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飛來橫禍            

    平日精明練達,能言能辯的唐大姑娘,此刻身蒙殺父之嫌,已是臉色慘白,全身顫抖,
木然站在那裡,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人叢中忽有一人大聲道:「他的親生女兒難道也會殺他嗎?」

    這句話聽來雖似在為唐琪辯護,其實卻無異已將罪名加到唐琪身上,大家扭頭去望,看
不出這句話是誰說的。

    楊子江冷笑道:「煮豆燃萁,燭影搖紅,一個人為了權勢,本就什麼事都做得出的。人
叢中又有一人大聲道:「你難道說唐大姑娘為了要做掌門人,所以不惜殺死她親父親,你這
話又有誰會相信?」

    這句話說出來,更將唐琪一口咬得死死的,他雖說『無人相信』,其實不信的人只怕很
少。

    楊子江冷笑道:「唐大姑娘若是心中無鬼,為何不讓別人查看唐老前輩的死因?唐老前
輩遺體收殮時,她難道沒有看到那中毒的徵象?」

    滿堂弔客俱都為之嘩然,似乎已認定了唐琪必是兇手無疑,就連俞佩玉和朱淚兒,也不
能不信了。

    俞佩玉心裡暗暗歎息,只因他心中別有感觸:「唐琪若真是為了爭權奪門而殺父,那倒
真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只因這『唐無雙』就正是殺死她真正父親的仇人。」

    楊子江銳利的目光已瞪在唐琪臉上,厲聲道:「唐大姑娘,到了此時,你還有什麼話
說?」

    唐琪瞪著他,一字字道:「你真要我將真相說出來。」

    楊子江冷笑道:「你敢說出來麼?」

    唐琪厲聲道:「好,這是你逼我說的。」

    她長長吸了口氣,還未將話說出來,唐琳忽然大聲道:「這件事應該讓我說才是。」

    這憂鬱的少女平時就很少說話,今天更是從未開口,誰也想不到她竟在如此重要的關頭
忽然開口,而且說出來的話更是聳人聽聞,連俞佩玉都不免吃了一驚,猜不到她究竟要說什
麼?

    唐琪望著她,也是滿面驚疑之色,道『你……』

    唐琳鐵青著臉,道:「先父臨終時,只有我守候在他老人家身旁,所以他老人家的死
因,也只有我一個人知道。」

    楊子江訝然道:「你?」

    唐琳道:「我。」

    楊子江皺眉道:「難道是你害死唐老前輩的麼?」他不禁也覺得很奇怪,因為唐琳實在
沒有謀殺父親的理由。

    李佩玲這時拉住了唐琳的手,柔聲道:「你只怕是因為悲痛過度,所以理智有些不清
了。」

    唐琳道:「我神智清楚得很,這件事我本也不想說的,可是現在,我若再不說,大姐的
冤枉就再也洗不清了。」

    唐琪愕然望著她,也不知是驚訝,還是感激。

    唐琳道:「那天晚上,夜已很深,大姐和大嫂都已睡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要和爹爹去
說,就起來去找他老人家。」

    楊子江道:「你想起了什麼事?」

    唐琳冷冷道:「那是我們的家務私事,你也要管嗎?」

    楊子江笑了笑,不再說話。

    唐琳道:「誰知道我還未走到他老人家門口,就聽見他老人家屋子裡有說話的聲音,我
正在奇怪,這麼晚了,爹爹屋子裡怎麼會有客人?他老人家休息得一向很早的,而且,只要
有客人來,我們都會知道,除非他不走正路,而是由外面偷偷溜進來的。」

    楊子江冷笑道:「唐家莊答戒森嚴,就算有人想偷偷溜進來,只怕也很困難吧。」

    唐琳道:「非但很困難,而且根本無此可能。」

    楊子江道:「既然如此,那位客人又是怎麼進去的呢?」

    唐琳道:「爹爹的屋子裡,有條秘道直通到外面,那人想必早已和爹爹約好,是爹爹自
己將他往地道中接過來的。」

    她竟將如此秘密的事都說了出來,大家雖然還不知道她的下文,但已不覺先對她相信了
三分。

    唐琳道:「我本不願偷聽爹爹的秘密,但既已來了,又不想就這麼回去,正站在外面猶
疑時,突聽爹爹道:「你我雖是忘年之交,但這件事關係實在太大,我不能不分外謹慎,你
要知道,唐家莊的暗器從未借出給別人。」「楊子江道:「這人居然是來向唐老前輩借暗器
的麼?」

    唐琳道:「當時我也覺得這人實在太不知進退,竟來強人所難,只聽他跟爹爹說了許多
話,還是非要爹爹將暗器借給他不可。」

    楊子江道:「他說的是些什麼話?」

    唐琳道:「他說,他要做的這件事,關係很重大,若是事成,大家都有好處,他又說,
爹爹既然不肯出面,至少也該將暗器借給他。」

    楊子江道:「唐老前輩被他說動了麼?」

    唐琳道:「沒有,爹爹雖是一莊之主,但祖宗的家法,他也不敢違背的。」

    楊子江道:「暗器既然沒有借給他,那麼,殺死唐老前輩的人也不會是他了。」

    唐琳道:「我聽他還在不停的遊說,生怕爹爹被他打動,就闖了進去,因為我知道有了
第三個人在旁邊,他就無法再說了。」

    楊子江道:「他見到你進去了麼?」

    唐琳道:「他又不是個瞎子,怎麼看不到我,看到我進去時,他雖然有些吃驚,但居然
還是不肯死心。」

    楊子江道:「他認得你?」

    唐琳點了黜頭,黯然道:「就因為我認得他,所以才沒有對他起防範之心,誰知他竟乘
我沒有注意時,將我身上的鐵蒺藜偷去了一枚。」

    楊子江目光閃動,冷笑道:「原來此人還是位妙手空空兒。」

    唐琳歎道:「他的手腳的確很快,非但我全未覺察,連爹爹都沒有注意到。」

    楊子江瞪著她,厲聲道:「你到你自己爹爹的屋子去,還帶著暗器幹什麼?」

    唐琳道:「本門子弟,暗器從不離身,連睡覺時也帶著的。」

    楊子江道:「這難道也是你們祖宗的家法。」

    唐琳道:「正是。」

    楊子江道:「他就用從你身上偷去的那枚毒蒺藜,將你爹爹殺死的?」

    唐琳黯然的道:「他臨走時,爹爹送他出去,走到門口時,他忽然回身作揖,卻乘勢在
爹爹胸前一拍,誰也沒有想到他手裡竟還藏著暗器,更未想到他只不過為了爹爹不肯將暗器
借給他,就下了如此毒手。」

