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客            

           ◆一◆

  淚已干了,枕頭卻已濕透。

  「一個人若已完全絕望了時,為什麼還要活著?」

  波波自己也無法解釋。

  這也許只因為她還不想死,也許因為她還沒有真的完全絕望。

  「羅烈絕不會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死了的,他就算要死,臨死前也會來告訴我。。」

  汽車還停在樓下的街道旁,銀灰色的光澤看來還是那麼燦爛華麗。

  那條鮮艷的黃絲中,就在枕旁。

  但現在波波卻情願將這所有的一切,去換取羅烈的一點點消息。

  已經兩天了。

  她就這樣躺在床上,幾乎連動都沒有動過,也沒有吃一粒米。

  她蘋果般的面頰已陷落了下去,發亮的眼睛裡也佈滿紅絲。

  「難道我就這樣在這裡等死?我這樣死了又有誰會知道,又有誰會為我流一滴眼淚?」

  黑豹當然不會。

  她不願再想黑豹,卻偏偏不能不想。

  恨,豈非本來就是種和愛同樣深這,同樣強烈的感情!

  愛和恨最大的不同,是愛能使人憧憬未來,能使人對未來充滿希望。

  恨卻只有使人想到過去那些痛苦的往事。

  「以後怎麼辦呢?」

  波波連想都沒有去想。

  她要活下去,卻沒有想到怎樣才能活得下去,也沒有想過用什麼方式活下去。

  難道真的去出賣自己?

  波波又不是那種女人,絕不是!

  她想黑豹,想羅烈,想到她第一次被黑豹佔有時的痛苦與甜蜜,想到黑豹對她的欺騙和
報復,她全身都像是在洪爐中受著煎熬。她想看著黑豹死在她面前,又希望以後永遠不要再
見到這個人。

  但就在這時,黑豹已出現在她面前——門雖然是鎖著的,她卻忘了黑豹有鑰匙。

  鑰匙還是在他手裡「叮叮噹噹」的響。

  黑豹還是以前的黑豹,驕做、深沉、冷酷,充滿了一種原始的野性。

  波波的心跳忽然加快,卻立刻昂起了頭,冷笑著:「想下到黑大爺還會來照顧我,只可
惜今天我已太累,已不接客了,抱歉得很。」

  黑豹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她,臉上完全沒有任何表情。

  「我每天最多只接五個客人,你若真的要來,明天清早。」波波冷笑著,卻也不知是在
騙別人,還是在騙自己。

  黑豹冷酷的眼睛裡,忽然露出種很奇怪的表情,彷彿是憐憫,又彷彿是另一種更微妙的
情感。

  他慢慢的走了過來,走到床前。

  「你快出去,我不許你碰我。」波波大叫,想抓起枕頭來保護自己。

  可是黑豹已將她從床上拉了起來,抱在懷裡。

  他並沒有用力。

  他的動作是那麼溫柔,他的胸膛卻又是那麼強壯。

  他是個男人,是波波第一次將自己完全付出去給他的男人。

  波波用盡全身力氣,一口咬在他肩頭上,卻又忍不住倒在他懷裡,失聲痛哭了起來。

  這究竟是愛?還是恨?

