」

    阮偉正色道:「姑娘可是鍾大叔令嬡!」

    花衣姑娘寶劍一收,笑道:「啊!你是爸爸的朋友,對不起,對不起!」

    阮偉心道:「她這一笑起來,更像鍾大叔了。」

    花衣姑娘又道:「這位大哥要找家父的話,可要令你失望了。」

    阮偉笑道:「在下正是要找令尊來的。」

    花衣姑娘急道:「可是我爸爸三年前就不在家了,你如何找得到?」

    阮偉道:「在下阮偉,請姑娘通告令堂,就說在下三年前曾和令尊在皖南相見,此次前
來,告知當年情況,以便研究令尊的去向。」

    花衣姑娘大喜道:「那……那……太好了,我去告訴媽……」

    她跑到院門前,突又折回,嬌笑道:「小妹鍾潔,阮大哥稍候……」

    話才說完,就急急跑進院門。

    阮偉面泛笑容,心道:「鍾大叔有這麼可愛的家庭,怎會不回來呢?」

    他停身站在院前,不由觀望起四周景色,只見左側幾棵樹後,白影閃動,他眼力甚好,
一看便看出是在聚寶門遇見的陶大哥及手下兄弟。

    他心中即刻轉思道:「他們所指幫主的朋友,原來就是鍾大叔的家裡,難怪天爭教的人
在門前盯望,正義幫主來到這裡,自然是探個明白,但不知正義幫主為何要來此地呢?」

    鍾潔跑出來喚道:「阮大哥請進來,外婆在廳中等你。」

    阮偉略整衣衫,跟在鍾潔身後,走過一條花園小岸,踏進廳內。

    這是一間陳設古雅,靜謐的客廳,廳的中央排著座椅,茶几,此時正坐著一位四十餘歲
的婦人及一位二十餘歲的少婦。

    那少婦身著白妙長衫,髮髻高堆,雍容高貴而又艷麗驚人,她手中捧著一隻白玉瓷杯,
低頭淺,聽見腳步聲,立刻抬起頭來望去。

    驀然,她全身一驚,手中一抖,只聽「嘩啦」一聲,那只精緻的茶杯跌的粉碎。

    身著棕色薄衫.後挽髮髻的中年婦人,投出疑惑的眼光望了少婦一下。

    但,當她轉頭看到阮偉,竟驚呼出聲,好一會,才鎮定下來。

    中年婦人直盯著阮偉端詳,口中低呼道:「太像了……太像了……」

    少婦道:「媽!」

    中年婦人「呀」然失笑,道:「失態!失態!」

    倒弄得鍾潔莫名其妙,呆在那裡半天,才引介道:「外婆,媽,這位就是要找爸爸的阮
大哥。」

    少婦輕聲責備道:「潔兒,不可無禮,這位先生足可做你叔叔,怎喚大哥!」

    原來阮偉業已化裝成二十多歲的青年,比那少婦少不了幾歲。

    阮偉心知自己只大鍾潔四歲,那能佔人便宜做叔叔,連忙道:「不!不!在下年齡只夠
做這位鍾小妹的大哥。」卻忘了此句話道出,大大漏了化裝的身份。

    鍾潔見阮偉的窘態,噗嗤笑道:「你假使要做我的叔叔,我偏不叫你!」

    中年婦人笑貴道:「不像話,小潔不可胡鬧。」

    鍾潔伸了一伸小舌頭,即裝著正正經經道:「阮大叔有禮,這位是小女的外婆,這位是
家母。」

    阮偉彷彿做不得長輩,倉惶道:「在下怎敢與鍾大叔平輩,罪過!罪過!」

    鍾潔格格笑道:「外婆,你看他不願做小潔的叔叔怎麼辦!」

    中年婦人道:「既是這樣,我們只好高攀了。」

    於是阮偉以晚輩之禮,拜見中年婦人及少婦。

    這中年婦人正是三湘大俠凌北修的未亡人孫敏,而少婦就是她的唯一愛女凌琳。

    阮偉告坐後,兩位丫鬟即上前奉上茶點,掃去地上的碎杯。

    孫敏先敞口問道:「不知先生何時會見到鍾靜?」

    阮偉道:「三年前,晚輩和鍾大叔見面三次,最後一次是在九華山上。」

    孫敏異道:「九華山?靜兒到那裡去做什麼?」

    她這句話,顯見是向凌琳問的,那知凌琳坐在那裡想心思,竟未聽到中年婦人的問話。

    孫敏輕咳一聲,喚道:「琳兒!」

    鍾潔一旁即推著母親道:「媽,外婆叫你。」

    凌琳神色一驚,孫敏卻轉頭望向阮偉道:「先生可知他為何要到九華山去?」

    阮偉道:「因鍾大叔要找前輩劍先生,而劍先生正在九華山上與人決鬥。」

    孫敏喜道:「想不到靜兒竟真的找到劍先生?」她這句話卻是自言自語。

    凌琳插口道:「誰敢和劍師父決鬥,那是太不自量力了。」話中的意思十分矜持劍先生
的能為。

    阮偉臉色微變道:「那次決鬥,劍先生卻受了重傷!」

    他心中卻偏袒聾啞虎僧,其實並不知劍先生傷勢如何!但想劍先生受了重傷,而聾啞虎
僧傷勢並不重,那就等於聾啞虎僧勝了劍先生。

    孫敏失色道:「什麼?劍先生……他……他……受了重傷……」

    凌琳不信道:「劍師父怎會敗在別人手下,絕對不可能!」

    阮偉即道:「他受了重傷卻是真的,事後就是鍾大叔把他背下山的。」

    凌琳道:「這更不可能,劍師父受了再重的傷,也用不著鍾靜去背他下山。」

    阮偉心中氣道:「你不為丈夫的失蹤而憂心查問,卻為自己師父作無謂爭執,真是沒道
理……」

    張敏聲音顫道:「靜兒背了劍先生到何處去!」

    阮偉道:「這個晚輩就不知了,自此後再未見到鍾大叔一面。」

    孫敏聲音更加顫抖道:「靜兒三年未歸,難道……難道……劍先生和他一起受害
了……」

    凌琳道:「媽,不要胡思亂想,劍師父功參造化,一代神人,怎會輕易敗在人家手下,
更怎曾受人暗算?」

    阮偉見凌琳毫不關心自己丈夫的存亡,仍在為不知的事作強辯,心中對她大感厭惡。

    鍾潔忽道:「媽!門口站著一個人。」

    室內三人武功俱非弱手,竟未聽到一個人走到門前,齊都駭然望去。孫敏大驚喜呼:
「劍先生……」

    凌琳銳聲叫道:「是劍師父!」

    阮偉心道:「劍先生身體既已痊癒,那他應該知道鍾大叔的存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