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幸脫危難            

    山洞裡越來越悶熱,朱淚兒他們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可是桑二郎臉上卻連一粒汗珠子
也沒有。

    他手裡輕搖著摺扇,圍著火堆踱了會方步,忽然托起了一個銀匣子,用摺扇輕輕敲了
敲。

    這匣子竟忽然在他手裡跳動起來,發出一連串尖銳而怪異的聲音,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裡
面衝擊著,要脫困而出。

    這匣子長不過一尺,高不過七寸,匣子裡的東西,自然也絕不會太大,但力量卻如此驚
人,竟將這沉重的銀匣帶動得跳躍不止。

    桑二郎咯咯笑道:「你也不用看急,我已為你準備了一大堆新鮮的血肉,你立刻就可以
飽餐一大頓了。」

    銀花娘望著他手裡的匣子,面上已嚇得全無人色。

    朱淚兒忍不住問道:「這匣子裡就是天蠶?」

    銀花娘道:「嗯。」

    朱淚兒道:「天蠶難道吃人的麼?」

    銀花娘牙齒打戰,竟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朱淚兒道:「莫非就因為天蠶畏寒,所必這裡才會生這麼多火。」

    桑二郎眼睛忽然瞪了過來,獰笑道:「你還有心情問這些話?等到天蠶爬到你身上時,
你就會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活在這世上了。」

    朱淚兒淡淡道:「你這話嚇不了我們的,四叔,你說是麼?」

    她轉頭向俞佩玉瞧了過去,只見俞佩玉嘴唇發白,兩眼直視,竟似已嚇呆了,全沒有聽
見她在說什麼?

    朱淚兒暗歎忖道:「想不到四叔竟將生死之事看得這麼重,這也許是因為我從來也不知
道活著有何樂趣,所以才會不怕死。」

    只見俞佩玉忽然抬起了頭,瞪著胡佬佬道:「你指甲上的毒,過了三十六個時辰後,真
的就無救了麼?」

    聽了這句話,朱淚兒只覺得眼睛一酸,熱淚幾乎已奪眶而出,心裡也不知是甜?是苦。

    原來俞佩玉擔心的並不是自己的生死,在這種情況下,他心裡念念不忘的,還是朱淚兒
中的毒是否有救。

    朱淚兒只覺心裡疑疑迷迷的,胡佬佬說了些什麼,她已聽不見了,這毒是否有救,她也
不管了。

    只要能聽到俞佩玉這句話,她就算立刻死了也沒什麼關係,自從她母親死了後,她再也
想不到還會有人這樣不顧性命地來關心她。

    也不知過了多久,突聽一陣的「的得的得」細碎蹄聲,自遠而近,向山洞裡走了進來。

    桑二郎「涮」的收起扇子,凌空一掠,從祭臺上掠了過去,站在一株石筍般的鐘乳上,
厲聲道:「外面來的是什麼人?」

    外面沒有人答話,那「的得的得」的蹄聲,卻越來越近,桑二郎揮了揮手,六個銀衫人
立刻展動身形,各各藏到一隻鐘乳後面。

    朱淚兒瞧見他們的身法,這才知道他們的武功比起桑二郎來,實在差得很遠,也無怪他
們會如此怕他。

    只見桑二郎筆直地站在鐘乳上,動也不動,只有兩隻眼睛閃閃發光,模樣看來更像是個
剛自地底復活的殭屍。

    他右手握著摺扇,左手上卻還托著那銀匣子,一隻腳尖站在鐘乳,就像是釘在上面似
的,全身都穩如泰山。

    胡佬佬喃喃歎道:「難怪這小子如此張狂,原來真有兩下子,看來就算天蠶教主的武
功,也未必能比他強得了多少。」

    話猶未了,已有只小毛驢自山洞外走了進來。

    這只毛驢全身的毛都已脫落了一半,就像是個癩痢頭似的,叫人一看就噁心,上面坐著
個乾巴巴的老頭子,臉上橫七豎八,全是皺紋,瞇著眼睛不住喘氣,看起來和胡佬佬倒是一
對。

    朱淚兒忍不住悄聲道:「這老頭子敢闖入這裡來,莫非也是位高手不成?胡佬佬你可認
得他?」

    胡佬佬搖頭道:「武林中的高手我老婆子倒都還見過一兩面,卻想不起有這麼樣一個
人。」

    朱淚兒失望地歎了口氣,只見這小毛驢走進了山洞,還未停下來,竟彷彿眼睛已經瞎
了。

    這老頭子瞇著眼,好像什麼都瞧不見,一人一驢,竟筆直向桑二郎走了過來,正如「盲
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全不知道自己的危險,朱淚兒瞧得卻不禁為他暗中捏了把冷汗。

    桑二郎冷冷盯著他,也不說話,只是目光中充滿殺機,竟沉住了氣,等著這一人一驢來
送死。

    眼見著他們已快撞上那石鐘乳了,朱淚兒知道只要桑二郎一招手,這一人一驢就得送
命。

    她正想出聲示警,誰知俞佩玉已喝道:「這裡不是什麼好地方,老先生你快回頭走
吧。」

    那老頭子這才抬起頭來,瞇著眼向上一瞧。

    桑二郎已獰笑道:「你既然到了這裡,還想回頭走麼?」

    那老頭子揉了揉眼睛,道:「老朽只怕走錯路?這難道也犯發?」

    桑二郎厲聲道:「你這就算犯了我的法,拿命來吧。」

    他左手忽然向外一甩,但聞「哧」的一聲,已有七條黯赤色的,卻閃著銀光的銀線,向
那老頭子身上箭一般竄了過去。

    朱淚兒知道這就是比蛇蠍更毒十借的天蠶了,但卻未想到這天蠶的行動竟是如此迅急,
竟似能御風而行。

    她忍不住藹呼一聲,只道這老頭子身上的血肉,剎那間使要被天蠶吸盡,只剩下一堆磷
磷白骨。

    她實在不忍再看,剛想閉起眼睛,誰知那老頭子的手輕輕招了招,七條比電還急的銀
線,竟一下子都被他收入袖子裡。

    朱淚兒簡直要拍手歡呼起來,看來這老頭子果然是他們的救星,胡佬佬這次只怕看走眼
了。

    桑二郎的臉色已變得比活鬼還難看,嘶聲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這七個字說出來,他身形已又凌空掠起,居高臨下,向這老頭子撲了過去,掌中一柄摺
扇,已變得似乎有十七八隻,也分不清那招是實,那招是虛,扇影還未壓下,左手上竟已先
射出了一篷銀雨。

