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奇峰迭起            

    喜歡喝酒的人眼睛看著別人喝酒,自己喝的卻是紅糖水,那心裡是什麼滋味,不喝酒的
人做夢都不會想得到。

    富八爺幾杯酒下肚,居然也滿面春風起來,笑道:「糖水總比酒好喝得多了吧……呵
呵,哈哈,來,來,請用些菜。」

    幾個「聰明人」早就在等著這句話,不等他話說完,早已拿起筷子。

    誰知富八爺突又沉下了臉,厲聲道:「這菜是誰端上來的?莫非是想害人嗎?」

    幾個「聰明」人一聽話風不對,一顆心又在下沉了下去。

    有個人終於忍不住了,陪笑道:「這菜又有何不妥?」

    富八爺正色道:「各位有所不知,油膩之物最是傷身,常言說的好,青菜豆腐保平安,
尤其我輩武林中人,吃多油膩,縱不瀉肚子,也難免變得臃腫,人一臃腫,行動就難免有所
不便……」他頓了頓接道:「行動不便,若與人交手時,武功就難免要打折扣,各位遠道而
來,若因吃了我的菜而有什麼三長兩短,卻叫我如何對得起各位。」

    他不但說得頭頭是道,而且光明正大,完全是一副悲天憫人的心腸,大家雖聽得哭笑不
得,氣破肚子,卻也無言可駁。

    富八爺將一盆排翅全部搬到面前,歎了口氣,道:「但我這老頭子吃些卻沒關係,反正
我已是行將就木的人,還怕什麼。」

    只見他一口酒,一口菜的吃著,還不住歎著氣,喃喃道:「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為了
許多朋友的好處,我就算受些罪也是應該……各位請,請用糖水。」

    大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大眼瞪小眼,嘴裡雖不敢說話;心裡只希望將這小氣鬼活活
脹死。

    俞佩玉這才知道「為富下仁」這四個字是怎麼來的了。

    他也曾見過不少貪財的人,也知道貪財的人必定很小氣,但像這位富八爺……他實在想
不通這人怎麼生出來的。

    就在這時,突聽一人笑道:「好朋友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受的罪太多了,讓我也受
些吧。」

    這正是每個人心裡想說,又不敢說的話,此刻聽到有人居然真說了出來,只覺痛快已但
是大家又不禁暗暗替這人擔心,他竟敢在富八大爺面前說這種話,豈非正如在老虎頭上拍蒼
蠅。

    富八爺面上果然已變了顏色,「啪」的,放下筷子,冷笑道:「我這輩子從來沒有好朋
友,我的好朋友都死光了,你是誰?」

    只聽那人笑道:「小弟專程來為八哥拜壽,八哥怎地還未見就要咒小弟死呢?」

    他第一次說話的時候,大家就覺得這人就在附近,卻偏偏見不到,現在第二次說話,大
家反而覺得他在很遠了。

    但等到最後一個「呢」字說出來,門口忽然就出現了一個人影子。

    口口口

    這人很高、很瘦,穿著件下青不灰,又像青,又像灰的長袍子,腰胖繫著根杳黃色的絲
絛,懸著柄形式奇古的劍。

    他頭上戴著頂竹笠,這頂竹笠就像是個盆子,將他連頭帶臉一齊蓋住,別人瞧不見他的
臉,他卻可以瞧見別人。

    富八爺像是已認出了他,連富八奶奶的神情都已有些異樣,幸好臉上塗著的那層粉幫了
她的忙,她臉色就算變了,別人也看不出。

    青袍佩劍的人已搖搖晃晃走了進來,笑著道:「故人遠來,八哥難道連個座位都不賞
麼?」

    富八爺的臉色就像是鞋底,道:「坐,坐,坐。」

    他一連也不知說了多少個「坐」字,卻沒有動一動。

    青袍客道:「噢,我明白了,八哥的規矩是要上坐,先得送禮,不送禮的人非但沒位子
坐,只怕連屁股都要被打得開花。」

    他在身上摸了摸,又道:「小弟卻偏偏忘了備禮來,怎麼辦呢?……。噢,對了,常言
道:秀才人情紙半張,禮輕人意重,是嗎?」

    摸了半天,他居然摸出張又皺又髒的紙條,也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他居然將這張紙送
到富八爺面前,還笑著道:「卻不知這份禮夠不夠。」

    這時連魚璇的臉色都變了,有人送來南海珊瑚,還不免嘔血而死,這人只送來半張破
紙,富八爺不打破他腦袋才怪。

    誰知怪事真的出現了。

    富八爺竟點著頭道:「夠了,夠了,夠了……」

    青袍客道:「八哥既然說夠,那麼就該讓小弟坐不來受罪了吧。」

    說著說著,突然一伸手,拎起了一個人的脖子。

    這人外號「半截山」,顧名思義,就可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了,此刻被青袍客隨手
一拎,竟像是小雞般被拎了起來,全身的氣力一下子就不知跑到那裡去了,也不知怎地就被
拎到門口。再看那青袍客已坐在他位子上,眨眼間就將那盆剩下的魚翅吃得乾乾淨淨,又拿
起酒壺,如長鯨吸水般一吸而盡。

    富八爺竟只是眼睜睜的瞧著,動也不動。

    青袍客咂了咂嘴,長長吐出口氣,笑道:「這麼好的罪,小弟倒真有好久沒有受過了,
八哥還有什麼罪,不如索性一併拿上來,讓小弟一併受了吧。」

    富八爺臉上陣青陣白,突然一拍桌子,大聲道:「虧你們還算是有頭有臉的江湖道,見
了田大爺進來,竟還敢大剌刺的坐著,也不問安行禮。」

    群豪本當他發怒的對象是這青袍怪客,誰知他卻拿別人當作出氣筒,只有俞佩玉暗暗好
笑,知道這小氣鬼又用了條「調虎離山」之計,他這麼樣一發脾氣,酒菜就可以省下來了。

    魚璇的眼睛早就盯在青袍客腰畔那柄劍上,此刻突然長身而起,恭恭敬敬的抱拳一揖,
道:「尊駕既姓田,不知和那位一劍鎮天山,威名動八表的「神龍劍客」田大爺有何關
系?」

