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往事如煙            

    俞佩玉聽了那病人偏激的謬論,瞧著他,心中暗道:「這人雖然滿腹怨恨,一心想要殺
人,但還是不肯妄殺善良,只想去殺海盜,可見他心胸雖不免有些偏激,行事倒還不失為俠
義之輩。」一念至此,不覺又對這病人起了幾分尊敬之心。

    那病人卻忽然瞪著他道:「你如今可猜出我救起的這人是誰麼?」

    俞佩玉一怔,心念閃動,失聲道:「這人莫非就是那為東方美玉送信的?」

    那病人冰冷的目光中,初次露出一絲笑意,道:「你猜得不錯。」

    這笑意一瞬即逝,他冷冷接道:「你可知道他是遭了誰的毒手?」

    俞佩玉還未說話,郭翩仙已脫口道:「東方大明?」

    那病人道:「不錯,原來他將信送到日月島,不夜城後,正等著東方大明的重酬致謝,
誰知東方大明竟將他滿船上大大小小三十七口人,殺得一個不留,他身受不治之傷,還能掙
紮著活下來,為的就是要說出這件事。」

    俞佩玉忍不住截口道:「這只怕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老天正是要他親口說出這秘
密,才讓他能活著見到前輩的。」

    郭翩仙卻歎道:「我若是他,我根本不會送這封信了,如此秘密的事,東方美玉父子自
然不願讓別人知道,又怎會留下他的活口。」

    那病人道:「敢到海外來經商的海客們,那個不是老狐狸,他自然也已想到這點,本想
拿了東方美玉的第一筆酬金後,就將信往陰溝裡一拋,卻叫東方美玉到那裡找他去?但他千
不該萬不該,不該多生了一分好奇之心,要想瞧瞧別人不惜重酬要他傳的這封信裡究竟寫了
些什麼。」

    銀花娘歎了口氣,道:「若換了我,我也忍不住要瞧瞧的。」

    這病人冷冷道:「所以這種人死了也不算冤枉。」

    銀花娘垂下了頭,不敢說話。

    俞佩玉忍不住問道:「那封信上,究竟寫了些什麼?」

    那病人道:「東方美玉這畜牲竟在信上說,他被朱媚所脅,要東方大明去救他,還要東
方大明接到信後,給送信的一筆「終生受用不盡的財富」,那人就是被這句話所動,才不惜
苦心尋找,將信送到不夜城的。」

    他歎了口氣,道:「但世上又怎有「終生受用不盡」的財富,無論多少財富,總有散盡
之時,除非這人立刻死了,他才是「終生」受用不盡了。」

    郭翩仙忍不住道:「不錯,東方美玉這句話,正是要他爹爹將送信的人立刻殺了,只可
惜這小子財迷心竅,竟未瞧出這句話的含義。」

    那病人道:「不僅如此,東方美玉自然也算準此人途中必定會偷看這封書信,是以便在
信上寫下這句雙關的話來引誘於他,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人雖本就該死,但東方美玉手
段之辣,由此也可見一斑了。」

    俞佩玉道:「前輩莫非就因為覺得此人手段太辣,想將他殺了為世人除害,所以就從海
外趕回來了麼?」

    那病人緩緩道:「只為此點,我還未必會趕回來,但那人臨死之前,又對我說了番話,
才令我怒氣再也忍耐不住。」

    俞佩玉道:「他還說了什麼?」

    那病人道:「東方美玉既然會將如此重要的書信託附於他,可見他必定和東方美玉多少
有些交往,是麼?」

    俞佩玉道:「但東方美玉既已隱居……」

    那病人冷冷道:「你可知道「大隱隱於寺,小隱隱於山」這句話?」

    郭翩仙立刻拊掌道:「不錯,若要隱居,並非一定要躲在深山大澤,別人才找不到的,
你若躲在這種地方,有時反而更容易被人發現,但一個像朱宮主這樣的人,若是躲在個平凡
的小鎮上,安安分分的過日子,別人就再也不會想到了。」

    俞佩玉靈機一動,失聲道:「昔年朱宮主莫非就是隱居在這小鎮上的?」

    那病人歎了口氣,道:「此鎮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而且民風淳,絕不會故意發掘別人
的隱私,縱有江湖人物經過,也絕不會是什麼高手,正是絕妙的隱居之處,朱媚選中此地,
也正是她絕頂聰明之處,若非東方美玉變了心,她就算在這裡住八十年,別人也萬萬想不到
這小鎮上一個平凡人家的主婦,就是昔年顛倒眾生,而且明明已死了很久的銷魂宮主。」

    俞佩玉歎道:「這的確是誰也想不到的。」

    那病人道:「那海客姓李叫夢唐,本也是這小鎮上的土著,只是少年時就出外闖天下去
了,這一年他無巧不巧,竟回家來探親,他的家又恰巧就離朱媚隱居之地不遠,東方美玉也
就是因為知道他不久又將有海上之行,所以才存心結納於他。」

    郭翩仙道:「那位朱宮主既然冰雪聰明,難道連一點都沒有留意到麼?」

    那病人道:「朱媚那時全心全意,都貫注在她初生的愛女身上,何況這種鄰居間的交
往,本也是件很普通的事。」

    俞佩玉道:「不錯,她既已在這裡落了戶,若不和鄰居交往,反而容易令人疑心,更何
況她認為李夢唐這種尋常人家,也萬萬不會知道她的秘密。」

    那病人道:「但附近的人家,都知道她是個標準的賢妻良母,不但克勤克儉,而且將丈
夫服侍得無微不至。」

    郭翩仙道:「那李夢唐回家之後,想必也聽到了這些話。」

    那病人道:「不錯,所以他見了那封信後,還不免大吃一驚,實在不相信這人人讚美的
賢妻良母,會是個魔女,更認為東方美玉不應該這樣對付自己的妻子,但那時他利慾薰心,
眼睛裡只有白花花的銀子,等他快死的時候,良心才發現,才會將這些事,原原本本,全都
告訴了我。」

    說到這裡,他又反手一掌,去拍茶几,他終年臥病在床,意識中總覽得茶几就在旁邊,
卻未想到方纔已被他一掌拍碎了。

    這一掌自然拍了個空,眼見就要打在床邊,這張床眼看也要被他擊塌,朱淚兒忽然伸出
手來,輕輕托住了他的手,柔聲道:「三叔,求求你莫再發脾氣好麼?」這舉動若是瞧在普
通人眼裡,也不會覺得怎樣,但俞佩玉、郭翩仙他們都可算得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

