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妖法無邊            

    鳳三正纏著乙昆惡鬥,東郭先生那一聲大吼,竟將他吼糊塗了——那簡直是故意通知敵
人逃跑。

    其實東郭先生何嘗又不是這個意思呢。

    人的名,樹的影,這話誠屬不虛。

    大地乾坤一袋裝「布袋先生」,那響噹噹的「金字招牌」足能令一般武林人物望風而
逃。

    「飛鴕」乙昆所率領的高手聯合纏住鳳三先生游刃有餘,東郭先生這一吼,大家就像老
鼠見了貓,哄的一下四散逃去。

    不僅這邊,由怒真人率領的那批武林高手也下例外。

    可是「飛鴕」乙昆跟怒真人仍死硬著頭皮留置原地,以他們的身份要是也被東郭先生的
一句大吼嚇跑了,那他們就會在武林中被人笑掉大牙。

    說時遲那時快,東郭先生凌空而下,人未落,「無相神功」的狂飆已如怒濤般的湧至。

    呼……

    「飛駝」乙昆首當其衝,見情也只好運足全身功力,翻迎上去。

    砰!

    兩掌勁力相撞發出轟然巨響,而乙昆也就在狂飆突起中,一陣骨碌碌砌滾,跌在兩丈開
外。

    這樣一來,鳳三的壓力頓告解除,東郭高那邊也因只有一個怒真人纏住他,而告輕鬆。

    突聽半空中傳來一聲厲喝:「東郭老鬼看掌。」

    話是一聲,人影卻有兩條。

    左上空是姬悲情,右上空是假俞放鶴,他倆竟凝聚了十成功力,來做這凌空下撲的一
擊。

    這好像是孤注性的一擊,好壞在此一舉。

    東郭先生表情突轉嚴肅,遂也凝聚全身功力,翻掌便迎。

    彰然巨響又起。

    掌勁相撞時並激起莫大氣流,就好像突然出現的風暴,而在煙塵怒卷中又可看到人影倏
分。

    我的天。

    東郭先生一連倒退五個大步,拿穩馬步時猶感血氣翻騰,臉上也已變了顏色。

    姬悲情、俞放鶴聯台出手,凌空而下,在形勢上佔了不少便宜,但饒是如此也在「無相
神功」下沒有討了太多的好,連退數步後,身子搖晃不已。

    乙昆還沒有爬起來,坐在地上臉色慘白,顯然受傷不輕。

    俞放鶴怒沖鬥牛,但當出掌再攻時,突被姬悲情喝止了。

    她將目光冷冷的投在東郭先生臉上。

    「這四十年來,沒有人敢這樣衝撞過我。」

    東郭先生道:「我老人家就算例外好了。」

    姬悲情道:「我們之間的「梁子」算結定了,不過我不想在今夜解決。」

    東郭先生咧嘴一笑:「我看不是不想,而是力不從心,何不乾脆講今夜大勢已去呢。」

    姬悲情說:「隨便你怎麼想,但我希望你轉告俞公子一聲,三天之內到我門上來解決這
件公案。」

    東郭先生道:「如果不按時赴約呢?」

    姬悲情道:「那我們還是要找他的,但卻要賠上一條可愛的生命。」

    東郭先生一愣:「你這是什麼意思?」

    姬悲情說:「你應該想得到,現在朱淚兒已被我掌握在手中。」

    鳳三急聲道:「你將她怎麼樣了?」

    姬悲情淡淡一笑:「不用緊張,現在她被靈鬼看管著,三天之內是不會有任何凶險
的。」

    說到這裡,她向俞放鶴使了一個眼色,俞放鶴背起乙昆絕塵而去。

    姬悲情剛想離去時,一股掌風向她撞來。

    「先天罡氣」隨手揮出,撞得鳳三連退兩個大步。

    姬悲情冷笑說:「你還想動手?」

    鳳三怒目道:「不交出朱淚兒來,你就別想離去。」

    姬悲情冷聲道:「閣下恐怕沒有這個本領,但如加上東郭先生,事情又當別論,不過我
得警告你們一聲。」

    鳳三道:「警告什麼?」

    姬悲情道:「不要忘了靈鬼是由我操縱的,我跟他之間靈犀一點通,只要我一動念,他
會立刻處死朱淚兒。」

    鳳三厲聾道:「你敢!」

    姬悲情笑了笑:「敢不敢,你會知道,不相信就再發一掌試試。」

    鳳三雙掌一翻……

    但卻在即將發出時又猛的煞住,而將一雙憤怒的眼神投在姬悲情臉上。

    姬悲情笑了,笑的很得意。

    她帶著調侃的口吻道:「鳳三先生能夠懸崖勒馬,還算是夠聰明的,請不要忘了轉告俞
公子三日後之約,我一定會恭候光臨。」

    說完纖軀疾擰,晃眼間消失蹤影。

    怒真人還在死纏東郭高呢。

    但見他雙掌怒翻,口裡頭不停的呼叱連聲……

    突然,眼角餘光被他瞟見身後多了兩個人,一個是鳳三,一個是東郭先生。

    怒真人倏然而驚,收住掌勢連退數步。

    東郭先生衝他瞇笑道:「牛鼻子,你是不是真想替姬悲情賣命?」

    怒真人瞪著眼道:「誰說,找又不打她的糊塗主意。」

    東郭先生說:「那就是替武林盟主效勞。」

    怒真人將眼瞪的更大:「那更談不到,我怒真人不是趨炎附勢之輩。」

    東郭先生道:「那我就不明白了,你為什麼留在這裡賣掉老命?」

    怒真人道:「你似乎多此一問,那小子為什麼將「閻王債」上有關我那些見不得人的事
情完全抖露出來。」

    東郭先生小眼珠一轉:「找好像記得「閻王債」上有關你的部分,只是在銷魂宮生面前
曾經下跪求婚。」

    怒真人道:「不錯。」

    東郭先生道:「這種芝麻大的小事,你也值得拚命?」

    怒真人道:「在我來講,可說奇恥大辱,名譽是第二生命。」東郭先生道:「我卻認為
這不必計較,就跟我曾經暗戀過尼姑一樣。」

    怒真人詫道:「我真想不到你這樣直爽。」

    東郭先生道:「我不妨直爽告訴你,「閻王債」是我替俞公子公佈的。」

    怒真人詫道:「那我就更不憧你的用意何在了,竟不惜將你自己的醜聞也宣佈出來。」

    東郭先生道:「簡單的很,徹底整頓武林。」

    怒真人道:「整頓武林包括這些雞毛蒜皮事情?」

    東郭先生道:「是的,那就是徹底改造武林中人的行為和氣質,藉「閻王債」的公佈,
而使今後有所檢點,這可以收到潛移默化之效果,不久將來,自然能使整個武林中入化暴戾
為祥和,而永遠不會再有傷天害理之事發生。」