    青袍客先不答話,卻緩緩將頭上竹笠摘下,露出一張蒼白瘦削的臉,這張臉遠看本極英
俊,但臉上的刀疤劍疤少說也有十來條,襯著他毫無血色的皮膚,灼灼有光的眼睛,使得這
張臉充滿了一種說不出的淒秘可怖之意。

    魚璇一見到這張臉,立刻退後三步。

    群豪竟也全都為之聳然動容,離座而起。

    魚璇躬身道:「果然是老前輩。」

    青袍客笑了笑,道:「不敢,在下正是田龍子。」

    他一笑起來,滿臉的刀疤似乎都在蠕蠕而動,更平添幾分詭秘,令人再也不敢多瞧一
眼。

    俞佩玉不但也已久聞此人乃是十大高手中行蹤最飄忽,出手最辛辣的,而且也已領教過
他門下子弟田際雲的武功,此刻不由得多瞧了他們兩眼。

    田龍子火一般的目光也盯在他臉上,似笑非笑,緩緩道:「這位少年朋友尊姓?」

    魚璇搶著陪笑道:「他叫魚二,乃是在下的長隨。」

    田龍子長長的「哦」了一聲,冷冷道:「尊駕倒真是一表非凡,想不到你的飛魚門下竟
有這樣的人物。」

    他又上下瞧了俞佩玉兩眼,目光忽然盯在魚璇臉上,道:「聽說「武林八美」俱已落在
閣下手中,不知是真是假。」

    魚璇垂下了頭,眼睛瞟著富八爺,吶吶道:「這……咳咳……」

    田龍子拊掌笑道:「我明白了,難怪富八哥將閣下奉為上座,原來閣下已將「武林八
美」拿來送作壽禮。」

    大家心裡卻在奇怪。

    「難道那些石頭人就叫做武林八美?」

    只聽田龍子笑道:「八爺,小弟喝酒吃菜,八爺難免心疼,現在小弟只求將那「武林八
美」借來瞧瞧,八爺總不該再心疼了吧。」

    富八爺沉著臉,一言不發。

    田龍子也沉下了臉,道:「小弟只不過想瞧瞧而已,又不會瞧掉她們一塊肉的。」

    富八爺臉一陣青一陣白,突又一拍桌子,大聲道:「田龍子,你莫以為我真的怕你,百
步神拳也未必就會敗在你那「進步連環,游龍十八式」之下。」

    田龍子淡淡道:「但也未必能勝,是麼?」

    富八爺道:「哼!」

    田龍子點頭一笑,道:「小弟早已知道,沒把握的架,八哥是絕不打的,所以不如還是
讓小弟瞧瞧吧,小弟保證絕不染指。」

    富八爺咬著牙,富八奶奶卻笑道:「田大哥說話素來言而有信,你就讓他瞧瞧又有何
妨?何況客人們也都早就等著想見識見識「武林八美」的妙處了。」

    這句話說出來,大家更真將這位富八奶奶當作可人意的老太太。

    富八爺沉默了很久,終於搖手道:「好,去取我的水晶盆,裝一盆清水來。」

    看「武林八美」又要清水何用?

    大家心裡好奇,也只有沉住氣等著。

    水晶盆自然是透明的,約摸有兩尺長,在燈下閃閃生光,映得盆中的清水也變得絢爛而
多采。

    屋子裡沒有一個不識貨的人,一見這水晶盆,就知道也是件稀奇的古物,但誰也不知道
富八爺要這水晶盆有什麼用。

    只見富八爺將這水晶盆擺在桌上,緩緩道:「這三十年來,江湖中人材輩出,成名的英
雄也不知有多少,但真正江湖公認的絕色美人,三十年來只不過僅有八個,她們的身份和年
齡雖不相同,但直到今日為止,還是能傾倒眾生。」

    他又捧著那鐵匣子,接著道:「魚島主送來的,就是這八位美人的雕像。」

    聽到這裡,大家都不禁覺得很失望。

    事實上,縱是天下第一美人的雕像,也引不起這些人的興趣來的,雕像總歸是雕像,誰
也想不通一座死的雕像有什麼好看。

    富八爺道:「這雕像雖是雕像,但卻跟別的雕像不同,別的雕像是死的,這雕像卻是活
的。」

    雕像竟會是活的?

    這時富八爺已取出個雕像,放在桌上,道:「各位可認得她是誰麼?」

    只見這雕像果然刀法細緻,栩栩如生,就連雙眉毛髮都根根可數,一張臉自然更是雕得
眉目如畫,美如天仙,身上穿的卻是塞外蒙族少女的裝束,異族佳麗的打扮,看來別有一番
風味。

    田龍子笑道:「這位姑娘莫非是人稱「塞上奇花」紅牡丹?」

    富八爺冷冷道:「不錯,到底還是你見多識廣。」

    田龍子微笑道:「這位紅牡丹乃是密宗第一高手「紅雲大喇嘛」的愛寵,不但姿容絕
出,而且生具內媚,也不知有多少人為她神魂顛倒,只求能一親芳澤,只可惜紅雲大喇嘛是
個醋子,連瞧都不許別人瞧她一眼。」

    富八爺面上露出得意之色,道:「但我們現在卻可瞧個仔細,瞧個明白。」

    他嘴裡說著話,已將那雕像放入水晶盆中。

    雕像入水,竟真的像是立刻就變成活的了。

    最妙的事,她身上的衣裳也一件件在褪落……

    到最後只見一個玲瓏剔透,赤裸裸的絕色美人載沉載浮,在晚霞般的光輝中,翩翩起
舞。

    富八爺情不自禁,拊掌大笑道:「紅雲將之視為禁臠,無論誰瞧了她一眼,他就要找人
拚命,但我們現在卻可將她玩之看之,調之弄之……」

    群豪中大多數人已看成目瞪口呆,連口水都幾乎要流了不來,只有一兩個腦袋比較清楚
的,才覺得這位富八爺的心理必定有些毛病但這毛病只怕也是大多數男人都有的毛病。

    「晝餅充」,雖然明知是假的,卻也比完全沒有的好。何況,偷,還不如「偷不著」
哩。

    田龍子笑道:「一人揚舞,不如兩人對舞,八哥何不替她找個夥伴。」

    富八爺道:「這倒也是個好主意。」

    他目光在盒子裡一掃又道:「紅牡丹年齡實已不小,我已找個年輕的跟她對舞了。」

    他又往盒子裡拿出個雕像來,投入水中,笑著道:「各位可知道江南第一美人是誰麼,
我現在就要江南第一美人和塞上第一美人對舞,除了在我這裡,各位這一輩子都休想有此眼
福。」

