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出奇制勝            

    郭翩仙一把抓住她的手,沉聲道:「你下的毒靈下靈?」

    銀花娘嘶聲道:「天蠶之毒,天下無救。」

    提著燈籠的人忽又咯咯笑道:「你以為毒死了我們就沒事了麼?」

    另一人嗄聲笑道:「我們死後復活,只是為了向你索命來的。」

    血紅的燈光下,這兩人滿面鮮血淋漓,眼晴裡、鼻子裡、耳朵裡、嘴裡,鮮血還在不停
地往下流落。

    郭翩仙暴喝一聲,道:「死人豈能復活,你們就再死一次吧。」

    喝聲中,數十點銀星暴雨般的飛出。

    這兩「人」竟慘呼一聲,撲地倒下,燈籠立刻燃起,閃動的火光中,他們的身子痙攣扭
曲,終於永不再動。

    郭翩仙仰天笑道:「原來真鬼也下足懼,連區區一把暗器都禁受下得。」

    銀花娘顫聲道:「但……但他們明明已死過一次……一個人又怎會死兩次?」

    俞佩玉目光閃動,沉聲道:「天蠶之毒,連你們本門解藥都救不了麼?」

    銀花娘身子一震,忽然竄到那兩人的體前,就著將熄未熄的火光,俯首瞧了半晌,忽又
大笑起來。

    郭翩仙道:「你笑什麼?他們臉上流的,難道不是真的血?」

    銀花娘也不答話,卻嬌笑道:「爹爹,你老人家既然來了,為何還不出來呀?」

    黑暗中寂無聲息,那裡有人回應。

    銀花娘又道:「原來你老人家一直跟著我的,我將珠寶藏在這裡,你老人家就挖了出
來,我將這兩人毒死,你老人家就將他們救活,你老人家算準我一定會回來的,所以就要他
們兩人等在這裡嚇我。」

    她嬌笑著道:「現在女兒已真的快被你老人家嚇死了,你老人家就算想罰我,現在也已
該罰夠了,總該出來見女兒一面吧。」

    遠處的黑暗中,終於響起了一陣冷漠的語聲:「本門之寶,你竟想獨吞,此罪已當誅,
借屍還魂,只下過略施小懲而已,若不念在你是我的女兒,便要以家法處治了。」

    縹縹緲緲的語聲隨風傳來,如蟬聲搖曳,如響箭橫空,說到最後一句話時,已遠在數十
丈外。

    銀花娘歎了口氣,喃喃道:「好狠的心,竟連一粒珍珠都不給我留下來。」

    郭翩仙默然良久,忽然笑道:「做父親的居然要人扮鬼來嚇女兒,這樣的事倒也天下少
有。」

    銀花娘歎道:「你以為他真的只不過是想嚇嚇我而已麼?」

    郭翩仙道:「難道不是?」

    銀花娘緩緩道:「他本來以為我必定是一個人來的,嚇暈了我,就要動手了,這樣我死
也死得糊里糊塗,做鬼都不知道是被誰害死的,這就是我們天蠶教素來殺人的手法。」

    俞佩玉皺眉道:「你莫忘了,他究竟是你的父親。」

    銀花娘淡淡道:「父親?父親又怎樣?天蠶教只有門規,絕無親情,他這次不殺我,只
不過因為惹不起你們兩人而已。」

    她忽又嬌笑起來,接著道:「你們想,他若是個情感豐富的人,還能做得了天蠶教主
麼?」

    郭翩仙長長歎了口氣,道:「好個天蠶教主,果然是名不虛傳,這樣的心狠手辣,連我
都有些佩服他了。」

    銀花娘嫣然道:「有他這樣的父親,才有我這樣的女兒,他雖然想殺我,但我並不怪
他,反而覺得有這樣的父親,買在是件值得驕傲的事。」

    郭翩仙冷冷道:「但你自己現在卻已是一文不名,還有什麼好驕傲的?」

    銀花娘呆呆地瞧了他半晌,忽又吃吃笑道:「你果然不愧是我的同類,有錢人瞧不起窮
人,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一文不名的人,我也是瞧不起的,但像我這樣的人,若也會一文
不名,天下的人豈非都要窮死了。」

    郭翩仙道:「你難道……」

    銀花娘道:「我雖然不知道他在跟著我,卻早已防到了這著,早已將另一半珠寶,先藏
在別的地方。」

    郭翩仙動容道:「藏在那裡?」

    銀花娘嬌笑道:「那地方更是你們永遠也想不到的。」

    口口口

    世上竟會有人將東西藏到一個荒涼的墳場中,一個平凡女人的棺材裡,這已是別人夢想
不到的事。

    現在銀花娘卻說已將另一半珠寶,藏在「更令人想不到的地方」,這地方之詭秘,豈非
令人無法思議?

    誰知銀花娘卻將他們帶到離墳場下遠的一個小鎮上,鎮上燈火雖已沉寂,但鎮容卻甚是
整齊可觀。

    銀花娘瞧見他們面上的詭異之色,嫣然笑道:「你們本來必定以為我說的那地方也不知
會有多麼冷僻秘密了,誰知我卻將你們帶到這繁榮的小鎮裡來,你們的心裡一定在奇怪,是
麼?」

