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禍從天降            

    庭院深沉,濃蔭如蓋,古樹下一個青袍老者,鬚眉都已映成碧綠,神情卻是說不出
的安詳悠閒,正負手而立,靜靜地瞧著面前的少年寫字。

    這少年盤膝端坐在張矮几前,手裡拿著的筆,粗如兒臂,長達兩丈,筆端幾已觸及
木葉,赫然竟似生鐵所鑄,黝黑的筆上,刻著「千鈞筆」三個字,但他寫的卻是一筆不
苟的蠅頭小楷,這時他已將一篇南華經寫完,寫到最後一字,最後一筆,仍是誠心正意
,筆法絲毫不亂。

    木葉深處有蟬聲搖曳,卻襯得天地間更是寂靜,紅塵中的囂鬧煩擾,似已長久未入
庭院。

    那少年輕輕放下了筆,突然抬頭笑道:「黃池之會,天下英雄誰肯錯過?你老人家
難道真的不去了麼?」

    青袍老者微微笑道:「你直待這一篇南華經寫完才間,養氣的功夫總算稍有進境,
但這句話仍是不該問的,你難道還勘不破這「英雄」兩字?」

    少年抬頭瞧了瞧樹梢,卻又立刻垂下了頭,道:「是。」

    有風吹過,木葉微響,突然一條人影自樹梢飛鳥般掠下,來勢如箭,落地無聲,竟
是個短小精悍的黑衣人,黑色的緊身衣下,一粒粒肌肉如走珠般流竄,全身上下,每一
寸都佈滿了警戒之意,當真如強弩在匣,一觸即發。

    但這老少兩人神色卻都絲毫不變,只是淡淡瞧了他一眼,也不說話,彷彿這黑衣人
早就站在那裡似的。

    黑衣人突然笑道:「樂山老人俞放鶴,果然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卻不想公子竟
也鎮定如此,我黑鴿子總算開了眼界。」抱拳一禮,眉宇間頓現敬佩之色。

    俞放鶴笑道:「原來是輕功七傑中的黑大俠。」

    黑鴿子道:「前輩總該知道,武林七禽中,就數我黑鴿子最沒出息,既不能做強盜
也不能當鏢客,只有靠著兩條跑得快的腿,一張閉得嚴的嘴替人傳遞書信來混日子。」

    俞放鶴悅聲道:「黑兄平生不取未經勞力所得之財物,老朽素來佩服,卻不知是那
位故人勞動黑兄為老朽傳來書信?」

    黑鴿子笑道:「傳信之人若不願透露身份,在下從來守口如瓶,此乃在下職業道德
,前輩諒必不至相強,但在下卻知道這封書信關係著前輩一件極重大的秘密,是以必須
面交前輩。」慎重地取出書信,雙手奉上。

    俞放鶴微微沉吟,卻又將那封信送了回去,道:「既是如此,就請閣下將此信大聲
念出來吧。」

    黑鴿子道:「但此信乃是前輩的秘密……」

    俞放鶴笑道:「正因如此,老朽才要相煩閣下,老朽平生從無秘密,自信所做所為
,沒有一件事是不能被人大聲念出來的。」

    黑鴿子聳然動容,軒眉大笑道:「好個「從無秘密」,當今天下,還有誰能做到這
四個字!」

    雙手接過書信撕了開來,三頁寫得滿滿的信紙,竟黏在一起,他伸手沾了點口水,
才將信紙掀開,瞧了一眼,大聲念著道:「放鶴仁……」

    那「兄」字還未說出口來,身子突然一陣抽搐,倒了下去。

    俞放鶴終於變色,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就在這眨眼間他脈息便已將斷,俞放鶴不及
再間別的,大聲間道:「這封信究竟是誰要你送來的?誰?」

    黑鴿子張開了嘴,卻說不出一個字,只見他面色由青變白,由白變紅,由紅變黑,
眨眼間竟變了四種顏色,面上的肌肉,也突然全都奇跡般消失不見,剎那前還是生氣勃
勃的一張臉,此刻竟已變成個黑色的骷髏。

    那少年手足冰冷,尖聲道:「好毒!懊厲害的毒。」

    俞放鶴緩緩站起,慘然長歎道:「這封信本是要害我的,不想卻害了他,我雖未殺
他,他卻因我而死……」

    只見黑鴿子身上肌肉也全都消陷,懷中滾出了幾錠黃金,想來便是他傳信的代價,
也正是他生命的代價,俞放鶴瞧著這金子,突然拾起了那封書信。

    少年目光一閃,驚呼道:「你老人家要怎樣?」

    俞放鶴神色又復平靜,緩緩道:「此人為我而死,我豈能無以報他,何況,要害我
的這人手段如此毒辣,一計不成,想必還有二計,就說不定還要有無辜之人陪我犧牲,
我活著既不免自責自疚,倒不如一死反而安心。」

    那少年顫聲道:「但……但你老人家難道不想知道究竟是誰要害你?你老人家一生
與人無爭,又有誰會……」

    話未說完,突聽「轟」的一聲巨震,那幾錠金子竟突然爆炸,震得矮几上的水池紙
硯全都掉了下來。

    俞放鶴身子看似站著不動,其實已躍退三丈後又再掠回,他平和的目光中已有怒色
,握拳道:「好毒辣的人,竟在這金錠中也藏有火藥,而且算準黑鴿兄將信送到之後再
爆,他不但要害我,竟還要將送信人也殺死滅口……」

    少年目光變色,恨聲道:「這會是什麼人?既有如此毒辣的一顆心,又有如此巧妙
的一雙手,此人不除,豈非……」

    俞放鶴黯然一歎,截斷了他的話,慘笑道:「其實,這也不能怪他,他如此處心積
慮地要害我,想必是我曾經做錯了什麼事,他才會如此恨我。」

    少年目中淚光閃動,顫聲道:「但你老人家一生中又何嘗做錯了什麼事?你老人家
如此待人,卻還有人要害你老人家,這江湖中莫非已無公道。」

    俞放鶴緩緩道:「佩玉,莫要激動,也千萬莫要說江湖中沒有公道,一個人一生之
中,總難免做錯件事,我也難免,只是……只是我一時間想不起罷了。」

    突聽遠處有人大喝道:「俞放鶴在那裡?……俞放鶴在那裡……」

    這喝聲一聲接著一聲,越來越近,喝聲中夾著的驚呼聲、叱罵聲、暴力撞門聲、重
物落地聲,也隨著一路傳了過來,顯見俞宅家人竟都攔不住這惡客。

    少年俞佩玉動容道:「是什麼人敢闖進來?」

    俞放鶴柔聲道:「有人來訪,我本就不應阻攔,何況,客已進來,你又何苦再出去
……」突然轉頭一笑,道:「各位請進吧。」

    花園月門中,果然已闖入五條錦衣大漢,人人俱是滿面殺機,來勢兇惡,但瞧見這
父子兩人安詳鎮定的神色,卻又都不禁怔了怔,當先一條虯髯紫面大漢,手提金背九環
刀,厲聲狂笑道:「俞放鶴,好惡賊,我總算找著你了。」

    狂笑聲中金環震動,瘋狂般向俞放鶴一刀砍下,樹葉都被刀風震得簌簌飄落,俞放
鶴卻凝立不動,竟似要等著挨這一刀!