    他話未說完,俞佩玉臉色已變了。

    此刻被投入水晶盆的,不是林黛羽是誰。

    只見「林黛羽」在水中飄飄曼舞,眉梢眼角,似帶笑意,眼波流動,又彷彿正在向俞佩
玉敘說著她的委屈。

    俞佩玉那裡還忍得住,當然衝過去,一腳將桌子翻。

    群眾又驚又怒,紛紛走避,只道這小子八成是發了瘋,所以自己想找死,魚璇更是頓時
面色如土。

    連富八爺都吃了一驚,他實也未想到這小子敢在他面前撒野,只有田龍子似笑非笑的瞧
著俞佩玉,似乎已看出了他的來歷。

    富八爺怔了半晌,不怒反笑,點著頭道:「好,很好,你既然不想活了,我如何不成全
你?」

    他將翻倒的桌子又推開了些,拍了拍在他身上的水,一步步向俞佩玉走了過去……

    大家想到他「百步神拳」之盛名,此刻盛怒之下,出手一擊,其威力也不知會有多可
怕,都不禁走遠了些,好像只要一沾著俞佩玉,就會倒楣。

    魚璇倒有些義氣,似乎想替俞佩玉擋一擋,但又有些不敢,猶豫之間,已被田龍子拉
住。

    這麼多人裡面最鎮定的反而是俞佩玉。

    他的怒氣縱未平息,別人也看不出來,富八爺往這邊走,他既未迎上去,也未後退,只
是淡淡道:「你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請尊夫人自己出來吧。」

    這句話說出,大家又覺得很奇怪,富八爺的「百步神拳」天下皆知,倒從未聽說過富八
奶奶也有一身驚人的絕技富八爺自己的臉色反倒變了,就好像突然被人踩了一腳,失聲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

    俞佩玉冷冷道:「我的意思你不明白?還要我說出來?」

    方才不可一世的富八爺,此刻竟突然變得呆若木雞。

    再看那位富八奶奶,面色雖沒什麼改變,但臉上的粉卻簌簌的往下掉,就好像地震時牆
上的粉灰剝落一樣。

    俞佩玉笑了笑,自地上拾起了那雕像,悠然道:「其實你們也未必真想得到此物,你們
兩人的興趣反正都不在女人,只不過別人既然送來,你們也不能不要而已,是麼?」

    富八爺臉如死灰,一步步向後退,嗄聲道:「你……你怎會知道的?」

    俞佩玉還未說話,富八奶奶突然搶出三步,一拳打了過來,她拳勢還未到,已有一股強
勁的拳風向俞佩玉當胸壓下。

    誰也想不到文文靜靜、和和氣氣的富八奶奶,一出手竟有如此可怕,只見俞佩玉身形滴
溜溜轉了幾次,才堪堪化解開這一拳的力道,但富八奶奶一著佔得先機,後著立刻源源而
至。

    俞佩玉幾次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只有步步後退,先求自保,就在這時,看見劍光一
閃,如驚虹厲電。

    又聽得富八奶奶一聲驚呼,凌空翻身,退後兩丈,眼睛快的已看出她前胸衣襟已被劍鋒
劃破,露出了胸膛。

    平坦的胸膛上,還長滿了黑茸茸的胸毛。

    田龍子持劍當胸,仰天大笑道:「我猜的果然不錯,富八奶奶果然也是個男的……」

    群豪這才真的怔住了。

    只見富八爺的身子似已縮成了一團,富八奶奶拚命想用衣襟掩住胸膛,神情之狼狽,既
可笑,又可憐。

    其實他兩人本來有十成武功,現在還是有十成武功,本來若是可以和田龍子一拚,現在
還是可以和田龍子一拚,只不過一個人做的丟人事若是驟然被揭穿,心裡難免有些發慌。

    何況這秘密他們已隱藏了數十年,知道這秘密的本來只有一個人,這人卻早已死了,如
今這年紀輕輕的毛頭小伙子卻一下子就說了出來,他們實在想不通這小伙子是怎會知道這秘
密的,越是想不通就越覺得可怕。

    他們自己一害怕,別人自然就不怕他們了,有的甚至忍不住失聲笑了出來,田龍子人笑
道:「難怪你們莊子裡養的全是些不男不女的妖怪,原來你們自己就是妖怪,男人居然有興
趣娶個男人做太太,這倒也是天下奇聞,從來未見。」

    突聽一人道:「他喜歡娶男人做老婆,是他自己的事,就算他喜歡娶猴子做老婆,也由
得他高興,只要他不娶你做老婆也就罷了,你憑什麼管他的閒事。」

    話聲中,已有一個人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

    這人說話的聲音有氣無力,就好像有幾天沒吃過飯了,但走路的派頭卻大得很,只可惜
一張乾癟的臉上,皮膚卻軟軟的掛了不來,活脫脫就像是一隻被人放了氣的氣球,身上穿的
衣服質料雖極好,但卻足足可以裝下他三個人,若說這件衣服不是偷來的,只怕誰也不相
信。