  她自己也分不出,又有誰能分得出。

  「你為什麼要來?你難道還不肯放過我?」她痛哭著嘶喊。

  黑豹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輕輕撫摸著她柔軟的頭髮,她光滑的肩和背脊……

  她整個人都已軟癱,再也沒有力氣掙扎,再也沒有力量反抗。

  她實在已太疲倦,疲倦得就像是只在暴風雨中迷失了方向的鴿子,只要能有個安全的地
方能讓她歇下來,別的事她已全部不管了。

  黑豹的嘴角忽然露出一絲情意的微笑。

  波波恰巧看到了他的笑,立刻忍住了哭聲:「你是不是要我跟你回去?」

  黑豹慢慢的點了點頭。

  「好,我跟你回去,」波波又昂起了頭:「但我也要你明白一件事。」

  黑豹在聽著。

  「我跟你回去,只為了要報復,固為我只有跟你在一起時,才有機會報復。」

  黑豹看著她,突然大笑。

  他大笑著高高舉起她,又放下,放在床上,解開了她的衣襟:「你唯一能報復我的法
子,就是用你的法子,就是用你的兩條腿擠出我種子來。」

  他大笑著佔有了她。

  波波閉上了眼,承受著。

  她心裡忽又充滿了仇恨,她發誓一定要報復。

  現在她要報復的,也許不是因為他以前對她做的那些事,而是因為他現在對她的譏嘲和
輕蔑。

  對一個女人來說,這種仇恨也許遠比別的仇恨都要強烈得多。

               ◆二◆

  端午。

  這小客廳的隔音雖然很好,卻還是可以隱隱聽得到樓下的狂歌聲。

  真正能令男人們狂歡的事,只有兩種。

  酒和女人。

  樓下有酒,也有女人,今天是黑豹為他的兄弟們慶功的日子。

  在這大都市裡,現在幾乎已找不出一個敢來擋他們路的人。

  最好的酒,最風騷的女人。

  好酒總是能讓人醉得快些,風騷的女人總是能讓人多喝幾杯。

  波波就在樓上聽著這些男人和女人的笑聲。

  她沒有喝酒,也沒有笑。

  她就靜靜的坐在那張沙發上,等著黑豹上來,等著黑豹喝得大醉。

  今天也許就是她報復的機會。

  黑豹上來的時候,果然已醉了。

  是兩個人扶他上來的,摟下的狂歡卻還在繼續著。

  「讓我來照顧他,」波波從他們手裡接過黑豹:「你們還是下去玩你們的,今天這個機
會可很難得。」

  今天這機會實在難得,何況扶黑豹上來的這兩個人,本身也差不多快要人扶了。

  世上最想喝酒的人,也正是已經快喝醉的人。

  他們立刻笑嘻嘻的對波波一鞠躬,然後就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酒瓶子前面去。

  波波將黑豹扶到床上,然後再回身關起了門,鎖起來。

  黑豹仰臥床上,嘴裡還在不停的吵著要酒喝:「拿酒來,我還沒醉……誰說我醉了,誰
敢說我已醉了?」

  一定不肯承認自己喝醉的人,就算還沒有完全醉,至少也已醉了八成。

  波波眼睛裡發著光,柔聲道:「誰也沒有說你喝醉了,這裡還有酒,我陪你喝。」

  她果然在房裡準備了一瓶陳年白蘭地,送到黑豹面前。

