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去而復返            

    銀花娘等人所居小樓,被火彈震的搖搖欲倒,她不禁動容道:「這難道就是江南霹靂堂
威懾天下的火器?」

    郭翩仙歎道:「不錯,這火器威力雖不如聲勢這麼驚人,但你我方纔若被波及,此刻縱
不粉身碎骨也要焦頭爛額了。」

    朱淚兒回頭一笑,道:「你們現在總該知道了吧,我三叔雖然借了這位姑娘十一年功
力,但卻救了你們四條命,這買賣你們總沒有吃虧。」

    窗戶方纔已被擊破,朱淚兒一面說話,一面將四面窗都拉了起來,竟似不願被外面的人
瞧見屋裡動靜。

    那病人一雙手又縮回被裡,臉色又漸漸蒼白,眾人若非眼見,誰也不會相信這樣的人方
才竟有那般驚人的身手。

    俞佩玉忍不住道:「那俞放鶴究竟和閣下有什麼仇恨?」

    那病人淡淡道:「他還不配。」

    俞佩玉道:「既是如此,他為何定要置閣下於死地?」

    那病人道:「你怎知他要對付的不是你們?」

    俞佩玉歎道:「俞放鶴不去別處下棋,卻偏偏要到這偏僻的小鎮來,我本已覺得有些奇
怪,如今才知道,他竟是為了閣下而來的。」

    那病人竟又閉起眼睛,不理他了。

    俞佩玉道:「還有,閣下不在別處養病,卻偏偏也要在這偏僻的小鎮上,這也是件怪
事,在下委賞猜不出這小鎮究竟有什麼引人之處。」

    那病人根本就不理他,俞佩玉也無法再說下去。

    過了半晌,突聽朱淚兒緩緩道:「他們要對忖的並不是我三叔,而是我。」

    俞佩玉愕然道:「你小小年紀,他們為何要對忖你?」

    朱淚兒笑了笑,道:「我現在年紀還算小麼?」

    俞佩玉道:「這姓俞的縱然是個衣冠禽獸,但以他武林盟主的身份,又怎會勞師動眾,
只為的是來對付個小小的孩子。」

    朱淚兒冷笑道:「武林盟主?他這武林盟主又算得了什麼東西,莫說我三叔,就算我,
也從未將他放在眼裡。」

    黃池大會執天下武林牛耳垂數十年,大會盟主,天下英雄膽敢不敬,如今這小小的女孩
子卻居然未將之放在眼裡,這女孩子身份難道比武林盟主還要尊貴?俞佩玉簡直越來越奇怪
了。

    他還想追問下去,突聽銀花娘歡呼道:「走了,這些人竟全都走了,走得乾乾淨淨,一
個不剩。」

    郭翩仙掀起窗一瞧,外面果然已無人影。

    朱淚兒淡淡道:「這又有什麼好奇怪的,這些人只發覺我三叔武功已復,難道還敢留在
這裡等死不成。」

    連俞放鶴、君海棠這樣的人,都似乎對這病人真的畏懼已極,這病人究竟是怎麼的身
份。

    俞佩玉心裡既是驚訝,又是好奇,但這時郭翩仙卻已抱起了鍾靜,道「我們也該走
了。」

    朱淚兒冷冷道:「對了,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俞佩玉道:「但他們若是去而復返,你們……」

    朱淚兒傲然道:「我三叔的事,也用得著你們來管麼?至於我……我是死是活,更一向
用不著別人費心。」

    鍾靜顫聲道:「既是如此,你們為什麼要……要……偷去我的武功?」

    朱淚兒冷冷道:「那是你來求我們的,我們並沒有找你,你也怨不得別人。」

    鍾靜怔了怔,又放聲痛哭起來。

    那病人忽然輕輕道:「念他們此來不易,把東西給他們吧。」

    朱淚兒道:「但這些東西本來是我的,為什麼要給他們?」

    那病人皺眉道:「區區珠寶,又算得了什麼,你怎地越變越癡了。」

    朱淚兒垂首道:「是!」

    她再不說話,卻從壁櫃間取出了個包袱,拋在銀花娘面前,包袱鬆開一角,光芒隱隱露
出,竟赫然正是銀花娘失去之物,銀花娘心裡雖然滿腹驚疑,但再也不敢多話,怔了半晌,
提起包袱,飛也似的奔下樓去。

    口口口

    這病人究竟是誰?俞放鶴等人為何會如此畏懼於他?朱淚兒又是什麼身份?這許多武林
高手為何要來對忖她這麼樣個小小的女孩子?而且連堂堂的紅蓮花也在其中,紅蓮花又豈是
欺凌弱小的人?這病人生的究竟是什麼病?為何要在這偏僻的小鎮上養病?他功力明明尚未
恢復,俞放鶴等人又勢必不會去遠,他本該將俞佩玉等人留下來的,卻又為何要輕輕將他們
放走?

