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下第一拾三劍            

    西湖的深秋九月,晨霜似雪,寒意甚濃。

    阮偉仍穿著那套白衫,靜哨消的打開院門,寒風刺進他單薄的衣衫內,他機伶伶地打個
寒戰,拉緊衣襟,冒著風寒,向靈峰寺走去。

    黯淡的天色,映著滿地白霜,一個人孤零零地走著,空宕宕的世界,彷彿只有阮偉一個
生命。

    阮偉行了一段山路,走到靈峰寺北邊小山上,精巧的「望海亭」內,也被昨夜的秋霜蓋
滿了。

    阮偉走進亭內,揀了一個面臨湖水的石凳,拍掉寒霜,盤膝坐下。

    只見他五心向上,閉目趺坐,直到天色大白,濃霜溶化之時,才睜開眼來。

    他神采飛揚的跳下石凳,只覺體內真氣充沛,心中有一種要凌空飛去的感覺,真想長嘯
一聲,才覺舒暢。

    四圍石凳中間是一方鑄成的石桌,桌上白霜化成清水,點點滴下。阮偉頑皮地走上前,
伸手俯身摸去。當手觸及中央桌面,他微「噫」一聲,低頭仔細看去。

    桌面中央有一叢刻成的蘭草,內露新痕,好像是刻成未久。

    阮偉奇怪的用手指劃去,那根根蘭草,都能容下他的手指,微有一點空隙。

    阮偉驚奇暗忖:「難道這些蘭草是大人用手指劃成的?」

    當下,他也不曾多想。

    於是他輕靈地走下小山,結束每日早晨的例行功課。

    阮偉走到靈峰寺前,迎面正好看到赤眉和尚悟因從外面回來。

    他迎上前,恭身行體道:「老伯早,剛從外面散步回來麼?」

    悟因笑著點頭問道:「早上的功課做完了?」

    阮偉應道:「做完了,偉兒覺得最近早上,每次行完老伯傳授的玄門內功後,心中總想
大吼一聲,不知是何原因?」

    悟因驚道:「什麼?你竟練到了這種程度!」

    阮偉茫然道:「老伯,有什麼不對?」

    悟因哈哈笑道:「不!不!太好了,老衲料不到你進展得這麼快,要知老衲練了二十年
才達到「獅子吼」的進步,而你僅七年不到,就快練到「獅子吼」的地步,真是大出老衲意
料之外!」

    地連連稱好,阮偉內心被讚得十分高興,但仍有禮道:「這是老伯的教導,偉兒才有這
種成就。」

    悟因道:「內功一層全在自己修練,並非教導可以成功的,一方面是你的苦學,另一方
面也是你的天賦,否則要在短短的七年工夫內,達到這種程度,是萬萬不可能的。」

    要知阮偉天賦絕佳,每日在「望海亭」修練,更得湖山靈秀,再加佛門梵唄的感染,是
以才有這等神速的精進。

    阮偉恭聆訓示後,辭道:「偉兒回家了,我娘快要起床,也許要呼喚偉兒了。」

    悟因道:「哦!老衲忘了告訴你,你爹早上碰到老衲,說送你弟弟到嵩山少林寺去學
藝,家裡一切要你照顧,你娘昨日吃了老衲的藥,不要吵醒她,讓她睡到中午自會醒來,這
樣對她的病情大有裨益。」

    阮偉道:「弟弟到少林寺學藝,不知道好不好?」

    悟因道:「少林寺是武林正宗武功發源之地,你弟弟能到那裡學藝,將來的造詣實不可
限量。」

    阮偉忽然想到亭中石桌之事,說道:「老伯,早上偉兒發現一件奇事。」

    悟因道:「什麼事?」

    阮偉道:「昨日早上偉兒尚未發覺,今日早兒在「望海亭」內練功後,突然發覺在石桌
中央,有一叢好像用手指劃成的蘭草。」

    悟因大驚失色道:「你可數過那叢蘭草共有幾根!」

    阮偉道:「十三根。」

    悟因臉色慘變,口中喃喃道:「十三根!十三根!」

    他身形一矮,如離弦之失,直向望海亭內奔去。

    阮偉呆站在那裡,念頭還未運轉。悟因已經奔回,一手拍在阮偉的肩上,聲音微帶顫聲
道:

    「偉兒,跟我來!」

    這靈峰寺本是杭州府的公產,八年前被赤眉和尚買下,已屬於他本人的財產,是故這寺
內的主持就是自己,另外有五個小沙彌跟著他,做些打掃工作,還有三個老和尚,平時唸經
誦佛的事情也只有這三個老和尚做做,赤眉和尚既不做佛事,也不管寺內的事。

    悟因帶著阮偉走進方丈室內,神色淒慘道:「偉兒,老衲活不過今日子時!」

    阮偉驚道:「老伯好好的,為什麼說出這種話來?」

    悟因從貼身內衣小兜中,摸出一本巴掌大的白色小邦冊,遞給阮偉,說道:「你把這絹
冊收好!」

    阮偉滿面疑色地收下小邦冊,貼身放在懷內。

    悟因臉色蒼白卻強作鎮定道:「記著!小冊子你不可被任何人看到,縱然是你的父親也
不可被他看到。」

    阮偉連連點頭,不由自主把手摸在懷中,生怕就會去掉。

    悟因神色一變,急道:「你切不可老記惦著懷中藏有這小冊子,這樣容易引起別人注
意,你也不可拿它出來看,只要收好在兜中,是不會掉的。」

    阮偉有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傻愣地瞪著大眼,不知悟因老伯,今日何故說出這些奇
怪的話來。

    悟因望到阮偉透出疑惑的眼光,一臉天真爛漫,毫無機心的樣子,不知自己將這絹冊交
給他,對他是福還是禍!不由心中暗暗一歎,道:

    「偉兒,並非老衲不讓你翻這絹冊,因這絹冊內儘是西域梵文,你看也看不憧,一不小
心,被別人看到,說不定就有殺身之禍。」

    悟因未等偉兒發問,緊接又道:「爾後就看你的緣份了,記著,當有一天你憧得看西域
梵文,再看這小冊內寫的東西,知道嗎?」

    阮偉點頭應諾,悟因急揮手,道:「好,你回去吧,在今天子時以前,待在家裡不要出
來,你兩個妹妹要看好,不要讓她們亂跑,子時以前,外面發生任何驚動都不要管,子時以
後就無妨了。」

    阮偉忍不住問道:「老伯,那你怎麼辦呢?」

    悟因留戀的向阮偉懷中望了一眼,說道:「你只要好好練到冊中的劍術,老衲死的也就
值得,你去吧,不必再多問。」

    阮偉心知懷中的絹冊一定關係到悟因的生死,他毫不猶豫地從懷中拿出那本絹冊放在桌
上。

    悟因變色:「偉兒,你怎麼啦?」

    阮偉從容答道:「偉兒自幼蒙老伯傳授內心功法後才使羸弱的身體得以康復,老伯於偉
兒之身,恩同再造,今老伯有難,偉兒豈能拿去這本有關老伯生死的絹冊!邦冊事小,老伯
的性命事大。」

    悟因急道:「你可知這絹冊內記載天下第一的劍法,以老衲殘餘的生命換這套世無匹敵
的劍法,有什麼不值得?偉兒快拿去,否則老衲要生氣了。」

    阮偉垂首應道:「縱然這是世上最最珍貴的東西,只要能換老伯一命,偉兒情願不
要。」

    話聲鏗鏘,字字出自肺腑,悟因老淚涔涔,愴然道:「就是老衲雙手奉上這絹冊給敵
人,也是難免一死,為何要白白送給他們呢?」

    阮偉道:「那敵人可是在望海亭內,留下十三根蘭草記號的人!」

    悟因頷首道:「不錯!老衲本不願告訴你,但是敵人實在太厲害了,你若冒然前去對
抗,不啻以卵擊石。」

    阮偉天真的道:「老伯,我們既然打不過他們,為什麼不逃呀!」

    悟因搖頭淒笑道:「十三公子太保在江湖上行事,只要留下十三根蘭草記號,被尋之人
不逃則已,若要逃亡,不但無法逃掉,且要禍及左鄰右舍十三人的性命,老衲一人死不足
惜,豈能再連累十三人陪葬!」

    阮偉道:「十三公子太保是什麼樣子的人物呢?」

    悟因道:「老衲把其中原委告訴你,但你卻要聽老衲的話去做,不然你對老衲,便是不
仁不義的人,你可願做不仁不義的人?」

    阮偉嚴肅道:「偉兒年小無知,卻不會行無仁無義的事!」

    悟因稱讚道:「好志氣,你且坐下,聽老衲說給你聽……」

    阮偉在悟因對面的位子坐下,悟因盤膝坐到禪床上,緩緩道:

    「這十三公子太保最近十餘年來崛起江湖的十三位結拜兄弟。論武功此起天爭教的金衣
香主及正義幫的四花武土,還遜一籌……!」

    阮偉道:「這天爭教和正義幫又是什麼呢?」

    悟因微微搖頭道:「你這一問,問得太多了!老衲只能告訴你,這一幫二教數十年來,
在江湖上佔有極高的地位,唉!只要正義幫插手管到此事,老衲就不怕十三公子太保的逼
迫,然而老衲無緣無故,怎能企求別人的庇護呢?」

    悟因閉目沉思,似在回憶往事。

    他睜開眼睛續道:「數十年來,武林上盛傳,中原武功雖然近百年來發展的十分了得,
各門各派皆有其秘傳突之學,然而比起西域天龍寺的武學,卻還不如。

    「據說這天龍寺在天竺國,為天竺鎮國護法的寺廟,在這寺廟內的高僧,年逾百齡,不
知凡幾,而這些百齡高僧不但佛法精妙,並且武功高深,那些高僧們自幼被選進寺,封為護
國禪師,他們一生終老該寺,精研佛法及武功。

    「要知這天竺國是佛法鼎盛的國家,國內佛學,的理書籍,精奧無比,於是這些記載佛
學的竹簡成了天竺的國寶,這些國寶的收藏地便是天龍寺。

    「天竺怕國寶遭受鄰國的窺竊,天龍寺人的僧人便被強迫自幼習武,由於數百年的精
研,該寺高僧的武學,個個皆是超凡入聖,尤其一套「天龍十三劍」為天龍寺鎮寺之寶,其
劍法精奧處牽連高深的佛學,遠非中原劍法所能望其項背。

    「在武林中傳說,這劍法要十三個人使用,每人精研一招就異常艱難,若想一人練成這
十三招劍法,非絕頂天賦之人不可,倘若十三個人練成這路劍法,一旦這十三個人聯合使
出,則天下莫可禦敵,也就是說武林要以這十三人為尊了。」

    悟因說到這裡,若有深意注視著阮偉,指望他聽了,一定十分嚮往這天下無敵的劍法,
那知阮偉卻無動於衷,僅在默默的恭聽。

    悟因不禁心中暗暗長歎,七年來的相處,他深知阮偉的個性,天生淡泊名利,若不是阮
偉小時身體羸弱,自己傳授玄門內功,使他身體健壯起來,才會對武學感到興趣,否則自己
傳授他武功,他還不願學呢?

    悟因又道:「偉兒可知老衲身為佛門弟子,為什麼既不唸經也不拜佛嗎?」

    阮偉搖首道:「偉兒平時就很奇怪,老伯一聽到念佛聲就皺眉,並且頭上沒有戒疤,卻
不知道為了什麼?」

    悟因心中暗暗稱讚阮偉的細心,當下微感寬慰,道:

    「偉兒,老衲並不是和尚!」

    阮偉一驚,尚未問出話來,悟因即道:

    「你也許奇怪我常常自稱老衲,生像我生來就是學佛,這是我為隱藏自己行蹤,不得不
虔誠的裝成一個和尚的樣子,那知我生來最討厭就是和尚,這也是我為何既裝和尚不受戒的
原因!」

    「其實我一生的為人,卻是佛門戒條恰恰相反的獨行大盜。」

    阮偉一驚,正想說話,悟因擺手道:

    「偉兒不用替我擔心,老衲一生雖是一個獨行大盜的,但幸所行所為無愧於心,所得來
的錢財,大部份都是散發各地,救弱濟貧,所搶劫的對象皆是貪官污吏,惡霸土豪。」

    阮偉輕鬆地呼一口氣,悟因暗暗點頭,又道:

    「我自幼就生成一付嫉惡如仇的性格,在少年時投入「崑崙」門下,學得一身硬軟功
夫,在江湖上算得上二流身手,出道江湖我就對世上的貧富不平,但是「崑崙」的門規甚
嚴,我也管不了這麼多,就做起獨行大盜,專門搶劫那些為富不仁的人,以