  酒瓶已開了,黑豹一把就搶了過去,打開瓶就往嘴裡倒。

  可是他的手已發軟,似已連瓶子都拿不穩,酒倒得他一身一臉。

  波波輕輕歎息,搖著頭:「你看你,就像個孩子似的,讓我來替你擦擦臉。」

  她到浴室裡擰了把手中出來,一隻腳跪到床上,去擦黑豹臉上的酒。

  可是她的眼睛卻在盯著黑豹的眼睛。

  黑豹已醉得連眼睛都睜不開了。

  波波的眼睛往下移,已盯在他咽喉上。

  她拿著毛巾的手開始發抖,聲音卻更溫柔:「乖乖的不要動,讓我替你擦擦臉。」

  黑豹沒有動,他全身都已發軟,根本沒法子動。

  波波咬著嘴唇,突然從毛巾裡抽出一柄尖刀,一刀往黑豹的咽喉刺了下去。

  她的手突然不抖了。

  因為黑豹已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腕,就像是在她手腕上加了道鐵銬。

  她的身子卻開始抖了起來,全身都抖個不停。

  黑豹已睜開眼睛,正冷冷的看著她,目光比她手裡的刀鋒還冷。

  「你……你沒有醉?」波波的聲音也在發抖,並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失望。

  黑豹眼睛的確連一點醉意都沒有。

  「我說過我跟你來,就是為了報復!」波波並沒有低頭,「除非你殺了我,否則我總有
一天會等到機會的。」

  黑豹冷笑:「你以為我不敢殺你?」

  「我就怕你不敢!」波波的頭抬得更高。

  黑豹突然奪過她手裡的刀,一刀刺向她胸瞠。

  波波的胸膛挺起,可是這一刀並沒刺下去。

  黑豹握刀的手似也在發抖,突然咬了咬牙,跳起來,一腳踢開了門,衝出去大叫:「帶
三個女人上來,三個最騷的女人。」

  他冷笑著轉過身,瞪著波波,「我也說過,你要報復只有一種法子,

所以你最好學學她們是怎麼樣對付男人的。」

  「我用不著去學,」波波也昂起頭冷笑道:「只要我高興,我可以比她們三個人加起來
騷十倍。」

  帶上樓的三個女人並不是最風騷的,最風騷的已經被胡彪帶走了。

  胡彪選擇女人,遠比拚命七郎還精明得多。

  他選的這個女人叫紅玉。

  這女人一喝過酒,眼睛裡就好像要滴出水來。

  胡彪當然懂得,將這種女人留在一大堆男人中間,是件多麼不智的事。

  等到有了第一個機會,他就把她拉了出去。

  「你要拉我到哪裡去?」紅玉吃吃的笑著:「現在就上床豈非太早,我還要喝酒。」

  「別的地方也有酒,你隨便喝多少都行。」胡彪摟住了她水蛇般的腰:『我知道一個地
方有七十年的陳年法國香擯酒。」

  他不但懂得女人,也懂得酒,所以他終年看來都是睡眼不足的樣子。

  「法國香擯,」紅王不掙扎,開始咬他的耳朵,「只要你真的肯讓我喝一整瓶法國香
擯,我保證你明天早上一定下不了床。

  胡彪的手從她腰上滑了下去:「只要有你陪著,我情願三天不下床。」

  這瓶香擯雖然沒有七十年陳,但香擯總是香擯。

  香擯總能令人有種奢華的優越感,尤其是開瓶時那「波」的一響,更往往令人黨得自己
