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驚龍搏命            

    眾人認為俞佩玉無法再支持三十招,誰知好幾個三十招都過去了,他竟還是老樣子未
變。

    這時大家都不覺驚奇起來,只不過此番驚奇的,已不是十雲招式之猛,而是俞佩玉軔力
之強了。

    大殿簷下,已站滿了人,都已瞧得聳然動容。

    林瘦鵑苦笑道:「這小子看來斯斯文文,想不到竟是條蠻牛,若不是十雲師兄如此武
功,看樣子別人真還對付不了他。」

    他方才一招就被俞佩玉震斷了長劍,此刻自然希望將俞佩玉的功力說得越強越好,也好
替自己遮遮羞。

    田際雲卻淡淡一笑,道:「他就算真是條蠻牛,難道咱們就沒有伏牛的本事麼。」

    他聲音說得小,本以為別人不會聽見,誰知那藍袍道人雖然暴跳如雷,還是耳聽八方突
然怒吼道:「好,你的本事既然那麼大,就看你的吧。」

    這時十雲正以雙鋒手去夾擊俞佩玉的左右雙肋,俞佩玉正不知該如何破解,突見十雲的
身子竟平空飛了起來。

    原來那藍袍道人竟一把拉起他後頸,將他拋了出去,喝道:「你這沒有用的孽障,滾到
一邊去學學別人的本事吧,人家說不定一伸手就將這姓俞的收拾了。」

    他嘴裡雖在罵自己的徒弟,其實卻無異在給田際雲顏色看,他自己知道無論是誰,也無
法一伸手就將俞佩玉收拾了的。

    俞放鶴、林瘦鵑對望一眼,心裡俱覺好笑,暗道:「想不到此人好強護短的脾氣,竟是
到老還改不了。」

    只見十雲凌空一個翻身,飄飄落在地上,面上立刻又笑瞇瞇的,向俞佩玉合什一禮,
道:「貧道失禮,望公子見諒。」

    俞佩玉微笑答禮道:「道長手下留情了。」

    兩人相視一笑,那裡像片刻前還在拚命的。

    那藍袍道人已瞪著田際雲喝道:「現在老夫就要看你那窮酸師父,究竟教給你些什麼了
不得的本事了,你還不出來,難道還要等老夫自己去請麼。」

    田際雲歎了口氣,苦笑道:「道長既要弟子獻醜,弟子敢不從命,只是,卻讓各位前輩
見笑了。」

    他挽了挽衣袖,緩步走了出來,俞佩玉卻乘這刻功夫喘了口氣,將簷下站著的人都瞧了
一遍。

    只見俞放鶴面帶微笑,和那「唐無雙」並肩而立,林瘦鵑站在他的身後,手裡還握著那
半截斷劍,原來他瞧得出神,竟忘記將這半截斷劍拋卻了,若不是方才惡戰驚心,他怎會還
將這丟人的東西留在手上。

    除了這三人之外,別的人看來都陌生得很,只不過一個個俱是氣度沉凝,顯見俱是武林
中的名家高手。

    俞佩玉正在心中奇怪:「紅蓮花到那裡去?」已瞧見大殿裡的銅鼎上箕踞著一個人,卻
不是紅蓮花是誰。

    他暗中數了數,這些人包括那藍袍道人師徒在內,也不過只有十一個,那麼,還差一個
人呢?

    俞佩玉想了想,恍然忖道:「還差的一個,自然就是海棠夫人,她自然不願和這些人混
在一處。」

    只聽藍袍道人喝道:「臭小子,你還在發什麼呆,別人當你是條牛,要來伏你了,這人
可不像我徒弟那麼沒用,你不如還是乖乖趴下來,讓人騎上去吧。」

    他這話明是罵俞佩玉的,其實卻無異是在要俞佩玉拚命,他徒弟勝不了俞佩玉,難道還
願意別人勝過俞佩玉麼?眾人俱是老江湖了,怎會聽不出他言下之意,心裡雖覺好笑,面上
可不敢笑出來。

    只見田際雲向俞佩玉淡淡一笑,道:「閣下神力驚人,在下方纔已領教過了,此番還要
來領教領教閣下的高招,閣下也不必手下留情……」

    那藍袍道人吼道:「手下留情?難道這小子方才是對我徒弟手下留情麼?」

    口口口

    這藍袍道人火氣之大,當真是天下少見,直到俞佩玉和田際雲交手已四五十招,他這口
氣還是沒有消。

    此番交手又與方才大是不同,方才十雲人雖秀氣,招式卻是剛猛凝重,正是拳經上說的
「蓄勁如張弓,發勁如射箭」,只要一招出手,必是沉沉實實,神變氣退,絕沒有什麼花
巧。

    此刻這田際雲人雖英挺,出手卻如花團錦簇,令人目眩,四五十招過後,竟招招俱是虛
著,沒有一著實招。

    俞佩玉雖不能使出本門武功,但「先天無極」門講究的本是以靜制動,以不變應萬變,
這正是田際雲武功的剋星。

    他縱然不使出本門武功來,但要訣既得,智珠在握,就憑他那分定力來對忖這種招式,
也應綽綽有餘。

    怎奈田際雲輕功之高妙,身法之迅急,竟如神龍在天,變幻無方,一招還未發出,身形
已變了三種方位,正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瞻之在左,忽焉在右。」莫說俞佩玉捉摸
不到,就連在一旁觀戰的人,也瞧得眼花繚亂,只覺一個田際雲,眨眼間已化身無數。

    一個面如重棗,長髯過胸的紫衣老人捋鬚歎道:「田七爺號稱「神龍」,想不到他的公
子輕功也如此高妙,看來就算武林七禽中的飛鷹,輕功只怕也比不上他的。」

    另一人笑道:「武林七禽,本來就沒有一個有真功夫的,「飛鷹」孫沖雖是七禽之長,
但要和神龍弟子相比,自然就要差得多了。」

    這人鬚髮雖已花白,但看來仍是短小精悍,矯健過人,顯然自己的輕功也不弱,是以明
雖在論述別人輕功之強弱,言下卻大有自誇自負之意,像是在等著別人奉承他幾句才對心
思。

