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地獄惡魔            

    朱淚兒的臉色嚇黃了,嘶聲道:「這些蠟人不是死,是活的。」

    鐵花娘嘴唇發抖,幾乎已駭暈了過去。

    只聽那蠟人道:「你們若還想要她們活著,就站在那裡,一動都不要動。」

    他嘴裡說著話,臉上就有層薄薄的蠟一片片剝落下來。

    俞佩玉就站著下動,連話都不說。

    海東青卻忍不住道:「你們想怎樣?」

    他這句話其實問得很多餘,很可笑,任何人到了情急的時候,都常常會說出很無聊的話
來。

    就在這時,只見遠處兩個正在下棋的「蠟人」也忽然動了,身子一閃,就向地們飛撲過
來。

    抱住朱淚兒的那「蠟人」道:「你們兩人無論誰動一動,這兩個女人就沒命。」

    朱淚兒嘶聲道:「不要管我,他們不敢殺我的。」

    俞佩玉歎了口氣,這口氣還沒有完全歎出來,他的人已被兩條很有力的手臂抱著,接著
就被人點了六七處穴道。

    朱淚兒又驚呼了一聲,嗄聲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為了我……」

    話未說完,她眼淚已落了下來。

    只聽一人咯咯笑道:「小姑娘你現在總該知道蠟人並不比真人好了吧,其實他們有時候
比真人還危險得多。」

    刺耳的笑聲,方纔那穿黑袍子的老人又走了出來,只不過頭上戴的已不是竹笠,而是頂
形狀很奇怪的高帽子。

    他的人本就很矮,這頂帽子又特別高,驟眼望去,只覺帽子似乎比人還高,那模樣實在
又滑稽,又可笑。

    但此時此刻,又有誰還能笑得出來。

    朱淚兒大罵道:「你這老妖怪,你……」

    她把什麼難聽的話都罵了出來,這老頭子卻像是聽得很有趣,等她罵完了,才笑著道:
「小姑娘,你很會哭,也很會罵人,我老人家最喜歡你這種小姑娘了,等下一定將你做成一
個最漂亮的蠟人,漂亮得就好像無錫泥娃娃一樣。」

