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望花樓頭            

  朱淚兒簡直要氣瘋了,這人竟在俞佩玉面前說她是小孩子,這實在是她最不能忍受的
事,怎奈她一時間偏偏又找不出話來還擊。

    而俞佩玉卻希望她再說下去,他只希望她此刻能忘卻了自己的不幸,也希望她能忘卻了
他。

    他忽然發覺海東青雖然又驕傲,又無禮,說起話來更不饒人,可是對女孩子卻有一種尖
銳的魅力。

    他望了望朱淚兒,又望了望海東青,心裡忽然有了種秘密的願望,只要朱淚兒這次能在
死裡逃生,他就不相信這兩人能不被對方吸引——他自然也認為這眼睛大大的小伙子是非常
可靠的。

    突聽海東青道:「你上不上得去?」

    俞佩玉這才回過神來,道:「上得去那裡?」

    海東青道:「那城牆。」

    只見前面一道城牆甚是雄偉,顯見這城市必定十分繁榮,只不過此刻夜深人靜,城門早
已關閉了。

    俞佩玉道:「胡佬佬難道住在這城裡?」

    海東青道:「你想不到麼?」

    俞佩玉歎了口氣,道:「看她的行事,她這一生中結下的仇人必定不少,我本以為她的
住處必定十分偏僻隱秘,想不到她卻住在如此繁華熱鬧之處。」

    海東青道:「她住在這裡,正是要別人想不到。」

    朱淚兒忍不住道:「你放心,這城牆就算再高一倍,我們也上得去的,只有你這位四條
腿的朋友,恐怕……」

    海東青冷冷道:「你用不著擔心地,只要你上得去,地也上得去的。」

    朱淚兒冷笑道:「好,這話是你說的,我們要看看地有什麼方法能上得了這城牆,難道
地還會忽然生出一對翅膀來不成?」

    她嘴裡說著話,已站到馬鞍上,眼珠子一轉,又跳了不來,拉著俞佩玉的手,嫣然道:
「我的頭有些發暈,你拉我一把好嗎?」

    她嘴裡雖這麼說,其實,她卻是生怕俞佩玉氣力不濟,想在暗中助他一臂之力,俞佩玉
拍了拍她的手,柔聲道:「別人都以為你又刁蠻,又調皮,其實你卻是個最懂得體貼別人,
最溫柔,最善茛的女孩子。」

    朱淚兒只覺臉上一熱,全身都充滿了溫暖之意,可是她卻不知道俞佩玉這話並不是說給
她聽的。

    只聽衣袂帶風聲如離弦急箭,海東青已掠上城牆,一雙手還是伸得筆直,托著胡佬佬的
體。

    朱淚兒撇了撇嘴,冷笑道:「你瞧他這分狂勁,隨時隨地,都想將他的功夫賣弄賣弄,
就像是個剛發了橫財的鄉巴佬,恨不得將全副家當都貼在臉上。」

    俞佩玉微笑道:「年輕人學了一身如此驚人的功夫,就算驕傲些也是應該的,何況,驕
傲的人就一定很靠得住,因為他絕不會做讓自己丟人的事。」

    朱淚兒道:「可是你年紀也不大,功夫也不錯,你為什麼一點也下驕傲呢?」

    俞佩玉道:「因為……因為我實在比下上他。」

    朱淚兒柔聲道:「誰說你比下上他?在我眼裡看來,十個海東青也比不上你。」

    她不讓俞佩玉再說話,拉著俞佩玉躍上城頭。

    這時天下太平已久,守城的巡卒早就學會了偷懶,放眼望去,城裡亦是燈火寥落,整個
城都已入了睡鄉。

    朱淚兒瞟了海東青一眼,道:「你的朋友呢?地怎麼還下上來?」

    海東青忽然一笑,道:「你幾時見過會輕功的馬?」

    朱淚兒怔了怔,道:「但你方才不是說地能上來麼?」

    海東青淡淡道:「我那話只是哄小孩子的。」

    朱淚兒簡直快被氣死了,但還是不能反擊,只因她若一反擊,就無異承認自己是小孩子
了。

    她總算第一次遇見了對頭剋星。

    口口口

    在月光下看來,一重重屋脊就像是鋪滿了白銀似的,遠處偶而有更鼓聲傳來,卻更襯托
出天地的靜寂。

    但轉過幾條街後,前面竟漸漸有了人聲,只聽有人在喊車喚馬,有人在送客,有人在說
著醉話。

    一個少女的聲音銀鈴般嬌笑著道:「鄒大少、張三少,明天千萬要早些過來呀,我自己
下廚房燒幾樣拿手小菜,等你們來吃飯。」

    一個男人的聲音大笑道:「好好好,只要老鄒家裡那母夜叉不發威,我們一定來。」

    又有個老太婆的聲音笑道:「最好將錢大少也找來,我們文文想他已快想瘋了。」

    另一個男人吃吃笑道:「你們文文想的只怕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銀子吧。」

    那老太婆就道:「哎喲,鄒大少,你可千萬莫要冤枉好人,我們家的姑娘對別人雖然是
假情假意,但對你們三位,可真是恨不得將心窩都掏了出來。」

    張三少道:「香香,你對我真是和別人不同麼?」

    那香香就撒嬌道:「你還要我怎麼樣,真要我把心挖出來給你看麼?」

    於是張三少。鄒大少又是一陣肉麻當有趣的大笑,馬車才總算走了,過了半晌,就聽得
那老太婆罵道:「這兩個小子每天花不了幾文,就一定想連本帶利都撈回去,不折騰到深更
半夜,死也不肯走。」