    她說到這裡,大家已不覺信了七分。

    因為這件事雖然未必完全台情合理,但大錯鑄成,她也要負很大的責任,自然不會說假
的。

    楊子江長長歎了口氣,道『如此說來,那人殺了唐老前輩,你是在旁邊親眼瞧見的
了。』

    唐琳道:「不錯。」

    楊子江忽然怒喝道:「你既然親眼瞧見,為何直等到現在才說?」

    唐琳垂下頭,淒然道:「因為……因為他就是我未來的夫婿,爹爹本已將我許配給他
了。」

    這句話說出來,人群中立刻起了一陣騷動,有的驚訝,有的惋惜,有的同情,但對這件
事卻更深信不疑,因為若非被逼,誰也不會將這種秘密說出來的,俞佩玉更不禁暗暗歎息。

    他實在也未想到這件事其中還有如此多曲折。

    唐琳流淚道:「我見他竟敢真的下毒手時,本來當時就想和他拚命的,但禁不住他苦苦
哀求,我的心竟被他說軟了。」

    楊子江冷冷道:「女生外向,有了丈夫,本就不會再將父母放在心上,世上大多數女人
都是如此,這倒也怪不得你。」

    唐琳流淚道:「求求你莫要說了,我也知道我該死,可是我後悔時已不及,因為我當時
既沒有說出來,事後就更不敢說了,爹爹入棺時,也是我搶著替他老人家收殮,因為我是怕
他的傷痕被人發覺。」

    楊子江道:「如此說來,這件事和你的兄弟姐妹都沒有關係了?」

    唐琳道:「他們根本全不知情。」

    楊子江冷笑道:「好,有勇氣,算你有勇氣,竟將這一筆爛帳全都算在自己身上。」

    唐琳流淚道:「這本是我一人的罪孽,自然應該由我一個人承當。」

    楊子江道:「但你那未婚的夫婿是誰呢?難道別人都不知道?」

    唐琳道:「這本是爹爹為我們私下訂的親,準備到我十八歲的生日那天再宣佈的,誰
知……誰知我的生日還未到,他老人家就已……」

    她痛哭失聲,再也說下下去。

    楊子江厲聲道:「你還準備再為他隱瞞下去不成?」

    唐琳掩面痛哭,也不說話。

    但大家已紛紛怒喝道:「那雜種究竟是誰,姑娘你若再不說,何以見老莊主於九泉之
下?」

    唐琳咬了咬牙,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她忽然抬起頭來,指著一個人道:「就是他。」

    口口口

    誰也想不到她指的這人竟是俞佩玉。

    俞佩玉更是做夢都想不到,他還以為唐琳指的是自己身後面的人,但唐琳已接著道:
「就是他,俞佩玉!」

    這句話說出,唐門子弟已怒吼著向他圍住,一雙雙滿佈血絲的眼睛都在瞪著他,就像是
一群已發了狂的野獸,恨不得將他立刻吞下去。

    俞佩玉這一生雖已遭受到無數次冤屈,也不知遇到過多少次令他震驚,意外的事。

    但卻沒有一件事比這次更令他震驚的了,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分辨,竟怔在那裡,說不
出話來。

    大廳中又起了騷動,有的怒喝,有的謾罵。

    有人道:「想不到這??害死了唐老莊主後,還敢到這裡來,這??的膽子倒真不小。」

    有人道:「看他長得倒也斯文秀氣,想不到卻是個衣冠禽獸。」

    也有人悄悄道:「若不是這麼英俊的美男子,唐二姑娘又怎會被他迷住呢?」

    朱淚兒自然也被驚得怔住,這時才大叫起來,道:「絕不是他,你們一定弄錯了。」

    她瘋狂般衝入人叢,撲到俞佩玉身旁,緊緊抱住了俞佩玉,嗄聲道:「他絕不會做這件
事,何況,兩天前他根本不在這裡,還遠在數百里外,怎能分身到唐家莊來殺人?」

    唐守方厲聲道:「你怎知道兩天前他還遠在數百里外?」

    朱淚兒道:「我當然知道,我一直都和他在一起的。」

    唐守方道:「你是他的什麼人?」

    朱淚兒大聲道:「我才是他的妻子。」

    唐守清歎了口氣,道:「小姑娘,你只怕也上了他的當,被他利用了。」

    朱淚兒嘶聲道:「你……你們為什麼不相信我的話了為什麼要冤枉好人。」

    唐守清歎道:「這種人不值得你為他如此,他既能欺騙別人,遲早總有一日會欺騙你
的。」

    朱淚兒道:「他欺騙過誰,你說。」

    唐守方怒道:「他既然已和唐門結親,卻又在外面勾搭上你,這種無義的惡徒,你還要
為他掩飾什麼?」

    朱淚兒道:「但他根本沒有和你們家的人訂親。」

    唐守清道:「你怎知道?」

    朱淚兒道:「我當然知道,我自從認識他之後,就和他寸步未離。」

    唐守清目光閃動,道:「你是什麼時候認識他的?」

    朱淚兒大聲道:「我……」

    她只說了一個字,就再也說不出話來。

    只因她和俞佩玉相識還不到一個月,在這一個月之前,俞佩玉究竟做過什麼,她的確不
知道。

    她現在才發覺自己對俞佩玉根本一無所知,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外,別的事俞佩玉從來也
沒有對她說過。