    怒真人道:「可是我的名譽損失……」

    東郭先生道:「那能算得了什麼,年輕時誰沒有一段風流韻事?」

    怒真人垂下了頭,自言自語的說:「這話好像是有點道理。」

    東郭先生說:「但這次徹底整頓武林,有一批人卻是罪無可逭,必欲使他們得到應得的
懲罰。」

    怒真人道:「你指的是哪一批人?」

    東郭先生道:「你知道現任武林盟主俞放鶴的事情嗎?」

    怒真人道:「當然,「閻王債」上公佈的清清楚楚。」

    東郭先生道:「好,但我還是希望你親口說出來聽聽。」

    怒真人道:「他本身是漠北大盜「一股煙」,做盡傷天害埋之事,尤以接受姬悲情刀圭
易容術冒充俞放鶴,而甘為他們的傀儡。」

    東郭先生道:「好,請再進一步談談他們的最終目地?」

    怒真人道:「當然是操縱武林,把持一切。」

    東郭先生說:「明瞭這個就好辦,像姬悲情、姬苦情那樣行為乖張,而心理又不正常之
人,一旦操縱了整個武林,你能想到會產生什麼結果嗎?」

    怒真人搖了搖頭:「那真可怕。」

    東郭先生道:「所以這次公佈「閻王債」的真正對象,就是那一類少數人,而你卻為了
一件雞毛蒜皮事情,而不知不覺中變成助紂為虐的一份子,你不感到慚愧嗎?」

    怒真人頓時啞口無言。

    東郭先生又道:「事情我已經剖析清楚,今後你究竟抱怎樣的態度,悉聽尊便,今夜我
不難為你,我們後會有期。」

    怒真人滿臉飛紅,轉身飛掠而去。

    一場驚擾就此揭過,但鳳三為了朱淚兒落在姬悲情手中,而深深感到不安。

    東郭先生道:「你暫勿憂急,那小妞兒三天之內是不會有凶險的,我老人家敢以性命保
證。」

    鳳三道:「但不要忘了她落在靈鬼手裡,三天後將用什麼辦法對忖那殺不死的怪物?」

    東郭先生一愣:「這一下你倒是真將我問住了……」

    東郭高插口道:「天生萬物,必有柑克之道,我們慢慢再研究對付他的辦法。」

    鳳三道:「但不要忘了他不是人,也不是物,而是史無前例的靈鬼。」

    東郭高喃喃道:「那也不能例外,慢說他只是受姬悲情操縱的一個怪物,縱然是真鬼,
也有應付之策。」

    東郭先生說:「二弟說得對,暫將這件事丟開,最要緊的是對這裡不能絲毫鬆懈,當心
姬悲情來一記「回馬槍」。」

    鳳三、東郭高頗以為然,於是三人不敢離開瀑布附近一步。

    口口口

    黎明將黑暗沖蝕殆盡,山巒在朝陽映耀下一片金黃。

    俞佩玉在此參禪「無相神功」才只三天。

    依照東郭先生的估計,俞佩玉須七日功夫才能將「無相神功」學成,那將再須四天功
夫,而姬悲情提出來的三天之約,現在只剩下兩天。

    照這樣計算,俞佩玉功成赴約是趕不上的,所以大家很關心這個問題。

    其中最心急的要算鳳三,俞佩玉下僅是他的四弟,而且能否準時踐約,還關係著朱淚兒
的生死。

    他面色凝重的望著東郭先生說:「你認為俞公子有沒有提前完成「無相神功」的可
能?」

    東郭先生說:「很難,除非有特別的奇跡出現。」

    鳳三道:「所謂「特別奇跡」怎樣才能獲得。」

    東郭先生一愣:「這一下你又將我問住了,那只能解釋為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鳳三聞言心情更為沉重。

    三人繞過布,來到洞壁眼前。

    俞佩玉仍然趺坐在那塊突出的天然平台上面,神情如人忘我之境,但有一點和昨天顯著
不同,就是面泛油亮亮的奇異色彩。

    東郭先生脫聲驚呼:「奇怪……奇怪……」

    鳳三道:「什麼事情你又大驚小怪?」

    東郭先生扯了他一下:「我們不要驚擾他,有話外面談。」

    繞過瀑布,在流泉旁的亂石堆中,三人各揀一塊石頭坐定,東郭高道:「老哥口稱奇
怪,是不是因為俞公子面泛紅潤色彩所致?」

    東郭先生點了一下頭:「是的,這是一個非常特殊現象。」

    鳳三道:「是好是壞呢?」

    東郭先生說:「當然是好,這就是「無相神功」將成的象徵,他比我預期的時間竟提早
三天。」

    鳳三驚喜道:「提早三天?那就是說明天就會成功?」

    東郭先生道:「不錯,現在我找到答案了,這就是奇跡,但一時片刻我還想不出原
因。」

    東郭高道:「我曉得,一定是俞公子對「先天無極」門功力有深厚基礎,練起「無相神
功」來事半功倍。」

    東郭先生歡欣地道:「二弟說得對,我竟沒有想到這一點。」

    轉臉又向鳳三道:「現在你總可以放心了,我們可以提前一天去赴姬悲情的約會。」

    鳳三臉上愁雲一掃而空:「這也許是淚兒命不該絕,可是……」

    東郭高插口道:「可是不曉得怎樣對付靈鬼,對嗎?」

    鳳三點頭道:「是的。」

    東郭高說:「現在我已經想出對付靈鬼之道,應該沒有太大疑問。」

    鳳三慌忙道:「什麼辦法,快說出來讓我聽聽。」

    東郭高道:「對付靈鬼的關鍵繫在姬悲情身上,請想,靈鬼的一切既然受她操縱,也就
是說姬悲情有靈氣寄附在靈鬼身上,只要能將姬悲情制伏,靈鬼也就自然失去一切能力。」

    東郭先生拍手道:「對,一定是這樣,要想淚兒不遭傷害,就一定不能放過姬悲情。」

    鳳三道:「既然這樣,我要先離開一步。」

    東郭先生詫道:「哪裡去?」

    鳳三道:「先去盯住姬悲情,提防她作逃走的打算。」

    東郭先生道:「僅僅一天時間都不能等待麼,傍晚前那小伙子就會得到「無相神功」
的,我們一同赴約豈不聲勢更壯。」

    鳳三道:「但是,一天時間內也許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所以我現在心急如焚,非要先啟
程不可。」

    東郭高說:「好罷,但是絕不能獨自有所行動,膽大妄為,不僅於事無補,並且會替淚
兒造成更大的危險。」

    鳳三道:「這我曉得,我在那裡等候你們。」

    話歇,身形已經縱起,幾個飛掠,便在山麓轉角消失不見。

    口口口

    日薄崦嵫。

    白晝總算過去了,但這一天在東郭兄弟的感覺上好像特別長,長的就像整整一年。

    所幸白晝裡沒有發生過任何驚擾,這顯示姬悲情在約會前並不再對這裡做偷襲的打算。

    東郭兄弟坐在流泉旁邊,一面欣賞由晚霞幻成的美麗景色,一面聊天。

    照晨間所見,俞公子的「無相神功」最遲明天早晨便可練成,但或許還要早,所以二老
不敢擅離一步,以防發生意外變卦。

    呼嚕!呼嚕!呼嚕!