    那香香也啐道:「那小子明天若不送一對金鐲子,我要是不給他一點好顏色看才怪。」

    口口口

    朱淚兒聽得眼睛都直了,道:「這些人是幹什麼的呀。」

    海東青道:「你不知道麼?除了幹強盜外,這就是世上最不花本錢的買賣。」

    朱淚兒還想再問,忽然想通了,紅著臉啐道:「你……你為什麼將我們帶到這種鬼地方
來?」

    海東青道:「我不將你們帶到這裡來,卻叫我將你們帶到那裡去。」

    俞佩玉吃了一驚,道:「難道這裡就是胡佬佬的……的家?」

    海東青道:「你想不到麼?」

    俞佩玉怔了半晌,苦笑道:「不錯,她這樣做,就是要別人想不到,無論有多少人要找
她報仇,都絕不會有一人想到她會在這裡開妓院的。」

    海東青道:「而且無論誰一進了妓院,骨頭就輕了一半,三杯酒下肚後,在相好的姑娘
面前,更沒有人能守得住秘密的,是以江湖中無論發生了什麼事,都瞞不過胡佬佬的耳
目。」

    朱淚兒冷笑道:「你對這種事倒知道得真不少,想必也是經驗豐富得很了。」

    海東青淡淡道:「不錯,我經驗本就豐富得很,單只這『望花樓』,就有我七八個相
好,方纔那香香就是其中之一。」

    朱淚兒撇了撇嘴,還想說什麼,俞佩玉又搶著道:「海兄若不時常到這裡來,又怎能探
出這就是胡佬佬的老巢。」

    說話間,他們已轉過街角,只見前面一扇朱紅色的大門前,懸著兩盞燈籠,上面還寫著
『望花樓』三個字。

    此刻正有兩個青衣短褂的漢子,在門前打掃,還有身穿水綠色緞子長袍的人,負手站在
石階上,望著燈籠道:「這上面有些地方已被燻黑,明天該換兩盞新的了。」

    他似已覺出有人走過來,忽然轉過頭。

    燈光下,只見這人年紀雖已有四十左右,但看來仍是風采翩翩,不但頭髮梳得很光亮,
鬍子也修剪得整齊,衣服更穿得很合適,看來就像是個養尊處,又喜歡拈花惹草的花花公
子。

    這種人竟會站在妓院門口的石階上,還像是在以妓院裡的龜公自居,倒也真是件怪事。

    海東青剛走過去,那兩個青衣漢子已迎了上來。

    兩人打躬作揖,陪笑道:「這不是海大少麼?你老已有兩個多月沒來了,今天是什麼好
風將你老吹來的,可是為什麼來得這麼晚哩。」

    另一人笑道:「幸好香香姑娘還沒睡,她好像早已知道海大少會來的,從天還沒黑的時
候就坐在屋子等著了,什麼客人都不見。」

    海東青也不理他們,只是瞪大了眼睛望著那綠衫人。

    那人只有抱拳一揖,也陪著笑道:「小店雖已打烊,但大少既是常客,就……」

    海東青打斷了他的話,冷冷道:「你就是這裡的主人?」

    綠衫人笑道:「不敢。」

    海東青道:「我怎麼沒有見過你?」

    綠衫人笑道:「在下這樣俗人,若是常在客人面前走動,豈非打擾了各位的清興。」

    海東青冷冷道:「不錯,到這裡來的人,本都是來找女人的,見到男人的確胃口倒盡,
可是你只怕並不是為了怕掃別人的興才躲起來吧。」綠衫人本來滿臉俱是笑容,越聽越覺得
話不對頭,臉上的笑容已漸漸僵住了,轉身就想一走了之。

    海東青道:「站住。」

    綠衫人乾笑道:「在下這就去叫香香出來,大少你……」

    海東青道:「你用不著叫香香出來,我是來找你的。」

    綠衫人怔了怔,道:「找我?」

    海東青道:「你雖不認得我,我卻認得你。」

    綠衫人的臉上已變了顏色,強笑道:「莫非是這裡的姑娘開罪了大少,大少想要在下去
管教管教她們。」

    海東青道:「你們這裡倒的確有個人得罪了我。」

    綠衫人道:「誰?是香香?」

    海東青道:「不是。」

    綠衫人道:「是小蘇小小?」

    海東青道:「不是『小小』,是『老老』。」

    綠衫人臉色又變了變,咯咯笑道:「大少可真會說笑。」

    朱淚兒也走了過來,皺眉道:「你何必跟這種人囉嗦,還是叫他去將胡佬佬的老公找出
來吧。」

    海東青道:「你可知道此人是誰?」

    朱淚兒吃了一驚,失聲道:「難道他就是胡佬佬的老公?」

    口口口

    那已老得掉了牙的老怪物,竟和這風度翩翩的花花公子是夫妻,朱淚兒實在連做夢都想
不到。

    只聽海東青道:「你可知道他為何總是躲著不敢見人?」

    朱淚兒道:「不知道。」

    海東青道:「只因他昔日在江湖中本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如今卻做了開妓院的龜公,
若讓江湖朋友知道,豈非連他祖宗八代的人都被他丟光了。」