    就連這名字是真是假?她卻不知道。

    唐守清盯著她的臉看了半天,看到她神色的變化,柔聲道:「小姑娘,這件事與你無
關,你還是躲開些吧。」

    朱淚兒道:「你們……你們想怎樣?」

    唐門子弟一個個臉色鐵青,俱都閉起了嘴。

    其實他們下必回答,大家也知道他們要怎麼做的。

    這俞佩玉謀害了他們的家長,他們還會放過他麼,他們早已將見血封喉的唐門暗器扣在
掌心了。

    此刻俞佩玉被數十人圍住,只要他們暗器出手,俞佩玉就算肋生兩翼,也未必見躲得開
的。

    俞佩玉長歎一聲,黯然道:「不錯,這件事與你無關,你還是走開吧。」

    他知道自己此刻已是生死一發,不願再連累朱淚兒了,何況他也已看出連朱淚兒都對他
起了懷疑之心,不再像以前那麼信任他。

    朱淚兒咬了咬牙,忽然道:「無論怎樣,我知道這件事絕不是你做的。」

    俞佩玉苦笑道:「你知道又有什麼用了你說的話,他們根本不信,除了你之外,又有誰
還能證明兩天前我根本不在這裡。」

    他仰天長歎了一聲,嗄聲道:「就算有別人知道,但天下又有誰肯為我俞佩玉作證
呢。」

    朱淚兒眼淚已流下面頰。只見唐琳也已擠人了人群,咬著牙道:「俞佩玉,你莫要怪
我,我……我也是情不得已,才這麼樣做的。」

    俞佩玉淒然一笑,道:「你很好,很好……」

    唐琳流淚道:「但無論如何,你死了之後,我也無顏再活在世上……」

    朱淚兒忽然大喝道:「你這惡毒的女人,將他害成這樣子,你還有臉跟他說話。」

    喝聲中,她已向唐琳撲了過去。

    唐琳既未招架,也未閃避,淒然道:「很好,我們大家都一起死吧。」

    一句話未說完,朱淚兒已握住了她的咽喉。唐守清想過去分開她們,但卻被唐守方按
住。沉聲道:「家門遭此不幸,出了這種事,你還不讓她死?」

    唐守清回頭望了一眼,只見唐琪木然站在那裡,臉色蒼白如死,也沒有過來勸阻之意。

    群豪紛紛喝道:「俞佩玉,你還有什麼話說……唐家的弟子們,快動手吧,我們都等著
將這惡徒的心,來血祭唐老莊主的英靈。」

    俞佩玉負手而立,已什麼話都不願說了,因為他知道對這些已憤怒得失去理智的人們,
無論說什麼都沒有用的。

    就在這時,突聽一人大笑道:「俞佩玉呀俞佩玉,你當真是流年下利,糊里糊塗的就變
做了殺人的兇手,看來還不如死在我手上,也免得此刻含冤受氣了。」

    他一個人的笑話聲,竟將幾百個人的呼喝聲全都壓了下去,大家都不禁抬頭去望,才發
現楊子江不知何時已又躍上了大廳的橫樑,手裡拿著壺酒,嘴裡咬著個果子,正吃得津津有
味。

    唐守方厲聲道:「他含了什麼冤,受了什麼氣?事實俱在,你難道也想替他狡辯麼?」

    楊子江冷笑道:「事實俱在?在那裡?又有誰瞧見他殺死唐老莊主的?」

    唐守方道:「二姑娘方才說的話,你難道沒有聽見?」

    楊子江也歎了口氣,搖著頭道:「就憑一個女人說的話,你們就要定人家的罪,這簡直
是在兒戲人命。」

    唐守方怒道:「你難道認為二姑娘說謊?」

    群眾紛紛大喝道:「二姑娘焉有說謊之理?」

    楊子江道:「不錯,她這麼做不但害了別人,也害了自己,我也猜不透她為何要說謊?
但我卻知道她是在說謊。」

    唐守方怒道:「你知道?你知道什麼?」

    楊子江道:「我知道他前天晚上的確不在唐家莊,的確遠遠在數百里外。」

    唐守清冷笑道:「就憑你一個人說的話,又怎能令人相信?」

    楊子江歎了口氣,道:「我也知道說話無法令你們相信的,那麼我就只好不說話了。」

    這句話剛說完,突聽『喀嚓』一響,接著就是天崩地裂般一聲大震,大廳的橫樑竟已被
生生折斷,整個屋頂帶著驚心動魄的聲音向眾人頭頂上壓了不來,大廳中立刻響起了一片驚
呼聲,群豪紛紛奪門而出,有的人武功稍弱,竟被踩在地上,又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呼。

    唐守方、唐守清等人只覺一塊塊木石帶著勁風向他們打了不來,只有先求自保,曲肘??

    臂,護住頭臉,但還是難免被壓在灰土瓦礫堆中,唐守方一條腿更已被壓在折斷的梁木
下,疼得滿頭冷汗。

    他還是在嘶聲大呼著道:「莫放走了那俞佩玉,守住門戶。」

    但這時大廳中已亂得一塌糊塗,那裡還找得著俞佩玉。

    唐守清厲聲道:「他只怕已乘亂逃出去了,追!」

    喝聲中,一群未曾受傷的唐家子弟已隨著他往外城沖,但還未衝到門口,已又有一片瓦
礫夾雜著灰土向他們迎面打了過來,力道竟是強勁絕倫,泥沙隔著衣服打在身上,仍是火辣
辣的發疼。

