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靈鬼化身            

    俞佩玉接著說道:「非但絕未休息過片刻,而且水米未沾。」

    他笑了笑,接著道:「只要他剛想休息休息,剛端起碗,就會發現小神童從從容容的趕
了過去,他一路不停,趕到黃鶴樓,正以為這場比賽必定是自己勝了,誰知他一抬頭,就發
現『小神童』正在樓上向他招手。」

    朱淚兒拍手笑道:「妙極妙極,這故事實在好聽極了。」

    鐵花娘道:「後來?血影人難道真引頸自決了不成?」

    俞佩玉道:「此人雖惡毒,但卻極自命不凡,潑皮撒賴的事,他倒是從來沒有做過,何
況他到了武漢時,已是強弩之未,幾乎連站都站不穩了,縱然想撒賴逃走,別人也是萬萬不
會放過他的。」

    鐵花娘道:「於是這一代梟雄就死在一個小小的孩子身上。」

    俞佩玉道:「不錯。」

    朱淚兒眼睛裡發著光,道:「一個十四五歲的孩子,就有如此高明的輕功,實在令人佩
服。」

    俞佩玉微笑著搖了搖頭,道:「他輕功雖不弱,但比起『血影人』來,還是差著很
多。」

    朱淚兒怔了怔,道:「他輕功既然不如血影人,怎會勝了呢?」

    鐵花娘沉吟著道:「這也許是因為他仗著年紀輕,體力足。」

    俞佩玉又搖了搖頭,微笑道:「也不對。」

    朱淚兒道:「那……那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俞佩玉道:「你難道猜不出?」

    朱淚兒低著頭想了半天,忽然拍手笑道:「我明白了,『小神童』一定是雙胞胎,兄弟
兩人長得一模一樣,弟弟先就趕在前面等著,等血影人經過時,故意亮一亮相,哥哥再乘快
馬趕到前面去,等血影人趕過弟弟,哥哥又已在前面等著了。」

    俞佩玉笑道:「還是不對。」

    朱淚兒又怔了怔,道:「還不對?」

    俞佩玉道:「你想,血影人縱橫一世,豈是容易上當的人,何況,以他的身法之快,縱
然有日行千里的寶馬,也絕對無法趕到他前頭的。」

    朱淚兒道:「也許……也許他們抄了近路。」

    俞佩玉道:「血影人走的就是最近的一條路。」

    朱淚兒苦笑道:「那麼,這……這可真把我弄糊塗了。」

    鐵花娘忽然道:「我明白了。」

    俞佩玉道:「哦?」

    鐵花娘導『小神童必定找了很多和他身材相似的孩子,扮成和他一樣的容貌,躲在路上
等到血影人要歇不來時,他們就故意自血影人面前掠過。』

    俞佩玉搖頭笑道:「還是不對。」

    鐵花娘也一怔道:「還不對?」

    俞佩玉道:「我早已說過,血影人不是容易上當的人,而且目光銳利如鷹,『小神童』
怎敢用這種法子來騙他。」

    朱淚兒道:「不錯,易容改扮,總有破綻可以看出來的,何況,要找個和『小神童』同
樣身材的孩子,也並不是件容易事。」

    俞佩玉道:「更何況『小神童』的輕功自成一格,身法極特異,別人就是要學,也學不
像的,也就因為這緣故,所以『血影人』才絲毫沒有懷疑……」

    鐵花娘苦笑道:「那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我實在也糊塗了。」

    俞佩玉笑道:「這件事揭穿了其實一點也不稀奇,只因『小神童』雖不是雙胞胎,卻是
五胞胎,他們五兄弟長得都是一模一樣的。」

    口口口

    楊子江堅持現在還不能將箱子裡的人放出來,為了便於行動,他們只有將箱子用繩索綁
在背後。

    身上背著這麼重的一口箱子,自然不是件舒服事,但聽了俞佩玉這故事,鐵花娘和朱淚
兒竟不覺將這件事忘了。

    朱淚兒笑道:「我本來一直以為你不會說話,誰知你說起話來,簡直可以將死人都說
活,而且還會賣關子,吊胃口。」

    鐵花娘笑道:「五兄弟全都長得一模一樣,那倒真有趣極了。」

    朱淚兒道:「但我敢擔保這五兄弟一定娶不到老婆。」

    鐵花娘又怔了怔,道:「為什麼?」

    朱淚兒道:「女孩子聽了這故事,還有誰敢嫁給他們。」

    鐵花娘道:「為什麼不敢?」

    朱淚兒道:「他們若是心血來潮,也用對付血影人的法子來對付自己的老婆,有那個女
孩子能受得了。」

    她說著說著,自己的臉也不覺飛紅了起來。

    針花娘『噗哧』一笑,道:「這倒也是實話,若是一個不小心弄錯了,那可真是麻
煩。」

    話未說完,她的臉也紅了起來。

    俞佩玉笑了笑,道:「你們可知道我為何會說這故事麼?」

    朱淚兒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是說,那『靈鬼』也是五胞胎兄弟?」

    俞佩玉道:「他們自然不會是天生的五胞胎,而是人工造成的。」

    朱淚兒道:「但我卻一點也看不出他們是經過易容改扮的。」

    俞佩玉歎了口氣,道:「普通的易容術只不過能瞞得過一時而已,而且很容易就會被人
看出破綻,但若用精妙的刀圭術,在他們年幼時就將他們的臉改造得一模一樣,再用藥力麻
醉了他們的神智,那麼他們就會變成一群傀儡,不但容貌完全一樣,說話和行動也不會有什
麼分別了。」

    他又長歎了一聲,接著道:「這種事聽來雖不可思議,但卻並非完全做不到的,我就可
以保證,世上的確有這種能改造別人容貌的人。」

    朱淚兒駭然道:「如此說來,活人到了他刀下,豈非也要變得像木頭人似的,任憑他將
自己的臉雕出來,刻過去。」

    俞佩玉道:「正是如此。」

    朱淚兒眨著眼道:「那麼,第二個『靈鬼』才是傷了海東青的人,就因為他和海東青交
過手,所以才會對楊子江的武功瞭如指掌。」

    俞佩玉道:「不錯,楊子江和海東青乃是同門兄弟,武功的路數自然完全一樣。」。

    朱淚兒歎道:「這就難怪楊子江方才聽了你的那句話,精神立刻一振,他本來見到那
『靈鬼』竟對自己的武功瞭如指掌,一定也以為他是死而復活的。」

    俞佩玉道:「所以縱然有第三個『靈鬼』來,也不足為慮了,因為這第三個『靈鬼』絕
不會知道他的武功路數,而他卻已和『靈鬼』交過兩次手,想必已定能制敵機先,你們總該
也已看出,這『靈鬼』的出手雖詭秘迅急,但變化卻不多。」