    心胸之恨,不久闖出一個匪號,叫「赤眉大仙」。」

    悟因歇了口氣,接道:「哦!我還沒有告訴你,我俗家姓莊,叫詩燕,自從我得了「赤
眉大仙」的匪號後,不久就被崑崙派查覺,崑崙掌門本來要廢去我全身武功,後來得知我所
作所為,赦了罪行,逐出門牆。這七年來我僅傳授給你崑崙派的內功心法,不敢傳崑崙派武
功,一方面是因怕誤了你,另一方面若是我暗自傳授崑崙武功,將來崑崙門人看到你會崑崙
派武功,而你又非崑崙門下,他們一定要對你不利,這樣豈不是為你樹下強敵!」

    阮偉含淚道:「偉兒將來,決心要替老伯恢復在崑崙門下的身份!」

    「赤眉大仙」莊詩燕,臉上發出衷心的微笑,好像深信阮偉將來一定有能力辦到此事。

    當下他又道:「是九年前夏日的時候,找為了計劃搶劫一個卸任的大奸臣,趕到新疆。

    「那時我還是第一次到新疆,地形不太熟,到了迪化就先住進一家偏僻的小蓖店中,預
備先把路途打探清楚。

    「等我把路線弄清楚後,就覺得奇怪,為什麼隔壁老有一個呻吟的聲音,我把店小二喚
來一問,原來隔壁住著一個生重病的和尚,我自從做獨行大盜以來,各種窮人都救濟過,唯
獨不願救濟窮和尚,因我認為做和尚的人,多是張嘴吃十方的人。

    「我本打算立即離開那店,可是我越聽越覺那呻吟聲,令我難過!心想那有這麼痛的
病,不由心中一軟,就叫店小二送過去一錠黃金。」

    「就在我匆匆踏出店門時,那知那店小二趕了上來,把那錠黃金向我懷中一塞,說那個
和尚不要,我生平有一忌諱,最怕人家不收我的贈送,以為他嫌我的錢來路不正,這也是我
自卑之心在作祟。」

    「當時我太為氣憤,拿著那錠金子跑進和尚的房間,朝他床上一摔,叫道:「你這和尚
難道嫌我的錢髒!」那和尚本是面裡而睡,聽我一叫,轉身掙扎坐起,顫聲道:「施主誤會
了,貧僧出家人,不可輕易妄收別人的贈與,現施主既當面贈與,貧僧也不客氣收下啦。」
我一看到他瘦弱骨立的漆黑面容,心中就軟了,可是一聽他說完話,疑心頓起。

    「原來他的話雖是中原正宗的官話,語調卻有點怪樣,再仔細看他黑瘦卻英俊的臉形,
恍然大悟,叫道:「你是天竺來的僧人。」他本是裡著棉被坐起,聽我大聲一叫,嚇得身體
一顫,被子滑下。

    「他露出被子內的身體,我見到後,再厭惡和尚也不禁對他同情異常,原來他因痛苦的
關係,身上的僧袍已被自己扯得稀爛,現出血紅如火的膚色。

    「我一見就知道,這是受了絕毒掌力,、心想這下手的人來免太狠,當下顧不得再去搶
劫,連忙給他延醫療治,自己在他身側,細心侍候了三日三夜。

    「到第四清晨,他精神突然特別好了起來,睡在床上拉著我的手道:「貧僧一生未見過
像你這樣熱心腸的人,貧僧自知活不長了,對你的照顧恩德,貧僧沒有別的報答,身上只有
一本劍冊值點錢。」

    「說著,他顫抖地從懷中摸出一本小邦冊子,遞到我手中,說道:「這本劍冊是用梵文
寫的,你去把筆墨拿來,待我譯成漢文給你。」當時我並不在意,以為只是一本平常的劍
冊,本想不收,又怕使他難過,於是我就到外面,向店小二去借筆墨。

    「恰穡漫惜p二連個筆墨都沒有,帳房不在,抽屜鎖了起來,店小二無法,只好幫我跑
到別家客店去借。」

    「等借好筆墨,已是半個時辰過去,我拿著筆墨走進天竺和尚的房內遞給他時,卻發覺
他已死了,真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我買了一口棺木,還雇了和尚給他做法事,
弄了兩天,才埋葬起來。」

    「事後,我把他送給我的劍冊,隨身收著,那大奸臣老早走了,買賣沒做成,只好回到
中原,再打探別的買賣,那知買賣沒打探到,卻打探到一件令我心驚膽跳的消息。

    「原來我得知,我身上那本小劍冊子竟是震驚天下,譽為中土無法匹敵的「天龍十三
劍」的秘本。」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