    朱淚兒眨了眨眼睛,道:「他以前在江湖中也很有名麼?」

    海東青道:「倒也可算小有名氣。」

    朱淚兒道:「他叫什麼名字?」

    海東青道:「他就是黃山『萬木山莊』的少主人,江湖中人稱『如花劍客』的徐若
羽。」

    朱淚兒失笑道:「如花劍客,這名字倒真不錯,只可惜這一朵鮮花卻插到牛糞上了,竟
娶了個又老又醜的老怪物做老婆。」

    海東青道:「你難道未見到十五六歲的小姑娘嫁給老頭子麼?」

    朱淚兒道:「但那不同……」

    海東青淡淡道:「那也沒什麼不同,小姑娘嫁給老頭子,貪圖的是老頭子的家財,他娶
胡佬佬做老婆,貪圖的卻是胡佬佬的功夫。」

    只見那徐若羽聽得面上陣青陣白,朱淚兒知道他若不反臉動手,也難免要被氣得半死。

    誰知過了半晌,他面上竟反而露出了笑容,微笑道:「各位既然是來找在下的,為何不
請進去坐坐呢?」

    海東青冷笑道:「你不請我進去,我也要進去的。」

    那兩個掃地的青衣漢子,聽得眼睛都發了直,早已想溜之大吉,誰知海東青忽然轉過
身,將手裡托的東西交給他們,道:「抬進去。」

    這兩人不敢伸手去接,又不敢不接,只覺兩隻手有些發軟,剛抬過來,就險些掉在地
上。

    海東青一伸就托住了,厲聲道:「你可知道這是什麼?」

    青衣漢子道:「不……不知道。」

    海東青還未說話,朱淚兒忽然笑道:「這樣東西可真是無價之寶,你們若是摔壞了,就
真的要倒楣了。」

    那青衣漢子眨了眨眼睛,道:「這莫非是大少來送給香香姑娘的纏頭?」

    朱淚兒道:「不錯,這的確是我們專誠送來的禮,但卻並不是送給香香的,而是送給臭
臭的。」

    那青衣漢子怔了怔,陪笑道:「小人倒還未聽說過這裡有位臭臭姑娘。」

    朱淚兒咯咯笑道:「一朵鮮花已插到牛糞上,那還不夠臭麼?」

    青衣漢子再也不敢答腔了,抬起木板,就往裡走,兩人頭上的汗珠子已不停的在往下
流。

    徐若羽卻還是面帶微笑,揖客,只不過眼珠子一直在滴溜溜轉個不停,無論誰的一舉一
動,都休想逃得過他這雙眼睛。

    口口口

    他們穿過前面兩重院落,還不覺得這『望花樓』和別的妓院有什麼不同,這兩重院子顯
然只是招待普通客人的。

    但一走入後面的大花園,他們才知道這地方實在是個銷金窟,此刻雖然已是深秋,但園
子裡仍是百花如錦。

    醉人的花香中,更夾雜著一陣又甜又膩的脂粉香,小橋流水、山石亭台間,掩映著十幾
座精雅的小樓。

    這時小樓上珠已垂,燈火已黯,但仍不時傳出一兩聲令人銷魂的巧笑和呻吟巧笑雖銷
魂,呻吟卻更令人心旌搖蕩,不能自主,難怪有些人只求一夕入幕,縱然傾家蕩產,也在所
不惜了。

    朱淚兒漂了海東青一眼,道:「這些小樓上住的,只怕就是你那些老朋友吧。」

    海東青道:「哼。」

    朱淚兒道:「現在她們生病了,你為何不去瞧瞧她們?」

    海東青也不禁怔了一怔,道:「生病?」

    朱淚兒道:「若沒有生病,為什麼要呻吟呢?」

    海東青再也忍不住失聲笑了出來。

    朱淚兒瞪眼道:「你笑什麼?這有什麼好笑的?」

    海東青望了她一眼,也不知怎的,竟再也笑不出了。

    這聰明而美麗的女孩子,雖然已在苦難中成長,但她的心,卻仍天真得像孩子,純潔得
像白紙。

    她懂得的事,有時雖然比一個飽經世故的人還多,但有時卻還比不上一個和她差不多年
齡的孩子。

    俞佩玉心裡又何嘗不在暗暗歎息。

    朱淚兒見到他們的神情,也知道自己說錯了,但卻不能問出來,只有嘟著嘴,在心裡生
悶氣。

    她心裡只比俞佩玉更難受。

    徐若羽忽然微微一笑,道:「這裡的確有幾人生了病,在下一定會將姑娘的好意轉告她
們。」

    朱淚兒大聲道:「我也沒什麼好意,你也用不著來做好人,你以為我不知道她們沒生病
麼?」

    她嘴裡雖這麼說,心裡卻不覺對徐若羽有些感激,只覺這人就算是為了武功才娶胡佬佬
的,也情有可原了。

    花園的角落上,還有道月牙門。

    穿過這道門,就到了一重更清雅的小園,小園中也有座小樓,樓上卻是燈火明亮,顯見
正是此間主人的居處。

    到了這裡,那兩個青衣漢子就想將抬著的東西放不來了,但他們剛彎下腰,海東青就瞪
著眼道:「叫你們抬進去,你們為何不抬進去?」

    青衣漢子吃吃道:「這……這裡是太夫人住的地方,小人們不敢妄入。」

    徐若羽含笑拍了拍他們肩頭,道:「抬進去吧,沒關係。」

    青衣漢子擦了擦汗,只有硬著頭皮往裡走。

    俞佩玉忽然長長歎了口氣,道:「閣下好辣的手。」

    徐若羽臉上笑容僵了僵,勉強笑道:「閣下好厲害的眼力。」

    俞佩玉不再答話,卻問那兩個青衣漢子道:「你們家裡還有些什麼人?」

    青衣漢子剛將東西放到桌子上,一人陪笑道:「於三還是個光棍,小人卻娶了個老
婆。」

    俞佩玉歎道:「你快快回家去和她話別吧,再遲只怕就來不及了。」

    那漢子大吃一驚,失聲道:「話別……小……小人還……還不死哩。」

    俞佩玉黯然道:「你既然知道了他的秘密,還想活麼?」

    那人瞧了徐若羽一眼,大駭道:「這是什麼意思?」

    俞佩玉歎道:「解開衣服,看看方才被他拍過的地方,你們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話未說完,兩人已七手八腳撕開了衣裳。