    這人之出手非但又陰又快,而且更毒辣得天下少有,竟在一剎那間使施出好幾種殺手。

    他甚至連對方究竟是誰都不想知道,一心只想將對方置之死地,就算殺錯人他也不會放
在心上的。

    俞佩玉瞧得也不禁暗暗心驚,這樣的殺手若驟然向他施出來,他實在也未必能閃避得
開。

    誰知就在這時,只聽「砰」的一聲,桑二郎的身子突又向後面直飛了出去,仰面跌倒在
地上。

    他那柄摺扇已到了那老頭子手裡。

    只見這老頭子「涮」的展開了摺扇,輕輕搖了搖,一雙眼睛忽然變得利如刀剪,瞧著胡
佬佬笑道:「你現在總該知道,桑二郎功夫雖不錯,但比起天蠶教主來還差得遠哩。」

    這句話說出來,朱淚兒的心又涼了。

    原來這老頭子就是天蠶教主改扮的,難怪他一出手就能破了桑二郎的殺手,桑二郎的武
功本就是他教出來的,他對桑二郎出手的路數自然瞭如指掌,朱淚兒只有苦笑她竟將天蠶教
主當做了救星。

    只見桑二郎已五體投地,跪了下去,顫聲道:「弟子不知是教主駕到,罪該萬死。」

    天蠶教主冷冷道:「我早已聽說你近來跋扈得很,乘我不在的時候,簡直為所欲為,誰
也不放在眼裡,今日我總算親眼見著了。」

    桑二郎連頭都不敢抬起,伏地道:「教主化身千萬,弟子有眼無珠,怎知是教主大駕
到?只見了有人敢闖入本教禁地,一時情急,才出手的。」

    天蠶教主怒道:「縱然如此,你也該先問清對方的身份,怎可不分青紅皂白的,就將天
蠶放出來,你自己受過了天蠶噬體之苦,難道就想叫別人都□□這滋味?你難道竟以此為樂
麼?」

    桑二郎道:「弟子不敢,弟子該死。」

    天蠶教主高聲道:「江湖中人雖都知道本教武功毒辣,天下無匹,但也知道本教中人行
事一向恩怨分明,若有人敢來犯我,本教當然不顧一切,也要追他性命,但本教子弟卻絕不
輕犯無辜,你這樣做,豈非壞了本教聲名。」

    桑二郎以頭頓地,道:「弟子知錯了,但求教主恕罪。」

    天蠶教主神色稍緩,沉聲道:「念你昔日受刑太重,是以才對你分外恩典,誰知竟作威
作福起來,若能從此改過,倒還是你的造化,否則,只怕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俞佩玉見到這天蠶教主雖已易形改扮,但說話做事,凝重有威,仍不失為一派宗主掌門
的身份,實在想不到他竟和那日在銷魂宮外見到的,那滿身邪氣的銀光老人會是同一個人,
難怪連他本門弟子都認不出他了。

    只見桑二郎又伏在地上,恭恭敬敬叩了三個頭,忽然反手將身上的衣服一把撕了下來。

    他身上也是傷痕纍纍,體無完膚,實是令人慘不忍睹,腰上卻綁著條刀帶,上面插著七
柄銀刀。

    桑二郎將刀帶解下,鋪張在面前,又叩了三個頭。這人竟似忽然變成磕頭蟲了,非但俞
佩玉等人瞧著奇怪,天蠶教主覺得有些驚訝道:「你這是做什麼?」

    桑二郎伏地道:「弟子聽了師父一番教訓後,自覺實是罪孽深重,再也無顏活在世上,
情願領受銀刀解體之刑,以贖罪愆。」

    這句話說出來,大家更是驚奇。

    天蠶教主皺眉道:「你可知道這銀刀解體乃本教必死之刑麼?」

    桑二郎道:「弟子自然知道。」

    天蠶教主道:「我既已饞恕了你,你為何還要自領死刑?」

    桑二郎慘然道:「這是弟子自己甘願如此的,只因弟子受教主大恩,無以為報,只有以
自己這條命作榜樣,也好教同門師弟們見了有所警惕。」

    天蠶教主神色更見和緩,道:「想不到你竟有這樣悔罪之心,也不負我教訓了你一番,
今日之事,我本想略施薄懲,但你既已能悔罪,也就罷了,起來吧。」

    朱淚兒心裡不禁暗暗的笑,暗道:「原來桑二郎是在用苦肉計,想就此逃脫一場懲罰

    誰知桑二郎卻歎道:「教主雖然饒恕了弟子,弟子自己卻不能饒恕自己,只求在臨死之
前,能將這一身罪孽全說出來,以求心安。」

    天蠶教主道:「你做了什麼錯事,我全都知道,你也不必說了。」

    桑二郎慘然歎道:「教主雖然神目如電,但弟子卻有些是瞞著教主的,弟子現在才知道
教主對弟子的恩典,若不將這些事對教主說出來,弟子活著既不安,死也難瞑目。」

    天蠶教主目中又不禁現出驚訝之色,朱淚兒心裡也有些奇怪了:「這桑二郎若是在用苦
肉計,此刻便已該適可而止,為什麼還要這樣做?難道他真活得不耐煩了麼?這人心裡究竟
在打什麼主意。」

    過了半晌,才聽得天蠶教主道:「既然如此,你就說出來吧。」

    桑二郎道:「教主一向將弟子視如子侄,金花、銀花、鐵花三位姑娘也一向將弟子當做
兄弟一樣,但弟子卻非不知感恩圖報,反而起了禽獸之心。」

    他眼角瞟了銀花娘一眼,才接著道:「五年前一個夏天的晚上,月光正明,二姑娘在溪
中裸浴,那時她年紀還小,更未對弟子加以提防,但弟子見了她那一身雪白的皮膚,身材又
發育得那麼成熟完美,竟起了淫心,竟然就想……就想將她加以強暴……」

    他這話非但說得坦白已極,而且還加以形容描敘。

    朱淚兒聽得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暗道:「你就算要坦白懺悔,也不必說得如此有聲有
色呀。」