    俞佩玉道:「嗯。」

    銀花娘指著鎮上一座平房,接著道:「這小鎮叫李渡鎮,這片平房叫李家棧,約莫半個
月以前,我曾經帶著這珠寶在李家棧住過三四天。」

    鍾靜道:「你難道將另一半珠寶藏在這李家棧裡了?」

    銀花娘道:「不錯。」

    她微笑接道:「找先將一半珠寶用黑市包起,塞在屋頂的橫樑間,才將另一半珠寶用箱
子裝出來,藏在那棺材裡去的。」

    鍾靜撇了撇嘴,冷笑道:「我只當你將東西藏到什麼了不得的秘密地方去了,原來只下
過是藏在屋頂上,這種地方簡直連小孩子都找得到。」

    銀花娘嬌笑道:「好妹妹,你雖然不笨,但見的事實在太少,有許多事你不會懂的,這
地方看來雖普通,其實卻最安全,你不信問問他……他就一定會懂得的。」

    她眼波又瞟到郭翩仙身上,媚笑道:「是麼?」

    郭翩仙笑道:「不錯,有時越是容易被人發覺之處,別人反而越是不會去找,只因誰也
想不到你會將如此珍貴的東西藏在這種地方。」

    銀花娘接著道:「何況我這樣做,就算有人在暗中跟著我,見到我將珠實藏到死人棺材
那麼秘密的地方去了,更想不到我會先在屋頂上藏起了一半。」

    她眼波在鍾靜臉上一轉,咯咯笑道:「小妹妹,現在你總該憧了吧。」

    鍾靜冷笑道:「我沒有偷偷摸摸藏束西的習慣,這種事我根本用不著懂。」

    銀花娘嬌笑道:「不錯,你只要懂得該怎麼樣吃醋就夠了。」

    鍾靜氣得指尖發抖,卻說不出話來。

    銀花娘道:「我知道那屋子斜對面有座小樓,從樓上就可以瞧見屋子裡的一切動靜,咱
們不妨先去瞧瞧,再決定該如何下手。」

    郭翩仙微笑道:「不想你做事倒也謹慎得很。」

    銀花娘嫣然道:「一個人做事若能謹慎些,總會活得長遠些……我們三個不就都是很謹
慎的人麼?」

    口口口

    這小樓簡陋窄小,看來只有一間屋子,孤立在一片平房間,站在樓頭,便可將李渡鎮四
面情況俱都收入眼底,金燕子也就是躲在這小樓上,才瞧見銀花娘將「四惡獸」一個個送回
老家的。

    現在,銀花娘也到了這小樓上來窺探別人,他們繞到後面,竄上樓頭,剛伏下身子瞧了
一眼

    四個人竟一齊在小樓上怔住了。

    如此深夜,對面那屋子非但還亮著燈火,而且窗子也是開著的,屋子四面,不知何時已
加了好幾個高幾,幾上燃著粗如兒臂的蠟燭,將這間李家棧裡最大的屋子,照耀得如同白
晝。

    屋子中央的楠木八仙桌旁,正坐著兩個人在下棋,旁邊還有好幾人背負著雙手,在一旁
觀戰。

    兩個人下棋居然下到深夜已不太常見,旁邊居然還有這麼多人在看棋看到深夜,棋癮更
大得少有。

    最奇怪的還不是這些,令俞佩玉等人吃驚得怔住的,只因為這兩個下棋的人竟是唐無雙
和俞放鶴。

    看棋的除了林瘦鵑外,俞佩玉雖都不認得,但一個個氣度沉凝,精神矍鑠,顯然也都是
武林健者。

    鍾靜吃了一驚,是因為她驟然瞧見這許多江湖高手,生怕其中有認得她的,將她的行蹤
窺破。

    郭翩仙吃了一驚,是因為他本以為唐無雙和俞放鶴在幹什麼「秘密勾當」,卻想不到他
們竟只不過是下棋來了。

    俞佩玉更是吃驚,他既想不到這兩人會在此下棋,更猜不出這「唐無雙」究竟是真的那
個,還是假的那個。

    四個人中最吃驚的自然還是銀花娘。

    她怔了很久,才忍不住輕歎道:「老天真不幫忙,這幾人東不去,西不去,怎麼偏偏到
這裡下棋來了,有他們在裡面,咱們要拿東西,看來只有等著了。」

    郭翩仙皺眉道:「走吧。」

    銀花娘道:「走?」

    郭翩仙耳語道:「這幾人下棋也不知會不到什麼時候,而且下完了也一定不會立刻就
走,你我難道要一直等在這裡不成?」

    俞佩玉忽然道:「我們不能走。」

    這「唐無雙」無論是真是假,他都一定要盯著的。

    銀花娘也立刻接著道:「不錯,咱們好歹也要在這裡守著。」

    郭翩仙道:「但天已將明,此間豈是久留之地?」

    銀花娘眼珠子一轉,展顏笑道:「屋頂上耽不住,屋子裡難道還耽不住麼?」

    她竟又悄悄溜到小樓後面的屋簷下,伸手一推,窗子竟沒有關緊,她立刻推開窗子,飄
身掠了進去。

    俞佩玉雖然不願無端闖入別人的屋子,但權衡輕重,也實在只有這法子最好,當下也飄
身掠入。

    屋子裡沒有懂光,四面窗戶又都是關著的,暗得幾乎伸手不見五指,銀花娘摸出個火摺
子燃起。

    她本以為這屋子裡就算有人,也必定睡得跟死豬一樣,誰知火光一亮,她竟發現赫然有
四隻眼睛在靜靜坩瞧著她。

    四隻眼睛都瞪得大大的,連眨都不眨一眨。

    銀花娘吃了一驚,幾乎連火摺子都拿不穩了。

    只見這精雅而乾淨的屋子裡,有張很大很大的床,床上睡著一個人,頭髮蓬亂,滿面病
容,瘦得已不成人形。

    此刻還未入冬,這人身上竟蓋著四五床又厚又重的棉被,全身都埋在棉被裡,只露出一
個頭。

    他身旁卻坐著個最多只有十一二歲的小女孩子,身子已駭得縮成一團,只用那雙大眼睛
在不停地轉來轉去。

    銀花娘一眼瞧過,便已沉住了氣,嫣然笑道:「如此深夜,兩位還沒有睡麼?」

    那小姑娘不停的點頭,道:「嗯。」

    銀花娘道:「既然沒有睡,為何不點燈,竟像貓一樣躲在黑暗裡。」

    小姑娘瞪大了眼睛,只是不停的搖頭。

    那看來已病入膏肓的人卻黯然一笑,道:「這裡沒有燈。」

    銀花娘皺眉道:「沒有燈?」

    那病人長歎道:「在下已命若游絲,要燈光又有何用?在黑暗中靜待死亡到來,還可以
少卻些煩惱恐懼。」

    他說話也是有氣無力,一口氣像是隨時都會停頓。

    銀花娘瞪著眼瞧了他半晌,緩緩道:「這麼多人忽然闖進你屋子來,你不害怕麼?」

    那病人淡淡笑道:「人已將死,也就不覺得世上還有什麼可怕的了。」

    銀花娘嫣然笑道:「不錯,一個人若已快死了,的確有許多好處,譬如說……我本來也
許會殺你的,現在卻不願動手了。」

    她忽然摸了摸那小女孩的頭,柔聲道:「但你……你也不害怕麼?」

    那小女孩想了想,慢慢的說道:「反正三叔一死,我也不想活了。」

    銀花娘道:「所以你也不怕?」

    那小女孩眼睛瞪得大大的,道:「不怕。」

    銀花娘笑道:「你既然不害怕,自然就不會大呼小叫,是麼?」

    那小女孩道:「三叔喜歡安靜,我從來都不大聲說話的。」

    銀花娘笑道:「很好,這樣你也就會活得長些了。」

    她再也不理這兩人,將前面的窗子悄悄推開一線從這裡望下去,對面屋子的動靜也可瞧
得清清楚楚。

    這時銀花娘手裡的火摺子已熄了,天地間又黑暗、又靜寂,只有窗外偶而傳來棋子落枰
的「叮噹」聲,悅耳如琴音。

    那病人已閉起了眼睛,小姑娘的大眼睛卻在黑暗中發著光,俞佩玉悄悄走了過去,柔聲
道:「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