    朱淚兒道:「若非如此,你絕不會拋下楊子江一個人在那裡的,是嗎。」

    俞佩玉笑而不答,鐵花娘卻輕歎了口氣道:「無論誰能交到俞公子這樣的朋友,都可說
是天大的運氣。」

    朱淚兒道:「但我卻還弄不清楊子江究竟是不是俞佩玉的朋友,我覺得他行事有些翻來
覆去,顛三倒四的,教人猜不透他究竟是什麼意思。」

    突聽一人歎道:「他實在有很大的苦衷,不到最後存敗關頭,絕不能將自己的身份??露
給任何人知道……」

    口口口

    原來海東青不知何時已醒了過來,俞佩玉一直半扶半抱的架著他走,這時他才自己站住
了。

    朱淚兒歎道:「謝天謝地,你總算醒過來了,但要到什麼時候你才能將你們的秘密說出
來呢?你們的最後關頭要幾時才到?」

    海東青沉吟著道:「現在雖還未到最後關頭,但、可將這秘密說出來。」

    朱淚兒道:「為什麼?」

    海東青長歎道:「因為這秘密已不是秘密了。」

    朱淚兒道:「已不是秘密?它明明還是個秘密嘛。」

    海東青道:「世上本沒有絕對的秘密,只看對那一人而言,對你……」

    朱淚兒搶著道:「好好好,我不管你那秘密它竟還是不是秘密,我只問你,你們究竟是
什麼人?『天地玄黃,宇宙洪荒』那兩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海東青默然半晌,緩緩道:「我和楊子江本都是孤兒,我們的師父也就等於是我們的父
親……」

    朱淚兒道:「我知道你們都是孤兒,只問你們的師父是誰呢?」

    海東青沉下了臉,冷冷道:「這件事說來話長,你若想聽,就性急不得。」

    朱淚兒一賭氣,撇了撇嘴道:「不聽就不聽,又有什麼了不起。」

    海東青道:「你不聽我也非說不可。」

    朱淚兒忍不住一笑,道:「這才叫山西人的驢子,趕著不走,拉著倒退,天生就有點賤
骨頭。」

    海東青也不理她,卻向俞佩玉道:「其實我早已就想將這秘密說出來,因為此事只怕和
俞兄你有很大的關係。」

    俞佩玉臉色變了變,還未說話,海東青已接著道:「家師退隱已久,他老人家的姓名就
算說出來,各位也未必知道,我雖不願為他老人家吹噓,但他老人家確是位武林異人,五十
年前便已天下無敵。」

    朱淚兒道:「那也許是因為他沒有遇見鳳三先生,只碰到這些人。」

    海東青還是不理她,道:「他老人家生平只有一個對頭,據說此人也是個武林少見的奇
才,不但武功絕高,而且旁門雜學更無一不精,只不過心太狠,手太辣,昔年被家師和另一
位武林前輩逼得不能不遠遁窮荒,而且還逼他發誓說,只要家師和那位武林前輩一日不死,
他就一日不回中原。」

    俞佩玉動容道:「此人是誰?」

    海東青道:「家師也沒有說出他的名姓,只說他叫『東郭先生』。」

    俞佩玉皺眉道:「東郭先生?」

    海東青道:「俞兄自然也不會知道他名字,此人潛伏在邊外窮荒已近三十年,而且居然
遵守答言,絕未踏入中原一步。」

    俞佩玉嗅道:「昔日的邪魔外道無論如何,總還自持身份,知道愛惜羽毛,如今卻是一
代不如一代了。」

    海東青道:「此人雖然隱跡窮荒,卻並非真的在修心養性,只不過始終不敢明目張膽的
為非作歹而已。」

    他歇了口氣,又接著道:「據家師所知,這三十年來他一直都在暗中陰謀策劃,準備卷
土重來,而且一來就要席捲天下,現在家師退隱已久,那位武林前輩更早已仙去,他自己覺
時機到了,所以……所以就……」

    說到這裡,他似已有些不支,連站都站不穩了。

    鐵花娘立刻放下箱子,扶著他坐下,海東青既是楊子江的師兄,她自然『愛屋及烏』,
關切之色,溢於言表。

    朱淚兒卻急著問道:「你是說那東郭老魔現在已不甘寂寞,終於將陰謀發動了麼?」

    海東青歎了口氣,道:「家師雖已退隱,但深知此人的凶毒,所以一直都在暗中監視著
他,只不過此人行跡極詭秘,做事更周密,家師也始終未能抓住他的作歹證據,直到最近一
次,家師出去了三個多月後,回來就要我們做一件事。」

    朱淚兒道:「做什麼事?」

    海東青道:「他要我們立刻出山來監視當今武林盟主俞放鶴的行動。」

    俞佩玉臉色沉重,道:「如此說來,這俞……俞某人想必就是東郭先生用來掌握武林大
權的傀儡了,我也早已算準他必定另有靠山的。」

    海東青道:「家師行事,素來不多作說明,但據我們猜測,情況只怕也必定是如此,東
郭先生自己既不能出面,只有利用一個在武林中聲譽素佳的人來為他出面,俞放鶴一向沽名
釣譽,正是他最好的人選。」

    俞佩玉面色又變了變,但卻忍住了沒有說話。

    朱淚兒目光閃動,道:「難怪那天俞放鶴只打了個手式,天吃星就不敢惹他了,那天吃
星想必是知道東郭先生的厲害的。」

    海東青冷冷道:「當今天下,除了家師之外,只怕誰也擋下住東郭先生的出手一擊,至
於那個鳳三麼……嘿嘿。」

    他雖然沒有說下去,言下之意卻已很明顯。

    但朱淚兒這次居然沒有反唇相譏,因為她想到那『天吃星』的武功的確不在鳳三叔之
下,連天吃星都對東郭先生如此畏懼,東郭先生的武功自然可想而知,朱淚兒也只有將這口
氣忍了下去,道:「天地玄黃,宇宙洪荒這兩句話又是什麼意思呢?」

    海東青道:「東郭先生,自己不能入關來和俞放鶴直接連絡,就派了兩個人來傳達他的
命令,這兩人卻被家師半途攔住,他們和俞放鶴連絡的秘密口令,就是『天地玄黃,宇宙洪
荒』這八個字。」

    朱淚兒道:「那兩人又怎肯將這種秘密告訴你師父呢?」

    海東青淡淡道:「在家師面前,天下只怕沒有人能不說實話的。」

    朱淚兒目光閃動,道:「所以你師父就要你和楊子江冒充這兩個人,去和俞放鶴周
旋。」

    海東青道:「不錯。」

    朱淚兒歎了口氣,道:「這就難怪俞放鶴會對你們如此信任了。」

    海東青道:「但東郭先生既然肯將如此大事交託給俞放鶴,可見他必定不是好對付的
人,我們和他見過面後,也發覺此人的確是老謀深算,手段高明,所以我們也不能不在表面
上替他做些事,免得他疑心。」