    林瘦鵑果然笑道:「飛老說的雖不錯,怎地卻忘了自己,江湖中誰不知道「沒影子」屠
大爺輕功無雙,就算比不上田七爺的火候老辣,但和田公子相比……哈哈。」

    那「沒影子」屠飛早已聽得心癢難抓,全沒著落處,只恨不得林瘦鵑一直說個不停才
好。

    誰和林瘦鵑打了個哈哈,竟不往下說了,他言下之意雖已很明顯,總遠不如說出來聽更
過癮。

    幸好那紫衣老人已替他接了下去,道:「不錯,姜畢竟還是老的辣,田公子輕功雖高,
又怎及屠兄火候老到。」

    屠飛聽得只怕連心花都開了,面上卻偏偏連一絲笑容也沒有,反而正色道:「向兄有所
不知,人老了,骨頭也就重了,怎及得田仁兄少年英發,何況,輕功一道,終是未技,向兄
神拳無敵,那才是真功力。」

    「神拳無敵」向大鬍子亦是眉飛色舞,哈哈大笑道:「屠兄過獎了。」

    這幾人起初還在誇讚田際雲的輕功了得,到後來語風一變,竟變得自誇自讚,互相吹噓
起來。

    那藍袍道人早已聽得不耐煩了,此刻忍不住怒吼道:「那裡有人放屁,好臭好臭。」

    他這話正如說相聲唱雙簧的,若是沒有人答碴兒,也就沒有下文了,豈知十雲卻偏偏微
笑著接道:「這裡並沒有人放屁呀。」

    那藍袍道人「哼」了一聲,道:「你憧得什麼,咱們放屁的地方雖在屁股上,有些人的
屁卻是從嘴裡放出來的,這種屁更是臭不可聞。」

    屠飛、林瘦鵑、向大鬍子三張臉,立刻紅得像茄子,心中雖然羞惱成怒,卻又那裡敢發
作出來。

    以這三人在江湖中的身份地位,平時那裡受得了別人的閒氣,此刻也不知怎地,對這藍
袍道人,竟似畏懼已極。

    三個人只有在肚子裡暗罵:「你這寶貝徒弟勝不了人家,此刻姓田的卻眼見就將得手,
這個人你丟得起麼?你拿咱們出氣又有什麼用?」三個人對望了一眼,存心要瞧這藍袍道人
的好看了。

    藍袍道人的確是丟不起這個人,他本心雖是想從俞佩玉身上,瞧瞧鳳三先生的招式究竟
有何玄妙,心裡先打個底,有了成竹在胸,子夜時也好動手,此刻卻只望俞佩玉一拳就將田
際雲打倒。

    怎奈俞佩玉非但打不倒田際雲,簡直連田際雲的衣袂都沾不著,他自遭慘變以來,雖然
受盡冤屈,飽艱險,卻還沒有什麼人能在武功上壓倒過他,他雖非狂傲之輩,卻也不禁覺得
自己武功不錯了。

    誰知今日不到一個時辰,他不就已遇見了兩個生平未經的敵手,這兩人非但武功強勝於
他,年紀也並不比他大,看來江湖之中,臥虎藏龍,高人也不知有多少,他這身武功簡直還
差得遠哩。

    一時之間,俞佩玉心裡正是感慨叢生,出手的力道,更大大打了個折扣,若是換了別
人,只怕早已氣灰意冷,投降報輸了,但他外和內剛,性子又強又拗,雖然明知不敵,卻也
絕不氣餒。

    別人縱已將他打得沒有回手之力,他還是要奮戰到底,除非別人真將他打的躺在地上
了,否他絕不罷手。

    田際雲雖然著著搶攻,佔盡機先,但一時間要想將他打倒,卻也有所不能,心裡反而先
著急起來。

    只聽那藍袍道人厲聲道:「你方才與這姓俞的拆了多少招?」

    十雲道:「還不到三百招。」

    藍袍道人道:「此刻他們已拆過多少招?」

    十雲道:「也快到三百招了。」

    藍袍道人縱聲狂笑道:「你如今總該知道了吧,嘴裡胡吹大氣的人,真功夫多半沒有什
麼了不得,年輕人還是多練練手上功夫,少練練嘴上本事為妙。」

    田際雲面上陣紅陣白,身形展動越急,忽然悄聲道:「你反正遲早非輸不可,若還要苦
苦掙扎,到那時我手下絕不留情,不如此刻就認輸算了。」

    俞佩玉道:「認輸?」

    田際雲道:「你此刻若是認輸,我非但絕不傷你,而且還負責護送你回去。」

    俞佩玉微微一笑,忽然奮力一拳擊出。

    這一拳就是他的答覆。

    田際雲怒道:「好小子,竟不識抬舉,看你今天還走得了麼。」

    這時又已十餘招拆過,他一心想在三百招內取勝,突然長嘯一聲,沖天飛起,身形凌空
盤舞,如神龍妖矯,直撲而下。這一招正是神龍門下的不傳之秘,「驚龍搏命大三式」,威
力之猛,天下無雙,但這一招三式.「驚龍」,可見乃是神龍受驚之後,才使出的招式,正
是敗中取勝,死中求活的救命絕技。

    只因這一招威力雖強,但孤注而擲,不留後手,若是一擊不中,自己便要落人險境之
中。

    是以神龍門下不到萬不得已時,是絕不會使出這一招來的,此刻田際雲但求速勝,竟冒
險使出了這一著殺手。

    他自然也算定俞佩玉萬萬無法避開這一招。

    俞佩玉但覺滿天俱是對方的人影,自己全身都已在對方掌風壓力籠罩之下,無論往那裡
閃避,都休想躲得開。

    掌風之強勁,已壓得他透不過氣來,他若想出手反擊,一雙手腕便難免不被生生折斷。

    心念閃動間,對方鐵掌已壓上他頭頂。

    他竟然只有束手待斃,別無選擇之餘地。

    口口口

    田際雲一招使出,群豪已為之聳然動容。

    就連俞放鶴都不禁失聲道:「好厲害的招式,難怪江湖中道:驚龍一現,死而無怨!」

    能令人「死而無怨」的招式,其犀利自然可想而知。

    誰知俞放鶴語聲未了,突聽一聲驚呼,發出這驚呼聲的,竟非俞佩玉,而是田際雲,只
見他已全力撲下的身形,突又凌空飛了出去。

    此刻能站在這道觀觀禮的,可說無一不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而且也都是久經世故的
老江湖了,能令這些人面目變色的事並不多,但田際雲身形飛出時,上至俞放鶴,下至林瘦
鵑,幾個人面上無不變了顏色。

    難道那鳳三先生真傳給了俞佩玉什麼驚人的絕技?使他能在這間不容髮的一剎那間,解
開了這名震天下的驚龍搏命大三式。

    但俞佩玉明明已束手待斃,無法可施,以他的武功出手,又怎能逃得過這些老江湖的眼
睛?