是個大亨。

  「我以前總認為你沒出息的。」紅玉用一雙冰淋淋的眼睛瞟著胡彪。媚笑著,「想不到
你現在真的變成個大亨了。」

  胡彪大笑,道:「這次你總算沒有看走眼,只要你真的能讓我三天下不了床,我明天就
送個鑽戒給你,」

  「多大的鑽戒?」紅玉笑得更媚。

  「比你的……還大。」

  他並沒有說清楚中間那兩個字,紅玉卻已聽清楚了,整個人都笑倒在他懷裡。

  她笑的時候,身上很多地方都可以讓男人看得連眼珠子都要凸出來。

  但胡彪的笑聲卻突然停頓。

  他突然看到一個人走過來,拿起了他面前的香擯,一口喝了下去。

  這人的年紀並不大,風度很好,衣著也很考究,看樣子就像是很有教養的年輕紳士。

  但他做的事卻絕不像是個紳士。

  胡彪不認得這個人,已沉下了臉,冷冷道:「這是我的酒。」

  「我知道。」這人的臉色看來也是蒼白的,彷彿總是帶著種很有教養的微笑。

  「你在喝我的酒。」胡彪瞪著他。

  「我不但要喝你的酒。」這人彬彬有禮的微笑著:「我還要你旁邊這個女人。」

  「你說什麼?」胡彪跳了起來:「你是在找麻煩,還是在找死?」

  他本人不是個容易被激怒的人,但現在酒已喝了不少,旁邊又有個女人。

  「我並不想要你死。」年輕的紳士還在微笑著:「我最多也只不過讓你在床上躺三十
天。」

  紅王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她忽然發現這個人很有趣。

  胡彪卻覺得無趣極了,他只希望能趕快解決這件無趣的事,去做些有趣的事。

  他的手一揮,香擯酒的瓶子已向這年輕紳士的頭上砸了過去。

  灑瓶並沒被砸破,甚至連瓶裡的酒都沒有濺出來。

  年輕的紳士歎了口氣,這瓶酒忽然就已被他平平穩穩的接在手裡。

  他輕輕的歎息著,搖著頭,說道:「這麼好的酒,這麼好的女人,到了

你這種人手裡,實在都被糟蹋了。」

  胡彪的臉色已發青,再一揮手,手裡已多了柄兩尺長的短刀。。刀在他手裡並沒有被糟
塌。

  他用刀的手法,純熟得就像是屠夫在殺牛一樣,他要將這年輕的紳士當做牛。

  刀光一閃,已刺向這年輕人的咽喉。

  只可惜這年輕人並不是牛。

  他身子一閃,刀鋒就往他身旁擦過去,他的拳頭卻已迎面打在胡彪鼻樑上撞在後面的牆
上。胡彪的人立刻被打得飛了出去。

  他並沒有聽見自己鼻樑碎裂的聲音,他整個人都已暈眩,連站部已站不住。

  「這一拳已足夠讓你躺三天,」年輕的紳士微笑著:「但我說過要讓你躺三十天的。」

  他慢慢的走過去,盯著胡彪:「我說過的話一向算數,除非你肯跪下來求我饒了你。」

  胡彪怒吼如雷貫耳,雙拳急打他左右兩邊太陽穴。

  這一著正是大洪拳中最毒辣的一著殺手,胡彪的拳頭好像比他的刀還可怕。

  但他的雙拳剛擊出,別人的一雙手掌已重重的切在他左右雙肩上。

  他腰下彎的時候,眼淚已隨著鮮血、鼻涕一起流了出來。

  「現在你至少要躺十五天了。」年輕人微笑著,突又反手揮拳。