    俞佩玉心裡固是疑雲重重,銀花娘也在不住喃喃自語,道:「奇怪,那癆病鬼為何會將
到手的珠寶還給我?為何會如此容易就放我們走?難道他對我們真的毫無企圖?」

    她一面說,一面往前闖,這在陽光浸浴下的小鎮,家家戶戶都緊閉著門窗,竟連個人影
都瞧不見。

    但郭翩仙走了兩步,卻突然攔住了她的去路。

    銀花娘趕緊將那包珠寶藏到背後,變色道:「你想幹什麼?」

    郭翩仙歎了口氣,道:「到底是女人,連你這樣的女人,都難免小家氣,此時此間,我
難道還會打你這包珠寶的主意?」

    銀花娘眼珠子一轉,抿嘴笑道:「你既然知道女人都很小氣,為什麼又要擋住人家的
路,難道你不想快點走出去,難道還想等紅蓮花再來找你?」

    郭翩仙冷冷道:「我自然想快些走,但卻不想被人抬出去。」

    銀花娘瞟了鍾靜一眼,嬌笑道:「我們想被你抱著走,只可惜你的手,已經沒空了。」

    郭翩仙道:「你此刻若一直往前衝,還怕沒有人抬你?」

    銀花娘眼珠子又一轉,道:「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現在走不得?」

    郭翩仙道:「你我此刻休想走出這小鎮一步!」

    銀花娘笑道:「你莫以為我真的喜歡得暈了頭,我也知道俞放鶴他們絕不會走遠的,八
成已將這小鎮包圍住,所以現在這小鎮上連鬼都瞧不見一個。」

    郭翩仙緩緩道:「但你算準他們與你無冤無仇,絕不會不放你走的,只要你自己能走出
去,別人就不管了,是麼?」

    銀花娘媚笑道:「我是個又小氣,又不憧事的女人,你叫我還能怎麼樣做?你們堂堂的
男子漢,總不會還要我照顧你們吧。」

    郭翩仙大笑道:「好朋友,好朋友……竟能將這樣自私自利,不顧道義的話,說得如此
動聽,幸好你不是男人,否則不被人宰了才怪。」

    銀花娘咯咯笑道:「我知道你不會宰我的,你就算想留下我,我們大仁大義的俞公子,
也絕不會讓你動手。」

    郭翩仙道:「你要走,我絕不攔你。」

    銀花娘笑道:「哎喲,想不到你也是個大仁大義的人……」

    郭翩仙冷冷截口道:「但你帶著這麼大一包珠寶,別人也會放你走出去麼?」

    銀花娘就像是被人了一腳,整個人都要倒下去了。

    郭翩仙悠然接道:「所以,你若要走,也就難免要將這包珠寶留下來……這豈非等於要
了你的命麼。」

    銀花娘突然跳了起來,跺腳道:「我現在知道了,那癆病鬼將珠寶還給我就是拖住我,
不讓我走,這人只剩一口氣了,卻還有這麼多鬼主意。」

    俞佩玉忍不住道:「你若以為他這是在害你,為何不將珠寶還給他去。」

    銀娘花跺腳道:「他自然也算準我捨不得的……」

    她忽然間又笑了,眼波流轉,媚笑道:「何況就算沒有這包珠實,我又怎捨得拋下你們
一個人走?我方才只不過是在和你們說著玩的。」

    郭翩仙冷冷道:「這玩笑倒的確有趣得很。」

    銀娘花仰面瞧著他,像是將一身都倚著他了,柔聲道:「你說,咱們現在是不是退回
去?」

    郭翩仙道:「你我能全身出來已是萬幸,怎可再退回去?」他簡直寧可去面對紅蓮花,
也不願再面對那神秘的病人。

    銀花娘道:「既不能進去,也不能退,咱們該怎麼辦呢?難道再找個屋子藏進去?若是
再遇見那麼樣個病人,豈非要了命了。」

    郭翩仙一笑道:「這次我找的地方,絕不會有任何人……」

    銀花娘道:「那裡?」

    郭翩仙道:「就是那客棧。」

    銀花娘嬌笑道:「你真聰明,那些人既已自客棧中退出來,八成不會再回去,那客棧一
定是這小鎮上最安全的地方,只不過……」

    她瞟了俞佩玉一眼,咬著嘴唇笑道:「我們的俞公子,是不是也會陪我們去藏起來
呢?」

    郭翩仙道:「他一定會去的。」

    銀花娘道:「哦?」

    郭翩仙道:「俞放鶴等人見到這邊久無動靜,勢必要捲土重來,你我躲在那客棧中,正
好坐山觀虎鬥。」

    他微笑接道:「俞兄此刻正是滿腹狐疑,不將這件事瞧個水落石出,他也是不肯走
的……俞兄你說是麼?」

    俞佩玉淡淡一笑,道:「何況我此刻根本就沒什麼地方可去的。」

    口口口

    客棧中果然寂無人影,竟連裡面的掌櫃和店小二,都走得不知去向,好像連他們都已看
出這裡不久就要有禍事來臨。

    郭翩仙當先帶路,既沒有躲到客房,更沒有到俞放鶴方才住的那間屋子去,卻逕自走入
了廚房。

    廚房裡爐火將熄未熄,灶上一大鍋稀飯都燒焦了,案板上有幾根切了一半的鹹菜,碗裡
已剝開的皮蛋也沒有洗乾淨。

    銀花娘眼睛東張西望,嘴裡笑道:「這客棧中的人想必走得倉猝得很,連早飯都顧不得
吃了,難道是俞放鶴將他們趕走的?」

    郭翩仙道:「俞放鶴用不著趕他們,經過方才一陣大亂後,他們難道還敢留在這是非之
地?」

    銀花娘嬌笑道:「近來這客棧老是死人,客棧的老闆只怕是交上霉運了……」她嘴裡說
著話,已將包袱藏在一堆柴木裡,又去添了碗稀飯,就著鹹菜吃起來。

    郭翩仙也添了一碗,先送到鍾靜面前,含笑道:「你也吃些吧,這稀飯雖然燒焦了,但
卻一定沒有毒。」

    銀花娘笑道:「我簡直一輩子都沒有吃過比這更香的稀飯,你……」

    話未說完,郭翩仙手裡的稀飯已被鍾靜打翻在地上。

    鍾靜已放聲痛哭起來,道:「我已是個半死的人,我知道你一定會丟下我的,我……我
還吃什麼稀飯,倒不如索性餓死算了。」

    郭翩仙居然聲色不動,反而柔聲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丟了些武功又算得什麼?
我可不要你去做保鏢賣藝的來養我,你會不會武功又有什麼關係?」

    鍾靜顫聲道:「你用不著對我虛情假意,我問你,你明明告訴找,已經和君海棠情斷義
絕,現在為何又不敢見她?你怕什麼?」

    郭翩仙面色立刻變了,就在這時,突聽有人咳嗽了一聲,屋子裡四個人也就立刻靜了下
來。

    靜寂中,隱約可聽到門外有輕緩的腳步聲爐灶旁就是客棧的後門,腳步聲卻像是正往後
門走過來。

    郭翩仙從門縫裡往外望,只見兩個人悄悄走了過來,一個人是在掩著嘴,顯見就是方才
咳嗽的。

    這人高高瘦瘦的身材,白白淨淨的臉,背後斜插著柄長劍,血紅的劍穗襯著身淡青衣
衫,顯得分外刺目。

    另一人亦是瘦削精悍,目光銳利,郭翩仙一眼瞧過,便知道這兩人都是輕功不弱的江湖
好手。

    兩人一左一右,分開數尺,走得甚是小心,想見是為了偵查動靜而來,是以生怕驚動了
小樓上那可怕病人。

    郭翩仙目光閃動,忽然打開門向他們一笑,這兩人齊地一怔,郭翩仙已悄悄退了回來。

    但門卻已是開著的了,隨風搖擺,發出一陣陣「吱吱咯咯」的聲音,郭翩仙壓低聲音,
緩緩道:「兩位為何還不進來?」

    銀花娘知道他這是要將外面兩人誘進來,問問俞放鶴那邊的動靜,這兩人是為了打聽消
息而來的,如今反而被人算計了,銀花娘心裡不禁暗暗好笑,郭翩仙更算準這兩人見到廚房
裡有人在,縱然冒險,也得進來瞧個究竟。

