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劍狂花
第五章 第三者

    水已逐漸涼了,花語人卻還是泡在水盆裡,她實在不想起來。
    露出水面的雙肩肌肉,嫩得就好像千山峰頂上出產的水蜜桃般,令人忍不住想咬一
口。
    她的左手臂上,有一朵菊花,在水中看來,就宛如是真的。
    飄浮在水面上的長髮,隨波蕩漾,就彷彿湖面上的柳枝般,令人忍不住的想去摸它。
    她的臉上沒有化妝,雙頰卻紅得彷彿冬天裡的嬌陽,她的睫毛彎而長,眼睛亮而深。
    她幾乎是美得毫無暇疵,美得令人不敢去侵犯她,可是她的睫毛處,卻始終帶著一
抹無奈。
    吃過晚飯後,她只休息大約半個時辰,就吩咐婢女準備水盆和熱水,然後就泡在水
盆裡,直到婢女來說載老有事相見,她才懶洋洋的離開水盆。
    等她穿好衣服,走人客廳時,載思手上的酒,已是第四杯了。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花語人帶著笑說。
    「來訪時間不當,該道歉的是我。」
    花語人笑笑:「請坐。」
    載思一坐好,花語人接著又說:「載老前來是——」
    「沒什麼。」載思說:「只是來探望探望,看看你是否還有什麼需要?」
    「沒什麼。」花語人說:「王府裡應有盡有,我用都來不及,怎麼會還有需要呢?」
    載思打了個哈哈,舉杯又喝了一口,才開口:「花大小姐是否會聽過你娘提起過你
小時候的事?」
    「娘時常提起過。」
    「不知是否能說給我聽?」
    「可以,當然可以。」花語人緩緩的說:「我是一歲時,在『問心涯』下的花叢裡
被娘撿到的。」
    「然後呢?」
    「娘說我當時是被一條沾滿血的包巾包著,懷裡還塞著一塊留有血字的布。」
    「你可曾看過那塊布?」
    「沒有。」花語人說:「娘說那上面沾了太多血腥氣,看了不好。」
    「她的顧慮是對的。」載思說:「你是否記得,在你小時候,她會抱著你去看過病,
或者……或者找人用針在你身上刺?」
    花語人側頭想了想。「沒有。」
    「我現在想問你一件事,希望你不要誤會和見怪。」載思說。
    「不會。」花語人一笑:「請說。」
    「你身上是否有什麼胎記?」載思盯著她:「或是有什麼記號?」
    花語人這才鬆了口氣,她笑了笑:「有。」
    「是胎記?」
    「不是。」花語人說:「是一朵菊花。」
    「菊花。」載思說:「敢問在什麼地方?」
    「左手。」花語人說:「左手臂上。」
    「左手臂上?」載思又問:「是什麼顏色?」
    「黃色的。」
    「黃色的菊花?載思喃喃的說:「一朵黃色的菊花。」
    「載老為什麼突然問起這些事呢?」花語人疑惑的問:「難道這些事和『花魁』有
關嗎?」
    「沒有。」載思說:「花大小姐是否聽過你娘向你提起過你的身世?」
    「我娘曾經對我說過,我可能是大富人家的女兒。」花請人說:「可能是為了某種
原因,才被人放在『問心涯』下的。」
    「關於你的事,她有沒有向別人提起過?」
     
載思到了旁廳,並沒有見到送禮的年輕人。 當方一華去請示時,年輕人就留下禮物和信而離去,載思一人旁廳,只見到一臉惶 恐的方玉花,和一箱不太小的盒子,盒子旁放著一封鑲有金邊的信。 找開盒子,看見盒內的東西後,連載思都嚇了一跳。 盒內並不是放著什麼恐怖的人頭或手腳,而是一大盒的珠寶。 滿滿一盒都是珠寶,有大有小,有圓有扁,有方有長,各式各樣的珠寶都有。 載思這一輩子雖然見過不少金財,但同時看見這麼多的珠寶,今天是第一次。 旁廳裡本來是燈火輝煌,可是當盒子一打開,這些輝煌的燈光竟都失去了顏色。 滿盒珠寶發出千百道燦爛的光芒,照得使人的眼睛都睜不開。 載思正想去拿信時突然發現盒內珠寶堆裡有三塊玉牌。 三塊玉牌,三個魔神,一個手執法杖,一個手執智磐,一個手托山蜂。 方玉花也看見了這三塊玉牌,忍不住問:「國老知道三個人是誰?」 載思沒有回答,卻在冷笑。 三塊玉牌映著桌上的燈光,發出翠綠色的光澤,這三塊玉牌居然都是用上好的玉雕 成的。 「這是什麼?」 皇甫擎天盯著桌上的玉牌,問載思。 