    少年俞佩玉頭也未抬,手指輕輕一彈,只聽「嗤」的一聲,接著「噹」的一響,虯
髯大漢掌中金刀已落地。

    他半邊身子都已發麻,耳朵裡嗡嗡直響,面上更早已變了顏色,眼睜睜瞧著這少年
。既不敢進,又不敢退。

    俞佩玉已緩緩走了過來,突聽俞放鶴沉聲道:「佩玉,不得傷人。」

    俞佩玉果然不再前走一步,虯髯大漢濃眉頓展,仰天狂笑道:「不錯,俞放鶴自命
仁者,手下從不傷人,但你不傷我,我卻要傷你,你若傷了我一根毫髮,你就是沽名釣
譽的惡賊。」

    他居然能將不通之極的歪理說得振振有詞,臉厚心黑,可算都已到家了,俞放鶴卻
不動容,反而微笑道:「如此說來,各位無論如何都是要取老朽性命的了?」

    虯髯六漢獰笑道:「你說對了。」

    突然往地上一滾,金刀便已搶入掌中,振刀大喝道:「兄弟們還不動手。」

    喝聲中九環刀、喪門劍、虎頭鉤、判官筆、練子槍,五件兵刀,已各自挾帶風聲,
向老人擊出,就在這時,突聽一人長笑道:「就憑你們也配傷的了俞老前輩。」

    一條人影隨著清朗震耳的笑聲,自樹梢衝入刀光劍影中,「嘩啦啦」一響,九環刀
首先飛出,釘入樹幹,「喀嚓」一聲,喪門劍也折為兩段。接著,一對判官筆沖天飛起
,虎頭鉤挑破了使劍人的下腹,練子槍纏住了使鉤人的脖子,剎那之間,五條大漢竟全
都倒地不起。

    這人來得既快,身手更快,所用的招式,更如雷轟電擊,勢不可當,俞氏父子不禁
聳然動容。

    直到現在他們才瞧清這人乃是個紫羅輕衫,長身玉立的英俊少年,目光燜燜,英氣
逼人,只是一張蒼白的臉,冷冰冰的沒什麼表情,顯得有些寒峻冷漠。

    此刻他竟已拜倒在地,恭聲道:「小子在路上便已聽得這五人有加害前輩之意,是
以一路跟來,見得前輩如此容讓,這五人竟還如此無禮,小子激怒之下,出手未免重些
,以致在前輩府中傷了人,還請前輩恕罪。」

    他出手解圍,竟不居功,反先請罪。

    俞放鶴長歎道:「世兄如此做法,全是為了老朽,這「恕罪」兩字,但請再也休要
提起,只是這五人……唉,老朽委實想不起何時開罪了他們,卻害得他們來此送死。」

    默然半晌,展顏一笑,雙手攙扶這羅衫少年,笑道:「世兄少年英俊,若為老朽故
人之子,直是不勝之喜。」

    羅衫少年仍不肯起來,伏地道:「前輩雖不認得小子,小子之性命卻為前輩所賜,
只是前輩仁義廣被四海,又怎會記得昔年曾蒙前輩翼護的一個小阿子。」

    俞放鶴攙起了他的手,笑道:「但如今這孩子非但已長大了,而且還反救了老朽一
命,看來天道果然……」雙臂突然一震,將那少年直摔了出去,倒退三步,身子發抖,
顫聲道:「你……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羅衫少年凌空一個「死人提」飄然落地,仰天大笑道:「俞老兒,你掌心已中了我
「立地奪魂無情針」,便是神仙也救不活你了,你再也休想知道我是什麼人……」

    俞佩玉早已衝到他爹爹身旁,只見他爹爹一雙手在這剎那間便已腫起兩背,其黑如
漆,其熱如火。再瞧這老人面目,也已全無血色,顫抖的身子已站不直,嘴裡已說不出
話,俞佩玉心膽皆裂,嘶聲道:「我父子究竟與你有何仇恨?你要下此毒手?」

    羅衫少年大笑道:「我和姓俞的素無冤恨,也不過是要你們的命而已。」

    他口中大笑,面上卻仍是冰冰冷冷,全無表情。

    俞佩玉瞧了瞧地上身,咬牙道:「這都是你布下的毒計?」

    羅衫少年道:「不錯,我為了要取你父子性命,陪著你父子死的已不止這六個……
」

    突然撮口而嘯,四面牆頭,立刻躍入了二十餘條黑衣大漢,各展刀劍,人人俱是腳
步輕靈,身手矯健,看這撲了過來的二十餘條大漢,竟無一不是江湖中獨當一面的高手
,只是人人都以一方紫羅花巾蒙住了臉,竟都不願被人瞧出來歷。

    羅衫少年仰天大笑道:「姓俞的,我瞧你還是束手認命了吧,咱所畏懼的只不過是
俞老兒一雙天下無敵的金絲綿掌,俞老兒既已不中用,你還想怎樣?」

    俞佩玉目光一轉,便已瞧出這些人身手不弱,他心中不但悲痛之極,憤怒之極,也
難免要驚駭之極。

    若是換了別人早已神智失常,縱不膽裂氣餒,也要瘋狂拚命,但這少年卻大是與眾
不同,身子一轉背起了他爹爹,將老人的長衫下往腰間一束,右手已抄起了那只千鈞鐵
筆。

    這時黑衣大漢們已摸到近前,瞧見這少年居然還能氣定神凝地站在那裡,也不覺怔
了一怔,方自展刀撲上。

    只見刀光閃動,寒芒滿天,雖是十餘柄刀劍同時搶攻,但章法卻絲毫不亂,攻上的
攻上,擊下的擊下,砍頭的砍頭,削足的削足,十餘柄刀劍同時刺向同一人,竟絲毫不
聞刀劍相擊之聲。

    但突然間,一陣狂風著地捲起,千鈞鐵筆橫掃而出,金鐵交鳴之聲立時大作,鋼刀
鐵劍,的,折的折,脫手的脫手,十餘大漢身子齊被震出,但覺肩腕麻,一時間竟抬不
起手。

    這面如冠玉,溫文爾雅的少年,竟有如此驚人的神力,當真是他們做夢也想不到的
事。

    但這些大漢終究不是俗手,雖驚不亂,十餘人後退,另十餘人又自搶攻而上,俞佩
玉千鈞筆再次揮出。

    這一次卻再也無人敢和他硬碰力拚,只是乘隙搶攻,四下游哄,只聽風聲震耳,震
得樹葉如花雨般飄落。

    二十餘條大漢左上右下,前退後繼,竟無一人能攻入筆風圈內,只是這千鈞鐵筆威
勢雖猛絕天下,畢竟太長太重,施展既不能如普通刀劍之靈活,真力之損耗也太多,二
十餘招過後,俞佩玉白玉般的額角上已滿是汗珠。

    羅衫少年撫掌大笑道:「對,就是這樣,先耗乾他力氣再說,老鼠已被捉進了罐子
,還怕他跑得了麼?」他雖然戴著面具,但聽他語聲,年齡也的確不大。

    俞佩玉雖在和別人動手,眼睛卻不斷在留意看這狠毒的少年,更留意著這少年的一
雙手,手中的無情針。

    只聽他背後老父的呼吸已越來越微弱,終至氣若游絲,而面前這強敵的身子卻漸漸
走近,一雙手似乎已將揮出。

    俞佩玉心已碎,力已竭,突然大呼道:「罷了。」

    他明知此番若是脫走,只怕再也難查出這些仇人的真象來歷,但情勢卻已逼得他非
走不可。

    話聲出口,千鈞筆「橫掃千軍」,突然往一條使刀的大漢當胸砸了過去,那大漢心
膽皆喪,魂不附體,跌在地上,連滾幾滾,千鈞筆竟插入地下,俞佩玉身子竟藉著這一
戳之力,「呼」的自眾人頭頂上飛過,飛過樹梢,就好像一隻長著翅膀的大鳥似的,飄
飄湯湯,飛了出去。