    朱淚兒道:「所以你們就將別人來送禮?」

    海東青冷冷道:「為了顧全大局,也只得如此,何況,被我們犧牲的人必定有他咎由自
取之處,否則我們為何未對俞兄下手?」

    朱淚兒這才笑了笑,道:「你們總算還是知道好歹的人,否則你只怕也活不到現在
了。」

    她現在雖已知道了楊子江和海東青的真相,但說起話來卻仍是針鋒相對,一點也不肯饒
人。

    海東青也只有裝作沒有聽見,道:「我們的行事,本可說絕無破綻,但我們卻未想到東
郭先生竟又派了幾個人和俞放鶴連絡,他們和俞放鶴見面之後,我們的身份自然就立刻被揭
穿了,所以俞放鶴就立刻要他們來將我們殺了滅口。」

    朱淚兒道:「你說的就是靈鬼?」

    海東青道:「不錯,家師也已聽說東郭先生門下有五鬼,而且每一鬼都有六個身外化
身,只因東郭先生不但精於易容,而且醫道也極為精湛,這五鬼的身外化身,都是他以不可
思議的刀圭之術塑造出來的。」

    俞佩玉臉色雖更蒼白,眼睛卻亮了,只因這件千頭萬緒,離奇詭秘的事,如今總算有了
個頭緒。

    朱淚兒卻問道:「你師父既然知道五鬼的身外化身,楊子江方才為何還會害怕呢?」

    海東青道:「這秘密是家師最近才知道的,我最近曾經回去拜見過家師一次,見過面,
楊子江卻一直留在俞放鶴那裡,我和他直到今夜才見面。」

    朱淚兒歎道:「楊子江一聽『靈鬼』說出『天地玄黃,宇宙洪荒』這兩句話,就知道自
己身份已被揭穿,這就難怪他立刻面色大變了。」

    鐵花娘忽然道:「這靈鬼的身外化身既然有六個,那麼……那麼還有四個……他不知能
不能對付得了。」

    海東青道:「既有六個化身,一鬼便為七鬼,只不過我已先除去了兩個。」

    鐵花娘顫聲道:「還有三個也……也……」

    朱淚兒柔聲道:「你放心,像楊子江那樣的人,莫說已只剩下三個鬼了,就算有三百個
鬼,也拿他沒法子的。」

    鐵花娘勉強一笑,但還是掩不住面上的焦慮之色。

    海東青道:「三鬼若是同時出手,楊子江的確無法抵禦,只不過他們的武功雖詭秘,神
智卻已被藥物所麻醉,反應也比人遲鈍得多,所以我雖然受了重傷,還是逃脫了他們的掌
握,我想,楊子江雖然不敵,至少總可以安然脫身的。」

    朱淚兒道:「但我們呢?這鬼地道究竟是通向什麼地方的?究竟是誰??下這條地道的?
他是為了什麼原因才??這條地道?」

    海東青淡淡道:「這些事我們都不必知道,我們只要知道天下所有的地道都必有出口,
那就已足夠了。」

    朱淚兒道:「但你是不是真的知道這地道有出口呢?若是死路一條又如何?」

    海東青皺了皺眉,道:「無論如何,這條地道總不會是通向九幽地府的。」

    朱淚兒道:「那倒也說不定,也許這地道就是地獄的入口……」

    也不知為了什麼,她話未說完,自己忽然覺得有陣陰森森的鬼氣自腳下捲了過去,竟忍
下住機伶伶打了個寒噤。

    只聽俞佩玉道:「海兄,我……我想求你一件事。」

    海東青目光閃動,道:「你要我帶你去見家師?是不是?」

    俞佩玉道:「不錯。」

    海東青搖了搖頭,道:「這件事只怕不容易……」

    俞佩玉道:「但我卻非見他老人家一面不可。」

    海東青道:「為什麼?」

    俞佩玉道:「我有件極大的秘密,一定要說給他老人家知道。」

    他面上露出了痛苦之色,黯然又道:「因為世上也許只有令師一人能為我解決這件事,
我無論如何也得去試試運氣,只求海兄能為我去通報一聲,我想他老人家也一定會見我
的。」

    海東青沉吟道:「這秘密也和東郭先生的計劃有關?」

    俞佩玉道:「非但有關,而且關係極大。」

    海東青道:「你能不能先告訴我?」

    俞佩玉長長歎息了一聲,道:「並不是我不信任海兄,只不過這件事……這件事……」

    他嘴唇忽然顫抖起來,連話都說不下去了。

    海東青看到他痛苦的神情,也不禁歎了口氣,道:「並不是我不願幫你的忙,只不過家
師已有二十多年未嘗以真面目見人了,而且更嚴戒我們絕不能透露他老人家的行蹤,師命難
違,我希望你能諒解我的苦衷。」