    敢和「神龍劍客」頂撞的人,這世上可真不多,大家本以為來的人,必定又是位什麼了
不起的大人物,都不禁有些提心吊膽。

    誰知進來的卻是這麼樣一個窩窩囊囊的怪物,看來無論誰一巴掌就可以將他打到陰溝裡
去。

    田龍子又好氣,又好笑,脾氣反倒發不出了,笑嘻嘻道:「看來閣下想必也娶了個男人
做老婆,只因像閣下這樣的人材,天下只怕再也不會有女人肯嫁給你。」

    這句話說出,大家又不禁笑出聲來。

    那怪人臉上卻連半點表情也沒有,只因他臉上的皮實在太鬆了,就算他的骨肉在動,這
張皮也動下了。

    只聽他哈哈大笑了三聲,道:「就算我娶了個男人做老婆,也與你無關,你也管不
著。」

    別人是「皮笑肉不笑」,他卻是「肉笑皮不笑」,他笑得聲音雖大,臉上卻還是一副沒
精打采的模樣,笑的人彷彿根本就不是他,那笑聲就像是從一個很稀奇古怪的地方發出的。

    大家本覺這人很滑稽,現在又不禁覺得他有些可怕了。

    田龍子輕咳了兩聲,道:「男人若總是娶男人做老婆,那女人該怎麼辦呢,這閒事就是
管定了。」

    那怪人道:「你管定了?」

    田龍子道:「不錯,我菅定了。」

    「管」字剛說出,「定了」兩字尚未出口,就聽得「僻,啪」兩聲,聲音是既清又脆。

    田龍子左右兩邊臉上又各各多了五個紅指印,就像是用硃砂在臉上劃出來的,就連他自
己也不知道怎會挨了這兩巴掌。

    他只覺左邊臉上「吧」的一聲,身子就要往右倒,但右臉上也及時挨了一巴掌,身子又
站穩了。

    再看那怪人還是垮稀稀的站在那裡,陰陽怪氣的瞧著他,若說這兩巴掌就是他打的,實
在很難叫人相信。

    田龍子簡直好像在做夢,幸好臉上並不覺得疼痛。

    奇怪的是,大家卻在瞧看他的臉,目中卻露出了驚駭之色,那模樣就和見到鬼差不多。

    田龍子不由自主往臉上一摸,才發覺自己臉上已腫起了五道指印,一摸上去,比火還
燙。

    他大駭之下,不禁呼出聲,這才發現自己整張臉都僵住了,麻木得根本無法動彈,所以
也不覺得疼痛。

    那怪人才啥哈一笑,道:「這閒事你還管不管?」

    田龍子喉嚨裡格格發聲,卻說不出話來。

    那怪人忽然轉身拍了拍富八爺的肩頭,道:「我替你們出了這口氣,你們該如何謝
我。」

    富八爺道:「這!……前輩……」

    他也被這怪物武功所懾,這怪物的手往他肩上一拍,他整個人卻幾乎癱了下來,那裡還
說得出話。

    這怪人道:「你既不知道該如何謝我,不如我告訴你吧。」

    他將那水晶盆帶雕像都拾了起來,笑道:「你就把這玩意送給我,也就罷了。」

    富八奶奶鼓足勇氣,忽然道:「前輩高姓大名,不知可否見告?」

    這怪人道:「你不認得我是誰?」

    他搖著頭,歎著氣道:「別人若認不出我是誰,那倒也罷了,若連你們也認不出我是
誰,倒真叫找傷心得很,傷心得很……」

    說到這裡,他忽然自那件又寬又大又長的衣服裡摸出條雞腿來,一見到這雞腿,他目中
立刻露出了貪婪之色,放在眼前看了又看,放在鼻子上嗅了又嗅,卻又長長歎了口氣,將雞
腿放了回去。

    看到他的神情,「富八奶奶」臉上的肌肉忽然扭曲了起來,顫聲道:「天……天……
天……」

    她一連說了七八個「天」字,那第二個字卻硬是說不出來。

    俞佩玉心念一閃,忽也想起一個人來,失聲道:「前輩莫非是天吃星?」

    那怪人大笑道:「一點也不錯,想不到你這小伙子倒認得我,不容易,不容易。」

    俞佩玉這才恍然大悟,為何他臉上的肉這麼松,為何他身上的衣服這麼大,原來他本是
個胖子。

    胖子驟然瘦下來,就會變成這樣子的。

    但是其胖得如豬的天吃星,還不到三個月怎會變得如此瘦呢?——胖子若想瘦下來,並
不是件容易事。

    「富八奶奶」吃吃道:「你……你老人家怎會……怎會變得如此清減?」

    天吃星歎了口氣,道:「你沒看到麼,我現在什麼東西都不敢吃,一吃下去腸胃就疼得
要命,人若不吃東西,怎麼會不瘦呢?」

    他又歎了口氣,喃喃道:「看來我已該改個名字,叫「天餓星」才是。」

    天吃星本來自命腸胄如鐵,常常誇說「大葷不吃死人,小葷下吃蒼蠅」,那意思就是說
除了這兩樣外什麼都能吃下去。

    這麼樣一個人,怎麼連雞腿都不敢吃了?

    大家心裡雖奇怪,卻沒有人敢問出來。

    俞佩玉卻道:「前輩被那「應聲蟲」糾纏了許久,日子必難過得很。」

    天吃星睜大了眼睛,訝然道:「你也知道那回事。」

    俞佩玉道:「倒也略知一二。」

    天吃星瞪著他,喃喃道:「這小伙子知道的事倒真下少。」

    俞佩玉笑了笑,道:「無論誰被那「應聲蟲」纏住,想必都要食不知味,睡不安枕,一
兩個月下來自然難免消瘦。」

    天吃星歎了口氣,道:「不錯,一點也不錯,那兩個月我簡直恨不得死了算了,幸好他
纏了我兩個月後,突然之間又不知所蹤,但是我的腸胃也被他折磨得一塌糊塗,就連山珍海
味擺在面前,我也不敢動。」

    說著說著,他像是連眼淚都將掉了下來。

    一個好吃的人若是不能吃東西了,那日子怎麼還能過?