    千鈞筆居然還有這點妙用,更非眾人始料所及。

    羅衫少年頓足道:「追!」

    他腳一頓,人也箭一般竄了出去,但他終究還是慢了一步,何況他輕功本就和俞佩
玉差著三分,俞佩玉藉了那一戳之力,輕功更無異加強了一倍,等他飛掠出牆,但見牆
外柳絲在風中飄拂,河水在陽光下流動,一條黃犬夾著尾巴從小橋上走過。

    俞佩玉卻已瞧不見了。

                                  口口口

    俞佩玉其實並未走遠,只是躲在橋下荒草中。

    背後背著一人,他餘力實已不能奔遠,只有行險僥倖,以自己的性命來和對頭的機
智賭上一賭。

    只聽那羅衫少年輕叱道:「分成四路,追!」

    一人道:「橋下……」

    羅衫少年怒道:「姓俞的又不是呆子,會在橋下等死?」

    接道,衣袂帶風之聲,一個接著一個自橋上掠過,「噗通」一聲,那條黃犬慘吠著
跌入河裡,想是那羅衫少年惱怒之下,竟拿狗來出氣,水花消失時,四下已再無聲息,
俞佩玉一顆心提起,又放下,還是伏身草中,動也不動。

    他當真沉得住氣,直到了盞茶時分,確定那些人不再回來,方自一掠而出,不奔別
處,卻筆直奔回自家庭院別人算準他不敢回來,他就偏要回來。

    庭院依舊深寂,濃蔭依舊蒼碧,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只是那六具身,卻又在
提醒他方經慘變。

    俞佩玉筆直奔入內室,將他爹爹放在床上,自櫃中取了瓶丹藥,全都灌入他爹爹嘴
裡。

    這本是老人秘製的靈藥,也不知道曾經救過多少人的性命,但此刻卻救不活他自己
的性命,俞佩玉的眼淚,直到此刻才流下來。

    陽光自小窗中斜斜照進來,照在老人已發黑的臉上,他胸中還剩下最後一口氣,茫
然張開了眼,茫然道:「我錯了麼?……我做錯了什麼?……」

    俞佩玉以身子擋住陽光,淚流滿面,嘶聲道:「爹爹,你老人家沒有錯。」

    老人像是想笑,但笑容已無法在他逐漸僵硬的面上展露,他只是歪了歪嘴角,一字
字道:「我沒有錯,你要學找,莫要忘記容讓,忍耐……容讓……忍耐……」語聲漸漸
微弱,終於什麼也聽不見了。

    俞佩玉直挺挺跪倒,動也不動,淚珠就這樣一滴滴沿著他面頰流下,直流了兩個時
辰,還沒有流乾。

    窗外陽光已落,室內黝黑一片。

    黑暗,死寂,突然間,一陣腳步聲響了起來。

    這腳步聲緩慢而沉重,每一腳都能踩碎人的心,這腳步聲自曲廊外一聲聲響了過來
,終於走到了門口。

    門,輕經被推開俞佩玉還是跪在黑暗中,動也不動。

    只見那人影竟自門外一步步走了進來,就像是幽靈般,還是走得那麼慢,他身子纖
小,腳下卻似拖著千斤重物。

    俞佩玉終於站了起來。

    那人一驚,倒掠而出,退到門口,道:「你……你是什麼人?」

    這句話本該俞佩玉間他的,他卻先問了出來,俞佩玉靜靜地瞧著,朦朧中只見「他
」腰肢纖細,長髮披散,竟是個女子。

    那知這女子竟然嘶聲狂呼道:「好惡賊,好毒的手段,你……你居然還敢留在這裡
。」

    反手抽出了背後長劍,劍光閃動,發狂般撲了過來,連刺七劍。

    她方才腳步那般沉重,此刻劍勢卻是輕靈飄忽,迅急辛辣,俞佩玉展動身形,避開
了這一氣呵成的七著殺手,沉聲道:「菱花劍?」

    那女子怔了一怔,冷笑道:「惡賊,你居然也知道林家劍法的威名?你……」

    俞佩玉再退數步,歎了口氣,道:「我是俞佩玉。」

    那女子又是一怔,住手,長劍落地,垂下了頭,道:「俞……俞大哥,老伯難道…
…」

    她一面說話,目光已隨著俞佩玉的眼睛望到那張床上,說到這裡她已依稀瞧見了床
上的人,身子不由得一震,風中秋葉般顫抖起來,終於撲倒在地,放聲痛哭道:「我不
能相信……簡直不能相信……」

    俞佩玉還是靜靜地瞧著她。直到她哭得聲音嘶啞,突然道:「好了,我已哭夠了,
你說話吧。」

    俞佩玉還是不說話,卻燃起了燈,燈光照亮了她一身自麻的孝衣,俞佩玉這才不禁
為之一霞,失聲道:「林老伯難道……難道也……」

    那少女嘶聲道:「我爹爹六天前也已被害了。」

    俞佩玉慘然失色,道:「是……是誰下的毒手?」

    那少女道:「不知道……我不知道……」

    她霍然回過了頭,燈光下,只見她的面容是那麼清麗,又是那麼憔悴,她的眼睛雖
已哭紅,雖然充滿了悲痛,卻還是能瞪得大大的,瞧著俞佩玉,眼色也還是那麼倔強,
她瞪著俞佩玉一字字道:「你奇怪麼?我爹爹死了,我卻不知是被誰害的,那天我出去
了,等我回去時,他老人家身已寒,找們家裡已沒有一個活著的人。」

    俞佩玉直在想不到這看來弱不禁風的女孩子,在經過如此慘變後,還能遠自千里趕
來這裡,此刻竟還能說話。

    在她這纖弱的身子裡,竟似乎有著一顆比鐵還堅強的心,俞佩玉長歎垂首,也不知
道該說什麼才好。

    那少女卻又接道:「你奇怪麼?找居然會說已哭夠了,只因我委實已哭夠,我已哭
得不想再哭了,這一路上找已哭過五次。」

    俞佩玉失聲道:「五次?」

    那少女道:「不錯,五次,除了你爹爹和我爹爹外,還有太湖之畔的王老伯、宜興
城的沈大叔、茅山下的西門……」

    俞佩玉不等她說完,已聳然截口道:「他們莫非也遭了毒手?」

    那少女目光茫然移向燈光,沒有說話。

    俞佩玉道:「太湖王老伯金剪如龍,號稱無敵,宜興沈大叔銀槍白馬,少年時便已
橫掃江南,茅山西門大叔一身軟功,更是無人能及,他們怎會遭人毒手?」

    那少女悠悠道:「菱花神劍與金絲綿掌又如何?」

    俞佩玉垂下了頭,黯然道:「不錯……莫非他們竟都是被同一人所害?這人是誰?
」

    那少女道:「只是,我並未瞧見他們的身。」

    俞佩玉霍然抬頭,道:「既未瞧見身,怎知已死?」

    那少女道:「沒有人……他們家裡雖然沒有死,卻也瞧不見一個活人,每棟屋子都
像是一個墳墓……你的家,和我的家也正是如此。」

    俞佩玉默然半晌,喃喃道:「家?……我們已沒有家了。」

    那少女目光逼視著他,忽然道:「你要去那裡?」

    俞佩玉緩緩道:「這所有的事都是件極大的陰謀,大得令人不可思議,我現在雖猜
不透,但總有一天會查出來的,你若是主便這陰謀的人,要對我如何?」

    那少女道:「斬草除根?」

    俞佩玉慘笑道:「不錯,你若是找,又當如何?」

    那少女道:「逃……但逃向那裡?」

    俞佩玉道:「何處安全,便去那裡。」

    那少女道:「安全?……。你我連仇人是誰都不知道,他就算到了你身旁,你也不
會知道的,普天之下,又有何處才是安全之地?」

    俞佩玉道:「有一處的。」

    那少女道:「是什麼地方?」

    俞佩玉:「黃池!」

    那少女失聲道:「黃池?……如今天下武林中人,都要趕去那裡……」

    俞佩玉截口道:「正因為天下英雄都要趕去那裡,那惡賊縱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
在那裡出手傷人的。」

