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劍狂花
第一章 天堂·地獄

     
自古多情空餘恨。 情是何物? 為什麼多情總是無可奈何?  
情到濃時亦轉薄。 既然情已濃,為什麼還會痛苦? 既然情會薄,為什麼還要多情?  
多情島。 多情島上是否有多情人?  
寸草不生。 石頭是死灰色的,冷、硬、猙獰。 怒濤拍打著海岸,宛如千軍呼嘯,萬馬齊奔。島的四周礁石環列,幾乎每一個方向 都有觸礁的船隻,看來就像是一隻隻被惡獸巨牙咬住的小兔。 雖是白天,天地間卻充滿了肅殺之氣。 皇甫擎天披襟當風,站在海岸旁的一塊黑石上,縱目四覽,忍不住長長歎了口氣。 「好個險惡的地方。」皇甫動容的說:「我若非自己親眼看到,就算殺了我,我也 不信世界上竟會有這樣的地方,竟然有人能在這種地方活下去。」 接到信後,皇甫就獨自悄悄的離開南王府,離開濟南城,這是他和鐘毀滅個人的事, 他必須自己去面對,自己去解決。 信後面當然寫了「多情島」的位置,寫得很詳細,可是他都足足找了半天才找到這 裡。 放眼看去,都是死的,一點活的氣息都沒有,除了黑岩石外,再也沒有任何別的東 西。 難道走錯了嗎? 不會,皇甫又看了看信後的地圖,不錯,是這裡,既然是這裡,那為什麼不見有人 來迎接呢? 迎接? 想到這兩個字,皇甫不禁苦笑起來,會有理接嗎?如果換成自己是鐘毀滅,他會派 人來迎接嗎? 不會。 他是不會,可是鐘毀滅卻彷彿出乎他預料,因為這時他已看見一群人自島的另一個 角落出現了。 一群年紀大約十七八歲的少女,每個人手上都是提著一個很小的燈籠,個個笑臉迷 人的朝皇甫走了過來。 「南郡王?」少女的聲音也迷人。 「皇甫擎天。」皇甫說。 「恭候多時,請隨我們來。」 踏著浪花而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經過多少處險惡的地方,但這群少女卻如踏平 地放輕鬆的走著,終於皇甫看到了一個山洞的入口。 從洞口進入,迎面而來的是一條長長的通道,通道兩壁掛著孔明燈,光亮而柔和。 皇甫擎天可以說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可是等他看到通道盡頭的景象時,他不由的也 傻眼了。 如果他看見的是一群妖魔鬼怪,他也不會這麼吃驚,如果他看見的是人間天堂,世 外機源,他也不會這樣愣住。 呈現在他眼前的並不是什麼稀奇古怪的,他所看見的是「南郡王府」。 一座跟濟南城南郡王府一模一樣的南郡王府,只是規模小大約五倍而已。 皇甫竟然在一個山洞裡看到自己的王府,你說他能不傻眼嗎?  
碧波蕩漾,船首破浪,藏花、任飄伶和白天羽三人站在船頭凝注前方的島嶼。 船未靠島,遠遠的就可以看見那凹向島內的泊船口,就彷彿是巨獸張大了口般。 整座島全是翠綠色的,幾朵浮雲飄在半山間,看上去真有說不出的恬靜、飄逸、美 麗。 「這就是多情島?」藏花問。 「想必是了。」任飄伶說:「也唯有這裡才配得上『多情』這兩個字。」 「這附近方圓百里之內只有這座島。」白天羽說:「況且掌舵的是我娘的得意門下, 錯不了的。」 藏花忽然轉頭看著白天羽,忽然問:「你們母子相會,想必你比揚名立萬還要來得 高興吧?」 白天羽笑了笑,「這種感覺是說不上來的,除非你自己親自體驗,否則你絕對無法 瞭解箇中的滋味。」 白天羽突然想起藏花也是自小就和生母離開,說不定她也很渴望早日和親娘碰面, 不由的升起一股歉意,剛想開口說話時,藏花已先說了。 「不必感到歉意。」