    那小女孩悠悠道:「彼此萍水相逢,你又何必問我的名字。」

    這小小的女孩子,竟說出這麼樣老氣橫秋的話來,俞佩玉倒不覺怔了怔,誰知她盯著俞
佩玉的眼睛瞧了半晌,竟忽又接著道:「但你既已問了,我也不妨告訴你,找叫朱淚兒.,
眼淚的淚,因為我從小就是個常常會流淚的孩子。」

    俞佩玉道:「現在你……」

    朱淚兒淡淡道:「現在我已不流淚了,也許是因為眼淚已流乾了吧。」

    俞佩玉默然半晌,歎道:「你三叔已病了很久了麼?」

    朱淚兒道:「四、五年了。」

    俞佩玉道:「你一直在照顧著他?」

    朱淚兒道:「嗯。」

    俞佩玉道:「難道沒有別的人陪你們?」

    朱淚兒緩緩道:「三叔沒肓別的親人,只有我。」

    俞佩玉長長歎了口氣,四五年前,這女孩子最多也不過只有七八歲,在別人正是最頑
皮、最喜歡玩的年紀,但她卻陪著個已奄奄一息的病人,在這淒涼的小樓上,度過了四五
年,晚上竟連盞燈都沒有。

    俞佩玉歎了口氣,也不知該說什麼了。

    屋裡靜寂得就像是墳墓,曙色就在這死一般的靜寂中,悄悄染白了窗紙,遠處漸漸響起
了雞啼。

    鍾靜已伏在郭翩仙身上睡著了,郭翩仙的目光,卻始終凝注在那垂死的病人身上,也不
知在想什麼。

    銀花娘忽然伸了個懶腰,輕歎道:「這兩人下棋下了這麼半天,一共才落了三個子,看
來這一盤棋不到明年只怕也下不完……」

    她忽又走到那小女孩面前,嫣然笑道:「我知道你是個很乖很乖的女孩子,你下去煮一
鍋稀飯,再弄些小菜來給這些叔叔阿姨們吃好麼?」

    朱淚兒動也不動,只是淡淡道:「我不去,我不能離開三叔。」

    銀花娘笑道:「乖乖的去吧,小孩子怎麼能不聽大人的話。」

    朱淚兒連瞧也不瞧,道:「我不去。」

    銀花娘笑容更溫柔,柔聲道:「我知道你一點也不怕我,所以不聽我的話,是麼?」

    她嘴裡溫柔地說著話,手卻已一個耳光打在朱淚兒的臉上,朱淚兒蒼白的小臉,立刻被
打得又紅又腫。

    但她卻還是動也不動,連眼睛都沒有眨,簡直好像一點感覺也沒有,只是瞪眼瞧著銀花
銀花娘皺了皺眉頭,媚笑道:「你嫌我打得太輕了,是麼?」

    她的手又伸了出去,但卻已被俞佩玉握住。

    銀花娘歎了口氣,道:「我就知道你又要管閒事了。」

    俞佩玉冷冷道:「你若想和我走在一路,以後最好還是……」

    話未說完,突見朱淚兒雙手蒙著了臉,顫聲道:「你……你打得我好疼呀。」

    銀花娘怔了怔,道:「我方才打你,你現在才覺得疼?」

    朱淚兒道:「疼……疼死我了。」

    銀花娘吃驚地瞧著她,簡直也說不出話來。

    她簡直想不到世上有感覺如此遲鈍的人,別人打了她一巴掌,她竟在一盞茶功夫後才知
娘。道疼。

    銀花娘呆望著她,竟連要吃稀飯的事都忘了。

    這時那似乎睡著了的病人卻忽然歎了口氣,道:「你既然怕疼,為何不聽人家的話,下
樓去煮稀飯吧。」

    朱淚兒忽又瞪起眼晴來,瞪著銀花娘,道:「三叔叫我去,我就去,別人就算打死我,
我也不會去的。」

    她慢吞吞地爬下了床,慢吞吞地走下樓,俞佩玉瞧著她纖弱的身子,蒼白的臉和手,心
裡不禁暗暗歎息。

    銀花娘這才展顏一笑,道:「想不到這孩子脾氣竟如此倔強,倒和我小時候一樣……」

    她語聲忽然頓住,眼珠子一轉,才接著笑道:「這孩子若真和我小時候一樣,我們吃了
她的稀飯,就再也莫想活著下樓了,我得下去瞧著她。」

    俞佩玉皺眉道:「小小的孩子,你也怕她下毒?」

    銀花娘回眸笑道:「我比她還小的時候,就已毒死過七八十個人了。」

    俞佩玉淡淡笑道:「她不怕你,你反而怕她?」

    銀花娘怔了怔,她實在也不知道自己怎會對這又瘦又小的女孩子,起了種莫名其妙的畏
懼之心。

    連郭翩仙那麼厲害的眼睛瞪著她時,她都不在乎,但這小女孩的眼睛瞪著她,她卻覺得
心裡有些發冷。

    她怔了半晌,才勉強一笑,道:「一個人謹慎些總是好的,這句話你難道忘了?」

    俞佩玉歎了口氣,道:「你若是要下去,不如還是讓我下去吧。」

    樓下也只有一間屋子,大半間都堆著柴米,只留下一塊很小的角落,擱著水缸.碗櫃和
鍋灶。

    朱淚兒正蹲在水缸旁洗米,洗了一遍又一遍,米裡每個稗子,她都小小心心地挑出來,
輕輕放在旁邊。

    等到飯鍋上了灶,她又將撿出來的稗子用張紙包起來,再用清水將地上衝得乾乾淨淨。

    俞佩玉發覺非但這麼大一間屋子裡點塵不染,就連鍋灶上都沒有絲毫煙熏油膩,這廚房
竟比別人家的客廳還乾淨。

    這雙又瘦又白的小手,每天竟要做這麼多辛苦的事,這伶仃纖弱的身子,怎麼能挑得起
這麼大的擔子?