    那少女緩緩點了點頭,緩緩道:「很好,你在此時此刻,居然還能想得如此周到,
想必不至於被人害死了,你……你去吧。」

    俞佩玉道:「你……」

    那少女大聲道:「我用不著你管。」轉過身子,大步走了出去。

    俞佩玉也不阻攔於她,只是靜靜地在後面跟著,跟出了門,那少女腳下一軟,身子
跌倒,俞佩玉已在後面輕輕扶著,長歎道:「你吃的苦太多,太累了,還是先歇歇吧。
」

    那少女目中又有淚光閃動,咬了咬嘴唇,道:「你何必故意裝成關心我的樣子,我
我自千里外奔到你們家來,你……你……你卻連我的名字都不問。」

    俞佩玉道:「我不必問的。」

    那少女突然掙扎著站起,咬著牙叫道:「放開我……放開我……你再碰我一根手指
,我就殺了你。」

    俞佩玉輕輕歎了口氣,道:「我雖然沒有見過你,卻又怎會不知道你的名字。」

    那少女展顏一笑,瞬即垂下了頭,幽幽道:「只可惜你我相見的時候錯了……」

    話猶未了,門外又有腳步聲響起,一個蒼老的語聲輕喚道:「少爺……少爺……」

    俞佩玉橫身擋在少女前面,道:「什麼人?」

    那語聲道:「少爺你連俞忠的聲音都聽不出了麼?」

    俞佩玉鬆了口氣,那少女卻抓緊他肩頭,道:「誰?」

    俞佩玉道:「他是自幼追隨家父的老僕人!」

    那少女道:「但……但我來的時候,一個活人都未見到。」

    俞佩玉怔了怔,道:「他……只怕也躲過了。」

    說話間一個白髮蒼蒼的青衣老家人已走了進來,躬身道:「秣陵來的王老爺已在廳
中等著少爺前去相見。」

    俞佩玉動容道:「可是「義薄雲天」王雨樓王二叔?」

    老家人俞忠道:「除了他老人家,還有那位?」話未說完,俞佩玉已大步走了出去
,但見曲折的長廊兩旁,不知何時已燃起了紗燈,就像是平時一樣。

    俞佩玉心裡奇怪,腳步卻未停,大步衝入前廳,廳中竟是燈火通明,一個濃眉長髯
,面如重棗的紫袍老人端坐在梨花椅上,正是俠名遍江湖,仁義傳四海的江南大俠,「
義薄雲天」王雨樓王二爺。

    佩玉奔過去跪地拜倒,哽咽道:「二叔,你……你老人家來得……來得遲了。」

    王雨樓歎道:「你和你那老爹爹的事,二叔我聽了也難受的很。」

    俞佩玉慘聲道:「小侄不幸……」

    突然抬起頭來,滿面驚詫道:「二叔你……你怎會這麼快就知道了?」

    王雨樓手捋長髯,含笑道:「自然是你那老爹爹,我那俞大哥告訴我的。」

    俞佩玉聳然失聲道:「我爹爹,他……他……何時……」

    王雨樓笑道:「方纔他怒氣沖沖地走出來,連我都不願理睬,我雖不知你父子兩人
是為了什麼爭執起來,但是四十年來,倒真未見過他動如此大的火氣,只有叫你雲三叔
陪他出去散散心,也免得你父子又……」

    俞佩玉早已驚得怔住,聽到這裡,忍不住脫口呼道:「但……但我爹爹方纔已……
已經被害了。」

    王雨樓面色一沉,皺眉道:「少年人與父母頂嘴,也是常有的事,你這孩子難道還
想咒死你爹爹不成。」

    俞佩玉嘶聲道:「但……我爹爹明明已……已……」

    王雨樓怒叱道:「住嘴。」

    俞佩玉咬牙道:「他老人家身還在寢室,你老人家不信,就去瞧瞧。」

    王雨樓怒沖沖站起,道:「好,走!」

    兩人大步而行,還未走過迴廊,便瞧見方才昏暗的寢室此刻竟已燈火明亮,俞佩玉
一步衝了進去,床上的被褥疊得整整齊齊,一絲不亂,放鶴老人的身竟已赫然不見了。

    王雨樓厲聲道:「你爹爹身在那裡?」

    俞佩玉身子顫抖,那裡還能說得出話,突然大喝一聲,衝入庭院,廊旁紗燈映照,
照著那濃蔭如蓋的老樹,樹下莫說那六具身,就連方才被筆鋒舞落的落葉,都已不知被
誰掃得乾乾淨淨。

    千鈞筆還在那裡,矮几上水池、紙硯,也擺得整整齊齊,依稀憊可瞧見紙上正是他
自己方才寫的南華經。

    俞佩玉手足冰冷,這幽靜的庭院,在他眼中看來,竟似已突然變成了陰森詭秘的鬼
域。

    王雨樓負手而立,沉聲道:「你還有什麼話說?」

    俞佩玉失魂落魄,茫然道:「我……我……」

    只見花叢中人影移動,正是方纔那少女,俞佩玉如見救星,衝過去抓住她的手,大
聲道:「她方才瞧見的……她就是「菱花神劍」林老爺子的女兒林黛羽,她方才親眼瞧
見了我爹爹的身。」

