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殘父異母奇家庭            

    杭州是我國古代名城,名勝古跡甚多,西湖,更是風景優美,稱絕天下。

    從西湖邊僱船到岳墳,由岳墳入山,曲曲折折走很長一段山路,使到靈峰寺。

    這靈峰寺在杭州並不著名,也許是山高寺小的原因,遊人很少。

    其實這靈峰寺風景極佳,北邊有座小山,山上有亭,名叫「望海」,在這亭中可鳥瞰到
整個錢塘江及西湖的景色。

    寺內大殿西邊園中,種植密密的梅樹。

    時值九月霜至時節,這一日,日落西山,已是黃昏,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在園內徘徊
地走著。

    這少年長的天庭飽滿,眉清目秀,尤其那明如晨星似的眼眸更顯得神清氣朗。

    九月天氣已甚寒冷,但他僅穿著一套單薄的白色衣裳,卻無一點畏寒之態。

    只見他神清略顯焦急,似在等候一個人。

    大殿內正是晚課時候,送來陣陣梵唄的聲音,和著梅林中的暗香。

    白衫少年突然眉頭一展,口中輕呼:「暗影浮香!」

    人隨聲起,他扭腰一折,也未看清他的身法,已如一點流星飄散飛去。

    「好一招精妙的「暗影浮香」!」

    聲落處,現出一位灰袍赤眉高大的和尚,頷首慈笑道:「偉兒,你這一招「暗影浮香」
的身法火候已勝過老衲了!」

    白衫少年面向老僧打揖行禮後,赧顏道:「老伯誇獎,偉兒這路身法練了數日都練不
好,剛才耳聽梵音,鼻聞梅香,不知覺的使了出來,還不知使得對不對呢?」

    赤眉和尚哦了一聲,歎道:「這一招「暗影浮香」輕身功夫,還是當年老衲俗家時,因
行了幾件善事,被一位自稱姓許的老俠客見到,傳了老衲這一招,以示嘉勉,數年來老衲一
直都練它不好,唉!想不到你才學數日,便精進如斯!」

    赤眉和尚凝目注視著白衫少年,又道:「偉兒,可知老衲為什麼總不肯收你為徒嗎?」

    白衫少年亮晶晶的大眼閃了閃,道:「老伯,偉兒一直想不透這件事,是不是偉兒資質
不夠,不堪……」

    赤眉和尚搖頭止住,道:「不是!不是!別胡思亂想,妄自菲薄,你的根骨與資質俱是
上上之選,百年難得,就因此老衲才不敢輕易收你為徒,以免誤了你的機遇,再者老
衲,……唉!總之你以後會得到一個勝過老衲千倍的師父。」

    白衫少年倔強道:「老伯,常言道:一日為師,終生為師。偉兒自幼便受老伯傳授玄門
內功,像前幾天授偉兒那招「暗影浮香」不是教了偉兒功夫嗎?老伯就是不肯認偉兒這個徒
弟,偉兒心裡卻終身認老伯為師。」

    赤眉和尚長歎一聲,走上前牽住偉兒的小手,慈愛地道:「老衲何嘗不想收你為徒,只
是老衲這幾手功夫,粗淺得很,教了你,反而誤了你,那招「暗影浮香」卻大大不同,老衲
當年若非這招輕功救命,早已死了十數次了!」

    白衫少年眉頭又皺了起來,顯是被赤眉和尚說到「死」字觸發而起。

    赤眉和尚柔聲問道:「偉兒是不是你母親的病又犯了?」

    白衫少年淒苦的點頭道:「中午母親還好好的,黃昏前父親回來,不知怎地把母親惹
氣,病巴發作起來,把父親嚇走了,剛才偉兒來時,母親稍為好點,躺在床上,可是……可
是……娘躺在床上直哭,口中……老……喊著「男人」!「男人」!」

    赤眉和尚長眉緊蹙,沉思道:「你母親的病也真怪,幾年來都不見好轉,唉!拜老衲
看,你母親當年受的刺激太大,以致迄今還不能清醒……」

    白衫少年情急道:「老伯,我娘的病,到底要吃什麼藥才能好呢?」

    赤眉和尚道:「心病仍須心藥醫,只要你母親的心,一旦豁然開朗,病巴自然而愈,吃
藥是沒有用的!」

    白衫少年流淚道:「那……那……要怎樣……娘才能開心呢?」

    赤眉和尚輕撫偉兒手背,安慰道:「不要急,急也沒有用,只要你母親見著那個叫「男
人」的人,唉,這也是妄想,若能找到此人,你父親早找到了,除非你母親再受一次大刺
激,或許就會痊癒!」