    誰知天蠶教主非但不以為忤,反似很讚賞他的坦白,緩緩道:「你為此已受過天蠶噬體
之苦,也就不必再一直負疚在心了。」

    桑二郎道:「但弟子此後每一想起那日的情況,就立刻會情慾勃起,由此可見,弟子實
在不是人,實在連禽獸都不如。」

    說到這裡,他似乎愧悔交集,竟忽然拔出一把雪亮的銀刀,向自己大腿狠狠刺了下去。

    天蠶教主皺了皺眉頭,道:「除此之外,還有什麼事?」

    桑二郎道:「弟子非但對教主不忠,也對同門不義,為了要奪掌門之位,竟用盡千方百
計,在教主面前以讒言將大師兄害死。」

    天蠶教主道:「桑大郎就是圖謀不軌,我早已將他以門規處治,這並不能怪你。」

    桑二郎道:「但無論如何,弟子的居心卻直在惡毒,何況弟子做了掌門師兄後,對師弟
們非但不加愛護,反而百般打罵,時加虐待……」

    天蠶教主沉聲道:「做大師兄管教管教師弟,本就是應該的,這也算不了什麼?」

    他本來在嚴詞責罵桑二郎,現在情勢竟忽然一變,變得桑二郎自己在痛罵自己,他反而
替桑二郎辯護起來。

    桑二郎又道:「師兄管教師弟,雖是應該的,但弟子卻做得太過分,教主不妨問問二師
弟,就可知道弟子行事的惡毒。」

    天蠶教主目光果然向那活骷髏瞧了過去,道:「你大師兄行事可是太過分了麼?」

    活骷髏垂首道:「沒……沒有……弟子……」

    桑二郎道:「直到現在,他還不敢說,由此可知,他平日對弟子是何等畏懼。」

    他歎了口氣,接道:「二師弟,我以前實在對不住你,現在我已決心贖罪,你罵得我越
凶,我心裡反而會好受些。」

    這位二師兄仔細瞧了他半晌,忽然大聲道,「不錯,大師兄平日簡直未將弟子當人看,
非但動輒打罵,而且……而且還要弟子們做一些非人能忍受的事,有一次,弟子無心打了大
師兄所養的狼犬一鞭子,大師兄竟要弟子向那條狗磕頭賠禮,還要弟子將那條狗□出來的屎
當面吃下去,還有一次在外面無心……」

    天蠶教主厲聲說:「這已夠了,不必再說下去。」

    桑二郎歎道:「二師弟所說句句都是實言,弟子現在想起來,也覺得無地自容……」說
到這裡,他又拔出柄銀刀,向自己腿上插了下去。

    天蠶教主怔了半晌,緩緩道:「無論你做了什麼事,今日你既能在我面前坦白供出,可
見你對我還是很忠心,只要以後不再犯同樣過失,也就是了。」

    桑二郎目中忽然流下淚來,道:「教主越是對弟子如此,弟子心裡越是難受,教主的大
恩,弟子今生再也難以報答,只有等來世結草啣環。」

    他語聲漸漸哽咽,連話都說不出了,忽又拔出柄銀刀,竟反手向自己心口直刺而下。

    但天蠶教主的動作卻比他更快,他的刀尖還未觸及心口,天蠶教主已將他手腕一把抓
住,厲聲道:「我不許你死,你就不能死,否則就是違抗師命。」

    他一面說話,一面用力想奪得桑二郎手裡的銀刀,桑二郎卻似已決心求死,還不停用力
掙扎。

    誰知就在這時,刀柄中忽然電一般射出一條銀線,直射到天蠶教主面上,天蠶教主再也
想不到有此變故,雖然武功很高,卻也是萬萬閃避不及的?狂吼一聲,反拳向桑二郎怒擊而
出。

    桑二郎卻就地一滾,已退出三丈,狂笑道:「桑木空呀桑木空,你如今才知道我的厲害
了麼?」

    這變化發生得實在太突然,太意外,銀花娘已驚呼出聲,就連胡佬佬面上都不禁為之動
容。

    只見天蠶教主雙手掩面,嘶聲道:「畜牲,你……你好狠。」

    喝聲中他似想撲過去。

    桑二郎獰笑道:「找刀柄中藏的是什麼,你總該知道,現在還不快安安份份地坐下去,
難道還怕這毒發作得不夠快麼?」

    桑木空果然不敢再動,這時他腳步踉蹌,連站都站不穩了,掙扎了半晌,終於仰面跌
倒。只聽桑二郎狂笑不絕,實在是得意已極,那幾個黑衣弟子已嚇得面如死灰,連動都不敢
動。

    桑二郎大笑道:「桑木空,你以為方纔我真的未認出你麼?老直告訴你,你一進來時我
已知道你是誰了,只不過故意裝作不認得你,為的就是要向你出手,這麼就算殺不了你,也
可以設詞推托過去。」

    天蠶教主雙手掩住臉,身子不斷的抽搐,顯見是在忍受著極大的痛苦,連話都說不出
來。

    朱淚兒卻忍不住道「現在我才知道你真有一手,但方纔你為什麼要那樣做呢?」

    桑二郎道:「我向他出手之後,才知道這老傢伙還藏著私,還留著幾手看家的本領未教
給我,我實在還不是他對手,只有以計取勝了。」

    一個人若是做了件極得意的事,就忍不住要向別人說出來的,否則,就正如衣錦而夜
行,覺得不過癮。

    桑二郎正是如此。

    他洋洋得意,大笑著接道:「我和這老傢伙相處了十幾年,他的毛病我早已全摸透了,
知道他最喜歡逞能,總以為什麼事都瞞不過他,做錯了事的人若肯向他老實招供,他就比什
麼都開心,以為任何人都不敢騙他。」

    他越說越得意,大笑幾聲,又道:「所以我就對正他這毛病下手,他果然就非上當不可
了。」

    朱淚兒道:「但你這樣做,是為了什麼呢?難道是為了想報那天蠶噬體之仇?」

    桑二郎道:「不錯,但除此之外,還有個原因?」

    朱淚兒道:「什麼原因?難道是想當教主麼?」

    桑二郎獰笑道:「小丫頭,你問的太多了。」

    朱淚兒笑了笑道:「你這樣就算能坐上教主寶座,別人只怕也未必會服你。」

    桑二郎目光忽然在那幾個師弟面上一掃,冷冷道:「你們服我麼?」

    那幾人立刻伏地拜倒,顫聲道:「小弟們怎敢不服。」

    桑二郎笑道:「很好,你們服我,總有你們的好處,在今日以前,江湖中人對本教雖然
畏懼,但在暗中卻還是要說本教只不過是見不得人的邪教,但自今日之後,「天蠶教」這三
字就要和武當、少林並列,堂堂正正的成為武林一大宗派,再也不會有人敢瞧不起咱們。」