    朱淚兒嗄聲道:「你……你……」

    她還想罵幾句,怎奈心裡發毛,嘴唇發乾,那裡還罵得出。

    那老人頭上的高帽子直搖,搖搖擺擺的走到俞佩玉面前,道:「小伙子,你就叫俞佩
玉?」

    俞佩玉道:「是。」

    老人咯咯一笑,道:「我雖未見過你,但一眼就認出你來了。」

    俞佩玉忽也一笑道:「我雖未見過你,但也認得你。」

    老人怔了怔,大笑道:「你若真認得我,你的本事可真不小。」

    俞佩玉道:「你並不是人。」

    老人獰笑道:「你也和那小姑娘一樣會罵人?我不是人難道是妖怪。」

    俞佩玉道:「你也不是妖怪,只不過是個死,因為你早已死了。」

    老人大笑道:「你說我是死?」

    俞佩玉道:「不錯,你雖未見過我,但我卻早已見過了你。」

    老人道:「你見過我?在那裡?」

    俞佩玉道:「在一個墳墓裡。」

    朱淚兒的眼睛發直,連她都覺得俞佩玉說的話實在有些莫名其妙,她幾乎要認為俞佩玉
忽然有了毛病。

    一個很正常的人絕不會說活人是死,更不會說自己到過墳墓裡去,這簡直不像是俞佩玉
說的話。

    誰知老人聽了這些話,臉色卻忽然變了,瞪了俞佩玉半晌,道:「你去過那墳墓?」

    俞佩玉道:「不錯,我還在裡面耽了很久。」

    老人道:「你是怎麼出來的?」

    俞佩玉笑了笑,道:「從你屁股下面走出來的。」

    聽到這裡,非但朱淚兒認為他有毛病,鐵花娘和海東青簡直已認為他發了瘋,因為他說
的完全不是人話。

    但那老人的臉色卻變得更可怕,忽然大聲道:「乖孫女,你出來。」

    她的孫女一出來,除了俞佩玉外,大家又駭了一跳,誰也想不到這老人的孫女竟是姬靈
風。

    俞佩玉卻早已看出這老人就是詐死而逃的姬苦情了,他做「蠟人」的本事不錯。只聽姬
苦情道:「這小子說的話可是真的麼?」

    姬靈風道:「我不知道。」

    她看來很憔悴,很虛弱,但回答得卻很乾脆。

    姬苦情道:「但他去過殺人莊,是嗎?」

    姬靈風道:「他若未曾去過殺人莊,我怎麼會認得他,但去過殺人莊的人很多,又不止
他一個。」

    姬苦情笑了,拍著她的臉蛋兒,笑道:「乖孫女,對爺爺說話怎麼可以這樣沒禮貌。」

    姬靈風嘟著嘴道:「人家頭昏,就想睡覺。」

    她話未說完,扭頭就走,居然始終也沒有看俞佩玉一眼。

    姬苦情搖著頭,喃喃道:「這孩子已被她娘寵壞了……」

    他忽又瞪著俞佩玉道:「我聽說俞放鶴的兒子也叫做俞佩玉,是麼?」

    俞佩玉道:「好像是的。」

    姬苦情道:「聽說他已死在殺人莊。」

    俞佩玉道:「好像不錯。」

    姬苦情眼睛裡忽然發出了光,緩緩道:「也許他並沒有死,也許他到墳墓裡去走了一
趟,又活回來了,而且還遇著個人替他將容貌改變了。」

    他忽然一把揪住俞佩玉的衣襟,大聲道:「也許他就是你,你就是俞放鶴的兒子。」

    口口口

    俞佩玉本來想不通姬靈風為何要說謊,現在才明白了,他面上雖然不動聲色,掌心裡不
覺沁出了冷汗。

    姬苦情說不定也是和那「俞放鶴」一路的,將俞佩玉誘來,也許為的就是要查明兩個俞
佩玉是否同一人。

    俞佩玉易容的秘密,只有姬靈風知道,但她並沒有說出來,俞佩玉雖不知道她為了什麼
要替自己隱瞞,卻實在感激得很。

    姬苦情還瞪著他,厲聲道:「你究竟是否俞放鶴的兒子?」

    俞佩玉笑了笑,道:「我是誰的兒子,和你又有什麼關係?」

    姬苦情道:「你就算承認是俞放鶴的兒子,又有什麼關係?」

    俞佩玉笑道:「你為何不承認是他的兒子?」

    姬苦情臉色一沉,忽又大笑道:「好,小伙子,算你嘴硬,你既然不喜歡說老實話,我
就索性叫你永遠說不了話吧。」

    口口口

    這石窟比外面那洞窟明亮得多,也溫暖得多,因為大鐵爐裡已生起了火,火上有只大鐵
鍋裡的蠟已開始融化。

    姬苦情用一隻長柄的鐵杓在鍋裡緩緩攪動著,當火焰漸漸轉變為青色的時候,鍋子裡就
有一陣陣熱氣散發出來,在氤氳的熱氣和閃動的火光中,他的臉看來就像是一個用青銅鑄成
的魔鬼面具。

    他眼睛裡也閃動著一種瘋狂的、狂熱的光芒,緩緩說:「將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做成一個
蠟人,並不是件容易事,第一,要注意融蠟的時候,既要將蠟完全融化,又不可將蠟煮得太
沸,一定要在蠟剛剛開始起泡的那一瞬間,就將蠟倒在人身上。」

    他咯咯一笑,接著道:「那就好像廣東人做油淋雞一樣,手要穩,心要細,要將蠟慢慢
的澆,而且還要澆得很勻,等第一層蠟,已完全凝固了之後,再開始澆第二層,只要手稍微
一抖,就完全前功盡棄了。」

    他悠然自得的說著,真像是一位名廚,一面在做油淋雞,一面在食客面前誇耀著自己的
手藝。

    只可惜聽他說話的並非食客,而是「雞」——雞若也有感覺,到了廚房後會是什麼心情
呢?

    朱淚兒此刻的心情就正和雞差不多,又憤怒,又害怕,只恨不得一嘴將這殘酷的瘋子啄
死。

    鐵花娘似已怕得控制不住自己了,嘶聲道:「你快殺了我吧,你為何還不動手?」

    姬苦情悠然笑道:「我要做一個完好的蠟人,還有件特別注意的事,那就是切切不可先
將人殺死,這樣做出來的蠟人,才能有生動鮮活的神氣,若先將人殺死,再澆蠟,做出來的
蠟人看來就會死氣沉沉了。」