    俞佩玉苦笑著點了點頭,頹然道:「我明白。」

    海東青道:「但他老人家卻說不定隨時隨地都會來見你的,而且還說不定已經見過你
了,他老人家的行事一向令人難測,無論誰也猜不透。」

    俞佩玉點了點頭,似乎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竟想得出神了。

    海東青站了起來,道:「這地道也不知究竟有多長,我們還是先找著出口再說吧。」

    朱淚兒道:「但這三口箱子呢?我們為何要一直背著它走?為何不能將箱子裡的人放出
來?」

    海東青道:「箱子裡的人暫時絕不會醒,你放出他們來也沒有用,還是要背著他們
走。」

    朱淚兒跺了跺腳,道:「好,算我倒楣,走吧。」

    口口口

    這地道的確是曲折幽秘,而且深不見底,幸好每個轉角處石壁上都嵌著盞銅燈,燈光熒
熒,宛如鬼火。

    朱淚兒忽然道:「你可知道我們已走過多少盞銅燈了麼?」

    俞佩玉知道她永遠也不會安靜下來的,過不了多久就會忽然想出一個新的問題來,而且
每個問題都很奇怪。

    誰也不知道她為何要問這句話,所以誰也沒有回答。

    朱淚兒道:「我們到現在為止,已走過三十九盞銅燈了,你們說奇怪不奇怪。」

    海東青忍不住道:「這又有什麼奇怪的?」

    朱淚兒冷冷道:「你覺得不奇怪,只因你不肯多用眼睛看看,也不肯多用心想想。」

    海東青冷冷道:「這只因我要想的事,比銅燈重要得多。」

    朱淚兒這次居然沒有答腔,只是呆呆的望著那銅燈出神。

    海東青也不禁停下了腳步,但看了很久,也看不出這銅燈究竟有什麼奇怪之處,終於又
忍不住道:「我看不出這些燈有何奇怪。」

    朱淚兒道:「哦?是嗎?」

    海東青道:「你難道看出來了?」

    朱淚兒道:「不錯,我越看越奇怪,越想越奇怪,簡直奇怪極了。」

    海東青道:「怪在那裡?」

    朱淚兒撇了撇嘴,冷笑道:「你既然覺得這種事不重要,為何還要問?」

    海東青只有乾生氣,卻無話可說。

    鐵花娘雖然滿腹心事,此刻也不禁覺得很好笑。

    她已發覺朱淚兒最大的本事就是逗人生氣,那實在比她下毒的本事還要高明得多,男人
遇見這種女孩子,話說得越少越好,最好是不說話。

    但朱淚兒也有剋星,一遇見俞佩玉,她就會變得乖極了,因為俞佩玉不該說話的時候絕
不說話。

    朱淚兒得意揚揚的一笑,道:「地道裡有三十九盞燈,至少就有四五樣值得奇怪之處,
你若也肯像我一樣多動腦筋,也會想出來的。」

    俞佩玉微笑道:「女孩子的確比男人細心得多,我雖然一直在動腦筋,卻還是想不出
來。」

    朱淚兒笑得更開心了,道:「我們已走過三十九盞燈,卻仍未找著出口,由此可見,這
地道一定很長,這麼長的地道並不多是嗎?」

    俞佩玉道:「實在不多。」

    朱淚兒道:「這人??了條如此長的地道,想必有他特別的用意,他若只是想為自己留條
退路,隨便在那裡開個出口都可以,為何要多費這許多功夫呢?」

    俞佩玉神情也凝重起來,道:「不錯。」

    朱淚兒道:「開闢這麼樣一條地道,至少也要花三年五載功夫,楊子江出道還未久,這
條地道顯然不是他開出來的。」

    鐵花娘道:「會不會是他的師父?」

    朱淚兒瞟了海東青一眼,道:「絕不是,否則這人怎會不知道。」

    鐵花娘點了點頭,朱淚兒又道:「他既然肯花這麼大的功夫來開闢這地道,就絕不會沒
有目的,既然有目的,行事就一定很秘密,楊子江又怎會知道這秘密的呢?」

    鐵花娘道:「也許這條地道是很久以前就開闢了的,直到最近才被楊子江無意發現,開
辟這地道的人也許早已死了。」

    朱淚兒道:「不對。」

    針花娘道:「為什麼?」

    朱淚兒道:「外面那茅廬想必是和這地道同時建造的,你總該看得出那茅廬並不陳舊,
建造的日子絕不會超過十年。」

    鐵花娘道:「但茅廬隨時都可以翻造……」

    朱淚兒道:「茅廬只不過是為了掩飾這條地道的,並不是為了要住人,所以根本沒有翻
造的必要,何況,這些還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鐵花娘道:「最主要的原因是什麼?」

    朱淚兒道:「是這些燈。」

    鐵花娘道:「燈?」

    朱淚兒道:「不錯,燈,我問你,像這樣的一盞燈,若是不加油,可以燃多久。」

    鐵花娘道:「普通一盞燈,若是不加油,點一晚上燈油就盡了,這盞燈雖然比普通的大
些,最多也不過可以燃一天一夜而已。」

    朱淚兒忽然一拍巴掌,道:「這就對了,這些燈不分晝夜,都在燃著,一直沒有熄滅,
由此可見,每天都必定有人來加燈油。」

    她眼睛裡閃著光,接道:「但楊子江最近根本不在這地方,可見加燈油的人絕不是
他。」

    鐵花娘動容道:「那麼,加燈油的人會是誰呢?」

    朱淚兒沉聲道:「也許就是開闢這地道的人,也許是他的奴僕,無論如何,這地道中必
定還有別的人,我們雖沒有看到他,他卻說不定正在暗中窺伺著我們。」

    燈光閃爍,地道中的寒意似乎突然重了。

    鐵花娘忍不住四下瞧了一眼,那些懂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俚,是不是真有人躲著向他們
偷窺獰笑?