    他們一眼瞧過,心下不禁俱都為之駭然。

    要知這病人出手是何等迅快,一掌拍碎茶几,力道又是何等強猛,但朱淚兒卻輕描淡寫
地就將之托住了。

    郭翩仙暗駭忖道:「原來這小丫頭不但會使媚術,而且還有這樣的身手,她小小年紀,
武功看來竟已不在我之下。」

    這病人看來已奄奄一息,卻能將小姑娘調教出這麼樣一身武功來,郭翩仙眼瞧著他,掌
心不覺又沁出冷汗。

    只見這病人一隻鷹爪般的手掌,被朱淚兒一雙小手輕輕撫摸了半晌,怒氣漸漸平息,長
歎道:「那時我聽了李夢唐的話,心裡的怒火真是再也抑止不住,我實未想到世上竟有如此
無情無義的負心人,當下就令李夢唐說出日月島,不夜城的方位,他知道我必可為他復仇,
說完了話,就瞑目而逝了。」

    俞佩玉道:「於是前輩立刻就趕到不夜城去?」

    那病人道:「不錯,只可惜那時東方大明已離島而去,我一怒之下,將那地方搗了個稀
爛,轉念又想到:「東方大明此去,必定會先去邀些幫手,難免費時費日,我不如先趕到李
渡鎮去,說不定還可救那朱媚一命。」於是我立刻揚帆而返,誰知……誰知卻還是來遲了一
步。」

    郭翩仙和銀花娘聽到這裡,總算已將此事的經過詳情弄清了前面一半,但心裡又不禁暗
暗奇怪。

    「此人既已對世人極為厭恨,恨不得將世人殺個乾淨才對心思,卻又為何要急著趕回來
救朱媚?」

    只有俞佩玉飽經憂患,又是個多情人,心裡隱隱約約,已猜出了這病人的心事,暗中忖
道:「聽他口氣說來,是為了某一件事才會變得如此偏激的,他莫非就因為自己遇著了負心
的女子,是以才會對世間的負心人如此痛恨?他趕回來雖是為了要救朱嵋,又怎知不是為了
要殺東方美玉?」

    只見這病人又閉起了眼睛,不住喘息。

    要知說話看來雖不費力氣,但他思及往事,心情激動,自然最是傷神,俞佩玉本想問他
這件事下半段的經過:「朱媚是怎麼死的?東方美玉後來的結果如何!東方大明等人既然被
你除去,你又怎會受的傷?」這幾句話只是在俞佩玉嘴邊打滾,但瞧見這病人的模樣,終於
還是忍了下去,卻聽朱淚兒道:「稀飯早已煮好,你們肚子想必也餓了,我去端上來給你們
吃過。」

    郭翩仙趕緊從樓梯口站起來,陪笑道:「怎敢勞動姑娘?」

    朱淚兒揉著淚眼,盈盈自他身旁走下樓去。

    銀花娘再也忍不住,顫聲道:「姑娘,求求你救我一命,若是再遲,只怕就……」

    朱淚兒卻是頭也不回,冷冷道:「得我秘笈,入我之門,吉凶禍福,唯我所命,違我之
言,必以身殉……」

    這幾句話正是那銷魂宮石壁上的留言,原來俞佩玉和金燕子得到那銷魂秘笈後,立刻就
發生了許多事。

    他們隨手就將秘笈拋到一旁,後來事情發生得更多,誰也沒有留意及此,卻將之留給了
銀花娘。

    銀花娘喜從天降,秘笈得手之後,只要有空,就練之不息,她性情本就與此相近,學來
自然事半功借。

    是以她學了雖然沒有多久,但已略窺門徑,是以方纔那病人一眼便瞧出她身上學得有銷
魂宮主的媚術。

    怎奈她心懷鬼胎,竟不敢承認,有師不認無異叛師,此刻聽到「違我之言,必以身殉」
這幾句話,心裡一驚,身子發軟,又跌在地上。

    突見朱淚兒身形一閃,又掠了上來,銀花娘滿頭汗如雨下,誰知朱淚兒只是瞪著郭翩
仙,道:「樓下那位姑娘是你的什麼人?」

    郭翩仙怔了怔,陪笑道:「是在下的朋友。」

    朱淚兒冷笑道:「只怕還不僅是朋友吧。」

    郭翩仙只有苦笑點頭道:「姑娘好眼力。」

    朱淚兒道:「既是如此,你為何將她一個人拋在樓下不管。」

    郭翩仙暗道:「就是你們將她害成如此模樣的,你如今倒來關心她了。」

    心裡雖這麼想,嘴裡可不敢這樣說,陪笑道:「在下只怕將她帶上來有些不便,讓她一
人在樓下也好。」

    朱淚兒「哼」了一聲,冷冷道:「原來你也是個負心人。」

    聽到這「負心人」三個字,郭翩仙立刻就嚇出一身冷汗,也不敢多說,連忙衝下樓去,
將鍾靜抱了上來。

    過了片刻,朱淚兒也捧上來一大鍋熱騰騰的稀飯,只是這時人人心事沉重,還有誰吃得
下。

    俞佩玉正端著碗稀飯在發怔,心裡還是翻來覆去的在想那幾個問題,突聽那病人沉聲
道:「有人來了。」

    此刻四下一片靜寂,連風聲都停頓了,那有什麼人跡,俞佩玉幾乎以為這病人久病神
暈,耳朵也有了毛病。

    但過了半晌,突聽樓下傳上來「篤、篤、篤」三聲敲門聲,聲音竟似有些怪異,似乎是
以利喙在啄門。

    接著,一人朗聲道:「樓上可有人麼,晚輩田際雲,特來上書。」

    語聲清朗,如金玉交鳴。

    朱淚兒皺眉道:「上書?上什麼書?田際雲,這又是什麼人?」

    她一面說話,一面已走了下去。

    那病人卻沉聲道:「此人輕功內功俱都不弱,手上更似練過「大鷹爪力」一類的功夫,
你若攔不住他,就讓他上來吧。」

    朱淚兒道:「我曉得。」

    她嘴裡雖這麼說,心裡卻大是不服。

    俞佩玉卻知道這病人已自敲門聲中,聽出了這田際雲的手上功夫,由說話聲中聽出了他
的內力。

    他一路行來,樓上竟無人覺察,輕功自也不弱。

    俞佩玉微一沉吟,道:「晚輩不下去瞧瞧。」

    只見朱淚兒已開了門,門外陽光照耀下,筆挺地站著個劍眉星目,長身玉立的紫衣少
年。

    朱淚兒道:「你就是送信來的麼?信在那裡?」

    田際雲上下瞧了她兩眼,微笑道:「這信不能交給小姑娘的,你先讓我進來好麼?」

    他面上雖帶著微笑,但神情間卻是驕氣逼人。

    朱淚兒淡淡一笑,道:「送信的人怎麼能登堂入室,你的信若不願交給我,就帶回去
吧。」

    田際雲笑道:「小姑娘好鋒利的口舌,卻不知可接得了在下這封信麼?」

    他果然自袖子裡取出一封信來,平舉雙手,將信送到朱淚兒面前,禮貌看來竟是十分恭
敬。但俞佩玉卻已看出他雙臂微曲,勁力在抱,氣定神閒,智珠在握,雖未出手,便已露出
了逼人的鋒芒。朱淚兒若是真的伸手接信,只怕就要吃虧了。