    鐵花娘道:「你,你……」

    她嘴唇發抖,喉嚨像是已被堵塞住。

    姬苦情忽然向她一笑,道:「但楊夫人你卻大可放心,我絕不會為難你的,因為我想楊
子江絕不會喜歡跟一個蠟人睡覺。」

    海東青變色道:「楊子江難道真的和你串通了?」

    姬苦情大笑道:「不錯,他比你聰明,比你會選擇朋友,他選擇的朋友是拿刀的廚子,
你選擇的朋友都是雞。」

    海東青呆了半晌,顫聲道:「楊子江,楊子江,師父待你不薄,你為何要做出這種欺師
滅祖的事,你難道將師門的規矩都忘了麼?」

    說著說著,他眼淚似已將奪眶而出。

    朱淚兒恨恨道:「難怪他不怕靈鬼殺他了,原來他知道只要我們一去,他就可以向靈鬼
說明他們本是一家人了,這小賊做盡了不要臉的事,嘴裡還要說漂亮話。」

    她話未說完,針花娘已失聲痛哭起來。

    朱淚兒冷笑道:「楊夫人,你哭什麼?你嫁到這種的丈夫,還有什麼不開心的。」

    鐵花娘流淚道:「我……我……」

    朱淚兒道:「你們無論是誰請幫幫忙,將這位楊夫人往我身旁請開吧,我已開始受不了
她身上的臭氣。」

    姬苦情笑道:「你不說我倒忘了,我早已該將楊夫人請到上座的。」

    鐵花娘嘶聲大呼道:「你們莫要動我,我不是楊子江的妻子,我情願做蠟人,也不願做
這種人的妻子,我情願和他們死在一起。」

    姬苦情淡淡道:「無論誰到了這裡,死活已由不得他自己了。」

    海東青望著俞佩玉,黯然道:「俞兄,我看錯了楊子江,我……我對不起你。」

    俞佩玉道:「這是他的錯,不是你的錯,海兄,你……你何必難受。」

    海東青長歎道:「無論如何,他總是我的兄弟,我……」

    突聽姬苦情大聲道:「快,快開爐門,再將鍋吊高些,現在火候正恰到好。」

    口口口

    杓子裡的蠟還在冒著氣。

    姬苦情笑道:「第一杓蠟倒在身上會有些疼的,俞公子你最好忍耐些,但兩三杓澆過去
之後,你就會慢慢不覺得疼了。」

    他將蠟緩緩倒在一塊木板上,看著蠟汁在板上凝固,喃喃道:「嗯,現在果然是恰到好
處……快將俞公子的衣服脫不來。」

    朱淚兒大呼道:「你為何不先由我開始……」

    姬苦情笑道:「遲早都要輪到你的,你急什麼?」

    朱淚兒嗄聲道:「求求你,先由我開始吧,我死也感激你。」

    姬苦情道:「你不忍看俞佩玉在你眼前受苦,所以想先閉上眼麼?」

    朱淚兒咬著嘴唇,一面流淚,一面點頭。

    姬苦情笑道:「但你難道喜歡先在他們面前脫光衣服?」

    朱淚兒怔了怔,失聲哭了起來。

    鐵花娘嘶聲道:「你先向我下手吧,我……我不怕……」

    姬苦情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說道:「你的身材的確不錯,我想他們也喜歡我先向你下手
的,臨死前能看到你這樣的美人兒脫光衣服,也總算眼福不錯。」