    「嘩啦啦」一聲響,田際雲身子撞上了樹悄,又「砰」的落了下來,面色慘白如紙,眼
睛盯著那藍袍道人,嗄聲道:「你……你……」

    語聲未了,張口噴出一口鮮血,暈倒在樹下。

    眾人的眼睛,也不禁都向那藍袍道人瞧了過去。

    藍袍道人卻跳了起來,大怒道:「你們瞪著我幹什麼?難道以為老夫幫了這姓俞的一手
不成?老夫平生幾曾暗算過別人?何況這種只會吹牛的小免崽子。」

    他雙手俱都攏在袍袖中,的確不像是曾經出過手的樣子,大家的眼睛,又不覺一齊去瞧
俞佩玉。

    俞佩玉還站在那裡,像是已怔住了,方才顯然也不是他出的手,那麼,出手的人是誰
呢?

    藍袍道人冷笑道:「這麼多大活人站在這裡,連出手的人是誰都瞧不見……呸,丟
人。」

    一口濃痰吐在地上,轉身大步走了進去。

    眾人臉上一紅,不禁都垂了下頭,就在這時,俞佩玉已一躍而起,掠過樹梢,轉眼間便
消失在搖曳的枝葉裡。

    林瘦鵑瞧了俞放鶴一眼,道:「盟主……」

    俞放鶴淡淡一笑,道:「由他去吧,反正今夜子時……」

    林瘦鵑走過去扶起了田際雲,嘴角也帶著微笑,喃喃道:「他就算能逃得過今夜子時,
還能逃得過田十爺掌心麼,神龍追魂,上天入地……嘿嘿,上天入地。」

    口口口

    俞佩玉掠出道觀,心跳還沒有停止。

    到底是誰出手救了他的?

    在那間不容髮的剎那裡,他只覺一縷銳不可當的勁風自頭頂掠過,撞上了田際雲的胸
膛。

    但這股勁氣絕不是那藍袍道人發出來的,只因他師徒俱都站在俞佩玉前面,而勁氣卻自
俞佩玉身後發出。

    俞佩玉實在想不出是誰救了他?為何要救他?如此強猛的拳風勁氣,他簡直從來也沒有
見過。

    他也曾回頭向這勁氣發出的方向瞧了瞧,只見樹枝搖曳,似有鳴蟬,卻再也瞧不見人
影。

    這人不但氣功強猛,無與倫比,輕功之高,也足以驚世駭俗,世上竟有這樣的高手,俞
佩玉昔日本連做夢也沒有想到過,如今他才知道,武林中高人之手,竟遠非他所能蠡測。

    俞佩玉長長歎了口氣,突聽前面樹葉輕響,一條人影如驚鴻般掠下,擋住他的去路,縱
聲狂笑道:「你打傷了洛陽田家七房共祧的獨兒子,就想一走了之麼?」

    笑聲如巨鐘巨鼓,卻正是那藍袍道人。

    俞佩玉一驚退步,長揖苦笑道:「道長神目如電,想必早已看出方才並非在下出的
手。」

    藍袍道人目光閃閃如巨燭,道:「是誰出的手?」

    俞佩玉歎道:「在下還正想請教道長哩。」

    藍袍道人怒道:「是誰救了你,你都不知道?」

    俞佩玉道:「連道長都未瞧清那人是誰,在下又豈有這般眼力?」

    藍袍道人大怒道:「你敢笑老夫招子不亮,那種鬼鬼祟祟的傢伙,老夫那有眼睛去瞧
他。」

    他忽然一把揪住俞佩玉的衣襟,一字字道:「是不是鳳三?」

    俞佩玉淡淡道:「鳳三先生會是這樣鬼鬼祟祟的人麼?」

    藍袍道人厲聲道:「不是鳳三是誰?這人用一段樹枝,就能將田七的兒子打得吐血,除
了老夫和鳳三誰還有這樣的本事?」

    俞佩玉苦笑道:「在下也的確想不出別的人了。」

    藍袍道人瞪了他半晌,沉聲道:「無論如何,小田總是和你動手時受的傷,老田知道之
後怎會放過你?田家七兄弟中,六個老的還不怎麼樣,但田七……嘿嘿,他若想找你的麻
煩,你就算上天入地,只怕也是逃不了的。」

    俞佩玉道:「在下也並不想逃。」

    藍袍道人冷笑道:「不逃,你以為你打得過他。」俞佩玉道:「在下也並不想打。」

    藍袍道人瞪眼道:「不逃也不打,你還有什麼別的法子?你以為田七還會跟你講理?」

    俞佩玉默然半晌,淡淡道:「事情到了,總有法子的。」

    藍袍道人大笑道:「好小子,你年紀輕輕,說話倒像個老頭子似的……你沒有法子,老
夫倒有個法子。」

    俞佩玉道:「道長指教。」

    藍袍道人道:「你若拜老夫為師,擔保天下沒有人敢動你一根手指。」

    俞佩玉怔了怔,道:「拜道長為師?」

    藍袍道人大聲道:「你莫以為老夫是收不著徒弟,老夫只是看你這小子還有出息,而且
骨頭很硬,小田雖然百般威迫利誘,你小子也沒有出賣我。」

    俞佩玉失笑道:「原來道長聽見他的話了。」

    藍袍道人道:「老夫若非聽見了那番話,你小子就算磕破頭,也休想老夫收你做徒
弟。」

    俞佩玉長長歎了口氣,道:「道長好意,晚輩感激不盡,只不過……在下是個不祥的
人,今生今世,已不想再拜別人為師了。」

    藍袍道人暴怒道:「你不肯?」

    俞佩玉垂下頭,不再說話。藍袍道人厲聲道:「你不後悔?」

    俞佩玉還是不說話。

    藍袍道人大怒道:「呆子,混帳,白癡……」

    轉身一拳擊出,只聽「喀嚓」一聲,旁邊一棵合抱大樹,已被他一拳擊為兩段,連枝帶
葉,嘩然倒下,藍袍道人一拳擊出,仰天長嘯,等俞佩玉抬起頭來,嘯聲已遠在數十丈外。

    俞佩玉又不覺歎了口氣,突聽一人也在長歎道:「可惜呀可惜……」

    遠處樹蔭下,一人懶洋洋的走了出來。

    俞佩玉失聲道:「誰?」

    他叱聲喝出,已瞧清這人竟是丐幫幫主紅蓮花。

    口口口

    紅蓮花的眼睛裡發著光,瞪著俞佩玉緩緩道:「你認得我麼?」

    樹蔭沉寂,驟見良友,俞佩玉但覺胸中熱血上湧,幾乎要不顧一切,將所有秘密全都說
出來。

    但沉沉的樹影中,真的沒有人麼?