    俞佩玉正想趕過去,誰知朱淚兒卻冷冷道:「你將信擱在地上就行了。」

    田際雲目光閃動,微笑道:「小姑娘難道連信都不敢接麼?」

    朱淚兒冷笑道:「瞧你看來也斯斯文文的,竟連「男女授受不親」這句話都不知道。」

    田際雲大笑道:「好厲害的小姑娘,難怪有那許多人會栽在你手裡。」

    笑聲中雙手又向前一送,一封信堪堪已到朱淚兒眼前,雖是薄薄一封書信,但在他手
中,實無異鋼刀鐵片。

    朱淚兒不由得身形一閃,嘴裡還是冷冷道:「叫你擱在地上,你怎地不聽話。」

    話猶未了,風聲帶動,田際雲已自她身旁不足半尺的空隙裡一掠而過,竟未碰著她一片
衣袂。

    朱淚兒再想攔,已攔不住了。

    田際雲笑道:「男女授受不親,在下還是將信送到樓上去吧。」

    只聽一人沉聲道:「不必,就在這裡交給我也是一樣。」

    田際雲笑聲驟停,只見一個斯斯文文的絕世美少年,含笑站在樓梯口,擋住了他的去
路。

    他素來眼高於頂,自己以為是子都之貌,無人能及,見了這少年,竟不覺倒抽了口涼
氣,笑道:「閣下難道就是此間的主人?」

    俞佩玉道:「主人正在午睡,閣下……」

    田際雲笑道:「閣下既非主人,怎能接這封信?」

    他雙手又向前一送,誰知俞佩玉不避不閃,竟也雙手齊出,去托他的手腕,出手亦是快
如閃電。

    田際雲劍眉微軒,輕叱道:「你定要接?你接得住麼?」

    手指一彈,竟將信又彈回了袖子裡,一雙手卻向俞佩玉手上壓了下去,兩人四掌相接,
彼此俱是一驚。

    要知那俞佩玉天生神力,無人能及,但那少年的一雙手,竟能將他的手壓下去兩寸,幾
乎很難托得住。

    田際雲更想不到這斯斯文文的少年竟有如此神力,他從上面往下壓,本已佔了很大的便
宜,誰知這少年一雙手竟似鐵鑄的,他無論再用多大的力氣,都再難將這雙手壓下去半寸。

    兩人一較上力,片刻額間都已沁出了汗珠,田際雲已有些後悔,實不該和這少年比力氣
的。

    朱淚兒卻已悄悄走到他身後,道:「你們兩人在這裡鬥牛,信還是交給我吧。」

    她一隻小手已從後面伸過來,去摸田際雲袖裡的書信,田際雲此刻若是閃避,只要一抬
手,前胸空門大露,難免就要倒下,何況朱淚兒左手去取書信,右手已貼著他背脊,含力待
發。

    俞佩玉暗暗皺眉,只覺朱淚兒實不該乘人於危,但此刻也是騎虎難下,只怕撒手之後,
對方內力乘虛而入。

    就在這時,突聽一聲長笑,田際雲身形竟一躍而起。

    俞佩玉站在樓梯口,頭頂距離上面樓板已不足一尺,誰知田際雲身子掠起,竟如游魚般
貼著樓板滑了上去。

    這一手輕功當真是駭人聽聞,匪夷所思。

    俞佩玉、朱淚兒都不禁吃了一驚,已聽得田際雲在樓上沉聲道:「晚輩田際雲上書而
來,求前輩賜見。」

    其實他現在明明已見著了,那病人縱不「賜見」,也無法司施,淡淡瞧了他一眼,道:
「是誰叫你來的?」

    田際雲道:「書信在此,前輩一看便知。」

    他雙手平伸,緩緩將書信遞了過去,一雙眼睛,卻是瞬也不瞬地凝住著那病人,眉宇間
似有殺機閃動。

    朱淚兒剛趕上來,失聲道:「三叔,小心他的手……」

    話猶未了,那病人手輕輕一招,也不知怎地,田際雲雙手緊握著的一封信,就已到了別
人手上。

    田際雲面色微變,倒退三步,躬身道:「晚輩任務達成,就此告退了。」

    他嘴裡說著話,又退了幾步,退到樓梯口,退下樓去……突然出手如風,一把扣住了朱
淚兒的脈門。

    這出手實在太快,朱淚兒驟出不意,全身立刻軟了,失聲驚呼道:「三叔……」

    田際雲沉聲道:「各位若是還顧及這位姑娘的安全,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在下只不過帶
她去看一個人,少時必定將她平安送回。」

    他嘴裡說著話,人已在一步步往樓下走,眾人眼睜睜地瞧著,誰也不能動,誰也不敢妄
動!那病人卻絲毫不著急,只是緩緩道「你要帶她去看什麼人?」田際雲道:「家師……」

    那病人冷冷一笑,道:「他若想見她,叫他自己來好了。」

    語聲中身形忽然自床上橫飛而起。

    他躺在床上,看來已奄奄一息,連動都動不得了,但此刻飛起之後,身形當真如神龍翱
翔,鳳舞九天。

    田際雲變色喝道:「前輩難道不要她……」

    「她的命了麼」這句話還未說完,那病人已向他撲了下來,十指箕張,直抓他的咽喉。

    田際雲只覺強風籠罩,壓得他連氣都透不過來,那裡還顧得了傷人,竟也逃都逃不開
了,只有奮起雙掌,向上迎去。

    誰知那病人身形凌空,出手竟還能變化,身軀如飛鳳般一轉,手掌已扣住了田際雲的脈
門。

    這剎那之間,大家俱是目瞪口呆,神魂飛越,大家雖都知道這病人來歷不凡,卻也未想
到他武功竟如此驚人,世上無論那一門、那一派的武功殺手,和他此番的出手一比,簡直有
如兒戲。