    王雨樓目光如炬,厲聲道:「你可是真的瞧見了?」

    林黛羽道:「我……我方才……」

    突然間,四個人大步走上曲廊,齊聲笑道:「王二哥幾時來的,當真巧得很。」

    當先一人錦衣高冠,腰懸一柄滿綴碧玉的長劍,頭髮雖然俱已花白,但看來仍是風
神俊朗,全無老態。

    林黛羽瞧見這四人,語聲突然頓住,身子也似起了顫抖,俞佩玉更是如見鬼魅一般
,面容大變,驚呼道:「林……林老伯,你……你老人家不是已……已死了麼?」

    來的這四人竟赫然正是太湖金龍王、宜興沈銀槍、茅山西門風,以及蘇州大豪「菱
花神劍」林瘦鵑。

    林瘦鵑還未答話,他身旁西門風大笑道:「三年未見,一見面就咒你未來的岳丈人
人要死了,你這孩子玩笑也未免開得太大了吧。」

    俞佩玉霍然轉身,目光逼視林黛羽,道:「這可是你說的,你……你……你為何要
騙我?」

    林黛羽緩緩抬起頭來,目光清澈如水,緩緩道:「我說的?我幾時說過這話?」

    俞佩玉身子一震,倒退五步,轉過頭,只見這王位武林名人都在冷冷瞧著他,眼神
中帶著驚訝,也帶著憐憫。

    那老家人俞忠不知何時已彎著腰站在那裡,陪笑道:「少爺你還是陪五位老爺子到
廳中奉茶吧。」

    俞佩玉縱身撲過去,緊緊抓住了他肩頭,道:「你說!你將方纔的事說出來。」

    俞忠竟也怔了怔道:「方纔的事?方纔那有什麼事?」

    俞佩玉慘然失色,王雨樓道:「除了我五人外,今天可有別人來過?」

    俞忠搖頭道:「什麼人也沒有……」

    俞佩玉緩緩放鬆手掌,一步步往後退,顫聲道:「你……你……你為何要害我?」

    俞忠長歎一聲,凝注著他,目中也充滿了憐憫之色,歎道:「少爺最近的功課太重
了,只怕……」

    俞佩玉突然仰天狂笑起來,狂笑道:「只怕我已瘋了,是麼?你們這樣瞧著我,只
因你們都認為我已瘋了,是麼,你們都盼望我發瘋,是麼?」

    林瘦鵑歎道:「這孩子只怕是被他爹爹逼得太緊了。」

    俞佩玉狂笑道:「不錯,我的確已被逼瘋了。」

    一拳擊出,將窗子打了個大洞,一腳又將地板了個窟窿。

    王雨樓、沈銀槍、西門風齊地搶出,出手如風,抓住了他的肩膀,林瘦鵑自懷中取
出個小小的黑木瓶,柔聲道:「玉兒,聽我的話,乖乖將這藥吃下去,好生睡一覺,明
天起來時,必定就會好多了。」

    拔開瓶塞,往俞佩玉嘴裡塞了過去,但聞一股奇異的香氣,中人欲醉。

    俞佩玉緊緊閉著嘴,死也不肯張開。

    沈銀槍歎道:「賢侄你怎地變了,難道你岳父也會害你麼?」

    突聽俞佩玉大喝一聲,雙臂振起,沈銀槍、西門風如此高手,竟也禁不住這天生神
力,手掌再也把持不住,喝聲中俞佩玉已沖天躍起,足尖一蹬,燕子般自樹梢掠過,如
飛而去。

    西門風失聲道:「這孩子好厲害,縱是俞放鶴少年時,也未必有如此身手。」

    王雨樓目光閃動,長歎道:「只可惜他已瘋了,可惜可惜……」

    林黛羽撲倒在地,放聲痛哭起來。

                                  口口口

    星光滿天,夜涼如水,俞佩玉躺在星光下,已有整整三個時辰沒有動過了,甚至連
眼睛都沒有眨一眨。

    他瞪著大眼睛,瞧著那滿天繁星,每一顆星光都像是一張臉,在朝著他冷笑:「你
瘋了……你瘋了……」

    星光剛剛疏落,晚風中突然傳來淒涼的哭聲,哭聲漸近,一個又瘦又矮,鬍子卻長
得幾乎拖到地上的老頭子,隨著哭聲走了過來,坐到一株楊樹下,又哭了一陣,拾了幾
塊石頭墊住腳,解下腰帶懸在樹枝上,竟要上吊。

    俞佩玉終於忍不住掠過去,推開了他。

    那老頭子賴在地上哭道:「你救我則甚?世上已沒有比我再倒楣的人了,我活著也
沒意思,求求你讓我死吧,死了反而乾淨。」

    俞佩玉歎了口氣,苦笑道:「世上真的沒有比你更倒楣的了麼?……今天一天裡,
我沒有了家,沒有了親人,我說的話明明是真的,世上卻沒有一人相信,世上也再無一
個我能信任的人,平日在我心目中大仁大義的俠士,一日間突然都變得滿懷陰謀詭譎,
平日就最親近的人,一日間也突然都變得想逼我發瘋,要我的命,我難道不比你倒楣得
多。」

    那老頭子呆望了他半晌,吶吶道:「如此說來,我和你一比,倒變成走運的人了,
你委實比我還該死,這繩子就借給你死吧。」

    哈哈一笑,揚長而去。

    俞佩玉呆望著他走遠,將自己的脖子,往繩圈裡試了試,喃喃道:「這倒容易的很
,一死之後,什麼煩惱都沒有了,但我又真的是世上最該死的人麼?」

    突也啥啥一笑,道:「就算我已死過一次了吧。」

    解下繩索,拍手而去。

    一路上他若走過池塘,池塘裡採菱的少女瞧見他失魂落魄的模樣,常會嬌笑著將菱
角往他身上拋,他就接過來吃了。

    他若走過桑林,採桑的少女也會將桑甚自樹梢拋在他身上,他也接過就吃,走得累
了,他就隨便找個稻草堆睡下,醒來時卻常會有微笑的少女紅著臉端給他一碗白糖煮蛋
,若被少女的母親瞧見,提著掃把出來趕人,但瞧過他的臉後,卻又多給了他兩個饅頭
,幾塊鹹菜。

    這一路上他也不知是如何走過來的,他心裡想著的事也不敢向任何人透露,口中只
是不斷道:「忍耐……莫忘了,忍耐……」

    他似乎全不管身後是否有人追蹤,其實此刻根本已無人認得出他,他衣著本來素,
再加上全身泥污,幾個破洞,就和叫花子相差無幾,他臉也不洗,頭也不梳,但這迷迷
糊糊,失魂落魄的可憐樣子,卻更令女子喜愛。

    但此刻別人是喜歡他,是討厭他,他全不放在心上,走了多日,終於走入河南境內
,道上的行人,武士打扮的已越來越多,一個個都是趾高氣揚,意興匆匆,黃池盛會,
七年一度,天下武林中人,誰不想趕去瞧瞧熱鬧。

    過了商邱,道上更是鞭絲帽影,風光熱鬧,若有成名的英雄豪傑走過,道旁立刻會
響起一片艷之聲:「瞧,那穿著紫花袍的就是鳳陽神刀公子,他腰上掛著的就是那柄截
金斷玉的玉龍刀。」

    「那位穿著黃衣服的姑娘你可認得?」

    「我若不認得金燕子還能在江湖混麼?唉,人家可真是天生一對,郎才女貌。」

    「呀,千牛拳趙大俠也來了。」

    「他自然要來的,少林已一連七次主盟黃池之會,今年的牛耳,自然是不能讓別人
搶去,趙大俠身為少林俗家弟子之長,不來行麼?」

    這些話俞佩玉雖然聽在耳裡,卻絕不去瞧一眼,別人自然也不會來瞧這窩窩囊囊,
走在道旁的窮小子。

    走到商邱,夜已深,他沒有入城,胡亂躺在城外一家小客棧的屋簷下,夜更深,別
人都睡了,但黃池已近在眼前,他怎麼睡得著,他睜著眼睛發愕:「林瘦鵑、太湖王這
些人真的會來嗎?他們究竟想幹什麼?為何定要說我爹爹未死,難道……」

    突聽一人道:「紅蓮花,白蓮藕,一根竹竿天下走。」

    一個乾枯瘦小,卻長著兩隻大眼睛的少年乞丐,手裡拿著根竹竿,正瞧著他笑。

    俞佩玉也瞧著他笑了笑,卻不說話,他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少年乞丐眨眨眼睛
,笑道:「你不是咱們丐幫的?」