    只見楊子江笑嘻嘻的站在門口,悠然道:「追什麼?你們難道還不相信我的話麼?若是
再不信,看來我只有將唐家莊的屋子都拆光為止了。」

    口口口

    最混亂的時候,俞佩玉只聽得楊子江在身旁道:「這裡有我應付,你們快衝出去,沿著
街走,自然有人接應……」

    他話未說完,俞佩玉已一手拉起了朱淚兒,一手挾走了已暈了過去的唐琳,隨著人潮往
外面沖。

    他並沒有費什麼力氣就已衝到門外,因為楊子江一直在前面阻路,只聽大廳內外俱是呼
聲震耳。

    本來坐在外面喝酒的人,被裡面的人潮一衝,也紛紛四散而逃,桌子也被打翻了,杯盤
碗盞,全都『嘩啦啦』跌得粉碎。

    有的人鞋底較薄,一腳踩在碎瓷上,立刻疼得抱起腳鬼叫,但剛叫出來,他自己又已被
人潮衝倒。

    衝倒了之後,想再爬起來,就難如登天了,就算不被活活踩死,骨頭至少也要被踩斷七
八根。

    有的人還帶著孩子,本是想來白吃一頓的,全家就可都不必開伙了,誰知便宜沒有占
著,反而受了大罪。

    於是驚呼聲中,又響起了婦人小孩的哭聲。

    來的完全是江湖客,那麼混亂的局面也許就會好得多,但此刻一加上唐家莊左近的街坊
好友、叔叔伯伯,才真的天下大亂了,有些人平時本來很鎮定,但被這麼一吵,也吵暈了
頭。

    只有俞佩玉久經患難,此刻還能保持冷靜,目光四下一掃,立刻拉著朱淚兒向左邊一條
小道奔了過去。

    朱淚兒道:「我們為什麼下沿著街走,那裡豈非有人接應麼?」

    俞佩玉沉聲道:「楊子江雖救了我們,但他的話還是不可聽信,此人心機深沉,行動難
測,救我們必非好意。」

    朱淚兒道:「不錯,我實在也猜不透他為何不殺我們,反來相救。」

    奔上這條小路後,人就少了,因為人越在混亂之中,就偏偏越會往人多的地方逃,根本
已分不出那裡是安全之處。

    有人就算明知前面是個火坑,但瞧見大家全都往那裡逃,他也會不自由主隨著大家一齊
逃的。

    因為他這時理智已失,已完全沒有自信。

    只見前面林木扶疏,居然甚是幽靜,紛亂的驚呼似已距離得很遠了,朱淚兒忍不住問
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俞佩玉道:「唐家的私宅。」

    朱淚兒吃了一驚,失聲道:「我們逃走還來下及,怎麼能到他們家去呢?難道真要送上
門去讓人家宰麼?」

    俞佩玉道:「我們只有這條路走,縱然冒險,也只好試一試了。」

    朱淚兒想了想道:「你認為他們家的人都在前面,所以這裡一定防守空虛?」

    俞佩玉還未說話,突聽一人厲聲道:「站住!你們還想逃得了麼?」

    口口口

    厲喝聲中,已有十幾個勁裝少年,自右面的樹林後一掠而出,為首一人瘸著左腿,腿上
鮮血還未乾透,居然是方纔還被壓在橫樑下的唐守方,此人竟像是鐵打的,腿雖已被壓斷,
身子卻仍槍??般站得筆直。

    朱淚兒咬了咬牙,道:「又是你,你怎麼陰魂不散,又跟到這裡來了。」

    卻不知唐守方本非特意來的,他只不過因為前面的路被楊子江擋住,所以想從後面繞出
去,誰知歪打正著,竟在半路攔著了俞佩玉。

    人的命運,有時的確很奇妙,但『有意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這其中的意
境,只怕也唯有已過中年的人才能領會吧,在『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是絕對體味不到
的。

    朱淚兒只說了兩句話,唐門子弟已四下散開,將他們圍住了,只是心中顯然還有顧忌,
是以還未曾出手。

    朱淚兒眼珠一轉,已知道他們是投鼠忌器,生怕傷了俞佩玉掌握中的唐琳,當下笑道:
「唐無雙根本不是我們殺的,你我本來井水下犯河水,只要你們放我們過去,我們就將唐姑
娘還給你們,這交易如何?」

    她以為自己這幾句話說得已很夠『老江湖』了。

    誰知唐守方卻像是一個字也沒有聽見,忽然叱道:「毒砂!」

    這『毒砂』正是唐門暗器中最霸道的一種,力量雖不能及遠,但在一丈六七之內,只要
毒砂撒出,就很少有人能逃得出它威力籠罩之下,無論誰只要挨上一粒,若無華陀刮骨療毒
的手段,一個對時傷口就要潰爛,三天之內就必死無疑。

    唐守方果然不愧為『鐵面閻羅』,竟已決心要將唐琳作替罪之羔羊,要她陪俞佩玉的葬
了。

    唐門少年子弟中,本有下少人在私心戀慕著唐琳,但唐守方一聲令下,竟沒有人敢遲疑
違抗。

    剎那之間,十幾雙戴著特製麂皮手套的手,已伸入了腰畔的毒砂囊,等到他們的手再伸
出來時,毒砂就將漫天撒出,俞佩玉和朱淚兒周圍十丈力圓之內,都將在這一片毒砂的威力
籠罩之下。