載思看著那個雕有一個手托山峰的玉牌,淡淡的說:「孤峰之王,高不可攀,孤立 雲霄的山峰。」 他轉頭看著皇甫擎天,接著又說:「這個手托山峰的人就是布達拉。」 「布達拉?」 「那是藏語。」載思說:「意思是說,孤峰。」 「那個手執法杖的人又叫什麼?」 「多而甲。」載思說:「多而甲的意思,象徵著權法。」 「另外一個手執智磐的呢?」 「蝶兒布。」 「蝶兒布的意思,象徵著智慧?」皇甫說。 「是的。」載思說:「這三個人就是『魔魔』的三大天王。」 「三大天王?」 「是的。」 載思將那封拆開的信遞給皇甫。 鮮紅鑲金邊的信,上面寫著:「南王爺: 欣聞王爺分別二十年之女兒,將重返身邊,在下等不勝歡喜,今特送上珠寶一盒, 聊表敬意。 牒兒布 多而甲同賀 布達拉 皇甫盯著信看,過了良久,才開口問載思:「他們送這盒珠寶來,有沒有別的特別 意思?」 「有。」 「是什麼意思?」 「他們送這盒珠寶來,是來買命的。」 「買命?」 「魔魔中的大天王,一向很少自己出手殺人。」 「為什麼?」 「因為他們相信地獄輪迴,從不願欠下來生的債。」載思說:「所以他們每次自己 出來殺人前,都會先付出一筆代價,買人的命!」 「他們這次要買的命,當然是我了!」 「對的。」 皇甫緩緩的舉杯,卻是很快的將酒喝掉,然後用衣襟擦了擦嘴,才又問:「有沒有 人見過三大天王的真面目?」 「沒有。」 「為什麼?」 「因為三人天王殺人時,臉上總是戴著魔神的面具。」載思說。 「我記得你說過,三大天王已經到了濟南城?」皇甫擎天說。 「是的。」 「最近進城的有哪些?」 「很多。」載思說:「幾乎每天都有人進城,也有人出城。」 「你想哪三個比較有可能是三大天王?」皇甫擎天又問。 載思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這一點皇甫擎天很清楚。 「不過,我相信有人一定知道。」載思笑了笑。 「誰?」 「三大天王自己。」  
看見任飄伶走人,胡不敗的頭又開始大了。 對於那種不付錢,或是比較沒有錢的人,胡不敗見了頭都會大。 任飄伶雖然會付錢,但他是屬於那種比較沒有錢的人,胡不敗只希望今天他是一個 人,更希望那個花大小姐不要來。 可是天往往總是不如人願的,胡不敗剛在心裡禱告時,藏花已飛奔而入。 唯一比碰見令你頭痛的人還痛苦的事,就是同時碰見兩個令你頭痛的人。 藏花屁股剛坐下,她的聲音就響起:「走了。」藏花說:「今天早上走的。」 「謝小玉呢?」任飄伶問。 「昨晚就走了!」藏花說:「她本來是想和白天羽一起走的,只可惜白天羽不答 應。」 「他當然不同意。」任飄伶笑著說:「就算去相親,也不好意思兩個人一起走,更 何況他是去找她父親比劍!」 「依你看,白天羽和謝曉峰哪個人會贏?」 任飄伶沒有馬上回答這個問題,他喝了口酒,吃了口茶,再喝口酒,才慢慢的說: 「謝曉峰是神劍,白天羽是魔劍。」任飄伶淡淡的說:「真正勝利者,是躲在背後的第 三者。」 「背後的第三者?」藏花不懂,但是她會問:「是誰?誰是那個第三者?」 表面上越是自然的事j越有它詭異的存在。任飄伶說:「白天羽和謝曉峰這件事, 依我看沒那麼單純。」 「為什麼?」 「這件事有七點我想不通的地方。」 「哪七點?」 「第一,謝小玉說是來這裡看『艷花大祭』的,可是她來的時候,祭典已經過了。」 「第二呢?」 「謝小玉既然要來這裡,為什麼還要在城外的小客棧裡住一晚上?」任飄伶說: 「城外的小客棧距離城內只有半個時辰的路程而已,她為什麼不住在城內的大客棧,而 選城外的小客棧?」 「有理。」藏花點點頭:「第三呢?」 「第三,鐵燕夫妻的獨生子,平時根本不出門的,那一晚為什麼會出現在小客棧?」 任飄伶說:「第四,謝小玉既然殺了鐵燕夫妻的獨生子,她要躲,只要往神劍山莊回去, 又有誰奈何得了她,為什麼她不回去?反而讓李偉將她藏到『水月山莊』?」 「以她父親的聲名,就算進入南王府,皇甫擎天都會保護她的。」藏花說:「她為 什麼不躲人南王府呢?」 「這是第五點。」任飄伶說:「第六,鐵燕夫妻為什麼會知道殺他們獨生子的是謝 小玉?」 「第七,為什麼鐵燕夫妻一下子就找到了謝小玉?」藏花說。 「這一點沒有什麼值得懷疑的。」任飄伶說「你忘了他們是追田遲而追到水月樓去 的。」 「那麼第七點是什麼呢?」 「第七,為什麼在緊要關頭時,白天羽會適時出現解危?」任飄伶說:「這個叫白 天羽去解危的人是誰?」 