    他忽又歎了口氣道:「只可惜你是楊子江的老婆,可惜,可惜……」

    海東青厲聲道:「你這畜牲,老畜牲,你簡直連半分人性都沒有。」

    姬苦情笑道:「你可是想故意激怒我,要我先向你下手?」

    海東青吼道:「你有膽子向我下手麼?」

    姬苦情大笑道:「好,好,你們都很有義氣,也很夠朋友,居然都搶著要先死,我索性
成全了你們吧。」

    他獰笑著道:「把這三人的衣服都脫光,讓他們擁抱在一起,我要將他們三個人做成一
個很特別的蠟人,讓別人一眼就可看出他們是朋友。」

    海東青和朱淚兒同時大叫了起來,朱淚兒雖也屢經險難,但直到今日,才真正到恐懼的
滋味。

    俞佩玉雖然閉口無言,心裡卻更憤怒,更悲傷,他想不出老天為何一定要使他的遭遇如
此悲慘。

    早知如此,他還不如死在桑二郎手裡了,桑二郎雖也是個殘酷淫猥的瘋子,但比姬苦情
還好些。

    他還想不出如此瘋狂淫猥的主意。

    突然間,一個人從外面飛了進來,手舞足蹈,就好像一個被人凌空吊起來的傀儡,來勢
卻極快。

    姬苦情變色道:「誰?」

    「誰」字剛問出來,這人已不偏不倚,落在那個盛煮沸熟蠟汁的大鐵鍋裡,發出一聲令
人心驚膽悸的慘呼。

    鍋裡的蠟汁飛濺而出,有一點濺到了朱淚兒身上,雖只一點,朱淚兒已覺得痛徹心腑。

    就在這時,外面又有個人直飛了起來,也是手舞足蹈,又「砰」的跌入鐵鍋裡,第一聲
慘呼未絕,第二聲慘呼又起。

    整個鐵鍋卻往爐子上倒翻了不來,蠟汁倒得滿地都是,姬苦情身子立刻飛掠而起,怒吼
道:「是什麼人?」

    吼聲中,又有第三個人飛入,向姬苦情直撞了過來,姬苦情身形一閃,居然凌空移開了
兩尺。

    但這時第四、第五個人已同時飛入,迎面撞向姬苦情,他輕功縱然有驚世駭俗的造詣,
這次也閃避不開了。

    要知輕功的身法,全憑一口真氣,提起身子凌空後,就再無藉力換氣之處,能憑空閃變
一次,已難如登天。

    只聽「砰」的一聲,姬苦情凌空揮拳,將飛進來的兩個都震了回去,但他自己也被震
落,幾乎撞上石壁。

    朱淚兒又驚又喜,到這時才看清往外面飛進來的五個人,竟都是姬苦情手下的「假蠟
人」。

    她剛才吃過這些「蠟人」的虧,雖然是被暗算,但這些人的武功也實在不弱,出手更
快。

    此刻這五人竟在一剎那間就被人像拋球般的拋了進來,而且,顯然毫無抵抗之力,來的
那人武功之高,也可想而知了。

    姬苦情臉色發青,瞪著俞佩玉道:「想不到你還約了幫手來,看來你的朋友倒不少。」

    只聽一人道:「我並不認得他,我和你倒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口口口

    這聲音輕妙柔美,玉潤珠圓,朱淚兒和鐵花娘兩人一個是銷魂宮主的女兒,麗質天生,
一個是「瓊花三娘子」,煙視媚行,自然都知道動聽的語聲,也是一種對付男人的武器,她
們的聲音本已十分動人了。

    但和這聲音一比,她們兩人就只能閉上嘴。

    只不過這聲音雖好聽,說的話卻如一桶冷水往朱淚兒的頭上倒了不來,她的心又涼了。

    來的這人原來也是姬苦情的朋友。

    只有海東青面上卻顯出狂喜,悄聲道:「家師到了,我們有救了。」

    朱淚兒怔了怔,道:「你師父是女人?」

    海東青沒有回答這句話,也用不著回答了,只因這時已有個黑衣婦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她面上也蒙著層面紗,朱淚兒雖然瞧不見她的容貌,但也不知怎的,卻覺得這婦人必定
是人間的絕色。

    朱淚兒從來也未見過風姿如此優美的女人。

    口口口

    黑衣婦人似乎走得很慢,但突然就走了進來,誰也未看清她腳步如何移動,是如何走進
來的。

    她穿著件黑色的長袍,長可及地,只露出一雙黑色的鞋尖,她手上也戴著雙黑絲的手
套。

    朱淚兒雖然看到了她,其實卻等於沒有看到她,只不過看到她穿的衣履而已,但心裡已
覺得說不出的舒服,彷彿她就算站在那裡不動,也能給人一種舒服寧靜的感覺,令人如飲醇
醪,醺然自醉。