    俞佩玉搖搖頭。

    少年乞丐笑道:「你不是丐幫的,怎地卻打扮得和要飯的一樣,睡覺也睡在要飯的
睡的地方,別的生意有人搶,不想要飯的生意也有人搶。」

    俞佩玉笑了笑,道:「對不起。」

    站起來走出屋簷,呆呆地站在星光下發愕。

    那少年乞丐兩隻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瞧著他,像是覺得這人很有趣,用竹竿點了點他
的肩頭,笑道:「聽你口音,可是從江南來的?」

    俞佩玉道:「是。」

    少年乞丐道:「你叫什麼名字?」

    俞佩玉回過頭,又瞧了他幾眼,只覺這雙大眼睛雖然精靈頑皮,但卻只有善意,沒
有惡意,也笑了笑:「我叫俞佩玉。」

    那少年乞丐笑道:「我叫連紅兒,只因我穿的衣服雖破,但還是要穿紅的。」

    俞佩玉道:「哦,原來是連兄。」

    連紅兒大笑道:「你這人不錯,居然跟窮要飯的也稱兄道弟。」

    俞佩玉苦笑道:「小弟卻連飯都要不到。」

    連紅兒眼睛更亮,緩緩道:「瞧你武功根基不弱,若不是武林世家的子弟,絕不會
紮下這麼厚的根基,卻又為何要裝成如此模樣?」

    俞佩玉一驚,道:「我……我沒有裝,我不會武功。」

    連紅兒臉一板,冷笑道:「你敢騙我。」

    竹竿一揚,閃電般向俞佩玉「靈墟穴」點了過去。

    這一竿當真快如電光石火,點的雖是「靈墟穴」,但竿頭顫動,竟將「靈墟」四面
的「膺窗」、「神藏」、「玉堂」、「檀中」、「紫宮」……等十八處大穴全都置於竹
竿威力之下。

    俞佩玉連遭慘變,已覺得天下任何人都可能是他那不知名的惡魔對頭派來的,肩頭
一滑,閃開七尺。

    那知連紅兒竹竿點到一半,便已收了回去,瞧著他冷冷笑道:「年紀輕輕,便學會
騙人,長大了那還得了。」

    俞佩玉垂下了頭,道:「我實有難言之隱。」

    連紅兒道:「你不能告訴我?」

    俞佩玉道:「你若有難言之隱,是否會告訴給一個素不相識的人?」連紅兒瞧了他
半晌,終於又笑了,道:「這句話問得妙,瞧你文文靜靜,你是從來不喜歡多話,不想
說出句話倒厲害的很。」

    身子懶洋洋的躺了下去,懶洋洋道:「只是,你這趟恐怕是白來了,黃池之會你是
去不成的。」

    俞佩玉又是一驚,道:「你……你怎知道……」

    連紅兒笑道:「我這雙眼睛就是照妖鏡,無論什麼人,只要被我這雙眼睛瞧過三眼
,我就知道他是什麼變的。」

    俞佩玉瞧著這雙眼睛,不覺又是驚奇,又是佩服。

    連紅兒的眼睛卻瞧著天,悠悠道:「黃池之會,可不是人人都可以來的,若沒有請
帖,就得是發起此會之江湖十三大門派的弟子,你呢?」

    俞佩玉垂下了頭,道:「我……我什麼都不是。」

    連紅兒道:「那麼你不如此刻就回去吧。」

    俞佩玉默然半晌,道:「丐幫可是那十三大門派之一?」

    連紅兒笑道:「自然是的,這四十多年雖然每次主盟的都是少林,但若咱們丐幫不
給他面子,那隻牛耳朵只怕早就被武當、崑崙搶走了。」

    俞佩玉喃喃道:「我若混在丐幫弟子中,想必沒有人能瞧得出來……」

    連紅兒大笑道:「如意算盤倒是打得真響。」

    俞佩玉突然跪了下去,道:「但求連兄相助小弟這一次,在貴幫幫主面前說個情,
小弟只求能進去,別的事都不用費心。」

    連紅兒笑嘻嘻瞧著他,道:「我和你素不相識,為何要幫你這個忙?」

    俞佩玉呆了一呆,道:「因為……因為……」

    長歎一聲,緩緩站起,他實在說不出因為什麼,他只有走。

    連紅兒也沒有喚他回來,只是笑嘻嘻地瞧著他垂頭喪氣地走入黑暗裡,就像是瞧著
個快淹死的人沉到水裡去。

                                  口口口

    黑暗中,俞佩玉也不知走了多久,前面還是一片黑暗,突然間,遠處火光閃動,一
群人拍手高歌。

    「紅蓮花,天下誇,壞人遇著他,駭得滿地爬,好人遇著他,拍手笑啥哈,走遍五
湖加四海,也只有這一朵紅蓮花。」

    俞佩玉什麼人都不願瞧見,轉頭而行,那知這群人卻突然圍了上來,圍在他四周大
笑著,拍著手。

    火光閃動中,只見這些人一個個蓬衣赤足,有老有少,俞佩玉怔在那裡,還未說話
,那知這些人卻又拍手高歌。

    「俞佩玉,人如玉,半夜三更裡,要往那裡去?」

    俞佩玉倏然變色,失聲道:「各位怎會認得在下?」

    一個老年乞丐走了出來,含笑行禮道:「我家幫主聞得公子遠來,特令我等……」

    俞佩玉大聲道:「但我卻根本下認得你家幫主。」

    那老丐笑道:「公子雖不認得我家幫主,幫主卻久聞公子大名,是以特命我等在這
裡等著公子大駕前來,並且還要送東西給公子。」

    俞佩玉雙拳緊握,冷笑道:「好,送來呀。」

    那老丐一笑道:「公子莫要誤會,我等要送上的可不是刀劍拳頭。」

    自懷中取出個黃色的信封,雙手奉上,笑道:「公子瞧一瞧就明白了。」

    俞佩玉不由得接了過來,心念閃動,突然想起那封「死信」雙手一震,一把抓住了
那老丐衣襟,將信封送到他面前,厲聲道:「你舔一舔。」

    那老丐含笑瞧了他一眼,道:「公子倒真仔細。」

    竟果然伸出舌頭舔了舔,還舔了舔信封裡面那張帖子,笑道:「這樣公子可放心了
麼?」

    俞佩玉倒覺有些不好意思,手掌鬆開,只見那帖子上寫著的竟是「恭請閣下光臨黃
池之會」。

    他又是一驚,再抬頭時,老老少少一群人竟已全都走了,只留下那堆火光還在黑暗
中閃動不熄。

    俞佩玉瞧著這堆火,不覺又發起愕來,這幫主是誰他都不知道,卻又為何要送他這
張請帖?