    朱淚兒冷笑道:「你只怕是在做夢。」

    桑二郎道:「你不信麼?好,我就再多給你一個時辰,讓你瞧瞧。」

    朱淚兒不說話了,心裡卻更奇怪:「他要我瞧什麼呢?再過一個時辰,這天蠶教憑什麼
就能變成名門正宗呢?」

    聽那活骷髏伏地道:「大師兄神明英武,小弟久已想擁大師兄為教主了。」

    桑二郎道:「哦,真的麼?」

    那活骷髏道:「小弟怎敢在大師兄面前說假話。」

    桑二郎冷冷道:「我這人,又凶狠,又毒辣,又不將你們當做人,你為什麼還要擁我做
教主,難道是有什麼毛病麼?」

    這活骷髏一張灰色的臉上,每塊肉都發起抖來。

    桑二郎不讓他說話,獰笑著又道:「不錯,我看你這人是有毛病,一定要修理才行。」

    活骷髏忽然一個翻身,向洞外竄了出去,但桑二郎卻早已算準他有這一著,身形一閃,
已擋住了他去路,冷笑道:「你想逃?」

    活骷髏顫聲道:「小弟方才胡說八道,簡直是在放狗屁,求大師兄……」

    他嘴裡說著話,忽然揮手發出十數點銀星。

    兩人近在咫尺,銀星發射又急,他以為桑二郎必定難以閃避,誰知他在桑二郎面前,就
好像桑二郎在天蠶教主面前一樣,他施出的殺手,竟變成有如兒戲,桑二郎摺扇突展,輕輕
一揮。

    那十數點銀星竟忽又飛回,打在他自己身上。

    他慘呼一聲,仰天而倒,接著就在地上打起滾來,嘶聲道:「大師兄,求求你賞我一
刀,給我個痛快吧。」

    這暗器上顯然附有劇毒,射在人身上後,竟令人覺得生不如死,其痛苦自也可想而知。

    桑二郎卻根本不理他,轉過頭去,厲聲道:「以後若還有誰敢對我無禮,這就是他的榜
樣。」

    山洞中頓時充滿了痛苦的呼喚和呻吟聲,聽得毛骨悚然,桑二郎目光轉動,忽然盯在銀
花娘臉上。

    銀花娘臉上的肌肉也抽搐起來。

    桑二郎手裡輕搖摺扇,緩緩走過去,悠然道:「五年前那件事,你想必也記得的,是
麼?」

    銀花娘點了點頭。

    桑二郎道:「你知道我在山泉下的洞中傳功,就故意在外面脫光衣服,而且還做出許多
樣子來勾引我,等到我忍不住了,衝出去找你時,你卻又不肯了,在老頭兒面前說我要強姦
你,你這樣害我,究竟為的什麼?」

    他臉上的肉也跳動起來,嗄聲道:「這幾年來,我一直在想你這是為的什麼,卻一直也
想不透,現在才知道,你這樣做,只是為了要看別人為你發瘋,為你受苦。」

    銀花娘顫聲道:「大師兄,我……我不是這意思。」

    桑二郎道:「你是什麼意思?」

    銀花娘道:「我……我其實早已愛上你了,那天我也實在想要你來抱住我,但你來得實
在太凶,那時我年紀還小,瞧見你的樣子,就害怕了。」

    她聲音忽然變得充滿誘惑,胸膛也在不住起伏,那豐滿的胸膛,看來幾乎要將衣服都漲
破了。

    桑二郎盯著她的胸膛,目光忽然變得火焰般燒起來,獰笑著道:「現在你還會不會害
怕?」

    銀花娘咬著嘴唇道:「現在我……」

    她沒有再說下去,只因她會用眼睛來說話。

    桑二郎忽然狂笑起來,狂笑著將她身上衣服全都撕成碎片,露出了她成熟而又美麗的胴
體。

    那幾個黑衣弟子眼睛都直了,雖不敢看卻又忍不住要偷偷看兩眼,一個個呼吸都變得像
牛一樣粗。

    桑二郎狂笑道:「這些年來,我一直想再瞧瞧你脫光衣服時的樣子,想瞧瞧你變了沒
有。」

    銀花娘長長吸了口氣,使胸膛突出,小腹收縮,輕輕道:「你看我變了沒有?」

    桑二郎喃喃道:「你沒有變,你沒有變,你沒有變……」

    他將這句話一連說了三遍,聲音已漸漸發抖,一張掙扎扭曲的臉上,一粒汗珠滾滾而
落。

    朱淚兒瞧著這張臉,心裡也不禁生出了驚恐之意,只見他眼色越來越瘋狂、熾熱,竟似
真的要發瘋了。

    銀花娘卻什麼也沒有瞧見,因為她早已閉上眼睛,曼聲道:「你若是真的時常在想我,
現在為什麼不……」

    桑二郎忽然狂吼一聲,嘶聲道:「你沒有變,我卻變了。」

    他忽然拋卻手裡的摺扇,撲到銀花娘身上,又撕,又打,又擰,又咬,又抓,嘴裡氣喘
咻咻,就像是條瘋狗。

    銀花娘什麼樣的男人都見過,但卻真還沒見過這樣子的,駭極之下,也不禁嘶聲狂呼
道:「你這是幹什麼,你這是幹什麼?」

    桑二郎喘著氣道:「你可知道受過天蠶之刑後,一個男人會變成什麼樣子?告訴你,他
就會變得不再是個男人了,你害我做不成男人,我也要讓你做不成女人。」

    銀花娘駭呆了,顫聲道:「你……你難道不能……」

    桑二郎狂吼道:「對了,我已不能,找已不能,我已不能。」

    此刻就連胡佬佬都已不忍再瞧他一雙手的動作。

    桑二郎非但已不再是男人,而且也不再是個「人」,因為只要是人,就絕不會做出這樣
的動作來。

    銀花娘哀呼道:「求求你,饒了我吧……求求你,殺了我吧。」

    她本來還在求桑二郎饒了她,後來卻寧可讓桑二郎殺了她,她所受的痛苦,已非任何人
所能想像。

    但桑二郎卻還是不停手,獰笑道:「你想死麼,那有這麼容易,我要你……」

    銀花娘美麗的胴體上已是鮮血淋漓,終於暈厥過去。

    桑二郎的臉上、手上,也滿是鮮血,喘息聲卻漸漸停了,手裡的動作也漸漸緩慢,漸漸
停止。

    他火焰般燃燒著的一雙眼睛,忽然變得死魚般全無生氣,整個人像是忽然虛脫,站著動
也不動。

    他瘋狂的情慾,終於已得到發洩。

    山洞裡連一點聲音都沒有了,就好像已變成了座墳墓。

    忽然間,山洞外又響起了一陣蹄聲。

    但是這次桑二郎非但沒有喝問,死人般的一張臉上,反似露出一種喜悅之色,他彷彿一
直在等什麼人。

    而現在,他等的人終於來了。

    朱淚兒暗道:「莫非他早已和外人有了勾結,所以才敢向天蠶教主下手,他叫我再等一
個時辰,莫非就是要等這人來麼?」

    但來的這人卻是誰?