    俞佩玉忍不住又歎了口氣,道:「你每天都要將屋子打掃得如此乾淨麼?」

    朱淚兒淡淡道:「一個人過慣了乾乾淨淨的日子,瞧見髒東西就會討厭的,除非情不得
已,否則又有誰願意和不乾不淨的人在一起。」

    她忽然回頭瞪著俞佩玉,緩緩道:「你說是麼?」

    俞佩玉的心動了動,苦笑道:「不錯,誰都不願意和不乾不淨的人在一起的。」

    朱淚兒眼睛發著光,輕輕道:「那麼你……你為什麼喜歡和不乾不淨的人在一起呢?」

    俞佩玉怔住了,簡直不知道該怎麼樣回答才好。

    這是個多麼古怪的孩子,她有時看來,是那麼可憐,那麼弱小,有時卻又好像變成個飽
經世故的大人。

    朱淚兒已緩緩轉過身,在一張小板凳上坐了下來,一面用扇子去爐火,一面慢慢地說
道:「我雖然很少出去,但在這小樓上,卻可以看到很多事,若是看到了有趣的事,我就會
說給我的三叔聽,否則他更不知道有多麼寂寞。」

    俞佩玉忍不住問道:「這小樓上常會看到有趣的事麼?」

    朱淚兒道:「嗯?」

    過了半晌,她忽又回過頭來,道:「有一天,我還瞧見一個很美麗的女人,用很奇怪的
法子殺了許多人,你可知道那女人是誰?」

    俞佩玉苦笑道:「就是方才打你的人?」

    朱淚兒淡淡笑了笑,道:「方纔誰打了我?我已經忘記了。」

    俞佩玉忽然發現她臉上方才雖然已被打腫,但現在卻又光滑如玉,簡直連一絲痕跡都沒
有留下來。

    朱淚兒已又接著道:「別人打了你,你若不能還手,最好還是將這件事忘記的好,免得
存在心裡難受。」

    俞佩玉道:「但……但別人打了你,你真的要過很久才覺得疼?」

    朱淚兒抿嘴笑了笑,道:「一個人挨了打,反正是要疼一次的,早些疼,遲些疼又有什
麼關係?你疼得越早,別人越開心,你若過很久才疼,別人就開心不起來了。」

    她淡淡接著道:「我既然挨了打,為何還要讓別人開心呢?」

    俞佩玉又怔住了,這小小的孩子,心裡竟充滿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念頭,奇奇怪怪的想
法,別人竟捉摸不透。

    就在這時,突聽外面響起了馬車聲,接著,人聲就嘈雜起來,正是從隔壁那院子裡傳過
來的。

    俞佩玉長長吐出口氣,笑道:「我還是上去瞧瞧吧。」

    口口口

    李家棧的院子裡,此刻竟已是人頭擁擠,而且後面來的人還越來越多,俞佩玉雖瞧不見
他們的臉,但可斷定這些人無一不是江湖豪傑。

    銀花娘歎道:「這些人跑來幹什麼?見了鬼麼?」

    郭翩仙悠然道:「天下武林的盟主,在這裡和唐門的掌門人下棋,江湖中人誰不想來見
識見識,只要消息傳出,不出三天,這院子都會被擠破的。」

    銀花娘恨恨道:「這消息不知是那個王八蛋傳出去的?」

    她這句話自然沒有人回答,但俞佩玉卻已恍然。

    這消息自然就是那「俞放鶴」自己傳出去的。

    他故意傳出這消息,讓武林中人都來看他和唐無雙下棋,唐家的子弟,自然就不會再懷
疑唐無雙為何突然不見了,而別人見到堂堂的武林盟主都在和這「唐無雙」下棋,這唐無雙
縱是假的,也變成真的了。

    只聽院子裡人語紛紛都在說:「這位就是新任的武林盟主俞放鶴麼?嗯,果然是風采非
凡,難怪連紅蓮幫主那樣的人都服了他。」

    「咱們不知道能和盟主出來說幾句話麼?」

    於是林瘦鵑含笑走了出來,朗聲笑道:「各位但請稍安勿躁,這盤棋看來最少還要下個
三五天的,各位何不先找個地方落腳,等盟主下完棋才好從容陪各位談話,各位有什麼困
擾,那時也可說出來,盟主自然會替各位拿主意的。」

    院子裡竟響起了歡呼聲,這「先天無極」的掌門人,在江湖中果然極得人望,這卻命俞
佩玉的心都沉了下去。

    林瘦鵑走進屋裡,院子裡又有人竊竊私議:「這位就是名震大江南北的「菱花劍」林瘦
鵑麼?聽說他有位掌上明珠,乃是江湖中出名的美人。」

    「只可惜紅顏自古多薄命,這位林姑娘許的本是盟主的大公子,誰知還未過門,俞公子
就死在殺人莊了。」

    「是誰殺了他的,盟主難道不為兒子復仇?」

    「據說這位俞公子頭腦有些毛病,盟主早已對他灰心得很,林姑娘就算嫁給了他也是一
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俞佩玉動也不動地坐著,額上汗珠卻已滾滾而下。