    但這時俞佩玉已忽然向左邊衝了出去。

    他已看出方才唐守方無情令下時,左面有兩個少年面色大變,眼睛望著唐琳,目光中滿
是淒惻不忍之色。

    他知道這兩人必定對唐琳很癡情,下手時必定有所不忍,只要他們出手時稍有遲疑,俞
佩玉就有希望衝出去。

    這雖然很冒險,但他已別無選擇的餘地。

    他果然衝了出去。

    但他卻忘了這一掠之勢,還未脫離毒砂的威力範圍,唐家子弟的毒砂自他身後發出,他
們就更難防避。

    就在這時,突聽唐琪大呼道:「住手。」

    呼聲中,她和李佩玲已雙雙趕了過來,後面還跟著七八個穿勁裝的丫鬟,每個人都是滿
身塵土。

    唐守方厲聲道:「快發毒砂,絕不能讓他們逃走。」

    唐琪也厲聲道:「不能發。」

    唐守方頓足道:「發。」

    唐琪也頓足道:「守方,你難道真想要二妹的命麼?」

    唐門子弟手雖已伸出,但一個個俱是左右為難,也不知該聽什麼人的話好,這時俞佩玉
和朱淚兒已衝出數丈開外。

    唐守方嗄聲道:「姑奶奶,你若再顧念私情,唐家就要被你毀了。」

    李佩玲忽然道:「這件事你們都不要管,我保證他們絕對逃下了,你聽我這次話絕不會
後悔的。」

    她平時素來不說話,所以說出來的話就特別有份量。

    唐守方跺了跺腳,道:「好,我就交給你們。」

    他們一面說話,一面還是在往前追,而俞佩玉手裡抱著個人,路徑又不熟,所以還是未
能將他們甩脫。

    這時唐守方一揮手,唐家的少年子弟已跟著他退了下去,只剩下李佩玲和唐琪繼續往前
追。

    以俞佩玉和朱淚兒的輕功,本來也許能逃過她們追蹤的,怎奈這時前面路已盡了,幾間
屋子擋路,屋後卻是一片矗立的山壁。

    俞佩玉只想乘早脫身,本不願和她們動手的。

    他既不願傷了她們,也怕纏戰之下,又被困死,但此刻情勢卻已逼得他非動手不可了。

    誰知到了這裡,唐琪和李佩玲竟遠遠站住,不再追趕。

    唐琪還揮了揮手,似乎要他們快逃。

    俞佩玉怔了怔,似乎想說什麼,但終於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拉著朱淚兒,衝入了那一
排屋子。

    只見屋子裡陳設精雅,古色古香。

    朱淚兒搖著頭道:「楊子江救我們,我已經想不通了,誰知這位唐大姑娘也救了我們,
這倒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俞佩玉道:「世上本多出人意外之事……」

    朱淚兒忽然冷笑道:「唐二姑娘居然會害你,只怕你也未想到吧。」

    俞佩玉歎了口氣,什麼話都不說了。

    唐琳猶自暈迷未醒,他將唐琳放在椅子上,就立刻四下搜索起來,朱淚兒也不知他在找
什麼,忍不住道:「這又是什麼地方?」

    俞佩玉道:「唐無雙的私室。」

    朱淚兒又怔了怔,訝然道:「唐大姑娘既救了我們,我們還不趁機快自後山逃走,卻跑
到唐無雙的私室裡來找什麼?」

    俞佩玉道:「找出路。」

    朱淚兒道:「出路?這裡怎會有出路?」

    俞佩玉還未說話,朱淚兒已見到那張木榻的湘妃竹枕移開後,下面竟露出一道黑暗的地
道。

    朱淚兒眨著眼道:「原來這裡真有條秘密的出口,難怪這位唐二姑娘說你是由秘道進來
的,她說謊的本事倒真是有板有眼,活靈活現。」

    俞佩玉苦笑著,又走過去抱起了唐琳。

    朱淚兒冷笑道:「我看你真是連一時一刻也離不開她,不如素性用根繩子將你們兩人綁
在一起反而好些。」

    俞佩玉已走下地道,忽然回頭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你能不能閉上嘴。」

    朱淚兒怔了怔,眼圈都紅了。

    她從來也沒有見過俞佩玉板著臉對她說話。

    地道中黑暗而陰濕,俞佩玉摸索著當先帶路,走了很久的一段之後,他才歎了口氣,
道:「現在你要說話,就儘管說吧。」

    朱淚兒的嘴閉得緊緊的。

    俞佩玉道:「解鈴還需繫鈴人,世上只有唐琳一個人能洗清我的冤枉,所以我一定不能
讓她死,一定要帶著她走,這道理你明白了嗎?」

    朱淚兒還是閉著嘴。

    俞佩玉道:「你方才雖沒有殺死她,可是我知道她一定已中了你身上的毒,假如你已明
白這道理,就趕快先設法解了她的毒吧。」

    朱淚兒的嘴閉得更緊了,像是再也不肯張開。

    俞佩玉皺眉道:「你現在怎麼反而不說話了?」

    朱淚兒還是不張口,卻用手指了指俞佩玉,又指了指自己的嘴。

    俞佩玉苦笑道:「你現在已經是大人了,怎麼還能發小孩子脾氣?」

    聽到俞佩玉說她已經是個『大人』,朱淚兒忍不住『噗哧』一笑,但立刻又嘟著嘴道:
「是你叫我閉上嘴的,我這人一向很聽話。」

    俞佩玉道:「那麼你就快些救她吧。」

    朱淚兒眼圈又紅了,咬著嘴唇道:「你只知道要我救她,只知道為她著急,為什麼不問
問我有沒有中她的毒呢?她們唐家的人難道不用毒的嗎?」

    俞佩玉柔聲道:「唐家的毒藥暗器雖有名,可是你……」

    朱淚兒道:「我怎麼樣?我是個毒人,是不是?無論誰一沾到我就要中毒,是不是?那
麼你為什麼還沒有中毒呢?」

    俞佩玉不禁怔了怔,道:「我……我見到銀花娘打了你一掌後,手上立刻染了毒,又見
到那天蠶教的徒弟擰了你一把,也……」

    朱淚兒大聲道:「但這位唐二姑娘既沒有打我,也沒有擰我,是不是?我身上的毒若連
自己都控制不住,那麼三叔只怕也早已死了。」

    俞佩玉道:「如此說來,她並沒有中毒?」

    朱淚兒冷笑道:「你以為我是個呆子?以為我不知道她死不得的?」

    俞佩玉歎了口氣,柔聲道:「那是我錯怪你了,我見到唐二姑娘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
所以才會以為……」

    朱淚兒不等他說完,忽然走過來拍了拍唐琳,冷冷道:「唐二小姐,你不但會說謊,裝
假的本事也不錯,可是你若再不醒過來,我就立刻將你的衣服脫光。」

    唐琳身子一震,果然立刻就張開了眼睛。

    朱淚兒瞪著俞佩玉道:「你現在總明白了吧。她就怕你問她的話,所以只有裝死……
哼!不分青紅皂白就冤枉好人,還自以為很聰明哩。」

    俞佩玉只有老老直直的挨罵,而且被罵得口服心服。

    朱淚兒撇了撇嘴,扭過頭去還是忍不住冷笑道:「唐二姑娘,你現在還下捨得不來自己
站著麼?」

    唐琳蒼白的臉紅了紅,咬著牙道:「你……你……你明明知道我腿上的穴道已被你點住
了,否則我為什麼不能走?」

    朱淚兒悠然道:「有時我也會故意氣氣別人的,難道只准你們冤枉我,就不准我冤枉你
們嗎?」

    唐琳氣得全身發抖,卻也無話可說。

    俞佩玉歎了口氣,道:「二姑娘,我和你素無冤仇,你為什麼要如此害我?」

    朱淚兒又冷笑道:「你可以冤枉我,她自然也可以冤枉你,反正你們兩人都是冤枉好人
的專家,你又何必怪她。」

    俞佩玉實在有些哭笑不得,但是這次他再也不敢叫朱淚兒閉上嘴了,他如今又學會了一
件事。那就是:男人千萬莫要叫女人閉嘴,因為她當時也許會真的閉上嘴,但以後卻說不定
要嘮叨你一輩子。