    就在此時,兩人耳際突然聽到怪異聲響,那聲音竟夾雜於瀑佈雷鳴聲中。

    東郭兄弟感到奇怪,循聲望去。

    我的天!

    倒懸而下的千丈瀑布,這時竟攔腰中斷,下半段竟再倒捲而起,變成了一條激天水柱。

    那真是一幅奇景,壯觀極了。

    東郭先生高興得亂蹦亂跳,脫口驚呼;「啊!妙極了,這就是那小伙子耍的花樣。」

    東郭高也頓時醒悟,那表示俞公子的「無相神功」已經練成了,瀑布倒捲就是他試演功
力時造成的現象。

    瀑布從山頂上傾瀉而下,其勢猶如萬馬奔騰,而俞佩玉憑掌力竟能使其再倒捲而上,那
威力實在驚人。

    突聽一聲清嘯,穿插於瀑布聲中,舌乍春雷,而一條白色的影子也就隨著嘯聲一鶴沖
天。

    噢!那姿勢美麗極了,且又迅疾無倫。

    在相當高度時他又一個擰身疾轉直下,好像從蒼穹墜不來的,一顆隕星,眨眼間飄落在
二老眼前。

    不是俞佩玉還有誰。

    他飄落地面時依舊氣定神閒,好像剛才施展神功時竟還未耗費他十分之一的功力。

    東郭先生笑歪了嘴,好像他頷下的那把大鬍子,每一根也都在笑。

    俞佩玉噗咚一聲跪下。

    「多謝前輩成全。」

    東郭先生一把將他拉起,並將笑容起:「你小子什麼時候拜磕頭蟲為師的?」

    俞佩玉道:「前輩傳授「無相神功」,當此一拜又有何妨。」

    東郭先生寒著臉說:「你小子少想跟我老人家拉關係,「報恩牌」換「無相神功」,我
們從今後兩不相欠,所以根本不需要你道什麼謝。」

    俞佩玉道:「話雖如此,但……」

    東郭先生道:「少來婆婆媽媽的,你小子練功頭尾整整四天,你可曉得這四天當中發生
什麼驚人變化嘛?」

    俞佩玉搖頭說:「晚輩不曉得。」

    東郭先生道:「我說出來你會以為我醜表功,問我二弟去。」

    東郭高不等俞佩玉開口,便將這數天來的一切經過告訴了他。

    俞佩玉除了連聲道謝外,對朱淚兒被姬悲情押為人質十分擔心,何況又是被靈鬼看管,
急聲道:「我想現在就去找姬悲情算帳。」

    東郭先生歎道:「忙什麼,明天動身剛好趕上約會,你現在「無相神功」剛成,最少也
得要休息一天。」

    俞佩玉眉頭輕輕皺:「可是……」

    東郭高插口道:「朱淚兒在約會以前是不會受到傷害的,我兄長說得對,你是應該休息
一天。」

    俞佩玉雖然心急如焚,但現在也只有忍耐。

    突聽「咪」的一聲,一條黑影像箭也似的竄進東郭高懷中,正是將朱淚兒引來此地的那
只黑貓。

    東郭高含笑撫了撫地身上油亮亮的黑毛,說:「貓咪,昨夜你躲到哪裡去了呢?」

    黑貓瞇著眼睛朝他叫了兩聲,好像受了委屆的孩子,偎在慈母懷裡訴告。

    口口口

    陰霾四布,月黑風高。

    那本來就是一座荒涼的山,現在灰黑色濃雲籠罩下,而在荒涼中又透著陰森,並散發著
一派恐怖格調。

    一陣陣的狂風呼嘯而過,更將這裡製造了肅殺氣氛,令人不寒而慄。

    山腰處有一塊平整的大青石,下面是一口地洞,洞口被大青石密密的蓋著。

    洞內亮著一盞青慘慘的油燈,太怪了,恐怕世上只有這一盞油燈,是發出如此青慘燈光
洞壁一角有張石榻,在青森森的燈光不可以看到上面躺著一位少女,正是朱淚兒。

    從昨天晚上起,朱淚兒就被關在這石洞裡。

    短短一天時光,朱淚兒憔悴多了,對她精神打擊最重的,就是她感到自己正陷落在靈鬼
手中。

    噢!那殺不死的怪物。

    當朱淚兒一想到那張永遠帶著笑容的臉龐時,更會感到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還算好,靈鬼自將她關進這裡便隱去了,這對朱淚兒的恐怖心情減輕很多。

    朱淚兒曾作逃離這口地洞的打算,但是迄今沒有發現可能性,她忽然想到了死,人類在
感到絕望,同時又受不住嚴重的精神打擊時,常常會想到從這條路上以求解脫。

    尤其朱淚兒的良心,現正感到異常的不安,因為她自己太不小心,早就在中途被姬悲情
盯悄而不自覺,等於引導她去殺害俞佩玉。

    俞公子的情況究竟怎麼樣了呢?

    這在她心中是一項很大的疑問,但她認為是凶多吉少的,姬悲情、姬苦情、俞放鶴,這
些都是功高莫測的古怪人物,何況再加上那樣多的武林高手。

    朱淚兒一想到這裡就感柔腸寸斷,因為她不但沒有幫上俞公子的忙,反而害了他。

    朱淚兒很後悔,懊悔為什麼不在沿途多加小心,否則便不會形成如此惡劣的局面。

    可是懊悔又有什麼用呢?

    世上很多事情是必須要事先防範的,後悔,解決下了任何問題,也挽回不了任何過失:
「死,你應該馬上就死,縱然俞公子安然無恙,你也不會再有面目見他。」

    朱淚兒心裡這樣想著,甚至連多活一刻勇氣也沒有。

    她愈想愈痛心,獨自躺在石榻上開始哭泣,哭成了一個淚人兒。

    過了一會,她突然將哭泣止住,翻身坐了起來。

    她的兩隻眸子在發直,神光渙散,好像剛剛得了一場大病。

    終於,她立定了必死的決心,低頭就朝洞壁上飛身猛撞。

    石壁朱經人工磨飾,凹凸不平,尖突處密集的像犬牙交錯,像朱淚兒這樣飛身猛撞一定
是絕無幸理的。

    說時遲那時快

    噗!

