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聾啞一僧天竺來            

    嬌叱聲中,曠野上落下一位紫色勁裝的少女,身背寶劍,腰扎一排柳飛刀,她把手中兩
把飛刀,對準李民政的心窩,尖聲道:

    「你敢再上前一步,就請「追命刀」!」

    這「追命刀」三字,頓時震懾住場中三位公子太保。

    要知追命刀數十年前便已聲震江湖,為「飛龍劍客」公孫大俠的獨門暗器。

    阮偉一側喊道:「是蘭姐姐,不要放他們,他們害殘了莊大俠。」

    李民政乾咳一聲,道:「原來是公孫姑娘,哼,姑娘不會為了一個莊老鬼,和我們翻臉
為敵吧!」

    公孫而回頭望著阮偉道:「你快回去,他們對你不懷好意!」

    李民政哈哈大笑道:「難道姑娘就對他懷著好意嗎?」

    默不作聲的華利已,突然冷冷道:「兄弟們搜過赤眉大仙的遺體,想不到一個姑娘也敢
去搜?」

    馬心劍跟著道:「這還不是為了天龍劍經。」

    公孫蘭柳眉倒豎,叱喝道:「住嘴!」

    李民政又是一陣哈哈,譏道:「我們兄弟十三人分四批去找這位小相公,想不到還比你
一個姑娘慢了一步。」

    華利已緊接著道:「不但慢了,而且連人也差點被騙到西藏去。」

    馬心劍湊上一句道:「假若再晚一步,這位小相公,我們再也找不到了。」

    公孫蘭反手拔出寶劍,厲叱道:「你們再敢胡說八道,我可顧不得爹的囑咐,要開殺戒
了!」阮偉臉色煞白,硬生生從牙縫中拚出六個字:「請——他——們——說——下——
去。」

    李民政臉色突變,厲顏道:「姑娘一月前就跟蹤我們兄弟,以為我們不知嗎?當年在西
藏,兄弟們說話不小心,被你爹得知我們已知天龍劍經的下落,「飛龍劍客」他一生好劍,
他既得知那肯放過,幾年來他都派「八卦神掌」范老頭跟蹤,想不到近來換派了他的獨生愛
女來追查我們兄弟。」

    馬心劍搶道:「公孫大俠這一著真厲害,險些把天龍劍經騙到西藏去。」

    公孫蘭怒氣已極,不再遵守爹的一再吩咐,當下長劍一揮,向馬心劍直掃而去。

    華利已冷冷道:「你追查我們一月,想不到今天一天的舉動,卻被我們在暗中查的一清
二楚。」

    公孫蘭左手斜飛,兩柄飛刀成人字形,分向華利已及李民政刺去。

    公孫蘭怒極出手,失了準頭,那兩柄追命刀皆被擋過,當下李民政和華利已合圍攻上。

    要知公孫蘭的武功要比他們三人聯手還高,但因氣憤的原故,再加上他們三人一面打,
一面冷言冷語,戰了百餘回合後,仍是不分勝負。

    公孫蘭越戰越是心神不定,忽然地發覺阮偉已不在現場,心中一急,不想戀戰,一記怪
招施出。

    公子太保三人不識怪招,嚇得連忙後退,公孫蘭趁此空隙,飛掠出戰陣,急向城中奔
回。

    回到客店,只見店小二睜著瞌睡的眼睛,在上門板,公孫蘭掠步上前,急問道:「剛才
有人走了嗎?」

    店小二內心正在嘀咕,不由發牢騷道:「不是嗎,這麼晚哪,非要套馬不可,真是神經
病。」

    公孫蘭奔至阮偉門前一看,果然房內空空,東西都搬走了,她又疾奔至店小二那裡,急
問道:「那客人從那裡走啦?」

    店小二朦朧道:「我還未睡醒,怎會知道。」

    公孫蘭小腳急跺,一個箭步竄到街頭,四下張望,那有一點影子,她不覺流下如珠般的
眼淚,喃喃自語道:

    「阮偉你誤會了我的心,阮偉你誤會我了……」

    且說阮偉,由公子太保三人的口中,得知公孫蘭也在窺伺自己懷中的天龍劍經。心想難
怪她在范仲平那裡,知道自己的行蹤,就不顧一切勿急的來找我,原來為的是天龍劍經!

    難怪她在客店中虛情假意的照顧我,不過為爭取我對她好感,而露出天龍劍經的所在!