    銀花娘忽然關上窗子,歎道:「你聽見沒有,他們居然還要在這裡耽下去哩,咱們也不
知道是要等多久。」

    俞佩玉霍然站起,道:「你用不著等了。」

    銀花娘吃驚道:「你……你難道……」

    俞佩玉緩緩道:「有些事你越是躲躲藏藏,別人反而越會懷疑你、逼你,倒不如索性去
面對它,這道理我已漸漸想通了。」

    他這話也不知是在對別人說,還是在對自己說。

    銀花娘失笑道:「你說的什麼?我不太懂。」

    俞佩玉不等她說完,便已走下了樓,竟開門走了出去。

    銀花娘趕緊又將窗戶打開一線,過了半晌,果然瞧見俞佩玉從客棧外走進了院子,竟分
開人叢,闖門而入。

    鍾靜失聲道:「這人好大的膽子。」

    郭翩仙微笑道:「他得友如我,膽子自然要變大了。」

    銀花娘歎了口氣,悠悠道:「他沒有你這朋友時,膽子也是很大的,這人外表看來雖像
貓那麼溫柔文靜,其實簡直比老虎還要可怕。」

    口口口

    俞佩玉剛走進院子,院子裡幾十雙眼睛就都不禁向他瞧了過去,這樣的絕世美男子,連
男人都忍不住要多瞧幾眼。

    但俞佩玉的眼睛卻誰也不望,微笑著分開人叢,微笑著走進門,看棋的人一齊愕然回過
頭來,林瘦鵑皺眉道:「閣下是什麼人?盟主正在……」

    俞佩玉不等他話說完,已搶著道:「在下俞佩玉。」

    「俞佩玉」這三個字出口,林瘦鵑面上的血色驟然褪得乾乾淨淨,外面已隱隱起了一陣
騷動之聲。

    俞放鶴和唐無雙本來連眼睛都未抬起,此刻也不禁一齊愕然回顧——只瞧了他一眼,俞
佩玉已斷定這「俞放鶴」認不出他本來面目,這「唐無雙」也絕不認得他,由此可見,這唐
無雙必定是假的。

    只見「俞放鶴」目光閃動,微笑道:「俞佩玉?想不到閣下竟和我已死去的太子同名,
這倒真巧得很。」

    俞佩玉瞧著這兩人,心裡已滴出血來,面上卻微笑道:「能與令郎有同名之雅,在下也
不勝榮寵之至。」

    俞放鶴含笑道:「不知閣下此來,有何見教?」

    俞佩玉道:「在下想來取回一件東西。」

    俞放鶴捋鬚笑道:「此間又怎會有閣下的東西?」

    俞佩玉道:「在下前些日子也曾借宿此間,不慎將一件東西遺落在這裡。」

    俞放鶴似乎覺得很有趣,緩緩笑道:「客棧之中,人多手雜,但望閣下的東西還在這裡
才好。」

    俞佩玉靜靜瞧著他,道:「只要盟主答應,在下……」

    俞放鶴笑道:「只要東西還在,閣下只管取去就是。」

    俞佩玉笑了笑,道:「既是如此,在下便放肆了。」

    俞佩玉身子忽然拔起,掠上橫樑,全身上下,手足四肢,絕沒有使出任何姿勢,甚至連
膝蓋都未彎曲。

    這正是輕功中最難練的「旱地拔蔥」式。

    要知天下武林,門戶眾多,輕功的身法,也各有巧妙不同,但練到這種「旱地拔蔥」
式,卻已返璞歸真。

    武當派的弟子「旱地拔蔥」時是這樣的姿勢,少林派、點蒼派的門下「旱地拔蔥」時姿
勢也絕不會有任何變化。

    俞佩玉用這樣的身法,自然正是要人瞧不出他的武功來歷,卻又要別人以為他在炫耀自
己的輕功高明。

    俞放鶴咐掌笑道:「好俊的輕功。」

    武林盟主都這樣說,院子裡自然早已響起一片喝采聲,只有小樓上的銀花娘,全未留意
他用的是什麼身法。

    她只急著要知道她藏起的珠寶,是否還在橫樑上。

    等到俞佩玉躍下來時,手裡果然多了個又大又重的黑色布袱,銀花娘喜動顏色,幾乎忍
不住歡呼出聲來。

    郭翩仙遠遠坐在一旁,始終未到窗前來瞧一眼,此刻微笑道:「東西還在?」

    銀花娘嫣然道:「我早就說過,東西藏在這裡,沒有人能找得到的。」

    郭翩仙微笑道:「好個俞佩玉,不但有種,而且還有些頭腦,居然想到在大庭廣眾之間
去將包袱拿出來,這樣俞放鶴就算想打這包袱的主意,也不好意思出手了。」

    銀花娘笑道:「他現在已經快走出來了……哎呀,不好……」

    她臉上笑容忽然不見。

    郭翩仙皺眉道:「什麼事?難道俞放鶴不放他走?」

    銀花娘眼睛瞪得滾圓,嗄聲道:「這老狐狸看來還不好意思動強,只說他很想和俞佩玉
親近親近,一定要俞佩玉留下來!」

    郭翩仙沉聲道:「俞佩玉作何表示?」

    銀花娘道:「他很沉得住氣,居然還在笑……嗯,他現在正在說:要等俞放鶴下完這盤
棋後,再來求教。」

    郭翩仙道:「你聽得見他說話?」

    銀花娘道:「院子裡吵得很,我怎麼聽得清楚,但只要看他嘴唇在怎麼樣動,我至少也
可猜得出十之七八。」

    郭翩仙笑道:「你本事倒不小……」

    突聽銀花娘又變色輕呼道:「不好,這老狐狸居然將棋盤拂亂了,還說:若能和俞佩玉
這樣的少年俊傑在一起聊聊,下不下棋,又有何妨。」

    郭翩仙皺眉道:「如此說來,俞佩玉除非真的翻臉,否則倒真還不容易走得出來。」

    銀花娘著急道:「在這種情況下,他怎麼能翻臉,看來他也有些發慌了……」

    她剛說到這裡,突聽院子裡有一人朗聲大笑道:「如此佳妙棋局,百年難得一見,盟主
若是中道而廢,豈非要令我們這些看棋的太失望了。」

    郭翩仙動容道:「這人是誰?」

    銀花娘面上卻露出喜色,道:「呀!這人竟將這拂亂了的一局棋,又重新擺了起來,而
且擺得一子不差……這可真得要有兩手……」

    她話未說完,郭翩仙已一步竄了過來。

    只見對面屋子裡已多了個少年乞丐,身上穿著件已補得到處是補釘的大紅衣裳,赫然竟
是名震天下的紅蓮幫主。

    那邊俞放鶴正在笑道:「想不到紅蓮幫主也有此雅興,看來老夫只有勉為其難了。」

    郭翩仙只瞧了一眼,就立刻緊緊關起了窗戶,面上冷汗已滾滾而下,銀花娘瞧了他一
眼,媚笑道:「你為什麼這樣怕他?」

    郭翩仙退回來仆地坐下,那裡還說得出話?