    徐若羽方才輕輕一拍,竟已在他們肩頭上,印下了個淡青色的手印,手印的中央,還有
個針孔般的小洞。

    小洞中本來有一絲絲鮮血沁出,此刻血色已變成黑的,遠遠就可以嗅出有一股死魚般的
腥臭之氣。

    兩人只瞧了一眼,臉上已變成死灰色。

    俞佩玉道:「他伸手一拍時,我已看到他手指間夾著根針,針紮在你們身上,你們竟絲
毫不覺痛,顯見針上必有劇毒。」

    海東青目中不禁又露出一絲讚賞之意,無論如何,俞佩玉的沉著與仔細,的確是他也自
愧不如的。

    那兩條青衣漢子已仆地拜倒,哀呼饒命。

    徐若羽卻向俞佩玉微微一笑,道:「這位兄台的眼力,的確令人佩服,只可惜兄台卻還
是說錯了一件事。」

    俞佩玉道:「哦?」

    徐若羽悠然道:「在下此刻就算放他們回去,他們也走不出這院子了。」

    青衣漢子狂呼著掙扎爬起,奔出,跌倒,再爬起,又跌倒,奔出門外後,就再也沒有聲
音。

    徐若羽柔聲道:「你們放心去吧,我一定會好生替你們料理後事的。」

    他隨手掩起了門戶,轉身笑道:「各位請坐。」

    這句話雖然是句很普通的客氣話,但由一個剛要了兩個人性命的人嘴裡說出來,卻有些
令人毛骨怵然。

    朱淚兒一直在瞪著他,此刻才歎了口氣,道:「我現在才知道你和胡佬佬真是天生的一
對了。」

    徐若羽微笑道:「在下和她夫妻多年,她的本事,在不多多少少總該學會幾分的。」

    朱淚兒幾乎下相信這句話竟是從他嘴裡說出來的,又忍不住歎道:「若論臉皮之厚,她
只怕還該向你學學才是。」

    徐若羽道:「姑娘過獎了。」

    朱淚兒道:「可是你若真要滅口,只殺他們兩個人是不夠的,還應該將我們三個也殺了
才對。」

    這次徐若羽沒說什麼,海東青卻冷冷道:「他既已讓我們走進這裡,你以為他還會讓我
們活著出去麼?」

    朱淚兒道:「哦!原來他本來就有這意思的。」

    海東青冷笑道:「只可惜他還沒有這本事。」

    徐若羽只是含笑聽著,也不插嘴。

    海東青忽然回頭瞪著他,道:「你可知道我們替你送來的是什麼?」

    徐若羽微笑道:「若是在下猜得不錯,這只怕是內子的身。」

    這句話居然也是從他自己嘴裡說出來的,他居然還是面不改色,若無其事,簡直連眼睛
都沒有眨一眨。

    朱淚兒反倒吃了一驚,失聲道:「你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徐若羽道:「上得山多終遇虎,內人這一生實在結仇太多,在下早已算定,她遲早總會
有這麼樣一天的。」

    朱淚兒道:「你……你不難受?」

    徐若羽又笑了笑,道:「各位既然明知在不是為了武功才和她成親,在下此刻若是作出
悲痛之態,豈非反而要令各位見笑。」

    朱淚兒道:「如此說來,我們這反而像是幫了你的忙了,是麼?」

    徐若羽微笑不答,似已默認。

    朱淚兒道:「你為了學武才娶她做老婆,也就罷了,等你不願意再耽下去時,也可一走
了之,你為什麼定要她死?」

    她語聲忽然嘶啞起來,話未說完,人已向徐若羽撲了過去,出手三招,竟無一不是致命
的殺手。徐若羽也不覺一驚,翻身滑出數尺,訝然道:「姑娘怎地反替她打起抱不平來
了。」

    朱淚兒怒喝道:「像你這樣無情無義的人,人人得而誅之。」

    她怒喝著又想衝過去,已被俞佩玉緊緊拉住了她的手。

    海東青卻不知道她只是為了想起自己母親的悲慘遭遇,就不免對天下的負心人都恨之入
骨。

    見到朱淚兒還想掙脫俞佩玉的手,海東青也攔住了她,皺眉道:「解藥,你莫非忘了
麼?」

    朱淚兒嘶聲道:「我寧可被毒死,也要宰了他。」

    突聽樓板響動,一人大聲道:「又有誰中了我那死丫頭的毒,快讓我來瞧瞧。」

    年高輩尊的胡佬佬,到了這人嘴裡,竟變成『丫頭』了,大家雖還未見到此人,已猜出
她必是胡佬佬的母親。

    只聽一陣『叮咚』聲響,一個端莊慈藹,富富泰泰的老太婆,左手數著串佛珠,右手拄
著根龍頭枴杖,被兩個丫鬟扶了不來,頭髮雖已全白,滿嘴牙齒卻連一粒都沒有脫落,竟似
比胡佬佬還年輕得多,而且看來就像是位福泰雙全的誥命夫人,那裡像是胡佬佬這種人的母
親?