    朱淚兒一頭撞得正著,雖然被撞的是一個冰冷物體,但並不硬,好像是撞在薄冰上面。

    朱淚兒有點驚異,緩緩揚起臉來……

    我的天。

    她又看到那白森森,而又始終露著笑容的臉,這一頭竟是撞在靈鬼的肚子上。

    靈鬼還是那身裝束,緊身黑長衣,血紅腰帶,斜掛彎刀,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與眾不同的
陰森鬼氣,在青慘慘的燈光下看到他尤覺可怖。

    在看到他的一剎那,朱淚兒的整個靈魂都要飛出軀殼,驚恐的尖叫著,翻身撲回石榻。

    朱淚兒摀住臉不敢再看,但洞內一點聲息也沒有。

    她有點覺得奇怪,硬著頭皮從指縫中瞇眼一瞧……

    一點礙眼的東西也沒有,更何況那可怕的怪物。

    朱淚兒以為剛才發生的是幻覺,她一死謝罪的主意是拿定了,狠著心腸二次騰身,又朝
石壁上一頭衝去。

    照舊——她碰上的仍舊是那類似薄冰的物體,當揚臉時又看到靈鬼朝她微笑。

    這一次所不同的是靈鬼開了口:「靈鬼是最怕死的,所以也不希望別人死,尤其是像你
這樣漂亮的女孩。」

    朱淚兒壯著膽量將臉一揚:「剛才你分明不在洞內,你是從什麼地方鑽出來的?」

    靈鬼道:「你忘了我是靈鬼?靈鬼說來就來,說去就去,不相信你再看看。」

    說完突然消失無蹤,就像化作了一片霧氣。

    但只一眨眼功夫,靈鬼又在青光慘慘的燈光下出現,仍是笑嘻嘻的那副神情。

    朱淚兒大聲驚叫著:「不要笑,我最怕看你的笑容。」

    靈鬼道:「但是靈鬼只會笑,哭起來會更難看。」

    朱淚兒流著眼淚說:「那你就趕緊離開,我不喜歡看你那副尊容。」

    靈鬼道:「你仍舊想死?」

    朱淚兒道:「那是我的事情,你管不著。」

    靈鬼道:「但是靈鬼一定要管,否則一頭撞成爛茄子,那就不美了。」

    正值此時,洞頂上突然傳來大青石移動的聲音。

    靈鬼頭一扭:「外面是誰?」

    靜悄悄的,沒有一點回聲。

    靈鬼回頭看了朱淚兒一眼,發覺朱淚兒也滿面驚詫的側耳聆聽。

    靈鬼想縱出洞外查看,但卻猛的一個機伶,昂面朝上冷笑道:「朋友,你想調虎離山,
好讓你從容救人,但是你找錯對象了,靈鬼是永遠不會上當的。」

    突聽上面傳來一個冷喝聲音:「那我就下來跟你鬥鬥。」

    朱淚兒驀地一陣驚喜,她辨識出那正是鳳三叔的聲音。

    就在此時,一陣勁風貫入,那盞青慘慘的油燈,在一滅一明之間,洞內竟多了一個人。

    朱淚兒喜極欲泣的狂呼著:「三叔……」

    一頭就想撲進鳳三懷中,但被靈鬼無情的攔阻了。

    鏘的一聲脆響,鳳三已拔劍在手,怒指著靈鬼說:「趕快放她讓我帶走,不然我就殺掉
你。」

    靈鬼笑道:「你在自己騙自己,你不會不知,靈鬼是永遠殺不死的。」

    朱淚兒情急如焚,也忘記害怕了,猛的一把從靈鬼身後將他抱個正著,大叫道:「三
叔,快動手,砍他的頭!」

    鳳三手起劍落。

    喀嚓!

    鳳三揮劍如閃電,而靈鬼的一顆頭顱也就隨著劍光骨碌碌滾在一旁。

    怪哉!靈鬼已經人頭落地,但他臉上的笑容依舊不改,並衝著朱淚兒眨眼。

    朱淚兒哧的大聲尖叫,一頭撲進鳳三懷中。

    鳳三拍了拍她的肩膀:「快,我們馬上離開這裡。」

    朱淚兒餘悸猶在的點了點頭。

    鳳三拉著朱淚兒躍出地洞,不料竟有一條黑影正在洞口擋路。

    當兩人看清那人的形象時,都下由大驚失色。

    那黑色緊身長衣,那血紅腰帶,那彎刀,尤其那臉上冷森森的笑容,不是靈鬼還會有
誰?

    鳳三驚得朝後連退兩個大步,用手指著靈鬼道:「你的頭……」

    靈鬼咧著森森臼齒笑道:「靈鬼的頭永遠長在靈鬼的頸項上,你剛才所看到的只是幻象
而已。」

    鳳三愣了,面對這殺不死的怪物,他真不曉得怎樣對忖才好。

    鳳三也曾嘗試以絕世輕功帶著朱淚兒遠走高飛,但結果失敗了,靈鬼如影隨形,竟始終
逃不出他的阻擋範圍以外。

    在此種情況下,明曉得以劍對付靈鬼乃是白費氣力,但也只好以此跟他周旋,希望能出
奇跡,能逼退地。

    鳳三的劍法已至爐火純青境界,但見銀芒一片,霎時功夫便將靈鬼罩在劍幕之下。

    可是靈鬼卻不當一回事,他也將腰刀揮舞成一片刀海,應個景兒,縱然失手,挨上個三
劍五劍也無所謂。

    朱淚兒倒也乖巧,趁著鳳三將靈鬼纏得死緊時,擰動纖腰便朝山下飛逃。

    靈鬼笑著說:「在靈鬼面前想逃?那簡直將靈鬼太看輕了。」

    話聲歇,靈鬼的影子也就隨著消失於鳳三的劍幕之下,而又擋阻了朱淚兒的去路。

    在這種情況下,鳳三愈打愈膽寒,愈打愈心驚。

    他現在心裡升起一個頹喪的想法,靈鬼不除,朱淚兒就永遠無法被救走,東郭先生來了
也下例外。

    但如何才能除掉靈鬼呢?

    鳳三先生也曉得必先制伏操縱靈鬼的姬悲情,可是他捫心自問,掌中這一把劍又絕不是
姬悲情的對手。

    突聽朱淚兒一聲驚呼:「三叔……救我……」

    原來朱淚兒正奔逃間,突被靈鬼以老鷹抓小雞手法提到掌中,竟像閃電般朝山頂上掠
去。

    鳳三大驚失色,提足上乘輕功,就朝靈鬼飛撲。

    可惜的是他快,靈鬼比他更快,就好像眨眼之間化成一陣狂風,連一點影子也沒有留
下。

    鳳三愣了。

    他彷彿隱隱聽到朱淚兒的哭泣聲,但細微極了,剛到耳邊又被狂風吹散,而使他摸不清
真正方向。

    鳳三情急如焚的環首四顧……

    狂風陣陣,黑夜茫茫,眼界下竟沒有出現任何可疑的目標。

    鳳三心頭沉甸甸的,好像一跤跌進了萬丈深淵。

    就在此時,夜風飄送過來姬悲情的聲音:「鳳三先生,在我這裡橫衝直撞,你不嫌太無
禮了嗎?」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鳳三朗聲道:「姬夫人,我希望你能現身答話。」