    誰知過了半晌,外面兩人竟還是不進來,簡直連絲毫聲音都沒有,銀花娘又覺得奇怪
了,悄聲道:「這兩人怎地如此沒膽子?」

    郭翩仙沉聲道:「我認得其中一人乃是點蒼門下的「紅櫻綠柳劍」郭沖,此人在黔貴一
帶名聲頗為響亮,倒並非怕事的……」

    一陣風吹過,吹開了陳舊的木板門。

    那兩個人竟連影子都瞧不見了。

    銀花娘笑道:「我看這位「紅櫻綠柳劍」的膽子,比櫻桃也大不了多少。」

    郭翩仙皺了皺眉頭,再探首外望,卻發現那朱淚兒不知何時已走下了小樓,正在那邊采
花。

    一枝桂花從短牆裡探出來,花開得正香。

    朱淚兒仰著頭,踮起腳尖,小手舉著了花枝,衣袖忽然滑了下來,露出那雙手腕,卻白
得可憐。

    「紅櫻綠柳劍」郭沖和那青衣漢子竟也都走了過去,動也不動地站在朱淚兒身後,癡癡
地瞧著。

    朱淚兒折下了桂枝,頭也未回,盈盈走回小樓。

    郭沖和那青衣漢子竟也跟了過去,兩人面上竟滿是癡迷之色,竟像是將什麼事都忘記郭
翩仙越瞧越奇怪,實在猜不透這兩人有什麼毛病。了。

    朱淚兒縱然是個美人胎子,但到底還不過只是個十一二歲的小孩子,兩個三四十歲的大
男人難道也會為她著迷?

    只見朱淚兒步履輕盈,單薄的衣衫在風中飄拂,她纖弱的身子似也將隨風而去,卻忽然
回眸一笑。

    她明亮的眼波,有意無意似乎瞟了郭翩仙一眼。

    郭翩仙忽然發覺自己幾乎也忘了她的年紀,忘了一切,眼中只瞧得見她腰肢擺動的韻
律,別的什麼都瞧不見了。

    他也幾乎跟著她走了過去。

    但他究竟功力深厚,心裡只蕩了蕩,就立刻定下神來,朱淚兒卻已轉過牆角,接著,郭
沖和那青衣漢子也在牆後消失了。

    銀花娘也在瞧著,這時才長長吐出口氣,喃喃道:「妖怪,這小丫頭簡直是個妖怪,竟
能將這麼樣兩個大男人拐走,我在她這年紀時,還不過只會跟著男人走哩。」

    她「噗哧」一笑,又道:「莘好我們的郭先生功力深厚,否則險些也被她拐走了。」

    郭翩仙冷冷道:「找倒不是功力深厚,只不過女人見得多些。」

    銀花娘笑道:「但這小丫頭將他們拐走,是為了什麼呢?」

    她語聲突然頓住,眼睛裡發出了光,失聲道:「我明白了,她這是在釣魚,這兩個倒楣
蛋只要上了樓,一身功夫只怕就也要被那癆病鬼偷去。」

    郭翩仙道:「正是如此。」

    銀花娘嬌笑道:「想不到這丫頭小小年紀就會用美人計來釣魚了,這兩個倒楣蛋糊裡糊
塗就中了她的仙人跳。」

    郭翩仙回頭望著俞佩玉,道:「如此看來,紅蓮花等人要來找她,倒也不是沒有道
理。」

    俞佩玉苦笑道:「她如此做法,難道已不止一次。」

    郭翩仙道:「看樣子,她也像老手老腳,也不知害過多少人了,所以,俞放鶴才會找這
麼多人對付她。」

    俞佩玉歎道:「不錯,否則像紅蓮花這樣的人,是絕不會接受俞放鶴調度的。」這點別
人不知道,他卻知道得很清楚,只因紅蓮花也對這「俞放鶴」起了疑心。

    郭翩仙微笑道:「這倒的確有趣,一個十一二歲的女孩子,居然有這麼大的神通,這樣
的人,絕不會沒有來歷,紅蓮花對付她,只怕還不容易。」

    銀花娘咯咯一笑,道:「她就算有再大的來歷,還是挨了我一個大耳光。」

    她一面說,一面揚起手來一比……這一比之後,她自己也像挨了別人一耳光,笑也笑不
出了,話也說不下去。

    俞佩玉和郭翩仙不覺都向她瞧了過去,只見她那張終日都帶著媚笑的臉,此刻竟已變得
毫無血色,那雙水汪汪的眼睛,更是充滿了驚駭恐懼之色,只是瞬也不瞬地瞧著自己的手。

    瞧著瞧著,她全身竟都發起抖來。

    俞佩玉和郭翩仙目光也不覺移向她的手,兩人只瞧了一眼,臉色竟也變了,目中也露出
驚駭之色。

    只見她這只又白又嫩,柔若無骨的纖纖玉手,此刻,竟已變得像隻鬼爪子似的,黑裡透
紅,紅裡透青。

    俞佩玉駭然道:「這是怎麼回事?」

    銀花娘顫聲道:「我……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一點感覺也沒有,這……這隻手
怎會就變成了這鬼樣子。」

    郭翩仙道:「你這只還能不能動?」

    銀花娘道:「好……好像還能動,不……不過……」

    郭翩仙忽然抽出根木柴,「吧」的向她手背上打了下去,這根木柴又粗又糙,這一下打
得又不輕,無論打在誰的手上,那人只怕都要疼得齜牙咧嘴,誰知銀花娘挨了這一下,竟似
連一點感覺都沒有。

    郭翩仙皺眉道:「疼不疼?」

    銀花娘道:「不……不疼。」

    挨了打不疼,原該開心才是,但銀花娘說出這兩個字,眼睛裡卻已駭出了眼淚,她只覺
自己這隻手竟似已變得和木頭一樣,又好像簡直不再是自己的手了,她眼見著郭翩仙這一記
打下來,竟像是打在別人手上。