    郭翩仙暗驚忖道:「這小子當真是自討無趣,此番他的手既已被人抓住,這一身武功只
怕就要被人借去了。」

    心念一閃間,只聽那病人輕叱道:「豎子無禮,略予薄懲,去吧。」

    叱聲中,田際雲身子竟被他凌空提了起來,像拋球般的從窗口直拋了出去,良久才聽得
「砰」的一聲。

    那病人卻又已躺回床上,不住喘息。

    又過了好半晌,窗外竟又傳來田際雲的語聲,道:「前輩好高明的武功,晚輩日後還得
再來領教領教。」

    說到最後一個字,語聲已遠在數十丈外,這少年不但有一身打不散的硬骨頭,竟還有個
打不怕的膽量。

    俞佩玉不覺暗暗生出相惜之心,歎道:「好一條漢子,卻不知是何人門下?」

    那病人喘息著道:「就憑俞放鶴那些人,還教不出這樣的徒弟。」

    俞佩玉道:「不錯,他絕不會是當今天下十三派任何一派的門下,是以晚輩才覺得奇
怪,不知道他是從那裡來的?」

    那病人閉起眼睛,搖頭不語。

    朱淚兒忍不住道:「三叔為何要放了他?」

    那病人冷冷道:「兩國交兵,不斬來使,何況他縱無禮,我又怎能和他一般見識。」

    朱淚兒道:「但我看他絕不是單為送信而來,他此來一定是想來刺探這裡的虛實,他見
到三叔的病還沒有好,此番回去,只怕就要叫人來了。」

    那病人怒道:「叫人來又怎樣?你我縱然死了,也不能做丟人的事,知道麼?」

    朱淚兒垂下頭去,道:「是。」

    她再也不敢說話,俞佩玉心裡對這病人的為人,更是暗暗佩服,郭翩仙呆了半晌,忍不
住陪笑道:「前輩縱然要放他走,為何不將他那身功夫借來用用?」

    那病人冷冷望他一眼,目中滿是輕蔑不屑之意,也不回答他的話,朱淚兒卻在一旁冷笑
道:「三叔縱然要借別人的武功,不是那人心甘情願,便是他咎由自取,否則像閣下功力也
不弱,三叔為何不借去用用呢?」

    郭翩仙心頭一寒,不敢多說了,但他素來自高自傲,此番討了個沒趣,心頭終是不忿,
過了半晌,忍不住道:「姑娘只怕是在說笑了,普天之下,又有誰會心甘情願,將自己苦苦
練成的武功,借去給別人用的?」

    朱淚兒眼角瞟了銀花娘一眼,冷冷道:「只怕有人也未可知。」

    銀花娘也不知道她為何忽然瞟自己一眼,只覺心裡發毛,正想設詞探問,俞佩玉已先問
道:「卻不知這封信上寫的究竟是什麼?」他脫口問出這句話來,心裡又有些後悔,只道那
病人絕不會說的,他豈非也在自討無趣。

    誰知那病人卻將書信交給了朱淚兒,道:「你念給他們聽聽。」

    朱淚兒展開信紙,先瞧了一遍,才緩緩念道:「……老前輩足下:愚等久慕風儀,不想
前輩竟隱身於此,前輩俠名無儔,想必不致包庇……之女,今夜子時,愚等當來拜謁,盼前
輩勿卻是幸,俞放鶴等十二人拜上。」

    這封信想是倉促寫成,詞句並未修飾,但卻寫得極是簡單扼要,絕沒有浪費多餘的筆
墨。

    只不過朱淚兒念信時,卻故意念漏了三個字。

    俞佩玉暗道:「那第一個字想必就是這病人的姓名,她不願我們知道,所以故意不念,
後面那兩個字,想必是說她乃「妖孽」之女,她自然更不會念出來了。」

    突聽那病人冷笑道:「俞放鶴等十二人……哼,就憑他們,也敢約定候候來見我?」

    朱淚兒低聲道:「就憑他們自己,當然是不敢寫這封信的,但現在他們必定有了個極硬
的靠山,所以膽子才大了。」

    俞佩玉和郭翩仙對望了一眼,不禁都暗暗佩服這小姑娘心思之敏捷,他們也算出俞放鶴
等人必有助手到了。

    俞佩玉暗道:「算來這人必定不會就是通信的田際雲,必定比田際雲武功更高,莫非是
田際雲的師父麼?」

    想到這裡,他竟不覺暗暗為這病人擔心起來。

    只見那病人閉著眼沉思半晌,緩緩道:「他們既然以禮上書,我們也不可沒有回覆……
淚兒,你去告訴他們,就說我一直在這裡等著他。」

    郭翩仙冷笑暗忖道:「你嘴裡說得雖漂亮,其實還不是想乘此去探探對方的虛實,看看
他們的靠山究竟是誰?」

    誰知朱淚兒卻搖了搖頭,道:「我不去。」

    那病人皺眉道:「你不去?」

    朱淚兒眼波在郭翩仙和銀花娘臉上輕輕一掃,垂首道:「我在這裡陪著三叔,我不
去。」

    俞佩玉已知道她這是不放心銀花娘和郭翩仙兩人,要在這裡監視著他們,由此可見,這
病人此刻所剩下的氣力,竟已不足對付銀花娘和郭翩仙了,何況田際雲那般高手的長輩師
父。

    想到這裡,俞佩玉竟脫口道:「朱姑娘既要在這裡侍奉前輩,不如就由在下替前輩去走
一趟吧。」

    那病人霍然張開眼來,道:「你去?」

    俞佩玉笑道:「前輩看在下可去得麼?」

    那病人刀一般的目光,瞪了他半晌,忽然道:「你過來。」

    鍾靜本來一直呆呆地坐著,此時目中不禁露出驚恐之色,瞧著俞佩玉,幾乎忍不住要大
喊出來:「你千萬莫要過去,他又要借你的功夫了。」

    但俞佩玉卻泰然走了過去,道:「前輩還有何吩咐?」

    那病人招了招手,俞佩玉竟俯下頭來,鍾靜眼睜睜地瞧著,只見那病人在俞佩玉耳邊低
低說了半刻話。

    他語聲極輕,誰也聽不出他說的什麼,只能見到俞佩玉面上竟漸漸露出欣喜之色,忽然
躬身道:「多謝前輩。」

    那病人道:「你明白了麼?」

    俞佩玉也閉起眼睛,沉思了半晌,雙手忽然在空中劃了幾劃,像是劃了無數個大小不同
的圈子。

    別人瞧了還不覺怎樣,郭翩仙瞧了心裡卻大吃一驚,他已發覺每個圈子裡竟都藏著一著
極厲害的殺手。

    俞佩玉圈子越劃越急,突又由急變緩,然後驟然停下,他長長吸了口氣,臉色更是紅
暈,躬身道:「是這樣麼?」

    那病人目中似有喜色,點頭道:「很好,你去吧。」

    俞佩玉躬身一禮,再不說話,大步走了下去。

    這時郭翩仙已猜出必是這病人怕他送信時被人所辱,是以傳了他一手極厲害的武功妙
著。

    郭翩仙心裡不覺大是後悔:「方纔我為何不搶著去送信呢?」

    後悔之外,又有些奇怪:「這病人只不過向俞佩玉說了幾句話,俞佩玉便已將如此精妙
的招式學會了,他又怎會學得這麼快?」

    卻不知這病人目光如炬,竟已自俞佩玉神情行動中,瞧出了他武功的家數,此刻傳授的
招式,正和他素習的功夫相近,何況俞佩玉本是個聰明絕頂的人,舉一反三,觸類旁通,經
如此高人指點,自然一學就會了。