    白衫少年抹乾眼淚,輕聲道:「老伯,我要回去了!」

    赤眉和尚從懷中掏出一包藥,塞在偉兒手裡,道:「這給你母親服下,安安她的神。」

    白衫少年彷彿已習慣到這俚向赤眉和尚拿藥,點點頭,就揣著那包藥走下靈峰寺去。

    在靈峰寺長長的石級下,是一方平地,左側轉向山裡,面向西湖,那裡倚山蓋著一棟美
觀的連院紅磚瓦房。

    白衫少年走到院前,停步伸手推開院門,門才打開一側,裡面「砰」的一聲衝出一個紅
影,一晃,躲在白衫少年身後。

    裡面跟著衝出一個八,九歲的男孩,長得虎目濃眉,茁壯如牛,看到白衫少年,叫道:

    「大哥,二姐欺負我,搶了我的木劍!」

    白衫少年愁眉收,含笑道:「水牛乖!大哥幫你把木劍要回來,不要鬧。」

    說著回手抓向身後的紅衫女孩,紅衫女孩被抓到,大嚷道:「不來啦!大哥幫水牛,不
幫萱萱,萱萱要鬧,萱萱要這……」

    白衫少年眉頭輕皺,望著這個最潑辣的妹妹,不知如何才好,

    「萱姐!娘要給你吵醒了,娘剛睡著,醒了又要罵你……」說著,裡院一個綠衫女孩輕
步走出。

    萱萱一兒綠衫女孩,嘴巴一撇,道:「誰要你這丫頭管來著!我才不怕娘呢,娘生來就
恨我一個,你們都欺負我好了,反芷萱萱沒人疼!」

    說罷,偷眼望著白衫少年,哭嚷起來。

    白衫少年急得直搖手,勸道:「萱妹別哭!你再哭大哥不喜歡你了。」

    萱萱人小表大,打蛇隨棍上,立時停住鞭聲,機伶的道:「好,萱萱不哭,大哥要幫萱
萱,才是喜歡萱萱,不然萱萱就哭。」

    白衫少年真對她沒辦法;轉身對膚色黑黝黝的男孩道:「水牛,木劍借二姐玩一會,好
嗎?」

    這四個孩子,唯獨這個水牛最醜,完全不像他的哥哥及兩個姐姐,那紅衫少女及綠衫少
女彷彿雙胞胎似的,長的十分相像,皆是芙蓉如面的美人胎子,可是卻又和這白衫少年,長
的不一樣了。

    水牛委屈的道:「二姐老是搶我的東西,這木劍是爹昨天才給我買的,二姐玩一會就要
還給我!」

    萱萱撒賴道:「才不還給你這黑炭呢?爹喜歡你,什麼東西都買給你,不買給我們,爹
只愛你一個,我就要欺負你,不還你。」

    水牛氣得環眼直瞪,看看就要哭出來了。

    那綠衫少女比起紅衫少女文靜多了,雖僅十歲多點卻長得滿面秀氣,她從懷中掏出一個
花色斑斕的彈珠,遞到水牛面前,道:

    「水牛別哭,三姐這個彈珠給你。」

    水牛拿著彈珠高興得叫了起來,說聲謝謝三姐,也不要那木劍了,就到後院自個玩去。

    萱萱嘟著嘴,把木劍用力摔到牆上,砸斷成兩斷,氣道:「誰希罕這破劍!」

    綠衫少女驚道:「二姐,你把它摔斷,爹回來看到又要罵你!」

    萱萱強硬道:「誰怕爹爹!他根本不是我爹爹,和我們一點也不像,只有水牛像他。」

    白衫少年責備道:「二妹,你再亂說,小心大哥要打你!」

    萱萱氣苦道:「大哥也欺負萱萱,芸芸娘疼,水牛爹疼,只有萱萱沒人疼。」

    白衫少年氣道:「誰不疼你了?你看芸芸多乖,她把最心愛的彈珠給水牛,而你呢?你
一天到晚亂鬧,誰會疼一個野姑娘,你呀要跟芸芸學學。」

    萱萱流淚道:「大哥疼芸芸,不疼萱萱!」

    話剛說完,掩面朝山下疾奔,白衫少年急叫道:「回來!v來!」

    芸芸也叫道:「姐姐不要跑,爹回來啦!」

    只見山下走上一個中年壯漢,長得虎目濃眉,黝黑的膚色在黯淡的光線下,更顯烏黑,
面貌雖不英俊卻也端端正正,唯兩隻耳朵齊著耳根被削掉,留下環狀的疤痕。

    中年壯漢疾步上前,正好抓著埋頭奔下山的萱萱,萱萱一看是爹爹,猶倔強的掙扎著。

    中年壯漢道:「好丫頭!大概又淘氣啦!痺乖跟我回去。」

    萱萱聞到很重的酒氣,知道爹喝醉了,每次爹一喝醉,打人打得特別厲害,心中不禁怕
的要死,手被捉住不能動,就用腳直中年壯漢,口中驚恐道:

    「放開我!放開我!」

    中年壯漢被得火起,舉起巴掌,「啪」的一聲,打在萱萱的嫩臉上。

    萱萱驚怕的有點麻木不知疼痛,仍在尖銳喊道:「放開我,你這惡漢,你不是我爹爹,
我爹爹不是你!」

    中年壯漢猛然推開萱萱,心中飛快忖道:「我不是她爹爹,怎可輕易打她,我阮大成豈
是欺凌孩子的人物!」

    要知伏虎金剛阮大成,在蜀中是一個頗負盛名的好漢,性格豪放,頗得人望,只因妻子
神經不大健全,他愛妻心切,才遠離家鄉,遷居到這風景幽美的地方,指望妻子好好修養,
早日痊癒。

    那知妻子一經十年,病情毫無起色,心中的憂鬱可想而知,平時由於心裡苦悶,不免就
對並非自己親生的三個孩子發打罵,這也是人之常情,他對自己親生兒子水牛就偏愛多了。

    原來他妻子跟他結婚時,抱來一個三歲多二個幾個月的孩子,同時腹中又懷了一個,要
是別人再也不會要這個妻子的。可是他卻深愛她,並不因她的醜陋,更不因她已非完璧,而
不願意理她,反之,他娶她為妻,給這三個不知父親是誰的孩子,安上一個姓。

    他現在突然被萱萱天真的話刺在心中,想到自己並非萱萱親生父親,有什麼資格打她
呢?

    萱萱被阮大成推倒地上,驚愕得哭都不敢哭出來。

    阮大成見她臉頰上顯出五條紅手印,暗悔自己打得太重了,不由心一軟上前抱起她,向
山上走回。

    宣萱以為他還要打責自己,口中嚷道:「我不回去!我不回去!」

    阮大成垂下他那只沒耳朵的腦袋,慈愛道:「乖孩子別嚷,爹不好,爹打重萱萱了,明
兒爹給萱萱買一把小劍,好不好?」

    萱萱被阮大成哄得愕住了,心想爹今天怎麼啦!不由茫然地直點頭。

    阮大成走到院前放下萱萱,問白衫少年道:

    「偉兒,你娘怎麼啦?」

    阮偉及阮芸恭敬的喊聲爹,白衫少年阮偉回道:

    「芸妹說娘睡著了,孩兒剛才上靈峰寺,向悟因伯伯要來一副藥,還在這裡。」

    阮大成舒眉道:「藥給爹,真虧了你悟因伯伯,若不是他的藥,你娘的病要發的更厲
害。」

    綠衫少女阮芸道:「爹,娘睡時說:爹回來不准到娘房裡去。」

    阮大成歎了口氣,把阮偉剛遞到手的藥,遞回給阮偉道:

    「你去給你娘服下,爹到書房去睡。」

    他十分懊惱地走進院內,叫道:「水牛!水牛!苞爹到書房來玩。」

    阮偉上前牽起紅衫少女阮萱,道:「二妹,不要氣大哥,跟大哥到娘房裡去。」

    阮萱摔開阮偉的手,嗔道:「誰要去看她,一會發瘋了,又要瞪著我,好像萱菅是她仇
人似的。」

    阮芸奔上前,牽住阮偉道:「大哥,芸芸跟你去。」

    阮萱一把撥開阮芸的手,嬌嗔道:「大哥,萱萱跟你去。」

    說著自動抓緊阮偉的手。

    阮偉閃動如點漆的眸子,調皮道:「你不是怕到娘房裡去的嗎?」

    阮萱道:「才不呢?有大哥在,萱萱什麼都不怕。」

    阮偉笑了笑,另只手牽起阮芸,向院內走去。

    夜色籠罩整個大地,靈峰寺的晚課也早已做完了。

    紅磚瓦房內,正中兩間廳房,兩側並排著兩列廂房,在右側最內一間房內,佈置得高雅
華貴。

    四壁上高懸兩橫幅絹畫及幾幅立軸,立軸上龍飛鳳舞的寫著字兒,皆是讚美阮大成的善
行益事,下署蜀中某某。

    房間頗大,內裡滿陳設著紅木傢具及古玩!