    她還要我到西藏去跟她父親學藝,哼!W不是一個晃子,好叫我到了西藏,任他們父女
倆擺弄,乖乖的獻出天龍劍經!

    阮偉頓時把公孫蘭一切的行為,都認為目的在天龍劍經,他覺到是被欺騙,一切的情感
昇華,都化成煙灰,變成仇恨,當一個人忖出的情感越深時,一旦得知對方是虛假的,他所
受的痛苦也越深。

    阮偉騎著鍾靜的馬,不辨東南西北,只揀那最最荒僻的地方奔馳,彷彿要藉這瘋狂的奔
馳來發自己的感情。

    他微微感覺到,似乎地勢越來越高。

    東方露出曙光,阮偉茫然的四下一看,竟是來到一個山中,原來此地正是祈門縣南方的
九華山。

    他心想,且爬到那最高的山頭,避開一切世俗的人及事,於是他下馬而行。

    山路崎嶇,到那曙光大露時,只見山巔上滿蓋著白雪,阮偉內功雖然不錯,也不禁感到
寒意刺骨。

    那匹馬卻不能耐受如此嚴寒,實在嘶啦啦地呼氣,四蹄凍得亂踢,阮偉怕它凍壞了,於
是又騎了上去,就在山峰上奔馳起來。

    到那馬奔得汗氣直冒,已來到一個山尖處,阮偉下馬,徒步想爬上那山尖,一吐心胸中
的悶氣。

    那山尖十分陡削,阮偉艱苦的爬上,只見山尖上是一塊數丈見方的平台,平台中央面對
面坐著兩人,另側一丈開外也坐著一個人。

    他厭惡再見世人,就欲轉身離去,忽見那獨坐一人竟是二日夜不見的鍾大叔——鍾靜。

    他快步上前,喊道:「大叔!」

    鍾靜回頭一看是阮偉,憂形於色道:「小兄弟,是你!」

    他並不為阮偉的突然在此出現,感到驚喜,因另一件重大的事,已壓得他再無心顧到阮
偉了。

    阮偉好奇的向場中望去,只見一面是個眉骨高聳,雙目深陷,鼻子高挺,臉色蒼白的白
衫中年文士。

    另一面是個臉色黝黑,面貌仁慈的僧今身著一套又舊又破的單薄衲衣。

    他倆人一白一暗的右掌,抵合在他倆中間,雙目各自微閉,紋絲不動。

    鍾靜忽然歎道:「那白衫人就是我要找的前輩,劍先生。」

    阮偉奇道:「那……位老前輩為何要與那僧人在此對掌相拚?」

    鍾靜幽幽道:「那天我在茶樓上看到劍先生的身影,就匆匆追去,劍先生步履如飛,我
追到此時,他倆人已在此地拚鬥,我不敢驚動他們,就靜站一旁呆看,誰知他們各展奇功,
竟連鬥了二日夜了。」

    阮偉並不知劍先生在武林中的神秘,超人聲望,聽見他倆竟能連鬥兩日,心下大大吃
驚。

    鍾靜深深歎一口氣,滿面愁色道:「直到現在他倆停止武技上的拚鬥,猛然雙掌一對,
拚鬥起最驚險而又耗損身體至鉅的內功,到現在,已對掌了五個時辰,唉!」

    阮偉道:「大叔就陪他們呆坐在這裡,二日二夜了?」

    鍾靜微微點頭,道:「他倆未拚出結果,我是再也不會離開此地的!」

    阮偉掠下山尖平台,從馬鞍上取下食物,帶上平台,遞給鍾靜道:

    「大叔兩日夜未進食物,請食用一點吧!」

    打開食包,內有燒雞,牛肉,烤餅,鍾靜望了一眼,就又擺頭注視場中倆人,低沉道:

    「我吃不下,你拿去吧!」

    他兩日來盡在擔心劍先生的安危,連餓也都忘記了。

    阮偉把食物包好,放在一側,坐在鍾靜旁邊,一聲不語。

    要知劍先生在武林中的聲望,是決不允許在拚鬥時,需別人幫助,是故鍾靜根本未想到
此層,否則此時鍾靜只要在那僧人背後一指,就可送掉他的性命。

    阮偉心地純潔,只當拚鬥就應正大光明,更沒想到暗中偷襲僧人的念頭。

    在這寒冷的天氣,誰也不會跑到這山尖上來,這平台上只有他們四人如泥菩薩似的坐在
那裡,除了微微的鼻息聲外,偶而吹過一陣寒風,帶來颯颯的聲音。

    時間點滴逝去,天邊慢慢罩來夜的顏色。

    在這萬籟俱寂的一剎那,突聽空中一聲暴響,場中兩人斜飛震起,微聽劍先生喊道:
「聾啞虎僧果是不凡!」

    他兩人同時震起,也同時落地,在這最後一仗,結果算來,竟是無分高下。

    鍾靜一個箭步,掠到劍先生身側,只見他口吐鮮血,得滿身滿臉皆是,雙目雖睜,卻無
絲毫神采。

    他雙手抱起劍先生,含淚道:「劍師伯!劍師伯……」

    他叫了數聲,劍先生只張開了口,卻應不出聲來。

    鍾靜淚眼濛濛地向阮偉道:「我要即刻抱劍先生下山去療治……」

    那僧人一直躺在地上,沒有動彈,因他膚黑衣舊的關係,看不出他是否吐血,可是雪地
上卻有數灘血跡。他雙目凝望著前方,是那麼的空洞,寂寞……

    阮偉隨在鍾靜身後,欲要走下平台,忍不住v首向那僧人望去,看到他那絕望的眼色,
不禁暗道:

    「聽劍先生說聾啞虎僧四字,想一定是他了,他聾啞一生已夠孤苦,此時我們一走,留
下他一人!不是活活被凍死,也要被餓死!」

    阮偉天生仁心俠骨,內心不忍見他如此死去,於是開口向鍾靜道:「大叔,這平台山下
有一馬,是你遺留在茶樓下,上面東西原封未動,大叔騎去吧!我……我……要看護這僧
人……」

    鍾靜心急劍先生的傷勢,顧不得別的,他扯下身內的皮裘,扔給阮偉,道:「山上夜
冷,我去啦!」

    鍾靜走後,片刻工夫就聽馬聲疾馳而去。

    天色漸暗,阮偉撿起皮裘及食物,抱起那聾啞僧人,掠下平台,下山尋店已趕不及,只
得在山峰上尋個山洞,以避風寒。

    天全黑時,阮偉尋到一個隱密而乾燥的山洞,他一陣奔跑,聾啞僧人又被動搖得吐出不
少血來,沾濕了阮偉胸前的衣服。

    阮偉從懷中撕出干布,抹乾聾啞僧人嘴上血跡,讓他平睡在皮裘上,又從懷內掏出一
瓶,預備路上抵禦風寒的上等好酒,給僧人喝下。

    僧人喝下一瓶好酒,身體仍在顫抖,阮偉脫下自己身上的皮裘蓋在僧人身上,寒意襲
人,阮偉又倦又累,就靠在僧人身邊,睡著了。

    直到日上三竿,阮偉猛然醒來,發覺自己睡在裘中,僧人卻已不見。

    阮偉霍然爬起,只見僧人盤膝坐在洞內,默默用功。

    阮偉打開食包,吃了點牛肉,烤餅,再在洞外抓一把雪吞下解渴。

    他把那只燒雞及烤餅放在僧人面前,然後走出洞外,散步行功。

    過了半個時辰回來,見僧人仍坐在那裡,面前的燒雞未動,烤餅卻已吃完,阮偉暗笑
道:

    「他明明是個僧人,怎會吃葷?」

    阮偉心想僧人已能吃得,身受之傷大概已無妨礙,當下把東西收拾好,預備下山而去。

    阮偉剛才走出洞口,突聽洞內「呀」「呀」叫喚之聲,轉回洞內,只見僧人睜著大眼望
著自己。

    他恭敬道:「老前輩有何吩咐?」

    僧人連連搖頭,指著耳朵,再指指口,阮偉心道:「他既啞又聾,只好和他筆談了。」

    阮偉酷愛詩文,背上行囊內帶著筆墨,紙,書,他拿出筆墨,再將紙鋪在僧人面前,隨
手寫道:「老前輩有何吩咐?」

    僧人接過筆,在上寫道:「我要吃沒羅果,快去找來!」

    這沒羅果就是芒果,要知沒羅果是天竺梵語,以前中國並無此果名,芒果之名尚是出自
日本。

    沒羅產自天竺,為天竺國百果之王,唐朝玄奘法師,從西域回來,才把這果苗帶到中
國,我國占稱香蓋,但後來皆稱沒,很少叫香蓋,直到日本芒果之名傳入中國,才棄沒名不
用。

    這沒羅在古時很得一般貴族豪富喜愛,雖然是夏季產物,也有常埋藏地下密室內,冬季
也有得吃,可是那價錢卻貴得嚇人!