    她忍不住機伶伶打了個寒噤,勉強笑道:「我的膽子怎會越來越小了。」

    朱淚兒道:「女孩子嫁了人之後,膽子都會變小的。」

    海東青道:「就算這地道中真有人,對我們也絕不會有惡意,否則楊子江怎會叫我們進
來?」

    朱淚兒冷冷道:「那倒說不定。」

    她不讓海東青說話,又道:「也許連他都不知道這地道中是否有人,他只不過是在無意
間發現了這茅屋,茅屋中又恰巧沒有人住……」

    鐵花娘搶著道:「不錯,他帶我來的時候,那屋子裡本來到處都積著塵埃,灶也是冷
的,顯然也有很久無人居住了。」

    朱淚兒道:「但他卻必定早已發現了這個地方,否則他又怎會將王雨樓那些人都約到這
裡來和他見面。」

    她又瞟了海束青一眼,道:「你想必也早已知道這地方了,否則你也不會逃到這裡來,
是不是?」

    海東青道:「這倒是王雨樓對我說的,我以前並沒有到過這裡。」

    他語聲微頓,立刻又接著道:「無論如何,這地道想必另有他人,我們既已來到這裡,
就只有先將這人找出來,總是憑空猜測,又有什麼用?」

    俞佩玉笑了笑,道:「其實我們就算不去找他,他也會來找我們的。」

    鐵花娘目光四下轉動,道:「無論他是個怎麼樣的人,我只希望他來得越快越好。」

    朱淚兒悠悠道:「人我倒不怕,來的若不是人,那就麻煩了。」

    鐵花娘磯伶伶打了個寒噤,情不自禁向俞佩玉身旁靠了過去,朱淚兒『噗哧』一笑,
道:「我看你倒不是真的害怕,只不是趁機……」

    鐵花娘的話還沒有說完,壁上的燈光竟已忽然熄滅,驟來的黑暗彷彿帶來了一股逼人的
寒意,封住了她的嘴。

    但前面的轉角卻還有燈光,大家下約而同,一齊趕了過去,誰知他們剛趕到燈下,這盞
燈也熄了。

    四下立刻陷入了令人絕望的黑暗中,地區雖狹窄,黑暗中卻是無邊際,似乎永遠乜找不
到盡頭。

    每個人都似已被黑暗凍結,誰也說不出話來。

    過了很久,朱淚兒才長長歎了口氣,道:「現在若有燈油賣,找願意出他一斤銀子一
兩。」

    海東青道:「我身上有火摺子。」

    俞佩玉道:「你這火摺子可以燃多久?」

    海東青道:「我已用過兩次,大約還可以燃半頓飯功夫。」

    朱淚兒大聲道:「快拿來,有半頓飯功夫,我們也許就能找得到出口了。」

    俞佩玉道:「若是找不到呢。」

    朱淚兒怔了怔,道:「我們好歹也得試試,不是麼?」

    俞佩玉道:「不能試,這火摺子已是我們最後的機會,若將這火摺子燃盡,我們不用等
別人來動手,就要被困死在這裡。」

    朱淚兒道:「但我們至少還可以退回去。」

    俞佩玉道:「退不回去的。」

    朱淚兒道:「為什麼?」

    俞佩玉道:「這地道驟看似乎只有一條,其實卻曲折複雜,我們若在黑暗中摸索著向前
走,說不定只是在原地兜圈子。」

    鐵花娘嗄聲道:「如此說來,這燈光莫非是被人故意吹熄的?」

    朱淚兒道:「你看到人了麼?」

    鐵花娘道:「沒有,可是……可是……」

    朱淚兒笑道:「你難道想說那人會隱身法不成?」

    她雖然在笑,卻已不由自主拉住了俞佩玉的手。

    海東青道:「但無論如何,我們也不能就站在這裡等著。」

    朱淚兒道:「不錯,我們若是在外面,倒還可以等天亮,但是在這種鬼地方卻永遠也沒
有天亮的時候。」

    俞佩玉道:「我們現在就得摸索著向前走,到了必要時再燃起火摺子。」

    朱淚兒道:「但什麼時候才算是必要的時候呢?」

    俞佩玉道:「這……」

    海東青道:「這次我倒覺得朱……朱姑娘說的話對,我們現在就該燃起火摺子向前闖,
也許能在火摺子用完之前就找到出口。」

    鐵花娘道:「對,這雖然是孤注一擲,但我們好歹也得搏一搏。」

    海東青道:「為了行動方便,我們現在只有將這三口箱子留在這裡,等找到出口之後,
才設法回來救他們。」

    俞佩玉道:「我們若是找不到……」

    海東青道:「若是找不到出口,大家反正就都得困死在這裡。」

    俞佩玉默然半晌,長長歎了口氣,道:「我也不知道你們這麼樣做對不對,只不過,我
想……三個人的主意總比一個人的好些……」

    口口口

    火摺的光雖不及遠,但在黑暗中只要有一點光亮,就能使人的心情振奮起來,無論任何
人在黑暗中都會覺得意志消沉,勇氣喪失。

    俞佩玉手裡拿著火摺子當先帶路,他們都走得很快,海東青雖然受了傷,但有俞佩玉拉
著他,他也並沒有落後。

    可是這地道實在長得可怕,竟似永無盡頭。

    海東青始終注意俞佩玉手裡的火光,忽然歎道:「火摺子只怕已將用完了。」

    只見火摺上那點火光已由青碧轉為暗黃。

    朱淚兒恨恨道:「我只恨人們為什麼不用紙做衣裳,否則我們就可以用來點火了。」

    俞佩玉忽然想起自己身上還有本帳簿,這帳簿雖是俞放鶴等人千方百計,欲得之而甘心
的東西,但俞佩玉卻始終也找不到它有什麼神秘之處。

    他知道用某些藥物寫在紙上的字跡時雖看不到,但浸入水中之後字跡就會顯露出來。

    可是他將這些帳薄浸在水裡很久,還是一個字也看不到。

    只不過俞佩玉總覺得那『俞放鶴』絕不會為了本空白的帳簿而將整個村鎮燒燬的,所以
一直未將它捨棄。

    現在,這本帳簿終於有用了。

    俞佩玉自貼身處將帳簿取出,這幾十張紙雖也燃下了多久,但總比沒有的好,因為片刻
之差,往往就是生死的關鍵。

    俞佩玉再也想不到這本帳簿竟然燃不著的。

    閃動的火光中,他忽然發覺這本燃不著的空白帳簿上赫然出現了字跡,寫的彷彿是一些
人的名字。

    就在這時,火摺子已熄了。

    朱淚兒幾乎大叫起來,道:「你……你怎麼連紙都點不著?」

    俞佩玉勉強遏制著心裡的興奮,道:「因為紙是濕的。」

    鐵花娘也忍不住大聲道:「濕的?怎麼會是濕的?」

    俞佩玉道:「我身上有汗。」

    朱淚兒怔了半晌,道:「不錯,這種時候誰若不出汗,一定是木頭人。」

    鐵花娘道:「現在連火種都絕了,怎麼辦?」

    朱淚兒道:「怎麼辦?你說怎麼辦?誰叫你們剛才一定要用火摺子。」

    鐵花娘道:「但……但那本是你的主意?」

    朱淚兒大叫道:「誰叫你們聽我的話?你們為什麼不聽俞佩玉的話?你們被困死也是活
該。」

    鐵花娘也怔住,過了半晌,只聽黑暗中有人輕輕啜泣,原來朱淚兒已忍不住哭了起來。

    海東青冷冷道:「只可惜眼淚點不著燈的,否則大家一齊痛哭一場,倒也是好主意。」

    朱淚兒跳起來,道:「誰哭了?你才哭了,我為什麼要哭?我們的眼睛就算看不到東
西,但兩條腿還沒有斷,還是照樣可以走出去。」

    俞佩玉道:「不錯,我扶著海兄,你們拉著他的手,千萬莫要失散了。」

    朱淚兒道:「我寧可拉狗腿也不拉他的手。」

    鐵花娘道:「我拉他的,你拉我的,好下好。」

    朱淚兒道:「哼。」

    她向鐵花娘話聲傳來處伸出手去,拉住了一隻手,暗中她只覺這隻手並不大,也並不
粗,想必定是鐵花娘的手了。

    誰知這時海東青忽然笑了笑,道:「這是狗腿。」

    朱淚兒一驚,剛想鬆手,又忍不住笑了,道:「你既然承認這是狗腿也就罷了。」

    前一剎那間還在傷心落淚的人,此刻竟已笑了起來,又有誰能對這種女子真的發脾氣
呢?