    又有誰會和桑二郎,這樣瘋狂的野獸勾結?口口口

    朱淚兒也不禁緊張起來,她知道這已是自己的生死關頭,若不再想個法子,等這人來
了,大家都只有死路一條。

    可是落在這樣的瘋子手上,又有什麼辦法可想呢?

    在這種地方,自然更不會有人來救他們。

    那麼,他們今天難道就真要死在這瘋子手上麼?口口口

    外面的蹄聲越來越近,一匹馬飛奔而入。

    只見這匹馬鞍轡鮮明,看來甚是光采神駿,馬上一條大漢,亦是衣裳華麗,但其貌卻不
揚。

    朱淚兒又忍不往向胡佬佬悄聲問道:「你認得這人麼?」

    胡佬佬道:「不認得。」

    朱淚兒道:「看來你認得的武林高手並不多。」

    胡佬佬道:「這人若也是武林高手,我老婆子就挖出這雙眼珠子來。」

    朱淚兒道:「你鼻子已不見了,再挖出眼珠來,豈非難看得很。」

    她嘴裡雖這麼說,其賞卻知道這人絕不會是什麼武林高手,他騎術雖不錯,一雙眼睛卻
一毫無神采。

    從他下馬時的動作,也可看出他武功絕不會高,但桑二郎面上卻非但沒有失望之色,好
似覺得很歡喜。

    他等的難道就是這個人?

    就憑這人,難道就能便天蠶教躋身武林名門正宗之列。

    但無論如何,桑二郎等的人總算已來了,朱淚兒他們的性命已危在頃刻之間,他們實在
得趕緊想個法子。

    只見這錦衣大漢韶身下馬,向桑二郎躬身一禮,道:「不敢請教,這裡可有位桑二郎
麼?」

    桑二郎道:「我就是桑二郎,已等了你很久了。」

    錦衣大漢像是鬆了口氣,笑道:「小人奉命前來向桑……」

    他剛說到這裡,桑二郎的手掌忽然閃電般伸出,就像是一把刀似的,插入了他的咽喉。

    錦衣大漢驚呼只發出一半,雙睛怒凸而出,直勾勾的瞪著桑二郎,目光中充滿了驚奇和
懷疑。

    他顯然至死也不明白桑二郎為何會忽然殺了他。

    朱淚兒等人也嚇了一跳,也不明白桑二郎為何要殺他。

    桑二郎等的既然是這個人,為何又忽然將他殺死?就算他只不過是個送信的,桑二郎要
將他殺了滅口,但至少也得等他將口信說出來才是,為何不等他話說完,就驟然下了毒手?

    胡佬佬雖然是個老狐狸,也不禁瞧糊塗了。

    朱淚兒暗道:「莫非桑二郎知道,這錦衣大漢身上帶有極機密的信件,所以先殺了他滅
口。」

    她只有這麼想,因為除此之外,實在沒有別的解釋。

    誰知桑二郎飛起一腳,將這錦衣大漢的屍身□得遠遠的,再也不瞧他一眼,反而縱身去
拉住了那匹馬。

    只見他輕撫著這匹馬的鬃毛,大笑道:「你們以為我等的是那人麼,我等的只是這匹馬
呀。」

    他等的竟是一匹馬。

    這算是怎麼回事,這人難道真瘋了麼?

    朱淚兒歎了口氣,苦笑道:「看來也實在只有馬才能和你這樣的瘋狗打交道。」

    誰知她話還未說完,桑二郎忽然反手一掌,拍在馬頭上,他這隻手竟生像是鋼鐵鑄的。

    這匹馬一聲驚嘶,馬首已被擊碎。

    桑二郎竟又將這匹馬打死了?

    到了這時,人人都知道桑二郎是真的瘋了,除了瘋子外,還有什麼人會做出這種莫名其
妙的事來。

    朱淚兒實在想不出這瘋子會對自己使出多麼殘酷的手段來,只聽俞佩玉沉重地歎了口
氣,黯然道:「我對不起你,非但沒有好好照顧你,反而……反而……」

    朱淚兒淒然道:「這怎麼能怪四叔呢?這只怪我,是我害了四叔的。」

    俞佩玉搖了搖頭,已不知該說什麼。

    胡佬佬冷笑道:「你自己反正也快死了,何必再為別人難受呢?」

    朱淚兒道:「我四叔這種人的心胸,你永遠也不會懂的,因為你一向只會關心你自己,
而我四叔,他……他卻總是先關心別人……」

    胡佬佬冷笑道:「他總是關心別人?他為什麼不關心我。」

    朱淚兒不說話?心裡卻是說不出的甜蜜。

    現在她雖然知道自己已必死無疑,但心裡並不害怕,因為她已知道世上有一個人關心她
更甚於關心自己。

    俞佩玉卻完全不瞭解她這種少女的情懷當然,他就算能瞭解,到了此時此刻,也不忍讓
她難受的。

    只見桑二郎此刻竟已將那匹馬掀倒在地,用一把刀剖開了馬腹。

    將裡面的腸子都拉了出來。

    朱淚兒瞧得幾乎忍不住要吐。

    她本來以為世上最毒的就是蛇,最狠的就是狼,現在才知道,一個人若是發起瘋來有時
竟比毒蛇和餓狼還可怕。

    俞佩玉已覺出她身子正在發抖,柔聲道:「對這種瘋子,你只有閉起眼睛來不去看他,
就不會害怕了。」

    朱淚兒道:「我不是害怕,只不過覺得有些難受而已。」

    她輕輕歎了口氣,垂首道:「我本來有機會逃走的,只可惜現在已經被我弄糟了。」

    胡佬佬幾乎要大叫起來,瞪著眼道:「你說什麼?」

    朱淚兒道:「你們在車子裡被迷香迷倒時,找還是清醒的,而且我又從車頂上找出那迷
香,將剩下的半截香藏了起來。」

    胡佬佬眼睛立亮了,啞聲道:「現在那半截香還在你身上麼?我們只要能將它拋入火堆
裡,這些人現在正在發瘋,絕不會留意的。」

    朱淚兒道:「這點我也早就想到了,我想,就算你和……和四叔也和他們一齊被迷倒,
我也有法子脫身的,因為他們用繩子綁我時,我雖也裝成暈迷不醒的樣子,但手上已用了
勁,他們的繩子並沒有真的將我綁緊。」