    銀花娘喃喃道:「這倒真是件怪事,紅蓮花難道是故意要幫俞佩玉的忙麼?他若是俞佩
玉的朋友,瞧見俞佩玉被林黛羽刺傷時,為何連踩都不睬?」

    這時樓下已有開門的聲音,郭翩仙聳然而起,瞧見上來的是俞佩玉,才鬆了口氣,嗄聲
道:「紅蓮花可曾瞧見你到這裡來?」

    俞佩玉緩緩道:「他為何要留意我?」

    郭翩仙道:「他不認得你?」

    俞佩玉歎了口氣,道:「不認得。」

    他方才眼見自己的平生良友就在面前,竟不敢相認,反而要悄悄溜走,此刻他心裡正不
知有多麼難受。

    他走得雖僥倖,雖狼狽,但此去也並非全無收穫他總算已知道這「唐無雙」已是假的。

    他只希望那真的唐無雙還未遭毒手。

    銀花娘早已將那黑市包袱接了過去,說道:「這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東西既已得回,咱
們還是快走吧。」

    郭翩仙沉著臉道:「紅蓮花不走,咱們也不能走。」

    銀花娘嵋笑道:「你怕被他瞧見,我卻不怕,我若是定要走呢。」

    郭翩仙一字字道:「你不會走的。」

    銀花娘眼珠子一轉,笑得更甜,道:「不錯,我自然不會走的,你還在這裡,我怎麼捨
得走。」

    她提著個比人還大的包袱,東瞧西望,像是恨不得將這包袱吞下肚子裡才放心,郭翩仙
盯著她手裡的包袱,突然冷冷一笑,道:「其實你要走也無妨,連包袱都帶去吧。」

    銀花娘怔了怔,道:「真的?」

    郭翩仙冷冷道:「你為何不先瞧瞧包袱是什麼?」

    銀花娘笑道:「包袱裡是什麼,我不用瞧也知道的。」

    但她也聽出郭翩仙話裡似乎有話,嘴裡雖這麼樣說,手卻在包袱上摸索著,忽然跳起
來,失聲道:「不好!」

    包袱裡那有什麼珠寶,竟是一包瓦礫。

    銀花娘解開包袱,就像被人砍了一刀,幾乎立刻就要暈過去,俞佩玉和鍾靜也不禁為之
聳然失色。

    只有郭翩仙聲色不動,冷笑道:「包袱裡是什麼,你真的不用瞧也知道?」

    銀花娘顫聲道:「但你……你又怎知道……」

    郭翩仙淡淡道:「這包袱裡若真是一包珠寶,他方才走上樓時的腳步聲都會分外不
同……你難道以為我的眼睛和耳朵,也和你一樣無用?」

    銀花娘跺著腳,咬著嘴唇道:「但這又是誰弄的手腳?誰調的包?我那天藏東西時,非
但關起了門窗,還熄了燈,又有誰會發現我的秘密?」

    她四面兜著圈子,喃喃又道:「莫非是俞放鶴……嗯,不錯,只有這老狐狸,他到這屋
子裡來住下時,說不定會先將屋子上上下下都搜索一遍。」

    俞佩玉緩緩道:「珠寶若真是被他艘去,你只怕是永遠也休想得回來的了。」

    郭翩仙也不再說話,只是出神地望著那始終動也沒有動過的病人,銀花娘目光不覺也跟
著他望了過去。

    她忽然發現這病人雖已瘦得只剩下皮包骨頭,但床上的棉被卻堆得很高,棉被裡竟像藏
著東西。

    此刻陽光斜射而入,照在棉被上,棉被裡竟似在蠕蠕而動,銀花娘目中光芒一閃,忽然
咯咯笑道:「想不到我竟成了個睜眼瞎子,連眼前的事都看不到。」

    她獰笑著一步步向病榻前走了過去。

    俞佩玉皺眉道:「你要幹什麼?」

    銀花娘咯咯笑道:「棉被裡似乎有些很好玩的把戲,我想掀開來瞧瞧。」

    她走到床前,剛伸出手。

    誰知那病人竟霍然張開眼來,瞪著她一字字道:「你只要將這棉被掀起一線,只怕就死
無葬身之地了。」

    這奄奄一息的病人,竟忽然說出這種話來,他那雙無神無氣的眼睛,此刻竟也似忽然射
出一種懾人的光采。

    銀花娘也不知怎地,竟覺得心裡一寒,伸出去的手竟真的不敢去掀棉被,反而一步步向
後退。

    那病人眼睛卻又緩緩闔了起來,陽光照著他枯瘦蠟黃的臉,簡直又和死人相差無幾,他
的病又怎會是裝出來的?

    銀花娘定了定神,咯咯笑道:「這棉被難道當真掀不得?」

    那病人道:「嗯。」

    銀花娘笑道:「但我天生有種不信邪的脾氣,越是不能瞧的事,越是想瞧瞧。」

    那病人歎了口氣,道:「既是如此,淚兒,你就讓她瞧瞧吧。」

    他說這話時,朱淚兒明明還在樓下,但話一說完,朱淚兒竟已赫然走上樓來,瞪著銀花
娘道:「你真要瞧?你不後悔?」

    銀花娘吃吃笑道:「我後悔什麼?這棉被裡難道還會鑽出什麼妖怪來不成?」

    她嘴裡雖在笑;心裡卻已有些發毛。

    這兩人一個年紀還小,一個病重垂危,明明是絕不能傷人的,銀花娘自己也不懂自己畏
懼的究竟是什麼?

    只見朱淚兒竟又下去捧上來一隻特大的海碗,碗裡滿滿盛著清水,她自懷中取出了一個
烏黑的小匣子,用指甲挑出了一撮烏黑的粉末,彈在水裡,一整碗清水立刻就變得漆黑如墨
汁。