    口口口

    俞佩玉摸索著向前走,只覺石壁看來雖很平滑,其實卻很粗糙,這條地道似乎也是在倉
促之間完成的。

    他們走了很久,本來還在想法子找話說,因為誰都知道沒有光亮的時候若再沒有聲音,
就更令人無法忍受。

    但到了後來,每個人卻似已將所有的話全都說盡了,朱淚兒從來也未想到自己居然也有
說不出話的時候。

    只不過大家志氣雖消沉,心裡卻還抱著個希望地道的出口,隨時都可能在他們眼前出
現。

    若是沒有這希望,只怕誰也走不動半步了。

    也不知走了多久,朱淚兒突聽前面『咚』的一聲,接著,走在她前面的海東青就踉蹌向
前衝出了幾步。

    朱淚兒剛吃了一驚,自己的腳也??著了樣東西,『咚』的一聲,就如擊鼓,鐵花娘失聲
道:「這是什麼?」

    這句話說出了很久,竟無一人回答。

    鐵花娘心裡突然一寒,顫聲道:「你們為什麼不說話?」

    其實這時人人都已想到??著的是什麼東西了,只是誰也沒有勇氣說出來,過了很久,才
聽得俞佩玉歎息了一聲,道:「是箱子。」

    鐵花娘駭然道:「箱子?難道……難道就是我們……我們方才留下的那三口箱子?」

    她用盡氣方才說出這句話,兩條腿已軟了。又過了很久,只聽俞佩玉緩緩道:「不錯,
就是那三口箱子。」

    鐵花娘驚呼一聲,跌到地上,再也無力站起來。

    他們似已走了六七個時辰,誰知走來走去,竟又走回原處。

    朱淚兒也覺得兩條腿忽然變得比鉛還重,身子也倒了下去,靠在石壁上,最後的希望既
已斷絕,世上再也沒有力量能令她向前走了。

    又不知過了多久,突聽俞佩玉道:「郭翩仙和姬靈風身上說下定帶著火摺子的。」

    朱淚兒立刻跳了起來,道:「不錯,我們剛才為什麼沒有想到……」

    她一面說話,一面已摸索著找到口箱子。

    鐵花娘剛想過去,突又聽到一聲驚呼,這聲驚呼,竟是朱淚兒和俞佩玉同時發出來的。

    俞佩玉居然也驚呼出聲,這豈真非同小可。

    鐵花娘只覺掌心發冷,道:「什……什麼事?」

    朱淚兒道:「箱子是……是空的。」

    鐵花娘剛起來,又跌下去,吃吃道:「空的?……他們難道已醒了過來?自己走了。」

    朱淚兒道:「不是,箱子上的鎖是被人自外面扭斷的。」

    鐵花娘道:「會不會是一個人先醒來後,扭斷了另兩隻箱子上的鎖。」

    朱淚兒道:「三口箱子上的鎖,都是被人自外面扭斷的,何況,憑郭翩仙他們手上的功
力,根本就扭不斷這鎖。」

    她雖然在努力控制,但聲音還是不免已在發抖。

    大家雖然早已猜出地道中有人,但本來卻還希望自己猜得不對,現在卻連這點希望都斷
絕了。

    地道中有人,已是絕無疑問的事,而且這人還一直在暗中窺伺著他們,卻一直不肯現
身。

    朱淚兒歎:「我真不懂他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躲著不敢見人?」

    海東青道:「這道理你還不明白?」

    朱淚兒道:「不明白。」

    海東青道:「只因他想活活的困死我們,根本不必現身相見。」

    鐵花娘嗄聲道:「他是什麼人?和我們又有什麼仇恨?」

    海東青道:「他不必和我們有仇,我們侵犯了他的秘密,他就非殺我們不可。」

    這句話說完,大家可說不出話來了。

    就在這時,突聽暗中響起了一陣奇怪的聲音,似乎在歎息,似乎在哭泣,又似乎是在冷
笑。

    此時此地,驟然聽到這種聲音,當真令人毛骨悚然。

    鐵花娘苦笑道:「我們已經夠受罪的了,你何必還要來嚇人?」

    海東青道:「有些人彷彿連片刻都安靜不下來的。」

    朱淚兒道:「你這是在說誰?」

    海東青笑了笑道:「我只奇怪那種聲音你是怎麼發得出來的。」

    朱淚兒冷笑道:「有些人自己放了屁不好意思承認,就想厚著臉皮賴別人。」

    海東青道:「所以你就想賴我。」

    朱淚兒怒道:「那聲音明明是男人發出來的,不是你是誰?」

    海東青忽然沉默不來,過了半晌,才沉聲道:「那聲音真不是你發出來的?」

    朱淚兒大聲道:「當然不是,誰說謊誰就不是人。」

    海東青道:「也不是我。」

    鐵花娘嗄聲道:「若是你們兩人都沒有發出聲音來,那麼是……是誰呢?」

    朱淚兒道:「不是你麼?」

    鐵花娘著急道:「自然不是我,我自己嚇得要命了,那有心情嚇別人。」

    他們誰也沒有問俞佩玉,因為任何人都知道俞佩玉是絕不會做這種事的,一時之間,大
家似乎全都被嚇住了,黑暗中顯然還有第五個人。

    誰也看不見這第五個人,誰也不知道他躲在那裡。

    朱淚兒忽然大聲道:「我已看見你了,你還躲到那裡去?」

    鐵花娘一驚,但立刻就想到朱淚兒這必定只不過是在唱空城計,當下也大聲道:「不
錯,你既已來了,還想跑麼。」

    兩人大叫了半天,黑暗中卻也一點反應都沒有,她們只覺掌心直冒汗,沒有嚇著別人,
卻嚇到了自己。

    俞佩玉緩緩道:「你們都聽錯了,方才根本沒有聲音。」

    朱淚兒道:「我……我明明聽到的。」

    俞佩玉道:「我為何沒有聽見?」

    朱淚兒還想再說話,突覺俞佩玉拉住了她的手,耳語道:「大家拉住手,一齊兜過
去。」

    朱淚兒的右手立刻拉住了鐵花娘的左手,鐵花娘就拉起海東青的,四人皆貼著石壁,緩
緩向前走,想將那人圍住。

    誰知他們走了七八步,卻連什麼都沒有碰到。

    朱淚兒忽然一驚,失聲道:「這地方怎地忽然寬敞起來了?」

    這地道寬不及七尺,但他們現在走了七八丈,竟還沒有碰上對面的石壁,大家又不禁吃
了一驚。

    過了半晌,只聽鐵花娘道:「你……你不要捏我的手好不好?」

    朱淚兒道:「我連動都沒有動,你見鬼了麼?」

    海東青道:「也不是我,我在這邊。」

    鐵花娘顫聲道:「不錯你在我右邊,但我的左手……」

    她話未說完,已發覺自己拉著的並不是朱淚兒的手,朱淚兒也覺得自己拉住的這隻手又
冷又硬,絕不會是鐵花娘的。

    兩人這一驚當真非同小可,一齊鬆了手,向後面退開,嗄聲道:「你是誰?」

    只聽黑暗中忽然有人咯咯一笑。

    笑聲發出時還在兩人中間,但一瞬間便已到了數丈外,竟似忽然走入了地道兩旁的石壁
中。

    朱淚兒想到自己方才拉著的竟不知是誰的手,半邊身子都麻了起來,這人既能拉住她們
的手,要殺她們豈非也易如反掌?朱淚兒膽子雖大,此刻也不禁覺得兩條腿發軟,連站都站
不住了。

    鐵花娘更連動都不敢再動。

    只聽俞佩玉道:「這裡絕不是我們方才走過的地道。」

    朱淚兒道:「但這三口箱子……」

    俞佩玉道:「就因為這三口箱子已被人搬到這裡來,所以我們才會認為這就是我們走過
的地方。」

    朱淚兒道:「那……那麼我們究竟走到什麼地方來了呢?」

    在絕對的黑暗中,任何地方都變得完全一樣了,因為無論這地方是大是小是寬是窄,人
們已完全感覺不到。

    俞佩玉沉吟著,還未說話,突聽一人吃吃笑道:「這是我的家,地方並不差,桌上擺著
酒,盒裡凍著雞爪,各位既來了,就請來喝一杯吧。」

    口口口

    這聲音又尖又細,聽來就彷彿是個小孩子在唱童謠。

    若是換了平日,朱淚兒一定會覺得很有趣,但此時此刻,她只覺這聲音簡直真像是鬼
叫。

    這時突有一點燭光亮起來。

    他們這才發覺自己竟已到了一個極寬闊的石廳中,一隻蠟燭的光在這大廳中雖然顯得很
渺小,但他們的眼睛久經黑暗,正好能適應這微弱的燭光,燈火若太亮,他們也許反而張不
開眼睛。

    只見這大廳中竟高高低低的坐著十幾個人,有的在下棋,有的在看書,有的在觀畫,有
的在撫琴。

    這些人神情似乎都很悠閒,做的事也都很風雅,但身上穿的都是粗布短衫,而且都赤著
足,最多也只不過穿了雙草鞋,一看來就像一群做完工的粗人,和他們那種悠閒風雅的行為
極不相襯。