    這些天來他所遇見的,不是荒唐得可笑,就是詭秘得可怖,毒辣得可恨,件件卻又
都奇怪得下可思議,無法解釋。

    他手裡拿著請帖,又不知怔了多久,黑暗中竟突然又有腳步聲傳來,他又想走,卻
又聽得有人輕叱道:「站住!」

    俞佩玉歎了口氣,不知又有什麼事,什麼人來了,這些天他遇見的事沒有一件是可
以預料得到的,遇見的人也沒有一個他能猜出身份來意,他索性想也不去想,只見這次
來的人竟有七個。

    這七人兩個穿著道袍,一個穿著僧衣,還有三個緊衣勁服,最後一人竟是個披著繡
花斗篷的女子。

    但這七人裝束雖不同,卻都是精明強悍,英氣勃勃的少年,身手也俱都十分輕靈矯
健。

    當先一個黑衣少年目光燜燜,瞪眼瞧著他,喝道:「朋友站在這裡想幹什麼?」

    俞佩玉冷笑道:「連站都站不得麼?」

    那少年劍眉一挑,還未說話,身旁的僧人已含笑合什道:「施主有所不知,只因黃
池之會已近在明日,天下武林中人大多聚集此地,難免便有不肖之徒乘機滋事,主會的
十三派掌門人有鑒於此,特令弟子們夜巡防範,貧僧少林松水,這幾位師兄乃是來自武
當、崑崙、華山、點蒼、崆峒等派。」

    俞佩玉展顏道:「原來各位乃是七大劍派之高足……」

    那黑衣少年一直瞪著他掌中請帖,突然道:「這帖可是你的?」

    俞佩玉道:「正是。」

    話猶未了,劍光一閃,已迫在眉睫,這少年果真不愧名門高足,眨眼間便已拔劍出
手,俞佩玉猝下及防,全力閃身避過,耳朵竟險些被削去半邊,下禁怒道:「你這是干
什麼?我這請帖難道是假的?」

    黑衣少年掌中劍已化做點點飛花,逼了過來,冷笑叱道:「不假!」

    他劍勢看來並不連貫,但卻一劍緊跟著一劍,絕不放鬆,俞佩玉避開了十七劍才喘
了口氣,喝道:「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那少女突然冷冷道:「等問過話再動手也不遲吧。」

    黑衣少年倒是真聽話,劍勢一收,眼睛瞪得更大,厲聲道:「你說,這請帖是那裡
來的?」

    俞佩玉道:「別人送我的。」

    黑衣少年嘿嘿笑道:「各位聽見沒有,這是別人送他的。」

    俞佩玉道:「這很好笑麼?」

    少林松水也沉下了臉,緩緩道:「你這請帖,卻嫌太真了。施主有所不知,此次黃
池之會,請帖共有七種,這黃色請帖最是高貴,若非一派掌門,也得是德高望重的前輩
才能有這種帖子,也唯有十三位主會的掌門人才能送出這種帖子,而閣下……」

    黑衣少年冷笑道:「而閣下卻下像是和這十三位掌門人有什麼交情的人,這帖子不
是偷來的,就是騙來的。」

    喝聲中長劍又復刺出,這一次那少女也不開口了,七個人已成合圍之勢,將俞佩玉
圍在中央。

    俞佩玉滿肚子冤枉,卻又當真不知如何解釋,那見鬼的「幫主」送他這張帖子,莫
非就是要害他的?

    黑衣少年掌中劍絲毫也不留情,使的正是正宗點蒼「落英飛花劍」,迅急、辛辣,
正是點蒼劍法所長,這種劍法也正是最最不易閃避的,俞佩玉苦於不能還手,片刻間已
連遇險招。

    那少女皺眉道:「你還不束手就,難道真要……」

    話猶未了,突聽半空中傳下一陣長笑,長笑曳空而過,眾人失驚抬頭,只見一條人
影在黑暗中閃了閃,如神龍一現,便消失無影,卻有件東西自半空中飄飄湯湯,落了下
來。

    黑衣少年劍光一閃,挑在劍尖,竟赫然是朵紅色的蓮花。

    黑衣少年面色立變,失聲道:「紅蓮花!」

    少林松水卻已向俞佩玉長揖含笑道:「原來施主竟是紅蓮幫主的好友,弟子不知,
多有失敬。」

    黑衣少年苦笑跌足道:「你……前輩為何不早說。」

    俞佩玉怔了半晌,歎道:「我其實並不認得這位紅蓮幫主的。」

    黑衣少年垂首道:「前輩若再如此說,晚輩便更置身無地了。」

    俞佩玉只有苦笑,還是無法解釋,那少女一雙剪水雙瞳盯著他,嫣然笑道:「弟子
華山鍾靜,敝派在前面設有間迎賓之館,公子既是紅蓮幫主的朋友,也就是華山派的朋
友,公子若是不嫌棄,就請移駕到那邊歇歇。」

    黑衣少年拊掌道:「如此最好,明日清晨,敝派自當車駕相迎,恭送前輩赴會。」

    俞佩玉想了一想,苦笑道:「也好。」

    就這樣,他就被人糊里糊塗地自黑暗中送入了輝煌的迎賓館,但那位紅蓮幫主究竟
是何許人也,他還是不知道。

    迎賓館終夜燈火通明,寬敞的大廳,未懸字晝,卻掛著十四幅巨大的人像,俞佩玉
自最後一幅瞧過去,只見這十四幅人像晝的有僧有俗,有女子,也有乞丐,年齡身份雖
不同,但一個個俱是神情威嚴,氣度下凡。

    鍾靜跟在身旁,笑道:「這就是發起黃池之會十四位前輩掌門的肖像,七十年前,
武林中爭殺本無寧日,但自從這十四派黃池連盟後,江湖中人的日子可就過得太平多了
,這十四位前輩先人的功德,可真是不小。」

    俞佩玉也不知是否在聽她說話,只是呆呆地瞧著當中一幅肖像,上面晝著的乃是個
面容清瞿,神情安詳的老者。

    鍾靜笑著接道:「公子只怕要奇怪,這當中一幅晝,怎會既不是少林梵音大師,也
不是武當鐵肩道長,但公子有所不知,這位俞老前輩,就是黃池之會的第一個發起人,
「先天無極派」當時在江湖中地位之尊,絕不在武林武當之下。」

    俞佩玉輕輕歎了口氣,道:「我知道。」

    鍾靜道:「俞老人主盟黃池之會一連三次後,雖然退位讓賢,但在會中仍有舉足輕
重之勢,直到三十年前,放鶴老人接掌「先天無極派」之後,方自退出大會,家師與少
林、武當等派的掌門前輩,雖然再三苦勸,怎奈這位放鶴老人生性恬淡,三十歲時便已
退隱林中,絕不再過問江湖中事,所以,現在名帖上具名的,就只剩下十三派了。」

    這位風姿綽約的華山弟子,笑容溫柔,眼波始終未曾離開過俞佩玉的臉,這些武林
掌故娓娓道來,當真如數家珍。

    俞佩玉卻是神情慘然,垂首無語。

    這一夜他自是輾轉反側,難以成眠,第二日清晨方自朦朧入夢,鍾靜那嬌脆的語聲
已在門外笑道:「公子醒來沒有,點蒼的楊軍璧楊師兄已來接你了。」

    她眼波仍是那麼嫵媚,楊軍璧黑衣外已罩上件黃衫,神情也仍知昨夜一般恭敬,躬
身笑道:「敝派迎駕的車馬已在門外,掌門謝師兄也正在車上恭候大駕。」

    俞佩玉抱拳道:「不敢。」

    迎賓館中,人已多了起來,還有幾人在院中練拳使劍,他也不去瞧一眼,眼觀鼻,
鼻觀心,隨著鍾靜走出了門。

    門外一輛四馬大車,車身豪華,白馬神駿,特大的車廂裡,已坐了九個人。

    俞佩玉匆匆一瞥,只瞧見這九人中有個身穿紫花衣衫的少年,還有個黃衫佩劍少女
,大概就是那神刀公子和金燕子了,此外似乎還有個華服紫面大漢,兩個裝束打扮完全
一樣的玄服道人,車窗旁站著個少年,黃羅衫、綠鞘劍,正探身窗外,和一個牽著花馬
的漢子低聲說話。