藏花笑了笑:「如課我連這點刺激都受不了,那麼我早就不期 道自殺過多少次了。」 聽到她這麼說,白天羽也就感到釋然了,他對著藏花笑一笑,這件事他就如海風拂 面般的一過了無痕跡。 船很快的就駛進那凹進去的泊船口,大小正合,任飄伶看了看泊船口,有意無意的 說了一句話,「這停船的地方彷彿是專為這條船而設計的,不但大小正好,連水深都是 密合的。」 下了船,踏上島嶼,藏花的心就醉了。 這馬上的一草一木都是那麼的有「活力」,就連腳下的海沙都是那麼的輕柔。 山坡上開滿了不知名的花朵,有紅有綠有黃有白還有紫色的,在花枝間,不時還可 以看見一些可愛的小動物在穿梭。 「以前我一直以為『世外桃源,人間天堂』這些詞句,只不過是文人們的夢話而已, 如今才知道這些形容,才不過是這裡的十分之一而已。」藏花感慨的說:「如果不幸死 在這裡,葬在這裡,夫復何求?」 「放心,你暫時還死不了的。」白天羽笑著說:「世上還有很多人沒有讓你害過, 你怎麼可以早死呢?」 「對。」任飄伶也笑了:「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哦,我是禍害,那你們是什麼?」藏花故意板起了臉。 「這還用問?能跟禍害在一起的,除了禍害之外,還能是什麼?」白天羽說:「難 道是王八?」 「對,是王八。」藏花笑了:「聽說王八也是活千年的。」 三人笑鬧成一片,彷彿已忘記他們此行來此是為了什麼。 不,有一個人還好沒有忘記,因為這畢竟是他和他母親的事。 白天羽忽然停止了笑聲,舉目望了望四周:「奇怪,怎麼不見有人呢?」 「你放心,馬上就會有人來的。」仇春雨笑著走下船:「你姨媽的表面功夫向來是 一流的,儘管她內心裡恨不得我早死,但臉上絕對是笑瞇瞇的。」 這句話還沒有聽完,藏花就看見右邊轉角處走出了一個人,一個身材很苗條的女人, 穿著身淡青色的衣裙。 青青,來的人一定是仇青青。 藏花看見這個穿著身初雪般紗衣的女人,遠遠的就笑了,她的笑聲清悅如銀鈴,她 的聲音也如銀鈴般清悅。 「春雨,春雨,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青青,我也想死你了。」 藏花看著她們兩個,她們一個是姐姐,一個是妹妹,她們現在的樣子看起來簡直親 熱得要命,一點也不像仇春雨所說的有解不開的恨。 仇春雨和仇青青還在笑,笑得又甜又親熱。 「你真的想我?」春雨說。 「我當然想你,我簡直想死你了。」青青說。 兩上人既然彼此都這麼想念,當然會互相擁抱,表示思念之意。 想不到她們一抱在一起就立刻分開,彷彿彼此身上都有刺在刺對方。 一分開,青青立刻轉身,立刻說:「請隨我來。」 一說完,青青立刻舉步領先走,也不管她們是否有跟上來。 一看見這種情形,藏花怔住了。 青青來得出人意外,走得也莫名其妙。 「她平常就是這個樣子的嗎?」藏花說:「忽然來,忽然走。」 「她不能不走。」任飄伶忽然開口。 「為什麼?」 這次回答的是白天羽:「剛才青青姨媽跟我娘表示親熱的時候,好像曾經在我娘手 臂上輕輕的拍了拍。」 「你也看見了?」仇春雨淺淺一笑。 「是的。」 「輕輕的拍了一下又怎麼樣呢?」藏花問。 「也沒怎麼樣。」 仇春雨笑著伸出右手,用兩根春蔥般的細細玉指,在她自己左臂上的曲池穴一拔, 竟然拔出了一根三寸長的銀針來。 藏花一直在盯著她的手,卻還是看不出她是怎麼把這根針拔出來的,可是她看得出 來她一定已脫離了險境,困 為她頰頭上的冷汗已不再冒,她輕輕的吐了口氣:「好險,若不是我也有準備,今 天恐怕已死在她手裡了。」 藏花也鬆了口氣,苦笑著說:「現在我總算明白了她說她想死你的時候,原來是真 想你死,她說想你想得要命的時候,原來是真想要你的命。」 