    俞佩玉只有在心裡歎息一聲,抱拳道:「紅蓮幫主,名滿天下,天下誰人不識?」

    紅蓮花也像是歎了口氣,忽又笑道:「你可知道方才要收你做徒弟的人是誰?」

    俞佩玉道:「是誰?」

    紅蓮花微笑道:「你年紀太輕,只怕還未能聽到怒真人的聲名……」

    他話未說完,俞佩玉已聳然動容道:「怒真人?他就是華山怒真人?」

    紅蓮花笑道:「不錯,除了怒真人外,誰會有他那麼強的功夫,那麼大的脾氣。」

    俞佩玉歎道:「難怪別人要說他才是當今天下,真正的十大高手之一,如今我才知道

    瞧了紅蓮花一眼,住口不語。

    紅蓮花卻笑著接道:「如今你才知道,我們這些號稱「高手」的人,武功和他一比,簡
直好像小孩子了,是麼?」

    他知道俞佩玉沒法子回答這句話的,所以,自己又接著道:「此人氣功之高,據說已到
達「重樓飛血,七寶樓台」之境,單以氣功而論,實司說是天下第一,而且此人性情孤僻,
從來很少看得上別人,如今他要收你做徒弟,你竟不肯,連我都有些為你可惜。」

    俞佩玉默然半晌,淡淡一笑,道:「幫主此來,為的就是告訴在下這件事麼?」

    紅蓮花緩緩道:「我此來還想問你一句話。」

    俞佩玉道:「請教。」

    紅蓮花目中突又射出了光,逼視著俞佩玉,沉聲道:「林黛羽林姑娘,究竟為何要殺
你?」

    俞佩玉慘然一笑,道:「她……她沒有告訴你?」

    紅蓮花道:「我未曾問她。」俞佩玉道:「幫主既然未曾問她,為何卻來問我?」

    紅蓮花厲聲道:「只因有些事女子萬萬不肯說,也不能說的,但男兒漢大丈夫,無論做
了什麼事,都該挺起胸膛說出來,是麼?」

    俞佩玉黯然歎道:「像幫主這樣的,固可挺起胸膛,面對一切,但有些人縱想挺起胸
來,卻……卻也有所不能。」

    紅蓮花刀一般的目光瞪了他半晌,沉聲道:「你究竟有什麼難言之隱?」

    俞佩玉慘笑道:「在下無話可說。」

    紅蓮花又瞪了他半晌,仰天長歎道:「明珠暗投,自甘淪落,可惜呀……可惜。」

    俞佩玉忽然道:「其實在下也正在為幫主可惜。」

    紅蓮花軒眉道:「你為我可惜什麼?」

    俞佩玉道:「幫主俠義之名,早已聱動九州,如今,怎地也和那般自命俠義的偽君子一
樣,以眾凌寡,以強欺弱,來欺負個伶仃孤女?」

    紅蓮花面色微變,忽然仰天狂笑,道:「伶仃孤女……你說她是伶仃孤女?」

    他突又頓住笑聲,厲聲道:「你可知道我等怎會尋到這裡來的?」

    俞佩玉道:「在下正想請教。」

    紅蓮花道:「這幾年來,江湖中已有二十餘人神秘地失蹤,誰也尋不著他們的下落,而
且這些人有的在天南,有的在地北,彼此可說絕無關係,後來經過一番嚴密的調查後,才發
現這些人都有一點共同之處。」

    俞佩玉道:「是什麼?」

    紅蓮花道:「他們的唯一共同之處,就是他們在失蹤之前,都有人記得曾經瞧見他們在
這李渡鎮上露過面。」

    俞佩玉失聲道:「哦?」

    紅蓮花道:「最重要的是,他們在李渡鎮現身之後,便再也沒有人見過他們。」

    俞佩玉道:「這句話我有些不懂。」

    紅蓮花道:「換句話說,有人在初一那天,曾經在李渡鎮瞧見過張三麻子,初一之後,
便再也沒有人瞧見過他了。」

    俞佩玉道:「噢……」

    紅蓮花道:「這條線索本不明顯,但二十餘人俱都是如此,那就大不相同了,於是失蹤
之人的親屬朋友,就共推了三個人到這李渡鎮上來再詳細調查一番。」

    俞佩玉道:「那三個人?」

    紅蓮花道:「我說出了他們的名姓,你也未必知道,你只要知道,這三人既然被大家共
同推選出來的,自然是精明強悍,武功不弱。」

    俞佩玉道:「他們調查後怎麼樣說的?」

    紅蓮花道:「他們什麼也沒有說。」

    俞佩玉失聲道:「哦?」

    紅蓮花一字字接道:「他們到了這李渡鎮後,就永遠再也沒有回去。」

    俞佩玉動容道:「後來怎樣?」

    紅蓮花道:「這件事他們自己無法解決,後來自然會求到武林盟主身上。」

    俞佩玉道:「嗯。」

    紅蓮花道:「那時俞盟主獨子新喪,無暇及此,這件事自然落在丐幫身上,要飯的若去
調查件事,總比別人方便得多。」

    俞佩玉苦笑道:「不錯。」

    紅蓮花道:「是以半個多月前,李渡鎮上叫化子突然多了起來,他們挨家挨戶地去要
飯,誰也不會懷疑他們是在調查一件足可震動武林的秘密。」

    俞佩玉笑道:「也就因為如此,是以普天之下,誰也不敢輕犯貴幫的虎鬚。」

    紅蓮花微微一笑,接著又道:「經過十天不眠不休的調查,他們發現這李渡鎮上都是安
份守己的良民,只肓李家棧後一座小樓上住著的兩個人,鎮上的人竟沒有一個知道他們的來
歷,是以他們的目標,就對向這兩個人了。」

    俞佩玉歎了口氣,道:「後來又怎樣?」

    紅蓮花道:「他們在這小樓上守望了一日,還未窺出任何動靜,樓上住的那位……那位
小姑娘,卻已發現了他們的動靜,到了晚上,守望在那裡的五個本幫弟子,身後背著的品級
麻袋,竟全都莫名其妙地不見了。」