    她長長歎息了一聲,道:「可是現在,這一切都沒有用了。」

    胡佬佬嗄聲道:「為什麼?」

    朱淚兒黯然道:「方纔我已乘這瘋子和天蠶教主說話時,將那半截迷香拋了出去,我算
准一定可以將它拋入火裡的,誰知……」

    胡佬佬嘶聲道:「難道你竟沒有拋准?」

    朱淚兒歎道:「不錯,只因那時我實在太緊張了,用力往外拋時,手上忽然扭了筋。」

    胡佬佬道:「你將那半截香拋到什麼地方去了?」

    朱淚兒道:「你看見天蠶教主面前那截好像銀簪般的東西了麼?那就是迷香。」

    只見桑木空此刻歪著頭俯臥在地上,已好像死了似的,他面前果然有半截銀色的線香,
距離火堆至少還差三四尺。

    胡佬佬恨恨道:「你這死丫頭,你自己既然不行,為什麼不將它交給別人呢?為什麼要
自己逞能,你這雙手簡直比人家的腳還笨,真不如割下來算了。」

    這次朱淚兒居然乖乖的挨罵,也不還嘴。

    俞佩玉卻柔聲道:「你若將那半截迷香交給我,我只怕連一尺都拋不出去。」

    朱淚兒垂頭道:「胡佬佬罵的實在不錯,我實在是自己想逞能,只因我想讓四叔驚喜驚
喜,讓四叔知道我也很能幹的,誰知……」

    胡佬佬大罵道:「誰知你直在是個呆子,是個白疑,不但害了別人,也害了自己,你一
心想在俞佩玉面前逞能,你以為他會喜歡你麼?他只不過拿你當子侄而已,何況他漂亮的情
人多得很,又怎會喜歡你這種黃毛丫頭。」

    朱淚兒身上又發起抖來,顫聲道:「你……你老不修,老……」

    突然間,只聽一人嘶聲慘呼道:「我的手……我的手……」

    自從那二師兄倒下去,天蠶教的六個弟子全部不聲不響地站在一旁角落裡,連大氣都不
敢喘。

    此刻忽有一人慘呼著狂奔而去,高舉著雙手,閃動的火光中,只見他一雙手已變得又黑
又腫。

    桑二郎卻還是發了瘋似的在那馬腹中掏著,連頭都沒有回,俞佩玉卻瞧了朱淚兒一眼,
歎道:「這又是你?」

    朱淚兒咬著嘴唇道:「誰叫他在我身上亂動的,這是他自己找死。」

    胡佬佬眼睛又亮?道:「這人在你身上擰了幾把,一雙手就變成這樣子了麼?」

    朱淚兒道:「嗯。」

    胡佬佬臉上堆滿了笑容,道:「好姑娘,你若有法子能叫桑二郎在你身上擰幾把,咱們
豈不都有救了。」

    朱淚兒沉著臉沒有說話。

    俞佩玉沉聲道:「生死有命,咱們就算死了,也不能讓這瘋子動她一根手指。」

    朱淚兒垂下了頭,目光中充滿了感激。

    胡佬佬眼珠一轉,吃吃笑道:「他若是一定要動,你也沒法子的。」

    俞佩玉道:「他若敢動,我就告訴他淚兒身上有毒。」

    胡佬佬怔了怔,道:「你真的寧可死?」

    俞佩玉淡淡道:「與其受辱而生,何如不屈而死。」

    胡佬佬呆了半晌,苦笑道:「桑二郎是瘋子,俞佩玉卻是白疑,我竟遇見這麼樣兩個
人,真不知是倒了什麼窮楣。」

    突聽桑二郎歡呼一聲,道:「在這裡,在這裡,我找著了。」

    大家又不禁奇怪,也不知這瘋子在馬腹中找著了什麼,只有俞佩玉瞥見他手裡似乎多了
個發亮的小珠。

    那黑衣弟子已仆地跪倒,哀呼道:「我的手……大師兄,求求你救救我吧,求求你

    桑二郎目光閃動,道:「你的手中了毒?」

    那弟子以頭頓地,道:「小弟一向對大師兄忠心耿耿,只求大師兄……」

    桑二郎怒道:「你以為這是我下的毒?」

    那弟子伏地道:「小弟該死,大師兄開恩。」

    桑二郎獰笑道:「自己中了毒,卻連下毒的人是誰都不知道,這種人留在世上,豈非替
本教丟人現眼……」

    那弟子面色如土,顫聲道:「大師兄你……」

    話未說出,桑二郎已用那柄剖馬腹的刀,剖開了他的肚子,鮮血像箭一般標了出來,標
在桑二郎身上。

    桑二郎卻連抹也下抹,眼也不眨,大笑道:「你可知道我為什麼要你多等一個時辰?」

    這話自然是向朱淚兒說的,朱淚兒忍不住道,「你在這匹馬肚子裡找到了什麼?」

    桑二郎道:「就是此物。」

    他攤開手掌,朱淚兒才瞧見他手裡有個以銀子打成的小圓球。

    朱淚兒皺眉道:「這是什麼玩意兒?」

    桑二郎咯咯笑道:「你瞧著。」

    他以兩根手指捏住這銀球一轉,銀球忽然裂成兩半,滾出粒蠟丸,拍開蠟丸,裡面有條
白絹。

    白絹上寫滿了字,原來竟是封書信。

    桑二郎大笑道:「現在你可懂了麼?」

    朱淚兒淡淡道:「只為了送一封信,就費了這麼大的事,戎看真有些划不來。」

    她話裡雖故意說得輕描淡寫,心裡卻也不禁暗暗驚異。

    寫信的這人生怕傳信的洩漏機密,竟將信件藏在他們乘騎的馬腹中,除了收信的人外,
還有誰能猜得到,誰能找得出。

    他不但犧牲這匹馬來做傳信的工具,而且顯然早已和桑二郎約定,要將騎馬來的那人殺
了滅口。

    這人為了傳一封書信,竟不惜犧牲一人一馬兩條命,他行事之謹慎,手段之毒辣,實是
天下少有。

    朱淚兒眼睛瞪著那白絹書信,一心只想瞧瞧上面寫著些什麼秘密?寫信的這人究竟是
誰?