「你真聰明。」任飄伶笑了。 「可是有一點我想不通。」藏花說:「她的暗器既然得手,為什麼又要忽然走了?」 「因為我在說想死她的時候,也是在想她死。」仇春雨的聲音又恢復了清悅:「所 以她給了我一針,我也給了她一下。」 「所以她受的罪絕不會比你輕。如果不是趕快走,恐怕死得比你還早?」藏花說。 「是的。」 藏花原本以為這一代的人才會這些勾心鬥角的事,心想到上一代的人,那些傳奇性 的人物,彼此間的勾心鬥角比這一代的人還要厲害。 ——她不知道,這本是人類最原始最古老的劣根性之一。  
走進這小號的南王府,入眼的儘是皇甫擎天所熟悉的景和物,甚至連人都一模一樣。 南王府的總管方玉華一樣的站在大廳上笑臉迎人,臉上的表情清晰可見,就連眼尾 的那些魚尾紋都數得出來,皇甫當然也看得出來這些都是手工精細的蠟人而已。 過了大廳,就是專門款宴貴客的「陶然廳」了,廳內正中央的那張大桌子上已擺滿 了各式各樣山珍海味,每道菜都還在冒著熱氣,顯然是剛出灶擺上桌的。 座位上已坐了三個人,除了皇甫的妻子和載思外,花語人的蠟像居然也在座。 這些蠟人不但表情唯妙唯肖,連每個人的特徵都仿得像極了。 「看來就算泥人張再世,也要驚歎不如。」皇甫喃喃自語。 「多謝誇獎。」 隨著聲音,走出了一位中年婦人,她赫然是在謝小玉房裡出現的方芳。 皇甫雖然不認識她,可是看見她出現也吃了一驚,因為以下的對答: 「這些蠟人都是你做的?」 「是的。」方芳回答。 「這些人你都見過?」 「令夫人只遠遠看過一次而已。」 令大人就是指皇甫的現任妻子水柔怡。 「遠遠看過一次,你就能塑造出那麼逼真的蠟人來?」 「有些我只要聽描述就能造得出來的。」方芳笑著說。 「哦?」 「你不信?」方芳說:「我讓你看看這個人,你就知道我的話是真是假了。」 方芳輕輕揮了揮手,旁門立即有兩個人抬著一蠟像走進,蠟像的頭用一塊純白的絲 巾蓋看,不過從衣著上可能看出這個蠟像是個女的。 等蠟像坐好了,抬蠟像的人又立即退出,皇甫看了看蠟像,再看方芳:「這個蠟像 又是誰?」 「你掀開來看,不就知道了嗎?」方芳笑得很神秘。 看,當然要掀開來看,否則皇甫此後的晚上怎麼睡得著呢? 如果說進人這山洞時,頭一眼看見小號的南王府,確實使皇甫大吃一驚,那麼當然 掀開這絲巾時,卻使他整個人崩潰了。 感情是什麼? 感情實在是一件很奇怪的東西。 有些感情你越想去珍借它,得到它,它消失得越快,它離你越遠。 有些感情你越想忘了它,它卻如蛆附骨般的侵咬著你,時間越久,它咬得越深,剛 開始時,你會覺得痛苦不堪,可是時間久了,你就不會忘了什麼叫痛苦,因為你己活在 痛苦裡。 有些人看起來很堅強、很癡、很濃,甚至於很可怕。 因為他的感情一定會淹沒對方,有的很有可能會毀了對方。 但這種人的感情致的往往卻是自己。  
掀開蠟像頭上的絲巾,皇甫的回憶和痛苦也同時掀開了。 看著眼前這如夢如幻如時詩的女人,皇甫的心再一次醉了。 多少年了? 二十多年的相思,二十多年的不敢相思,二十多年的壓抑,二十多年的隱藏,都在 掀開蠟像絲巾時崩潰了。 林淑君。 多麼遙遠的一個名字,又是多麼熟悉的名字。 林淑君。 這個蠟像就是林淑君,就是皇甫擎天二十餘年前失蹤的未婚妻。 皇甫已由年輕人步入中年,而這個林淑君卻依然是那麼的年輕,那麼的美麗,就連 眼中的那股飄逸依然清晰。 但現在這雙眼睛竟彷彿有層水霧。 蠟像是不是也會流淚? ------------------   武林俠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