    郭翩仙又皺了皺眉,眼前瞧見了那把切鹹菜乾的菜刀,他忽然拿起菜刀,一刀向銀花娘
手背上切了下去。

    這菜刀雖不十分鋒利,但要切下個人的手來,還是輕而易舉,誰知這一刀砍下,銀花娘
的手上只不過多了道小傷口,傷口中卻連一滴血也沒有流出來,她這隻手竟像是變得比木頭
還硬。

    別人一刀沒砍斷自己的手,她本來也該開心才是,但銀花娘卻更是駭得面無人色,幾乎
放聲痛哭起來。

    只聽「噹」的一聲,郭翩仙手中刀已掉在地上,搖頭歎道:「好姑娘,你那一耳光,只
怕是打出麻煩來了。」

    銀花娘道:「但……但我打他的時候,一點感覺也沒有。」

    郭翩仙苦笑道:「就要這樣的毒,才叫真正厲害,你不知不覺間,這毒已侵入了你的血
液,你的骨頭,若是當時就被你發覺,豈非就有救了。」

    銀花娘顫聲道:「現在……現在難道無救了?」

    其實他自己也是使毒的名家,又何嘗不知道自己此刻中毒之深,只是情急之下,心裡總
還抱著萬一的希望。

    郭翩仙搖了搖頭,道:「只怕是無救了。」

    銀花娘撲了過去,大聲道:「我知道你一定能救我,你也是使毒的名手,你……
你……」

    她身子撲過去,郭翩仙竟如避蛇蠍一般,趕緊往後退,嘴裡道:「不錯,我的確也可算
是使毒的老祖宗了,但這麼厲害的毒,我卻還未見過……好姑娘,你自己中了毒,就莫要再
害別人了,還是趕緊出去找個舒服的地方,老老實實地坐在那裡等死吧。」

    銀花娘身子一軟,整個人都倒了下去。

    俞佩玉心裡亦自駭然,推開了門,道:「你跟我來?」

    銀花娘道:「你……你要我到那裡去?」

    俞佩玉道:「別的人救不了你,下毒的那人總可救得了你的。」

    銀花娘立刻跳了起來,道:「是是是,她一定能救得了我,我打了她一下,她雖不高
興,但和我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只要我去求求她,陪個不是,她也不會真要我命的。」

    其實她自己也知道事情絕沒有如此簡單,但一個人在快死的時候,自然只有自己安慰安
慰自己。

    郭翩仙卻大聲道:「俞兄,你還要帶她上樓去?」

    俞佩玉道:「嗯。」

    郭翩仙道:「那一老一小兩個人,從頭到腳都是邪氣,你好容易下來了,此番再上去,
只怕連自己也下不來了。」

    俞佩玉淡淡一笑,道:「我若要死,早已死過許多次了……」

    郭翩仙道:「她這樣的女人,俞兄你犯得上為她如此拚命?」

    俞佩玉道:「像郭兄這樣的人要死的時候,我也會出手相救的。」他嘴裡說著話,人已
帶著銀花娘走得遠了。

    郭翩仙搖頭自語道:「這樣的人,倒也少見得很,簡直連我都弄不清他究竟是……」

    突聽銀花娘遠遠大喊道:「紅蓮花、君海棠,你們快來呀,郭翩仙就躲在客棧的廚房
裡。」

    郭翩仙面色大變,跺腳道:「這女人好黑的心。」

    他目光一轉,先抱起了鍾靜,再從柴堆裡拿出那包袱,鍾靜仰面瞧著他,目中忽又流下
淚來,顫聲道:「我……我已變成這樣子,你還沒有忘記我,你……你既然見過那麼多女
人,為何還會對找這麼好?」

    郭翩仙冷冷道:「你若少說些話,我還會對你好些的。」

    口口口

    銀花娘一面喊,一面走,走到那小樓下面的時候,已不停的喘起氣來,只見俞佩玉正在
瞧著她,她勉強一笑,道:「他對我那麼狠,我總也不能讓他太好受,是麼?」

    俞佩玉歎了口氣,苦笑道:「你莫以為我會怪你,我現在知道比你壞的人,世上也不知
道有多少,你只不過是因為別人得罪了你才害人,但有些人……」

    他黯然頓住語聲,轉身正要去拍門。

    誰知屋裡已有人道:「門是開著的,你們自己進來吧。」

    銀花娘咬著嘴唇,悄聲道:「原來她早已算準我們必定會去而復返,所以才放我們走
的。」

    她說話的聲音很輕很輕,誰知屋裡的人還是聽見了。

    只聽朱淚兒淡淡道:「我早就說過,我們絕不求人,只等著別人來求我們。」

    銀花娘只當朱淚兒就在門後面,又誰知門推開後,樓下的廚房裡,竟連個人影都沒有。

    朱淚兒的語聲卻又從樓上傳了下來,道:「你們進來後,也別把門拴上,說不定還會有
人來的。」

    銀花娘咬了咬牙,暗道:「這丫頭耳朵真靈。」

    但這次她可不敢將話說出來了,跟著俞佩玉,輕輕上了樓,樓上窗拉得很緊,像是陰森
森的。

    朱淚兒坐在床邊的小椅子上,連瞧都沒有瞧他們一眼,只是瞪著一雙大眼睛,瞧著她的
三叔。

    方才上樓來的那兩個人,一左一右,跪在床邊,兩人的手都被那病人握著,兩人都是滿
頭大汗,面上的神情更是恐懼已極,像是恨不得立刻背插雙翅,如飛逃走,卻又偏偏不能移
動半步。