    姬苦情似已看得果住了,過了很久,才長長歎了口氣,道:「原來是你。」

    黑衣婦人道:「你想不到?」

    姬苦情又歎了口氣,苦笑道:「我以為你早就死了。」

    黑衣婦人似乎笑了笑,緩緩向姬苦情走了過去。

    這洞窟鬼氣森森,地上又是蠟汁,又是死,但她的風姿卻像是走在金碧輝煌的宮殿裡。

    她面對的雖是個又殘酷、又可怕的瘋子,但她的風姿卻像是華清浴罷,新卸羅衫,去朝
見至尊。

    誰也看不出她會是武功絕頂的異人奇俠,更看不出她就在方纔那一剎時間,已殺了五個
人。

    姬苦情額上卻已沁出了冷汗,勉強笑道:「十幾年不見,一來你就要跟我打架?」

    黑衣婦人道:「我並無此意。」

    姬苦情像是鬆了口氣,道:「那麼你還是請站遠些吧,你一走近我,我就會心跳。」

    黑衣婦人道:「你本無心,怎會心跳。」

    她走得雖慢,卻未停頓。

    姬苦情嘴裡似已發乾,嗄聲道:「你究竟想怎樣?」

    黑衣婦人沒有回答這句話,卻道:「你今年已有七十二了吧?」

    姬苦情道:「你……你記得真清楚。」

    黑衣婦人悠悠道:「無論誰活到七十二歲,都已該活夠了,是麼?」

    姬苦情擦了擦汗,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黑衣婦人道:「我的意思你還不明白?」

    姬苦情苦笑道:「數十年來,又有誰明白過你的意思?」

    黑衣婦人輕輕歎息了一聲,道:「我希望你莫要逼我出手。」

    姬苦情面色驟變,忽然仰面大笑道:「你難道要我一見了你就自殺不成?」

    他雖然是在笑,這笑聲卻比哭還難聽。

    但也就在這時,他已飛撲而起,他枯瘦矮小的身子看來已不是個人,而是一隻兇惡敏捷
的食人鷹。

    黑衣婦人仍靜靜的站在那裡,假如姬苦情是鷹,她簡直就是條羊,等到姬苦情撲過來
時,她衣袖才輕飄飄的揮起。

    誰也看不出這片輕飄飄的衣袖能擋得住姬苦情這一擊之力,只聽一聲慘呼,姬苦情的身
子突然飛起三丈,「砰」的撞上石壁,再沿著石壁滑下,蒼白的臉上充滿了驚怖痛苦之色,
一雙眼睛已死魚般凸了出來,瞬也不瞬的瞪著黑衣婦人,嗄聲道:「罡氣……」

    兩個字剛說出口,鮮血已箭一般噴了出來。

    黑衣婦人淡淡道:「不錯,這正是先天罡氣,你總算很有眼光。」

    姬苦情忽然瘋狂般大笑起來,狂笑著道:「好,好,先天罡氣,天下無敵,我死得總算
不冤。」

    他大叫大笑,手舞足蹈,就像是變成了個瘋子。

    只見一點點鮮血隨著他的笑聲四面濺出,等到這句話說完,血已枯竭,笑聲也戛然而
止,只剩下喉嚨裡還在「」直響,朱淚兒雖然對這人深痛惡絕,此刻也不禁閉起眼睛,不忍
再看。