    他沉著臉接道:「本幫弟子將這麻袋瞧得比什麼都重,平時小心守護,誰也不敢大意,
這人既能在他們不知不覺中偷去他們的麻袋,也就能在他們不知不覺中摘下他們的腦袋,他
們這時才知道這位小姑娘是位高人,也已知道這是人家在警告他們,叫他們莫要再管這裡的
閒事。」

    俞佩玉苦笑道:「誰知她反而因此弄巧而成拙了,是麼?」

    紅蓮花沉聲道:「正是,丐幫弟子,活著就是為了要管閒事的。」

    俞佩玉道:「原來幫主也就為了這緣故,才會取道川中的。」

    紅蓮花道:「非但如此,本幫為了處治叛徒,本定在太行召開的大會,也為了這
件.事,才移到川中來。」

    俞佩玉默然半晌,緩緩道:「如今幫主已認定了那二十餘人的失蹤,和小樓的朱姑娘有
關?」

    紅蓮花道:「不錯!俞盟主聽了本幫弟子的稟報後,就號召了許多位武林高手,到這李
渡鎮上,以下棋為名,在那小樓對面的李家棧,暗中窺探了許久,終於斷定住在這小樓上
的,就是銷魂宮主的後人和鳳三!」

    俞佩玉長歎道:「原來這其中還有許多曲折,我先前倒將此事看得太簡單了。」

    紅蓮花目光閃動,厲聲道:「你若聽我良言相勸,不如快離開這是非之地,否則到了子
時,玉石俱焚,那就更可惜了。」

    俞佩玉沉思了半晌,緩緩道:「事情或許也不如幫主看的這麼簡單……」

    紅蓮花沉聲道:「我言已盡此,聽不聽都由得你了。」

    他瞧了俞佩玉一眼,似乎還想說什麼,但突又住口,一掠而去。

    俞佩玉匆匆走過了樹林,李渡鎮上的居民,還聚在那樹林裡,只不過面色更沉重,心情
也更沉重。

    其實俞佩玉的心情又何嘗不更為沉重?這半日之間,他雖已聽了許多秘密,卻仍滿懷疑
竇,難以索解。

    過了這片樹林,前面有個小小的山坡,過了山坡,便是市鎮,這時山坡後卻忽有一陣呻
吟聲傳了過來。

    俞佩玉皺眉趕了過去,只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婆,正蹲在山坡前的一塊大石旁,不住
呻吟呼痛。

    雖是秋天,寒意並不重,這老太婆身上,卻已穿著很厚的青布棉襖,瞧見俞佩玉走過
來,就呻吟著呼道:「少……少爺,行行好,救我老婆子一救。」

    看來只不過是個得了急病的老太婆罷了,但俞佩玉步步提防,心裡還是有些懷疑,忍不
住問道:「老太太可是這李渡鎮上的人麼?」

    老太婆道:「是……是……」

    俞佩玉道:「別人都在那邊林子裡,老太太為何一個人走出來?」

    老太婆伸出一隻乾巴巴的手,揉著眼睛道:「說來不怕少爺笑話,我老婆子孤苦伶仃,
什麼親人都沒有,別人嫌我髒,嫌找老,也都不肯照應我,只有小花陪著我。」

    她老眼中已流下淚來,顫聲接著道:「但那些人卻不許我將小花帶出來,這大半天來,
小花一定快餓死了……好小花,乖小花,你別著急,奶奶就來看你了。」

    說著話就要掙扎著爬起來,又仆地跌倒。

    俞佩玉趕緊扶起了她,皺眉道:「小花是老太太的孫子?他們為何不許你帶他出來?」

    老太婆流淚道:「不錯,小花是我的乖孫子,別人的孫子又吵又鬧,但我的小花卻再乖
也沒有,整天都乖乖的蹲在我面前,連老鼠都不去抓。」

    「抓老鼠?」俞佩玉怔了怔,失笑道:「老太太的小花莫非是隻貓麼?」

    老太婆竟號啕大哭起來,道:「不錯,在你們這些年輕人眼中,地只不過是隻貓,但在
我這快要死的老太婆眼裡,地卻是我的命根子,若沒有地陪著我,以後這日子叫我怎麼過呀

    她掙扎著又要往前爬,嘶聲道:「乖小花,乖孫子,奶奶就來你吃魚魚了,你不要哭,
奶奶的肚子就算疼死,爬也要爬去你的。」

    俞佩玉瞧她滿頭銀絲般的白髮,瞧著她佝僂的身子,想到她生活的淒涼與寂寞,心下也
不禁慘然,大聲道:「老太太若是走不動,就讓在下背你去吧。」

    老太婆揉了揉眼睛,道:「你……你肯麼?」

    俞佩玉柔聲笑道:「我的奶奶若還活著,也會和老太太你一樣心疼小花的。」

    老太婆一嘴牙齒都快掉光了的癟嘴,已笑得合不攏來,道:「他們聽我要來小花,都攔
著我,不許我來,只有少爺你……我老婆子一瞧見少爺,就知道少爺是個好人。」

    她伏在俞佩玉身上,還在不停地嘮嘮叨叨,說俞佩玉是好心人,將來一定可以娶著個標
標緻致的小媳婦。

    俞佩玉都被說得有些臉紅了,幸好過了山坡走不了片刻,就已入了小鎮,俞佩玉這才問
道:「不知老太太住在那裡?」

    老太婆道:「我住的地方最好認,一找就可找到。」

    俞佩玉笑道:「哦?是靠那邊?」

    老太婆道:「你瞧見了麼,就在左邊那小樓上。」

    俞佩玉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就不見了這小鎮上只有一個樓,這唯一的樓就是鳳三先生和朱
淚兒住的地方。

    他已覺得事情有些不妙,也還未有任何動作,老太婆兩條軟綿綿的腿,已變得有如鐵箝
般箝住了。

    俞佩玉縱是天生神力,但被這老太婆的兩條腿箝住,莫說掙扎不得,簡直連氣都透不過
來。

    他大駭道:「老太太你……你究竟想怎樣?」

    老太婆道:「我只求少爺將我背回家去。」

    俞佩玉道:「但那地方……那地方……」

    老太婆「咕」的一笑,有如梟鳥夜啼,俞佩玉聽得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只聽老太婆吃
吃笑道:「少爺你還不知道麼?那地方就是我老婆子的家,裡面住的,一個是我孫子,一個
是我玄孫女兒。」