    胡佬佬的眼睛卻一直在瞬也不瞬地瞪著那半截迷香,一心只希望這半截香會忽然滾到火
裡去。

    只可惜這山洞中連一點風也沒有。

    胡佬佬也知道自己這簡直是在做夢。

    桑二郎將這封信翻來覆去,瞧了幾遍,滿面俱是得意之色,看一遍,笑一遍,朱淚兒真
恨不得將這封信從他手裡搶過來。

    突聽桑二郎道:「你可想看看這封信麼?」

    朱淚兒又驚又喜,卻淡淡道:「看不看都沒什麼關係。」

    桑二郎獰笑道:「我讓你看這封信,只因我知道你一定會為我保守秘密,天下也只有死
人才能保守秘密。」

    他將信在朱淚兒面前展開,只見上面寫著:「桑教主閣下:此函到達左右之時,必然亦
為閣下榮登大位之期,以閣下之絕艷驚才,發揚貴教實指顧間事,愚下僅為貴教幸,亦為天
下武林同道幸。

    前此相商之事,絕無間題,愚可全力保證,下屆黃池之會,愚必退讓賢者,奉貴教為主
盟。

    閣下既執牛耳,則武當少林自亦當為閣下之臣屬矣,唯此中尚有細節待商,盼閽下十日
內能移駕來此一晤,愚當煮酒而待,專此奉達,謹祝大安」

    信的下面沒有具名,只書著個花押。

    桑二郎仰面大笑道:「你瞧見了麼?從此之後,我天蠶教不但要和少林武當爭一日之短
長,而且還要他們臣服在我的足下。」

    俞佩玉看完了這封信,已是全身戰慄,忍不住嗄聲問道:「這封信是誰寫的?」

    桑二郎道:「除了當今的武林盟主俞放鶴俞大俠外,還有誰夠資格寫這封信。」

    俞佩玉長歎一聲,再也說不出話來。

    朱淚兒目光閃動,道:「難怪你一看這封信連骨頭都酥了,原來俞放鶴竟答應把你捧上
天下武林盟主的寶座。」

    桑二郎洋洋得意道:「除了他之外,還有誰有此能力。」

    朱淚兒道:「不錯,除了他之外,別人就算這樣說,你也不會相信。」

    桑二郎道:「正是如此。」

    朱淚兒道:「他既然稱你為教主,想必你們是早已約好的只要你能殺了桑木空,他就捧
你當武林盟主,你若殺不了桑木空,反而被他殺了,他也不會知道這封信會在馬肚子裡,自
然也永遠不會知道這秘密。」