    姬悲情道:「你認為有這個必要嗎?」

    鳳三道:「當然,我希望你說明白扣留朱淚兒的理由?」

    姬悲情道:「簡單得很,恐怕俞公子不按時赴約。」

    鳳三冷笑道:「以姬夫人在武林中的聲望,扣留一個女孩作人質,不怕貽笑江湖嗎?」

    姬悲情道:「那也要看情形而論,我現在將朱淚兒當客人看待,又沒有讓她受任何委
屈,是不會遭受什麼嚴重議論的,何況……」

    鳳三一聲冷哼:「何況你的所有醜行,都已被「閻王債」公佈了,再多添上一兩件也無
所謂,不是嗎?」

    姬悲情笑道:「就算你猜對了,也許這就叫作虱多不癢,債多不愁,你既然明白,就請
趕快離去,只要俞公子一到,我是不會難為朱淚兒的。」

    鳳三憤聲道:「好罷,但願你言而有信,我敢保證俞公子一定準時赴約的。」

    說完身形縱起,如灰鶴掠空,瞬息之間使在夜色茫茫中消失不見。

    口口口

    日正當中。

    在群峰頂上出現一個飛掠的白影,翻山越嶺,跨谷越澗,飛掠一遭後,只飄然落在山坳
中的一塊平地。

    白衣少年就是俞佩玉,他淵停嶽峙的輪眼四下一掃……

    呀,好荒涼!

    這座小山光禿禿的寸草不生,眼界下儘是荒丘,怪石嵯峨。

    俞佩玉眨動星眸觀察了半晌,但是竟沒有發現任何埋伏。

    這便俞佩玉有點感到意外,姬悲情既然約定今日在此作一了斷,似乎不應該如此鬆懈。

    就在俞佩玉發愣的時候,山麓下又出現三條灰影,俱都施展上乘輕功,電掣風馳,眨眼
功夫一齊縱到俞佩玉身旁站定。

    這二人就是東郭弟兄和鳳先生,東郭高懷裡還抱著那只黑貓呢。

    東郭先生面轉俞佩玉說:「小伙子,四周情況你都偵察過了嗎?」

    俞佩玉道:「是的,但沒有任何發現。」

    東郭先生眉頭一皺:「特別小心,他們夫妻三個想要鬼花樣。」

    俞佩玉點了點頭,遂即面向山頂朗聲叫道:「俞佩玉準時赴約,請你們亮相吧。」

    話剛歇,山頂上冒出一條人影,正是冒牌武林盟主俞放鶴。

    緊接著,姬悲情和姬苦情也就在一塊巨石後面疾衝而出,像箭頭般,朝這裡飛射而來。

    東郭先生低聲道:「山上有不少「老鼠洞」,他們就是從洞裡鑽出來的。」

    片刻功夫,姬悲情、姬苦情已經縱至眼前。

    姬悲情輪眼在俞佩玉臉上一掃;「還記得在地道石窟裡,我跟你講的一番話嗎?」

    俞佩玉道:「你是指讓我暗殺東郭先生?」

    姬悲情道:「除此以外還有。」

    俞佩玉道:「記得,如果不是令夫君死的把戲拆穿,和「閻王債」上記得清楚,也許到
現在我還弄不情敵我呢。」

    姬悲情道:「年紀輕輕的,「閻王債」的事你不嫌做得太絕了嗎?」

    俞佩玉道:「比起你們對付家父的手段,我還差得太遠。」

    姬悲情冷笑道:「你也沒想到因此得罪了整個武林?」

    俞佩玉道:「當然想到了,在正義之前,我根本不考慮這些。」

    姬悲情道:「這麼說,我應該先佩服你的魄力,但是你已闖了滔天巨禍,今天是難逃公
道的。」

    俞佩玉微笑道:「但願如此,不過凡事既有最好的設想,也就應該有最壞的打算,夫人
應該明白我這句話的意思。」

    姬悲情道:「那是說今天制不住你該怎麼辨?」

    俞佩玉道:「不錯。」

    姬悲情一聲冷哼說:「那是我的事情,用不著俞公子來操心。」

    請到這裡又面朝東郭先生道:「今天事情是一不了之局,東郭先生看出來了嗎?」

    東郭先生道:「那還用說,我老人家還不至於老眼昏花到這種地步。」

    姬悲情道:「所以在這最後關頭,我還是提醒你一聲,勿插入這是非漩渦,望你三
思。」

    東郭先生道:「我一思都不思,這件閒事我管定了。」

    姬悲情道:「那好吧,今天你們一個也走不了。」

    東郭先生咧嘴一笑,道:「我老人家那麼大把年紀不是被大話唬大的,姬夫人未免將話
說得太滿了一點。」

    姬悲情冷笑了笑,不再理會他了,回頭用手勢朝站在山頂上的俞放鶴擺了擺,俞放鶴也
就隨手舉起一面命旗,左右揮舞,迎風搖動。

    那是武林大旗,在非常時期號會武林群雄時才用得上的。

    那面大旗也代表著武林盟主的權威,在大旗揮動下武林中俱應俯首聽命,萬死不辭。

    頃刻間,隨著大旗的揮動又伴和著一陣號聲,而原來死寂沉沉的山頂山腰一帶,在號聲
旗影下竟像幽靈般的冒出很多武林人物,一眼看來不下三百名左右。

    這一次人到的很齊,包括當牛黃池大會中的十三大派掌門人,乃黃池大會以來最熱鬧的
場面。

    姬悲情面現得意笑容:「東郭先生,你看到了,在這種情形下,你們會遭遇什麼樣後果
呢?」

    東郭先生撫著他的大鬍子,自言自語道:「看情形你們的號召力還真不小呢,著實令人
吃驚。」

    姬悲情道:「也許你感到後悔,但是我很替你可惜,因為已經晚了。」

    話聲剛歇,武林大旗,又作另一次揮動。

    那是催令武林群豪行動的訊號,也就是攻擊命令,大家只准前進,下准後退。

    俞佩玉這方面暗地吃驚,倘如武林群豪在號令下齊擁而至,將不知會造成多麼巨大的流
血事件呢。

    但是,意外的事情出現了。

    武林群雄漫山遍野,但都對大旗的揮舞視若無睹,好像他們是看熱鬧來的群眾。

    呼!呼!呼!呼!