    就連朱淚兒都不禁看呆了。

    徐若羽立刻恭恭敬敬迎了上來,低低說了幾句話。

    胡太夫人滿頭白髮都顫抖起來,道:「就……就在那邊桌上麼?」

    徐若羽道:「是。」

    胡老夫人顫聲道:「死得好,死得好,我不知跟她說過多少次,叫她莫要害人,我就知
道她害人不成,總會害了自己的。」

    她嘴裡雖這麼說,眼淚已不禁流了不來,頓著枴杖道:「快抬出去埋了,埋得越遠越
好,我只當沒有這個女兒,你們以後誰也不許在我面前提起她。」

    俞佩玉再也想不到胡佬佬的母親竟是如此深明大義的人,他雖然對胡佬佬恨之入骨,此
刻心裡倒有些難受起來。

    只見這老太婆閉著眼喘息了半晌,緩緩道:「是那一位中了毒?」

    徐若羽道:「就是那位姑娘。」

    胡太夫人張開眼瞧了瞧朱淚兒,長歎道:「天見可憐,這麼標緻可愛的小姑娘,她竟也
忍心不得了手……羽兒,你還不快去瞧瞧人家中的是什麼毒?」

    徐若羽剛想走過去,朱淚兒已大聲道:「用不著你來瞧,我中的就是她指甲裡的毒。」

    胡太夫人失聲道:「你身上難道被她抓傷了麼?」

    朱淚兒道:「嗯。」

    胡太夫人道:「傷在什麼地方?」

    朱淚兒道:「手上。」

    胡太夫人眉已皺了起來,道:「她是什麼時候傷了你的?」

    朱淚兒道:「天一亮,就是整整三天了。」

    胡太夫人望了望窗外天色,長長歎了口氣,道:「天保佑你,你總算沒有來遲。」

    俞佩玉忍不住問道:「此刻還有救?」

    胡太夫人柔聲道:「這麼可愛的小姑娘,老天也捨不得讓她死的,你只管放心吧。」

    俞佩玉這才鬆了口氣,幾天來的種種艱辛和痛苦,到這時總算有了代價,但幾天來的疲
乏勞累,到了這時,也似要一齊發作。

    他只覺全身脫力,幾乎就要倒了下去,卻仍勉強說道:「太夫人雖然如此通達,但有件
事在下還是不得不說的。」

    胡太夫人道:「什麼事?」

    俞佩玉道:「胡佬佬之死,並非別人所傷,而是她自覺已絕望,那塊木板上還留有她的
遺言,也曾提及解藥之事。」

    胡太夫人長歎一聲,黯然道:「若非如此,你以為我就忍心不救這位小姑娘了麼?」

    俞佩玉也長歎道:「無論如何,太夫人相救之情,在不等必不敢忘。」

    胡太夫人道:「你們看來都累了,坐著歇歇吧,我這就去將解藥拿來。」

    她嘴裡說著話,人已蹣跚而出,扶著她進來的兩個小丫頭方纔已抬著胡佬佬的身走了出
去。

    徐若羽就搶先兩步,去扶著她。

    俞佩玉還想說什麼,卻已不支而倒,跌在椅子上。

    海東青道:「你放心,不出片刻,她就會將解藥拿來的。」

    朱淚兒撇了撇嘴,道:「她若是偏偏不拿來呢?」

    海東青冷笑道:「她明知下將解藥拿來,我絕不會放過她……她只怕還沒這膽
子!……」

    朱淚兒也冷笑道:「她又不知道你是誰,為何要怕你?」

    海東青傲然道:「她出去一看那木板上的字,就知道我是誰了。」

    就在這時,突聽『涮』的一聲,接著『當』的一響。所有的門窗都已被一道鐵閘隔斷。

    俞佩玉也被嚇醒了,跳起來道:「不好,我們還是上了當。」

    海東青面上也變了顏色,跺腳道:「想不到這老太婆竟比她女兒更陰險,更毒辣。」

    朱淚兒冷冷道:「而且她的膽子還不小,居然連天狼星都不怕。」

    海東青一張黑沉沉的臉已氣得發青,忽然怒吼一聲,衝到門前,『呼』的一拳擊了出他
一拳立斃奔馬,力道之大,可想而知。

    只聽『轟』的一聲大震,桌上瓶盞俱都跌到地上,跌得粉碎,牆上掛的字畫也被震了下
去。

    來。

    可是門上的那道鐵閘,卻還是紋風不動,再仔細一看,原來窗欞門框,也都是鐵鑄的,
只因塗著油漆,是以不易看出。

    海東青呆在當地,面上連一絲血色都瞧不見了。

    朱淚兒卻又撲進俞佩玉懷裡,嗄聲道:「這全是我不好,我……我……」

    話未說完,已放聲大哭起來,她每次都似乎有什麼話要說,但每次話都未說出,便已泣
不成聲。

    就在這時,只聽『嗤』的一聲,牆上忽然湧出了一股煙霧,俞佩玉退後幾步,失聲道:
「毒煙!閉住呼吸。」

    其實用不著他說,海東青和朱淚兒也已閉住了呼吸,只不過一個人閉住呼吸,又能維持
多久呢?

    毒煙自四面八方,源源不絕的湧了出來,就算他們能閉氣調息,能比常人支持久些,但
也絕不會超過半個時辰。

    海東青咬了咬牙,又是一拳向牆上擊出,這一拳力道更大,所有靠著牆的桌椅都被震
倒。

    但牆壁仍是紋風不動,連一道裂痕都沒有。

    整個屋子都似已化作洪爐,悶熱得令人透不過氣來,朱淚兒傷痕未癒,額上又沁出一點
點汗珠。

    俞佩玉剛伸出手去為她擦汗,忽然發現衣袖上全是白灰,他站在屋子中間,這白灰是那
裡來的?

    再看屋頂上,已裂開了一條裂縫,俞佩玉又驚又喜,身子突然躍起,用盡全力向屋頂撞
了上去。

    只聽『轟』的一聲響,粉堊如雨點般落了不來,裂縫也更大了,這屋子四面雖都是鐵
壁,屋頂卻不是。

    海東青不等俞佩玉身子落下,也已撞了上去。

    這一次震動的聲音更大,粉屑紛飛,煙霧迷漫中,海東青的人已瞧不見了,屋頂上卻已
多出了個大洞。

    口口口

    朱淚兒、俞佩玉跟著竄了出去,只見上面也是間很精緻的屋子,錦帳低垂,似乎正是胡
佬佬的『閨房』。

    屋裡沒有人,海東青已竄了出去,這小樓上一共有六間屋子,六間屋子裡卻連一個人也
沒有。

    凡是可以躲人的地方,他們全都搜過了,非但樓上沒有人,樓下竟也瞧不見半條人影。

    朱淚兒皺眉道:「姓徐的和那老太婆難道早知我們會衝出來,已先逃走了麼?」

    海東青冷笑道:「他們逃不了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這地方是他們辛辛苦苦造成的
基業,他們怎捨得拋不來不要。」

    他嘴裡說著話,人已掠出小樓。

    朱淚兒望著他背影,也冷笑道:「這小子說起話來,就好像什麼事都知道似的,其實他
卻是什麼也不知道。」

    俞佩玉柔聲道:「但你也莫要忘了他的好處,此番若不是他,我們只怕早被困死在那屋
子裡了。」

    朱淚兒嘟著嘴道:「明明是你救了他,為什麼要說他救了你呢?若不是你發現屋頂上的
漏洞,他這條小命豈非早已完蛋了。」

    俞佩玉笑了笑,輕輕替她拂去了頭髮上的白粉,道:「你在這裡等著,我再上去找
找。」

    朱淚兒道:「找什麼?」

    俞佩玉沒有回答,只因他生怕自己若是說出『解藥』兩個字,會引起朱淚兒的慌愁悲
傷。

    但他雖然體貼入微,心細如髮,雖然絕下提起任何和朱淚兒中毒有關的事,朱淚兒又怎
會不知道他要去找什麼。

    她幽幽歎息了一聲,道:「你用不著去找了,他們的人既已逃走,又怎會將解藥留下?
何況,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解藥。」