    口口口

    「先天罡氣」這四字俞佩玉是聽說過的,但他一直都以為這不過只是江湖傳說中的神
話,就像是「以氣馭劍」,「傳音入密」這些功夫一樣,古代縱或有之,此時也早已絕傳。

    他從未想到自己竟真的能親眼見到這種功夫的威力。

    只見姬苦情的身子已倒臥在血泊中,起先還像只青蛙般在「」的喘著氣,過了半晌,身
子突又向上彈起了兩尺,再落下時便動也不動了。

    黑衣婦人這時才轉過頭來,望著俞佩玉。

    她的目光仍是那麼平靜,但卻能穿透黑紗,穿透血肉,直透入俞佩玉心底,俞佩玉竟不
由自主垂下頭去。

    黑衣婦人忽然道:「你就是俞佩玉俞公子?」

    她居然也知道俞佩玉的名字,而且對他如此客氣,若是換了別人,一定會覺得受寵若
驚,暗中竊喜不已。

    但俞佩玉卻只覺得有些害怕他想不到自己竟已如此有名了,他知道有名並不是件可喜的
事。

    「名氣」就像是件華貴的外衣,雖能使一個人看來光採得多,但其代價卻往往是很可怕
的。

    海東青見他彷彿呆住了,忍不住道:「俞兄,家師在跟你說話。」

    俞佩玉這才定了定神,道:「不敢,在下正是俞佩玉。」

    黑衣婦人道:「好,你跟我來。」

    她長袍輕拂,俞佩玉。海東青、朱淚兒三人如沐春風,穴道竟已在不知不覺中被解開。

    海東青伏地道:「弟子……」

    黑衣婦人道:「你和楊子江的事我都已知道,用不著再說了。」

    她輕輕一轉身,人已到了門外。

    朱淚兒突然緊緊拉住了俞佩玉的手,悄聲道:「你要跟她走?」

    俞佩玉只覺她的小手在輕輕顫抖,心裡忍不住生出一縷柔情,柔聲道:「你自然也跟我
一齊走。」

    朱淚兒眼睛立刻亮了,將俞佩玉的手拉得更緊,嫣然道:「無論到什麼地方,你都肯帶
著我?」

    俞佩玉暗中歎了口氣,道:「無論到什麼地方,我都會跟你在一起。」

    突聽黑衣婦人道:「但這次他卻不能帶著你。」

    朱淚兒身子一震,鬆開了手,嗄聲道:「為什麼?」

    黑衣婦人道:「因為我說的。」

    朱淚兒跳了起來,大叫道:「你憑什麼要拆散我們?你……你……你雖救了我們的命,
但若不是你徒弟害人,我們也不會到這裡。」

    她語聲哽咽,眼淚又流了不來,頓足道:「你救我本是應該的,憑什麼作威作福。」

    海東青臉色變了,伏地道:「她還是個孩子,不憧事,求你老人家莫要怪她。」

    朱淚兒用力一甩頭髮,忍住眼淚,大聲道:「你用不著為我求情,我不怕,她殺了我,
我也不怕,殺了我,我也要和俞佩玉在一起。」

    她又拉起了俞佩玉的手,道:「你自己說的,無論到那裡都帶著我的,你……你難道又
要反悔不成?」

    俞佩玉沉默著,溫柔的替她擦乾了眼淚,忽然轉身面對黑衣婦人,道:「我已答應過
她,也答應過她的三叔,我絕不能拋下她。」

    黑衣婦人冷冷道:「你若連這點兒女之情都拋不下,還能成什麼大事?」

    俞佩玉一字字道:「我若連這件事都不能守信,又何以為人。」

    黑衣婦人凝注著他,目光中似乎漸漸露出一絲暖意,緩緩道:「好,很好,你是個好孩
子……」

    她飄飄掠到朱淚兒面前,緩緩抬起了手。

    俞佩玉和海東青的呼吸都幾乎停頓,因為他們都知道只要這隻手一落,朱淚兒的頭顱便
要粉碎。

    只聽黑衣婦人道:「你捨不得離開他?」

    朱淚兒咬著牙,瞪著她,道:「無論誰若要我離開他,除非先要我的命。」

    俞佩玉望著黑衣婦人的手,連心跳都幾乎停止。

    黑衣婦人的手已落了不來,卻只是輕撫著朱淚兒的頭髮,柔聲道:「你也是個好孩子,
但你若真的喜歡他,就不能拖累了他,就應該讓他一個人去好好做事。」

    朱淚兒怔了怔,忽然以手掩面,失聲痛哭起來。

    黑衣婦人道:「我並不是要他拋下你,只不過要你們暫時分開一些時候,你們反正都年
輕,以後見面的日子還多著哩。」

    朱淚兒跺了跺腳,嗄聲道:「好,你不用說了,我走,我一個人走……」

    她以手掩面,痛哭著奔了出去。

    但俞佩玉已趕過去拉住了她,道:「你……你要到那裡去?」

    朱淚兒咬著嘴唇,跺腳道:「你也用不著管我,我自然有我去的地方。」

    她雖然勉強忍耐著,但眼淚還是不停的落下。

    天地雖大,卻又有那裡是她的去處?

    黑衣婦人居然也歎息了一聲道:「東青你帶她回山去,我會叫俞公子去找她的。」

    海東青似乎又驚又喜,道:「你老人家難道想收個女弟子了麼?」

    黑衣婦人似也笑了笑,悠然道:「她本就是個好孩子。」

    口口口

    天高氣爽,艷陽高照,雖已秋深,卻如春暖。

    俞佩玉多日來第一次感覺到陽光的可愛。

    現在,一切事都有了轉機,朱淚兒也有了希望,站在這溫暖的陽光下,他幾乎忍不住要
放聲高歌起來。

    唯一的遺憾是,他並沒有找到郭翩仙和鍾靜,也沒有找到姬靈風,想必是姬靈風也將他
們帶走了。

    他始終都無法猜到姬靈風為何要在姬苦情面前為他隱瞞,也猜不透她為何要悄悄將郭翩
仙和鍾靜帶走。

    但比起那些愉快的事來,這點遺憾又算得了什麼?