    大旗迎風招展下發出劇烈聲響,縱令俞放鶴暗混內家真力,險些將大旗震破,群雄陣中
仍舊無動於衷。

    俞放鶴突將大旗一收,怒吼道:「你們竟敢違抗武林盟主的命令。」

    這一聲大吼回音環山繞谷,每一個人都可聽的十分清楚。

    緊接著,便有一個沉勁的嗓門出自群雄陣中。

    「可惜你不是真正的放鶴老人,而是漠北大盜」一股煙「俞獨鶴,更是姬氏夫婦的傀
儡,我們既然認清真面目後,就能任你驅使麼?」

    俞獨鶴站在山頂上愣了。

    姬氏夫婦的臉色更難看,不知是驚是怒,兩人的身子都在微微發抖。

    這顯示了一點,江湖上的事情一向是波譎雲詭的,但正義終在人間,在必要關頭時仍會
流露出來。

    俞佩玉激動得熱淚盈眶,長時間的委屈,也只有今天方算真正得到伸雪。

    東郭先生更是捋著鬍子呵呵大笑,道:「姬夫人,這樣的轉變不僅我老人家,恐怕你也
感到十分的意外罷?」

    姬悲情冷哼一聲,道:「那也不必這樣值得高興,除非「墨玉夫人」血濺三尺,這筆帳
仍要追算到底。」

    突聽姬苦情一聲怒吼,欺身上前,一掌便朝東郭先生推來。

    東郭先生沒有還手,飄身斜退七尺,瞪著那雙山羊眼睛哼道:「綠朋友,冤有頭,債有
主,現在小伙子既已出面了,你還找我拚命是何道理?」

    這一吼,竟將姬苦情吼愣了。

    俞佩玉踏前一步:「東郭前輩說的對,請你向我發掌罷。」

    姬苦情嘿嘿獰笑道:「好,我不會當場打死你的,一定要將你帶回石窟澆成蠟人,上次
我錯過了一個機會,這次絕不再錯過。」

    說完雙掌推出強烈勁風,呼的一下朝他身上撞來。

    俞佩玉意動功行,雙掌一翻就迎了上去。

    砰!

    兩股氣流激出彰然巨響,狂風怒卷。

    那是電光火石一剎那間事情,但聽姬苦情一聲慘嗥,竟像斷線風箏般從飆風中飛出,一
跤跌在兩丈開外,口噴鮮血,倒地而亡。

    他臨氣時還瞪著兩隻死魚眼,似乎被俞佩玉一掌震斃而太不甘心。

    姬悲情如遭雷殛般的僵立下動。

    她和姬悲情既有兄妹之情,又有夫妻之份,眼見姬苦情死得如此之慘,不由心中一陣劇
痛。

    但她的矜持實在令人驚奇,除了隔著輕紗面罩僅看出她微現一片淚影外,竟沒有其他的
激動顯露。

    她將滿含怨恨的眼神投在俞佩玉臉上:「士別三日,刮目相看,你竟學會了「無相神
功」?」

    俞佩玉道:「不錯,這是東郭前輩所賜。」

    東郭先生急嚷道:「好小子,你竟想嫁禍到我頭上來,當心她突然發出「先天罡氣」,
一掌將我老人家劈飛了。」

    俞佩玉能夠聽得懂,那等於點醒他提防姬悲情猝然出手。

    果然不出東郭先生所料,就在此時姬悲情已突然發動「先天罡氣」,迅猛無倫的朝俞佩
玉撞來。

    俞佩玉受了東郭先生那句話的影響,是以心理有了準備,見情翻掌就迎。

    轟的一聲震天價大響。

    這一掌和姬苦情的情形大不相同了。

    「先天罡氣」和「無相神功」都是剛猛十足的內功,相撞之勢簡直撼山震岳,而迸發出
來的氣流也勁疾的像狂烈旋風,塵煙將丈餘方圓之內都瀰漫了,並使站在旁邊的人有砭膚刺
肌之感。

    塵煙終於緩緩散盡。

    稀薄的霧幕中,漸漸看出兩個搖晃的影子,俞佩玉只是身形有些不穩,而姬悲情卻感到
有點血氣翻騰。

    東郭先生坐在一旁,樂得咧嘴直笑。

    姬悲情難以掩盡矜持,而流露出震驚的眼神。

    那太難以令人置信了。

    短時間學成「無相神功」尚在其次,而且竟具這等駭人的火候。

    姬悲情的「先天罡氣」在武林中敢說僅有東郭先生可以與之頡頏,如今竟又多了一個克
星。

    正值此時,遠處突然傳來厲喝,一條灰影正從山頂上疾瀉而下,瞬息停在姬悲情面前。

    來人正是俞獨鶴。

    他在武林盟主威信盡失之下,狂怒的雙目盡赤,而將一雙慣怒的眼神投在俞佩玉臉上。

    東郭先生插腔道:「用不著那麼凶,你應該感謝小伙子才對。」

    俞獨鶴猛的轉過臉來:「你這話什麼意思?」

    東郭先生手朝姬苦情的體一指:「他替你除情敵,你以後和姬夫人不必再偷偷摸摸的
了。」

    話未說完,一股罡氣向他撞來。

    東郭先生剛才那句話太刺人了,姬悲情羞憤得難以自容。

    東郭先生和姬悲情一交上手,俞獨鶴也就嗆的將一柄青鋼寶劍抽在手中。

    涮!涮!刪!涮!

    他揮出漫山劍影,疾厲無匹的就朝俞佩玉頭上罩來。

    現在他又恢復了漠北大盜「一股煙」的凶性,看光景恨不得將俞佩玉剁成肉泥方稱心
意。

    俞佩玉連躲十招,才得到抽劍的機會。

    人如玉,劍似虹,俞佩玉揮動長劍剛施出一招「漫天星斗」,山坳便掀起了一遍彩聲。

    山區內的六百隻眼睛全被這場哄劍吸引住,屏息凝神,鴉雀無聲,以至劍身破風銳嘯愈
發清晰。

    涮!涮!涮!涮!

    漸漸地兩團劍影已混為一處,而形成了一個大劍幕,劍幕中只隱約的現出兩條人影,已
經令人難以分辨誰是誰了。

    突然,劍幕中起了一聲脆響。

    那聲音像龍吟,但見一縷白光沖天而上,頓又引起觀戰者的集體驚呼:「啊呀,那是斷
劍。」

    情況轉變得快如電光火石,但見劍幕中人影倏分,俞獨鶴右手拿了一把半截劍,滿頭大
汗的站在那裡發愣,而俞佩玉則氣定神閒,光從外表衡量就已看出俞獨鶴不是他的對手。

    剛才斷劍的一剎那,乃是俞佩玉將「無相神功」暗注劍身,否則俞獨鶴手中劍不是那樣
容易就被對方震斷的。

    東郭先生的「無相神功」和姬悲情的「先天罡氣」不分軒輊,現已住手,觀看這邊的動
靜。

    場中起了鐺鋃鋃一聲脆響。

    俞獨鶴面前多了一把劍,那是俞佩玉扔給他的。

    俞佩玉滿臉悲僨的道:「你是我的二叔,但以你所行所為,敗壞了歷代相傳俞氏家族門
風。」

    俞獨鶴兩眼噴火,但望著他沒有吭聲。

    俞佩玉又道:「看在俞氏歷代祖先份上,以及不論好歹你總歸是我二叔,我不能動手殺
你,這把寶劍給你自絕。」

    俞獨鶴臉上的神色千變萬化,誰也看不出他心中在盤算什麼?