    那僧人要吃沒,寫在紙上,卻一點也不客氣,阮偉生就仁慈心腸,心想自己身邊銀票還
多,何不到祈門買幾個回來。

    當下他點點頭,轉身就直掠下山,預備盡膘買回,也許僧人大傷才愈,非吃此果不可。

    從祈門回來,阮偉腳程雖快,到了傍晚,才回到山上。

    僧人仍坐在洞內未動,筆墨放在面前,一疊厚紙,卻不見了。

    阮偉打開衣包,裡面裝著兩瓶酒,另有一盒紙盒,一半放著素食,一半就放著五粒用縐
紙精包的沒。

    僧人看到沒大喜過望,也不道謝,幾口就把五個沒吃得只剩下皮核。

    吃完後,他還舔舔唇邊,似在回味那香甜的滋味。

    他看了看另半盒素食,對阮偉笑了笑,意思是稱讚阮偉的周到。

    但他卻不先吃那素食,從身後拿出一卷紙,那正是阮偉行囊中的紙,上面已寫滿字跡。

    阮偉從他手中接過,只見上面開首寫道:

    「天龍十三劍要訣。」

    阮偉連忙向懷中摸去,赤眉大仙那本絹冊竟遺失不在,心中一轉,就想出,一定是昨夜
在山洞中遺失,被他拾去。

    阮偉接著看下,上寫道:「吾見汝生善長,就為汝譯下天龍十三劍,此套劍法天下無
敵,但若不學瑜珈神功,實難練成,故又為汝寫下瑜珈神功練法要訣,唯此兩大玄術,為天
竺國寶,只傳汝一人,不可授與他人,切記!切記!」

    「四年後汝來藏邊找我,並見著汝友鍾大叔,叫他告知劍先生,五年後到君山,再一決
雄雌,以了先人留下的一段恩怨。」

    最後署名:「天竺聾啞虎僧。」

    阮偉翻開第一頁,內裡果是記載天龍十三劍及瑜珈神功,再看卷底正壓著那本天竺文寫
的絹冊。

    阮偉心中好生感激聾啞虎僧,抬首望去,只見洞內空空,不知何時,那僧人已經走了。

    他追出洞外,雪色反照微光,大地一片銀色,卻不見聾啞虎僧的蹤影。

    他盡膘爬上山尖平台上,四下瞭望,也看不到一點痕跡,想不到就這一刻功夫,聾啞虎
僧已奔去不知多遠。

    阮偉暗想天下奇人異士,不可謂不多,今日一天就見兩位,自己身下既有秘笈,定要好
好苦練,也可學到那些超凡入聖的武功。

    當下,他忍不住長嘯一聲,暗暗決定就在這山上苦練數年。

    這時天已全黑,阮偉在雪光下,從頭細讀天龍十三劍一遍,但覺劍劍怪異無比,要憑空
練去,實非易事。

    想起聾啞虎僧寫道:「若不學瑜珈神功,實難練成……」莫非要先學瑜珈神功,才能再
練天龍十三劍!

    翻開瑜珈神功練法要訣,細讀後,發覺那神功與「赤眉大功」莊老伯所授的崑崙心法,
全不相同,而且練法奇難,沒有大忍的精神,莫想小成。

    讀到後來,感到疲倦不堪,便尋回山洞,裡著皮裘,呼呼睡去。

    第二日清晨醒來,走出山洞,想到此後要在這裡住下數載,應當把整個山勢瞭解清楚,
解決食的問題,於是信步走去。

    這九華山削成四方,高五千仞,峻極天表,險絕人寰。

    山中壑谷曲折,尤多瀑流,阮偉行到一峭壁處,陡聞峭壁下叮叮咚咚鑿石之聲,不絕於
耳,心下大異,低首望去,那峭壁五十尺下開始向外突出,好似孕婦的大腹一般。

    只見在那突出的地方,有一位短衫彪形大漢,身圍一條一條拳頭粗的巨索,繫在兩頭從
峭壁內長出的大樹上,長褲捲起,露出黑茸茸腿毛的赤足,撐在壁上,保持身體平衡。

    他手上握著一柄奇形巨斧,在壁上砍削,那突出的壁上被他砍得斑痕纍纍,顯是他已砍
了一段時辰。

    阮偉正看得奇怪,身後走來了兩個小婢,身披狐裘,儀態大方,似是官宦人家的使女。

    她倆走到阮偉身旁,望也不望他一眼,低頭向下,尖聲叫道:

    「時辰已到,上來憩息吧!」

    說完話後,也不管那短衫大漢聽到沒有,放下提在手中的籃子,並肩談笑而去。

    短衫大漢好像甚聽那兩位小婢的話,急快攀上,一上地後,也不望阮偉一眼,即走到兩
只籃子旁邊,盤膝坐下。

    他先打開一籃,裡面裝著一籃熱氣蒸騰的雪白饅頭,再打開另一籃裝的是兩碟乾果,兩
碟小菜。

    短衫大漢食量驚人,不一會兒,半籃饅頭業已下腹,乾果及小菜卻絲毫未動,大約他太
餓了,已無暇分神去吃果菜佐餐。

    高山清晨,寒意甚重,在此冬季更是寒冽刺骨,阮偉站立很久沒有運動,冷得微微發
抖,反見那短衫大漢穿的比他還少,卻無一點怕冷之態,不時還用手抹去額頭汗珠,看的阮
偉大大吃驚。

    阮偉忍不住摸出懷中御寒用的好酒,連喝數口。

    那個短衫大漢嗅覺非常靈敏,霍然轉個身來,望著阮偉手中之酒,饞涎欲滴的說道:
「好酒!簞s!簞s!」他未喝到酒,僅聞到酒味,心中便讚賞不已。阮偉見他如此喜酒,
顯是嗜酒成癖的人,當下走上前,雙手遞上那瓶好酒。短衫大漢也不客氣,接下就「咕嘟」
「咕嘟」喝個涓滴不剩。他舔舔嘴唇邊的余液,暢吐一口氣,大聲道:「老夫二十多年未喝
酒了,想不到今日在此竟能一解吾渴,快哉!膘哉!」他看了看阮偉,伸出滿是厚繭,青筋
暴出的大手,向阮偉招手道:「小砟l,請坐!請坐!」

    阮偉性格豪爽,雖覺寒冷,也不管他,走近坐下。

    阮偉這一近身,便看出他滿面大鬍子中,儘是風霜皺紋,年紀至少在六十左右,外看是
個大漢,其實應該是個老漢矣!

    他自我介紹道:「老夫公輸羊,小砟l貴姓?」

    阮偉見他年紀足可做自己的祖父,連忙恭聲道:

    「晚輩阮偉。」

    公輸羊大笑道:

    「好名字!礎W字,請用早點,不要客氣。」

    阮偉心知風塵異人,不願受人點滴恩惠,自己給了他酒喝,若不吃他東西,他定要不高
興,於是拿起一個饅頭,大口嚼咬。

    公輸羊高興異常,咧開大嘴笑了笑,跟著阮偉吃起饅頭,不一刻,一籃饅頭,四碟果菜
被他兩位吃得乾乾淨淨,連饅頭皮也不見剩下。

    公輸羊吃飽後,便閉眼打坐,頃刻打出鼾聲,大概他昨夜工作過於疲憊,竟能坐著便睡
熟了。

    阮偉輕輕離開,走到一處面朝東方的隕石上,打開瑜珈神功練法要訣,按照其中所載法
門一一練去。

    從卯初練到辰末,整整兩個時辰,阮偉練的滿身大汗,附近的積雪皆被他體熱溶化,但
他覺到這兩個時辰雖然艱苦,對於瑜珈神功卻毫無進展,若不是熟練崑崙內功心法,早已活
活凍死。

    阮偉歎了口氣,不再強練,走下頂石想散散心,來到公輸羊那裡,見他仍坐著熟睡,面
前的籃子卻不在了,可能是那兩位小婢收去。

    阮偉走了一會,忽見那邊走來兩位裝束相同而非早晨兩位的小婢。

    這兩位小婢毫不客氣,走到公輸羊身前,尖叫道:

    「醒來!醒來!巳時已到,該受火刑了!」

    公輸羊霍然驚醒,向阮偉苦笑一聲,便隨小婢而去。

    阮偉好生奇怪,心想公輸羊明明身懷絕世功力,怎會如此懼怕幾個少齡婢女。

    他想不出道理,便又走回頂石上苦練瑜珈神功,練了一個時辰,總覺得練了等於白練,
絲毫無用。

    他煩惱異常,想到公輸羊是否回來!便無心再練,他走到那裡,恰遇公輸羊搖l走過
來。

    公輸羊走到早上坐的地方,「噗通」坐下,全身汗濕,氣喘吁吁,本來不大看出得的皺
紋,顯突出來,狀態甚是可憐。

    阮偉看的確是不忍,想上去慰問他幾句,卻不知如何開口,只有陪他默然坐下。

    到了午時,公輸羊才稍稍恢復常態,阮偉想不透他是受的什麼火刑,竟令他如此狼狽不
堪。

    過了一會,又走來另二位披裘小婢,提著籃子放在公輸羊面前,便談笑走回。

    公輸羊見到籃子,大是高興,一一打開,一籃是白米飯,另一籃是四碟精美的菜餚。

    公輸羊歎道:「這樣好的菜,若有酒喝,豈不快哉!」

    阮偉想到昨天買沒時,帶回兩瓶好酒,聾啞虎僧沒喝,尚存在洞中,不如拿來給他喝
罷。

    當下飛快奔回洞中,取來兩瓶好酒,放在公輸羊身前,公輸羊好像知道他會拿酒來,等
他來後,高興道:

    「一起吃!一起吃!」

    放菜的籃子內準備兩忖碗筷,那些小婢想必是知道公輸羊有客人,不用招呼,便先放
好。

    阮偉覺到肚子也餓了,隨便坐下,「劃」「劃」吃了四大碗飯,公輸羊一口氣喝完一瓶
酒,才將剩下的一籃飯全部吃完。

    公輸羊一吃完,便坐著睡去,彷彿只有睡覺才能恢復他的疲倦。

    阮偉回到頂石上,練那瑜珈神功,再練了一個多時辰,他發現了一個秘訣,難怪練了幾
個時辰都不見有效,原來這瑜珈神功主要在一個「忍」字,要有很重的外在苦難加之於身,
才能借力運動怪異的氣流,否則初練者練來練去都沒用,就好像阮偉練了一早上,姿態是練
瑜珈神功,其實內在氣流,是在複習崑崙內功心法而已。

    想到這裡,信步走下頂石,想法去找這外在的苦難,以助自己練成瑜珈神功。

    走到公輸羊那裡,迎面又走來另兩位小婢,走到公輸羊面前,也不客氣叫道:

    「申時已到,水刑在等著啦!」

    公輸羊皺著眉頭醒來,就要站起隨小婢去受刑,阮偉見他愁苦之狀,好生不忍,大叫
道:

    「公輸老前輩,晚輩代您去受這水刑。」

    兩小婢聞言大驚,不由向阮偉看去,公輸羊感激道:

    「好孩子!竄臚l!你的內功雖已不錯,但還受不了這等苦刑,老夫心領你這番誠
意。」

    阮偉生就倔強性子,當下正色道:「老前輩可看不起晚輩!」

    公輸羊歎道:「老夫若看不起你,就是不識精美璞玉的無目者。」他這番話的意思,是
在慨贊阮偉根骨絕佳,如塊璞玉,自己怎會看不起呢?

    阮偉大聲道:「前輩既是看得起晚輩,怎知晚輩受不了苦刑?」他轉首向兩小婢道:
「帶路吧!」

    兩位小婢心道:「主人吩咐每日已,申兩個時辰給公輸羊受火,水兩刑,卻未規定不准
別人代刑,這少年後生不知好歹,且給他去受一番苦,叫他知難而退。」

    兩小婢默不作聲,轉身走去,公輸羊被阮偉的話套住,不便再阻止,只有眼睜睜見他隨
兩小婢而去。

    阮偉跟隨來到一處隱密的山坳廣地,廣地上站著十位同樣裝束的小婢,圍在一塊一人大
小的白玉石板附近,那白玉不知有多少厚,因它埋在一個大坑中,坑的空間用冰塊埋得緊緊
地,白玉板石只露出三寸。

    小婢向另十位婢女低語後,十位婢女點點頭,就一齊說道:

    「脫光衣服,睡在石板上受刑!」

    阮偉心道:「這那裡是水刑,那石板上頂多冰涼而已,豈能難倒於我!」當下迅快脫光
衣服,只剩短褲頭,跳上白玉石板。

    那知他赤足才一踏上石板,寒冽之氣,透骨而入,頃刻流到全身,冷得他大叫一聲。

    十二小婢,頓時格格大笑,笑得前俯後仰。

    阮偉被笑連臉都羞不紅,凍得他直打抖,等他再一睡下,牙齒立刻打顫,聲音響得老
遠,把那十二小婢笑得沒停。

    阮偉這才曉得,書上曾道:「北方產千年寒玉,其寒勝雪,其涼勝露……」看來這塊石
板,怕有萬年以上,莫說四周有冰浸著,就是放在大熱天裡,入睡在其上,亦要活活凍死。

    阮偉運用崑崙內功護身,竟是無用,當下想到瑜珈神功,立刻照著演練法門,練去。

    此時雖覺週身涼得痛苦莫名,卻不致損害到內臟,慢慢用「忍」心渡過。

    一個時辰到了,十二小婢大驚失色,阮偉也覺得大喜,原來這一個時辰運練瑜珈神功,
那氣流竟能跟著演練法門一一流動,不像以前演練是演練,氣流是氣流,不能會合的現象。

    他走下白玉石板,精神奕奕行過十二小婢,十二小婢把他看做怪人,目送到看不見為
止。

    阮偉回到公輸羊那裡,公輸羊見他毫無異狀也是奇怪得很,但既然人家代自己受刑,不
便多問,再者晚上有事要做,只向阮偉笑笑示意,便閉目打坐。

    阮偉學會公輸羊閉目打坐,坐了一會,兩小婢送來晚餐,看來六對十二位小婢,輪流做
事,但不見主人出現,甚是奇怪!

    兩人晚餐後也不說話,各自閉目休息,阮偉竟也在閉目打坐中睡去。

    到了後夜寅時,忽地聽見鑿石聲,睜開眼一看,公輸羊不在,走到峭壁處,低頭看去,
只見雪光下,公輸羊滿頭大汗在運斧欣削山壁,他運斧如飛,神威驚人,漸漸山壁上被他砍
出一個形狀,阮偉才知他要在山壁上雕刻巨大的東西。

    一個時辰到後,天色黎明,兩小婢送來早點,阻止公輸羊再雕山石。

    公輸羊上來後,勞累不堪,氣喘吁吁,腰好久伸不直。

    阮偉不是多舌的人,也不問他為何要雕山石?兩人用完早餐後,各自休息,阮偉在休息
中複習那瑜珈神功,到了已時,兩小婢來喚公輸羊受火刑,阮偉挺身代替,公輸羊已知其
能,毫不阻止,也不道謝。

    阮偉隨小婢來到山坳廣地,只見在四塊突出的山石上繫著鋼素,鋼索縛在一塊四方形薄
薄的玉石板上,吊在空中,玉石板離地十尺,下面堆滿枯柴,十位小婢,在四周燒火,把那
堆枯柴燒得火勢熊熊,火焰高張,十分嚇人。

    兩小婢叫他跳上玉石板,脫光衣服,睡在上面,阮偉暗驚道:「入非鐵打,上去那能不
被燒死?」

    但既已代人受罪,豈能臨陣脫逃,咬牙跳上,上去後雖覺得四周的熱度,可以把人烤
焦,但玉石板卻無熱度,可以睡在上面,否則要是鐵板,再高的內功修養,也不能在上面停
留,何況睡在上面?

    當下運起瑜珈神功,用「忍」字極力渡過那非人所能忍受的苦楚!

    一個時辰,回到公輸羊那裡,公輸羊連眼睛都不睜開,彷彿已知阮偉既能受得水刑,這
火刑是沒問題的了!

    歲月易逝,匆匆半年。

    這半年中,公輸羊在山壁上雕下一尊,高三丈六,頂圍一丈,目廣兩尺的彌陀如來。

    阮偉卻把瑜珈神功全部練成,以後不用外在苦難,也能自練了,因那怪異氣流,已能支
配得隨心所欲。

    一日清晨,公輸羊完成最後一斧,上來就向阮偉笑道:「你白天代我受難,使我能在晚
上專心雕刻佛像,本來需兩年功夫才能雕成,想不到半年就完工了。」

    阮偉笑了笑,沒有答話,公輸羊歎了一口氣,道:「佛像既成,我還要去雕刻另一尊,
今天就要與你告別!」

    半年來,阮偉雖然與他甚少談話,其實彼此之間,已產生極大的感情,阮偉聞言離別,
不由慘然失色。

    公輸羊沙啞道:「就是有緣,也要十幾年後,才能再見自由之身!」

    阮偉也沙啞道:「為何要那麼久,才能相見?」

    公輸羊慨然道:「讓我把其中原委,向你說個明白!」

    停了一頓,公輸羊敘述道:

    「二十多年前,我已是名著武林的大魔頭,我不自隱瞞,我那時確確是個黑白不分,草
菅人命的江湖歹人。

    「有一次我聽到武林中傳說,兩百年前的東海屠龍仙子,遣下一個女徒孫,聲言要管到
中原武林,叫那武林中的魔頭,稍自收斂,不要再造殺孽!