    俞佩玉瞪著他手中的雕像,冷冷道:「食色性也,前輩既不能食,所以就來動別的腦筋
了麼?」

    天吃星大笑道:「這你倒錯了,我來找這幾個雕像,只因我要找一個人。」

    俞佩玉皺眉道:「找一個人?」

    天吃星道:「無論怎麼算,她想必也是武林八美之一,她的雕像也必在其中,我無法看
到她本人,也不敢看,能看看她的雕像也是好的。」

    俞佩玉道:「她是誰?」

    天吃星眨了眨眼睛,什麼話也沒有說,卻比了個手式。

    一看到這手式,俞佩玉臉色就變了,失聲道:「那日俞……俞盟主放鶴在前輩面前比的
豈非也是這手式?」

    天吃星訝然道:「這件事你也知道?……奇怪,怪極了。」

    俞佩玉道:「據我們知,這手式豈非說的就是「東郭先生」?」

    天吃星道:「東郭先生?誰說這手式代表東郭先生?東郭先生會變成了絕色美人?」

    俞佩玉心跳了起來,道:「若非東郭先生,這手式說的是誰呢?」

    天吃星目中似已露出了驚懼之色,嗄聲道:「你既不知道,我又怎會知道……」

    說到這裡,聲音突然中斷。

    他嘴裡不知何時已多了個橘子,不偏不倚塞住了他的嘴裡,但若問這橘子是那裡來的,
誰也回答不出。

    接著,就聽得一人歎著氣道:「這年頭日子可真不好過,想找個地方安安靜靜睡一覺都
不容易。」

    聲音傳自屋頂。

    大家不由自主抬頭去望,就發現大樑上不知何時已懸著一個大布袋,語聲竟似是布袋中
發出來的。

    但布袋中又怎會有人?人在布袋中又怎能將布袋懸上大梁?他好好的一個人,卻要躲在
布袋裡幹什麼?

    俞佩玉正在詫異,已聽得眾人紛紛驚呼道:「大地乾坤一袋裝……布袋先生來了……」

    驚呼聲中,大廳上幾十個人已全部逃得乾乾淨淨,一個不剩。

    天吃星連嘴裡的橘子都不敢吐,卻將那鐵匣雕像留了下來,因為他知道手裡帶著東西,
總不如空手逃得快的,一個人若見過布袋先生,自然逃得越快越好。

    口口口

    大廳當然靜寂了不來,只剩下俞佩玉一個人了。

    在一連串如此詭秘奇異的變化發生過之後,一個人站在空闊而靜寂的大廳裡,頭上還有
個大布袋在晃來晃去,這滋味的確不好受。

    俞佩玉幾乎也忍不住要一走了之。

    但這時布袋中又發出了聲音:「小伙子,你既然還沒有走,為何還不放我老人家下
來?」

    俞佩玉怔在那裡,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布袋中的老人又道:「快呀,你難道要眼看我老人家活活被悶死在布袋裡嗎?」

    俞佩玉沉吟著,大聲道:「你自己既然能進去,為何不能出來?」

    布袋中的老人不說話了,卻不停的呻吟著,好像真的快要被悶死了似的,到後來運呻吟
聲都聽不到了。

    俞佩玉等了半晌,終於跺了跺腳,飛身而上。

    誰知他身子剛掠上構梁,那布袋卻「砰」的跌下,俞佩玉立刻躍不來,解開了那布袋布
袋中竟只有幾本書,那裡有什麼人。

    俞佩玉目瞪口呆,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方纔那老人的語聲明明是自布袋中發出來
的,布袋中怎會沒有人呢?

    突聽一陣話聲自樑上傳下,俞佩玉大驚抬頭,赫然看到了一雙腳,和一把鬍子,在樑上
晃來晃去。

    這雙腳很小,鬍子卻又好又長,燈光照不到樑上,除了這雙腳和白胡之外,什麼也看不
到。

    俞佩玉長長吸了口氣,若是換了別人,一定會以為自己遇見狐仙活鬼了,但俞佩玉卻知
道這老人一定是在他身形飛掠的那一瞬間,自布袋中溜走,又趁布袋落地,俞佩玉眼光下瞧
的那一瞬間掠上大梁。