    全場鴉鵲無聲,俱都凝神在看這場戲究竟怎樣收場。

    俞獨鶴終於將劍緩緩撿起了。

    突地一個冷不防,他竟擰身而起,揮劍便向俞佩玉猛刺。

    山區內頓時掀起一片驚呼。

    俞獨鶴用的是絕招,詭奇絕倫,並又在俞佩玉沒有防備下動手,誰都會替俞佩玉暗捏一
把冷汗。

    劍光如閃電,但聽俞佩玉一聲悶哼。

    同時群雄也看到一股狂風猛撞俞獨鶴的右臂,這些經過也是一眨間事情。

    插手者是東郭先生。

    他的「無相神功」將俞獨鶴震得踉蹌斜退,是以俞佩玉只在他偷襲下,左臂被劃了一條
口子。

    東郭先生的一雙小眼珠像利刃般的盯住俞獨鶴,沉叱道:「俞獨鶴,你這一手可真夠漂
亮,如果你還有武林中人的血性,你應該馬上橫劍自刎。」

    俞獨鶴現在已雙目盡赤,嘿嘿獰笑著:「但是在我自刎前想找兩個墊背的,頭一個我看
中的就是你。」

    東郭先生道:「那真妙極了,我也正想幫小伙子一個忙,替他除掉你這忝不知恥的江湖
敗類哩。」

    俞獨鶴一陣淒厲狂笑:「好,那我就成全你。」

    話歇,二次擰身,隨手劃出一片劍影,就朝東郭先生當頭罩下。

    東郭先生空手對敵,他是一點都不敢大意的。

    涮!涮!涮!涮!

    絕招頻頻出手,他曉得已經面臨生死關頭,所以動起手來盡展所學。

    霎時之間掌似掌山,劍似劍海,兩人在一個適當機會中,不約而同的俱出險招。

    山區內又掀起一陣驚呼。

    哧……

    砰!

    場中同時起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

    那是兩人所出陰招都有了著落的緣故,東郭先生的灰袍削去一片袖子,而俞獨鶴卻被他
的「無相神功」捲飛,口中鮮血狂濺,身子還沒落地便已五臟已碎而亡。

    山區起了如雷狂呼。

    俞佩玉怔立當場,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滋味。

    就在此時,姬悲情一鶴沖天,快逾流星直朝山頂撲去。

    東郭先生急聲吩咐:「二弟,你陪小伙子去找靈鬼,那小妞兒的性命還在他手中呢。」

    俞佩玉、東郭高齊聲應是,聯袂朝地洞方向撲去。

    東郭先生和鳳三急起直追,說什麼也不能讓姬悲情作漏網之魚。

    看熱鬧的武林群雄這時竟自動分成兩批,一批跟著俞佩玉,一批綴著東郭先生,想看一
個最後的結局。

    口口口

    蓋著地道入口的那塊青石板目標明顯,很容易便被俞佩玉發現了。

    四周俱是嵯哦怪石,這裡一帶僻靜而又荒涼。

    俞佩玉心急朱淚兒安危,手起掌落。

    轟隆!

    那響聲霞山撼岳,而那塊桌面大小的青石板也就紛紛飛起,被劈得不知去向。

    洞內十分黝黑,兩人竭盡目力也看下清下面的情況。

    突然有一個冷沉的聲音從洞底傳出:「上面是誰,敢來找靈鬼的麻煩?」

    俞佩玉道:「快將朱淚兒放出來,不然我就將這口鬼洞填平。」

    靈鬼道:「這話嚇不住靈鬼,如果你不怕將一個如花似玉的妞兒活埋,你就不妨試試,
但我還是要出來會會你的。」

    洞口突然起了一陣青煙,而在青煙漸漸消失時,靈鬼已站在俞佩玉面前,左手卻緊扣著
朱淚兒的玉腕。

    朱淚兒喜極而泣:「你來了……」

    下面的話說不出來,兩行眼淚就像小蛇似的緩緩爬下粉腮。

    光天化日下的靈鬼更感陰森可怖,尤其那張臉,竟慘白得毫無血色,但是仍舊露出慣有
的笑容。

    俞佩玉手朝靈鬼一指:「你放了她!」

    靈鬼說:「昨夜鳳三碰壁而歸,難道你們不曉得?」

    俞佩玉道:「但是今天你一定要放了她。」

    靈鬼道:「那除非先將我殺死,但靈鬼又是絕對殺不死的。」

    俞佩玉頓感十分棘手。

    他明明曉得靈鬼不畏刀劍,想以「無相神功」試試,但由於靈鬼緊緊將朱淚兒拉在身
旁,又怕「無相神功」的餘飆將她碰傷。

    朱淚兒又驚又懼,楚楚可憐,數日不見她已憔悴得多了。

    俞佩玉處此境地一籌莫展,最後決定先纏住他再說,俟機再另作打算。

    而這時東郭高懷中的黑貓卻對朱淚兒「咪!咪!」叫了兩聲,彷彿跟她很熟悉。

    俞佩玉決定之後立即動手。

    拳出山搖動,劍到鬼神驚。

    俞佩玉雖然曉得寶劍傷不了靈鬼,而他仍脫不了掌劍並用,除此以外,他實在想不出什
麼更好的辦法。

    這陣急攻對靈鬼產生莫大威脅。

    但是靈鬼就是靈鬼,他以忽隱忽現的身法對付,實在躲不了,就硬挨一劍,竟還報之以
俞佩玉看到這種情況時頭皮直麻,而朱淚兒也嚇得大聲尖叫。

    轉眼功夫一百多個回合過去。

    笑。

    苦也。

    照此情形下去,再哄一千個回合也沒有用,徙自便俞佩玉耗費真力。

    朱淚兒臉上露出了絕望的表情,呼叫著:「你們不要再管我……你們會被我拖累
的……」

    東郭高懷裡的黑貓也急躁不安的對朱淚兒「咪,咪」直叫,並對靈鬼作遙遙撲擊之狀。

    俞佩玉邊打邊道:「淚兒,你不要灰心,我一定會從這怪物手中將你救回來的。」

    「噢……」

    朱淚兒深受感動,眼淚更像黃河決堤般的流了不來。

    東郭高則站在原地恍惚出神,看光景他在籌想用什麼辦法才能有效的對付靈鬼。

    突然!