    最裡靠角,斜放錦帳絲衾的一個紅木床,床四周佈滿繡織品蒙著。

    這時已入夜,床側放著兩盞長腳宮燈,粉紅色的燈罩,散發出柔和的光芒。

    柔和的光芒,散照在床上一個婦人的臉上,朦朧看去,那臉盤是個絕美的美人胚子,然
而——

    當你接近一看,那婦人臉上滿是疤痕,雖然因歲月的久長,傷口已彌合得很細密了,但
看起來還是令人有悸悚之感。

    那疤面婦人睡得很熟,臉上平靜如水。

    門簾被輕輕掀開,阮偉三人走了進來。

    阮偉見母親睡得很熟,不忍心把她吵醒,卻又怕不給她服下悟因伯伯的藥,醒來後,又
要發病。

    他輕巧地把藥沖在一杯溫水裡,然後扶起疤面婦人,仔細的向她口中倒入,疤面婦人微
張櫻唇,一口口吞下,不一會兒一杯藥水就喝光了。

    阮偉緩慢地放好疤面婦人,她好像沒有被吵醒,仍在睡夢中。

    阮芸人小孝心大,她等阮偉去放杯子時,走到床側,墊起腳替她娘把被子蓋好。

    阮萱卻站的遠遠的,毫不關心。

    阮偉把房中一切整理好,向阮芸招手,輕聲道:「三妹走吧!讓娘好好睡吧。」

    阮芸轉身離開床,沒走到三步,床上疤面婦人突然醒來,喊道:「是誰呀?」

    阮偉趕緊上前,應道:「娘,是偉兒及萱萱,芸芸。」

    疤面婦人怒道:「誰叫萱萱進來的?叫她出去,娘一看到她心就煩,叫她出去!叫她出
去!」

    阮偉向遠遠的萱萱直擺手,阮萱氣得馬上流下眼淚,恨恨地衝出門簾!

    疤面婦人似乎因為服過悟因和尚的藥,精神已稍好轉,神智也比較清醒。

    阮偉輕聲道:「娘,萱萱出去了。」

    疤面婦人點點頭,這時阮芸走了過來,疤面婦人見著芸芸和萱萱相似的臉蛋及鼻嘴,眉
頭立刻又皺起來,心想喝斥,可是,她忍住了,反而喚芸芸走近,伸手撫摸著她的頭髮,洋
溢著母親的慈愛。

    阮偉嘴唇動了幾次都未說出,此時見母親心情好轉,大膽問道:「娘,「男人」是誰
呀?」

    疤面婦人神色茫然道:「你問娘這個做什麼?「男人」好像是一個人的名字,但這人倒
底是誰?為娘也不清楚。」

    阮偉熱切道:「娘想想看,這人是什麼樣子,住在那裡,靈峰寺的悟因伯伯說,只要娘
能想清楚這個人,見他一面,娘的病自然就會好……」

    疤面婦人不耐道:「別囉嗦了,娘不要想,想了就會頭疼,你出去吧,讓我一個人清靜
一下。」

    阮偉應諾退走,才走至門簾處,疤面婦人問道:

    「偉兒!你爹呢?」

    「爹回來啦!怳穭在書房裡,爹說今晚在書房睡。」

    疤面婦人喃喃道:「天這麼冷,怎能在書房裡睡?」

    她猶豫一會,終於道:「偉兒,去把爹叫來。」

    阮大成鑽身進入門簾,應道:「來啦!娘子有何吩咐?」

    阮偉見父親進來,急忙帶著芸芸退出。

    疤面婦人吃笑道:「看你那麼老了,說話還調皮!」

    阮大成趨近疤面婦人身旁,坐下道:「看你白天對我那麼的凶,差一點動刀殺我。」

    疤面婦人奇道:「白天那個對你凶啦?我不是才睡醒了的麼?」

    阮大成知道她神智不太清楚,更不敢解釋,白天只因他說了一句:「你一到晚上睡覺,
口裡就喊什麼「男人」「男人」,我看這「男人」早就死啦!」她就立刻發瘋大鬧大吵。

    當下支吾過去,疤面婦人也就沒再追問。

    夜漸深沉,寒意漸濃,阮大成蹬坐在床旁,直打抖索。

    疤面婦人笑罵道:「你這傻子還不上床睡!我也沒不准你上床。」

    阮大成暗自忖道:「還不是剛才黃昏芸芸傳令,不准我到房裡來,否則我也不是呆子,
有床不上去睡,呆坐在地上!」

    其實,他那疤面婦人早忘了在睡前吩咐芸芸的話。

    阮大成鑽進被窩,暖了心身,側頭挨著疤面婦人頸子,道:

    「明天,我想出一趟遠門,水牛不小了,該是練武的時候,我送他到少林寺去學藝,多
則一個月內就回來。」

    小別的前夕,房中又充滿了夫妻的情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