    說穿了這雖然沒什麼稀罕,但若沒有快得駭人的輕功身法,又怎能騙過俞佩玉的耳目。

    俞佩玉沉住了氣,反而笑了,淡淡道:「想不到,老先生居然還有捉迷藏的雅興,恕在
下不能奉陪了。」

    老人在樑上道:「你想走?先看看這東西再走也不遲。」

    俞佩玉還未說話,突見一樣束西自樑上掉了不來,他不敢用手接,身子一偏,用衣襟兜
住。

    燈光下,只見這東西瑩瑩發光,赫然也是個玉石雕成的美人,再看天吃星方才留在桌上
的鐵匣和雕像,竟已全都不見了。

    這老人竟又趁俞佩玉解開布袋的那一瞬間,掠不來將鐵匣和雕像拿走,只不過在呼吸之
間,他身形已起落四丈。

    俞佩玉膽子再大,此刻也不禁倒抽了口涼氣。

    老人已笑道:「小伙子,你既有美人在抱,如何不仔細瞧瞧她呢,這眼福若是錯過了,
倒實在很可惜。」

    口口口

    別的雕像都是原質原色,這塑像的衣服上卻塗著一層黑色的奇異釉彩,所以她穿衣服就
是黑色的,更襯然她膚色的瑩白。

    她面目之美,當真是美如天仙,只是眉宇間卻帶著種說不出的冷酷之意,令人再也不敢
親近。

    只聽老人道:「你可認得她麼?」

    俞佩玉道:「不認得。」

    老人歎了口氣,道,道:「你生得太晚了,所以不認得她,但三四十年之前,江湖中若
是提起「墨玉夫人」來,至少有幾萬個男人會心甘情願的為她去死。」

    俞佩玉淡淡道:「我只覺得她彷彿很難親近。」

    老人笑道:「就因為她對人總是冷若冰霜,所以別人才越想親近她,十個男人中有九個
多少有些賤骨頭,這道理你還不明白?」

    俞佩玉笑了笑,道:「縱是絕代紅顏,到頭來也是一坯黃土,四十年前的美人與我又有
何關係?」

    老人道:「若是沒關係,我也不會要你看了。」

    俞佩玉道:「哦?」

    老人道:「方纔天吃星比的那手式,說的就是她。」

    俞佩玉不由心一跳,沉住了氣道:「但我還是不認得她。」

    老人道:「你再想想,真的不認得她麼?據我們知,你至少總該見過她一面的。」

    俞佩玉的心又一跳,忽然想起了海東青和楊子江的師父,那風姿絕美,黑衣蒙面的貴婦
人。

    他立刻又想到那面竹牌,刻在竹牌上的布袋。

    到了這時,俞佩玉再也沉下住氣了,失聲道:「難道你就是東郭先生?」

    「東郭先生」這名字的本身就像是有種奇異的魔力,俞佩玉說出了這四個字,連自己都
吃了一驚。

    他實未想到自己忽然之間就遇著了「東郭先生」。

    只聽老人笑道:「其實我們也是老朋友了,你也該認得我才是。」

    笑聲中,他的人已飄飄的落了不來,就彷彿一團棉花,又彷彿一片落葉,他頷下的鬍子
根根飛舞,又像是滿天銀雨。

    他的人又瘦又矮,像是已全被包在鬍子裡。

    俞佩玉驟然失聲道:「原來是你。」

    口口口

    俞佩玉的確是見過這老人的。

    第一次,他家破人亡,僅以身免,實在已沒有活下去的勇氣,就在那時,他遇見了這老
老人那天正在上吊。

    俞佩玉救了他的命,也救了自己的命,因為他救了別人之後,自己忽然也獲得了求生的
勇氣。

    第二次,他正對自己的武功失去了信心,又遇見了這老人,這老人正在畫山,畫出的卻
又不是山。

    他還記得這老人那天說的話:「明明是山,我晝來卻可令它不似山,我畫來明明不似
山,但卻叫你仔細一看後,又似山了。」

    「這只因我雖未晝出山的形態,卻已晝出山的神髓。」

    「別人看不懂又有何妨,只要我晝的是山,在我眼中就是山,心中也是山,我看得懂,
而別人看不懂,豈非更是妙極。」

    就是這幾句話才使得俞佩玉的武功邁入了另一境界。

    因為「先天無極」的神髓,本就是於有意而無形,能脫出有限的形式之外,進入無邊無
極的混沌世界。

    能返璞而轉真,「先天無極」的武功便已大成,俞佩玉此刻雖還未能達到此境界,也已
很接近了。

    口口口

    俞佩玉越想越覺得這老人對他非但全無絲毫惡意,而且每次都在他最危險的時候出現,
助他渡過難關。

    若說這老人就是在暗中陷害他的惡魔,他實在難以相信,可是那「墨玉夫人」說的話卻
又令他無法不信。

    他抬起頭,東郭先生正含笑望著他,悠然道:「你已認得我了麼?」

    俞佩玉恭聲道:「弟子屢承前輩教誨,始終銘感在心。」

    東郭先生用手指彈了彈「墨玉夫人」的雕像,道:「你自然也見過她。」

    俞佩玉道:「是。」

    東郭先生喃喃道:「她居然沒有殺你,倒也是件怪事。」

    俞佩玉道:「她為何要殺我?」

    東郭先生道:「因為你也許就是世上唯一能揭破她秘密的人。」

    俞佩玉道:「什麼秘密?」

    東郭先生道:「你可知道她姓什麼?叫什麼名字?」

    他不等俞佩玉說話,自己又接著道:「你自然不會知道她的名字,世上本就沒有幾個人
知道她的名字,因為她的名字本身就是個秘密。」

    俞佩玉道:「為什麼?」

    東郭先生道:「因為她的名字叫姬悲情。」

    俞佩玉道:「姬悲情?她難道和姬苦情有什麼關係?」

    東郭先生道:「當然有關係……她不但是姬苦情的妹妹,也是姬苦情的妻子。」

    俞佩玉怔在那裡,簡直說不出話來。

    東郭先生歎了口氣,道:「冤孽……這本就是個冤孽……」

    他苦笑著接道:「因為姬家的人,都有種瘋狂的想法,總認為只有他們家裡的人最優
秀,別家的人都配不上他們。」

    俞佩玉駭然道:「如此說來,他們……他們家裡難道都是亂倫的種子?」

    東郭先生歎道:「不錯,就因為他們家世代都是兄妹成親,所以生出的子女不是瘋子,
就是白癡,這姬悲情看來雖然美如天仙,其實也並下例外,也是個瘋子。」

    俞佩玉瞧了那雕像一眼,掌心不覺已沁出了冷汗。

    東郭先生道:「但她卻是個高傲的瘋子,見到自己生下的竟是姬葬花那樣的孽種,就不
顧一切,絕裾而去,所以到了姬葬花這一代,只有他一個獨子,才不得不和外姓通婚,縱然
如此,姬葬花自始至終還是不肯和他的夫人同床共枕。」

    俞佩玉這才明白姬靈風如何始終不肯承認姬葬花是她的父親,也明白了姬夫人的痛苦。

    但姬葬花若非姬靈風的父親,誰是他的父親呢?

    難道就是那躲藏在地道中的「姓俞的」?

    那「姓俞的」難道就是……俞佩玉越想越害怕,簡直不敢想下去。

    只不過有些事他又不得不想:「墨玉夫人」若真是姬苦情的妻子,又怎會將姬苦情殺
死?這件事他自己親眼目睹,也不能相信。

    只聽東郭先生道:「自此之後,姬苦情就變得更瘋狂,那時江湖中突然發生了許多件震
驚天下的無頭案,有大宗珍寶神秘地被劫,許多名人神秘地被殺,做案的人武功高絕,手腳
乾淨,誰也想不到這做案的人就是姬苦情。」

    這段話俞佩玉已在「殺人莊」的地道中,聽那神秘的高老頭說過一次,可見這東郭先生
說的話也下假。

    東郭先生道:「當時武林中雖然動員了數十高手,但卻只有一個人猜出做案的就是姬苦
情,而他的想法偏偏也無人相信。」

    俞佩玉動容道:「前輩難道認得這人?」

    東郭先生笑了笑,道:「我當然認得他,因為他就是我的二弟「萬里飛鷹」東郭高。」

    俞佩玉也早就想到那神秘的「高老頭」必有一段輝煌的過去,但是,卻再也想不到他竟
會和「東郭先生」有如此密切的關係。

    東郭先生凝注著他,目中帶著笑意,道:「我知道你必定也認得他的,是不是?」

    俞佩玉歎道:「晚輩身受那位前輩的恩惠更重,他對弟子實有再造之恩。」

    東郭先生道:「我那二弟非但輕功高絕,嫉惡如仇,醫道之高明,更是天下無雙,縱令
華陀復生,刀圭之術也未必能比得上他。」

    俞佩玉摸著自己的臉,不禁自心底生出了敬意。

    東郭先生道:「姬苦情經我二弟逼得走投無路,只有詐死,逃出了殺人莊,遠遁窮荒,
去尋找他的妻子「墨玉夫人」姬悲情。」

    俞佩玉道:「那時姬悲情也在關外?」

    東郭先生道:「不錯!這兩人在關外會合之後,野心仍不死,一直都在準備捲土重來,
君臨天下,但他們對我兄弟兩人卻始終還存著畏懼之心,自己始終不敢出面,只有利用一個
在武林中聲譽素佳的人來做他們的傀儡。」