    俞佩玉默然半晌,道:「我想他們既然已將我們逼人絕境,自己就絕不可能會逃走,他
們一定是在發現我們已衝出來之後,才逃走的。」

    朱淚兒道:「我也是這麼想。」

    俞佩玉道:「所以,他們一定逃不遠,說不定還躲在樓上一個秘密的地方,我還是再上
去找找看的好。」

    朱淚兒卻拉住了他的手,道:「我不許你去。」

    俞佩玉怔了怔,柔聲道:「為什麼?」

    朱淚兒沒有說話,只是遙望著遠方,呆呆的出神。

    俞佩玉也隨著她目光望了過去,只望了一眼,掌心已不覺沁出了冷汗,腳不再也無法移
動半步。

    遙遠的東方天畔,已現出曙色。

    天已經亮了。

    朱淚兒也就是在三天前這時候中的毒,到現在已整整三天,毒性已隨時隨刻都可以突然
發作。

    她已隨時隨刻都可能倒下去。

    朱淚兒幽幽道:「你現在可知道我為什麼下放你走了麼?我剩下的時候已不多,怎麼捨
得再離開你一步?」

    俞佩玉道:「找……我不走……」

    他喉頭已哽咽,目光已模糊,只望忽然有奇跡出現,海東青能將徐若羽和那老太婆找回
來。

    朱淚兒道:「我……我從來也沒有喝過酒,現在真想痛痛快快的喝一頓,你肯不肯陪
我。」

    俞佩玉茫然道:「酒……那裡有酒?」

    朱淚兒嫣然道:「這種地方,還會沒有酒麼?」

    她拉著俞佩玉的手走出這小園,外面的園子裡的花木在曙色中看來是那麼鮮艷,那麼燦
爛。

    可是朱淚兒的生命卻已將凋謝了。

    只聽四面的小樓中,不時傳出一陣陣驚呼聲、騷動聲、喝罵聲,『劈劈啪啪』打耳光的
聲音。

    接著,每一層樓裡,都有個衣衫不整、頭髮蓬亂的男人,野狗般被趕了出來,提著褲子
落荒而逃。

    朱淚兒失笑道:「那小黑炭是在幹什麼呀?」

    俞佩玉雖也覺得好笑,卻又怎麼笑得出來。

    朱淚兒又道:「他莫非是在找那老太婆麼?那老太婆若會躲在這種地方,就和他一樣是
個笨蛋了,他在這裡吵翻了天,人家說下定已到了八十里外。」

    只見人影閃動,海東青已到了面前,黝黑的臉上,又是白粉,又是汗珠,汗水混合著灰
粉,他黝黑的臉已變成花的。

    朱淚兒『噗哧』笑道:「你在唱三花臉麼?」

    這次海東青只望了她一眼,什麼也沒有說,又有誰會對一個快要死了的人斤斤計較,反
唇相譏?

    俞佩玉瞧見他的神情,已知道絕望了,但還是忍不住問道:「找不著?」

    海東青道:「他們逃不了的,我再去找,你們莫要離開這裡。」

    到了這時,他說話仍然充滿了自信,而且根本不聽別人的意見,話未說完,身子已掠
起。

    朱淚兒大聲道:「等一等。」

    海東青身形驟然落在樹梢,道『什麼事?』

    朱淚兒道:「那位香香姑娘住在那一棟樓上,我想去瞧瞧她。」

    海東青皺了皺眉,但還是沒有拒絕,揮手向那邊海棠叢中的一座小樓點了點,人已再次
躍起,一閃就不見了。

    朱淚兒拉著俞佩玉往前跑,笑道:「走,我們到那裡喝酒去,香香姑娘的酒,一定也是
香香的。」

    口口口

    小樓下曲廊環繞,廊簷下吊著隻鳥籠,籠裡有一隻紅喙綠羽的鸚哥,瞧見人來了就『吱
吱喳喳』的叫著道:「香香,香香,還不出來接客,小心老娘打你屁股。」一個嬌滴滴的聲
音在珠內笑道:「死碎嘴,亂嚼舌頭,也不怕客人聽了笑話。」

    隨著嬌笑聲,香香姑娘已走了出來。

    只見她俏生生的一張瓜子臉,未語先笑,頭上鬆鬆的挽了個髮髻,蓮步姍姍,自有種風
流嫵媚之態。

    她昨夜送客時,俞佩玉和朱淚兒都見過的,那時她滿頭珠翠,滿身錦繡,看來只不過是
個庸俗脂粉而已。

    可是現在,她竟像是完全變了個人似的,非但再也看不到絲毫風塵女子的惡習,而且態
度大方,神情自然,全沒有絲毫驚惶忸怩之熊,這園子裡方才發生的騷動,她竟似一點也不
知道。

    香香姑娘已盈盈作禮,含笑揖客,那分親切和,任何人招待自己的知交好友,都不會有
她這麼樣自然周到。

    朱淚兒忽然道:「方纔這裡發生了什麼事,你難道沒聽見?」

    香香眼波流動,道:「好像聽到了一些。」

    朱淚兒道:「你知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香香笑道:「也好像知道一些。」

    朱淚兒道:「你不吃驚?不害怕?」

    香香輕輕歎了口氣,悠悠道:「做我們這行事的,心裡縱然吃驚害怕,但只要有客人來
了,就得先招呼客人,等到一個人時,再吃驚害怕也不遲。」

    朱淚兒道:「但你總該知道,我們並不是你的客人呀,也沒有手鐲給你。」

    香香嫣然道:「只要是肯賞光到這裡來的,就是我的貴客……」

    朱淚兒道:「像我這樣的客人,你也歡迎麼?」

    香香笑道:「像姑娘這樣的美人,我請還請不到哩,怎麼會不歡迎。」

    朱淚兒瞪著眼瞧了她半晌,忽也笑道:「我本來倒想找找你麻煩的,可是聽了你兩句
話,就算有滿腹子火氣,也全都消了,難怪男人們喜歡到這裡來,像你這樣的人,我見了都
歡喜,就算叫我送你一百對手鐲,找也是心甘情願的。」