    「我聽到這種話,自命不可一世的我,勃然大怒,暗道:我去把那東海屠龍仙子的女徒
孫打敗,娶為妻妾,叫江湖知道我公輸羊的厲害!

    「於是我渡到東海,尋到屠龍仙子的女徒孫,那女徒孫竟只有二十餘歲,我一看是個黃
毛丫頭,大聲譏笑她口出大言於天下。

    「她不怒不氣,接受我的挑戰,還說道:勝了如何?我說:你若勝了,我願終生為奴,
聽你任意派遣!

    「當下我倆大戰起來,我以為定可勝她,那知十招之下,我被她活活擒住!」

    「於是她在東海上,關我二十年,我公輸羊雖是為非作歹的人,卻是不失一個「信」字
的漢子,我輸得口股心服,便乖乖的任她關我。」

    「二十年後,她見我氣質已變得不再乖戾暴虐,便不忍再關我,要放了我,但又怕我氣
質沒完全變好,便叫我在中原名山大石上雕下三丈高二丈寬的十二時佛。」

    「這十二時佛,每天子時刻宮昆羅彌勒菩薩;要刻完後,才能再刻,每天丑時刻代折羅
勢至菩薩;第一,二佛我刻了四年,這第三佛每天寅時刻迷企羅彌陀如來;我本預定兩年刻
完,想不到因你之故,只刻半年便成。」

    「另尚有卯,安底羅觀音菩薩;辰,你羅如意輪觀音;已,珊底羅虛空藏菩薩;午,因
陀羅地藏菩薩:未,波夷羅文珠菩薩;申,摩虎羅大威德明王;酉,真達羅文殊菩薩;戌,
招杜羅大日如來;亥,昆羯羅釋迦如來。」

    「每尊二年,共九尊,尚要十八年後,才得自由之身和你相見!」

    「她還怕我早早刻完,氣質不能練成,每日兩個時辰火水兩刑磨練我,教找刻完十二時
佛,不再有一點火氣。」

    「她那知我早已非當年之我,但她的命令,我豈能違背,只有每日受刑,一一刻成,若
非得你之助,我要晚一年半,才得自由之身。」

    阮偉聽完這段武林不知的事情,心下感慨良深,久久不作一語。

    公輸羊道:「你要何時離開這裡?」

    阮偉道:「晚輩要練一套劍法,短期內不離開。」

    這時兩小婢送來早點,見公輸羊上來,驚道:「你怎麼自動上來。」

    公輸羊笑道:「刻完了,自然上來!」

    兩小婢趨前一看,果是刻好,笑道:「下座大佛在那裡刻呀?」

    公輸羊道:「慢慢再找。」上前在兩小婢身前低語數句,兩小婢匆匆走去。

    公輸羊歎道:「其實她也信得過我了,否則她怎會只派十二小婢隨我一起,服侍我,只
是要磨練我罷了!」

    阮偉本想問問屠龍仙子到底是誰?其女徒孫姓什名什?但見公輸羊只稱「她」
「她」……顯是不願說名道姓,當下也不便過問。

    一會兩小婢送來一盤黃金,公輸羊轉向阮偉道:「你一個人在山中,沒有金錢購物,怎
能住下,這點黃金並非他意,只是聊表彼此間的友情,你不用推辭。」

    阮偉聽他說到「友情」兩字,自不好拒受,大大方方接下。

    當天下午,公輸羊與他淚離別。

    第二天,阮偉下山用黃金,買了一把鋼劍,及大量食物用品,再上山時,便開始專心練
劍。九華山上一片寂靜,日復一日的過去,因山高的關係,很少有遊人來此。但在夜深人靜
時,有時山頂會突然冒出如長虹似的白光,於是山下人紛紛傳說山上有個仙人住在那裡!可
是誰也不敢上去證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