    那病人閉著眼睛,臉色又漸漸紅暈,過了半晌,頭上突有一縷熱氣冒了出來,如爐上水
沸,蒸籠開蓋。

    郭沖牙齒格格打戰,忽然嘶聲道:「前輩饒命……饒命……饒命……」

    他聲音越說越小,到後來簡直不復可聞。

    朱淚兒卻悠然道:「我三叔只不過借你們的武功一用,並不想要你們的命,你們這點功
夫能轉到我三叔手上,便是你們的福氣……」

    話未說完,那病人忽然鬆了手,床旁的兩個人立刻仰天倒了下去,躺在地上,牛一般的
喘著氣。

    朱淚兒立刻用塊絲巾去抹她三叔額上的汗珠,輕輕問道:「這兩人功夫如何?」

    那病人歎了口氣,喃喃道:「有名無實……有名無實……今日江湖中,怎地儘是些徒有
虛名之輩。」

    朱淚兒皺了皺眉,忽然指著那兩人怒罵道:「你兩人活到這麼大的年紀,怎地不知道好
好練功夫,你兩人昔日若肯用功些,今日豈非也大有光采。」

    她竟要別人好生練功夫,練好功夫來「借」給她三叔,這種蠻不講埋的話,連俞佩玉聽
了都有些哭笑不得。

    朱淚兒卻不但說得振振有詞,而且越說越氣,突然腳一抬,誰也沒瞧清她這一腳是如何

    出去的,但地上兩個人已被她得飛了出去,飛出窗子,過了半晌,才聽得「噗通」兩
聲,想是已落在遠處的屋頂上。

    這兩人竟想打別人小姑娘的主意,雖然罪有應得,但俞佩玉見她小小年紀,竟如此手
辣,也不禁暗暗歎惜。

    只見銀花娘已陪著笑走過去,萬福道:「朱姑娘,我方才瞎了眼睛,冒犯了您,但望您
別見怪。」

    朱淚兒冷冷道:「我反正挨別人的打已挨慣了,怎麼敢怪你。」

    銀花娘知道她氣還未消,眼珠子一轉,突然向那病人跪了下去,眼淚立刻就流了出來,
顫聲道:「我從小也是孤苦無依的女孩子,前輩若是肯救我一命,從今以後,我做牛做馬,
一輩子都在這裡服侍前輩的病。」

    她不求朱淚兒救她,反來求這病人,正是她的絕頂聰明之處,她知道男人都容易對女人
心軟,尤其見了女人的眼淚時,而女人對女人卻絕不會客氣,只要這病人答應了她,朱淚兒
就萬萬不敢說個「不」字。

    那病人果然張開眼來,瞧了她半晌,忽然道:「你可是銷魂宮主門下?」

    他忽然間出這句話來,連俞佩玉都嚇了一跳。

    銀花娘失聲道:「前輩怎……」

    她本想說:「前輩怎知道的,己只因她已入銷魂之宮,已拜了銷魂宮主壁上的遺偈,本
已該算做銷魂門下。

    但她忽又想到銷魂宮主在世時,天下武林中人,人人俱都欲得之而甘心,自己若承認是
這種人的門下,還有誰會救她?

    一念至此,她立刻將下半句話縮了回去。

    那病人卻又問道:「你可是銷魂宮主門下?」

    銀花娘道:「不是。」

    那病人又瞧了她半晌,竟長長歎了口氣,道:「可惜可惜。」

    銀花娘愕然道:「可惜?」那病人闔起眼來,不再瞧她,銀花娘幾次張開嘴來,卻又不
敢再問,只覺嘴發乾,心裡悶得發慌。

    過了半晌,只聽朱淚兒緩緩道:「學了銷魂宮的武功,便是銷魂宮門下,既是銷魂宮門
下,卻又不肯承認,這種欺師忘祖的人,又誰會救你?」

    銀花娘額上冷汗涔涔而落,顫聲道:「你……姑娘你說什麼?」

    朱淚兒也閉起眼來,不再理她。四下頓時靜得令人窒息,銀花娘瞧了瞧那病人,又瞧了
瞧朱淚兒,牙齒格格的打起戰來。

    突聽一人長歎道:「可惜呀可惜。」

    郭翩仙不知何時已悄悄走上來,坐在樓梯口長歎。

    銀花娘再也忍不住,嘶聲問道:「可惜?究竟可惜什麼?」

    郭翩仙道:「你方纔若承認是銷魂宮門下,這位朱姑娘說不定就會救你了。」

    銀花娘道:「為什麼?」郭翩仙悠然一笑,道:「你到現在還猜不出這位朱姑娘是誰
麼?」

    銀花娘道:「她……她是誰?」

    郭翩仙忽然向朱淚兒長長一揖,道:「朱姑娘自然就是昔年銷魂谷,銷魂宮朱姑娘的掌
上明珠。」

    這句話說出來,俞佩玉又是一驚,銀花娘霍然站了起來,又仆地跪倒,瞪大了眼睛瞧著
朱淚兒,嗄聲道:「你……你……你真的是銷魂宮主的女兒?」

    朱淚兒臉上全無表情,十一二歲的女孩子,像是忽然變得有如三四十歲婦人般成熟世
故。

    銀花娘只覺全身漸漸發冷,突又嘶聲道:「不對,銷魂宮主死了已有三四十年了,絕不
會有這麼小的女兒。」

    郭翩仙歎了口氣,道:「武林之中,本多秘密,你年紀輕輕,知道什麼?」

    銀花娘道:「你……你知道?」

    郭翩仙道:「我雖知道一些,卻不敢說。」

    那病人忽然道:「既然知道,為何不敢說?」

    郭翩仙站起來躬身一禮,道:「既然前輩吩咐,在下自當從命。」

    這時連俞佩玉心裡也充滿了緊張與好奇,銀花娘更是屏息靜氣,動也不敢動,只聽郭翩
仙緩緩道:

    「故老相傳,近數十年來,武林中有三個最大的秘密,其中之一,便是銷魂宮主的生死
之謎……」

    那病人微微點了點頭,道:「不錯。」

    郭翩仙道:「江湖中人大多知道銷魂宮主已在三十年前仙去,銷魂宮中的繁華,也久已
成了陳跡,但是在武林中卻還有另一種傳說,說銷魂宮主其實並沒有死,只不過為了避仇,
所以才悄然離開了銷魂宮。」

    俞佩玉忍不住道:「但我卻親眼瞧見了她的遺蛻。」

    郭翩仙道:「據說那並非真的銷魂宮主,只不過是她宮中的一旨宮女,她為了遠仇避
禍,所以才用了這李代桃僵之計。」

    他嘴裡雖在回答俞佩玉的話,眼睛卻一直瞧著那病人,只見那病人鼻息沉沉,似已入
睡,也不知聽見沒有。

    郭翩仙乾咳一聲,又道:「銷魂宮主的行事雖隱秘,但後來不知怎地,還是漸漸被人發
覺,最先知道的一人據說是東方城主……」

    俞佩玉動容道:「東方城主?你說的可是南海七十二島中,日月島、不夜城,以一對日
月雙輪威震南海,令海南劍派數十年不敢妄動的東方大明麼?」

    郭翩仙微微一笑,道:「不錯,你如今說出這名字還不打緊,但據說昔年若有人敢直呼
他的名號,那人只怕很難活過一個對時。」

    那病人卻忽然張開眼來,逼視著俞佩玉,厲聲道:「你怎知道東方大明的名字?」

    俞佩玉只覺他這雙沒精打采的眼睛,竟忽然變得有如驚虹厲電般懾人魂魄,心裡雖暗暗
吃驚,面上卻仍不動聲色,緩緩道:「家父昔日曾經對弟子說過,這位東方城主乃是武林中
十大高手之一,只是遠在南海,江湖中一般人多不知道他的厲害,家父還說武林中武功真正
最高十個人,都絕少在江湖走動,其實他們的武功,無一不在當今聲名最顯赫的十三大門派
的掌門人之上。」