    香香抿著嘴笑道:「姑娘若肯常來,我就算將天下的男人都關在門外也沒關係。」

    朱淚兒笑道:「既是如此,你就先去替我弄點兒酒來喝喝吧。」

    香香道:「姑娘來得真巧,我這裡恰巧有一糧陳年的女兒紅,只可惜早上沒有什麼好
菜,找就親手去替姑娘撕兩隻風雞來下酒吧。」

    這種名妓的手腕,果然不同凡響,三言兩語就將朱淚兒說得服服貼貼,她還只不過是個
女孩子哩,若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驟然到了這種地方,若不一頭栽進去,那才真是怪
事。

    酒菜擺上來的時候,朱淚兒卻又想叫香香快些走開,她不知該怎樣說,香香卻用不著她
說出口來,只瞧了瞧她眼色,就笑道:「姑娘難得來,我本該在這裡陪姑娘喝兩杯的,可
是……可是我若不在旁邊,姑娘一定會喝得更愉快些,是麼?」

    她不等朱淚兒回答,已嬌笑著走了出去,而且還輕輕掩上房門。朱淚兒忍不住抿嘴一
笑,道:「我們兩個來,我以為她一定只顧著照顧你,會不理我的,誰知她竟好像沒看到你
這個人,連一句話都下跟你說。」

    俞佩玉只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朱淚兒又笑道:「她也許早已看出我不好惹,知道若是不理我,我就會找她麻煩的,但
若不理你,我既開心,你也不會生氣。」

    她卻不知道像香香這種久歷風塵的人,就算有兩百個人同時走進來,她也一眼就能看出
誰是大爺,應該對誰著意巴結。

    那人若以為她這是對自己一見鍾情,他就得準備賣房子賣地了。

    口口口

    女兒紅果然是好酒,又香又醇,只可惜此時此刻,無論多麼好的酒,喝在俞佩玉嘴裡,
也只不過是口苦水。

    朱淚兒喝了幾杯,已是紅生雙頰,吃吃笑道:「想不到酒竟是這麼妙的東西,我第一口
喝下去的時候,只覺得還沒有酸悔湯好喝,但喝了幾口後,才知道它是天下第一的妙品,若
還有人情願喝酸悔湯,那人一定是個大呆子。」

    俞佩玉道:「你……你多喝兩杯吧。」

    他本想勸朱淚兒少喝兩杯,但轉念一想,想到朱淚兒此刻的處境,若還不讓她多喝兩杯
酒,卻教她做什麼呢?

    朱淚兒嫣然道:「好,但你也得陪著我喝。」

    俞佩玉勉強笑道:「你無論喝多少,我都陪你。」

    朱淚兒目光凝注著他,良久良久,垂首道:「你不願陪我?」

    俞佩玉道:「我怎會不願陪你。」

    朱淚兒道:「那麼……你為什麼不開心?」

    俞佩玉道:「我……」

    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此刻此時,他又怎能開心得起來,他簡直連酒都喝下下去了。

    朱淚兒黯然道:「我知道你這是在為我難受,其實,你也沒什麼好難受的,我只不過是
個不足輕重的人,你本不必將我放在心上。」

    俞佩玉嗄聲道:「你……你怎麼能這樣說,你……」

    朱淚兒道:「那麼你叫我該怎樣說呢?我又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對我很好。」

    俞佩玉道:「我自然是真的對你好。」

    朱淚兒垂著頭,弄著衣角,道:「你為什麼要對我好。」

    俞佩玉怔了怔,道:「因為……因為……」

    朱淚兒接道:「我早就知道你說不出來的,因為你根本不喜歡我。」

    話未說完,眼淚已流下面頰。

    俞佩玉忍不住走過去,輕撫著她柔髮,道:「誰說我不喜歡你?」

    朱淚兒霍然抬起頭,目中的淚兒,比星光更亮。

    她凝注著俞佩玉,一字字道:「你真的喜歡我?」

    俞佩玉道:「自然是真的。」

    朱淚兒道:「那麼,你……你願不願意娶我做妻子?」

    俞佩玉又怔住了,真的怔住了。

    朱淚兒柔聲道:「我雖然已經快死了,但只要我還活在世上一刻,我就會全心全意的對
你,我死了之後,你就算立刻再娶別的女人,我也不曾怪你。」

    俞佩玉只覺心裡說不出酸楚,她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像針一般在紮著俞佩玉的
心。

    朱淚兒望著他,目中又流下淚,垂首道:「你若下答應,我也不會怪你,反正我……」

    俞佩玉忽然道:「我答應你。」

    朱淚兒又驚又喜,全身都顫抖起來,道:「你……你是真心的?還是勉強?」

    俞佩玉柔聲道:「我怎麼會勉強呢?無論那個男人,能得到你這樣的妻子,是天大的福
氣。」

    朱淚兒癡癡地瞧著他,忽然緊緊抱住了他,大叫道:「我太高興了,太高興了,我要天
下的人都知道我有多麼開心,我要叫每個人都來分享我的快樂。」

    她又奔出去,張開雙手呼道:「香香,香香……你把你的朋友全都找來好麼?我要請她
們喝酒,我要請她們來喝我的喜酒……」

    口口口。

    香香果然將這望花樓裡的姑娘們全都找了來,世上只怕再也很少有像她們這麼好的客人
了。

    她們吃得不多,好聽的話卻說得下少,一個個都是善頌善禱,絕不會做讓主人不高興的
事,而且每個人全都帶來一份禮物,有的是一盒花粉,有的是一朵珠花,也有的是一方上面
繡著鴛鴦的絲巾。