    那病人鼻息沉沉,似乎又已入睡。

    朱淚兒面色卻甚是慘淡,喃喃道:「今夜子時……算來也不過只是五六個時辰了……」

    她目光忽然轉向銀花娘,冷冷道:「五六個時辰後,只怕你已經……」

    銀花娘不等她說完,已大駭拜倒,顫聲道:「盼姑娘念在同門一派,好歹救我一救。」

    朱淚兒道:「你現在已承認是本門中人了麼?」

    銀花娘垂首道:「我……我……我……」

    朱淚兒冷冷一笑,道:「你現在承認,不嫌太遲了麼?」

    銀花娘只覺全身發軟,幾乎要癱在地上,她縱能將天下的男人玩弄於股掌之間,但在這
小小的女孩子面前,竟覺得手縛腳,什麼花樣也使不出。

    誰知過了半晌,朱淚兒突又說道:「你若想活命,也並非沒有法子。」

    銀花娘大喜道:「什麼法子?」

    朱淚兒淡淡道:「你自己難道想不出。」

    銀花娘暗暗咬牙,在心裡憤道:「你這死丫頭,臭丫頭,我自己若能想得出法子,還有
來求你這小賤人麼?」

    她嘴裡自然不敢這麼說,只是陪笑道:「我又蠢又笨,才投靠姑娘,又怎會想得出什麼
法子,還是求姑娘告訴我吧,我永遠忘不了姑娘的大恩。」

    朱淚兒卻扭過頭去,根本像是沒有聽見她的話。

    銀花娘簡直急得快要瘋了,恨不得破口大罵道:「你這小賤人既不肯說出來,又何必來
吊老娘的胃口。」

    誰知郭翩仙竟緩緩道:「這法子我或者倒是知道的。」

    銀花娘怔了怔,失聲道:「你知道?」

    郭翩仙道:「嗯。」

    銀花娘大聲道:「你……你為何還不說出來?」

    郭翩仙冷冷道:「我為何定要說出來?」

    銀花娘怔在那裡,臉上陣青陣白,忽然在暗中咬了咬牙,臉上卻立刻堆起了動人的媚
笑,道:「求求你告訴我吧,我也永遠……」

    郭翩仙道:「我可不要你永遠記著我。」

    銀花娘道:「我非但永遠不忘你的大恩,無論你要什麼,我都答應你。」

    郭翩仙漂了那包珠寶一眼,道:「無論要什麼?」

    銀花娘垂首道:「嗯。」

    只聽一旁「吱吱」發響,原來鍾靜已恨得咬牙,這「無論要什麼」五個字裡,含義自然
不只是一樣事。

    郭翩仙卻展顏一笑,悠然道:「我方才聽朱姑娘說有些人心甘情願將武功借給這位前
輩,心下還有些懷疑不解,但現在,我卻憧了。」

    銀花娘想到方才朱淚兒說這句話時,曾經瞟了自己一眼,她忽然也懂了,冷汗立刻如珠
而落。

    郭翩仙已接著道:「你若肯將功夫「借」給這位前輩,你身子裡所中的毒,自然也就隨
著功力一齊被這位前輩吸去,你也就可以活得成了。」

    銀花娘身子顫抖,道:「但……但若是這樣做,他……他老人家豈非就要中毒了麼?」

    她這句話雖是向郭翩仙說的,也明知郭翩仙必定無法回答,能回答這句話的,自然只有
朱淚兒。

    朱淚兒果然在一旁悠然道:「你中的這點毒,對你說來,雖已受不了,但到了三叔那
裡,卻算不了什麼。」

    銀花娘怔在那裡,冷汗流個不住,眼睛忽而瞧瞧那病人,忽而瞧瞧自己的手,突然嘶聲
道:「好,我……我就借給你們吧。」

    朱淚兒卻冷笑道:「你縱然肯借,我們要不要還不一定哩。」

    銀花娘怔了怔,顫聲道:「你……你究竟要怎樣?」

    朱淚兒冷笑不語,郭翩仙卻道:「人家若不肯要,你難道不會求求人家麼?」

    銀花娘又怔了半晌,終於長長歎了口氣,流淚道:「求求姑娘……求求你……」

    她實是滿心委屈,語聲哽咽,竟說不出話來,鍾靜卻在一旁暗中拍手稱快,心裡冷笑忖
道:「想不到你這樣的人,也有今天,這真是報應到了。」

    只是朱淚兒這才淡淡一笑,道:「你記著,這可是你自己求我的,我並沒有強迫你,是
麼?」

    銀花娘忍不住撲倒地上,放聲痛哭起來。

    口口口

    這時正午方過,艷陽高照,正是個晴朗的好天,但這小鎮卻是冷森森的瞧不見人,帶著
說不出的淒涼。

    牆角處蜷伏著條老狗,想來是平時瞧慣了人,此刻似也覺出這情況的異常,竟駭得連動
也不敢動。

    要知這地方本來就極是荒涼,沒有人蹤也還罷了,但這李渡鎮本來卻是個街道整齊,市
面不小的城鎮,此刻卻靜悄悄的連雞犬之聲都聽不見,這才令人覺得分外陰森可怖,宛如走
入了鬼域。

    俞佩玉一個人行走在街道上,瞧著兩旁門窗緊閉的店舖,瞧著店舖前隨風搖蕩的招牌,
心裡不覺也有些寒意,走了許久,突見前面樹林中人影閃動,俞佩玉只道那些人便藏在林
間,立刻大步趕了過去。

    誰知這一片桑林中,石頭上、樹蔭下,竟都密密地生滿了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也
不知有多少個,原來俞放鶴竟將這小鎮上的居民,全都趕來這裡了。

    只見這些人一個個俱是滿臉驚恐之色,這麼多人生在一齊,竟連一個人說話的聲音都沒
有,就連還在懷抱中的嬰兒,也都被大人用棉被緊緊包著,不讓啼哭之聲發出來,人人都似
乎覺得將有大禍臨頭。