    那病人道:「他說的這十大高手都是些什麼人?」

    俞佩玉道:「在下也記不甚清,只記得其中除了這位東方城主外,還有小蓬萊、櫻花谷
的「神尼」櫻花大師,極北荒漠中的「飛駝」乙昆,隱居青城山的「怒真人」,遊俠無蹤的
神龍劍客,神風嶺的李天王……」

    他話未說完,那病人卻似已聽得不耐煩了,微微皺眉,冷笑道:「十大高手?憑他們也
配。」

    他又閉起眼睛,揮手道:「說下去。」

    郭翩仙又咳嗽一聲,道:「據說那東方城主和銷魂宮生過從很深,知道這消息後,立刻
邀集了南海七十二島的十餘位島主,還有李天王、胡姥姥等人,趕來復仇。」

    俞佩玉失聲道:「我記起來了,這胡姥姥也是十大高手之一,她別的武功雖不十分高
明,但使毒的功夫,據說天下少有。」

    郭翩仙道:「東方城主請出胡姥姥來對付銷魂宮主,為的就是以……咳咳。」

    他本想說「以毒攻毒」,但瞧了瞧朱淚兒鐵肓的臉,這句話又怎敢說出來,只是不住咳
嗽。

    俞佩玉忍不住道:「這些人難道已知道銷魂宮主的隱居之處?」

    郭翩仙道:「自然是知道的。」

    俞佩玉道:「他們可曾找著了銷魂宮主?」

    郭翩仙道:「只怕是找著了。」

    俞佩玉歎道:「這一場惡戰,必定是驚心動魄,天下少有,卻不知後來結果如何?」

    郭翩仙道:「這就不知道了。」俞佩玉道:「你也不知道?」

    郭翩仙苦笑道:「非但我不知道,天下只怕也沒有別人知道。」

    俞佩玉奇道:「為什麼?」

    郭翩仙道:「東方大明、李天王、胡姥姥等人,行事雖也十分隱秘,但出發前據說曾在
岳陽樓上痛飲了一日一夜,預行慶功,當時岳陽樓下恰巧也有人在一艘小舟上賞月飲酒,無
意間聽到他們的說話,是以知道這些武林頂尖高手聚在一起,是為了要來對付那銷魂宮主
的。」

    俞佩玉道:「所以這消息後來就傳了出去?」

    郭翩仙道:「小舟上的這幾人也並非多嘴之輩,是以知道這件事的人始終不多,但是江
湖間最難保密,到後來還是有些人知道了這件事,於是大家都忍不住要在暗中留心查訪,都
想知道這一場大戰的結果如何。」

    俞佩玉道:「難道大家都未查訪出來?」

    郭翩仙道:「都沒有。」

    俞佩玉忍不住又問道:「為什麼?」

    郭翩仙歎了口氣,道:「只因東方大明、胡姥姥這些絕頂高手,這一去之後,從此便無
下落,這些人就好像忽然從地面上消失了,誰也找他們不著。」

    俞佩玉駭然道:「難道這些人都被銷魂宮主……」

    他瞧了朱淚兒一眼,戛然頓住了語聲。

    郭翩仙道:「銷魂宮主雖是天下武林的奇人,但大家暗中推測,都認為她絕不可能將這
許多絕頂高手都……」

    他也瞧了朱淚兒一眼,也不說話了。

    突聽那病人緩緩道:「你們司想知道這件事的真象麼?」

    郭翩仙陪笑道:「固所願也,不敢請耳。」

    那病人道:「好,我告訴你們,東方大明、李天王、胡姥姥,以及南海七十二島的十九
個島主,全都是被我殺死的,殺得一個不留。」

    他輕描淡寫地說出這番話來,就好像這本是件很輕鬆,很平常的事,但郭翩仙、俞佩玉
卻不禁全被嚇得怔住了。

    他們雖未親眼瞧過東方大明、胡姥姥、李天王這些人的武功,但連當今十三大門派的掌
門人都對這些人忌憚幾分,這些人的武功也就可想而知,而南海七十二島的島主們,據說也
各有絕技在身,據說其中有一位島主,曾經和飛魚劍客苦戰了三天三夜,竟絲毫未落下風。

    像這樣的人一個也難惹得很,何況有二十幾個聚在一起,這奄奄一息的病人,卻說將他
們全都殺光了。

    俞佩玉和郭翩仙那裡還說得出話來。

    那病人緩緩又道:「還有,淚兒的母親朱媚,並不是為了怕人尋仇才離開銷魂宮的,她
只不過是因為久經滄桑之後,忽然真心愛上了一個人,所以不惜放棄一切,和這個人飄然遠
引,做一對平凡的夫妻以度餘生。」

    俞佩玉和郭翩仙呆呆瞧著他,心裡暗道:「這個人莫非就是你?你莫非就是朱淚兒的父
親?」

    但這句話自是誰也不敢問出來。

    那病人道:「你們可是想問我這人是誰?」

    郭翩仙陪笑道:「前輩若不願說,也沒關係。」

    那病人卻道:「這人就是東方大明的兒子,東方美玉。」

    俞佩玉和郭翩仙長長鬆了口氣,心裡卻好像覺得有些失望,朱淚兒已經悄悄走過來,伏
在那病人身旁。

    那病人接著道:「顧名思義,這東方美玉自然是個絕世的美少年,是以朱媚雖然閱人多
矣,竟還是對這比他小了幾乎一半的少年,投下了一片真心,你們總該知道,越是像她這樣
的女人,動了真情後越是不可收拾。」

    俞佩玉和郭翩仙都不知該如何回答。

    銀花娘卻幽幽一歎,道:「正是如此。」

    那病人道:「但這東方美玉除了人長得俊美外,竟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而且品格之
低下,更是令人髮指。」