    只聽黑衣婦人道:「楊子江雖是個不肖的叛徒,但有些事他並沒有說謊,那時海東青還
在他旁邊,他也不敢說謊。」

    俞佩玉道:「姬苦情難道就是那「東郭先生」?」

    黑衣婦人道:「不是,姬苦情也只不過是「東郭先生」手下的一個傀儡而已,無論武
功、狡猾、凶狠,姬苦情都比下上東郭先生之萬一。」

    俞佩玉忍不住道:「前輩你……」

    黑衣婦人歎了口氣,道:「不瞞你說,就連我也未必是那惡魔的對手。」

    俞佩玉道:「但前輩的「先天罡氣」,豈非已是天下無敵,登峰造極的武功了麼?」

    黑衣婦人道:「先天罡氣雖然無堅不摧,但上天造物,萬物相剋,蜈蚣雖毒,雄雞卻是
它的剋星,先天罡氣雖強,也並非真的能無敵於天下。」

    她又歎息了一聲,道:「東郭先生為了對付我,這些年來已練成一種專門克制先天罡氣
的武功,否則他又怎敢復出為惡?」

    俞佩玉動容道:「那是什麼功夫?」

    黑衣婦人道:「無相神功。」

    俞佩玉道:「此人練成了無相神功,難道就可以橫行無忌了麼了。」

    黑衣婦人道:「當今天下的確已沒有人能是他的對手,能除去他的人,世上也許只有一
個。」

    俞佩玉道:「誰?」

    黑衣婦人道:「你!」

    俞佩玉怔住了,吶吶道:「但弟子……弟子……」

    黑衣婦人道:「若論武功,你自然萬萬不是他的對手,但你城府極深,定力過人,有許
多非人能及的長處。」

    俞佩玉道:「可是……」

    黑衣婦人又打斷了他的話,道:「你可知道荊軻刺秦王的故事麼?」

    俞佩玉道:「略知一二。」

    黑衣婦人道:「若論劍法,荊軻實不及當世名劍客「蓋聶」之萬一,但燕太子丹卻認為
要殺秦王,唯有荊軻,你可知道其道理何在?」

    俞佩玉道:「那是因為荊軻有不惜捨身成仁,與暴秦共歸於盡的勇氣。」

    黑衣婦人道:「你錯了。」

    她沉聲接著道:「秦王暴政,苛毒於虎,民間怨聲載道,欲得桑王首級而甘心的人不如
有多少,當時在燕國的勇士也有很多,高漸離、宋意、武平、秦舞陽,可說無一不是重然
諾,輕生死的俠客,太子丹為何獨重荊軻?」

    俞佩玉沉默著,沒有說話。

    黑衣婦人道:「那只因荊軻也是位城府極深的人,可以說得上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
變,以秦王當時威儀之隆,任何人一入秦宮,都難免膽寒股悚,但荊軻卻可高步上金殿,連
秦王那樣的梟雄人物都看不出他心懷不軌,這才是他非人能及的長處,也正是燕太子丹看重
他的地方。」

    俞佩玉又沉默了很久,道:「前輩是要弟子去謀刺東郭先生?」

    黑衣婦人道:「暗箭傷人,雖有失江湖規矩,但事急從權,對他那樣的惡鷹,又何必再
斤斤計較於小節。」

    俞佩玉道:「只不過……荊軻到最後還是功敗垂成了。」

    黑衣婦人道:「荊軻雖功敗垂成,你的機會卻比他好得多。」

    俞佩玉道:「怎見得?」

    黑衣婦人道:「秦宮甲士千百,東郭先生卻一向獨來獨往,此其一,荊軻不精擊技,你
卻已可算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此其二……」她凝注著俞佩玉,沉聲接著道:「最重要的
是,秦王對荊軻始終都有警戒之心,東郭先生對你卻絕不會有絲毫防範之意。」