  後面已有七八個人同時撲過來,這裡現在也已是他們的地盤,他們並不怕在這裡殺人。

  七八個人手裡都已抄出了殺人的武器,有斧頭,也有刀。

  這年輕人的手就是武器。

  他的手粗糙堅硬,令人很難相信這雙手是屬於這麼樣一位紳士的。

  他反手揮拳時,整個人突然憑空躍起,他的腳已踢在一個人的下巴

  下巴碎裂時發出的聲音,遠比鼻樑被打碎時清脆得多。

  但這聲音也被另一個人的慘呼聲掩沒了,他的手掌已切在這個人的鎖子骨上。

  胡彪已勉強拾起頭,看著他舉手投足間已擊倒了三個人,突然大喝:「住手!」

  他說的話在這些人間也已是命令。

  除了已倒下去的三個人外,別的立刻退下去。

  「朋友高姓大名,是哪條路上來的?」他已看出這年輕人絕不是沒有來歷的人,「朋友
你燒的是那一門的香?拜的是哪一門的佛?」

  「我燒的是蚊香,」年輕人還在微笑,「但也只有在蚊子多的時候才燒。」

  胡彪目光閃動:「朋友莫非和老八股的那三位當家的有什麼淵源?」

  「老八股我一個也不認得,洋博士倒認得幾個。」

  胡彪冷笑:「朋友若是想到這裡來開碼頭的,就請留下個時候地方來,到時我們老大一
定會親自上門拜訪討教。」

  「我就住在百樂門四樓的套房。」這次他好像聽懂了,「這位姑娘今天晚上也會住在那
裡,」他在看著紅玉微笑。

  胡彪鐵青的臉已扭曲——紅玉已躲在牆角,居然也在笑。

  「我本來應該讓你躺三十天的。」年輕人拍了拍衣襟:「看在這位姑娘份上,對折優
待,所以你最好也不要忘了答應過送給她的鑽戒。」

  紅玉扭動著腰肢走過來,媚笑著:「我的鑽戒現在還要他送?」

  年輕的紳士拉過了她:「鑽戒歸他送,人歸我,旅館帳恐怕就得歸他們的老大去付的
了。」

                 ◆三◆

  黑豹赤裸裸的坐在沙發上,身上的每一根肌肉都似已崩緊。

  胡彪就像是一灘泥般,軟癱在他對面的沙發上,還在不停的流著冷汗

  他卻連看都沒有看胡彪一眼,胡彪也不敢抬起頭來看他。

  夜已很深,樓下的大自鳴鐘剛敲過三響。

  黑豹動也不動的坐著,凝視著左腿上已用紗布包紮起來的槍傷,冷酷的眼睛裡,居然仿
佛帶著種前所未見的憂鬱之色。

  這槍傷雖然並不妨礙他的行動,但若在劇烈打鬥時,總難免還是要受到影響的。

  「那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忽然問。

  其實胡彪已將那個人的樣子形容過一遍,但他卻還是問得更詳細些。

  「是個年紀很輕的人,看來最多只有二十五六。」胡彪回答,「衣著穿得很考究、派頭
好像跟高登差不多,卻比高登還紳士得多。」

  黑豹突然握緊雙拳,重重一拳打在沙發扶手上:「我問的是他的人,不是他的衣服,也
不是他的派頭。」

  胡彪的頭垂得更低,遲疑著:「他長得並不難看,臉色發自,好像已經有很久沒有曬過
太陽,但出手卻又狠又快,而且顯得經驗很豐富,除了老大之外,這地方還很難見到那樣的
好手。」