    口口口

    真的閉上了嘴的是唐琳,她似已抱定主意不說話。

    俞佩玉柔聲道:「你這麼樣做,想必也有你的苦衷,因為你並不是個善於說謊的人。」

    朱淚兒冷笑道:「就因為她不像是個說謊的人,所以說出來的話別人才相信,她若一看
就像個長舌婦,無論說什麼都沒人相信了。」

    每次俞佩玉間唐琳的話,唐琳都不開口,朱淚兒卻搶著說,俞佩玉也只有裝作沒有聽
見,還是沉著氣道:「也許你有很好的理由一定要這麼說,只要你告訴我,我絕不怪你。」

    朱淚兒冷笑道:「也許真的是她為情人殺了那唐無雙,她為了要替自己的情人掩護,所
以就隨便找個人來作替死鬼。」

    這次她居然還是搶著說了,但說的話卻很有道理。

    俞佩玉眼睛一亮,道:「你真的知道誰是兇手麼?」

    朱淚兒冷冷道:「她當然知道,可是你這麼樣間,她永遠也不肯說的。」

    她又走到唐琳面前,厲聲道:「我問你,究竟是誰殺了那唐無雙的?你若還不肯說,
我……」

    話未說完,突聽一人緩緩道:「殺死那唐無雙的人,就是我。」

    口口口

    黑暗中,不知何時已多了條淡淡的白色人影,就彷彿幽靈般站在那裡,俞佩玉和朱淚兒
都瞧不見她的面目,失聲道:「你是誰?」

    那人沒有回答,卻閃起了一點火光。

    火光映照下,只見她披麻戴孝,手裡的火摺子閃爍如鬼火,蒼白的臉上,也全沒有絲毫
血色。

    俞佩玉瞧見這人,才真的大吃了一驚,失聲道:「是你!」

    那人歎道:「不錯,是我。」

    俞佩玉長歎道:「找實在想不到是你。」

    朱淚兒厲聲道:「你既敢在我們面前承認自己是兇手,是不是已存心將我們殺了滅
口?」

    那人冷冷一笑,道:「我若想殺你們,方才為何要救你們呢?」

    這『兇手』竟是唐家的大姑娘唐琪。

    口口口

    唐琳已是淚流滿面,嗄聲道:「大姐,你為什麼要來呢?我反正已沒法子再活下去,也
不想活了,你為什麼不讓我承擔這份罪孽?」

    唐琪黯然道:「我知道你為了我,不惜犧牲你自己,你是個好孩子,可是我……」

    唐琳流淚道:「我也知道大姐是為了保全我們唐家的名譽才這麼做的。」

    朱淚兒大聲道:「很好,你們都是好孩子,做的事都很有道理,可是俞佩玉難道就該死
麼?」

    唐琪長長歎息了一聲,道:「我也知道,這實在很對不起俞公子,但這其中實在有很多
秘密,不足為外人道的秘密。」

    朱淚兒道:「我們現在難道還沒有權知道這秘密麼?」

    唐琪道:「我此番到這裡來和兩位相見,正是已準備將這秘密告訴兩位。」

    她語聲停頓了半晌,才苦笑道:「兩位心裡一定很奇怪,我為什麼要殺死自己的父
親?」

    朱淚兒道:「我正是奇怪極了。」

    唐琪道:「我將這秘密說出來後,只望兩位莫要??露,因為這秘密關係實在太大。」

    朱淚兒搶著道:「你難道還信不過俞佩玉。」

    唐琪道:「我就因為知道俞公子是位誠實的君子,所以才到這裡來……」

    她忽然神秘的一笑,接著道:「我殺死的那唐無雙,其實並不是我的父親。」

    這句話說出來,她以為俞佩玉、朱淚兒必定要大吃一驚。

    誰知朱淚兒卻撇了撇嘴,道:「這秘密又有什麼了不得,我早就知道了。」

    唐琪自己反倒吃了一驚,失聲道:「兩位真的早就知道了麼?」

    俞佩玉道:「真的。」

    他本不是個十分沉默的人,但和朱淚兒在一起,他說話的機會實在不多,這次只說了三
個字,朱淚兒已搶著道:「我們知道這件事並不奇怪,只奇怪你是怎會知道的?」

    唐琪苦笑道:「這本是唐家的事,唐家也只有我一個人知道,而兩位卻反而知道了,這
又怎麼會不奇怪呢?」

    朱淚兒道:「那唐無雙本是個趕騾子的,我怎會不知道?」

    唐琪愕然道:「趕騾子的?」

    朱淚兒道:「不錯,他和俞放鶴的手下一起在望花樓裡搗鬼,不想我們卻在復壁中偷
聽,所以才會知道這秘密。」

    她不說還好,越說唐琪反而越糊塗了。

    俞佩玉歎道:「這件事說來的確很複雜,最重要的是,姑娘你必需先要知道,所有的陰
謀都是那俞放鶴在暗中策動的。」

    唐琪訝然道:「俞放鶴?可是武林盟主俞老先生?」

    俞佩玉咬牙道:「正是。」

    唐琪的神情更驚訝,道:「他和這件事又有什麼關係?」

    俞佩玉道:「就因為他要將唐門的勢力據為己有,所以才將真的唐老前輩擄去,再找一
個和唐老前輩有虎賁郎中之似的人,來假扮唐老前輩,這件事做的本十分秘密,誰知卻在無
意中被我們窺破了。」