    俞佩玉歎了一口氣,暗道:「那姓俞的沽名釣譽,將這許多人全都趕來這裡,自然說是
因為怕傷及無辜,但這些安份良民,又幾個曾遇見過這件事……」

    樹林裡的人,一個個都睜大了眼睛在瞧著他,目光中既是驚懼,又是厭惡,像是在對他
說:「你們這些人究竟是什麼東西?為何要來打擾我們的安寧?」

    俞佩玉卻不敢瞧他們,垂首走了過去,突見兩條勁裝大漢,自當中竄出,擋住了他的去
路。

    其中一人抱拳道:「朋友是那裡來的?來幹什麼?」

    這兩人方才並未到那李家渡去,是以也不認得俞佩玉,但俞佩玉瞧見他們身上的裝束,
已知道他們必是那「姓俞的」的直屬部下,心裡只覺怒氣上衝,但此時此地,也只得勉強忍
住,冷冷道:「在下是來送信的,煩兩位帶路如何?」

    那人竟咧嘴一笑,道:「盟主早已知道有人會來送信了,是以才要我兩人在這裡等著,
盟主的神機妙算,朋友你佩不佩服。」

    俞佩玉道:「哼。」

    那人瞪了他一眼,臉色也沉了下來,道:「你既是送信的,就跟我來吧,若非盟主早有
吩咐……哼。」

    俞佩玉見他如此模樣,反而不生氣了,暗道:「那姓俞的手下若儘是這種蠢才,那倒當
真值得可喜可賀。」

    轉過這樹林,前面有座道觀,這李渡鎮上,大多居民都姓李,這道觀裡供奉的太上老君
也姓李,他們自命為老君後代,是以將這道觀建得分外宏偉,規模竟比若干大城裡的道觀佛
寺還要大得多。

    此刻道觀裡也是靜悄悄的,兩扇黑漆大門,只開了一線,門前槐樹參天,竟是多年的古
樹。

    那兩人到了門口,回頭道:「你在這裡等著,咱們進去為你通報,可不許隨意走動,知
道麼?」

    若是別人見到如此無禮的人,說不定早已給他們兩個大耳光了,但俞佩玉卻只是淡淡一
笑,道:「如此就多謝兩位了。」

    那兩人又瞪了他一眼,才冷笑著走了進去。

    只聽門裡隱約傳出他們的語聲,道:「盟主將對方說得那麼厲害,但我瞧這送信的,簡
直像個唱花旦的,只可惜臉上多了條刀疤。」

    俞佩玉非但不生氣,反而笑得更是愉快。

    少年人血氣方剛,心高志傲,最怕的就是受人冷淡,被人輕賤,俞佩玉本來又何嘗不是
如此。

    但此刻他歷經艱險,飽憂患,卻生怕別人看重了他,別人越是瞧他不起,覺得他沒用,
他心裡反而越是歡喜,只因他知道唯有這樣的人,才不會遭人陷害,受人嫉視,他年紀雖然
輕,學到的事已太多了。

    過了半晌,只聽門裡輕輕咳嗽了一聲,道:「送信的在那裡?」

    俞佩玉知道這正如台上名角唱的戲還未出場前,先報個訊,讓台下觀眾留意,否則他明
知送信的就在門外,還用得著問麼?當下也整了整衣衫,道:「就在這裡。」

    這一問一答都是多此一舉,當真妙不可言,但若缺少這麼樣一番做作,這場戲看來就好
像不夠隆重似的。

    旭問也問過了,答也答過了,門裡面竟還是沒有人走出來,俞佩玉等了半晌,縱然沉得
住氣,也忍不住道:「送信的就在這裡……送信的就在這裡。」

    他將這句話又說了兩遍,聲音一次比一次說得響亮,但門裡仍是靜悄悄的,全無回應。

    俞佩玉又等了半晌,忽然笑道:「閣下明知有人送信而來,為何置之不理?難道閣下不
願意接這封信麼?在下實在猜不透閣下是何用意。」

    門裡自然還是沒有人聲。

    俞佩玉緩緩接道:「但在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送信而來,好歹也得要將信送到
的……」

    嘴裡說著話,人已逕自推門而入。

    院子裡濃蔭滿地,亦是悄無人跡,就連方才將俞佩玉帶來的兩條大漢,此刻都不知到那
裡去了。

    俞佩玉目不斜視,穿過院子,走上大殿。

    大殿裡香煙繚繞,神龕裡太上老君垂眉劍目,寶像莊嚴,但大殿中央的一隻青銅香爐,
卻已被人移到旁邊。

    這香爐高達一丈開外,看來縱有霸王舉鼎之力,也難將之移動分毫,若有十來個力大如
牛的人,或可將之移動,但銅鼎一共只有三條腿,別的地方根本滑不留手,若是十來個人一
齊來搬,根本沒有著力之處。

    俞佩玉實在猜不透這銅鼎是被誰移開的?是如何移開的?只見銅鼎被移去後,大殿中
央,已擺上了十二張紅木交椅。

    但椅子上卻連一個人也沒有,走到這裡,俞佩玉再也不能往前走了。

    他心裡也已恍然大悟:「原來他們也知道那病人會藉覆信之由,來刺探他們的虛實,是
以一個個都避不見面,但是那俞某人和林瘦鵑等人,本已用不著再掩飾行藏,不願露面的,
只怕就是那厲害的幫手了。」這幫手究竟是誰?為何如此神秘?他難道怕那病人知道他來
了?那病人知道他來了難道就會逃走?

    俞佩玉也不覺動了好奇之心,眼珠子一轉,突然向中間那張空的紅木椅子長長一揖,
道:「在下俞佩玉特來拜見盟主。」

    他神情恭恭敬敬,好像那俞放鶴此刻就真的坐在椅子上似的,俞放鶴若不願失去盟主身
份,還能不現身麼?