  黑豹的臉色更陰沉,更空疏,拳頭握得更緊,喃喃自語:「難道真的是他?……他怎麼
能出來的?……」

  胡彪不敢答腔,他根本不知道黑豹嘴裡說的「他」,是個什麼人。

  「絕不會是他。」黑豹忽又用力搖頭,「他以前不是這樣子的人。」

  「我以前也從沒有見過這個人。」胡彪附和,「他說不定也跟高登一樣,是從國外回來
的。」

  「你問過他住在哪裡?」

  「就住在百樂門四樓的套房。」胡彪忽然想到,「好像也正是高登以前住的那間房。」

  黑豹看著自己的手,瞳孔似已突然收縮。

  「你想他……他會不會是替高登來復仇的?」胡彪的臉色也有些變了。

  黑豹突然冷笑:「不管他是為什麼來的,他既然來了,我們總不能讓他失望。」

  他忽然大聲吩咐,「秦三爺若還沒有醉,就請他上來!」

  秦三爺叫秦松,是「喜鵲」的老三,也就是那個笑起來很陰沉、很殘酷的人。

  他沒有醉。

  他常喝酒,卻從來也沒有醉過,這遠比從不喝酒更困難得多。

  黑豹找他,就因為黑豹知道這裡沒有人比他更能控制自己。

  兩分鐘後他就已上來,他上來的時候,不但衣服穿得很整齊,甚至連頭髮都沒有亂。

  黑豹目中露出滿意之色:「你沒有睡?」

  「沒有,」秦松搖搖頭,好像隨時都在準備應變,所以無論有什麼事發生,他一向都是
第一個出現的人。

  「以前張老三手下那批人,現在還找不找得到?」黑豹問。

  「是不是他帶到虹橋貨倉去的那一批?」

  黑豹道:「對。」

  「假如是急事,我三十分鐘之內就可找到他們.」

  「這是急事,」黑豹斷然地道:「你在天亮之前,一定要帶他們到百樂門的四樓查房
去,找一個人。」

  他在發命令的時候,神情忽然變得十分嚴肅,使人完全忘了他是赤裸著的。

  他在發命令的時候,秦松只聽,不問。

  他們以前本來雖然是很親密的兄弟,但現在秦松已發現他們之間的距離。

  秦松知道能保持這個距離才是安全的——他一向是個最能控制自己的人。

  「先問清他的姓名和來意。」黑豹的命令簡短而有力,「然後就做了他。」

  「是。」秦松連一句話都沒有問,就立刻轉過身。

  黑豹目中又露出滿意之色,他喜歡這種只知道執行他的命令,而從不多問的人。

  「等一等,」黑豹忽然又道,「他若是姓羅,就留下他一條命,抬他回來。」

  說到「抬他回來」這四個字時,他語氣很重,這意思就是告訴秦松,他見到這個人時,
這個人最好已站不起來。

  他相信秦松明白他的意思。

  秦松執行他命令時,從未令他失望過一次。

                ◆四◆

  紅玉躺在乾淨的白被單裡,瞬也不瞬的看著她旁邊的這個男人。

  從屋頂照下來的燈光,使他的臉看來更蒼白。

  他現在彷彿已顯得沒有剛才那樣年輕,蒼白的臉上,彷彿帶著種說不出的空虛和疲倦,
眼角似已現出了一條條在痛苦的經驗中留下的皺紋。

  可是他眼睛裡的表情卻完全不同。

  他眼睛本來是明朗的,但白的,現在卻充滿了怒意和仇恨。

  紅玉忽然忍不住輕輕歎息了一聲:「你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她輕撫著他堅實的胸
膛:「是紳士?是流氓?還是個被通緝的兇手?」

  他沒有回答這句話,甚至好像連聽都沒有聽見,但眼角的皺紋卻更深了。

  他在想什麼?是為了什麼在悲痛?

  是為了一個移情別戀的女人?還是為了一個將他出賣了的朋友?

  「你到這裡來,好像並不是為了找酒和女人的。」紅玉輕輕的說:「是為了報復!」

  「報復?」他忽然轉過頭,瞪著她,銳利的眼神好像一直要看到她心裡去。

  紅玉忽然覺得一陣寒冷:「我並不知道你的事,連你是誰都不知道。」

  她已發現這個人心裡一定隱藏著許多可怕的秘密,無論誰知道他的秘密,都是件很危險
的事,所以在盡力解釋。

  「我只不過覺得你並不是來玩的,而且你看來好像有很多心事,很多煩惱。」

  他忽然笑了:「我最大的煩惱,就是每個女人好像都有很多心病。」

  他的手已滑入被單下,現在他的動作已不再像是個紳士。

  紅玉她忍不住吃吃的笑了,不停的妞動著腰肢,也不知是在閃避,還是在迎合?