    大廳的中央,還擺著桌酒,有幾人容貌粗魯的漢子正坐在那裡喝酒,看他們的打扮,本
該是大碗喝酒,大塊吃肉的朋友,但一個個卻偏偏都很斯文的坐在那裡,一杯酒拿在手裡很
久,還沒有喝下去,只是在品著酒味,雖然明知有人來了,但他們誰也沒有回頭瞧上一眼。

    朱淚兒再也想不到會突然看到這麼多人,又不免吃了一驚,這些人雖然絕不像是武林高
手的模樣,但在這種神秘的地方出現,就令人莫測高深了,朱淚兒怎敢對他們稍有輕視之。

    只見方纔那吃吃的笑聲又已響起,那人道:「主人既不小氣,客人又何必扭捏?請請
請,過來喝一杯。」

    笑聲正是自飯桌上傳過來的。

    說話的人身材不高,雖然坐在這種陰森的屋子裡,但頭上卻戴著頂遮陽的竹笠,蓋住了
臉。

    俞佩玉沉吟著,緩緩道:「既是如此,在下等就叨擾主人一杯吧」他們緩緩走過大廳,
下棋的仍在下棋,看書的仍在看書,誰也沒有理他們,似乎全未將他們看在眼裡。

    這些人的架子倒真不小。

    朱淚兒心裡雖有氣,但到了這種地方,卻不敢發作了。

    一張圓桌上只坐著六七個人,剛好還有四五個空位。

    俞佩玉當先走過去坐不來,微笑道:「主人尊姓?」

    那頭戴竹笠的人笑道:「各位既是不速之客,又何必問主人的名姓?」

    那點燃著的巨燭,恰巧在他身上,再加上他還戴著頂大竹笠,俞佩玉坐在他對面,卻也
看不出他面目。

    再看他旁邊坐的幾個人戴的帽子也很低,像是已打定主意不招呼他們,甚至連眼色都沒
有瞟他們一眼。

    這幾人面色彷彿都很陰沉冷酷,身上穿的雖是破舊的粗布衣服,但頭上戴著的帽子卻很
新,而且質料也很好,有的帽子上甚至還嵌著粒明珠,和身上穿的衣服更不相襯,就像是買
了頂帽子後就沒錢買衣服了。

    朱淚兒眼珠一轉,冷笑道:「各位雖捨不得穿衣著鞋,但買帽子卻很捨得,這倒是天下
奇聞。」

    她故意想氣氣這些人,誰知這些人就像根本沒聽到她在說什麼,動也不動,連眼皮都未
抬。

    只有那戴著竹笠的人笑道:「人為萬物之靈,就因為有個比別的野獸都大些的腦袋,自
然應該加意保重,分外愛護才是。」

    這人頭上戴的是頂舊竹笠,身上穿的卻是件質料很好的衣服,恰巧和別人大異其趣。

    朱淚兒眼珠子又一轉,冷冷道:「既是如此,你為何捨不得買帽子呢?難道你的腦袋沒
有別人的值錢。」

    這人哈哈一笑,道:「姑娘好利的嘴,只不過嘴是用來吃飯的,不是用來說話的。」

    朱淚兒道:「那倒也不見得。」

    這人笑道:「不吃飯就要死,不說話難道也會死麼?」

    朱淚兒道:「叫我不說話,簡直比死還難受。」

    朱淚兒說的倒真是老實話,鐵衣娘忍不住要笑出來,只不過此刻實在笑不出來。

    那戴著竹笠的人大笑道:「小姑娘說的好,話不可不說,飯也不可不吃的,我這些菜裡
可沒有毒,各位請放心吃吧。」

    朱淚兒冷笑道:「你這菜裡若是有毒,我難道就不敢吃了麼?」

    桌子上有條紅燒魚,朱淚兒的筷子就直奔這條魚而去,誰知她挾了又挾,這條魚還是紋
風下動。

    她用力一挾,這條魚竟碎了。

    這桌子上的菜竟全是用蠟製出來的模型,看得吃不得。

    朱淚兒又好氣,又好笑,剛想罵兩聲出氣,忽然發現俞佩玉的臉色已變了,望著身旁一
個戴帽子的人道:「閣下尊姓?」

    這人一雙手青筋暴露,又粗又大。手裡拿著個非常小巧的酒杯,放在嘴邊已有很久,一
直也沒有喝下去,似乎對這酒的味道欣賞已極,所以捨不得喝,俞佩玉問他的話,他也完全
不理。