    俞佩玉一眼雖未瞧清,但也不再去瞧,別人既不理他,他也不理別人,仍是垂首在
那裡。

    鍾靜不住在門外向他招手,笑道:「公子,會中再見吧……」

    車門關起,馬嘶車動,那黃衫少年這才縮回頭,轉身笑道:「那一位是紅蓮幫主的
朋友?」

    只見他目光燜燜,面色蒼白,赫然竟是害死放鶴老人的那狠毒的少年。

    俞佩玉身子一震,如遭雷轟,別人聽得他竟是缸蓮舊交,都下禁改容相向,但他眼
睛瞪著這少年,卻已發直了。

    黃衫少年淡淡笑道:「在下點蒼謝天璧,與紅蓮幫主亦是故交,不知足下高姓大名
?」

    俞佩玉嘶聲道:「你……你雖不認得我,我卻認得你……」

    突然撲起,雙拳齊出,猛烈的拳風,震得車廂中人衣袂俱都飛起。

    黃衫少年謝天璧也似吃了一驚,全力避過兩拳,失聲喝道:「你這是幹什麼?」

    俞佩玉拳勢如風,咬牙道:「今日你還想逃麼?我找得你好苦。」

    謝天璧又驚又怒,幸好這車廂頗是寬敞,他仗著靈巧的身法,總算又躲過七拳,怒
喝道:「我與你素不相識,你為何……」

    俞佩玉大喝道:「六天前秣陵城外的血債,今天就要你以血來還清。」

    左拳一引,右拳「石破天驚」,直擊出去。

    謝天璧終於躲無可躲,只得硬接了這一拳,雙拳相擊,如木擊革,他身子竟被震得
「砰」地撞在車門上。

    俞佩玉怎肯放鬆,雙拳連環擊出,突聽三、四人齊地叱道:「住手!」

    眼前光芒閃動,三柄劍抵住了他的後背,兩柄鉤鉤住了他的膀子,一柄白芒耀眼下
可逼視的短刀,抵住了他右胸,刀尖僅僅觸及衣衫,一股寒氣,卻已直刺肌膚,車廂中
五件兵刃齊地攻來,他那裡還能動。

    車馬猶在前奔,謝天璧面色更是煞白,怒道:「你說什麼?什麼秣陵城?什麼血債
?我簡直不憧!」

    俞佩玉道:「你憧的!」

    身子突然向左一倒,撞入左面那便鉤道人的懷裡,右手已搭過另一柄銀鉤,撞上身
後兩柄劍,第三柄劍方待刺來,他右手乘勢一個肘拳,將那人撞得彎下腰去,痛呼失聲
。

    但那柄銀玉般的寒刀,卻還是抵著他右胸。

    神刀公子目光也如刀光般冰冷,冷冷的說:「足下身手果然不弱,但有什麼話,還
是坐下來慢慢說吧。」

    刀光微動,俞佩玉前胸衣衫已裂開,胸口如被針刺,身不由主,坐了下去,那彎下
腰去的一人,卻仍苦著臉站不起來。

    車廂中人俱已聳然動容,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竟和當今天下少年高手中地位最
尊的點蒼掌門人硬拚一招,再擊倒「龍游劍」的名家吳濤,縱然有些行險僥倖,也是駭
人聽聞之事。

    那紫面大漢端坐下動,厲聲道:「瞧你武功下弱,神智卻怎地如此糊塗,謝兄與你
素不相識,你為何胡亂出手,莫非認錯了人麼?」

    俞佩玉咬牙道:「他縱然身化飛灰,我還是認得他的,六天前,我親眼看見他以卑
鄙的毒計,害死了家父……」

    謝天璧失聲道:「你……你莫非見鬼了,我自點蒼一路趕來這裡,馬不停蹄,莫說
未曾害死你爹爹,根本連秣陵城周圍五百里都未走過。」

    俞佩玉怒吼道:「你真未去過?」

    那玄服道人沉聲道:「貧道可以作證。」

    俞佩玉道:「你作證又有何用。」

    玄服道人冷笑道:「仙霞二友說出來的話,從無一字虛假。」

    俞佩玉怔了怔,對這「仙霞二友」的名字,他的確聽過,這兄弟兩人武功雖非極高
,但正直俠義之名,卻是無人不如,他兩人說出來的話,當真比釘子釘在牆上還要可靠
,只是,他自己的眼睛難道不可靠麼?

    神刀公子道:「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

    俞佩玉咬緊牙關下說話。

    那「龍游劍」吳濤總算直起了腰,厲聲道:「大會期前,此人前來和謝兄搗亂,必
定受人主使,必定懷有陰謀,咱們萬萬放不得他的。」

    金燕子始終在冷眼旁觀,不動聲色,此刻突然冷笑道:「不錯,吳大俠若要報一拳
之仇,就宰了他吧。」

    吳濤臉一紅,想要說話,他瞧了瞧她腰裡掛著的劍,又瞧了瞧神刀公子掌中的玉龍
刀,半句話也沒說。

    謝天璧沉吟道:「以金姑娘之見,又當如何?」

    金燕子瞧也不瞧俞佩玉一眼,道:「我瞧這人八成是個瘋子,趕他下車算了。」

    謝天璧道:「既是如此,那麼……」

    他話未說完,神刀公子已大聲道:「不行!縱要放他,也得先問個仔細。」

    金燕子冷笑一聲,扭過了頭。

    吳濤撫掌道:「正該如此,瞧這的武功,絕不是沒有來歷的人,公子你……」

    神刀公子冷冷道:「我自有打算,下用你費心。」

    俞佩玉什麼話也沒說,他實是無話可說,這時車馬已頓住,外面人聲喧嚷,如至鬧
。

    謝天璧一笑道:「在下委實太忙,這人交給司馬兄最好,但紅蓮幫主……1話猶未了
,外面已有人呼道:「謝大俠可是在車裡!有位俞公子可是坐這車來的麼?」

    一個人自窗外探起頭來,正是將請帖交給俞佩玉的老丐。

    仙霞二友齊地展顏笑這:「梅四蟒,多年不見,不想你還是終日沒事忙?」

    那老丐梅四蟒笑道:「今天我可有事,我家幫主要我來迎客,事完了我再去找你們
這兩個假道士喝個三百杯。」

    他像是全未瞧見神刀公子掌中的玉龍刀,開了車門,就把俞佩玉往下拉,口中一面
接著笑道:「俞公子,你可知道,江湖中最義氣的門派自然是咱們丐幫,最有錢的就是
點蒼,公子你能坐這麼舒服的車子來,可真是走運了……謝大俠,謝謝你老啦,改天有
空,我家幫主請你老喝酒。」

    神刀公子面色雖難看已極,但眼睜睜瞧著他將俞佩玉拉下車,竟是一言未發。

    謝天璧抱拳笑道:「回去上覆紅蓮幫主,就說我必定要去擾他一杯。」

    外面人聲嘈亂,俞佩玉的心更亂。

    這謝天璧明明就是他殺父的仇人,又怎會不是?這紅蓮幫主又是什麼人?為何要屢
次相助於他?只聽梅四蟒悄聲道:「莫要發怔,且回頭瞧瞧吧。」

    俞佩玉不由自主回頭瞧了一眼,只見車窗裡一雙明亮清澈的眼睛正在瞧他,目光既
似冷酷,又似多情。

    梅四蟒拍了拍他肩頭,輕笑道:「這隻小燕子,身上可是有刺的,何況身旁還有只
醋子在跟著,你只瞧一眼也罷,還是瞧瞧前面的熱鬧太平得多。」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