  「不管怎麼樣,你總個很可愛的男人,而且很夠勁。」

  她忽然用力緊摟住他,發出一連串呻吟般的低語:「我喜歡你……真的喜歡你……」

  他也用力抱住了她,目中痛苦之色卻更深了。

  然後他忽又覺得自己抱住的是另一個人,他忽然開始興奮。

  就在這時候,他聽見了敲門聲。

  紅玉的手腳立刻冰冷,全身都縮成了一團,道:「一定是胡老四的兄弟們來了,他們絕
不會放過你的。」

  「你用不著害怕,」他微笑著站起來,「他們並不是可怕的人。」

  「他們也許並不可怕,但他們的老大黑豹……」提起這名字,紅玉連嘴唇上都已失去血
色,「那個人簡直不是人,是個殺人的魔星,據說連他流出來的血都是冰冷的。」

  他好像並沒有注意聽她的話,正在穿他的褲子和鞋襪。

  「假如來的真是黑豹,你一定要特別小心。」

  紅玉拉住了他的手,她忽然發現自己對這年輕人竟有了一種真正的關心。

  這年輕人微笑道,輕輕拍了拍她的臉:「我會小心的,現在我還不想死。」他的笑容中
也露出種悲憤之色,「現在我還不想從樓上跳下去。」

  敲門聲已停了。

  敲門的人顯然很有耐性,並不在乎多等幾分鐘。

  主人也並沒問是誰,就把門開了,門開的時候,他的人已返到靠牆的沙發上,打量著這
個站在門口的人。

  「我姓秦,叫秦松。」這人笑的時候,也會令人感覺到很不舒服。

  「你就是胡彪的老大?」

  秦松微笑著搖搖頭,「你應該聽說過我們的老大是誰,至少紅玉姑

娘應該已告訴你。」

  他說話的態度客氣而有禮,但說出來的話卻直接而鋒利。

  無論誰都會感覺到他是個很不好對付的人。

  他對這個坐在對面沙發上的年輕人,好像也有同樣的感覺。

  「有很多人告訴我很多事。」這年輕人也和他一樣,面上總是帶著笑容,「我並不是一
定要每句話都相信。」

  秦松又微笑著點點頭,忽然問:「朋友貴姓?」

  「我們是朋友?」

  「現在當然還不是。」秦松只有承認。

  「以後恐怕也不會是。」年輕人淡淡道,「我喝了胡彪的酒,又搶了他的女人,他的兄
弟當然不會把我當朋友。」

  「那麼你就不該冒險開門讓我們進來的。」秦松笑得更陰沉。

  「冒險?」

  「在這裡,一個人若不是朋友,就是仇敵,你開門讓你的仇敵進來。豈非是件很危險的
事。」

  年輕人笑了:「是你們危險,還是我?」

  秦松突然大笑:「胡老囚說得不錯,你果然是個很難對付的人。」

  他笑聲突又停頓,凝視著對面的這個人:「現在我只有一件事想請教。」

  「我在聽。」

  「你喝了胡老四的酒,又搶了他的女人,究竟是為了什麼?」

  「因為他的酒和女人都是最好的。」年輕人笑著說,「我恰巧又是個酒色之徒。」

  「只為了這一點?」秦松冷冷的問。

  「這一點就已足夠。」

  秦松盯著他的臉:「你常常為了酒和女人打碎別人的鼻子?」

  「有時我也打別的地方,只不過我總認為鼻子這目標不錯,」

  「你出手的時候,並不知道他是誰?」

  年輕人搖搖頭:「我只知道他也很想打破我的頭,要打入的人,通常就得準備挨揍。」

  秦松冷笑:「你現在已準備好了麼?」

  他的人一直站在門口,這時忽然向後面退出了七八步,他退得很快。

  就在他開始向後退的時候,門外就已有十來條大漢衝進來。這些人其中有南宗「六合八
法」的門下,也有北派「譚腿」的高手。

  年輕人彷彿一眼就看出他們是職業性的打手,遠比剛才他打倒的那三個人要難對付得
多。

  但是他卻還是在微笑著:「像你們這種人若是變成殘廢,說不定就會餓死的。」他又輕
輕歎了口氣,「我並不想要你們餓死,可是我出手一向很重。」

  他微笑著站起來,已有兩隻拳頭到了他面前,一條腿橫掃他足踝。

  他輕輕一躍,就已到了沙發上,突又從沙發上彈起,凌空翻身。他拳頭向前面一個人擊
出時,腳後跟也踢在後面一個的肋骨上。

  然後他突又反手,一掌切中了旁邊一個人在頸後的動脈。

  他出手乾淨利落,迅速準確,一看明明已擊出,招式卻又會突然改變。

  他明明想用拳頭打碎你鼻樑,但等你倒下去時,卻是被他一腳踢倒的。

  他明明是想打第一個人,但倒下去的卻往往是第二個人。

  四個人倒下後,突然有人失聲驚呼:「反手道!」

  這世上只有兩個人會用「反手道」,一個是羅烈,一個是黑豹。

  難道羅烈終於來了!

上一頁  下一頁