    過了半晌,果然聽得俞放鶴的語聲從後面傳了出來,帶笑道:「老夫實未想到送信的竟
是俞公子,失迎失迎。」

    這話說得倒客氣,但話猶未了,旁邊已另有一人大聲道:「你就是來替鳳三送信的?」

    俞佩玉直到此刻,才知道那病人的名字叫「鳳三」,只覺這語聲又快又急,可見說話的
人性情十分急躁。

    性情急躁的人,功夫大多練不好,但這人卻偏偏是功力深厚,每個字都如銅鐘大鼓,震
得人耳朵發麻。

    俞佩玉用不著見到他的人,已知道這人武功之高,竟是自己平生未見,竟真的比十三大
門派的掌門人都高出一籌。

    他心裡正自驚異,那人已等不及了,怒道:「問你的話,你怎不快說。」

    俞佩玉道:「不錯,在下正是為鳳老前輩送信……」

    那人厲聲道:「你是鳳三的什麼人?」

    俞佩玉道:「在下與鳳老前輩非親非故,只不過……」

    那人怒吼道:「非親非故,為何要替他送信?你吃飽飯沒事做了麼?」

    俞佩玉每次話未說完,就被這人打斷,心裡不禁暗暗苦笑:「此人性子這麼急,火氣這
麼大,卻不知他這一身武功是怎麼練成的?」

    要知練武一途,絕無幸至,想要有一分功夫,便得花一分力氣。

    這人功力如此深湛,也不知要花多少苦功才練得成,瞧他這種火爆性子,卻不知是怎樣
熬過來的。

    俞佩玉心裡雖驚奇,嘴裡卻不敢怠慢,微笑道:「送信輕而易舉,於己無損,於人有
利,在下何樂而不為?」

    那人「哼」了一聲,道:「信在那裡?」

    俞佩玉道:「鳳老前輩要在下帶的是口信。」

    那人道:「口信?他難道連筆都提不動了麼?」

    說到這裡,忽然大笑起來,笑聲更是響亮得可怕,整個大殿都充滿了他的笑聲,神幔都
被震得簌簌而動。

    俞佩玉更覺駭然,等到笑聲漸逝,才沉聲道:「鳳老前輩令在下轉告各位,就說今夜子
時,他必定在那邊恭候各位的大駕,盼各位準時赴約……」

    那人又大怒道:「他盼我們準時赴約?難道他還怕老夫不敢去了麼?」

    俞佩玉道:「鳳老前輩的意思,只不過是……」

    那人怒吼道:「他的意思你怎會知道?你是什麼東西……你信已送到,還不快滾,小心
老夫打扁你的腦袋。」

    俞佩玉淡淡一笑,道:「既是如此,在下就告退了。」

    這些人竟對他毫無為難,他本該覺得很輕鬆愉快才是,但此刻他心情卻是說不出的沉
重。

    只因他明雖為了送信而來,其實卻另有兩個目的,其中一個是為了那病人,還有一個是
為了自己。

    他不但想替那病人探出此間的虛實,還想找著紅蓮花,將此中曲折說出來,他不願紅蓮
花也來淌這趟渾水。

    但現在他既未探出此間的虛實,也未見到紅蓮花,其勢又萬萬無法再留下來,簡直等於
白走了這一趟。

    院子落葉未掃,秋意漸濃。

    俞佩玉踏著落葉,正在暗中歎息,突聽「嗖」的一聲,劍光如匹練般刺出,直刺他後
背。

    這一劍來得好快,猝然間本令人無法閃避。

    但俞佩玉心情雖沉重,時時刻刻仍未忘了戒備提防,此刻身形驟轉,雙手已各各劃出個
圈子。

    這正是那病人方才傳授給他的妙著,他驟然使出,也不如究竟有多大的威力,但聞
「啪」的一聲,那柄劍到了他掌風所劃的圈子裡,竟突然一折兩斷,他手掌並未觸及劍身,
勁氣已足以折毀這柄百煉精鋼的利器,這一招威力之驚人,連俞佩玉自己都不禁為之駭然。

    只見樹下一個人手持半柄斷劍,也被驚得呆住了,這人長身而立,風度翩翩,卻是「菱
花劍」林瘦鵑。

    俞佩玉一瞧見是他,心裡反而恍然,他知道這些人還是不放心他,還在想試出他的武功
來歷。

    要知一個人猝然遇敵,必然會使出自己最熟的武功來防身,這本來出乎自然,就算想作
假,也是來不及的。

    誰知俞佩玉剛學了一招妙著,只覺其中奧妙無窮,正時時刻刻在心中反覆默記,猝然遇
險,也不覺將這招使了出來。

    這本也是出乎自然,絲毫無假,卻將林瘦鵑驚得呆在那裡,臉上陣青陣紅,說不出話
來。

    若是換了別人,少不得要譏諷兩句,說什麼:「想不到林大俠這種的人物,也會鬼鬼祟
祟地暗算於人。」

    但俞佩玉卻只是淡淡一笑,道:「閣下好快的劍法。」

    他也不想看林瘦鵑尷尬之態,嘴裡說著話,人已轉身而行,誰知就在這時,突聽一聲大
喝道:「站住。」

    這一聲大喝更是驚天動地,震得四下木葉片片飄落,俞佩玉更覺耳朵發麻,但見眼前一
花,已有一如如飛鳥般急墜而下,來勢之快,誰也難以描敘,樹葉還未落在地上,他人已到
了面前。

    只見這人目如火炬,滿面虯髯,兩條濃眉,竟已糾結到一處,滿頭亂髮,如刺般根根蓬
起,聽了這樣的喝聲,瞧見這樣的容貌,誰都會認為此人必定是高大威猛,有如半截鐵塔般
的巨人。

    那知這人竟是乾枯瘦小,站直了還不到俞佩玉的胸膛,身上穿著件破舊的藍布道袍,用
條麻繩圍腰束起,麻繩間插著柄一尺多長的短劍,劍鞘上鑲滿各色寶石珠玉,光輝奪目,顯
見是價值連城之物。

    俞佩玉現到這人凌厲的氣勢,駭人的身手,詭秘的打扮,心裡不禁暗暗吃驚,面上卻帶
笑道:「前輩有何吩咐?」

    這矮小的藍袍道人,一雙火炬般的眼睛,竟瞬也不瞬地瞪著俞佩玉,喝道:「你究竟是
鳳三的什麼人?」

    俞佩玉道:「在下方纔已說過,和鳳老前輩非親……」

    藍袍道人怒吼道:「放屁,你既和鳳三非親非故,這一招「行雲布雨,鳳舞九天」,你
是從那裡學來的?」

    他語聲當真大得駭人,每次一開口,俞佩玉就要駭一跳,誰也想不到這小小的身子裡,
竟能發得出這麼大的聲音,卻不知他氣功已練到登峰造極,沛然流動,無所不至,縱在平時
說話時,也有真氣貫注其間,是以每個字說出來,都如銅錘鐵杵,震人耳鼓。