    這些禮物雖然並不珍貴,但在朱淚兒眼中,卻都是新奇而可愛的,這些東西雖然每個少
女都至少有一兩樣。

    但在朱淚兒這不幸的一生中,卻從來也沒有得到過。

    小小的廳堂中已懸起了彩緞,燃起了紅燭。

    朱淚兒開心得就像是只百靈鳥似的,在客人們中間周旋著,不時又依偎到俞佩玉身旁悄
悄的耳語。

    每個人都對她慕得很,甚至還有些嫉妒,只有俞佩玉,他心裡卻充滿了傷感,充滿了悲
痛。

    他目光始終都沒有離開過朱淚兒,他只怕朱淚兒在下一句話還未說完時,就猝然倒下
去。

    只見朱淚兒忽然將香香拉到一邊,悄悄說了句話。

    香香就笑著道:「好,我帶你去。」

    朱淚兒向俞佩玉瞟了一眼,嫣然道:「你等,我去去就回來。」

    俞佩玉忍不住問道:「你要到那裡去?」

    朱淚兒紅著臉道:「女孩子的事,你不憧的。」

    香香嬌笑道:「但他現在已經可以開始學了,是麼?」

    朱淚兒吃吃笑著,將她推了出去。

    俞佩玉目送她走出房門,心裡也不知是什麼味。

    只聽一個蘋果臉的少女悄笑道:「這才叫郎情妾意,如膠似漆,竟連一時一刻也忍不得
分開,這位朱姑娘也不知幾生才修來如此多情的郎君。」

    俞佩玉雖然也想對她們笑笑,但心裡卻充滿了酸楚。

    而且他實在太累了,幾杯酒喝下去後,更是四肢乏力,腦子裡也是暈暈沉沉的,只想好
好睡一覺。

    但他卻還是勉強張大了眼睛,瞪著那道門,他只怕朱淚兒此番走出去後,就再也不會走
回來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俞佩玉心裡已越來越焦急,幸好這時門外已傳來了腳步聲,他這才松
了口氣。

    誰知走進來的,竟只有香香一個人。

    俞佩玉臉色立刻變了,失聲道:「她呢?」

    香香掩著嘴笑道:「公子但請放心,新娘子絕不會跑了的。」

    俞佩玉雖也覺得有些訕訕,卻還是忍不住問道:「她為何不回來?」

    香香笑道:「她在樓上……在樓上有事,但又怕你等得著急,所以還要我帶了封信
來。」

    少女們又一齊吃吃的笑了。

    那蘋果臉又笑道:「別人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但他們才片刻不見,就要寫信了,
若是一日不見,那還得了麼。」

    朱淚兒在旁邊的時候,她們眼睛裡似乎沒有俞佩玉這個人似的,但朱淚兒一走,她們就
已圍到俞佩玉身旁來。

    俞佩玉既不能將她們趕走,也不願在她們面前看這封信,他心裡實在著急,終於忍不住
將信拆開。

    只見信上寫著:「玉郎玉郎,我有件事早就想對你說了,但說了好幾次,都不敢說出口
來,因為我怕你罵我。我實在並沒有中毒,胡佬佬指甲上的那點毒,怎麼能害得死我,我假
裝中毒,只是為了要試試你的心。我要看你是不是會為我著急,是不是真的關心我,我實在
沒有想到會累你受了那麼多罪,吃了那麼多苦,幾乎連命都丟了。我有好幾次想對你說:
「我並沒有中毒。」但看到你吃的苦越多,我就越不敢說出來。

    我知道你現在一定會覺得我很討厭,很可惡,但我也不在乎了,因為我終於已經嫁給了
你。

    這才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心願,這心願既已達到,別的事找已不放在心上,我想要將今天
的快樂永遠保留,就只有一個法子。

    那就是死。

    我也只有用死來報答你,才能心安……「口口口信上的字跡越來越零亂,俞佩玉的眼睛
也越來越模糊。他早已熱淚盈眶,難以自制。看到『死』字,他的人已衝了出去,衝上了
樓,大呼道:「淚兒,你等一等,千萬要等一等……」

    但朱淚兒已聽不到他的呼聲了。

    俞佩玉撞開門時,朱淚兒已倒在地上,蒼白的小手裡,緊緊握著刀,胸前的衣裳已被鮮
血染紅。

    口口口

    俞佩玉若還是個很衝動的孩子,此刻便會撲倒在朱淚兒身上,放聲大哭一場,那麼至少
他的悲痛就可以多少宣出一些。

    但此刻,他只能站在那裡,讓悲痛螫噬著他的心,雖然他早已學會忍受痛苦,但此刻還
是覺得整個人都已將崩潰。

    突聽香香冷冷道:「她死了,你只是在這裡瞧著麼?你可知道,你雖沒有親手殺死她,
但她卻無異死在你手上。」

    俞佩玉茫然道:「我知道。」

    香香道:「你既然知道,還能活得下去麼……她既然能以死來報答你,你為什麼就不能
以死來報答她?」

    俞佩玉石像般木立著,久久不能成聲。

    香香冷笑道:「我現在才知道她為什麼要死了,只因她知道你只是為了她已將死,才娶
她的,她若不死,你只怕也不會承認她是你的妻子,是麼?」

    俞佩玉更不知該說什麼了。

    香香厲聲道:「你為什麼不說話?你是不是已默認了?像你這種無情無義的男人,我真
恨不得痛打你一頓。」

    她嘴裡說著話,手已向俞佩玉摑了過來。

    俞佩玉只是呆呆的瞧著,也下閃避。

    因為每個人都會有種錯覺——總認為肉體上的痛苦,能將心理上的痛苦減輕,俞佩玉正
也是如此。

    誰知香香這只柔若無骨的纖纖玉手,打到他身上時,竟忽然變得堅逾金鐵,而且正打在
他穴道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