    銀花娘呆呆瞧著,也猜不透她究竟在弄什麼玄虛。

    朱淚兒卻已將海碗放在角落裡,瞧著她悠然一笑,道:「你且等著慢慢的瞧吧,有趣的
事就快出現了。」

    這笑容裡竟似帶著種說不出的詭秘之意,連俞佩玉都覺得有些緊張起來,銀花娘眼睛更
已瞪得又圓又大。

    只見那棉被越動越厲害,宛如狂風中的海浪,小樓上雖仍是陽光普照,卻又似突然充滿
了陰森森的寒意。

    鍾靜身子已縮成一團,連手腳都發起冷來。

    銀花娘忍不住道:「這……這棉被裡無論有什麼,我都不……不想再瞧……」

    朱淚兒淡淡道:「你現在不想瞧,卻已太遲了。」

    就在這時,突見一隻蜈蚣自棉被裡鑽了出來。

    口口口

    這蜈訟雖然不大,甚至比通常所見的都要小得多,但通體又紅又亮,就彷彿是琥珀瑪瑙
雕成的。

    這紅蜈蚣身後竟還跟著二三十條顏色不同,大小各異的蜈蚣,一隻接著一隻,首尾相
連,條條都是劇毒無比。

    銀花娘咯咯笑道:「我還當是什麼嚇人的東西,原來只不過是些小蜈蚣,我三歲的時候
就已將這種東西捉來玩了。」

    她說的話倒也不假,天蠶教下的人,又怎麼會怕蜈蚣,但這些蜈蚣竟會從病人的棉被裡
鑽出來,無論如何,總是件怪事。

    銀花娘雖然在笑,但笑得已有些勉強。

    誰知這隊蜈蚣後竟還跟著二三十條蜥蜴,接著又有無數條毒蛇、蟾蜍、蠍子、守宮……
以後一些連銀花娘都未瞧見過的毒蟲惡物,如被號命所催,一條條自棉被裡鑽了出來,首尾
相接,秩序竟是絲毫不亂。

    銀花娘終於笑不出了。

    鍾靜驚呼一聲後,早已嚇得暈了過去。

    簡直沒有人能想得出,這垂死的病人怎能和如此多其毒無比的蟲蛇睡在一張床上,一張
棉被裡。

    他竟還能睡得如此安穩。

    銀花娘只瞧得毛骨怵然,只覺全身都發起癢來,她雖然也是從小在毒物堆裡長大的但若
要她睡在這床被裡,殺了她,她也不敢。

    只見這些毒蟲惡物一隻隻爬到角落裡,朱淚兒卻在碗沿上搭起兩隻筷子,毒蟲便以筷子
為橋,爬入那海碗中,打一個滾,再沿著另一隻筷子爬出來這些毒蟲們本是生氣勃、猙獰作
態,但在這碗墨汁般的水碗裡打過一個滾後,竟變得垂頭喪氣,沒精打采。

    數百條毒蟲一個接著一個,爬入水碗,又再爬出,再鑽回棉被裡,一碗墨汁般的水顏色
卻漸漸發白。

    等到最後幾種不知名的毒蛇爬進去時,碗裡竟冒出了水泡,冒出了熱氣,像是才剛剛沸
滾。郭翩仙臉上的汗珠也落了下來。只見這碗水由黑而白,由白而透明,竟又回復原狀,但
一碗冷水卻已沸騰起來,宛如沸湯。這時毒蟲又都鑽回棉被,小樓上就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
生過,只聞沉重的呼吸聲此起彼落,誰也說不出話來。

    朱淚兒卻捧起了那碗水,笑嘻嘻送到銀花娘面前,道:「稀飯還未煮好,姑娘若是餓
了,就先喝了這碗水吧,加了這麼多佐料後,這碗水的滋味實已比雞湯都鮮美得多。」

    銀花娘趕緊後退,搖手強笑道:「不……不客氣,你還是留著自用吧。」

    她究竟是出身毒物世家,見多識廣,此刻已瞧出那黑色的粉末實是一種奇異的靈藥,竟
能將毒蟲全都誘出,將毒吐入水碗天地萬物,相生相剋,這黑色的粉末想必就是毒蟲惡物們
的剋星。

    此刻數百條毒蟲的毒,都已吐在這碗水裡,這碗水莫說喝不得,簡直連碰都碰不得,常
人若是沾上一滴,只怕立刻便將全身潰爛而死。

    誰知朱淚兒卻微笑道:「如此鮮湯,各位既不能受用,看來我也只有獨自享受了……」

    她一面說著話,一面竟真的將這碗水都喝了下去,嘴裡嘖嘖有聲,竟像是真覺得滋味無
窮。

    俞佩玉瞧了,還未覺如何,郭翩仙和銀花娘卻已齊地變了顏色,只因他們深知這碗水中
毒性之烈,簡直做夢也想不到有人能喝下一滴,這小姑娘卻偏偏全都喝了下去,而且面不改
色。

    她腸胃腑臟,難道竟是鋼鐵煉成的?

    朱淚兒卻悠然道:「我三叔病毒久已入骨,只有藉著這些毒物的陰寒之氣,才掙扎著活
到現在,若有失禮之處,還請各位原諒。」

    銀花娘陪笑道:「你三叔得的不知是什麼病?」

    朱淚兒歎了口氣,黯然道:「此病無以名之,各位若是想知道……」

    話猶未了,突聽樓下傳上來「篤、篤、篤」三聲敲門聲,接著,一個蒼老沉渾的語聲緩
緩道:「俞佩玉俞公子不知可在樓上?敝幫紅蓮幫主特來求見。」

    這是梅四蟒,俞佩玉既驚且喜,正不知紅蓮花為何要找他,郭翩仙面上已變了顏色,嗄
聲道:「你下去穩住他們,我先走……」

    就在這時,樓下又肓「篤、篤、篤」三聲敲門聲傳了上來,一個嬌美清脆的少女聲音
道:「俞公子請開門,敝幫君夫人也想來看看你。」

    海棠夫人竟也來了。郭翩仙面上更是毫無血色,一步竄到後面窗口,將窗子輕輕推開一
線。

    只見這小樓竟已赫然被人圍起,四面屋頂上、樓梢頭,俱是人影幢幢,男男女女也不知
有多少個。

    只聽樓下又有人道:「君夫人與紅蓮幫主前來求見,俞公子都不開門麼?」

    郭翩仙一把拉住俞佩玉,嗄聲道:「他們是否已發現我在此地?」

    俞佩玉道:「你問我,我怎知道?」

    郭翩仙道:「他們為何來找你?」

    俞佩玉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郭翩仙道:「他們將四面都已圍住,看來只怕是我們也有些仇恨,你我敵愾同仇,
你……你千萬開不得門。」