    朱淚兒忍不住插口道:「我們到這裡來,就為的是要想法子揭破他的陰謀。」

    唐琪怔了半晌,忽然大笑起來。

    俞佩玉和朱淚兒愕然相顧,再也想不到她為何如此好笑。

    唐琪笑了一陣子,忽又長長歎了口氣,喃喃道:「這只怕就叫做人算不如天算,天網恢
恢,疏而不漏了。」

    朱淚兒皺眉道:「這是什麼意思?」

    唐琪沉聲道:「不瞞兩位說,家父在十餘年前,便已仙逝了。」

    俞佩玉又吃了一驚,失聲道:「十餘年前?但我……我……我明明……」

    唐琪道:「他老人家死的時候,正是蜀中武林最混亂的時候,那時唐家莊本身也遭遇著
一個很大的危險,本門全仗著先父坐鎮,才勉強將所有的變動壓住,他老人家唯恐自己一死
之後,局面就會立刻大亂,所以在臨死之前,先找了一個人來假扮自己,來鎮壓這種局
面。」

    她笑了笑,接著道:「他老人家找的這人乃是我們的一位遠房表叔,並不是什麼趕騾子
的,只因這位表叔本就和他老人家很相似,再略為易容,別人再難看出了,何況,就算有人
覺得有些不對,也會認為那是因為先父大病之後而改變的。」

    俞佩玉長歎道:「如此說來,我見的那位唐老前輩,已經是葉公之龍了。」

    他這才恍然大悟,為何那『唐無雙』總是顯得有些膽小怕事,有時根本就沒有一代宗主
的風度。

    他也終於明白那『唐無雙』為何會將他出賣了。

    唐琪道:「我那位表叔本不是個英明果斷的人,所以先父臨終時,再三吩咐我,無論什
麼事都不可讓他作主,只可讓他做個傀儡而已,他若有了爭權奪位之心,先父就叫我……叫
我立刻將他置之於死地。」

    她歎息了一聲,接道:「就因為先父將這種大事交託給我,所以我只有死守在唐家,無
論如何也不能嫁出去。」

    俞佩玉想到她犧牲之大,也不禁為之黯然,一個女人犧牲自己的青春而守活寡,那日子
的確不是好過的。

    唐琪道:「這十多年來,我這位表叔倒也能安份守己,一切事都取決於我,自己從不作
主,誰知這次回來,他竟變了,竟在半日之間,自作主張的發下了十餘道命令,為了先父臨
終交代不來的話,我只有將他置之於死地。」

    她又歎息了一聲,道:「但我卻也未想到,假中竟還有假,世事之離奇,有時的確比最
荒謬的故事還難令人相信。」

    朱淚兒早已聽得呆住了,此刻才苦笑喃喃道:「這的確是個很驚人的秘密,我現在才知
道一個武林世家要保全它的榮譽,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

    唐琪淒然一笑道:「不錯,別人只能看到我們唐家的威風,又有誰知道在這層光采威風
的表面下,實在不知隱藏著多少辛酸,多少血淚……」

    她似已勾起了往事的回憶,目中見不覺流下淚來。

    俞佩玉想起她每次嫁出去後,丈夫都忽然而死,那些人難道都是湊巧死的麼?那其中又
有何秘密?想到這裡,連俞佩玉都不禁機伶伶打了個寒噤。

    他不能再想下去了,也不忍再想下去,無論如何,唐琪都只能算是個很不幸,很可憐的
女孩子。

    光榮,本就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才能換來的,自古以來,在『光榮』的幕後,已不知堆
積了多少白骨,多少血腥……

    這值不值得呢?