「他很有可能就是那第三者?」 「對的。」任飄伶說:「謝小玉住到城外的小客棧,一定是有人刻意安排的,目的 是要讓她和鐵燕夫妻的獨生子造成誤會,好殺了他。」 「躲到『水月樓』去。也是有人安排的。」藏花說:「為的就是讓白天羽出現救 她?」 「是的。」任飄伶說:「這個躲在背後安排的人,最終目的就是要造成白天羽和謝 曉蜂決鬥。」 「可是有一點說不通。」 「哪一點?」 「白天羽既然救了謝曉峰的女兒,他又怎麼會和白天羽比劍呢?」 「謝曉峰不會,可是白天羽會。」任飄伶笑了:「他不但會,而且一定會逼著謝曉 峰和他比劍!」 「那麼他們這一戰是比定了。」藏花也笑了:「不管結果如何,勝利的一定是躲在 背後的第三者。」 「是的。」 「你既然知道這陰謀,為什麼不去阻止他呢?」藏花問。 「花費了這麼大的精神,這麼多的時間,這麼周詳的計劃,如果只為了讓白天羽和 謝曉峰比劍,那麼這個第三者就未免太笨了。」任飄伶說。 「你的意思是,除了為讓白天羽和謝曉蜂比劍外,還有別的目的在?」藏花想了想: 「而這個另外目的,說不定才是真正的目的?」 「是的。」 「那麼他另外的目的是什麼?」 「白天羽和謝曉峰比劍,這是不是很震動江湖的事?」 「是的。」 「十天之期到了,是不是會有很多人趕到『神劍山莊』去觀看?」 「一定會。」 藏花說:「說不定早就有人趕過去了。」 藏花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一件很可怕的事,她吃驚的問:「你的意思是說,江湖中 所有的英雄好漢都到了『神劍山莊』,然後那第三者就趁機將這些……」下面的事藏花 兒乎不敢想像了。 「這個可能性不是沒有,不過比較小一點而已。」任飄伶說:「你想想看,讓白天 羽和謝曉峰比劍會造成什麼樣的現象發生?」 「什麼樣的現象?」藏花側著頭想一想:「我想不出來。」 「要比劍,兩個人是不是必須碰面?」 「謝曉峰會不會離開神劍山莊,到濟南城來找白天羽比劍?」 「不可能。」藏花笑了笑:「謝曉峰又不是十七八歲的小伙子。」 「對,所以只有白天羽去找他。」任飄伶說:「白天羽去找謝曉峰,是不是就會離 開這裡?」 「對!」 「濟南城的一些俠士英雄是不是也會跟著去?」任飄伶問。 「會的。」藏花說:「但那是第三者的目的,就是要白天羽和一些城內的英雄離開 城?」 「八九不離十。」 「為什麼要將他們調離開濟南城?」藏花問:「這裡又沒有什麼金礦銀礦的,他這 麼做是為了什麼?難道他想攻佔濟南城?」 「有這可能。」任飄伶笑了笑,喝了口酒,接著又說:「不過我猜想他一定是想在 這裡進行一件事,而這件事不能讓白天羽或那些俠士知道。」 「所以我才沒有阻止白天羽,因為我也很想看看這位躲在背後的仁兄,到底要搞些 什麼樣的鬼?」 任飄伶說完話後,笑了笑,替藏花倒了杯酒,也替自己倒了杯酒,然後舉杯互相幹 了一杯。 「如果我猜得不錯,最近濟南城裡一定會很熱鬧。」任飄伶說:「說不定還可以看 到一場好戲。」 話聲末完,任飄伶的臉色己變了,等整句話說完時,他的臉已沉了下來,那雙灰暗 無神的眼睛直盯著大門口。 藏花是背對著門而坐,當她發現任飄伶的臉色變了,馬上順著他的目光,回過頭望 向大門口。 她一回頭,就看見一個穿一身黑衣裳的人,正從外面走了進來。 今天是個好天氣,春陽嬌羞羞的高掛天空,大地一片暖洋洋,可是當藏花看見這個 穿黑衣裳的人,卻宛如進入了千年不化的冰雪山頂。 她忍不住的打了個冷顫,再次定眼看去,才發覺原來是一雙眼令她感到寒冷。 他的那雙眼睛簡直就像兩團冰雪般的襲向藏花骨髓深處。 「這個人是誰?」 藏花等那個穿黑衣服的人坐定後,才小聲的問任飄伶。 「百無禁忌,一笑殺人,若要殺人,百無禁忌。」任飄伶:「這句話你聽過嗎?」 「聽過。」藏花說。 這四句話不知道的還很少。 「百無禁忌、一笑殺人,若要殺人,百無禁忌。」 據說:「個人若是冷冷冰冰的對你,反而拿你當作了個朋友,若是對你笑得很和氣, 通常就只有一種意思他要殺你。據說他要殺人時,不但百無禁忌,六親不認,而且上天 人地,也非殺了你不可! 「這個人就是仇無忌?」藏花問。 「是的。」 任飄伶慢慢的喝口酒,冷笑的說:「看來這場戲一定很好看。」 ------------------   武林俠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