    俞佩玉道:「為什麼?」

    他很快的接著又道:「荊軻至少還有督冗之圖,和樊於期的首級以取信於秦王,弟子卻
一無所有又何以取信於東郭先生。」

    黑衣婦人笑了笑,道:「你自然有取信東郭之物,只不過你自己還不知道而已。」。

    俞佩玉道:「前輩明教。」

    黑衣婦人道:「銷魂宮主所埋藏之物,是否已落於你手?」

    俞佩玉不敢隱瞞,道:「是。」

    黑衣婦人目光灼灼,道:「那其中是否有塊竹牌?」

    這位武林異人竟似有無所不能的力量,無所不知的神通,無論誰在她面前,要說謊都困
難得很。

    俞佩玉道:「是。」

    黑衣婦人道:「竹牌是否還在你身上?」

    俞佩玉道:「僥倖尚未失去。」

    黑衣婦人道:「那只不過是塊很普通的竹牌而已,但在很多人眼中,卻是萬金不易的無
價之寶,你可知道它的價值何在?」

    俞佩玉道:「這也正是弟子百思不解之處。」

    黑衣婦人道:「只因這塊竹牌就是東郭先生的信物。」

    俞佩玉道:「信物?」

    黑衣婦人道:「無論誰得到這塊竹牌,就立刻變成了東郭先生的大恩人,無論要他做多
困難的事,他都絕不會推卻。」

    俞佩玉道:「為什麼?」

    黑衣婦人道:「此人雖然凶狠殘酷,但卻極為自負,絕不肯受人點水之恩,也絕不肯欠
別人的債,怎奈三十年前,他卻偏偏受了一個人的大恩,這人又偏偏無求於他,他就刻竹為
牌,送給這人作為報恩的信物,「見牌如見人」……」

    俞佩玉道:「這意思我已懂了,但這人是誰呢?」

    黑衣婦人道:「這人無論是誰都已無關緊要,因為他已死了,最主要的是,這塊竹牌現
在已到了你手上,東郭先生既然說過「見牌如見人」這句話,你就是他的恩人,你無論要他
做什麼,他都絕不會拒絕的。」

    她淡淡接著道:「因為我早已說過,他為人極自負,說出來的話永無更改。」

    俞佩玉沉吟道:「前輩的意思,難道是要我拿了這塊竹牌,去叫他砍下自己的腦袋?」

    黑衣婦人笑了笑,道:「他就算不肯食言自肥,但你若去叫他拿自己的腦袋來報恩,他
還是不會答應的,若是在三十年前,也許還有這種可能,但一個人年紀越大,越活不長的時
候,反而會越覺得自己的性命可貴。」

    俞佩玉道:「那麼,前輩的意思是……」

    黑衣婦人道:「你拿了這塊竹牌去見他,先要他將「無相神功」傳授給你。」

    俞佩玉道:「然後呢?」

    黑衣婦人道:「要學「無相神功」,絕不是三天兩天就可以學會的事,在學功夫的這段
時候,你和他接觸的機會一定很多。」

    俞佩玉道:「嗯。」

    黑衣婦人道:「大恩未報,乃是他平生最大的遺憾,你此去雖然有求於他,卻也可說是
替他了卻了這段心願,他一定會覺得很歡喜,既不會盤問你的來歷,也絕不會對你存戒戒之
心,常言道:「老虎也有眨眼的時候」,你時時刻刻跟在他身旁,還怕沒有下手殺他的機
會?「俞佩玉道:「可是……」

    可是黑衣婦人不讓他說話,沉聲道:「你既已知道他的陰謀,為何還有這麼多顧忌?你
難道不想替江湖除此大害?你難道不想為自己復仇?」

    俞佩玉動容道:「弟子的身世,前輩難道已經知道了?」

    黑衣婦人淡淡一笑道:「你可知道為你改變容貌的人是誰麼?」

    俞佩玉黯然道:「弟子身受他老人家的大恩,卻連他老人家的姓名都不知道。」

    黑衣婦人道:「他本身也有很深的隱痛,是以早已隱姓埋名,但我卻可以告訴你,他就
是我平生最好的朋友,東郭先生多年來都不敢妄動,就是為了對我們兩個人還有些畏懼之
心,只因他縱然練成了「無相神功」,但我們兩人若是聯手對付他,還是可以將他置之於死
地……只可惜……只可惜……」

    她聲音漸漸低弱,變為歎息。

    俞佩玉聳然道:「只可惜什麼?難道他老人家已……」

    黑衣婦人胸膛起伏,沉默了許久,才長長歎息了一聲,黯然道:「他只怕已遭了東郭的
毒手。」

    她很快的接著道:「這件事我雖還不能證實,但東郭若非知道他已不在人世,又怎敢復
出為惡?就因為他死了,東郭的膽子才大了。」

    俞佩玉咬著牙,忽然道:「前輩的吩咐,弟子無不從命,只不過,這「東郭先生」行蹤
既然十分詭秘,弟子怎能找得到他呢?」

    黑衣婦人道:「你自然找不到他,但卻可叫他來找你。」

    俞佩玉道:「前輩是否要弟子揚言出去,說出報恩竹牌已落在我手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