    俞佩玉深深呼吸了兩次,沉住了氣,緩緩道:「老太太若和鳳三先生過不去,要去找
他,又何必要在下背著去,以老太太你腿上的力量,自己還怕走不到麼?」

    老太婆笑道:「少爺你是個好人,但我那孫子卻一點也不孝順,他看見我老婆子一個人
去了,說不定就會一腳把我下來的。」

    俞佩玉苦笑道:「如今你想要我怎樣?」

    老太婆道:「我只要你將我背上樓去,告訴他們,我是個病得快死了的老太婆,你將我
救回去,求他給我些藥吃。」

    俞佩玉道:「然後呢?」

    老太婆咯咯笑道:「以後的事,就不用你管了……你也管不著了。」

    俞佩玉暗歎忖道:「不錯,我將她背上樓去之後,她還會放過我麼?」

    他只覺背後濕濕的,已流了身冷汗。

    老太婆道:「但少爺你現在可千萬莫要亂打主意,我老婆子年紀雖大了,但要捏斷你的
脖子,還是像掐稻草那麼容易。」

    俞佩玉歎了口氣,道:「老太太,我別的不佩服你,只是你編的那「乖小花」的故事,
可真是教人聽了一點也不會懷疑。」

    口口口

    小樓下的門是虛掩著的。

    樓上的人,郭翩仙在坐著發呆,鍾靜伏在他懷裡,像是已睡著了,銀花娘全身蜷曲在角
落中,嫣紅的面靨已慘白得毫無血色,眼睛瞪著那張床,本來一雙最會說話的眼睛,此刻卻
是空空洞洞的,像是已變成個呆子。

    那病人——鳳三先生還是那麼樣安安靜靜地躺在床上,只不過面色更紅潤,呼吸也正常
了。

    朱淚兒守候在他身後,臉上也有三分喜色。

    俞佩玉已大步走上褸來。

    他一走上樓,就大聲道:「這位老太太在路上得了急病,我只有把她救回來……我總不
能看她病死在路旁,是麼?」

    這話說出來,郭翩仙皺了皺眉頭,鍾靜睡著未醒,銀花娘面上仍是毫無表情,鳳三先生
眼睛也未張開。

    只有朱淚兒微微一笑,道:「這位老太太得的是什麼病呀,等我替她……」

    她語聲忽然頓住,眼睛瞬也不瞬地瞪著這老太婆,滿臉俱是驚駭之色,就像是忽然瞧見
了鬼似的。

    老太婆把臉藏到俞佩玉身後,呻吟著道:「姑娘行行好,賞我老婆子一點藥吧。」

    誰知朱淚兒竟突然駭極而呼,大呼道:「胡佬佬……胡佬佬……你是胡佬佬。」

    「胡佬佬」這三個字說出來,郭翩仙身子一震,面上也露出驚懼之色,似乎立刻就想奪
門而出。

    俞佩玉手心也淌出了冷汗,他記得他爹爹曾經告訴過他,當今天下最凶最狠的女人,就
是胡佬佬,當今天下輕功最高、最會用毒的女人,也是胡佬佬,「十大高手」中,曾經有三
個人將她困在陰冥山,無腸谷,圍攻了七日七夜,還是被她活著逃出來了。

    只聽胡佬佬在他背後歎了口氣,道:「早知道這小丫頭認得我,我又何必費這麼大的
事。」

    她向朱淚兒招了招手,道:「喂,小丫頭,你怎會認得我老婆子的?說出來婆婆買糖給
你吃。」

    朱淚兒已緊緊抓住了鳳三先生的手,顫聲道:「三叔你看,胡佬佬沒有死,她又來
了。」

    鳳三先生還是沒有張開眼來,只是緩緩道:「這人不是胡佬佬。」

    朱淚兒道:「我認得她……我認得她,她還是穿著那身青布棉襖,頭髮上還是插著那根
烏木針,連腳上穿的鞋子都和那天一模一樣。」

    鳳三先生冷冷道:「她不是胡佬佬,胡佬佬已死了。」朱淚兒道:「但……但她……她
又復活了。」

    鳳三先生厲聲道:「受了我化骨丹的人,莫說不能復活,就連鬼也做不成。」

    這老太婆忽然縱聲狂笑了起來。

    拗折竹竿,鐵器磨擦,荒野狼嗥,夜梟哀啼……這些本都是世上最可怕,最難聽的聲
音。

    但這老太婆的笑聲,卻比世上所有的聲音都難聽得多,可怕得多,只聽她瘋狂的大笑
道:「難怪我找我那狠心的妹子不著,原來她果然已被你這病鬼害死了……死得好,死得
好,她的確已活夠了,早該死了……但她死了後,卻叫我一個人孤孤單單的,怎麼還能活得
下去呀……」

    她笑聲突然變哭,哭聲比笑聲更難聽十倍,眾人都聽得全身發毛,俞佩玉更幾乎連站都
住了。

    鳳三終於張開眼睛,目光一閃如電擊。

    他閃電般的目光瞪著這老太婆,厲聲道:「你是胡佬佬的姐姐?」

    老太婆道:「她就是我,我就是她,她是胡佬佬,我也是胡佬佬,我們姐妹兩個人,就
是一個,分也分不開的。」

    郭翩仙恍然暗道:「難怪江湖中人都說胡佬佬行蹤飄忽,不可捉摸,同一天裡,有人瞧
見她在江南卻又有人瞧見她在河北,原來這胡佬佬竟是孿生的姐妹兩個,面目裝束打扮也一
模一樣。」

    只聽胡佬佬狼嚎般哭喊著,又道:「你這死病鬼,臭病鬼,你殺了我的妹子,索性連我
也一齊殺了吧。」

    鳳三淡淡道:「你就是來送給我殺的麼!好,你過來吧。」

    胡佬佬怪叫道:「你們瞧,世上竟真有這麼狠心的人呀,他殺了我妹妹,還想來殺
我……你這病鬼難道連一點人心都沒有麼?」

    鳳三冷冷道:「你不願死,就下去吧。」

    胡佬佬道:「下去就下去,我既殺不了你,瞧著你更生氣。」

    俞佩玉聽她要走了,趕緊就想轉身下樓,雖然他也知道此番下樓之後,只怕終生都要受
制於人,至死為止了。

    誰知胡佬佬的腿突然在他肚子上向內一勾,他上半身就不由自主向前撲了過去,但覺一
股勁道自他手臂間通過,他雙臂也不由自主直揮而出,向躺在休榻的鳳三先生直砍了下去。

    這正是一著名副其實,不折不扣的「借刀殺人」,俞佩玉若是一擊成功,固然最好,鳳
三先生若是反擊,最多也只能傷得了俞佩玉,伏在他身後的胡佬佬,見到他一擊下中,立刻
就可全身而退的。

    要知胡佬佬早已算準鳳三躺在這麼多床棉被裡,絕對無法閃避,他只有兩條路可走,要
麼就是挨俞佩玉兩掌,要麼就是反擊回去,換句話說,鳳三先生若不死,俞佩玉就非死不
可。

    但鳳三先生若死了,她還會讓俞佩玉活下去麼?