    俞佩玉面上一陣扭曲,嗄聲道:「前輩說的自然就是那俞……俞某人了。」

    東郭先生目光露出一絲憐憫同情之色,柔聲道:「放鶴老人乃武林中少見的正人君子,
怎肯助他們為惡,他們也明知此點,所以只有下毒手將放鶴老人除去,再找個人來偽冒俞放
鶴,他們一心要借俞放鶴的俠名,行事自然不擇手段。」

    聽到這裡,俞佩玉心裡又是悲憤,又是感動。

    悲憤的是因為他又想到家園的慘變、亡父的慘死。

    感動的卻是這許多日子來,第一次有人為他抱不平,第一次有人瞭解他父子的冤屈,第
一次有人肯替他說話。

    東郭先生拍了拍他肩頭,柔聲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現在雖受盡了世人的冷
眼,但將來總有一天,冤情大白,你就可揚眉吐氣了。」

    俞佩玉只覺胸中一陣熱血上湧,熱淚幾將奪眶而出,匐地叩首說道:「前輩莫非早已知
道弟子的身世。」

    東郭先生扶起了他,柔聲道:「我自然早就知道了,你可記得,就在你橫遭不幸的那一
天,我已見到了你,那時我就知道你必有忍辱負重的勇氣。」

    俞佩玉長長呼吸了幾次,使自己的心情略為平靜了些,黯然道:「弟子只有一件事還不
明白。」

    東郭先生道:「什麼事?」

    俞佩玉咬牙道:「假冒先父的那惡賊究竟是誰呢?他為何也有一身「先天無極」門的武
功?而且還能將先父的神情舉止都學得維妙維肖,一般無二。」

    東郭先生沉默了很久,才長長歎息了一聲,道:「龍生九子,子子不同,放鶴老人雖然
恬淡高遠,大仁大義,他的兄弟俞獨鶴卻是個心如梟獍的畜牲。」

    俞佩玉想到那本「帳簿」上記載的事,身子不禁一陣戰慄,手足也立刻變得冰冰冷冷,
顫聲道:「難道……難道那惡賊就是我的……我的二叔?」

    東郭先生歎道:「有些話,我也不便在你面前說,但你卻要明白,你那二叔雖然說是被
逼離家的,你父親卻從未有絲毫對他不起。」

    俞佩玉黯然垂首,唯有點頭而已。

    東郭先生道:「俞獨鶴離開了你父親之後,更是為所欲為,無惡不作,染了滿手的血
腥,也結了無數的仇家,只不過他武功既高,行蹤又飄忽,別人雖恨不得將他碎萬段,卻只
恨無法追查出他的下落來。」

    他徐徐接道:「直到有一天,那天正是大年初二,他在洛陽名妓「大喬」家裡喝酒狂
歡,不覺酩酊大醉,只因他再也想不到「大喬」竟也是他仇家的眼線。」

    俞佩玉喃喃道:「大年初二……」

    他又記起在那殺人莊的地道中聽到的話:「俞某人到殺人莊來時,正是大年初三……」

    東郭先生道:「但俞獨鶴實在也是個武林少見的人物,大醉中被十餘高手圍剿,還是被
他殺出了重圍,逃入了殺人莊。」

    他歎了口氣,接著道:「他知道殺人莊中一定有人會庇護他,何況他在「殺人莊」中輕
車熟路,別人自也無法追及……」

    俞佩玉忍不住問道:「那次難道並非他第一次逃入殺人莊麼?」

    東郭先生道:「他早已和姬夫人有了私情,姬靈風和姬靈燕姐妹就是他的女兒。」

    俞佩玉只覺全身都涼了。

    他立刻就想起那日在殺人莊的地道中,發現的那塊玉,那時他覺得奇怪,「先天無極」
門的珍藏怎會在殺人莊出現。

    還有那錦囊和繡像,和上面的兩句話:「常伴君側,永勿相棄。」

    只是那時他絕未想到姬夫人的情人竟是他的二叔。

    他又想起姬靈風和姬靈燕姐妹總像是和他有種神秘的情感,原來這只因為他們身子裡都
流著有「俞家」的血!

    東郭先生道:「姬夫人將俞獨鶴藏在地道中,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誰知姬苦情詐死
後也進入了那地道,恰巧遇見了俞獨鶴。」

    俞佩玉道:「他……他為何不……」

    東郭先生不等他說完這句話,已明白了他要問的是什麼,歎道:「姬苦情本來自然是想
將俞獨鶴殺了滅口的,但後來他卻想到了這還大有可以利用的價值,也許認為他和自己臭味
相投,所以只是劫走,並沒有要他的命。」

    這一點俞佩玉倒早就想到過了,俞獨鶴若非在急猝中被人挾持而去,就絕不會將那錦囊
和玉遺留在殺人莊的地道裡。

    東郭先生道:「姬苦情這一著閒棋並沒有白走,俞獨鶴和放鶴老人兄弟本就有虎賁中郎
之似,只要稍加刀圭易容,便可令人難辨真偽,何況,他們兄弟自幼相處,俞獨鶴對放鶴老
人的語言神態,一舉一動自然都瞭如指掌。」