    他竟當著朱淚兒的面,罵他的父親,朱淚兒居然無動於衷,好像覺得她父親的確是該罵
的。

    俞佩玉和郭翩仙又不覺暗奇怪。

    只聽那病人道:「朱媚嫁給他後,洗盡鉛華,為良人婦,竟像是平凡的婦人一樣,每天

    掃烹煮,服待她的丈夫,只因她願在這平凡的生活中,將往事全都忘記,她對東方美玉
情意之深,你們也總該能想像得到。」

    俞佩玉歎了口氣,暗道:「一個男人若能得到這樣的妻子,人生夫復何求?」

    銀花娘暗歎忖道:「不知我將來愛上一個人時,會不會像這樣子……唉,我人都快死
了,何必還想這麼多。」

    郭翩仙卻在暗中忖道:「這位銷魂宮主歷盡滄桑,所以覺得只有這樣才能表示自己的情
意,但東方美玉還是個年輕小伙子,只怕反而會覺得這種生活無趣了。」

    三個人三種想法,誰都沒有說出口來。

    那病人道:「朱媚固是情深一往,誰知東方美玉卻反而覺得這種生活無趣了,竟慫恿著
朱媚要她再回銷魂宮去。」

    郭翩仙微微一笑,俞佩玉暗暗搖頭。

    銀花娘道:「她……她回去了麼?」

    那病人道:「朱媚自是不肯答應,那時她年紀雖已不小,但駐顏有術,看來還是美如天
仙,所以東方美玉還不捨得離開她……」

    郭翩仙瞧了朱淚兒一眼,暗道:「她小小年紀,便已能令男人如此顛倒,她母親更不知
有多妙了,只可惜我自命風流,竟遇不著這樣的女人。」

    銀花娘暗道:「朱嵋雖然洗盡鉛華,但某些地方想來還是能令東方美玉欲仙欲死……不
知我將來能不能比得上她呢?」

    她瞟了俞佩玉一眼,俞佩玉卻在歎息。

    那病人道:「但以嵋術駐顏的女人,最忌生育,朱媚自也知道這點,是以兩人多年都未
生育,到後來朱嵋年紀越大,做母親的願望也越來越強烈,竟不顧一切,生下了個女兒……
這就是她了。」

    他瞧了朱淚兒一眼,朱淚兒垂下頭來,目中已有淚痕。

    銀花娘卻已忍不住插口道:「她生下這孩子後,真的就變老了麼?」

    這屋子裡別人都只在留神聽著這段故事裡的詭秘曲折之處,只有銀花娘,卻在關心著銷
魂宮主的容顏。

    那病人歎了口氣,道:「不錯,朱媚生下了這孩子後,不出半年,一個傾國傾城的絕代
佳人,竟然就變得鶴皮鶴髮,一下子就像是老了幾十年。」

    銀花娘也歎了口氣,嘴裡不再說話,暗中卻忖道:「這麼樣說來,就算殺了我的頭,我
也不能生孩子了。」

    誰知俞佩玉竟也歎了口氣,道:「那東方美玉既已對朱宮主生出了厭倦之意,此後只怕
更……更……」瞧了朱淚兒一眼,將下面半句話嚥了回去。

    那病人道:「朱媚聰明絕頂,又何嘗不知道東方美玉已對她漸漸有了異心,只是她本也
未想到自己生了孩子後,竟會老得這麼快,一日攬鏡自照,忽然發覺自己頭髮竟也脫落了大
半,她也就立刻想到,此番只怕是再也挽不回東方美玉的心了。」

    銀花娘暗道:「我若是她,不如就將東方美玉一刀殺了,這樣我雖然再也得不到他,也
讓別人休想得到他。」

    想到這裡,她忍不住又偷偷瞟了俞佩玉一眼,瞧見俞佩玉臉上的刀疤,立刻垂下了頭,
再也不敢抬起。

    只聽那病人接著道:「這一夜她抱著孩子,偷偷痛哭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還未天亮,她
就去叫醒了東方美玉。」

    銀花娘又忍不住道:「他們兩人難道不……不住在一起麼?」

    那病人道:「自從生下這孩子後,東方美玉就別居一室,說是這樣才能讓朱媚好好的照
顧陔子,其實……哼。」

    郭翩仙暗道:「這也不能怪他,若換了是我,我也不願和個老太婆睡在一床的……」突
覺那病人的目光冷冷向他瞧了過來,立刻陪笑道:「卻不知朱宮主叫醒了他後,是為了什麼
呢?」

    那病人歎道:「這只怕你們誰也想不到的。」

    大家屏息靜氣,誰也不敢多嘴,過了半晌,才聽那病人緩緩的接道:「她叫醒他,是為
了要向他告別。」

    俞佩玉、郭翩仙、銀花娘齊地一怔,失聲道:「告別?」

    那病人道:「不錯,她知道自己這樣子,再也不會得到東方美玉的歡喜,是以痛哭一夜
後,立下決心,要讓東方美玉恢復自由之身,她只說:「我不忍拖累你,更不忍要你勉強陪
著我,你離開我後,不妨找一個年紀相若,性情溫柔的女子,好好成家,好好活下去,而
我……我雖然再也見不著你,但只要想你活得快活,只要能將你的孩子撫養成人,我也就心
滿意足了。」」

    這番話此刻由一個男人嘴裡說出,雖已失去了那分淒惋悲涼之情,但大家想到朱嵋當時
說這番話時的心情,仍不禁俱都為之惻然。

    就連郭翩仙心裡也不禁暗暗歎息:「想不到這朱媚竟對東方美玉有如此真情,一個男人
一生中能有這麼段情感,活著已可算不冤了。」

    俞佩玉已忍不住動容道:「那東方美玉聽了這番話後,難道就真的忍心一走了之不
成?」

    那病人緩緩道:「他沒有走,他聽了這番話後,立刻指天誓日,說他對朱媚的心絕不會
變,無論朱媚變得多老多醜,他都絕不會棄她而去。」

    俞佩玉長長歎出口氣,道:「如此說來,這位東方公子並非負心的人。」

    誰知那病人卻道:「不錯,他的確不是負心的人,只因他根本不是人。」

    說到這裡,他平靜的面容,忽然變得激動起來,目中射出了火焰般的怒意,額上也沁出
了一粒粒汗珠。

    朱淚兒輕輕替他拭著汗,眼淚已流落滿面。

    大家瞧得瞠目結舌,更是誰也不敢插嘴,一時之間,小樓上只能聽朱淚兒悲哀的啜泣
聲,大家沉重的心跳聲。

    過了半晌,那病人終於吐出口氣,緩緩道:「朱媚聽了東方美玉這番話後,心裡更是感
激,她本來自是捨不得離開他,只是情願為了他犧牲自己,如今東方美玉既然已經這麼說
了,她自然就絕口不提「別離」兩個字。」