    算來算去,俞佩玉都是已死定了的。

    口口口

    朱淚兒忍不住放聲驚呼出來。

    只見鳳三先生一雙骨瘦如柴的手臂,突然自棉被裡伸,也不知怎麼樣一轉,就托住了俞
佩玉的手掌。

    剎那間,俞佩玉只覺又是一股大力自鳳三先生的手,入自己的掌心,但一轉之後,突又
縮回。

    接著,胡佬佬自他肩井穴上注入他手臂的勁氣,也隨著鳳三先生的這股力道,往俞佩玉
掌心流了出去。

    他只覺兩條手臂裡像是有一股火焰正在奔流不息,驚愕之下,心念閃動,已知道鳳三先
生竟以他的手臂作橋樑,將胡佬佬的真氣「借」了去。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武功,實在令人
不可思議。

    胡佬佬也發覺了,駭極大呼道:「鳳三……鳳老前輩,住手……饒命,我服你了。」

    鳳三先生緩緩道:「我本不願妄取別人真氣,但你既想取我性命……」

    胡佬佬嘶聲道:「我下次不敢了,求求你老人家饒了我吧。」

    俞佩玉又是驚奇,又覺可笑,郭翩仙也瞧呆了。

    突見胡姥佬一口咬在自己手背上,兩條腿在俞佩玉背上一挺,整個人從俞佩玉身上跳了
出去。

    「砰」的,她身子撞上屋頂,又落了下來,坐在地上,不住喘氣,突又跪了下去,叩頭
道:「我老婆子知錯了,你老人家饒了我吧。」

    鳳三淡淡道:「你居然能自我掌下脫逃,也算不易……去吧。」

    他忽又瞧著俞佩玉一笑,道:「只便宜了你。」

    方才胡佬佬身子彈起時,俞佩玉立刻就覺得掌心的吸力消失,此刻但覺兩條手臂裡,仍
有真氣流轉不息。

    他正不知怎麼回事,朱淚兒已抿嘴笑道:「我三叔從別人身上借來的真氣,一大半都留
給你了,你落了個大便宜,自己難道還不知道麼?」

    俞佩玉怔了半晌,瞧瞧自己的手,又瞧瞧胡佬佬,心裡當真也不知道是歡喜,還是難
受。

    只見胡佬佬已佝僂著身子,蹣跚著往樓下走,雖然低垂著頭,但一雙眼睛裡仍是凶光閃?
動,不住偷偷去瞟鳳三。

    鳳三先生忽然道:「你且慢走。」

    胡佬佬嚇了一跳,顫聲道:「三爺還有何吩咐?」

    鳳三緩緩道:「我與江湖中人,素無來往,更無過節,你此刻若是走了,必定要當我無
緣無故殺了你妹子。」

    胡佬佬垂首道:「老婆子不敢。」

    鳳三道:「你不妨留下來,聽我告訴你,我是為了什麼才殺她的?」

    胡佬佬道:「前輩若要說,老婆子自然只有聽著。」她嘴裡雖說得像是被迫而聽的,其
實卻恨不得鳳三快些說出來。

    俞佩玉也知道鳳三先生此刻要說的,就是那故事的後半段,他想聽這故事的迫切,實也
不在胡佬佬之下。

    誰知鳳三還未說話,朱淚兒已搶著道:「三叔你還是歇歇,讓我來說吧。」

    鳳三歎了口氣,道:「那天的事,你還記得麼?」

    朱淚兒咬著嘴唇,一字字道:「那時我年紀雖然還小,但那天發生的事,每一件都好像
已刻在我心上,我只要一閉起眼睛,就能看得見……那每一張臉。」

    她雖然說得很輕、很慢,但語聲中的怨恨之意,卻令人聽了不寒而慄,胡佬佬竟忍不住
機伶伶打了個寒戰,陪笑道:「既是如此,姑娘就快說吧。」

    朱淚兒目光忽然向她瞪了過來,道:「我先問你,你可知道我是誰麼?」

    胡佬佬苦笑道:「普天之下,除了朱宮主那樣的母親外,還有誰生得出姑娘這樣的女
兒?」

    朱淚兒狠狠瞪了她一眼,才緩緩闔起了眼睛,緩緩道:「那天已是深夜時分,我母親還
沒有睡,正在燈下為我縫製衣服,是一件準備在過年時給我穿的紅衣服,還要在上面為我繡
一隻麒麟,她偷偷告訴我,希望這麒麟能為我帶來一個又白又胖的小弟弟。」

    這些回憶,還是溫馨而美麗的,朱淚兒蒼白的臉上,也因這些溫馨的回憶而煥發出美麗
的光采。

    她嘴角噙著一絲甜蜜的微笑,接著道:「小孩子誰不喜歡穿新衣服,找簡直等不及要穿
上它,所以時候雖然已經很晚了,但我還是守在旁邊,不肯去睡。」

    胡佬佬眨了眨眼睛,笑道:「銷魂宮主居然會親手縫製衣服,這真是令人想不到的
事。」

    朱淚兒道:「我母親不但親手縫衣服,而且洗衣、煮飯、掃地……家裡大大小小每一件
事,都是她親手做的,你不信麼?」

    胡佬佬陪笑道:「姑嫉說的話,老身怎會不信。」

    朱淚兒道:「那時外面已起更了,小鎮裡的入睡得都很早,四下靜悄悄的,聽不見一絲
聲音,就像現在一樣。」

    風吹窗戶,四面果然是靜寂如死,眾人心裡也不知怎地,竟突然生出一股寒意,像是有
什麼不祥的預兆。

    朱淚兒道:「那時我母親似已感覺到有什麼不祥的事將要降臨,心像是亂得很,她本在
繡麒麟的眼睛,竟用錯了三次針,就在這時,突聽「撲喇喇」一聲,一隻宿鳥,忽然自對面
屋頂上飛起。」