    他長長歎息了一聲,接著道:「所以這所有的事都絕非巧合,可說每一步驟都是經過嚴
密計劃的,若沒有「俞獨鶴」,他們也許就不會將放鶴老人選作對象了。」

    俞佩玉沉默了很久,才問道:「姬苦情也精於刀圭易容之術了。」

    東郭先生道:「不是他,是墨玉夫人,據說她的刀圭易容之術傳自西洋波斯一帶,雖和
東郭高所習下同,都有異曲同工之妙。」

    俞佩玉道:「前輩可知道她還有兩位高足?」

    東郭先生道:「你說的可是楊子江和海東青?」

    俞佩玉道:「正是。」

    東郭先生歎道:「這兩人本質不壞,只可惜被她利用,據我看來,就連這兩人對她的秘
密都未必知道得很詳細。」

    俞佩玉喃喃道:「不錯,連我都相信了她的話,她自己的徒弟又怎會不信,只不過……
如此說來那「靈鬼」又是奉何人差遣的呢?」

    東郭先生道:「自然也是姬悲情。」

    俞佩玉忍不住問道:「那麼,姬悲情為何又要靈鬼去殺她自己的門下楊子江和海東
青?」

    東郭先生道:「這說不定是因為楊子江和海東青漸漸已對她的秘密知道得多了,在這種
入門下,若是知道的事情太多,便難免有殺身之危,也說不定是因為她自覺現在大業將成,
已用不著楊子江和海東青。」

    他歎了口氣,嗄聲接道:「無論如何,我早已說過他們兄妹都是瘋子,他們的行事又豈
可以常情衡度。」

    俞佩玉道:「除了靈鬼外,她是否還有另外四鬼?」

    東郭先生笑了笑,道:「那只不過是她故意聳人聽聞而已,要人作鬼,並不是件容易
事。」

    俞佩玉默然半晌,喃喃道:「如此說來,楊子江和海東青也是一直被她蒙在鼓裡的,他
要我避入那山腰秘窟中,也許並無惡意,因為他也不知道姬苦情在那秘窟裡,他們對我說的
那些話,他們自己也信以為真……」

    想到這裡,他掌心不禁又沁出了冷汗。

    因為事實若是如此,非但楊子江和海東青的處境都險極,朱淚兒和鐵花娘更已入了虎
口。

    他現在就算想去救他們,也沒法子,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墨玉夫人」已將他們帶到那
裡。

    但這東郭先生說的話是否全是事實呢?

    只聽東郭先生道:「這些秘密雖是我多年來用盡各種方法才查探出來的,但有些也只不
過是我的推測而已,可說全無證據,並不能完全令人信服……如今我若說俞放鶴乃是俞獨鶴
假冒的,天下又有誰相信?」

    俞佩玉歎了口氣,暗道:「連我對你說的話都不能完全相信,又何況別人?」

    東郭先生凝注著他,徐徐道:「找知道你心裡也不無懷疑之處,所以……我現在想先帶
你去見一個人。」

    俞佩玉道:「誰?」

    東郭先生笑了笑,道:「你見到他時,就會知道的。」

    口口口

    避開大路,從田陌間的小道走過去,有一曲流水。

    小橋上朝露未乾,橋那邊竹籬掩映處,有茅屋三楹,雞犬之聲,隔籬傳來,屋頂炊煙,
隨風裊娜。

    俞佩玉遠遠就嗅到一股藥香。

    茅屋中是誰病了?

    是誰在煎藥?

    竹籬半掩,簷下的紅泥小火爐上,藥已半沸,一隻黑貓懶洋洋的伏在火爐旁取暖,四下
寂無人聲。

    那煎藥的人呢?

    東郭先生為什麼要將俞佩玉帶到這裡來?

    突聽「喵」的一聲,那黑貓箭一般竄起,竄入東郭先生懷裡,東郭先生撫著地綢子般的
黑毛,大笑道:「好小黑,乖小黑,莫要抓爺爺的鬍子。」

    俞佩玉對貓狗都沒有興趣,正覺得無聊,突聽一人道:「俞公子別來無恙。」

    這聲音就在他身後發出來的。

    俞佩玉大驚回頭,就看到一張熟悉的臉。

    蒼老的臉上,密密的刻劃著風霜勞苦的痕跡,但一雙帶笑的眼睛,卻清澈得有如明湖之
秋水。

    俞佩玉又驚又喜,失聲道:「原來是你老人家在這裡。」

    此時此地,他能再見到「高老頭」,當真是宛如隔世。

    東郭高手裡提著個大水桶,桶裡裝滿了清水,他提著這麼大一桶水來到俞佩玉身後,居
然也全無聲息。

    他看到俞佩玉面上的刀疤,面色立刻就變了,但瞧了幾眼後,目中又露出了笑意,喃喃
道:「看來無論什麼事都不能太完美了的,總要有些缺陷才好。」

    俞佩玉只覺喉頭彷彿被什麼東西塞住了,想說話竟也說不出,東郭高拍了拍他肩頭,展
顏笑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不說也罷,屋子裡還有個人日夜在惦念著你,你快去看看
他吧!」

    屋子裡的人是誰?

    是誰病了?

    莫非是姬靈燕?

    是謝天璧了?

    還是林黛羽?

    俞佩玉只覺手有些發抖,畢竟還是推門進去。

    一個白衣人斜倚在床上,清瞿的面容,蠟黃的臉色,半張半閉的眼睛中,閃閃的發著
光。

    一見到這人,俞佩玉再也忍不住心頭狂喜,竟大叫了起來:「鳳三哥,你怎會也在這
裡。」

    口口口

    看到了鳳三和「高老頭」,俞佩玉對東郭先生的信心自然又增加了幾分,但有幾件事他
還是覺得無法解釋。

    尤其是他親眼見到那「墨玉夫人」將姬苦情殺死的——眼見的事,總比耳聽的事為真。

    他簡要的向鳳三敘出了這些日子裡所發生的事,說到朱淚兒已被姬悲情騙走時,他心裡
又是痛苦,又是慚愧。

    鳳三反而安慰他,道:「姬悲情絕不會傷害淚兒,因為她將淚兒帶走,只不過是為了要
脅你,要你不敢做任何背叛她的事。」

    俞佩玉垂首道:「我早就該想到這點的,我為什麼要讓她將淚兒帶走?」

    鳳三微笑道:「其實你也用不著為淚兒擔心,這孩子刁鑽精靈,姬悲情也未必就能對忖
得了。」

    俞佩玉也只有暫且放寬心事,卻將那帳簿和竹牌拿了出來,道:「這就是我在李渡鎮那
小樓下找得的!……」

    鳳三皺眉道:「銷魂宮主怎會對一本帳簿如此珍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