    桑二郎道:「這正是俞大俠做事的精細之處。」

    朱淚兒道:「正因為你早已和他有了密約,所以他才讓你在李渡鎮上隨便窺探銀花娘的
行蹤,所以你才能毫不費力的就將銀花娘救了回來。」

    桑二郎大笑道:「不錯,你現在總算想明白了。」

    朱淚兒冷笑道:「但你就真相信了俞放鶴的話麼?他為什麼要讓你當武林盟主?」

    桑二郎獰笑道:「這是我的事,用不著你管,我只問你,你是喜歡被天蠶咬死,還是喜
歡被金刀分屍?」

    朱淚兒忽然一笑,道:「我喜歡被瘋狗咬死。」

    桑二郎大笑道:「這種死法倒也不錯,只可惜這裡沒有瘋狗。」

    朱淚兒道:「誰說這裡沒有瘋狗,我面前下就正站著一條麼?」

    桑二郎臉都氣白了,瞬即狂笑道:「好,罵得好,我若不讓你們將本教三大刑都一一□
遍再死,就算我對不起你。」他狂笑著轉過身,去取那天蠶銀匣。

    朱淚兒雖覺毛骨怵然,但到了此時此刻,反正她也無路可走了,正想索性破口大罵,罵
個痛快。

    誰知就在這時,突聽胡佬佬悄聲道:「閉住氣,莫開口。」

    朱淚兒一怔,再去瞧那半截銀香時,竟已瞧不見了。

    她又驚又喜,實在想不出這半截迷香是怎麼會到火裡去的,忍不住想問,胡佬佬不等她
問,已搶著道:「桑木空還沒有死,還在喘氣。」

    她見到桑二郎回過頭,立刻停住了嘴,但朱淚兒這時已知道是桑木空的呼吸將迷香吹得
滾入火裡去的。

    這時迷香想必已在火中燃燒,朱淚兒興奮得指尖都麻木了,當下立刻閉住呼吸,也閉起
眼睛,裝出一副等死的模樣。

    只聽桑二郎道:「你想看看天蠶的模樣麼?這實在是天下最美麗之物,你們能看得到,
總算是你們的眼福不錯。」

    朱淚兒用力咬著嘴唇,像是在拚命忍耐著不說話。

    桑二郎咯咯笑道:「你閉著眼睛也沒用的,少時天蠶爬到你身上時,你想不張開眼睛都
不行。」

    朱淚兒雖已知道自己有救,但想到一條條軟綿綿、濕淋淋的東西在自己身上蠕蠕而動的
情況,全身寒毛都一根根站了起來。

    桑二郎看到她的神情,更是得意。

    俞佩玉忽然冷笑道:「我瘋子倒也見過不少,但像你這樣的瘋子倒還少見得很。」

    桑二郎怒道:「你說什麼?」

    俞佩玉道:「世上有兩種瘋子,一種是男瘋子,一種是女瘋子,但你卻是個男不男女不
女的瘋子,這種瘋子天下恐怕只有你這樣一個。」

    桑二郎氣得牙齒都打起戰來,用這「男不男,女不女」六個字來罵他,簡直比用鞭子抽
他還厲害。

    俞佩玉卻冷笑著又道:「只因你知道自己對女人已無能為力,所以你就拚命想令她們痛
苦,連這麼樣一個孩子都不肯放過,你為什麼不敢來找我呢?」

    俞佩玉這樣的人,居然也會說出如此刻毒的話來,朱淚兒不禁覺得很奇怪,但轉念一
想,立刻就明白了俞佩玉的苦心。

    他這是生怕迷香還未發作時,桑二郎就對朱淚兒施以酷刑,所以就故意引得桑二郎發
怒,叫桑二郎先找他。

    朱淚兒只覺眼睛一酸,心裡也不知是歡喜,是感激,還是痛苦?眼淚忍不住又流了下
來。

    只聽桑二郎咬著牙道:「好,我本想先照顧這個小丫頭,但你既然這樣說,我們要特別
照顧照顧你了,我若讓你在十天之內嚥了氣,我就不姓桑。」

    胡佬佬忽然大叫道:「等一等。」

    桑二郎怒道:「等什麼?」

    胡佬佬笑道:「你既然想要他受十天的罪再死,也不急在這一時半刻?先聽我老婆子說
幾件有趣的事不好麼?」

    她這樣倒不是想救俞佩玉,而是知道她若不說話攔阻,朱淚兒不顧一切,也會開口的,
她只有先說了。

    誰知桑二郎卻獰笑道:「我一面聽他的痛苦呻吟,一面聽你的故事,那才真的是趣味無
窮。」

    胡佬佬道:「慢著,他若在旁邊一吵,你怎麼聽得清楚,而我老婆子說的這些事,都是
有關那「黃池之會」的。」

    她以為「黃池之會」這四個字,必能打動桑二郎。

    誰知桑二郎竟完全不聽這一套,無論她說什麼,桑二郎全都不理不踩,將兩個天蠶銀匣
放在俞佩玉身下,一雙手已將掀起匣蓋。口口口

    俞佩玉瞧著這只殘缺不全,鮮血淋漓,鬼爪般的手,心裡也不知是何滋味,他再也想不
到自己竟會死在這雙手下!

    他已出生入死多次,對生死之事,本已看得比別人淡得多,可是他每次面對死亡時,仍
不禁有些畏懼。但此刻,他瞧著這隻手,卻只覺得有些噁心。他忽然發覺這隻手竟有些發
抖,他自己眼睛也模糊起來,連噁心的感覺都漸漸消失了

    等他醒來的時候,他發現朱淚兒已站到他面前,滿面俱是歡喜的笑容,手裡拿著桑二郎
的摺扇。

    俞佩玉自然知道解藥就在這摺扇裡,也知道一切危險和災難都已過去?不禁長長吐出口
氣,道:「你……你沒事了麼?」

    朱淚兒嫣然道:「這句話本該我間你的。」

    她扶起俞佩玉,又道:「我也未想到迷香這次竟發作得那麼快,正急得要命,誰知桑二
郎打了個啥欠,竟倒了下去。」

    俞佩玉微笑道:「那迷香只燃起一頭,力量已不小,整枝香都在火裡燃燒,發作得自然
更要快得多了。」

    他忽然發覺朱淚兒手腕上,竟受了傷,失聲道:「你的手……」

    朱淚兒笑道:「這不妨事,那繩子比牛筋還難弄,我怎麼樣也弄不開,只有想法子滾到
那火堆旁,用火將它燒斷。」

    她凝注著俞佩玉的臉,咬著嘴唇道:「你……你真的沒事了麼?」

    俞佩玉道:「只不過手腳像是有些發軟,還是使不出力氣來。」

    朱淚兒展顏道:「這沒關係,過一陣子就會復原的,這種迷香還算好的哩,有的迷香你
中了後,就算有解藥解開,還得過好幾天才能走動。」

    她這才轉過身去救胡佬佬,瞧見銀花娘悲慘的模樣,她又忍不住輕輕歎了口氣,回首
道:「這人雖然狡猾,但遭遇也實在可憐,咱們帶她走吧。」

    俞佩玉歎道:「正該如此。」

    他掙扎著走過去,用力搖醒胡佬佬,厲聲道:「你的解藥究竟在那裡,現在去拿還趕得
及麼?」

    胡佬佬揉著眼睛,笑道:「好小子,原來你還未忘記……」

    俞佩玉怒道:「這種事我怎會忘記,你若解不了淚兒的毒,我就……」

    胡佬佬悠然道:「若是趕不及,你殺了找也沒用的,但你也不用看急,咱們現在若是趕
緊動身,我保證還可以救她。」

    俞佩玉鬆了口氣,道:「既是如此,咱們快走吧。」

    朱淚兒道:「但這天蠶教主呢?」

    俞佩玉沉吟道:「此人倒也不失為一派宗主的身份,咱們本該救他的,只可惜天蠶教的
毒,咱們根本無法可解。」

    胡佬佬皺眉道:「那還不如就索性給他一刀吧。」

    俞佩玉道:「見危不救,已非俠義所為,豈能再傷他這種毫無抵抗之力的人。」

    胡佬佬道:「你今日不殺他,日後說不定就要死在他手上。」

    俞佩玉道:「到那時再說也不遲。」

    胡佬佬冷笑道:「你以為你這就叫俠義麼,你這只不過是婦人之仁而已。」

    俞佩玉淡淡道:「婦人之仁,也總比不仁不義好些。」

    胡佬佬歎了口氣,喃喃道:「你可知道世上像你這種人為什麼越來越少?只因你這樣的
人都活不長的。」

    朱淚兒忽然撿起把刀;向桑二郎走過去。

    俞佩玉道:「你要幹什麼?」

    朱淚兒垂頭道:「四叔無論說什麼,我都不敢不聽,但這人我卻非殺了他不可,日後我
若想到還有他這麼樣一個人活在世上,我只怕連覺都睡不著。」

    忽然間,只聽一人緩緩道:「此人還是留給戎來處理,用不著姑娘費心了。」這聲音緩
慢而低沉,竟似就在他們身旁發出來的。可是此刻這整個山洞裡,除了俞佩玉、朱淚兒和胡
佬佬三人外,其餘的人都已暈倒在

    這語聲卻是誰說出來的?從何處說出來的呢?

    火焰閃動,一隻隻鐘乳都似將飛撲而起,朱淚兒只覺全身都發起冷來,倒退兩步,緊緊
握住俞佩玉的ビ餺嗄聲道:「你是誰?在那裡?」

    那語聲笑道:「老夫就在姑娘面前,姑娘難道都看不見麼?」

    笑聲中,一個人緩緩自地上站了起來,赫然竟是那輾轉呻吟,奄奄一息的天蠶教主桑木
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