    說到這裡,朱淚兒面上的笑容已消失不見,大家的心情,也不知不覺地跟著緊張了起
來。

    朱淚兒道:「我吃了一驚,撲到媽的懷裡,她一面拍著我,突然從針匣裡抓起一把繡花
的針,向靠近屋頂的一個小氣窗撒了出去。」

    胡佬佬笑道:「宿鳥驚起,便知道是有夜行人到了,令堂果然不愧是老江湖,這一把鋼
針撒出,窗戶外面那小子不倒楣才怪。」

    朱淚兒冷冷道:「窗戶外面的,就是胡佬佬。」

    胡佬佬怔了怔,強笑道:「噢,是……是麼?」

    朱淚兒道:「我母親那把針撒出後,竟如石沉大海,毫無消息,她立則就知道有高手到
了,就將我爹……」

    她閉起眼睛,長長透了口氣,才接道:「就將東方美玉拍醒,將我交給他,那時我只覺
我媽的臉色突然變得毫無血色,但東方美玉卻像是高興得很。」

    俞佩玉歎了口氣,暗道:「這樣刻薄無情的男子,也就難怪朱淚兒不肯將他認做父
親。」

    朱淚兒道:「這時窗子外已有人笑道:「好高明的滿天花雨撒銀針,只可惜遇著我老婆
子,就沒有用了。」

    這句話說出來,大家的眼睛,都向胡佬佬瞧了過去。

    胡佬佬乾笑一聲,道:「姑娘那時有多大?」

    朱淚兒道:「四歲。」

    胡佬佬笑道:「四歲的孩子,就能將別人說的話,記得如此清楚了麼?」

    朱淚兒淡淡道:「有些人縱然活到七八十歲,反而越老越糊塗,有些人雖只有四歲,但
已懂得很多事了,何況……」

    她眼睛瞬也不瞬地瞪著胡佬佬,一字字緩緩道:「有人若在你四歲時殺了你的母親,他
在那天所說的每句話,每個字,你也永遠不會忘記的。」

    胡佬佬竟是被這雙眼睛瞧得心裡生寒,垂首乾笑道:「我那妹子的確是老糊塗,總喜歡
多管別人的閒事。」

    朱淚兒「哼」了一聲,接著道:「我母親一聽這話,就已猜出窗外是什麼人,就說:
「胡佬佬,我與你素來沒有糾葛,你為什麼要來找我?」

    就在這時,四面的窗戶突然一齊開了,屋子裡立刻多了十幾個人,這些人來得好快,雖
是自窗外掠入的,看來卻像是突然從地下出現的鬼魂。」

    胡佬佬歎道:「原來他們竟來了十幾個……」

    朱淚兒道:「屋子本來不大,十幾個人一下子就將屋子擠滿了,我母親被圍在中間,連
退路都被封死。」

    胡佬佬忍不住道:「那些人長得是何模樣?」

    朱淚兒道:「為首一人,個子高高的,羽衣星冠,看來似乎是仙風道骨,令人尊敬,其
實……其實卻也是個惡毒的小人。」

    胡佬佬笑道:「這人想必就是不夜城主東方大明了。」

    朱淚兒道:「還有一人,滿面虯髯,身材魁梧,一張臉生得如同鍋底,所用的兵刃,看
來竟好像一座寶塔。」

    胡佬佬動容道:「原來李天王也在。」

    朱淚兒冷冷道:「還有一人,滿頭白髮,嘴裡牙齒都掉光了,臉上笑瞇瞇的,像是個心
地很慈祥的老婆婆,其實她的心卻毒如蛇蠍。」

    她不用再說明,別人也知道她說的是誰了,眼睛不由得又向胡佬佬瞪了過去,胡佬佬抹
了抹臉,乾笑道:「罵得好,老身我若是見了她,也要痛罵她一頓的。」

    朱淚兒道:「我母親見了這些人,自然不免吃了一驚,但瞬即就鎮定下來,問他們究竟
是想來幹什麼?」

    胡佬佬暗笑道:「不錯,這些人來頭雖都不小,但朱宮主也未必怕他們。」

    朱淚兒道:「那東方大明就大罵起來,說我母親誘拐了他的兒子,還說了一些很不好聽
的話,我母親雖然聽得很生氣,但知道這人就是自己的家翁,也不敢發脾氣,還以為這是件
誤會,想加以解釋。」

    胡佬佬道:「東方老兒最是護短,怎會聽你母親的話。」

    朱淚兒道:「他果然連話都不讓我母親說,我母親就想要東方美玉自己去說,誰知東方
美玉忽然一個縱身,掠到東方大明身後,也指著我母親大罵起來,而且還罵得比他爹爹東方
大明還要難聽得多。」

    胡佬佬歎道:「男人大多都是沒良心的。」

    鍾靜也已醒了,此刻觸動心事,竟嚶嚶啜泣起來。

    朱淚兒目中也有了淚珠,道:「我母親直到這時,才知道東方美玉是這樣的人,她多年
的真情,竟交給這種人手上,在這一刻之間,她忽然變得心灰意冷,連話都不想說了,只問
東方美玉父子,肯不肯將我教養成人。」

    說到這裡,她已是淚流滿面,就連銀花娘都流下了眼淚,眾人心情亦是十分黯然,一個
個俱都垂首無語。

    過了很久,朱淚兒才擦了擦眼睛,接著道:「東方美玉自然一口答應,還說女兒也是他
的,他自然會好生照顧我,我母親最後瞧了他一眼,就要死在他面前。」

    眾人都不禁驚呼一聲,但也知道,她母親必定還不會死得這麼快,否則以後那許多事也
就不會發生了。

    朱淚兒淒然道:「那時我年紀雖小,但已隱約猜出這是怎麼回事了,不禁放聲大哭起
來,我母親狠下了心不理我,她就要舉刀自盡,誰知就在這時,那胡佬佬突然飛鳥般掠了出
來,奪過了我母親手裡的刀。」

    胡佬佬笑道:「我妹子雖然是個老糊塗,但在那些人中,看來倒還是她的良心最好。」

    朱淚兒冷笑道:「哼!」

    胡佬佬陪笑道:「若非我妹子出手奪刀,你母親那時候就要命喪當場,那裡還能報仇
呢?姑娘你還是往下說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