    靈鬼站立原地不動,口裡嘰哩咕嚕的,不曉得在跟什麼人說話,而對俞佩玉的寶劍根本
不予理會。

    俞佩玉人感驚異,收住劍勢靜以觀變。

    過了一會功夫,靈鬼緩緩將眼神移到俞佩玉臉上,笑著說:「俞公子,告訴你一個不好
的消息。」

    俞佩玉道:「什麼事?」

    靈鬼道:「剛才我是在聽取姬夫人的命令,你猜她怎樣命命我。」

    俞佩玉道:「鬼話只有你才聽得懂。」

    靈鬼指了指身旁的朱淚兒:「姬夫人說她已失去利用價值,命我立刻殺了她。」

    俞佩玉驚得朝後退了一個大步:「你敢。」

    靈鬼笑著道:「不敢是假的,倒有點不忍心,殺死這樣如花似玉的美人兒,實在太煞風
景。」

    一邊說一邊抽取腰間的彎刀。

    紅綢飄動中,刀已在手,靈鬼又說:「但那是沒有辦法的事,靈鬼絕對不能違背主人的
命令,你說對嗎?」

    靈鬼仍舊是那副不死不活的腔調,但就在這談笑之間,猛的一刀就朝朱淚兒頸上砍去。

    但就在這個時假,一縷銀光閃電而至。

    那是俞佩玉的長劍,全憑反應快,一劍撩中靈鬼的彎刀。

    鏘鋃鋃一聲脆響。

    靈鬼頓時虎口發麻,竟被俞佩玉劍身中貫注內力所震,一陣踉蹌接連後退。

    血。

    這樣一來朱淚兒得到了機會。

    她趁著靈鬼分神的時候,猛的一下掙脫靈鬼掌握,擰身便朝俞佩玉懷中猛撲。

    靈鬼笑道:「想跑?沒有人能在靈鬼手下逃脫的。」

    他那幽靈般的身法如影隨形,朱淚兒離開俞佩玉還有好一大段呢,靈鬼卻已跟至。

    紅綢隨風飄舞中閃電而下。

    那速度快極了,快到竟令俞佩玉沒有把握搶救。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靈鬼的彎刀閃動粼粼銀波,疾揮而下時——颼!

    驀地冒出一條黑影,像箭頭般的直朝靈鬼撲接。

    啊呀,竟是東郭高懷裡的那只黑貓。

    靈鬼的彎刀也揮下了,黑貓的前爪也撲到了,雙方的接觸就像電光火石。

    「咪」黑貓突地一聲慘叫。

    刀光一閃!

    血雨橫飛中,黑貓的一隻前爪頓時被彎刀削飛,而猝不及防下,靈鬼滿臉濺的都是貓
血。

    朱淚兒就近伸手將黑貓接住,發覺地的前肢血流如注,痛得渾身直抖。

    不料就在這頃刻間,怪事發生了。

    靈鬼突然發出淒厲尖叫,竟痛苦不堪的倒在地上滿地打滾。

    這一下,將朱淚兒和俞佩玉都看得發呆了,而看得東郭高卻滿面笑容的站在那裡頻念佛
號:「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就在這眨眼功夫內,場中又起了更大變化。

    靈鬼突然不見了,而地上卻留下一灘濃血。

    俞佩玉急忙放眼搜索——

    那是靈鬼常玩的花樣,明明不見了,但轉眼又會在另外地方出現。

    東郭高踱上前來微笑道:「俞公子,放心罷,靈鬼將永遠不會再出現了。」

    俞佩玉、朱淚兒一齊將驚愕的眼神投在他的臉上。

    東郭高撫著黑貓的頸項:「這是誰也料不到的事情,靈鬼毀在貓咪手裡,地前爪的血使
靈鬼整個毀去。」

    俞佩玉詫道:「聽說黑狗血能克制鬼邪,黑貓的血也能嗎?」

    東郭高道:「當然,眼前下就是最好的例子麼。」

    突見朱淚兒摟著黑貓的頸項不停的親吻,並喃喃數說道:「心愛的貓咪呀,為了我,竟
使你變成殘廢!」

    「咪,咪。」

    那是黑貓親密的叫,好像地憧得有人正在對地愛憐。

    俞佩玉略向四下打量一眼,遂和東郭高、朱淚兒朝山頂處奔而去。

    朱淚兒掏出刀傷藥,一面奔跑一面替黑貓塗傷,奔抵山頂,黑貓的前爪已被完全包紮停
妥。

    俞佩玉一眼看到了東郭先生和鳳三哥,在施展絕世輕功,撲向一處斷崖,於是一同趕
去。

    鳳三見朱淚兒安然無恙,驚喜交集,當曉得靈鬼伏誅經過時,就連東郭先生也暗暗稱奇
不已。

    俞佩玉道:「姬悲情呢?」

    東郭先生道:「我們追到這裡,突然失去了她的影子,一定又躲到老鼠洞裡去了。」

    東郭高道:「我們開始分頭搜,遲則生變。」

    眾人皆點頭同意。

    口口口

    斷崖下面是千丈絕壑,異常險峻。

    同時,從種種跡象上判斷,這裡不僅人煙罕至,也是鳥獸絕跡的地方。

    眾人撥荊斬棘,緩緩朝前搜索。突聽東郭先生驚呼;「快來,姬悲情一定藏在這裡。」

    眾人同聲趕至,發現一座被山遮住的洞口,十分幽暗,深不見底。

    俞佩玉道:「東郭前輩說的不錯,因為山有被撥動過的痕跡。」

    東郭先生道:「那就少廢話,跟我老人家一同見識去。」

    眾人屏息凝神朝山洞一步步搜索過去。

    陰森、幽暗、泥腥氣撲鼻,眾人亮起火摺子,在洞內轉了一個彎,便赫然發現了「墨玉
夫人」。

    姬悲情盤膝坐在一塊青石條上,紋風不動,那神情好像老僧入定。

    眾人立即凝神戒備,距離終於愈來愈近,姬悲情還是沒有一點反應。

    東郭先生突然吁出一口長氣,搖頭歎息道:「想不到她已經自絕了。」

    眾人一愣,趨至她身前一看,可不是氣息已絕?但「墨玉夫人」仍舊那麼漂亮,那麼高
貴,就和生前完全一樣。

    眾人不禁一陣唏噓。在離開洞口,到達山頂時,散佈在山坳的武林群雄頓時發出驚天動
地的歡呼:「請俞公子出任武林盟主。」

    「對,讓他繼承放鶴老人家風,將武林秩序納入正軌。」

    「我們齊心支持,並發揚武林精神!」

    東郭先生高興得撫著大鬍子直笑,一場武林風暴終將過去,而未來的究竟會有怎樣轉變
呢?誰也回答不出來這個問題,人心如風雲驟變,一切的一切,都要隨人性而定。

    俞佩玉父仇已報,他現在百感交集的朝下山之道慢慢走著,他想到林黛羽,也想到武林
前途,更想到今後自己的責任。在他身後不遠,有位懷抱著黑貓的少女緊緊跟隨著,那正是
驚魂乍定的朱淚兒。

    現在,她心中也說不出究竟是什麼滋味,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俞佩玉走到哪裡,
她也就一定跟到哪裡,海枯石爛,地老天荒,世間一切可以變,而她的一顆心卻永遠不會改
變!

    「全書完」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