    俞佩玉道:「但那東方美玉難道……難道另……另有居心不成?」

    那病人道:「從此以後,她一面照顧孩子,一面更對東方美玉服侍得無微不至,只差沒
有將心挖出來給他吃了,誰知這樣又過了兩年多後,東方美玉的爹爹竟忽然找著了她,而且
還帶來了二十幾個武林高手。」

    他說到這裡,才接上前面的話,這故事彷彿已近了尾聲,但大家卻已隱約猜出,這其中
必定還另有隱情。

    只見那病人目光在他們臉上一掃,緩緩道:「朱媚自知為世不容,所住的地方,一定十
分隱秘,這東方大明卻是怎麼會找到她的?你們可想得到麼?」

    郭翩仙陪笑道:「晚輩心裡也正在奇怪……」

    那病人道:「不但你奇怪,朱媚當時也奇怪,直到她見了東方美玉的行動後,心裡才算
雪亮。

    俞佩玉嗄聲道:「那東方美玉又有什麼行動?」

    那病人聲音已嘶啞,沉聲道:「他見了這批人後,非但毫不吃驚,而且……而且還立刻
投奔了過去……」只聽「喀嚓」一聲,床邊一張茶几,已被他一掌拍得粉碎。

    俞佩玉、郭翩仙、銀花娘都不禁為之聳然動容,都已隱約猜到,這件事說不定就是東方
美玉自己去告密的,但大家誰也不忍說出來,只聽那病人喘息之聲,越來越重,顯然已是怒
氣上湧。

    朱淚兒忍住哭聲道:「三叔你……你氣力還未恢復,何必……何必……」

    那病人厲聲道:「普天之下,還沒有人知道這秘密,我就算說過這番話後立刻就死,也
是要說的,我不能讓你母親死後還蒙罵名。」

    朱淚兒終於忍不住伏倒床上,放聲痛哭起來。

    那病人嗄聲接道:「原來東方美玉這……這畜牲,竟在朱媚生下孩子的第二年,容貌剛
開始變老時,就暗中以重金托了個行商海外的海客,要他傳信到日月島,不夜城,想來自然
還答應了這人,信送到後,再予以重酬,只是這日月島極是難找,所以這封信裡過好幾年
後,才傳到東方大明手裡……」

    大家方才雖已隱約猜到如此,但究竟還是不敢相信這東方美玉竟是如此狼子狠心,如此
聽這病人親口說出來,大家俱都不禁怒憤填膺,就連郭翩仙和銀花娘,都不免覺得這東方美
玉手段確是太辣了。

    那病人一雙厲電般的眼睛,忽然瞪著郭翩仙,道:「找知道你必也是個薄情的人,但這
件事若換了是你,你忍心這樣做麼?你老實說出來。」

    郭翩仙怔了怔,吃吃道:「在下……晚輩……」

    他只覺這病人一雙眼睛簡直像刀,像是要剖開他的心,他竟連謊都不敢說,歎了口氣,
苦笑道:「此事若換了晚輩,晚輩也許會一走了之。」

    那病人道:「不錯,無論換了多狽心的人,最多也不過逃之夭夭,一走了之,但東方美
玉這畜牲,卻知道朱媚昔日武功之高,手段之辣,生怕他逃走之後,朱媚會來對忖他,他生
怕自己逃不了。」

    俞佩玉恨聲道:「但……但朱宮主既已要讓他走了,他為何還要如此做?」

    那病人道:「朱媚對他雖是一片真心,但他卻怕朱媚是在用話套他,何況那時他早已托
人帶了信給他爹爹,為了一勞永逸,永絕後患,他竟要親眼見到朱嵋死在他面前才安心,對
朱媚說的那番話,竟是要穩住她的。」

    聽到這裡,郭翩仙也不禁失聲長歎道:「這人好毒的手段,好狠的心。」

    俞佩玉道:「後來這位朱宮主,難道真……真死在他們手裡了麼?」

    那病人鐵青臉,也不說話,過了半晌,才沉聲道:「你們還忘了問我一件事?」

    俞佩玉道:「什麼事?」

    那病人道:「你們忘了問我,找又怎會知道這件事的?」

    他不說也就罷了,此刻一說,大家心裡倒真不免有些奇怪了,這件事既如此隱秘,他又
怎會知道,而且知道得如此詳細,簡直有如當場眼見一般。

    那病人卻閉起眼睛,緩緩道:「我平生最愛孤獨,自從經過一件事後,更覺得世上再無
一個我看得順眼的人,見了人就恨不得將之一刀殺死。」

    那件事還未說完,他忽然說起自己的性格來,大家雖覺奇怪,但還是屏息而聽,不敢插
嘴。

    只聽那病人緩緩接道:「但我既不能將世人全都殺光,就只有遠離人群,那時正是春
天,福州海岸一帶,等著運貨到東瀛蓬萊經商的海船很多,我選了艘最堅固、最輕巧的海船
跳上去,將上面的人全都趕了下來,獨自揚帆而去,海船上糧食清水自然準備得多,我暫也
不至有餓渴之慮,只覺海闊天空,再無一個俗人前來打擾於我,倒也優遊自在,我悶了許久
的心懷,才總算為之一暢。」

    聽到這裡,大家已隱約覺出他說的這番話,必定和那故事頗有關係,而關係就是在這
「海船」兩字上。

    那病人已接著道:「這樣也不知過了多久,有一日我正坐在船舷上觀賞海上落日的奇
景,忽然瞧見一個人自海上飄了過來,這人滿身是血,眼見已是活不成了,但還是緊緊抓住
一塊木頭死也不鬆手。」

    郭翩仙暗道:「這人若還能活得成,你只怕就不會救他了,但他反正是要死的,你一個
人在海上總有些無聊,說不定反倒會救他起來。」

    那病人道:「那時我對世人痛恨已極,本無救他之意,但見他受傷如此之重,倒忍不住
想問問他是怎麼回事?是遭了誰的毒手,那附近若有海盜劫掠,我正好去拿他們開刀,出出
胸中的不平之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