    朱淚兒本來就火氣很大了,忍不住道:「喂,你這人是聾子麼?」

    她嘴裡說著話,手裡的筷子忽然向這人肘間穴道上一點,存心要將他拿著的這杯酒打
翻,出他個洋相。

    誰知這雙筷子竟筆直插入這人的肉裡,這人還像是全無感覺,朱淚兒又一驚,才發現這
人竟也是蠟制的。

    桌上的竟全都是蠟人。

    口口口

    朱淚兒這才怔住了,怔了半晌,冷笑道:「這裡至少總有個活人吧。」

    她話未說完,就發現那唯一的活人竟已不知去向,只有那又大又破的竹笠還留在桌子
上。

    朱淚兒倒抽了口涼氣,冷笑道:「難怪這些人穿著破衣服,卻戴著新帽子。」

    她現在已明白這都是那人在搗鬼,故意在這些蠟人頭上戴頂帽子,好教他們一時看不出
這些人的真假。

    她一賭氣將這幾人頭上的帽子全掀了不來,只見一個個蠟人都是鬚眉宛然,活靈活現,
簡直就和真人差不多。

    朱淚兒歎了口氣,苦笑道:「無論如何,這人的手藝倒真不錯。」

    海東青道:「就連京城專做蠟人的『蠟人張』只怕也比下上他。」

    俞佩玉沉著臉道:「他的輕功也不差,我們這些人竟都未看見他走到那裡去了。」

    鐵花娘道:「難道……難道這世人全都是蠟人麼?」

    只見屋子幾十人都栩栩如生,但卻都坐在那裡,動也下動。

    俞佩玉道:「你看那人在幹什麼?」

    鐵花娘道:「在……在撫琴。」

    俞佩玉道:「你可曾聽到琴聲?」

    四下靜悄悄的,連一點聲音也沒有。

    鐵花娘道:「那人擺這麼多蠟人在這裡幹什麼?」

    朱淚兒冷冷道:「他只怕覺得一個人太寂寞,所以叫這些蠟人來陪他。」

    她忽又一笑,道:「但無論如何,蠟人總比真人好得多。」

    鐵花娘道:「為……為什麼?」

    朱淚兒道:「至少蠟人總不會向我們出手吧。」

    鐵花娘雖然覺得這地方忽然變得鬼氣森森,但也不禁放心了些,因為她覺得朱淚兒說的
話的確不錯。

    和蠟人在一起至少絕不會有危險。

    只有俞佩玉神情卻更凝重,似乎忽然想起了什麼心事,沉聲說道:「此地不可久留,我
們還是快些離去。」

    朱淚兒笑道:「為什麼?活人既已逃了,我們難道還怕這些蠟人麼?」

    她笑著奔出去,又道:「你看,我打他們的耳光,他們也不敢還手的。」

    她一面說話,一面伸手打了個蠟人一巴掌。

    這蠟人本來斜坐在椅上『看書』,挨了這一巴掌後,就倒了不來,『噗』的跌在地上,
跌碎了。

    朱淚兒笑道:「抱歉抱歉,你可跌疼了麼?讓我扶你起來吧。」

    她畢竟還是個小孩子,出世以來從小沒有玩過泥娃娃,驟然看到這麼多『大泥娃娃』,
自然覺得很有趣。

    只見她就好像小孩子扮『家家酒』似的,將地上的蠟人扶了起來,輕輕的在蠟人身上跌
碎的地方揉著,笑道:「乖寶寶,你跌疼了,媽媽替你揉……」

    鐵花娘正看得有趣,突聽朱淚兒驚呼一聲,整個人都跳了起人,那蠟人這下子自高處跌
落,就跌得粉碎。

    俞佩玉立刻掠了過去道:「什麼事?」

    朱淚兒倒在他身上,指著地上已跌碎了的蠟人道:「這……這蠟人身上有骨頭。」

    口口口

    鐵花娘吃驚道:「骨頭?蠟人怎會有骨頭?」

    她話未說完,已發現跌碎的蠟人中竟赫然真的有一堆森森白骨,而且絕不是蠟制的骨
頭。

    這竟是真的死人骨頭。

    俞佩玉將跌碎的蠟人拾起了幾片,很仔細的看了看,他臉色立刻變了,似乎覺得立刻要
嘔吐。

    朱淚兒道:「你……你怎麼樣了?」

    俞佩玉長長吐出口氣,一字字道:「這些並不是蠟做的人,而是真人的??體,這地道就
是他們開闢出來的。」

    朱淚兒失聲道:「你說什麼?」

    俞佩玉歎道:「那人唯恐他們??露這地道的秘密,等地道完成後,就將他們全部殺了滅
口,再將蠟澆在他們身上,將他們做成蠟人。」

    朱淚兒不覺身上每根寒毛都豎立了起來,道:「這就難怪,這些蠟人看來都好像活的一
樣了。」

    海東青歎道:「我一進來就覺得奇怪,這些粗人怎會變得如此風雅?那時我們若是仔細
瞧瞧,也許早就看破了他的秘密。」

    朱淚兒咬著牙道:「但我們那時又怎會想到世上竟有這種殘忍的瘋子。」

    突聽一人咯咯笑道:「小姑娘,你說錯了,我非但既不殘忍也不瘋,而且是個良心最
好、最仁慈、最講道理的人。」

    大家雖然都聽到了他的笑聲,但誰也看不到他的人。

    朱淚兒道:「你有良心?你就算有良心,也早就被狗吃了。」

    那人大笑道:「我就因為他們挖得太辛苦,所以才請他們在這裡好好休息,叫他們以後
永遠也不必再流汗了,若不是我,他們那裡享得到這種清福?我對他們這麼好,你居然還說
我不是好人?」

    朱淚兒大罵道:「你非但不是好人,簡直不是人,只是個又瘋狂、又黑心的惡魔。」

    她想將那人罵出來,誰知罵了半天,那人非但連一點反應都沒有,而且連一個字都不說
了。

    朱淚兒恨恨道:「這地方反正不會太大,我們去將他找出來。」

    鐵花娘歎了口氣,道:「他不來找我們,已經很運氣了,你還想去找他?」

    俞佩玉忽然向海東青一笑道:「到了這時,你還不肯將謎底揭開麼?」

    海東青怔了怔道:「謎底?什麼謎底?」

    俞佩玉道:「我實在想不出閣下兄弟兩人為何要將我們誘到這裡來?」

    海東青道:「你……你在說什麼?我為何要將你們誘到這裡來?我根本沒有來過這地
方,更不認得這瘋子。」

    俞佩玉道:「海兄也許真的未到過此處,但這位老先生,海兄卻自然是認得的。」

    海東青著急道:「我怎會認得他?我……我為何要騙你?」

    俞佩玉歎了口氣,道:「我也不知道海兄為何要騙我,海兄方才在地道中說的那故
事……那『東郭先生』的故事,我本來句句都信以為真,但現在卻不能不有些懷疑了。」

    海東青道:「為什麼?」

    俞佩玉道:「他為了這條地道,不惜將這麼多人都殺死滅口,這地道的秘密關係自然十
分重大,是麼?」

    海東青道:「不錯。」

    俞佩玉道:「既然如此,他為何要在地道的入口外蓋棟空屋子?荒山之中若是有棟空屋
子,豈非分外引人注目。」

    海東青又怔了怔,道:「也許……也許那屋子並不是空的。」

    俞佩玉道:「不錯,那屋子絕不是空的,但裡面的人呢?」

    海東青道:「也許已經被楊子江殺了。」

    俞佩玉笑了笑,道:「楊兄難道會因為要搶一棟屋子,而無故殺死許多無辜的人家?」

    海東青道:「這……」

    俞佩玉道:「何況,他既令那些人在屋子裡看守,必定和他們有連絡,楊兄殺了他們,
他又怎會不知道?他既然知道,又怎會讓楊兄在那裡住下去?」

    海東青道:「俞兄你的意思是……」

    俞佩玉道:「我的意思只不過是說,楊兄和這位老先生必定早有連絡,他叫我們走入這
地道來,也是早就有安排的。」

    海東青變色道:「他為何要這樣做?為何沒有告訴我?」

    俞佩玉瞪著他,道:「海兄真的不知道?」

    海東青道:「我毫不知情。」

    俞佩玉道:「那麼,海兄為何要將姬靈風姑娘送到這裡來?」

    海東青道:「你……你這話又是什麼意思?」

    俞佩玉道:「我本來就在奇怪,海兄拿住姬靈風是為了什麼?我知道兩位準備將郭翩仙
和鍾靜交給百花門,來討好海棠夫人,但卻始終想不出兩位準備將姬靈風送給誰?直到現在
才總算明白了。」

    海東青道:「明白了?明白了什麼?」

    俞佩玉道:「海兄拿住姬靈風,為的就是要送給這位老先生的。」

    海東青道:「我為何要送給他?他要姬靈風乾什麼?」

    俞佩玉笑了笑,道:「也許是為了要做蠟人,也許還有別的緣故,我想海兄總該比我清
楚得多。」

    海東青長長歎了口氣,道:「我雖不知道有什麼想法,但卻知道你一定想錯了,我和這
件事根本全無關係,俞兄你若不相信,我只有……」

    突聽一聲驚呼,呼聲竟是朱淚兒和鐵花娘發出來的。

    俞佩玉大驚回顧,就發現她們赫然已被兩個蠟人『抱在』懷裡。

    第七部完,請續看第八部『水落石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