    朱淚兒默然半晌,忽又問道:「這秘密難道連唐玨都不知道麼?」

    唐琪道:「他也不知道。」

    朱淚兒歎了口氣,道:「這就難怪他會……」

    她忽然住口不語,因為她覺得唐玨既已死了,又何必再將他的羞恥說出來呢?俞佩玉望
了她一眼,意示讚許。

    她畢竟是個心地很善良的人,只不過也像世上大多數女孩子一樣,有時在不該說話的時
候,偏偏搶著要說話而已。

    唐琪道:「除了我和我那位表叔外,世上絕沒有別人知道這秘密,因為那時我的弟妹年
紀還小,所以先父就叫我連他們一齊瞞住。」

    俞佩玉暗暗歎息,他知道連唐??都絕不會知道此事的,否則他就不會幫著那『唐無雙』
來出賣俞佩玉了。

    那『唐無雙』做了十幾年的傀儡,心裡多少有些不甘,所以才想勾結俞放鶴,來增高自
己的地位。

    但他雖然出賣了俞佩玉,卻並沒有出賣唐家,所以他臨死的時候,也不肯將這秘告訴俞
放鶴。

    俞佩玉長長歎了口氣,道:「無論如何,你那位表叔總是對得起唐家的。」

    唐琪黯然道:「為了家族的榮譽,自己只有犧牲,這本是世上大多數武林世家子弟的痛
苦,也就是這些武林世家能夠生存的根本精神。」

    朱淚兒歎道:「我本來倒也很羨慕那些世家子弟,可是現在……」

    她神情也很淒涼,因為她也有她自己的痛苦,做『銷魂宮主』的女兒,畢竟也並不是件
好受的事。

    過了半晌,她忽又問道:「這秘密也許別人都不知道,但二姑娘卻一定知道的,是
嗎?」

    唐琪歎道:「她也是直到前天晚上才知道。」

    朱淚兒道:「哦?」

    唐琪道:「前天晚上,她的確因為一件事要來找那唐……唐無雙,走到門外時,她也的
確停住了腳步,因為那時我正在屋裡說話。」

    朱淚兒道:「她瞧見你殺死了那唐無雙,自然大吃一驚,你發現她在門外,就只有出來
將這秘密告訴她,是嗎?」

    唐琪苦笑道:「正是如此。」

    朱淚兒道:「我只奇怪,你們為什麼不肯將這件事的真象說出來呢?」

    唐琪道:「只因那時我們還不知道這件事其中還有那麼多曲折,更不知道連那唐無雙也
是別人假扮的。」

    朱淚兒冷笑道:「你們不願讓外人知道你們唐家的人為了爭權而內鬨,為了保全唐家無
瑕的名聲,就只有犧牲俞佩玉了,是嗎?」

    唐琪只有長歎,因為她實在無法回答這句話。

    朱淚兒瞪著唐琳,緩緩道:「二姑娘,我還要請教你一件事。」

    唐琳垂著頭,似乎永遠再也不肯抬起。朱淚兒道:「你若要找個替死鬼,隨便找誰都可
以,為什麼一定要找俞佩玉呢?你和他又有什麼過不去?」

    唐琳頭垂得更低,目中又已流下淚來。

    唐琪忽又長長歎息了一聲,道:「你們若一定要她說,不如還是讓我替她說出來吧。」

    朱淚兒冷笑道:「原來你也知道,莫非這也是大姑娘你的意思嗎?」

    唐琪也忍不住冷笑了一聲,道:「若是我的意思就不會這麼樣做了,只因俞公子雖然是
位少見的美男子,但我還並未看在眼裡。」

    她似乎也被朱淚兒激怒,說話也尖刻起來。

    朱淚兒反而笑道:「那很好,我就希望他在別的女人眼裡是個醜八怪,天下的女人,若
都和唐大姑娘一樣,我就安心了。」

    唐琪望著她,目中的怒意又漸漸消失,因為她已發覺朱淚兒只不過還是個孩子,只不過
拚命想裝大人而已。

    她笑了笑,又歎息著道:「可是我這妹妹卻對俞公子……」

    唐琳忽然冶起頭,嗄聲道:「大姐,你……你怎麼能……」

    唐琪柔聲道:「為什麼不能?」個少女對一個少男鍾情,絕不是件丟人的事,我們為什
麼不能說出來。「唐琳身子顫抖著,面靨已紅如朝霞。朱淚兒瞪著眼道:「你的意思是說,
她害俞佩玉,只為了喜歡俞佩玉,那麼她這種喜歡的法子可真叫人有點吃下消。」

    唐琪道:「她對俞佩玉一往情深,知道俞公子已和姑娘你成了親,她心裡的悲痛,自然
可想而知,再加上家門出了如此不幸的事,她怎麼受得了。」

    她凝注著朱淚兒,緩緩道:「姑娘你想必知道,愛和恨之間的距離是多麼微妙,若換了
姑娘你處在她這樣的情況中,只怕也會這麼樣做吧。」

    朱淚兒默然半晌,瞟了正在發愣的俞佩玉一眼,幽幽道:「我只怕做得比她更毒辣。」

    唐琪道:「何況,她也只能說俞公子,否則別人就不會如此輕易相信她的話了。」

    朱淚兒道:「為什麼?」

    唐琪歎道:「只因她已經為俞公子受過很大的罪了,若不是因為那件事,後來並沒有造
成太大的影響,她只怕早已被家法處置……」

    聽到這裡,俞佩玉再也忍不住了,動容道:「她將銀花娘帶入唐門製造暗器的秘密,難
道就是為了我。」

    唐琪黯然一笑,道:「俞公子既然也知道這件事,就更應該原諒她才是。」

    俞佩玉望著已泣不成聲的唐琳,也不知該說什麼。

    朱淚兒卻走了過去,柔聲道:「二姑娘我本來很恨你的,可是現在,我只有對你同
情……」

    唐琳忽然跳起來,嘶聲道:「我不要你同情,不要你可憐,我恨你,我恨你……」

    她掙扎著想衝出去,但閉穴未解,又仆地跌倒。

    朱淚兒咬著嘴唇,淒然一笑,道:「你用不著恨我,我說我是他的妻子,也只不過是自
己在騙自己罷了,其實他心裡只有那位林黛羽姑娘,我和你一樣都是可憐人,我……
我……」

    說著說著,她也流下淚來。

    唐琪望著她們,目中也已淚光盈盈,喃喃道:「冤孽,冤孽……」

    她忽然抬頭瞪著俞佩玉,冷冷道:「俞公子,看來你害的人可真下少呀。」

    俞佩玉眼睛發直,喃喃道:「我害的人不少,我害的人不少……」

    他對這句話翻來覆去也不知說了多少次,只因除此之外,他實在已無話可說,何況他無
論怎麼說,唐琪也絕不會同情他的。

    唐琪扶起了唐琳,道:「現在,我的話已說完,俞公子你已可請便了。」

    她似乎連看都已不願再看俞佩玉一眼,連朱淚兒都想不到她的態度怎會忽然變得如此冷
淡。

    卻不知這種三十多歲的老處女,對無情無義的男人最是深痛惡絕,就好像自己也上過男
人一百多次當似的。

    其實她又何嘗不知道俞佩玉並沒有錯,只不過她拒絕承認這事賞而已,只因她恨的並不
是俞佩玉,而是男人。朱淚兒見到她已扶著唐琳走回去,忍不住道:「唐姑娘,你已準備將
這秘密宣佈出去了麼?」

    唐琪道:「不準備。」

    朱淚兒道:「那麼……那麼你將這秘密告訴我們又有什麼用?」

    唐琪道:「為什麼沒有用。」

    朱淚兒著急道:「別人若不知道這其中真相,豈非還是要認為俞佩玉是殺死唐老莊主的
兇手?」

    唐琪冷冷道:「他對你既然無情無義,你何苦還要如此關心他。」

    她嘴裡說著話,竟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朱淚兒了怔了征,想去追,俞佩玉卻拉住了她,道:「算了,讓她走吧。」

    朱淚兒大聲道:「算了?這種事怎麼能算了呢?你難道喜歡一輩子被人當作殺人的凶
手?」

    俞佩玉默然半晌,苦笑道:「我身上背負的冤名反正夠多了,再加這一件也沒什麼關
系。」

    朱淚兒跺腳道:「有時我真不憧你這人是怎麼搞的?別人害了你,你一點也下生氣,別
人替你急得發瘋,你自己卻一點也不著急。」

    俞佩玉笑了笑,道:「你既然認為我對你無情無義?又何必如此關心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