    俞佩玉歎了口氣,苦笑道:「這一招乃是方才在下前來通信時,鳳老前輩臨時傳授的,
不瞞前輩,在下本來連這招的名稱都不知道。」

    藍袍道人怒道:「放屁放屁,放你一百二十個屁,鳳三若是隨隨便便就肯將這種招式傳
授給別人,他就不是鳳三,是王八了。」

    俞佩玉聽這出家人竟滿嘴都是粗話,心裡不覺好笑,但見了他的怒態,又不免吃驚,
道:「這是鳳老前輩怕我丟了他的人,是以才……」

    藍袍道人更是暴跳如雷,喝道:「好,就算他肯教你,你在這片刻之間,就能學得會如
此精妙的招式,你簡直就不是人了。」

    原來他自己本非天資敏慧的人,武功全是拚命苦練出來的,根本就不相信世上有舉一反
三,一教就會的人。

    也就因為他練武時吃的苦比別人都多得多,是以藝成時脾氣特別暴躁,常會將怒火莫名
其妙地出在別人身上。

    俞佩玉知道自己是解說不清的了,苦笑道:「前輩既不相信,在下也無法……」

    藍袍道人跳腳道:「你自然沒法子,你在老夫面前,還有什麼屁法子,但老夫若要和你
動手,你不免會說老夫以大欺小……」

    他忽然大怒,吼道:「你在說老夫以大欺小,是麼?是麼?」

    俞佩玉忍不住笑道:「這話乃是前輩自己說的,在下幾時……」

    藍袍道人喝道:「好,就算你沒有說,你笑什麼?」

    俞佩玉暗中歎了口氣:「這樣蠻不講理的人,倒也少見得很。」

    他說話既然動輒得咎,只有不開口了。

    誰知藍袍道人又怒道:「你為何不開口?難道忽然變成了啞巴不成?」

    俞佩玉苦笑道:「前輩既然不屑和在下動手,在下就告辭了。」

    藍袍道人吼道:「站住,你若非鳳三徒弟,老夫早就放你走了,但現在老夫卻要瞧瞧鳳
三究竟有什麼驚人的本事傳給了你。」

    說到這裡,他已回頭大喝道:「人家的徒弟在這裡耀武揚威,我的徒弟難道都死光了
麼?」

    喝聲未了,大殿中已有一人趕了出來,躬身道:「師父有何吩咐?」

    俞佩玉本當他的徒弟就是田際雲,誰知此刻出來的竟是個眉清目秀,斯斯文文的小道
士,一身青布道袍,點塵不染,一張臉更是紅裡透白,白裡透紅,像是吹彈得破,俞佩玉驟
然一見,幾乎以為他是個女的。

    藍袍道人又已怒吼道:「我有何吩咐,你還要問我有何吩咐,你自己難道是死人,還不
知道。」

    這小道士陪笑道:「師父莫非是要弟子試試這位公子的身手麼?」

    藍袍道人還是大吼道:「你既然知道,為何還要來問我?」

    俞佩玉這才知道,不但自己在他面前說話動輒得咎,就連他的徒弟在他面前說話,也是
一開口就要挨罵的。

    只見這小道士已笑瞇瞇地過來,恭恭敬敬台什行禮道:「弟子十雲,特來求公子指點幾
招,望公子手下留情。」

    這小道士不但人長得斯文,說話斯文,而且臉上總是笑瞇瞇的,脾氣竟像是特別溫柔和
緩。

    那樣的師父,會有這樣的徒弟,俞佩玉本覺奇怪,倒轉念一想,若不是脾氣特別好的
人,又怎能受得下這種氣,就算不被那藍袍道人轟走,不出三天,氣也要被氣走的,那裡還
有心思來練武。

    俞佩玉的脾氣正也不錯,正也是彬彬有禮,別人對他如此客氣,他還禮更是恭敬,躬身
笑道:「道長太謙了,在下本不敢與道長過招的,只是……」

    藍袍道人大喝一聲,道:「要打就打,囉嗦什麼?」

    俞佩玉苦笑道:「既是如此,就請道長賜招。」

    十雲含笑道:「既是如此,弟子就放肆了。」

    他倒是說打就打,話猶未了,掌已遞出。

    這一招出手,竟如石破天驚,威猛無儔,誰也想不到這樣一個溫文爾雅的人,出手竟是
如此強勁兇惡。

    俞佩玉連驚訝都來不及,身形急轉,堪堪避開了這一招,對方的掌式,卻已如排山倒海
般,急湧而來。

    有其師必有其徒,那藍袍道人火氣既然那麼大,武功自然走的是剛猛一途,他教出來的
徒弟,自也如此。

    俞佩玉只覺方纔那笑容可掬的小道士,好像已不見了,此刻和他動手的,已是個強橫霸
道的凶神惡煞。

    二十招過後,俞佩玉已被迫得透不過氣來。

    有些招式,他雖可以本門的功夫化解,但他若一露出「先天無極門」的功夫,身份豈非
就要洩露。

    他只有隨意創招,隨機應變,但要施展這種武功,心頭必得一片空靈,使出來的招式,
才能達渾然無極之境,此刻他心裡既有這麼多顧忌,對方招式的壓力又是這麼大,使出的招
式那裡還能圓通自如。

    只聽那藍袍道人怒吼道:「臭小子,你為何不將鳳三教你的武功使出來?你難道怕老夫
看破他武功的秘密……用些勁,混蛋,你昨天晚上到那裡去了,怎地今天一點勁也使不出
來……好,勇夫背箭,猛虎開山……你這一招也算是勇夫背箭?你這簡直像在替人家洗澡擦
背。」

    前面幾句話自是罵俞佩玉的,後面幾句,卻是罵他徒弟的了,他竟以為俞佩玉不敢使出
本門武功,是怕他瞧出鳳三先生武功的訣要,俞佩玉心裡實在是有苦說不出,已幾乎連招架
都已乏力。

    這藍袍道人雖還嫌他徒弟使出的招式不夠勁,其實十雲招式之威猛,功力之沉厚,.已
令旁觀的人都為之動容。

    俞佩玉每使一招前,都要先想想這一招是不是本門的武功,這樣的打法,不但出手慢了
三分,費力也費得特別多,又是二十招過後,他已是滿頭如雨而落,遇著險招時,只要靠那
一著「行雲怖雨,鳳舞九天」,才能化險為夷,但三招一過,卻又落人了險境。

    他翻來覆去,也不知將這一招使過多少次了,幸好每便一次就純熟一分,威力也增加一
分。到後來十雲先他身形一轉,就遠遠避開,等到他這一招使過,才來搶攻,只打得俞佩玉
更是叫苦不迭。

    只聽那藍袍道人又在怒吼道:「臭小子,還是將鳳三教你的功夫全使出來吧,就只這一
招有什麼屁用,若不是老夫這混蛋徒弟不爭氣,你早已死了八十遍了。」

    他竟認定了俞佩玉也不知學得鳳三多少功夫了,只因他瞧俞佩玉功力之深厚,在江湖中
已是一流身手,又怎會除了這一招「行雲布雨,鳳舞九天」外,就再也使不出一著像樣的招
式來。

    俞佩玉卻正是啞巴吃黃蓮,暗往腹裡,卻不知那藍袍道人這麼樣一吼一叫,反而等於幫
了他的忙了,否則林瘦鵑等人目光是何等犀利,此刻見他拚命掩飾自己本門的武功,心裡只
怕又要動疑,他以後的麻煩就又要多了。

    只見俞佩玉滿頭大汗,越流越多,誰都以為他必然無法再支持三十招,誰知俞佩玉天生
神力,潛力之深厚,竟出人意外,三十招過後,他還是那副樣子,頭上汗雖更多卻還是照樣
可以應付。

    眾人暗道:「看你還能再支持三十招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