    俞佩玉歎了口氣道:「我不去開門,他們難道不會破門而入?」

    只聽那少女高喚道:「俞公子,咱們可是先禮後兵,你再不開門,咱們就要闖進來
了。」

    銀花娘眼珠子一轉,忽然嬌笑道:「俞公子正在大便,你們現在闖進來,臭得很的,等
他大事辦完自然會開門,你們急什麼?」

    門外默默半晌,那少女也咯咯笑道:「好,我們就等一會兒,只要他不掉到茅坑裡去,
還怕他不開門。」

    俞佩玉瞧著郭翩仙,皺眉道:「你連海棠夫人都不敢見麼?你和她究竟是什麼關係?」

    郭翩仙只是不住咳嗽,一個字也不說,鍾靜已醒了過來,輕撫著他的背,滿臉俱是焦急
之色。

    俞佩玉歎了口氣,緩緩道:「無論如何,他們總是要上來的,我也非去開門不可,你還
是快想個法子吧。」

    那病人本已氣如游絲,若斷若續,此刻忽然張開眼來,道:「找有個法子。」

    郭翩仙又驚又喜,道:「閣下有何高見?」

    那病人道:「你附耳過來,我告訴你。」

    郭翩仙大喜走了過去,又驟然頓住了腳步,想到這病人的種種詭秘奇異之處,他身子不
由自主又要後退了。

    鍾靜卻比他還要驚惶著急,衝過去問:「前輩若有什麼法子救他,不妨告訴弟子,弟子
也感激不盡。」

    那病人皺了皺眉,道:「你是什麼人?是那一派門下?」

    鍾靜遲疑了半晌,終於咬了咬牙,道:「弟子華山鍾靜。」

    那病人喃喃道:「華山門下,倒是內家正宗……好,你過來我告訴你。」

    鍾靜面上亦是汗如雨下,想到棉被裡的一窩毒蟲,她腿都發軟了,但為了她心愛的人,
她竟真的壯起膽子走了過去。

    那病人忽又問道:「你練武已有多久?」

    鍾靜雖不懂他為何要問這句話,還是答道:「弟子練武已有十一年。」

    那病人枯澀的面上,竟露出一絲笑容,道:「好,很好……」

    忽然伸出手來,握住了鍾靜的手腕,他本已奄奄一息,但此番出手,卻是其快如風,其
急如電。

    連郭翩仙、俞佩玉這樣的人,竟都未瞧出他是如何伸出手來的,鍾靜更是連驚呼都還未
出口,就被他拉了過來。

    俞佩玉動容道:「閣下這是幹什麼?」

    那病人握起鍾靜的手腕,就再無其他舉動,反而閉起眼睛,鍾靜雖覺他手如寒鐵,也漸
漸定過神來道:「前輩究竟有何高見?弟子正在洗耳恭聽。」

    那病人閉著眼緩緩道:「你們只管等在這裡,不必開門就是。」

    鍾靜失色道:「這……這算什麼法子?」

    那病人淡淡道:「你們不去開門,普天之下,還沒有人敢闖上這小樓一步的。」

    鍾靜雖覺他這話有些像吹牛,但想到這人行藏之奇秘,也不禁有五分相信了,竟未覺出
自己臉色已漸漸發白。

    這病人黃蠟般的一張臉,卻漸漸有了生氣。

    這時樓下呼門聲又起,別人也未留意他兩人臉色的變化,而呼門聲雖越來越急,竟真的
沒有人敢破門而入。

    只聽梅四蟒大呼道:「俞公子,盟主和無雙老人也來看你了,你難道還不下來?」

    俞佩玉本是一心想下去的,此刻卻有些猶疑起來。

    這些人如此急著要見他,是為的什麼?

    那少女又呼道:「你若不願讓我們上去,只要下來和我們說句話也可以……俞公子,這
麼多人要見你,你為何定要拒人於千里之外?」

    這些人竟然並不想上來,可見目的也並非為了郭翩仙,他們如此急著要俞佩玉下去,難
道又有何詭謀?

    他們催得越急,俞佩玉越是猶疑,突聽鍾靜驚呼一聲,那病人放鬆了她的手,她整個人
竟立刻倒了下去。

    郭翩仙趕過去扶起她,她身子竟已軟棉棉,連手都抬不起了,再一探她鼻息,竟也已弱
如游絲。

    郭翩仙大駭道:「你覺得怎樣?」

    鍾靜滿面驚懼欲絕,顫聲道:「惡……惡魔……那不是人,是惡魔……」

    她眼睛直勾勾地瞧著前方,嘴裡反來覆去地說著這兩句話,竟似已被駭瘋了,別人問她
什麼她都不知道。

    再看那病人面色卻已變得紅潤而有光澤,鍾靜苦練十一年的一身功力,竟被這人在不知
不覺間吸去了。

    郭翩仙霍然站起,目光亦是驚懼欲絕,那病人鼻息沉沉,竟似已經睡著,朱淚兒正在替
他將棉被塞緊。

    銀花娘悄悄將郭翩仙和俞佩玉都拉到角落裡,悄聲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郭翩仙汗如雨下,嗄聲道:「吸人精血,作為己用,不想世上竟真有如此歹毒的功夫,
你我不乘此時快除去他,只怕真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銀花娘歎了口氣,道:「你若敢先去動手,我一定幫忙你。」

    郭翩仙怔了怔,再也說不出話來。

    小樓上靜寂如死,俞佩玉似乎已想有所舉動,但就在這時,樓下又傳上來俞放鶴的語
聲,道:「他既不肯下來,想必也和他們蛇鼠一窩,此刻你我既已到齊,再不動手,遲則生
變……」

    又聽得海棠夫人嬌媚的語聲道:「盟主是否真查明白了?」

    俞放鶴道:「此事人證俱全,紅蓮幫主亦有所見。」

    紅蓮花沒有說話,想是已默認了。

    俞佩玉正在猜測他們在說的是什麼事,卻已聽得風聲響動,竟有十來個西瓜般大小的黑
鐵球,帶著熊熊烈火破窗而入。

    俞佩玉等人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猝然間誰也不知該如何應付,只有展動身形,先避開
再說。

    那似已沉睡了的病人卻突然自棉被裡伸出一雙蠟黃的手來,只見他十根枯瘦的手指接連
彈出。

    但聞「哧、哧」聲響不絕,如急箭破空,那十來個沉重的黑鐵球,竟被他又凌空彈了出
去。

    原來他手指輕輕一彈,便有一股有質無形的勁氣隨之而出,竟如行氣駛劍,無堅不摧。

    何況他十指連環彈出,勁氣出之不絕,就是名動天下的「彈指神通」,也萬萬無此聲
威,眾人不覺駭然。

    鐵球方被彈出,便「轟」的爆發,流星火雨,四下飛濺,但聞「隆隆」震聲不絕於耳,
火雨交織滿天。

    一片驚呼,小樓也被震得搖搖欲倒。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